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文韬篇之四:尉缭行贿收买内奸 赵王失计毁“长城”
文韬篇之四:尉缭行贿收买内奸 赵王失计毁“长城”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10-9 7:25:36
 
秦国动用经济手段,贿赂、收买列国朝廷要员,从内部分化瓦解诸侯的力量。秦派王敖至赵国,先后两次分别以三千金和七千金打通宠臣、丞相郭开关节;郭开心向外敌,四次出卖赵国。 其一,怂恿赵王,受城而引衅。 秦王欲伐赵,未有加兵之名。尉缭行贿赂之计,寻衅于赵。 秦王命大将桓齮,率兵十万,出函谷关,声言伐魏。复遣王敖往说魏王曰:“三晋所以能抗强秦者,以唇齿互为蔽也。今韩已纳地称藩,而赵王亲诣咸阳,置酒为欢。韩、赵连袂而事秦,秦兵至魏,魏其危矣。大王何不割邺城以赂赵,而求救于赵?赵如发兵守邺,是赵代魏为守也。”魏王曰:“先生度必得之赵王乎?”王敖谬言曰:“赵之用事者郭开,素与臣相善,自能得之。”魏王从其言,以邺郡三城地界,并国书付与王敖,使往赵国求救。   王敖先以黄金三千金,交结郭开,然后言三城之事。郭开受魏金,谓悼襄王曰:“秦之伐魏,欲并魏也;魏亡,则及于赵矣。今彼割邺郡之三城以求救,王宜听之。”悼襄王乃使扈辄率师五万,往受其地。于是,秦王得以口实,遂命桓齮进兵攻邺。扈辄出兵拒之,大战于东崮山,扈辄兵败。桓齮乘胜追逐,遂拔邺,连破九城,赵国危机。 其二,阻止任用廉颇,使赵悼襄王忧惧而薨。 扈辄遣人告急于赵王。赵王聚群臣共议,众皆曰:“昔年惟廉颇能御秦兵,庞氏乐氏,亦称良将;今庞煖已死,而乐氏亦无人矣。惟廉颇尚在魏国,何不召之?”郭开与廉颇有仇,恐其复用,乃谮于赵王曰:“廉将军年近七旬,筋力衰矣。况前有乐乘之隙,若召而不用,益增怨望。大王姑使人觇视,倘其未衰,召之未晚。”赵王惑其言,遣内侍唐玖以獏猊名甲一副,良马四匹劳问,因而察之。郭开密邀唐玖至家,具酒相饯,出黄金二十镒为寿。唐玖讶其太厚,自谦无功,不敢受。郭开曰:“有一事相烦,必受此金,方敢启齿。”玖乃收其金,问:“郭大夫有何见谕?”郭开曰:“廉将军与某素不相能。足下此去,倘彼筋力衰颓,自不必言;万一尚壮,亦求足下增添几句,只说老迈不堪,赵王必不复召,此即足下之厚意也。” 唐玖领令,竟往魏国;见了廉颇,致赵王之命。廉颇问曰:“秦兵今犯赵乎?”唐玖曰:“将军何以料之?”廉颇曰:“某在魏数年,赵王无一字相及。今忽有名甲良马之赐,必有用某之处,是以知之。”唐玖曰:“将军不恨赵王耶?”廉颇曰:“某方日夜思用赵人,况敢恨赵王乎?”乃留唐玖同食,故意在他面前施逞精神,一饭斗米俱尽,啖肉十余斤;狼餐虎咽,吃了一饱。因披赵王所赐之甲,一跃上马,驰骤如飞。复于马上舞长戟数回,乃跳下马,谓唐玖曰:“某何如少年时?烦多多拜上赵王,尚欲以余年报效!”唐玖明明看见廉颇精神强壮,奈私受了郭开贿赂,回至邯郸,谓赵王曰:“廉将军虽然年老,尚能食肉善饭。然有脾疾,与臣同坐,须臾间,遗矢三次矣。”赵王叹曰:“战斗时岂堪遗矢?廉颇果老矣!”遂不复召,但益发军卒,以助扈辄。 时王敖犹在赵,谓郭开曰:“子不忧赵亡乎?何不劝王召廉颇耶?”郭开曰:“赵之存亡,一国事也。若廉颇,独我之仇,岂可使复来赵国?”王敖知其无为国之心,复探之曰:“万一赵亡,君将焉往?”郭开曰:“吾将于齐、楚之间,择一国而托身焉。”王敖曰:“秦有并吞天下之势,齐、楚犹赵、魏也;为君计,不如托身于秦。秦王恢廓大度,屈己下贤,于人无所不容。”郭开曰:“子魏人,何以知秦王之深也?”王敖曰:“某之师尉缭子,见为秦太尉,某亦仕秦为大夫。秦王知君能得赵权,故命某交欢于子;所奉黄金,实秦王之赠也。若赵亡,君必来秦,当以上卿授子;赵之美田宅,惟君所欲。”郭开曰:“足下果肯相荐,倘有见谕,无不奉承。”王敖复以黄金七千金,付开曰:“秦王以万金见托,欲交结赵国将相,今尽以付君;后有事,当相求也。”郭开大喜曰:“开受秦王厚赠,若不用心图报,即非人类。”王敖乃辞郭开归秦,以所余金四万反命曰:“臣以一万金了郭开,以一郭开了赵也。” 秦王知赵不用廉颇,更催桓齮进兵。赵悼襄王忧惧,一疾而薨。 其三,构陷李牧,自毁长城。 赵王迁即位,启用边将李牧为帅抗击秦军。 李牧率大军屯于灰泉山,连营数里;秦两路车马,皆不敢进。秦王闻此信,复遣王敖至王翦军中,谓翦曰:“李牧北边名将,未易取胜。将军姑与通和,但勿定约,使命往来之间,某自有计。”王翦果使人往赵营讲和;李牧亦使人报之。王敖至赵,再打郭开关节,言:“李牧与秦私自讲和,约破赵之日,分王代郡。若以此言进于赵王,使以他将易去李牧,某言于秦王,君之功劳不小。”郭开已有外心,遂依王敖说话,密奏赵王。赵王阴使左右往察其情,果见李牧与王翦信使往来,遂信以为实然,谋于郭开。郭开奏曰:“赵葱、颜聚,见在军中,大王诚遣使持兵符,即军中拜赵葱为大将,替回李牧,只说‘用为相国’,牧必不疑。”赵王从其言,遣司马尚持节至灰泉山军中,宣赵王之命。李牧曰:“两军对垒,国家安危,悬于一将;虽有君命,吾不敢从!”司马尚私告李牧曰:“郭开谮将军欲反,赵王入其言,是以相召;言拜相者,欺将军之言也。”李牧忿然曰:“郭开始谮廉颇,今复谮吾;吾当提兵入朝,先除君侧之恶,然后御秦可也。”司马尚曰:“将军提兵犯阙,知者以为忠,不知者反以为叛,适令谗人借为口实;以将军之才,随处可立功名,何必赵也。”李牧叹曰:“吾尝恨乐毅、廉颇为赵将不终,不意今日乃及自己!” 又曰:“赵葱不堪代将,吾不可以将印授之。”乃悬印于幕中,中夜微服遁去。赵葱感郭开举荐之恩,又怒李牧不肯授印,乃遣力士急捕李牧,得于旅人之家,乘其醉,缚而斩之,以其首来献。可怜李牧一时名将,为郭开所害,岂不冤哉!赵葱遂代李牧挂印为大将,颜聚为副。代兵素服李牧,见其无辜被害,不胜愤怒,一夜间逾山越谷,逃散俱尽,赵葱不能禁也。秦兵闻李牧死,军中皆酌酒相贺。 其四,怂恿赵王,献城投降。 赵葱、颜聚战败,秦兵围邯郸,颜聚悉兵拒守。赵王迁恐惧,欲遣使邻邦求救。郭开进曰:“韩王已入臣,燕、魏方自保不暇,安能相救?以臣愚见,秦兵势大,不如全城归顺,不失封侯之位。”王迁欲听之,公子嘉伏地痛哭曰:“先王以社稷宗庙传于王,何可弃也?臣愿与颜聚竭力效死!万一城破,伐郡数百里,尚可为国,奈何束手为人俘囚乎?”郭开曰:“城破则王为虏,岂能及代哉?”公子嘉拔剑在手,指郭开曰:“覆国谗臣,尚敢多言!吾必斩之!”赵王劝解方散。王迁回宫,无计可施,惟饮酒消愁而已。郭开欲约会秦兵献城,奈公子嘉率其宗族宾客,帮助颜聚加意防守,水泄不漏,不能通信。其时岁值连荒,城外民人逃尽,秦兵野无所掠,惟城中广有积粟,食用不乏,急切不下;乃与杨端和计议,暂退兵五十里外,以就粮运。城中见秦兵退去,防范稍弛,日启门一次,通出入。郭开乘此隙,遣心腹出城,将密书一封,送入秦寨。书中大意云:“某久有献城之意,奈不得其便。然赵王已十分畏惧,倘得秦王大驾亲临,其当力劝赵王行衔璧舆梓之礼。”王翦得书,即遣人驰报秦王。   秦王亲帅精兵三万,使大将李信扈驾,取太原路,来至邯郸,复围其城,昼夜攻打。城上望见大旆有“秦王”字,飞报赵王,赵王愈恐。郭开曰:“秦王亲提兵至此,其意不破邯郸不已;公子嘉、颜聚辈不足恃也,愿大王自断于心!”赵王曰:“寡人欲降秦,恐见杀奈何?”郭开曰:“秦不害韩王,岂害大王哉?若以和氏之璧,并邯郸地图出献,秦王必喜。”赵王曰:“卿度可行,便写降书。”郭开写就降书,又奏曰:“降书虽写,公子嘉必然阻挡。闻秦王大营在西门,大王假以巡城为名,乘驾到彼,竞自开门送款,何愁不纳?”赵王一向昏迷,惟郭开之言是听,到此危急之际,益无主持,遂依其言,开关投降。 六国扰攘,胜负不定;然因有国贼,赵国率先灭亡。 有其略必有其人。这人不仅是己方善于谋划之人,如蔡泽、尉缭子、王敖,还有敌方“中的”之人,如郭开。用人,人们往往多从己方角度思考,却很少想到利用对方。“堡垒最易于从内部攻破”,即如当今世界,欲颠覆某国政权,主要不是动用武力进攻,而是从其内部寻找代理人,利用反对党、民主斗士,实施“颜色革命”,和平演变;兵不动而事已成。尉缭子策反郭开强于十万精兵,岂非明智之举?
 
上篇:文韬篇之三:强臣争势,弱者占先 得人心者得天下 返回目录 下篇:文韬篇之五:晏子使楚 舌辩群士 不卑不亢折楚王
点击人数(2489)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