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志节篇之八:宁为玉破守正理 不为瓦全遂佞奸
志节篇之八:宁为玉破守正理 不为瓦全遂佞奸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9-30 8:27:29
 
有鉏麑者,屠岸贾门下之客。因其家贫,岸贾常周济之,心甚感激,愿为效死力。一日,岸贾密召鉏麑,赐以洒食,告以“赵盾专权欺主,今奉晋侯之命,使汝往刺。汝可伏于赵相国之门,俟其五鼓赴朝刺杀,不可误事。” 赵盾何许人也?又因何而“专权欺主”? 时晋灵公为政,好为游戏,荒淫暴虐,广兴土木,厚敛于民。屠岸贾,善于阿谀取悦,投君所好,颇受晋灵公所宠任,言无不纳。屠岸贾因而得势,引导灵公做出许多伤天害理之事。 灵公命屠岸贾于绛州城内,起一座花园,遍求奇花异草,种植其中。其间惟桃花最盛,春间开放,烂如锦绣,名曰桃园。园中筑起三层高台,中间建起一座绛霄楼;画栋雕梁,丹楹刻桷。四围朱栏曲槛。凭栏四望,市井俱在目前,灵公览而乐之,不时登临;或张弓弹鸟,或与岸贾赌赛饮酒取乐。一日,召优人呈百戏于台上,园外百姓聚观。灵公谓岸贾曰:“弹鸟何如弹人?寡人与卿试之。中目者为胜;中肩臂者免;不中者以大斗罚之。”灵公弹右,岸贾弹左。台上高叫一声:“看弹!”弓如月满,弹似流星,人丛中一人弹去了半只耳朵,一个弹中了左胛。吓得众百性们乱惊乱逃,乱嚷乱挤。人群嚷叫道:“弹又来了!”灵公大怒,索性教左右会放弹的,一齐都放。那弹如雨点一般飞去,百姓躲避不迭,也有破头的,伤额的,弹出眼乌珠的,打落门牙的。啼哭号呼之声,耳不忍闻。又有唤爹的,叫娘的,抱头鼠窜的,推挤跌倒的;仓忙奔避之状,目不忍见。灵公在台望见,投弓于地,呵呵大笑,谓岸贾曰:“寡人登台,游玩数遍,无如今日之乐也!”自此百姓们望见台上有人,便不敢在桃园前行走。市中为之谚云: 莫看台,飞丸来。出门笑且忻,归家哭且哀! 又有周人所进猛犬,名曰灵獒,身高三尺,色如红炭,能解人意。左右有过,灵公即呼獒使噬之。獒起立啮其颡,不死不已。有一奴,专饲此犬,每日啖以羊肉数斤,犬亦听其指使。其人名獒奴,使食中大夫之俸。灵公废了外朝,命诸大夫皆朝于内寝。每视朝或出游,则獒奴以细链牵犬,侍于左右,见者无不悚然。其时列国离心,万民嗟怨,屠岸贾逢迎灵公,恣意胡为,无半点愧悔。赵盾身为相国,屡屡进谏,劝灵公礼贤远佞,勤政亲民;灵公如瑱充耳,全然不听,赵盾反遭疑忌。 忽一日,灵公朝罢,诸大夫皆散,惟赵盾与士会尚在寝门,商议国家之事,互相怨叹。只见有二内侍抬一竹笼,自闺而出;笼中乃支解过的一个死人。赵盾大惊,问其来历,内侍告诉道:“此人乃宰夫也。主公命煮熊蹯,急欲下酒,催促数次,宰夫只得献上。主公尝之,嫌其未熟,以铜斗击杀之,又砍为数段,命我等弃于野外。立限时刻回报,迟则获罪矣。”赵盾乃放内侍依旧扛抬而去。盾谓士会曰:“主上无道,视人命如草菅。国家危亡,只在旦夕。我与子同往苦谏一番,何如?”士会曰:“我二人谏而不从,更无继者。会请先入谏,若不听,子当继之。”时灵公尚在中堂,士会直入。灵公望见,知其必有谏诤之言,乃迎而谓曰:“大夫勿言,寡人已知过矣,今当改之!”士会稽首对曰:“人谁无过,过而能改,社稷之福也!臣等不胜欣幸!”言毕而退,述于赵盾。盾曰:“主公若果悔过,旦晚必有施行。” 至次日,灵公免朝,命驾车往桃园游玩。赵盾曰:“主公如此举动,岂象改过之人?吾今日不得不言矣!乃先往桃园门外,候灵公至,上前参谒。灵公讶曰:“寡人未尝召卿,卿何以至此?”赵盾稽首再拜,口称:“死罪!微臣有言启奏,望主公宽容采纳!臣闻:‘有道之君,以乐乐人,无道之君,以乐乐身。’夫宫室嬖幸,田猎游乐,一身之乐止此矣,未有以杀人为乐者。今主公纵犬噬人,放弹打人,又以小过支解膳夫,此有道之君所不为也,而主公为之。人命至重,滥杀如此。百姓内叛,诸侯外离,桀、纣灭亡之祸,将及君身!臣今日不言,更无人言矣。臣不忍坐视君国之危亡,故敢直言无隐。乞主公回辇入朝,改革前非,毋荒游,毋嗜杀。使晋国危而复安,臣虽死不恨!”灵公大惭,以袖掩面曰:“卿且退,容寡人只今日游玩,下次当依卿言。”赵盾身蔽园门,不放灵公进去。屠岸贾在旁言曰:“相国进谏,虽是好意,然车驾既已至此,岂可空回,被人耻笑?相国暂请方便。如有政事,俟主公明日早朝,于朝堂议之,何如?”灵公接口曰:“明日早朝,当召卿也。”赵盾不得已,将身闪开,放灵公进园,嗔目视岸贾曰:“亡国败家,皆由此辈!”恨恨不已。 灵公游戏,正在欢笑之际,岸贾忽然叹曰:“此乐不可再矣!”灵公问曰:“大夫何发此叹?”岸贾曰:“赵相国明早必然又来聒絮,岂容主公复出耶?”灵公忿然作色曰:“自古臣制于君,不闻君制于臣。此老在,甚不便于寡人,何计可以除之?”岸贾曰:“臣有客鉏麑者,若使行刺于相国,主公任意行乐,又何患哉?”灵公曰:“此事若成,卿功非小!”于是便有了屠岸贾行刺之令。 赵盾哪是什么“专权欺主”?分明是一位忠直敢言,赤心报国的忠臣。屠岸贾欲加害赵盾,晋灵公是非不明。 是夜,鉏麑领命而行,扎缚停当,带了雪花般匕首,潜伏赵府左右。闻谯鼓已交五更,便踅到赵府门首;见重门洞开,乘车已驾于门外,堂上灯光影影。鉏麑乘间踅进中门,躲在暗处,仔细观看。堂上有一位官员,朝衣朝冠,垂绅正笏,端然而坐。此位官员,正是相国赵盾,因欲趋朝,天色尚早,坐以待旦。鉏麑大惊,退出门外,叹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杀民主,则为不忠;受君命而弃之,则为不信。不忠不信,何以立于天地之间哉?”乃呼于门曰:“我,鉏麑也,宁违君命,不忍杀忠臣!我今自杀,恐有后来者,相国谨防之!”言罢,望着门前一株大槐,一头触去,脑浆迸裂而死。史臣有赞云: 壮哉鉏麑,刺客之魁!闻义能徒,视死如归。 报屠存赵,身灭名垂。槐阴所在,生气依依。 此时惊动了守门人役,将鉏麑如此恁般,报知赵盾。盾之车右提弥明曰:“相国今日不可入朝,恐有他变。”赵盾曰:“主公许我早朝,我若不往,是无礼也。死生有命,吾何虑哉?”吩咐家人,暂将鉏麑浅埋于槐树之侧。赵盾登车入朝,随班行礼。 ※ ※ ※ ※ 无独有偶,有鉏麑难于两全触槐而死,又有辛俞难于两全自刎而亡。 辛俞者,栾氏之家臣也。 晋世卿栾盈,以其得罪于范、赵、中行、智等大臣,四家合力逐之。恐其为乱,晋平公以筑著邑为名,调其离开绛城。箕遗谏栾盈曰:“栾氏多怨,主所知也。城著非国之急,何必使子?子盍辞之,以观君意之若何,而为之备。”栾盈曰:“君命,不可辞也。盈如有罪,敢逃其死?如其无罪,国人将怜我,孰能害之?”遂出了绛城,望著邑而去。盈去三日,平公宣布栾氏罪状,遣大夫阳毕,将兵往逐栾盈。盈手下将官皆曰:“晋兵若至,便与交战,未必便输与他。”栾盈曰:“我未尝得罪于君,特为怨家所构陷耳。若为拒战,彼有辞矣。不如逃之,以俟君之见查。”即时收拾车乘,向齐国进发。及阳毕赶到,栾盈去之已久矣。阳毕班师而归,一路宣布栾氏之罪。百姓皆知栾氏功臣,且栾盈为人,好施爱士,无不叹息其冤者。晋平公又严禁其故臣相从,从者必死。 栾氏被逐,辛俞不顾禁令,收拾家财数车,出城相随,被门吏拿住,献于平公。平公问曰:“寡人有禁,汝何犯之?”辛俞再拜言曰:“臣愚甚,不知君所以禁从栾氏者,诚何说也?”平公曰:“从栾氏者无君,是以禁之。”辛俞曰:“诚禁无君,则臣知免于死矣。臣闻之:‘三世仕其家则君之,再世则主之。事君以死,事主以勤,’臣自祖若父,以无援于国,世隶于栾氏,食其禄三世矣,栾氏固臣之君也。臣惟不敢无君,是以欲从栾氏,又何禁乎?且栾盈得罪,君逐之而不诛,得无念其先世犬马之劳,赐以全生乎?今羁旅他方,器用不具,衣食不给,或一朝填于沟壑,君之仁德无乃不终?臣之此去,尽臣之义,成君之仁,且使国人闻之曰:‘君虽危难,不可弃也。’于以禁无君者大矣。”平公悦其言,曰:“子姑留事寡人,寡人将以栾氏之禄禄子。”辛俞曰:“臣固言之矣,‘栾氏,臣之君也。舍一君而又事一君,其何以禁无君者?必欲见留,臣请就戮!”平公曰:“子往矣!寡人姑听子,以遂子之志。”辛俞再拜稽首,领了数车辎重,昂然出绛州从栾盈而去。此时,辛俞可谓忠于家君而背弃国君矣。 ,向齐庄公哭诉见逐之由,庄公曰:“卿勿忧,寡人助君一臂,必使复还晋国。”齐庄公意欲借栾盈之力报平阴之败。辛俞闻栾盈欲联齐而袭晋,谏曰:“俞之从主,以尽忠也,亦愿主之忠于晋君也。”盈曰:“晋君不以我为臣,奈何?”辛俞曰:“昔纣囚文王于羑里,文王三分天下而服侍殷。晋君不念栾氏之勋,黜逐吾主,糊口于外,谁不怜之?一为不忠,何以容于天地之间也?”栾盈不听,辛俞泣曰:“吾主此行,必不免!俞当以死相送!”乃拔佩刀自刎而死。史臣有诗赞曰: 盈出则从,盈叛则死;公不背君,私不背主; 人生有志,知非知是;卓哉辛俞,晋之义士! 栾盈不听劝阻,兵袭绛城,最终兵败而亡,全族尽殁。 犬彘之人,不知是非,不辨良莠;饲则摇尾乞怜,挥则对尧狂吠。忠直之人,明辨是非,坚守正义;不为私情所惑,不惧权势威逼;言则圣人之训,动则正道直行。鉏麑、辛俞就是知人情,懂事理又明是非之人。人有忠直,不屈邪理;人有正道,不畏权势;宁可捐躯殒命而绝不损害公义,真可谓大丈夫、大义之人也!
 
上篇:志节篇之七:侠肝义胆酬恩遇 视死如归壮士情 返回目录 下篇:志节篇之九:忠勇报国不惧死 士为知己不惜身
点击人数(2483)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