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志节篇之五:人生在世重名节 大义灭亲称“纯臣”
志节篇之五:人生在世重名节 大义灭亲称“纯臣”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9-30 7:45:53
 
王僚被刺,其子庆忌逃奔于艾城,招纳死士,结连邻国,欲待时乘隙,伐吴报仇。 阖闾闻其谋,食不甘味,坐不安席,与伍员谋而除之。伍员曰:“臣所厚有一细人,似可与谋者。”阖闾曰:“庆忌力敌万人,岂细人所能谋哉?”员对曰:“是虽细人,实有万人之勇。”阖闾曰:“其人为谁,子何以知其勇?试为寡人言之。”   伍员曰:“其人姓要名离,吴人也。臣昔曾见其折辱壮士椒邱欣,是以知其勇也。”阖闾曰:“折辱之事如何?”员对曰:“椒邱欣者,东海土人也。有友人仕于吴而死,欣至吴奔丧。车过淮津,欲饮马于津。津吏曰:‘水中有神,见马即出取之,君勿饮也。’欣曰:‘壮士在此,何神敢于我哉!’乃使从者解骖,饮于津水,马果嘶而入水。津吏曰:‘神取马去矣!’椒邱欣大怒,袒裼持剑入水,求神决战。神兴涛鼓浪,终不能害。三日三夜,椒邱欣从水中出,一目为神所伤,遂眇。至吴行吊,坐于丧席,欣恃其与水神决战之勇,以气凌人,轻傲于士大夫,言词不逊。时要离与欣对坐,忽然有不平之色,谓欣曰:‘子见士大夫而有傲色,得无以勇士自居耶?吾闻勇士之斗也,与日战不移表,与鬼神战不旋踵,与人战不违声,宁死不受其辱。今子与神斗于水,失马不能追,又受眇目之羞;形残名辱,不与并命,而犹恋恋于余生,此天地间最无用之物;且不当以面目见人,况傲士乎!’椒邱䜣被詈,顿口无言,含愧出席而去。要离至晚还舍,诫其妻曰:‘我辱勇士椒邱欣于大家之丧,恨怨郁积,今夜必来杀我,以报其耻。吾当僵卧室中,以待其来,切勿闭门。’妻知要离之勇,从其言。 椒邱欣果于夜半挟利刃,径造要离之舍。见门扉不掩,堂户大开,直趋其室。见一人垂手放发,临窗僵卧;观之,乃要离也。见欣来,直挺不动,亦无惧意。欣以剑承要离之颈,数之曰:‘汝有当死者三,汝知之乎?’离曰:‘不知。’欣曰:‘汝辱我于大家之丧,一死也;归不关闭,二死也;见我而不起避,三死也。汝自求死,勿以我为怨!’要离曰:‘我无三死之过,尔有三不肖之愧,尔知之乎?’欣曰:‘不知。’要离曰:‘吾辱尔于千人之众,尔不敢酬一言,一不肖也;入门不咳,登堂无声,有掩袭之心,二不肖也;以剑承吾之颈,尚敢大言,三不肖也。尔有三不肖,而反责我,不可鄙哉?’椒邱欣乃收剑叹曰:‘吾之勇,自计世人莫有及者,离乃加吾之上,真乃天下勇士。吾若杀之,岂不贻笑于人?然不能杀汝,亦难以勇称于世矣!’乃投剑于地,以头触牖而死。方其在丧席之时,臣亦与坐,故知其详,岂非有万人之勇乎?”阖闾曰:“子为我召之。”伍员乃往见要离,曰:“吴王闻吾子高义,愿一见颜色。”离惊曰:“吾乃吴下小民,有何德能,敢奉吴王之诏?”伍员再申言吴王愿见之意,要离乃随伍员入谒。   阖闾初闻伍员夸要离之勇,意必魁伟非常。及见离,身材仅五尺余,腰围一束,形容丑陋,大失所望,心中不悦。问曰:“子胥称勇士要离,乃子乎?”离曰:“臣细小无力,迎风则伏,负风则僵,何勇之有。然大王有所遣,不敢不尽其力。”阖闾嘿然不应,伍员已知其意,奏曰:“夫良马不在形之高大,所贵者力能任重,足能致远而已。要离形貌虽陋,其智术非常,非此人不能成事,王勿失之!”阖闾乃延入后宫赐坐。要离进曰:“大王意中所患,得非亡王之公子乎?臣能杀之。”阖闾笑曰:“庆忌骨腾肉飞,走逾奔马,矫捷如神,万夫莫当,子恐非其敌也!”要离曰:“善杀人者,在智不在力。臣能近庆忌,刺之,如割鸡耳。”阖闾曰:“庆忌明智之人,招纳四方亡命,岂肯轻信国中之客而近子哉?”要离曰:“庆忌招纳亡命,将以害吴。臣诈以负罪出奔,愿王戮臣妻子,断臣右手,庆忌必信臣而近之矣;如是而后可图也。”阖闾愀然不乐曰:“子无罪,吾何忍加此惨祸于子哉?”要离曰:“臣闻‘安妻子之乐,不尽事君之义,非忠也;怀室家之爱,不能除君之患,非义也。’臣得以忠义成名,虽举家就死,其甘如饴也!”伍员从旁进曰:“要离为国忘家,为主忘身,真千古之豪杰!但于功成之后,旌表其妻孥,不没其绩,使其扬名后世足矣。”阖闾许之。   次日,伍员同要离入朝,员荐要离为将,请兵伐楚。阖闾骂曰:“寡人观要离之力,不及一小儿,何能胜伐楚之任哉!况寡人国事粗定,岂堪用兵?”要离进曰:“不仁哉王也!子胥为王定吴国,王乃不为子胥报仇乎?”阖闾大怒曰:“此国家大事,岂野人所知?奈何当朝责辱寡人!”叱力士执要离断其右臂,囚于狱中,遣人收其妻子。伍员叹息而出,群臣皆不知其繇。过数日,伍员密谕狱吏宽要离之禁,要离乘间逃出。阖闾遂戮其妻子,焚弃于市。 要离奔出吴境,一路上逢人诉冤,访得庆忌在卫,遂至卫国求见。庆忌疑其诈,不纳,要离乃脱衣示之。庆忌见其右臂果断,方信为实,乃问曰:“吴王既杀汝妻子,刑汝之躯,今来见我何为?”离曰:“臣闻吴王弑公子之父而夺大位;今公子连结诸侯,将有复仇之举,故臣以残命相投。臣能知吴国之情,诚以公子之勇,用臣为向导,吴可入也。大王报父仇,臣亦少雪妻子之恨!”庆忌犹未深信。未几,有心腹人从吴中探事者归报,要离妻子果焚弃于市上,庆忌遂坦然不疑,问要离曰:“吾闻吴王任子胥、伯嚭为谋主,练兵选将,国中大治。吾兵微力薄,焉能泄胸中之气乎?”离曰:“伯嚭乃无谋之徒,何足为虑?吴臣止一子胥,智勇足备,今亦与吴王有隙矣。”庆忌曰:“子胥乃吴王之恩人,君臣相得,何云有隙?”要离曰:“公子但知其一,未知其二。子胥所以尽心于阖闾者,欲借兵伐楚,报其父兄之仇。阖闾得位,安于富贵,不思与子胥复仇;臣为子胥进言,致触王怒,加臣惨戮,子胥之心怨吴王亦明矣。臣之幸脱囚系,亦赖子胥周全之力。子胥嘱臣曰:‘此去必见公子,观其志向何如,若肯为伍氏报仇,愿为公子内应,以赎窟室同谋之罪。’公子不乘此时发兵向吴,待其君臣复合,臣与公子之仇,俱无再报之日矣!”言罢大哭,以头拟柱,欲自触死。庆忌急止之曰:“吾听子!吾听子!”遂与要离同归艾城,任为腹心,使之训练士卒,修治舟舰。   三月之后,顺流而下,欲袭吴国。庆忌与要离同舟,行至中流,后船不相接属。要离曰:“公子可亲坐船头,戒饬舟人。”庆忌来至船头坐定,要离只手执短矛侍立。忽然江中起一阵怪风,要离转身立于上风,借风势以矛刺庆忌,透入心窝,穿出背外。庆忌倒提要离,溺其头于水中,如此三次,乃抱要离置于膝上,顾而笑曰:“天下有如此勇士哉,乃敢加刃于我!”左右持戈戟欲攒刺之,庆忌摇手曰:“此天下之勇士也。岂可一日之间,杀天下勇士二人哉!”乃诫左右:“勿杀要离,可纵之还吴,以旌其忠。”言毕,推要离于膝下,自以手抽矛,血流如注而死。 左右欲释放要离,要离不肯行,谓左右曰:“吾有三不容于世,虽公子有命,吾敢偷生乎?”众问曰:“何谓三不容于世?”要离曰:“杀吾妻子而求事吾君,非仁也;为新君而杀故君之子,非义也;欲成人之事,而不免于残身灭家,非智也。有此三恶,何面目立于世哉!”言讫,遂投身于江。舟人捞救出水,要离曰:“汝捞我何意?”舟人曰:“君返国,必有爵禄,何不俟之?”要离笑曰:“吾不爱室家性命,况于爵禄?汝等以吾尸归,可取重赏。”于是夺从人佩剑,自断其足,复刎喉而死。史臣有赞云:   古人一死,其轻如羽;不惟自轻,并轻妻子。阖门毕命,以殉一人;一人既死,吾志已伸。专诸虽死,尚存其胤;伤哉要离,死无形影!岂不自爱?遂人之功;功遂名立,虽死犹荣!击剑死侠,酿成风俗;至今吴人,趋义如鹄。 要离所作所为堪称“匪夷所思” ! 要离堪为志士,不计荣华利禄,惟以人生出名为要;要离堪为勇士,孤胆英雄,深入虎穴,智杀强敌;要离堪称忍者,残身灭家,不恤孤穷;要离堪为智者,知人知己,乘风顺势;要离知耻,知是知非,不为苟活。人们既赞美他的智慧、勇敢和献身精神,又叹息他的偏执与残忍。 ※ ※ ※ ※ “大义灭亲”是 一则褒奖公正、无私,秉公执法行为的词语。为了维护正义,对犯罪的亲属也不循私情,使其受到应得的惩罚。 州吁得石厚怂恿,弑君篡位;然国人不服,州吁很是忧虑。石厚之父石碏昔为卫国上卿,素为国人所敬重。州吁听石厚之言,欲请老大夫入朝参政,以固其位。石碏曰:“诸侯即位,以禀明天子为正。新主若能谨周,得周王赐以黻冕车服,奉命为君,国人更有何说?”州吁惑于石碏之言,欲亲往朝周;但无故朝周,又恐天子见疑。石碏又曰:“今陈侯忠顺周王,王甚嘉宠。吾国与陈素相亲睦,若新主亲往朝陈,请陈通情于周,然后入谨,周王必然欣悦。”州吁大喜,备下玉帛礼仪,命石厚护驾,往陈国进发。 石碏与陈国上大夫子鍼相厚,乃割指沥血,写下一书,密遣心腹之人,竟达子鍼处,托其呈送陈桓公,书曰: 外臣石碏百拜致书陈贤侯殿下:卫国偏小,天降重殃,不幸有弑君之祸。此虽逆弟州吁所为,实臣之逆子厚贪位助桀。二逆不诛,乱臣贼子将接踵于天下也!老夫年耄,力不能制,负罪先公。今二逆联车入朝上国,实出老夫之谋。幸上国拘执正罪,以正臣子之纲,实天下之幸,不独臣国之幸也! 陈桓公听石碏之言,遂定下擒州吁、石厚之计。 州吁、石厚到陈,陈侯使公子佗出城迎接,置于客馆,请来日太庙中相见。吁见陈侯礼仪殷勤,不胜之喜。次日,设庭爎于太庙,陈桓公立于主位,左宾右相,摆列得甚是齐整。石厚先到,见太庙门首立牌子一面,上写“为臣不忠,为子不孝者,不许入庙。”石厚大惊,问大夫子鍼曰:“立此牌何意?”子鍼曰:“此吾先君之训,吾君不敢忘也。”石厚遂不疑。须臾,州吁驾到,石厚引导下车,立于宾位,傧相启请入庙。州吁佩玉秉圭,方欲行鞠躬礼,只见子狝立于陈侯之侧,大声喝曰:“周天子有命,‘只拿弑君贼州吁、石厚二人,余人俱免!’”说声未毕,先将州吁拿下。石厚急拔剑,一时情急,不能出鞘,只用手格斗。左右甲士一起拢来,将石厚绑缚。从车兵众,尚然庙外观望。子鍼将石碏来书当众宣扬,众人方知所以,遂纷然而散。 ,群臣皆曰:“石厚乃石碏亲子,未知碏意如何。不若请卫自来议罪,庶无后言。”于是,将二人监禁,遣人星夜驰报卫国,投书石碏。 石碏自告老之后,未曾出户;见陈侯有使命至,即命舆人驾车伺候,一面请诸大夫朝中相见。百官会集,方开启陈侯书信,知州吁、石厚已拘执在陈,众各骇然!石碏请众大夫共同议罪。百官皆曰:“此社稷大计,全凭老大夫做主。”石碏曰:“二逆罪俱不赦,明正典刑,以谢先灵。谁肯往任其事?”右宰丑曰:“乱臣贼子,人得而诛之!臣虽不才,窃有公愤。逆吁之戮,臣当莅之!“诸大夫皆曰:“右宰足办此事矣。但首恶州吁即已正罪,石厚从逆,可从轻议。”石碏大怒曰:“州吁之恶,实逆子所酿成。诸君请从轻典,得无疑我有舔犊之私乎?老夫当亲自一往,手诛此贼。不然,无面目见先人之庙也!”家臣獳羊肩曰:“国老不必发怒,某当代往。”于是,石碏使右宰丑往濮莅杀州吁,獳羊肩往陈莅杀石厚。一面整备法驾迎公子晋于邢,入国为君。左丘明修传至此,称石碏“为大义而灭亲,真纯臣也!” 亲情莫过于父子。特别在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子承父业,传宗接代,耀祖光宗等等,儿子便是父亲愿望的寄托和期待。可见子嗣对父亲是何等重要。但面对石厚助逆篡弑、不忠不孝之行,石碏义愤填膺,断然割却父子亲情,“为大义而灭亲”,表现了忠于社稷,公正而无私的“纯臣”风度。 大义灭亲是公平公正、严于律己的胸襟;是无私无畏、执法如山的勇气;是光明坦荡、忠君报国的品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这是世世代代的愿望与追求,也是执法者崇高的职责。依法治国,不徇私情,助推社会的公平公正,稳定繁荣。
 
上篇:志节篇之四:扶危济困天下义 勇而有义真豪杰 返回目录 下篇:志节篇之六:柔弱女子金石心 忠义节烈正气魂
点击人数(2570)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