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文韬篇之三:强臣争势,弱者占先 得人心者得天下
文韬篇之三:强臣争势,弱者占先 得人心者得天下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10-9 7:22:08
 
晋国后期有四家强臣,智、赵、韩、魏,其中以智氏为强。 智伯瑶权尊势重,独专晋政,遂有代晋之意。一日,智瑶召诸臣密议其事,谋士絺疵进曰:“四卿势均力敌,一家先发,三家拒之,恐难成事。今欲谋晋室,宜削三家之势。”智伯曰:“削之何道?” 疵曰:“今越国方盛,晋失主盟。主公托言兴兵,与越争霸,假传晋侯之命,令韩、魏、赵三家各献地百里,率其赋以为军资。三家若从命,我坐而增地三百里之封;智氏益强,而三家日削也。有不从者,矫晋君之命,率大军先除灭之。此‘食果去皮’之法也。”此计甚妙,智氏不仅权尊势大,且矫君命,谁敢不尊?尊之益弱,不尊即灭。然则效果如何? 韩虎接到命令,召集群下谋曰:“智瑶欲挟晋侯以弱三家,故以割地为名。吾欲兴兵先除此贼,卿等以为如何?”谋士段规曰:“智伯贪而无厌,假君命以削吾地,若用兵是抗君也,彼将罪我,不如与之。彼得吾地,必又求之于赵、魏。赵、魏不从,必相攻击,吾得安坐而观其胜负也。” 此计亦不为下册,硬抗不妥,且怀观望,坐山观虎斗,欲获鹬蚌相争之利。 魏桓子驹欲拒之,其谋臣任章曰:“若求地而与之,失地者必惧,得地者必骄;骄则轻敌,惧者相亲。以相亲之众,待轻敌之人,智氏之亡可待矣。”魏驹曰:“善!”乃以万家之邑献之。此计很具城府,知顺逆缓急,人心所聚,眼光长远。 只有赵襄子无恤不允,怒曰:“土地乃先世所传,安敢弃之?”智伯怒,尽出家甲,又邀韩、魏二家,共攻赵氏。约以灭赵氏之日,三分其地。赵氏不能抵挡,逃往晋阳。晋阳城堞高固,仓廪充实,百姓亲附;三家围困岁余,不能取胜。一日,智伯巡视晋阳城外,见一小山,流泉万道,遂询问土人,忽然曰:“吾有破晋阳之法矣!”于是使军士坝断晋水上游,开渠筑堤,引水流向晋阳。 过数日,春水大发,渐渐灌入城中,房屋不是倒塌,便是淹没;百姓无地可栖,无灶可爨,皆构巢而居,悬釜而炊。公宫虽有高台,无恤不敢安居,与张孟谈不时乘筏,巡视城垣。但闻城外水声淙淙,一望江湖,有排山倒海之势;再加四五尺便要高过墙头了。无恤心中暗暗惊恐,私谓孟谈曰:“倘水势不退,山水再涨,阖城俱为鱼鳖矣,将若之何?”赵氏不服软,其危亡可待矣。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局势却发生戏剧般的变化。 当此危及之际,赵襄子谋臣张孟谈假扮智伯军士,于昏夜缒城而下,径奔韩家大寨,只说“智元帅有机密事,差某面禀。”韩虎使人召入。孟谈既见韩虎,乞屏左右,曰:“某非军士,实乃赵氏之臣张孟谈也。吾主被围日久,亡在旦夕,恐一旦身死家灭,无由布其腹心。故特遣臣假作军士,夜潜至此,求见将军,有言相告。将军容臣进言,臣敢开口;如不然,臣请死于将军之前。”韩虎曰:“汝有话但说,有理则从。”孟谈曰:“昔日六卿和睦,同执晋政。自范氏、中行氏不得众心,自取覆灭,今存者,惟智、韩、魏、赵四家耳。智伯无故欲夺赵氏蔡皋狼之地,吾主念先世之遗,不忍遽割,未有得罪于智伯也。智伯自恃其强,纠合韩、魏,欲攻灭赵氏。赵氏亡,则祸必次及于韩、魏矣。” ——言及利害关系,触及痛处,颇露锋芒。 韩虎沉吟未答,孟谈又曰:“今日韩、魏所以从智伯而攻赵者,指望城下之日,三分赵氏之地耳。夫韩、魏不尝割万家之邑,以献智伯乎?世传疆宇,彼尚垂涎而夺之,未闻韩、魏敢出一语相抗也,况他人之地哉?赵氏灭,则智氏益强。韩魏能引今日之劳,与之争厚薄乎?即使今日三分赵地,能保智氏异日不复请乎?将军请细思之!” ——言大势,说破幻想,动摇其心。 韩虎曰:“子之意欲如何?”孟谈曰:“依臣愚见,莫若与吾主私和,反攻智伯,均之得地。而智氏之地多倍于赵,且以除异日之患。三君同心,世为唇齿,岂不美哉?” ——从现实角度和长远利益剖析利弊关系,入情入理,韩氏不得不从。 韩虎本恨智氏,今同病相怜,焉能不允?又联合魏桓子,变智、韩、魏制赵为赵、韩、魏灭智。韩虎使人乘夜决堤放水,反灌智伯军营。智军惊乱,一片声喊起。智伯从睡梦中惊醒起来,水已及于卧榻,衣被俱湿。还认道巡视疏虞,偶然堤漏,急唤左右快去救水塞堤。须臾,水势益大,却得智国、豫让率领水军,驾筏相迎,扶入舟中。回视本营,波涛滚滚,营叠俱陷,军粮器械,飘荡一空。营中军士,尽从水中浮沉挣命。   智伯正在凄惨,忽闻鼓声大震,韩、魏两家之兵,各乘小舟,趁着水势杀来,将智家军乱砍,口中只叫:“拿智瑶来献者重赏!”智伯从山后逃匿,欲奔秦邦,请兵报仇。谁知赵襄子也料智伯逃奔秦国,却遣张孟谈从韩、魏二家追逐智军,自引一队,伏于龙山之后,凑巧相遇。无恤亲缚智伯,数其罪斩之。智伯瑶兵败被杀,全族尽灭。 ——赵氏之谋与韩魏心理相投,一拍即合,形势骤变,智伯猝不及防,焉有不败之理? 呜呼,生死祸福颠倒于顷刻之间,何也?其偶然乎,必然乎? 智伯名瑶,乃智武子跞之孙,智宣子徐吾之子。当初,徐吾欲建嗣,谋于族人智果曰:“吾欲立瑶何如?”智果曰:“不如宵也。”徐吾曰:“宵才智皆逊于瑶,不如立瑶。”智果曰:“瑶有五长过人,惟一短耳。美须长大过人,善射御过人,多技艺过人,强毅果敢过人,智巧便给过人。然而贪残不仁,是其一短。以五长凌人,而济之以不仁,谁能容之?若果立瑶,智宗必灭!”徐吾不以为然,竟立瑶为适子。智果叹曰:“吾不别族,惧其随波而溺也!”乃私谒太史,求改氏谱,自称辅氏。 ——此其以智瑶之德行判断其必败。 赵氏被困,又水灌晋阳,其势岌岌可危。然何以能转败为胜,转危为安?智氏之势不为不强,其谋不为不智也,且已胜券在握,何以功亏一篑,身死族灭?人心向背使之然也。智伯不德,是其“反胜为败”的核心要素。 当初,智伯征地,韩虎以地图百里之地,亲自进于智伯。智伯大喜,设宴于蓝台之上,以款韩虎。席间,智伯命人取画一轴,置于几上,同虎观之,乃鲁卞庄子刺三虎之图也。上有题赞云: 三虎啖羊,势在必争;其斗可俟,其倦可乘;一举兼收,卞庄之能。 智伯戏韩虎曰:“某尝稽诸史册,列国中与足下同名者,齐有高虎,郑有罕虎,今与足下而三矣。”时段规侍侧,进曰:“礼,不呼名,惧触讳也。君之戏吾主毋乃甚乎!”段规身材矮小,立于智伯之旁,才及乳下。智伯以手拍其顶曰:“小儿何知,亦来饶舌?三虎所啖之余,得非汝耶?”言毕,拍手大笑。段规不敢对,以目视韩虎。虎佯醉,闭目应曰:“智伯之言是也。”即时离去。智国(与智果为两人)闻之,谏曰:“主公戏其主而辱其臣,韩氏之恨必深;若不备之,祸且至矣。”智伯瞋目大言曰:“我不祸人足矣,孰敢兴祸于我?”智国曰:“ 蚋咬蜂蜇,犹能害人,况君相乎!主公不备,异日悔之何及?”智伯曰:“吾将效卞庄一举刺三虎,蚋咬蜂蜇,我何患哉!”智国叹息而出。 智伯水灌晋阳,治酒于悬瓮山,邀韩、魏二将军同观水势。智伯喜形于色,遥指晋阳城,谓韩、魏曰:“城不没者,仅三版矣!吾今日始知水可以亡人国也!晋国之盛,表里山河,汾、浍、晋、绛,皆号巨川;以吾观之,水不足侍,适足速亡耳!”言罢,哈哈大笑。魏驹私以肘撑韩虎,韩虎蹑魏驹之足,二人相视,皆有惧色。因今日晋水可以灌晋阳,他日汾水可以灌安邑——魏国之都也;他日又可以绛水灌平阳——韩国之都也。 此水淹之法,借助地势,以水为兵,人力何能抗拒耶?今日灭赵,他日可以灭魏、灭韩也,韩魏能不畏惧乎? ——此其从智伯骄横之心分析智瑶必自食其果。智氏骄横、狂傲,目中无人,对联盟之友不仅毫无尊重,且咄咄逼人,实是自树其敌,为自己培植了掘墓人。 “食果去皮”之计虽妙,但由于智伯不德,反去了自己之皮,为人所食,此得其略未得其人也。 魏桓子之计看得辩证——“骄则轻敌,惧者相亲”,予地以骄智伯之心,三家同危而心和力聚。而张孟谈知势,所谓强者,非兵与水,乃人情之顺逆也,人心不可违也。且又能把握时机,关键时刻,行动果敢;言辞入理,利害关说;分化策反,化敌为友,即刻反败为胜,此人与略相合也。
 
上篇:文韬篇之二:“连横”“合纵” 各显身手 有其人才有其谋 返回目录 下篇:文韬篇之四:尉缭行贿收买内奸 赵王失计毁“长城”
点击人数(2666)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