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奋勇篇之七:敬业精业呕心洒血 百工绝技千古生辉
奋勇篇之七:敬业精业呕心洒血 百工绝技千古生辉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10-4 15:31:14
 
春秋战国之时,不仅是思想文化的熔炉,也是制作与技术的冶炼厂。透过历史典籍,我们会惊叹华夏先人的天才、智慧与创造才能,岂止是“四大发明”所能涵盖得了的!列国之时的冶炼、医学、农业、音乐、畜牧等,都表现了惊世之能,更体现了华夏先人敬业、“精业”的献身精神。 读过初中的人都学过《扁鹊见蔡桓公》: 扁鹊见蔡桓公,立有间,扁鹊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曰:“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   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   居十日,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桓侯又不应。扁鹊出,桓侯又不悦。   居十日,扁鹊望桓侯而还走。桓侯故使人问之,扁鹊曰:“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   居五日,桓侯体痛,使人索扁鹊,已逃秦矣。桓侯遂死。 故事真伪暂且不论,中国的传统医术却是有证可考的。 扁鹊,姬姓,秦氏,名缓,字越人,寓于齐之卢村,又号卢医,春秋战国时期的渤海莫人。因他医术高超,被认为是神医,所以当时的人们借用了上古神话黄帝时神医“扁鹊”的名号来称呼他。 扁鹊少时,虚心好学,刻苦钻研医术。他把积累的医疗经验,用于平民百姓,周游列国,各地行医,为民解除痛苦。据传,扁鹊曾学医于长桑君,尽传其医术禁方,擅长各科,名闻天下。从司马迁的不朽之作《史记》及先秦的一些典籍中可以看到扁鹊既真实又带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东周列国志》则对其作了神化描写,称“越人少时开邸舍,有长桑君来寓。越人知其异人,厚待之,不责其直。长桑君感之,授以神药,以上池水服之,眼目如镜,暗中能见鬼物;虽人在隔墙,亦能见之。以此视人病症,五脏六腑,无不洞烛。” 先年扁鹊曾游虢国,适值虢太子暴蹶而死。扁鹊过其宫中,自言能医。内侍曰:“太子已死矣,安能复生?”扁鹊曰:“请试之。”内侍报知虢公,虢公流泪沾襟,延扁鹊入视。扁鹊教其弟子阳厉,用砭石针之。须臾,太子苏,更进以汤药,过二旬复故。世人共称扁鹊有回生起死之术,敬他为神医。 扁鹊奠定了中医学的切脉诊断方法——望、闻、问、切,精于内、外、妇、儿、五官等科,应用砭刺、针灸、按摩、汤液、热熨等法治疗疾病,奠定了中医临床诊断和治疗方法的基础,开启了中医学的先河。相传有名的中医典籍《难经》为扁鹊所著。扁鹊是中国传统医学的开山鼻祖,中医理论的奠基人。 中华神医不止有扁鹊,又有高缓。《左传·成公十年》记载:晋景公病甚危笃,派人去秦请名医高和高缓,景公日夜望秦医不至。忽梦有二坚子,从己鼻中跳出,一竖曰:“秦高缓乃当世之名医,彼若至,用药,我等必然被伤,何以避之?”又一竖子曰:“若躲在肓之上,膏之下,彼能奈我何哉?”须臾,景公大叫心膈间疼痛,坐卧不安。少顷,魏相引高缓至,入宫诊脉毕,缓曰:“此病不可为矣!”景公曰:“何故?”缓对曰:“此病居肓之上,膏之下,既不可以灸攻,又不可以针达;即使用药之力,亦不能及。此殆天命也。”景公叹曰:“所言正合吾梦,真良医矣!”厚其饯送之礼,遣归秦国。 此即成语“病入膏肓”之出处。 中华医术,源远流长数千年,其高超技艺和敬业精神激励后人。 晋国有师旷者,字子野,我国春秋时著名的乐师。师旷有非凡的音乐才华,音乐知识非常丰富,不仅熟悉琴曲,并善用琴声表现自然界的音响,描绘飞鸟的优美姿态和鸣叫。且听力超群,有很强的辨音能力。据传《阳春》、《白雪》、《玄默》等古曲皆为师旷所作。 师旷从幼好音乐,苦其不专,乃叹曰:“技之不精,由于多心;心之不一,由于多视。”乃以艾叶薰瞎其目,专意音乐。遂能察气候之盈虚,明阴阳之消长;天时人事,审验无差;风角鸟鸣,吉凶如见。为晋太师掌乐之官,平时为晋侯所深信。   晋平公筑虒祁宫,卫灵公前来祝贺。礼毕,平公设宴于虒祁之台。酒酣,平公曰:“素闻卫有师涓者,善为新声,今偕来否?”灵公起对曰:“见在台下。”平公曰:“试为寡人召之。”灵公召师涓登台,平公亦召师旷,相者扶至;二人于阶下叩首参谒。平公赐师旷坐,即令师涓坐于旷之傍。平公问师涓曰:“近日有何新声?”师涓奏曰:“途中适有所闻,愿得琴而鼓之。”平公命左右设几,取古桐之琴,置于师涓之前。涓先将七弦调和,然后拂指而弹。才奏数声,平公称善。曲未及半,师旷遽以手按琴曰:“且止。此亡国之音,不可奏也。”平公曰:“何以见之?”师旷奏曰:“殷末时,乐师名延者,与纣为靡靡之乐;纣听之而忘倦,即此声也。及武王伐纣,师延抱琴东走,自投于濮水之中。有好音者过此,其声辄自水中而出。涓之途中所闻,其必在濮水之上矣。”卫灵公暗暗惊异。 原来,卫灵公赴晋,行至濮水之上,天晚宿于驿舍。夜半不能成寝,耳中如闻鼓琴之声;乃披衣起坐,倚枕而听之。其音甚微,而泠泠可辨,从来乐工所未奏,真新声也。试问左右,皆曰:“弗闻。”灵公素好音乐,有乐师名涓,善制新声,能为四时之曲;灵公爱之,出入必使相从,乃使左右召师涓;师涓至,曲犹未终。灵公曰:“子试听之,其状颇似鬼神。”师涓静听,良久声止。师涓曰:“臣能识其略矣;更须一宿,臣能写之。”灵公乃复留一宿;夜半,其声复发。师涓援琴而习之,尽得其妙,故今日献得此曲。 平公问曰:“此前代之乐,奏之何伤?”师旷曰:“纣因淫乐,以亡其国;此不祥之音,故不可奏。”平公曰:“寡人所好者,新声也,涓其为寡人终之。”师涓重整弦声,备写抑扬之态,如诉如泣。平公大悦,问师旷曰:“此曲名为何调?”师旷曰:“此所谓《清商》也。”平公曰:“《清商》固最悲乎?”师旷曰:“《清商》虽悲,不如《清徵》。”平公曰:“《清徵》可得而闻乎?”师旷曰:“不可。古之听《清徵》者,皆有德义之君也。今君德薄,不当听也。”平公曰:“寡人酷嗜新声,子其无辞。”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一奏之,有玄鹤一群,自南方来,渐集于宫门之栋,数之得八双。再奏之,其鹤飞鸣,序立于台之阶下,左右各八。三奏之,鹤延颈而鸣,舒翼而舞,音中宫商,声达霄汉。平公鼓掌大悦,满坐生欢,台上台下,观者莫不踊跃称奇。   平公命取白玉巵,满斟醇酿,亲赐师旷,旷接而饮之。平公叹曰:“音至《清徵》,无以加矣!”师旷曰:“更不如《清角》。”平公大惊曰:“更有加于《清徵》者乎?何不并使寡人听之?”师旷曰:“《清角》更不比《清徵》,臣不敢奏也。昔者黄帝合鬼神于泰山,驾象车而御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清尘,雨师洒道。虎狼前驱,鬼神后随。螣蛇伏地,凤凰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自后君德日薄,不足以服鬼神,神人隔绝。若奏此声,鬼神毕集,有祸无福。”平公曰:“寡人老矣!诚一听《清角》,虽死不恨。”师旷固辞,平公起立,迫之再三。师旷不得已,复援琴而鼓。一奏之,有玄云从西方而起。再奏之,狂风骤发,裂帘幙,摧俎豆,屋瓦乱飞,廊柱俱拔;顷之,疾雷一声,大雨如注,台下水深数尺,台中无不沾湿。从者惊散,平公恐惧,与灵公伏于廊室之间。良久,风息雨止,从者渐集,扶携两君下台而去。 故事或许有杜撰和夸张,但非此,不足以反映师旷乐理之精深、琴技之高超。 精湛的乐技,源自一种毅力——刻苦专一;优美的乐音,始于一种品质——善性与良知。心之明者,因以陶冶性情;智之暗者,因以迷茫天性。乐者,非技也,实则德也! 师旷知音,而萧史知箫,邹忌知琴;南林处女深谙击刺之道,楚人陈音明悉弓弩之妙,皆绝技也。   秦穆公与萧史谈论笙箫,问曰:“子知笙、箫何为而作?始于何时?”萧史对曰:“笙者,生也;女娲氏所作,义取发生,律应太簇。箫者,肃也;伏羲氏所作,义取肃清,律应仲吕。”穆公曰:“试详言之。”萧对曰:“臣执艺在箫,请但言箫。昔伏羲氏,编竹为箫,其形参差,以象凤翼;其声和美,以象凤鸣。大者谓之‘雅箫’,编二十三管,长尺有四寸;小者谓之‘颂箫’,编十六管,长尺有二寸,总谓之箫管。其无底者,谓之‘洞箫’。其后黄帝使伶伦伐竹于昆溪,制为笛;横七孔,吹之,亦象凤鸣,其形甚简。后人厌箫管之繁,专用一管而竖吹之;又以长者名箫,短者名管。今之箫,非古之箫矣。”穆公曰:“卿吹箫,何以能致珍禽也?”史又对曰:“箫制虽减,其声不变,作者以象凤鸣;凤乃百鸟之王,故皆闻凤声而翔集也。昔舜作箫韶之乐,凤凰应声而来仪,凤且可致,况它鸟乎?” 邹忌见齐威王,与谈琴理,曰:“琴者,禁也。所以禁止淫邪,使归于正。昔伏羲作琴,长三尺六寸六分,象三百六十六日也;广六寸,象六合也;前广后狭,象尊卑也;上圆下方,法天地也;五弦,象五行也。大弦为君,小弦为臣。其音以缓急为清浊,浊者宽而不弛,君道也;清者廉而不乱,臣道也。一弦为宫,次弦为商,次为角,次为微,次为羽。文王、武王各加一弦,文弦为少宫,武弦为少商,以合君臣之恩也。君臣相得,政令和谐,治国之道,不过如此。”   南林处女与越王勾践谈击刺之道,曰:“内实精神,外示安佚,见之如好妇,夺之似猛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捷若腾兔,追形还影,纵横往来,目不及瞬。得吾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大王不信,愿得试之。”越王命勇士百人,攒戟以刺处女。处女连接其戟而投之,越王乃服。 楚人陈音与谈弓弩,曰:“臣闻弩生于弓,弓生于弹,弹生于古之孝子。古者人民朴实,饥食鸟兽,渴饮雾露。死则裹以白茅,投于中野。有孝子不忍见其父母为禽兽所食,故作弹以守之。时为之歌曰:‘断木续竹,飞土逐肉。’至神农皇帝,兴弦木为弧,剡木为矢,以立威于四方。有弧父者,生于楚之荆山;生不见父母,自为儿时,习用弓矢,所射无脱。以其道传于羿,羿传于逢蒙,逢蒙传于琴氏。琴氏以为诸侯相伐,弓矢不能制服,乃横弓着臂,施机设枢,加之以力,其名曰弩。琴氏传之楚三侯,楚由是世世以桃弓棘矢,备御邻国。臣之前人,受其道于楚,五世于兹矣。弩之所向,鸟不及飞,兽不及走。惟王试之!” 有善相者,能察言观色,知人心理。时晋国岁饥,盗贼蜂起,荀林父访国中之能察盗者;得一人,乃卻氏之族,名雍。此人善于“亿逆”。尝游市井间,忽指一人为盗,使人拘而审之,果真盗也。林父问:“何以知之?”卻雍曰:“吾察其眉睫之间,见市中之物有贪色,见市中之人有愧色,闻吾之至,而有惧色,是以知之。”卻雍每日获盗数十人,市井悚惧。田丹曾为太子丹门下客相面,预测可刺秦王者,曰:“:“臣窃观太子客,俱无可用者。夏扶血勇之人,怒则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则面青;秦舞阳骨勇之人,怒则面白。夫怒形于面,而使人觉之,何以济事?臣所知有荆卿者,乃神勇之人,喜怒不形,似为胜之。”不但知人,且有知牲畜者。楚王谓百里奚曰:“饲牛有道乎?”奚对曰:“时其食,恤其力,心与牛而为一。” 细细品味,每一绝技的深处,都蕴含一种不易于言表的内在精髓,似乎老子所称的之“道”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 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箫史说箫、邹忌谈琴,得之于宇宙天地自然之道,上合天,下合地;纵合时,横合行;广合宇宙,深合尊卑;这是敬畏自然、遵从自然。处女击剑、陈音设弩、卻雍缉盗得之于喜怒哀乐人之心性之道;从自然体的本性出发,获取其自身规律,摒除主观臆断,顺其自然而为,因而无事不得其精! 最具神奇色彩的莫属“春秋之剑”了。 2014年5月7日《新华日报》载文《吴王剑越王剑重回姑苏古城》,介绍吴王夫差剑“经历两千多年,至今依然寒光逼人”;“夫 差剑采用了多种工艺,有错金、镶嵌、铸铭、刻铭等,剑身近格处铸有铭文两行十字:“攻敔(吴)王夫差自乍(作)其元用”。 古代造剑技艺何以如此精湛? 《越绝书》中有“楚王见剑”的记载: 楚王命令风胡子到越地去,寻找欧冶子制造宝剑。欧冶子领命,走遍江南名山大川,寻觅能够出铁英、寒泉和亮石的地方;三样具备,才能铸制利剑。他来到了龙泉的秦溪山旁,发现在两棵千年古松之下有七口井,排列如北斗,明净如琉璃,冷澈入骨髓,实乃上等寒泉。于是凿池储水,即成剑池。 欧冶子又在茨山下采得铁英,拿来炼铁;铸成剑坯,以寒泉淬火。又爬山涉水,千寻万觅,在秦溪山附近一个山岙里,发现一深坑。坑内寒气丝丝,阴森逼人,疑其中必有异物。于是焚香沐浴,素斋三日;然后跳入坑洞,寻出坚利的亮石,便以这寒泉之水,精心磨制宝剑。 经两年之久,终于铸剑三把:其一为“龙渊”,其二为“泰阿”,其三为“工布”。这些宝剑可弯卷起来,围在腰间,简直腰带一般;若乎一松,剑身随即弹开,挺如笔直。若向上空抛一方手帕,从宝剑锋口徐徐落下,手帕即一分为二;斩铜剁铁,就似削泥去土。楚王见剑大喜,乃赐此宝地为“剑池湖”。 《越绝书外传记宝剑》中说,越王勾践有五把宝剑,请相士薛烛为其看剑。当看“纯钧”时,越王说,有人想用“有市之乡二、骏马千匹、千户之都二”交易,可否?薛烛答曰:“不可。当造此剑之时,赤堇之山,破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雨师扫洒,雷公击橐;蛟龙捧炉,天帝装炭;……欧冶子因天之精气,悉其技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今赤堇之山已合,若耶之溪深而不测;群神不下,欧冶子即死;虽复倾城量金,珠玉竭河,犹不能得此一物。有市之乡二、骏马千匹、千户之都二,何足言哉!” 《越绝书外传记宝剑》载:越王允常命欧冶子铸剑。欧冶子到闽、浙一带名山大川遍寻适宜铸剑之处。当他到湛卢山见清幽树茂,薪炭易得,矿藏丰富,山泉清冽,适宜淬剑,便结庐于此。三年辛苦,铸就了锋芒盖世的湛卢之剑。此剑可让头发及锋而逝,铁近刃如泥,举世无可匹者。湛卢山也因此称为“天下第一剑山”。 《东周列国志》描述了神奇的铸造技艺。 阖闾喜剑,筑冶城于牛首山,铸剑数千,号曰“扁诸”。又访得吴人 干将,与欧冶子同师,使居匠门,别铸利剑。 干将乃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伺地,妙选时日;天地下降,百神临观,聚炭如丘,使童男童女三百人,装炭鼓橐。如是三月,而金铁之精不销,干将不知其故。其妻莫邪谓曰:“夫神物之化,须人气而后成。今子作剑三月不就,得无待人而成乎?”干将曰:“昔吾师为冶不化,夫妻俱入炉中,然后成物。至今即山作冶,必麻绖草衣祭炉,然后敢发。今吾铸剑不成,亦若是耶?”莫邪曰:“师能烁身以成神器,吾何难效之?”于是莫邪沐浴、断发、剪爪,立于炉傍,使男女复鼓橐,炭火方烈,莫邪自投于炉。顷刻销铄,金铁俱液,遂泻成二剑。先成者为阳,即名“干将”;后成者为阴,即名“莫邪”。阳作龟文,阴作漫理。干将匿其阳,止以“莫邪”献于吴王。王试之石,应手而开,今虎邱“试剑石”是也。王赏之百金。 其后吴王知干将匿剑,使人往取;如不得剑,即当杀之。干将取剑出观,其剑自匣中跃出,化为青龙;干将乘之,升天而去,疑已作剑仙矣。使者还报,吴王叹息,自此益宝“莫邪”。 吴王阖闾既宝“莫邪”,复募人能作金钩者,赏以百金;国人多有作钩来献者。有钩师贪王之重赏,将二子杀之,取其血以衅金,遂成二钩,献于吴王。越数日,其人诣宫门求赏。吴王曰:“为钩者众,尔独求赏,尔之钩何以异于人乎?”钩师曰:“臣利王之赏,杀二子以成钩,岂他人可比哉?”王命取钩,左右曰:“已混入众钩之中,形制相似,不能辨识。”钩师曰:“臣请观之。”左右悉取众钩,置于钩师之前,钩师亦不能辨;乃向钩呼二子之名曰:“吴鸿,扈稽!为父在于此,何不显灵于王前也?”叫声未绝,两钩忽飞出,贴于钩师之胸。吴王大惊曰:“尔言果不谬矣!”乃以百金赏之。遂与“莫邪”俱佩服于身。 “技艺不精死不休,投炉烁金子衅钩。”这岂止是敬业?而是“精业”;又岂止是“精业”?是一种献身的精神!否则,春秋之剑何以经历两千多年而如新?如此敬业,令今人惊异和感佩! 射箭技术——古代“六艺”之一。 射技讲究“五射”:曰“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白矢——箭穿靶子而箭头发白,表明发矢准确而有力;参连——前放一矢,后三矢连续而去;矢矢相属,若连珠之相衔;剡注——谓矢行之疾;襄尺——臣与君射,臣与君并立,让君一尺而退;井仪——四矢连贯,皆正中目标。 “射”是一种技能,更是一种修身养性、培养君子风度的方法。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论语·八佾》)孔子认为,君子没有什么可争的事情。如果有所争,一定是射箭吧!相互作揖然后登堂竞技;走下堂来,然后喝酒,那一种竞赛是很有礼貌的。射礼是一种竞赛活动,在射礼中取胜是一个男子值得自豪的事情;相反,输了应当罚酒。但即使被“罚酒”,君子也不应当为耻。射箭在周代被视为男子必须掌握的一项基本技能,尤其被当作衡量“士”能力高低的一项重要标准。即使这样,君子在射礼中必须处处谦让,以礼待人。揖让而升,揖让而下,一起饮酒,这正是体现一种君子之争。 “百步穿杨”就是一则关于射技的有趣故事。 楚将潘党于后营试射红心,连中三矢,众将哄然赞美。适值养繇基至,众将曰:“神箭手来矣!”潘党怒曰:“我的箭何以不如养叔?”养繇基曰:“汝但能射中红心,未足为奇,吾之箭能百步穿杨!”众将问曰:“何谓百步穿杨?”繇基曰:“曾有人将颜色认记杨树一叶,我于百步之外射之,正穿此叶中心,故曰‘百步穿杨’。”众将曰:“此处也有杨树,可试射否?”繇基曰:“何为不可?”众将大喜曰:“今日乃得观养叔神箭也!”乃取墨涂记杨树一叶,使繇基于百步外射之,其箭不见落下。众将往察之,箭为杨枝挂住,其簇正惯于叶心。潘党曰:“一箭偶中耳!若依我说,将三叶次第认记,你次第射中,方见高手。”繇基曰:“恐未必能,且试射之。”潘党在杨树高低不等处,涂记了三叶,分别写上“一”、“二”、“三”字。养繇基也认过了,退于百步之外,将三矢也记了“一”、“二”、“三”的号数。依次发之,依次而中,不差毫厘。众将皆拱手曰:“养叔真神人也。” 潘党虽暗暗称奇,终不免自家要显所长,乃谓繇基曰:“养叔之箭,可谓巧矣!然杀人还以力胜。吾之箭能贯数层坚甲,亦当为诸君试之。”众将皆曰:“愿观。”潘党教随行组甲之士,脱下甲衣,叠至五层。众将曰:“足矣!”潘党命更叠二层,共是七层。众将想到:“七层甲,差不多有一尺厚,如何能射得透?”潘党将七层甲绷于射鹄之上,也立在百步之外;挽起黑雕弓,搭上狼牙箭,左手如托泰山,右手如抱婴儿,觑得端端正正,尽力发去。“扑”的一声,叫道:“着了!”只见箭飞,不见落下。众人上前看时,齐声喝彩起来,“好箭!好箭!”原来弓劲力强,直透过七层坚甲,如钉钉物,穿得坚牢,摇也摇不动。潘党面有得色,教军士将层甲连箭取下,欲以遍夸营中。养繇基且教“莫动!吾亦试射一箭,未知何如?”众将皆曰:“也要看养叔神力!”繇基拈弓在手,欲射复止。众将曰:“养叔如何不射?”繇基曰:“只依样穿札,未为稀罕,我有个‘送箭之法’。”说罢,搭上箭,飕的射去,叫声“正好”!这枝箭不上不下,不左不右,恰恰的将潘党的那枝箭,兜底送出布鹄那边去了;繇基这枝箭,依旧穿于层甲孔内。众将看时,无不吐舌,潘党方才心服。 史传上载:楚王猎于荆山。山上有通臂猿,善能接矢。楚兵围之数重,王命左右发矢,俱为猿所接。乃召养繇基,猿闻繇基之名,即便啼号。繇基到,一发而中猿心。繇基为春秋第一射手,名不虚传也! 养繇基神箭在讨叛护国、讨伐征战中立下独特的功勋。 楚庄王之时,令尹斗越椒兴兵作乱,两军据清河桥两边对阵。   养繇基自请愿与越椒较射,乃立于河口大叫曰:“闻令尹善射,吾当与比较高低;可立于桥堵之上,各射三矢,死生听命!”越椒问曰:“汝何人也?”应曰:“吾乃乐将军部下小将养繇基也。”越椒欺其无名,乃曰:“汝要与我比箭,须让我先射三矢。”养繇基曰:“莫说三矢,就射百矢,吾何惧哉!躲闪的不算好汉!”乃各约住后队,分立于桥堵之南北。越椒挽弓先发一箭,恨不得将养繇基连头带脑射下河来。谁知“忙者不会,会者不忙。”养繇基见箭来,将弓梢一拨,那箭早落在水中。高叫:“快射,快射!”越椒又将第二箭搭上弓弦,觑得亲切,嗖的发来。养繇基将身一蹲;那枝箭从头而过。越椒叫曰:“你说不许躲闪,如何蹲身躲箭?非丈夫也!”繇基答曰:“你还有一箭,吾今不躲,你若这箭不中,须还我射来。”越椒想道:“他若不躲闪,这枝箭管情射着。”便取第三枝箭,端端正正的射去,叫声:“着了!”养繇基两脚站定,并不转动,箭到之时,张开大口,刚刚的将箭镞咬住。越椒三箭都不中,心下早已着慌,只是大丈夫出言在前,不好失信,乃叫道:“让你也射三箭,若射不着,还当我射。”养繇基笑曰:“要三箭方射着你,便是初学了。我只须一箭,管教你性命遭于我手!”越椒曰:“你口出大言,必有些本事,好歹由你射来。”心下想道:“哪里一箭便射得正中?若一箭不中,我便喝住他。”大着胆由他射出。谁知养繇基的箭,百发百中,养繇基取箭在手,叫一声:“令尹看射!”虚把弓拽一拽,却不曾放箭。越椒听得弓弦响,只说箭来,将身往左一闪。养繇基曰:“箭还在我手,不曾上弓,讲过‘躲闪的,不算好汉。’你如何又闪去?”越椒曰:“怕人躲闪的,也不算会射!”繇基又虚把弓弦拽响,越椒又往右一闪。养繇基乘他那一闪时,接手放一箭来,斗越椒不知箭到,躲闪不及,这箭直贯其脑。可怜好个斗越椒,做了楚国数年令尹,今日死于小将养繇基的一箭之下! 楚共王之时,晋楚交锋。晋魏锜打阵,望见楚王,径追而至;架起一枝箭,飕的射去,正中楚王的左眼。楚将潘党力战,保得楚王回车。楚王负痛拔箭,其瞳子随镞而出。晋兵见魏锜得利,一齐杀上。公子侧引兵抵死拒敌,救脱了楚共王。时楚王怒甚,急唤神箭将军养繇基速来救驾。养繇基闻唤,慌忙驰到,身边并无一箭。楚王乃抽二矢付之曰:“射寡人乃绿袍虬髯者,将军为寡人报仇。将军绝艺,想不费多矢也。”繇基领箭,飞车赶入晋阵,正撞见绿袍虬髯者,知是魏锜。大骂:“匹夫有何本事,辄敢射伤吾主?”魏锜方欲答话,繇基发箭已到,正射中魏锜项下,伏于弓衣而死。繇基余下一矢,缴还楚王,奏曰:“仗大王威灵,已射杀绿袍虬髯将矣!”共王大喜,自解锦袍赐之,并赐狼牙箭百枝。军中称为“养一箭”,言不消第二箭也。 百工巧技,卓越超群。然,这岂止是一种技能,而是一种智慧,一种精神,一种品德,一种对自然、对自身的科学的探索与开发,是中华先民独俱的灵感与创造。这中华文明史上光辉的篇章,将永远成为现代人的骄傲与旗帜!
 
上篇:奋勇篇之六:孔丘“知命而退” 范蠡“活里逃生” 返回目录 下篇:奋勇篇之八:愈挫愈奋乃成其志 人生有恒终以为功
点击人数(2370)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