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文韬篇之一:知人适性 因势利导 管夷吾相齐有道
文韬篇之一:知人适性 因势利导 管夷吾相齐有道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10-9 7:11:01
 
㈢文韬篇 ——胸怀天下 策国兴邦 文韬武略,泛指用兵谋略;但这里只取“文韬”二字,意在用谋而不是用兵。 孙子兵法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莫不以谋为本;而崇尚武力者,谓之穷兵黩武。穷兵黩武者可逞一时之快,而绝难平定天下。管仲佐桓公伯天下,兵不过三万;而使齐国强大者,乃是“亲民、聚财,尊天子,善四邻”之良谋。秦国强大,列国莫敌;然能抗拒秦国者,非兵,乃苏秦“合纵”之策也。秦王常向列国发出威胁——谁敢出兵援敌,必先“移兵击之”;然真正瓦解合纵者,非兵,乃张仪“连横”之策也。帝王任性,莫敢谏止;然邹忌以进琴为喻,申无畏说事喻理。常言说“水来土屯,兵来将挡”,然老朽烛武却凭三寸不烂之舌,退去三万秦兵。毋庸多叙,无论治国理政,还是讨伐御敌,还是列国交往,无不凸显“文韬”之智,“文韬”之强。 列国争锋,群雄并起;斗勇斗智,各领风骚。那就像山外青山,叠叠层层;又像大海波涛,浪跌浪涌。大者治国取伯,行兵作战;中者游说图仕,忠奸博弈;小者养士、结交,逃灾避难。智士哲人,巧计良谋,精彩纷呈,变数无穷。“韬”就像它的字义一样,锋芒内敛,藏而不露;然而一旦锋芒出鞘,必展现出强大的威力。 管夷吾,字仲,我国春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管仲辅佐齐桓公几四十年,曾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而未遭受纤细之祸。管仲的成功,不仅在于治国方略的英明,又不仅在于管仲的勤于理政,还在于他哲理性的思维方式。 包容,求同存异;中庸,不偏不倚;知人善事,尽情尽理。把一种对立的理念、对立的阵营、对立的群体融于一个统一体中,把握大局,相对共存。在这样一个对立统一、相互依存的统一体中,施展其“太极浑圆之术”,相互制约,斗而不破;因而保持了总体战略的一致性,为其施政的成功奠定了基础;进而实现了他的人生理想和价值。 这首先表现在管仲与齐桓公的关系上。齐桓公,人主。与齐桓公关系的融合度,就是管仲的功绩等级。这除了齐桓公对管仲是用人不疑,管仲对齐桓公是尽忠尽智之外,还在于管仲知人善事。 管仲对桓公似乎有一条基本原则,用一个字概括,可称为“适”,用管仲的一句话叫做“适君之意”,我们可以解释为适应齐桓公的性情。 桓公之性有二。其一为“好胜”,自从为君便有争霸天下之雄心;其二是“好享乐”,正如他自己坦言,“寡人不幸而好田,又好色”。好胜属正面性格,胸有大志,积极进取,这是管仲治国天才得以发挥的良好背景;而好田、好色则为昏庸的表现,是齐桓公实现大志的消极因素,理应遭到劝诫和反对,但管仲却“泰然纵之”。桓公与管仲论政时,问曰:“寡人不幸而好田,又好色,得无害霸乎?”管仲对曰:“无害也。”桓公曰:“然则何为而害霸?”管仲对曰:“不知贤害霸;知贤而不用,害霸;用而不任,害霸;任而复以小人参之,害霸。”管仲的回答恰如其分的剖分了封建帝王建功立业与贪于享乐之间的利弊关系。既抓住了主要矛盾方面——齐桓公的进取之心,求大同而存小异,主次分明,化解次要矛盾,因而产生了积极的效果。其一,满足了桓公的两方面欲望,适其所愿,更鼓励了他的进取精神;其二,增进了桓公对自己的信任度,为把握朝政、积极作为铺开了道路;又双方各得其所。桓公曰:“善!”于是,专用管仲,尊其号曰仲父,“国有大政,先告仲父,次及寡人。有所施行,一凭仲父裁决!”从桓公的言语裁定之中,我们不难悟出,桓公心境的愉悦和对管仲的信任。如果管仲果断的反对桓公的“好田”、“好色”,理论上是正确的;但“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这或许要犯“苛求于人”的错误,因为这是封建时代,结果或许会适得其反。 管仲所以这样做,是有其道理的。要承认人具有两面性。其一是积极进取的一面,其二是消极颓废的一面;只不过由于人的性情和境遇不同,两方面的表现各有不同。据传说,尧、舜次第禅让不只是他们的贤明,还因为是太劳累了。你想,那时,生产力低下,物资贫乏,没有剩余产品。部落酋长只有领大家辛勤劳作的义务,而没有相应的优待和享受的机会。因而劳于身而困于心,退位让贤、摆脱辛劳,是合乎人情的。等到生产力提高了,有了剩余产品,部落酋长就可以据为己有;有了好处,身心得到享受和满足,这部落酋长的位置自然就不愿放弃了;于是便成了“家天下”,酋长发展部落的雄心和劲头也就更足了,也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进步。就是说,享乐是人之常情,做为诸侯国君的齐桓公,怎能脱离享乐的生活?只要求他南征北战、东挡西杀,而让他过苦日子,这是不现实的。这就像太极图一样,阴阳两只小鱼共处于一个混元之中,相对共存,相互制约,共同发展。这足可窥出管仲对人的包容心理。 桓公贵盛之时,莫过于“葵丘会盟”。八国诸侯齐至,天子命宰周公孔赐胙于桓公。会后,桓公自谓功高无比,益治宫室,务为壮丽。凡乘舆服御之制,皆比于王者,国人颇议其僭。管仲也于府中筑台三层,号曰“三归台”。言“民人归”,“诸侯归”,“四夷归”。又树塞门,以蔽内外;设反坫,以待列国之使臣。鲍叔牙疑其事,问曰:“君奢亦奢,君僭亦僭,毋乃不可乎?”管仲对曰:“夫人主不惜勤劳,以成功业,亦图一日之快意为乐耳!若以礼绳之,彼将苦而生怠。吾之所以为此,亦聊为吾君分谤也。”管仲体察桓公心境,且为桓公分担批评,无疑会增进二人之间的感情与信任;尽管有小人如巫雍竖刁之流的挑拨,桓公对管仲的信任却坚定不移。 赵盾、伍子胥都是列国时的大忠臣,直言敢谏,不惧死生。赵盾挺身挡住桃园之门,阻止晋灵公游玩。这不但没能改变灵公,反而增加灵公对赵盾的怨恨,激化了矛盾。伍子胥多次犯颜进谏夫差,夫差却反以子胥为不忠不仁。对君主只是批评,没有感情上的安慰是行不通的。刚直是人的优秀品质,但忠言不得其入,也是于事无补。 当管仲病重之时,桓公榻前问病论相,论及“三小人”。桓公曰:“易牙何如?”仲对曰:“君既不问,臣亦将言之。彼易牙、竖貂、开方三人,必不可近也。”桓公曰:“易牙烹其子,以适寡人之口,是爱寡人胜于爱子,尚可疑耶?”仲对曰:“人情莫爱于子,其子且忍之,何有于君?”桓公曰:“竖貂自宫以事寡人,是爱寡人胜于爱身,尚可疑耶?”仲对曰:“人情莫重于身,其身且忍之,何有于君?”桓公曰:“卫公子开方,去其千乘之世子,而臣于寡人,以寡人之爱幸之也。父母死不奔丧,是爱寡人胜于父母,无可疑也!”仲对曰:“人情莫亲于父母,其父母且忍之,又何有于君?且千乘之封,人之大欲也。弃千乘而就君,其所望有过于千乘矣。君必去之勿近,近必乱国!”桓公曰:“此三人者,事寡人久矣,仲父平日何不闻一言乎?”仲对曰:“臣之不言,将以适君之意也。” 但管仲的“适“,并非放纵。管仲接着说:“譬之于水,臣为之堤防焉,勿令泛滥。今堤坝去焉,将有横流之患,君必远之。”表面上是提防三小人,实质上是提防桓公,防止他滑向昏庸。 桓公曾妄谈封禅之事,宰周公孔谓管仲曰:“夫封禅之事,非诸侯所宜言也!仲父何不发一言谏之乎?”管仲曰:“吾君好胜,可以隐夺,难以正格也。夷吾今夕有言矣。”至晚,管仲私见桓公进言,桓公遂不再言封禅之事。“可以隐夺,难以正格”,且晚上私下谈论,且不说桓公不对,只讲条件不成熟;既解决了问题,又不伤害感情。反映了管仲对桓公性情了解之深,方法运用得当。 管仲把桓公人性的两面融于一个“人生太极图”之中,既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发展其正向因素,限制其消极因素;不即不离,循环往复;把齐桓公的进取之心推向巅峰,因而成就了齐桓公“春秋第一霸”的历史美誉。 “凡人劳其形者疲其神,悦其神者忘其形。”这是一句哲理性颇强的名言。 管仲曾随齐桓公率大军征孤竹,但见顽山连路,怪石嵯峨,草木蒙茸,竹箐塞路。管仲教取硫黄焰硝引火之物,撒入草树之间,放起火来。吣吣剥剥,烧得一片声响。真个草木无根,狐兔绝影,火光透天,五日夜不绝。火熄之后,命凿山开道,以便进车。诸将禀称:“山高且险,车行费力。”管仲曰:“戎马便于驱驰,惟车可以制之,吾将勉励行进。”乃制上山下山之歌,使军人歌之。 《上山歌》曰:山嵬嵬兮路盘盘,木濯濯兮顽石如栏。云薄薄兮日生寒,我驱车兮上巉岏。风伯为驭兮俞儿操竿,如飞鸟兮生羽翰,跋彼山巅兮不为难。 《下山歌》曰:上山难兮下山易,轮如环兮蹄如坠。声辚辚兮人吐气,历几盘兮顷刻而平地。捣彼戎庐兮消烽燧,勒勋孤竹兮亿万世。 人夫唱起歌来,你唱我和,轮转如飞。桓公与管仲、隰朋等,登卑耳之巅,观其上下之势。桓公叹曰:“寡人今日知人力可以歌取也。”管仲对曰:“臣昔在槛车之时,恐鲁人见追,亦作歌以教军夫,乐而忘倦,遂有兼程之功。”桓公曰:“其故何也?”对曰:“凡人劳其形者疲其神,悦其神者忘其形。”就是说,人若疲劳,就会精神萎靡;如果振奋了人的精神,就会不知疲劳,从而提高效率。这道出了人的精神作用。从哲学的角度分析,这应该是精神与物质的辩证关系——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人的精神振作了,会产生巨大的生产积极性,从而促进物质生产的发展。 当初,管仲被鲁国所囚。施伯私谓鲁庄公曰:“臣观管子之容,似有内援,必将不死。此人天下奇才;若不死,必大用于齐,必霸天下,鲁自此奉奔走矣。君不如请于齐而生之,管子生,则必德我。德我而为我用,齐不足虑也。”庄公曰:“齐君之仇,而我留之。虽杀纠,怒未解也。”施伯曰:“君以为不可用,不如杀之,以其尸授齐。”庄公曰:“善。”公孙隰朋闻鲁将杀管夷吾,疾趋鲁庭,来见庄公曰:“夷吾射寡君中钩,寡君恨之切骨,欲亲加刃,以快其志。若以尸还,犹不杀也。”庄公信其言,遂囚夷吾,交付隰朋;隰朋称谢而行。 管夷吾在槛车中,已知鲍叔牙之谋,诚恐:“施伯智士,虽然释放,倘或翻悔,重复追还,吾命休矣。”乃心生一计,制成《黄鹄》之词,教役人歌之。词曰: 黄鹄黄鹄,戢其翼,絷其足,不飞不鸣兮笼中伏。高天何跼兮,厚地何蹐!丁阳九兮逢百六。引颈长呼兮,继之以哭! 黄鹄黄鹄,天生汝翼兮能飞,天生汝足兮能逐,遭此网罗兮谁与赎?一朝破樊而出兮,吾不知其升衢而渐陆。嗟彼弋人兮,徒旁观而踯躅! 役人既得此词,且歌且走,乐而忘倦。车驰马奔,计一日得两日之程,遂出鲁境。鲁庄公果然追悔,使公子偃追之,不及而返。夷吾仰天叹曰:“吾今日乃更生也!” 管仲“以歌取人力”,这是何等奥妙之事?桓公赞叹曰:“仲父通达人情,一至于此!” 齐桓公的赞誉也算一语中的。正是管仲的“通达人情”,赢得人主的信任,“国有大政,一凭仲父裁决!”也得到了人主的理解和保护,三小人无由构陷。人主的信任和保护,为管仲成功施政提供了坚实的保证。从这个意义上说,管仲抓住了事物的主要矛盾:君主齐桓公是主要矛盾方面,而决定齐桓公行为倾向的是其心理因素,而要解决其心理问题是抓住齐桓公人性中的两个方面,利用好胜之心,兼顾其享乐之求。主要矛盾方面解决了,其他矛盾就迎刃而解了。这就是辩证法。
 
上篇:奋勇篇之八:愈挫愈奋乃成其志 人生有恒终以为功 返回目录 下篇:文韬篇之二:“连横”“合纵” 各显身手 有其人才有其谋
点击人数(3134)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