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志节篇之九:忠勇报国不惧死 士为知己不惜身
志节篇之九:忠勇报国不惧死 士为知己不惜身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9-30 8:39:31
 
齐庄公伐莒,大搜车乘。州绰、贾举等,各赐坚车五乘,名为“五乘之宾”。贾举称临淄人华周、杞梁之勇,庄公即使人召之。周、梁二人来见,庄公赐以一车,使之同乘,随军立功。华周退而不食,谓杞梁曰:“君之立‘五乘之宾’,以勇故也。君召我二人,亦以勇故也。彼一人而五乘,我二人而一乘,此非用我,乃辱我耳!盍辞之他往乎?”杞梁曰:“梁家有老母,当禀命而行之。”杞梁归告其母。母曰:“汝生而无义,死而无名,虽在‘五乘之宾’,人孰不笑汝!汝勉之,君命不可逃也。”杞梁以母之语述于华周。华周曰:“妇人不忘君命,吾敢忘乎?”遂与杞梁共车,侍于庄公。   庄公留大军屯扎境上,单用“五乘之宾”及精锐三千,衔枚卧鼓,往袭莒国。华周、杞梁自请为前队,庄公问曰:“汝用甲乘几何?”华周、杞梁曰:“臣等二人,只身谒君,亦愿只身前往。君所赐一车,已足吾乘矣。”庄公欲试其勇,笑而许之。华周、杞梁约更番为御,临行曰:“更得一人为戎右,可当一队矣。”有小卒挺身出曰:“小人愿随二位将军一行,不知肯提挈否?” 华周曰:“汝何姓名?”小卒对曰:“某乃本国人隰侯重也。慕二位将军之义勇,是以乐从。”三人遂同乘,建一旗一鼓,风驰而去。先到莒郊,露宿一夜。次早,莒黎比公知齐师将到,亲率甲士三百人巡郊,遇华周、杞梁之车。方欲盘问,周、梁瞋目大呼曰:“我二人,乃齐将也,谁敢与我决斗?”黎比公吃了一惊,察其单车无继,使甲士重重围之。周、梁谓隰侯重曰:“汝为我击鼓勿休!”乃各挺长戟,跳下车来,左右冲突,遇者辄死。三百甲士,被杀伤了一半。黎比公曰:“寡人已知二将军之勇矣,不须死战,愿分莒国与将军共之!”周、梁同声对曰:“去国归敌,非忠也;受命而弃之,非信也。深入多杀者,为将之事;若莒国之利,非臣所知也!”言毕,奋戟复战。黎比公不能当,大败而走。齐庄公大队已到,闻知二将独战得胜,使人召之还,曰:“寡人已知二将军之勇矣!不必更战,愿分齐国,与将军共之!”周、梁同声对曰:“君立‘五乘之宾’,而吾不与焉,是少吾勇也。又以利啖我,是污吾行也。深入多杀者,为将之事;若齐国之利,非臣所知!”乃揖去使者,弃车步行,直逼且于门。   黎比公令人于狭道掘沟灸炭,炭火腾焰,不能进步。隰侯重曰:“吾闻古之士,能立名于后世者,惟捐生也。吾能使子逾沟。”乃仗楯自伏于炭上,令二子乘之而进。华周、杞梁既逾沟,回顾隰侯重,已焦灼矣,乃向之而号。杞梁收泪,华周哭犹未止。杞梁曰:“汝畏死耶,何哭之久也?”华周曰:“我岂怕死者哉?此人之勇,与我同也;乃能先我而死,是以哀之!”黎比公见二将已越火沟,急召善射者百人,伏于门之左右;俟其近,即攒射之。华周、杞梁直前夺门,百矢俱发,二将冒矢突战,复杀二十七人。守城军士,环立城上,皆注矢下射。杞梁重伤先死。华周身中数十箭,力尽被执。气犹未绝,黎比公载归城中。有诗为证:   争羡赳赳五乘宾,形如熊虎力千钧。 谁知陷阵捐躯者,却是单车殉义人!   齐庄公得使者回信,知周、梁有必死之心,遂引大队前进。至且于门,闻三人俱已战死,大怒,便欲攻城。黎比公遣使至齐军中谢曰:“寡君徒见单车,不知为大国所遣,是以误犯。且大国死者三人,敝邑被杀者已百余人矣。彼自求死,非敝邑敢于加兵也。寡君畏君之威,特命下臣百拜谢罪,愿岁岁朝齐,不敢有贰。”黎比公复遣使相求,送还华周,并归杞梁之尸,且以金帛犒军。 华周、杞梁,听从母亲教训,勉力侍君,孝道之人也;单车赴敌,勇猛厮杀,有进无退,勇敢之人也;不为利益所诱,忠于为将之事,忠且有义之人也!华周、杞梁以其勇气和牺牲,诠释了勇士的精神内涵,彰显了忠君报国的英雄气魄。 ※ ※ ※ ※ 楚国得陈、郑而复侵宋,意在与晋争伯。晋悼公以上军元帅智罂为帅,攻打郑之逼阳,以切断楚伐宋之道。鲁、曹、邾三国皆以兵从。 逼阳大夫妨斑献计曰:“鲁师营于北门,我伪启门出战,其师必入攻;俟其半入,下悬门以截之。鲁败,则曹、邾必惧,而晋之锐气亦挫矣。”逼阳子用其计。   鲁将孟孙蔑率其部将叔梁纥、秦堇父、狄虒弥等攻北门;只见悬门不闭,堇父同虒弥恃勇先进,叔梁纥继之。忽闻城上豁喇一声,将悬门当着叔梁纥头顶放将下来。纥即投戈于地,举双手把悬门轻轻托起,后军就鸣金起来。堇父、虒弥二将,恐后队有变,急忙回身。城内鼓角大振,妨斑引着大队人车,尾后追逐。望见一大汉,手托悬门,以出军将。妨斑大骇,想道:“这悬门自上放下,不是千斤力气,怎抬得住?若闯出去,反被他将门放下,可不利害!”且自停车观望。叔梁纥待晋军退尽,大叫道:“鲁国有名上将叔梁纥在此!有人要出城的,趁我不曾放手,快些出去!”城中无人敢应。妨斑弯弓搭箭,方欲射之。叔梁纥把双手一掀,就势撒开,那悬门便落了闸口。纥回至本营,谓堇父、虒弥曰:“二位将军之命,悬于我之两腕也。”堇父曰:“若非鸣金,吾等已杀入逼阳城,成其大功矣。”虒弥曰:“只看明日,我要独攻逼阳,显得鲁人本事。”   至次日,孟孙蔑整队向城上搦战,每百人为一队。狄虒弥曰:“我不要人帮助,只单身自当一队足矣。”乃取大车轮一个,以坚甲蒙之,紧紧束缚,左手执以为橹;右握大戟,跳跃如飞。逼阳城上,望见鲁将施逞勇力,乃悬布于城下,叫曰:“我引汝登城,谁人敢登,方见真勇。”言犹未已,鲁军中一将出应曰:“有何不敢!”此将乃秦堇父也。即以手牵布,左右手更换攀挽,须臾盘至城堞。逼阳人以刀割断其布,堇父从半空中跌将下来。逼阳城高数仞,若是别人,这一跌,纵然不死,也是重伤,堇父全然不觉。城上布又垂下,问道:“敢再登么?”堇父又应曰:“有何不敢!”手借布力,腾身复上;又被逼阳人断布扑地,又一大跌。才爬起来,城上布又垂下,问道:“还敢不敢?”堇父声愈厉,答曰:“不敢不算好汉!”挽布如前。逼阳人看见堇父再坠再登,全无畏惧,倒着了忙。急割布时,已被堇父捞着一人,望城下一摔,跌个半熟。堇父亦随布坠下,反向城上叫道:“你还敢悬布否?”城上应曰:“已知将军神勇,不敢复悬矣。”堇父遂取断布三截,遍示诸队,众人无不吐舌。孟孙蔑叹曰:“诗云:‘有力如虎。’此三将足当之矣!” 妨斑见鲁将凶猛,一个赛一个,遂不敢出战,吩咐军民竭力固守。 俗语有“大将难免阵前亡”之语,但大将不怕阵前亡。杀敌报国,敢于冲锋陷阵,攻坚克敌勇于舍死忘生。即有压倒敌人的气概,又是不怕牺牲的精神,此乃为将之道,为将之责,其忠勇精神令人称赞。 ※ ※ ※ ※ 智伯瑶在争斗中失机,兵败身死,宗族俱尽。赵无恤恨智伯不已,漆其头颅为溲便之器。 有豫让者,智伯之门下客,避祸在石室山中,闻知其事,涕泣曰:“‘士为知己者死。’吾受智氏厚恩,今国亡族灭,辱及遗骸,吾偷生于世,何以为人?”乃更姓名,诈为囚徒服役者,挟利匕首,潜入赵氏内厕之中,欲候无恤如厕,乘间刺之。无恤到厕,忽然心动,使左右搜厕中,牵豫让出。无恤乃问曰:“子身藏利器,欲行刺于吾耶?”豫让正色答曰:“吾智氏亡臣,欲为智伯报仇耳!”左右曰:“此人叛逆宜诛!”无恤止之曰:“智伯身死无后,而豫让欲为之报,真义士也!杀义士者不祥。”令放豫让还家。临去,复召问曰:“吾今纵子,能释前仇否?”豫让曰:“释臣者,主之私恩;报仇者,臣之大义。”左右曰:“此人无礼,纵之必为后患。”无恤曰:“吾已许之,可失信乎?今后但谨避之可耳。”即日归治晋阳,以避豫让之祸。   豫让回至家中,终日思报君仇,未能就计。其妻劝其再仕韩、魏,以求富贵。豫让怒,拂衣而出。思欲再入晋阳,恐其识认,乃削须去眉,漆其身为癞子之状,乞丐于市中。妻往市跟寻,闻呼乞声,惊曰:“此吾夫之声也!”趋视,见豫让,曰:“其声似而其人非。”遂舍去。豫让嫌其声音尚在,复吞炭变为哑喉,再乞于市。妻虽闻声,亦不复讶。有友人素知豫让之志,见乞者行动,心疑为让;潜呼其名,果是也。乃邀至家中进饮食,谓曰:“子报仇之志决矣!然未得报之术也。以子之才,若诈投赵氏,必得重用。此时乘隙行事,唾手而得,何苦毁形灭性,以求济其事乎?”豫让谢曰:“吾既臣赵氏,而复行刺,是贰心也。今吾漆身吞炭,为智伯报仇,正欲使人臣怀贰心者,闻吾风而知愧耳!请与子诀,勿复相见。”遂奔晋阳城来,行乞如故,更无人识之者。   赵无恤在晋阳观智伯新渠,已成之业,不可复废,乃使人建桥于渠上,以便来往,名曰赤桥。赤乃火色,火能克水,因晋水之患,故以赤桥压之。桥既成,无恤驾车出观。豫让预知无恤观桥,复怀利刃,诈为死人,伏于桥梁之下。无恤之车,将近赤桥,其马忽悲嘶却步。御者连鞭数策,亦不前进。张孟谈进曰:“臣闻‘良骥不陷其主。’今此马不渡赤桥,必有奸人藏伏,不可不察。”无恤停车,命左右搜简。回报:“桥下并无奸细,只有一死人僵卧。”无恤曰:“新筑桥梁,安得便有死尸?必豫让也。”命曳出视之,形容虽变,无恤尚能识认。骂曰:“吾前已曲法赦子,今又来谋刺,皇天岂佑汝哉!”命牵去斩之。豫让呼天而号,泪与血下。左右曰:“子畏死耶?”让曰:“某非畏死,痛某死之后,别无报仇之人耳!”无恤召回问曰:“子先事范氏,范氏为智伯所灭,子忍耻偷生,反事智伯,不为范氏报仇。今智伯之死,子独报之甚切,何也?”豫让曰:“夫君臣以义合。君待臣如手足,则臣待君如腹心;君待臣如犬马,则臣待君如路人。某向事范氏,止以众人相待,吾亦以众人报之。及事智伯,蒙其解衣推食,以国士相待,吾当以国士报之,岂可一例而观耶?”无恤曰:“子心如铁石不转,吾不复赦子矣!”遂解佩剑,责令自裁。豫让曰:“臣闻‘忠臣不忧身之死,明主不掩人之义。’蒙君赦宥,于臣已足。今日臣岂望再活?但两计不成,愤无所泄。请君脱衣与臣击之,以寓报仇之意,臣死亦瞑目矣!”无恤怜其志,脱下锦袍,使左右递与豫让。让掣剑在手,怒目视袍,如对无恤之状,三跃而三砍之,曰:“吾今可以报智伯于地下矣。”遂伏剑而死。 豫让之死不同于聂政,又不同于荆轲。其间的差别在于“遇厚”与“知己”。“遇厚”多是物质上的,目的在于“收买”;“知己”多在于心理上的,是一种尊重和信任,是志同道合。虽然都是舍生取义,然前者颇似“还债”,后者是在“尽忠”,两者迥然有异。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一名言与豫让英名,千古流传。 志节篇结语 这是一组献身殒命的故事,读之不能不叫人增添感慨。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多贪生怕死;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多愿“寿比南山”。然在事关是非荣辱的关头,他们却勇敢的选择了死亡。这不是因为他们爱死轻生,而是他们懂得生命取舍,以个人捐躯换取一种比个体生命更俱价值的、永恒的社会真理,从而展现自身生命的社会意义。人生寿命是耗时的长短,“无志空活百岁”;人生价值惠及万世,“人虽死犹生”。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捐躯赴国难,誓死忽如归”;“英名千古,流芳百世”;人生名誉比寿命更为重要。这就是人生观,这就是那些志士仁人的人生价值观。而正是这样的价值观,丰富了中国古代文化,铸就了伟大的民族精神,成为当代中国人的骄傲和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
 
上篇:志节篇之八:宁为玉破守正理 不为瓦全遂佞奸 返回目录 下篇:奋勇篇之一:齐桓公雄心伯天下 管夷吾奇才定乾坤
点击人数(2563)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