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三章 白骨笛(6)
第三章 白骨笛(6) 文 / 桐木 更新时间:2016-9-30 10:23:37
 

 

同事见他们听得一愣一愣的,顿时大笑起来:“你们还真信啊。”

另一个同事讪讪地笑了,檐下水猪却有点儿笑不出来。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可能因为下午睡得太多,到晚上,檐下水猪又睡不着了。同事微微打着鼾,檐下水猪心里装着心事,便跑到走廊里吹风。外面的雨早已经停了,雨后的空气分外清新,夜空十分晴朗,无数繁星闪烁着银光装点着黑色夜幕,那一刻,仿佛时间都迷失在了星空之中。

檐下水猪欣赏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要拍照,他转身要回房间拿相机,却看见走廊的尽头显出个人影。由于光线很暗,所以他只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隐在暗处,一动不动地站着。

“谁?”他立刻警觉起来。

那个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顿时松了口气,原来是旅店老板。

旅店老板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檐下水猪,说:“你……你怎么回来了?”

檐下水猪解释道:“哦,我们出去不久就碰上下大雨,路不好走,所以……”

旅店老板打断了檐下水猪的话,说:“你……你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任谁听到这样的话恐怕心里都不会痛快,檐下水猪立刻沉下一张脸:“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旅店老板显得有些激动:“你还活着,那我的兰兰怎么办?”

檐下水猪对于他这种说话方式非常厌烦。他突然想起,那个服务员小伙儿说过,今天是旅店老板女儿的忌日,可能他太过思念女儿,所以有些不正常了。

想到这里,檐下水猪也懒得跟他再纠缠下去,于是扭头就往房间里走。可是刚走两步,就感觉头部一阵剧痛,一回头,发现旅店老板手里拿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斧子,斧子的一端沾着他的血。

旅店老板紧紧地盯着他,眼神狂乱,状似疯狂。

在砍伤檐下水猪的同时,他大喊了一声:“第一百个!”

檐下水猪又是惊恐又是疼,大叫一声倒在地板上,脑袋一阵阵地发晕。就在他倒下的一刻,一个同事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清情况后立刻和旅店老板扭打起来,之后,又有几个被惊醒的旅客跑出来,旅店老板很快就被众人给制伏了。

看到这一幕,檐下水猪才彻底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家简陋的小诊所里,两个同事都守在一边。看到他睁开眼睛,两个人明显松了口气。

“你可算是醒了。”一个同事上前扶起他。

“我没事儿,就是头有点儿疼。”檐下水猪摸了摸后脑勺,那里扎了一圈绷带,“这是哪儿?”

“是附近的一个小诊所,这里离大医院比较远,我们怕你失血过多有危险,就赶紧送过来了,幸好你伤得不重。”一个同事为他解惑。

另一个同事疑惑地看着他,问:“你跟那个旅店老板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袭击你?”

对于这一点,檐下水猪自己也相当莫名其妙,他只能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突然出现,跟我说了几句很奇怪的话,还问我为什么没死,我不搭理他,他就拿斧子给了我一下子。”

想起当时旅店老板狠戾的目光,他不禁打了个冷战。

同事在旁边插了一句:“那根本就不是斧子,我在电视里见过,那叫降魔杵,是一种驱魔的法器。我估计他拿的那个是仿制品,要是真的斧子,你现在还有命在?”

檐下水猪恍然点点头,怪不得他挨了一下却伤得并不是很严重。

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说:“现在没事儿了,我们几个把那人送到附近的公安局去了,警察应该能弄明白怎么回事,然后咱们就能走了。”

这件事远比同事说的要复杂,由于檐下水猪的伤势没好,也因为旅店老板的事没解决,他们几个只好在附近又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

好不容易耐着性子等了几天,檐下水猪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警察局那边也有消息了,只说是旅店老板醉酒伤人,已经按照规定进行刑事拘留并处以罚款。警察局的人问他要不要起诉,如果要起诉旅店老板,手续比较麻烦不说,还得在这里再逗留一段时间。如果不起诉,可以选择私下和解。

对于这个结果,其实檐下水猪并不满意。虽然他不是学法律的,但是也稍微懂一些这方面的事。当地警察局的处理无可厚非,但也能明显看出来他们对本地人的偏袒。他们只是旅行路过的,怎么可能花那么长的时间去起诉一个人,而且受伤时,他们并没有对自己进行伤情鉴定。

最后,檐下水猪选择私下和解。其实选择这么做,还有一个缘故,就是他想知道旅店老板袭击他的真正原因,而不是警察局给出的“标准答案”。

再次看见旅店老板时,他们真的都吓了一跳,因为他憔悴灰败得像个将死之人,这种程度,不像是蹲过几天班房就能造成的。

双方坐下后,同事拿出事先就拟好的和解协议书,旅店老板看了一眼就在上面签了字,一句异议都没有。檐下水猪十分诧异,因为上面的和解金额要得着实有点儿狠。

檐下水猪看了一眼协议书,上面写着:秦意。

秦老板签完之后,檐下水猪将协议推到一边,问出一个他一直非常不解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打伤我还说那些奇怪的话?兰兰是谁?是你女儿吗?”

他一直不相信秦老板是酒后行凶,因为那天是秦老板女儿的忌日,他不可能喝酒,而且檐下水猪当时也没闻到酒味儿。

秦老板看了他一眼,突然痛苦地把头埋进了两只手中,之后,他说了一句话,就不再开口。

他说:“所有的罪恶都是我的,我自会还给你。”

再问,他就什么都不肯说了。

 
上篇:第三章 白骨笛(5)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白骨笛(7)
点击人数(3075)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