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志节篇之六:柔弱女子金石心 忠义节烈正气魂
志节篇之六:柔弱女子金石心 忠义节烈正气魂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9-30 7:52:01
 
列国争雄,似乎是男人的世界。岂不知,柔弱女子,侠肝义胆;仗义勇为,不让须眉。 ⑴识大体 妇守妇道 成语有“秦晋之好”一词,其典故出自春秋之时,秦国与晋国为结盟好,世为婚姻。其中,秦穆公之女怀嬴,堪称一位贤德女人。 晋世子圉为质于秦,秦穆公为加深两国关系,将爱女怀嬴许配世子圉为妻。 圉之母家,乃梁国也。梁君无道,不恤民力,日以筑凿为事,万民嗟怨,往往流徙入秦,以逃苛役。秦穆公乘民心之变,命百里奚兴兵袭梁,灭之;梁君为乱民所杀。太子圉闻梁见灭,叹曰:“秦灭我外家,是轻我也!”遂有怨秦之意。及闻其父惠公有疾,思想只身在秦,外无哀怜之交,内无腹心之援。万一君父不测,诸大夫更立他公子,我终身客死于秦,与草木何异?不如逃归侍疾,以安国人之心。乃夜与其妻怀赢,枕席之间,说明其事:“我如今欲不逃归,晋国非我之有。欲逃归,又割舍不得夫妇之情。你可与我同归晋国,公私两尽。”怀赢泣下,对曰:“子,一国世子,乃拘辱于此,其欲归不亦宜乎?寡君使婢子侍巾栉,欲以固子之心也。今从子而归,背弃君命,妾罪大矣。子自择便,勿与妾言。妾不敢从,亦不敢泄子之语于他人也。”太子圉遂逃归于晋。 晋式子圉逃归,怀嬴事处两难。从夫,则违背君父之托;从父,则有乖夫妻之情。两难之中取其义,既不背叛君父,又不泄丈夫之秘,可谓“两全”的聪明选择。 秦穆公闻子圉不别而行,大骂:“背义之贼!天不佑汝!”乃谓诸大夫曰:“夷吾父子,俱负寡人,寡人必有以报之!”自悔当时不纳重耳。 及重耳即将与秦,秦穆公喜形于色,郊迎授馆,礼数极丰。秦夫人穆姬,即圉之姑母,亦敬爱重耳,而恨子圉;劝穆公以怀赢妻重耳,结为姻好。穆公使其告于怀嬴,怀嬴曰:“妾已失身公子圉矣,可再字乎?”穆姬曰:“子圉不来矣!重耳贤而多助,必得晋国。得晋国,必以汝为夫人,是秦、晋世为婚姻也。”怀嬴默然良久,曰:“诚如此,妾何惜一身,不以成两国之好?”于是,再嫁公子重耳。 怀嬴两次嫁晋公子,均非自己所欲,而以两国盟好为事;惟父母之命是从,古代贤德女子之佳品也。 重耳复国为君,号晋文公,立怀嬴为夫人。文公先为公子时,娶逼姞为妻,生一子一女,子名欢,女曰伯姬。后逼姞薨于蒲城,又娶翟君之女季隗。文公出亡时,子女俱幼,弃之于蒲,亦是头须收留,寄养于蒲民遂氏之家,岁给粟帛无缺。一日,乘间言于文公,文公大惊曰:“寡人以为死于兵刃久矣,今犹在乎,何不早言?”头须奏曰:“臣闻‘母以子贵,子以母贵。’君周游列国,所至送女生育已繁;公子虽在,未卜君意何如?是以不敢遽白耳。”文公曰:“汝如不言,寡人几负不慈之名!”即命头须往蒲,厚赐遂氏,迎其子女以归;立欢为太子,使怀赢母之。   翟君闻晋侯嗣位,遣使称贺,送季隗归晋;齐孝公亦遣使送姜氏归晋。文公将齐、翟二姬平昔贤德,述于怀赢。怀赢称赞不已,固请让夫人之位于二姬。于是更定宫中之位。立齐女为夫人,翟女次之,怀赢又次之。 自古以来,皇宫争宠,有谁愿把皇后的位置让与她人?以美侍娇,有谁愿以道德伦理自我约束?怀嬴即明君父之大义,又懂为妇之道,知正偏先后之序,堪称贤德之典范。 ⑵守贞节 蔑视强权 宋有采桑女息氏,甚美。一日,康王游封父之墟,遇见采桑妇,遂筑青陵之台以望之。又访其家,乃舍人韩凭之妻也。王使人喻凭以意,使献其妻。凭与妻言之,问其愿否。息氏作诗以对曰: 南山有鸟,北山张罗;鸟自高飞,罗当奈何? 从容委婉的拒绝。宁可流落他乡,而不愿俯就宋王。 宋王慕息氏不已,使人即其家夺之。韩凭见息氏升车而去,心中不忍,遂自杀。 宋王召息氏共登青陵台,谓之曰:“我宋王也,能富贵人,亦能生杀人。况汝夫已死,汝何所归?若从寡人,当立为王后。”息氏复作诗以对曰: 鸟有雌雄,不逐凤凰;妾是庶人,不乐宋王。 柔弱女子,面对强权,不卑不亢。 宋王曰:“卿今已至此,虽欲不从寡人,不可得也!”息氏曰:“容妾沐浴更衣,拜辞故夫之魂,然后侍大王巾栉耳。”宋王许之。 息氏沐浴更衣讫,望空再拜,遂从台上自投于地。宋王急使人揽其衣,不及;视之,气已绝矣。简其身畔,于裙带得书一幅,书云:   “死后,乞赐遗骨与韩凭合葬于一冢,黄泉感德!”   宋王大怒,故为二冢,隔绝埋之;使其东西相望,而不相亲。埋后三日,宋王还国。忽一夜,有文梓木生于二冢之傍,旬日间,木长三丈许,其枝自相附结成连理。有鸳鸯一对,飞集于枝上,交颈悲鸣。里人哀之曰:“此韩凭夫妇之魂所化也!”遂名其树曰“相思树”。髯仙有诗叹云:   相思树上两鸳鸯,千古情魂事可伤, 莫道威强能夺志,妇人执性抗君王。 采桑女不慕富贵,蔑视权贵;坚贞不渝,从容不迫,分明一位女中豪杰。 吴王阖闾率兵打破郢都,楚昭王出逃。孙武遂奉阖闾入郢都城,升楚王之殿,置酒高会。伍员求楚昭王不得,心中恼怒,遂将楚宗庙尽行拆毁。又使诸将领分据诸大夫之室,淫其妻妾以辱之。公子山欲取囊瓦夫人,夫概至,逐出而自取之。是时君臣宣淫,男女无别。郢都城中,几于兽群而禽聚矣。 是晚,阖闾宿于楚王之宫,左右得楚王夫人以进。阖闾欲使侍寝,意犹未决。伍员曰:“国尚有之,况其妻乎?”王乃留宿,淫其妾媵殆遍。左右或言:“楚王之母伯嬴,乃太子建之妻,平王以其美而夺之;今其齿尚少,色未衰也。”阖闾心动,使人召之,伯嬴不出。阖闾怒,命左右“牵来见寡人。”伯嬴闭户,以剑击户而言曰:“妾闻诸侯者,一国之教也。礼,男女居不同席,食不共器,所以示别。今君王弃其表仪,以淫乱闻于国人,未亡人宁伏剑而死,不敢承命。”阖闾大惭,乃谢曰:“寡人敬慕夫人,愿识颜色,敢及乱乎?夫人休矣。”使其旧侍为之守户,诫从人不得妄入。 不惧淫威,责之以大义,恫之以死亡;一腔热血三尺剑,霸气君王怯三分。伯嬴女有胆有识,亦一女中豪杰也。 髯翁有诗云:   行淫不避楚君臣,但快私心渎大伦。 伯嬴仗义拼却死,清风一线未亡人。 ⑶节烈女 重义轻生 齐桓公有如夫人六位,俱因她得君宠爱,礼数与夫人无别,故谓之如夫人。六位夫人各生一子。第一位长卫姬,生公子无亏;第二位少卫姬,生公子元;第三位郑姬,生公子昭;第四位葛嬴,生公子潘;第五位密姬,生公子商人;第六位宋华子,生公子雍。其余妾媵,有子者尚多,不在六位如夫人之数。六位如夫人得宠,却缺少感恩之心;在齐桓公病危之时,只知怂恿其子争位乱政,而无一人关切齐桓公的死生之危。   齐桓公病重,雍巫见扁鹊不辞而去,料桓公之疾也难治了,遂与竖刁商议出一条计策,悬牌宫门,假传桓公之语。牌上写道:   寡人有怔忡之疾,恶闻人声。不论群臣子姓,一概不许入宫。着寺貂紧守宫门,雍巫率领宫甲巡逻。一应国政,俱俟寡人病痊日奏闻。   巫、刁二人,假写悬牌,把住宫门;单留公子无亏,住长卫姬宫中。他公子问安,一概不容入宫相见。过三日,桓公未死,巫、刁将他左右侍卫之人,不问男女,尽行逐出,把宫门塞断。又于寝室周围,筑起高墙三丈,内外隔绝,风缝不通。止存墙下一穴,如狗窦一般,早晚使小内侍钻入,打探桓公生死消息。一面整顿宫甲,以防群公子之变。 桓公伏于床上,起身不得。呼唤左右,不听得一人答应。光着两眼,呆呆而看。只听“扑蹋”一声,似有人自上而坠,须臾推窗入来。桓公睁目视之,乃贱妾晏蛾儿也。桓公曰:“我腹中觉饿,正思粥饮,为我取之!”蛾儿对曰:“无处觅粥饮。”桓公曰:“得热水亦可救渴。”蛾儿对曰:“热水亦不可得。”桓公曰:“何故?”蛾儿对曰:“易牙与竖刁作乱,守禁宫门,筑起三丈高墙,隔绝内外,不许人通,饮食从何处而来?”桓公曰:“汝如何得至于此?”蛾儿对曰:“妾曾受主公一幸之恩,是以不顾性命,逾墙而至,欲以视君之暝也。”桓公曰:“太子昭安在?”蛾儿对曰:“被二人阻挡在外,不得入宫。”桓公叹曰:“仲父不亦圣乎?圣人所见,岂不远哉!寡人不明,宜有今日。” 当初,管仲病重之时,桓公榻前问病。管仲曾说,“彼易牙、竖刁、开方三人,必不可近也!”桓公曰:“易牙烹其子,以适寡人之口,是爱寡人胜于爱子,尚可疑耶?”仲对曰:“人情莫爱于子;其子且忍之,何有于君?”桓公曰:“竖刁自宫以事寡人,是爱寡人胜于爱身,尚可疑耶?”仲对曰:“人情莫重于身;其身且忍之,何有于君?”桓公曰:“卫公子开方,去其千乘之太子,而臣于寡人,以寡人之爱幸之也。父母死不奔丧,是爱寡人胜于父母,无可疑矣。”仲对曰:“人情莫亲于父母;其父母且忍之,又何有于君?且千乘之封,人之大欲也。弃千乘而就君,其所望有过于千乘者矣。君必去之勿近,近必乱国!”桓公曰:“此三人者,事寡人久矣。仲父平日何不闻一言乎?”仲对曰:“臣之不言,将以适君之意也。譬之于水,臣为之堤防焉,勿令泛滥。今堤防去矣,将有横流之患,君必远之!”桓公默然而退。至是时,桓公想起管仲临终之言,如何不懊恼?乃奋气大呼曰:“天乎,天乎!小白乃如此终乎?”连叫数声,吐血数口。谓蛾儿曰:“我有宠妾六人,子十余人,无一人在目前者。单只你一人送终,深愧平日未曾厚汝。”蛾儿对曰:“主公请自保重,万一不幸,妾情愿以死送君!”桓公叹曰:“我死若无知则已,若有知,何面目见仲父于地下?”乃以衣袂自掩其面,连叹数声而绝。   晏蛾儿见桓公命绝,痛哭一场。欲待叫唤外人,奈墙高声不得达。欲待逾墙而出,奈墙内没有衬脚之物。左思右想,叹口气曰:“吾曾有言:‘以死送君’,若殡硷之事,非妇人所知也!”乃解衣以覆桓公之尸,复肩负窗槅二扇以盖之,权当掩覆之意。向床下叩头曰:“君魂且勿远去,待妾相随!”遂以头触柱,脑裂而死。贤哉此妇也! 晏娥儿,一贱妾而已,无名无位;生同蝼蚁,死同腐草。然心存主君一幸之恩,不顾身单力薄,视君之瞑,以死送君。忠义如此,足可愧杀六如夫人,贱妾不贱! ⑷ 贤德女 相夫成名 乐羊,魏国著名的军事将领,广有学问;践诺言,守信用,忠而弃私。乐羊品行的修养,与其妻的劝勉,有着密切的关系。 乐羊尝行路,得遗金,取之以归,其妻唾之曰:“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此金不知来历,奈何取之,以污素行乎?乐羊感妻之言,乃抛金于野。乐羊游学于鲁、卫,过一年来归,其妻方织机,问夫:“所学成否?”乐羊曰:“尚未也。”妻取刀断其机丝,乐羊惊问其故?妻曰:“学成而后可行,犹帛成而后可服。今子学尚未成,中道而归,何异于此机之断乎?”乐羊感悟,复往就学,七年不返。 乐羊学成,高期自诩,遂得魏文侯的重用,封为灵寿君。 世上多国法律法规都有保护妇女的条款,人们的口头语也常说“女士优先”,这或许是她们为弱势群体,缺乏男人的强壮与强势。但在人格上,列国女人却有着不弱于男人的优秀品质;在心理上,有着男人相形见绌的勇气。视富贵如粪土,视权贵如蝼蚁,视操守如金石;知恩必报,知义必行;视死如归,比之冰清玉洁不为过也!其生也,母仪天下;其死也,堪称“惊天地,泣鬼神”了!
 
上篇:志节篇之五:人生在世重名节 大义灭亲称“纯臣” 返回目录 下篇:志节篇之七:侠肝义胆酬恩遇 视死如归壮士情
点击人数(2625)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