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三章 白骨笛(7)
第三章 白骨笛(7) 文 / 桐木 更新时间:2016-9-30 10:24:03
 

和解金到手之后,这件事就算完结。两个同事马上张罗着要走,可是檐下水猪没同意,旅店老板这件事没弄清楚,他实在不甘心。他花了半个小时才说服两个同事,和他回到最初住的旅店里去寻找线索。

其实他心里有数,他想要找的,当然是那个神秘的骷髅鼓。

当时檐下水猪还在想,尽管老板被关押了,可是旅店里不是还有两个服务员吗?他们肯定也知道点什么。

人要是能预知未来的话,檐下水猪觉得自己不一定会去追查这件事的结果。不过那时他毕竟年轻,凡事爱追根究底,因为这个毛病,他吃了不少亏,却也因此拥有了许多特殊的经历。

他们商议好之后就回到了巴桑的旅店,但他们却万万没想到,旅店如今大门紧闭,哪里还有一个人影?

他们在旅店门口站了一会儿,一个同事突然跑到马路对面拦住了一个人。檐下水猪一看,那不是同事调戏的那个旅店服务员吗?他和另一个同事也跑了过去,同事已经跟那个女孩你来我往地沟通起来了,两人说了半天,基本上都是废话,最后,同事才问起旅店老板的一些事。

其实那个女孩知道的也不算多,她说,秦老板不是本地人,是十几年前才搬来的。那时候他身边带着个小女孩,后来他买下了这间旅店,慢慢地在小镇扎下根来。她的妈妈曾经给秦老板当过服务员,有很多事她都是听她妈妈讲的。

据说很久以前,秦老板本来有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庭,他的妻子不幸因病去世后,只留下一个小女儿和他相依为命,小女儿名叫兰兰。兰兰四岁的时候,秦老板带她离开家乡,来到这个风景如画的小镇定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兰兰就八岁了。有一次,秦老板忙于招呼客人,兰兰一个人跑去外面玩,无意间碰到了两个刚刚杀完牛的人,手里还拿着屠刀。当时这两个人刚喝完酒,醉醺醺的,竟将兰兰当成了待宰的牛羊,其中一个用屠刀刺进了兰兰的心脏,兰兰当场死亡。

虽然后来那两个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不过从那之后,秦老板却有些不正常了。他抱着女儿的尸体几天几夜没有撒手,直到尸体开始腐烂,才找到一处地方,把尸体掩埋起来。之后他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就经常跑到兰兰的坟前,点燃火堆,烧东西。有人好奇,等秦老板走后跑去扒那些烧过的灰烬,发现他烧的竟然是死人的骨头。

那时火葬在当地并不盛行,大多数的人都是选择土葬。山上还有一些积年无主的老坟,偶尔有尸骨会被大雨冲出来,再被野狗拖走吃掉,只剩下零散的骨头。所以,秦老板想要弄到人骨,其实并不太困难。

不过这事说起来终究是不对,他烧的若是那些无主散落的尸骸,倒是没人来谴责他,若烧的是从坟里挖出来的呢?

有人找到秦老板质问,秦老板却极力反驳,他说自己烧的是兽骨,因为他女儿非常喜欢动物,他只是想弄一些动物陪伴女儿。

大家对他的解释将信将疑,不过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烧过骨头,而且大家也没发现被掘开的坟墓,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又过了两年,秦老板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回来一张骷髅鼓,常年摆在旅店的大厅里。经常有好奇的客人去碰触骷髅鼓,他就给客人讲一个关于骷髅鼓的故事。

听到这里,檐下水猪蹙了蹙眉头,看起来他并不是第一个听到这个故事的人。

同事又道:“我刚开始跟月娜说,想要进旅店看看,可惜她没答应。”

另一个同事抬头看了看二层的旅店,突然贼兮兮地一笑:“想进去也不难,跟我来。”

看着同事贼兮兮的神情,檐下水猪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同事是他的大学同学,以前就是个皮货,上房爬树样样行。以前他和女朋友闹矛盾的时候,还曾半夜徒手爬到三楼,在女朋友寝室的窗口装神弄鬼,把寝室里的几个女的吓个半死。后来女朋友知道真相时,差点儿没把他给撕了。

同事在旅店周围绕了一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没人注意的死角,来回掂量了一下距离,然后一个高蹿上了一楼和二楼间的一个小平台,不一会儿,就顺着二楼一扇虚掩的窗户爬了进去。

檐下水猪的身手没有他那么灵活,不过同事在上面给他搭了把手,他也顺势上了二楼。另一个同事有轻微的恐高症,于是就留在下面帮他们把风。

无人的旅店内静寂无声,由于里面好几天没有清扫,地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经过二楼的走廊时,地板上还残留着些许暗褐色的痕迹,应该就是那晚他留下的血。

檐下水猪心里特别紧张,他和同事这种举动算得上犯法了,万一被人发现,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

“想看什么,快着点儿!”

檐下水猪毫不犹豫地说道:“骷髅鼓,我想找那个骷髅鼓!”

“骷髅鼓好像不在大厅,咱们到哪儿找?”同事抹了把额头上的热汗。

檐下水猪思索了一下:“我猜那东西假如不是在秦老板的房间,就是在仓库里,咱俩分头行动,我去找他的房间,你找仓库。”

同事点点头。他们这次的举动虽说冲动了点儿,可是心里都清楚被人发现的严重性,所以行动时都十分谨慎。

秦老板的房间其实很好找,就在走廊另一头的第一间,他的房间门上没有门牌号,房门上印着“值班室”几个字。

檐下水猪轻轻一推,房门竟然没锁,想来可能是那天事发突然,事后来处理的人也只是锁上了旅店的大门,其他的并没管。

秦老板的房间拉着窗帘,所以进屋时,屋子里光线很暗,他适应光线的暗度之后,才掩上房门,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很普通,跟大厅内复古华丽的风格完全不同。要檐下水猪形容的话,简直像是苦行僧住的地方。整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檐下水猪的眼光一转,不,在房间的角落里,还放置着一个半人多高、圆圆滚滚,上面蒙着白布的东西。他好奇地上前,一把掀起已经落灰的白布,露出下面的东西来。

第一眼看到,真是吓人一跳!

原来,白布下盖着一尊硕大的白瓷娃娃,胖脸和滚圆的身体本来应该显得很可爱,可是胖脸上绘着的偌大的惨白的眼球,血红的一张大嘴,要是晚上看到,能把人吓个倒仰。

檐下水猪嫌恶地看了一眼,想要再次把白布盖上去的时候,却发现白瓷娃娃的嘴并不是绘上去的,那张血红的嘴稍稍往里凹进去一些。

他心中一动,立刻伸手去掏,那张嘴有成人的拳头大小,他的手勉强能塞进去。他在里面摸了半天,最后掏出一把灰一样的物质。

檐下水猪对着阳光照了照,然后伸手捻了一下,脸上立刻变了颜色——白瓷娃娃里放的竟然是骨灰!

檐下水猪的父亲去世前要求死后火葬,骨灰要撒在河里,尽管家里人不愿意,却并没有违背他的遗愿。最后,是檐下水猪亲手将父亲的骨灰一点点撒进河里,所以他很清楚这东西摸起来的感觉。

白瓷娃娃就像一个硕大的骨灰坛子,而这个骨灰坛子竟然已经装满了一大半。

这里究竟放着多少人的骨灰?

檐下水猪打了个哆嗦:这里的人去世后多为土葬,这么多骨灰是从哪儿来的?秦老板放这么多骨灰在屋子里,又是为什么?

他用白布重新把白瓷娃娃蒙好,想要继续找别的地方,突然听到同事压低了嗓子的叫声:“书华,快出来,有人来了!”

檐下水猪顾不上再找什么,立刻从秦老板的房间里走出来,仔细掩好房门,同事站在走廊的另一头冲他招手,见他出来,立刻就从他们上来的那个窗口跳了出去。

同事刚跳下去,檐下水猪就听到楼下开门的声音。来人似乎不止一个,脚步声十分嘈杂,正迅速朝二楼的方向而来。现在他要跑过去绝对会被人发现,檐下水猪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来的几个人边往楼上走,嘴里还叽里咕噜地说着当地方言。语速太快,檐下水猪根本听不明白。他们走上二楼后,似乎没发现什么异样,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几个人竟然推开了秦老板房间的门。

此时,檐下水猪正藏在房间的衣柜里,听到外面的动静,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衣柜里空间狭小,还放着不少衣物,他只能蜷缩成一团,一动不敢动。

那几个人在秦老板的房间里说了会儿话,檐下水猪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只感觉到他们似乎在商议什么事。

他心想,只要等到这几个人走了,他就能出去了。可没想到的是,那几个人说了一会儿之后,竟然没走,而是坐到了床上。

檐下水猪心里懊悔得几乎吐血,两只脚都蹲麻了也不敢动一下,只能祈祷同事能赶紧想办法过来救他。

就在他等得几乎爆血管的时候,外面终于传来了一些声音,那几个人走了出去,屋子里安静下来。

檐下水猪拭去头上的冷汗,正要推开衣柜的门,手肘却碰到了上面的木头隔板,“砰”的一下,从隔板的间隙中掉出个东西,滚落在他的大腿上。

他拾起来摸了一把,是个细长浑圆的东西,触手冰凉,而且刚拿起来的时候,他的手腕蓦然一疼,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似的。

这时,檐下水猪也顾不上细看了,把那东西一把塞进裤腰里,强忍着两只脚传来的酸麻感,趁着同事引开那几个人的间隙,从二楼的窗口跳了出去,之后他又绕回前厅。同事看到他,立刻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两人暗地使了个眼色,不多时就从旅店里走了出来。

他们三个聚在一起,想想刚才的一幕,都是一阵后怕。

他们边说边回到现在住的旅店,檐下水猪立刻把塞在裤腰里的东西拿了出来,两个同事围在旁边看。

那东西入手颇有些重量,看样子应该是乐器,有十几厘米长,上面有七八个孔,一头还有类似于吹嘴的东西,应该是某种金属打造的。之所以重,大概也是因为这些金属。

檐下水猪拿着那东西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那东西的材质有些像玉,拿在手里凉沁沁的,整体不是很直。他在上面摸了几把,突然心中一凛:这东西莫不是就是秦老板曾经跟他说起的,用少女腿骨做成的白骨笛?

同事在一旁惊奇地端详着:“这是骨头做的吧?”

另一个同事道:“我听说西藏也有这东西,西藏话叫罡洞。正宗的罡洞,都是少女死后由家属自愿捐赠腿骨制成的,是法器,很难得。”

“人家那个是法器,这个可就不一定了,指不定就是砍掉活人的腿做成的呢。”檐下水猪幽幽地说道。

“别说了,鸡皮疙瘩都让你说起来了。”同事双手抚着手臂,打了个哆嗦。

檐下水猪看着白骨笛,能把骨头摩挲得像玉一样,这支骨笛存在的时间绝对不短。那天晚上他听到的声音,应该就是这支人骨笛吹奏出来的。

秦老板为什么要骗他?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思索间,他竟鬼使神差地拿起人骨笛放在嘴边,同事一把把白骨笛夺下,脸色不好地看着他说:“你可别乱吹,万一把鬼招来了怎么办?”

檐下水猪嘿嘿一笑,只得放下白骨笛。

 
上篇:第三章 白骨笛(6)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白骨笛(8)
点击人数(3616)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