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历史小说 > > 武略篇之四:中原逐鹿 晋悼公“三驾服楚”
武略篇之四:中原逐鹿 晋悼公“三驾服楚” 文 / 山之榆 更新时间:2016-10-11 8:09:01
 
晋悼公闻郑复从楚,乃问于诸大夫曰:“今陈、郑俱叛,伐之何先?”荀罂对曰:“陈国小地偏,无益于成败之数。郑为中国之枢, 自来图伯,必先服郑。宁失十陈,不可失一郑也。” 晋悼公以荀罂为中军元帅,统大军伐郑。兵至虎牢,郑人请盟,荀罂许之。比及晋师返旆,楚共王亲自伐郑,复取成而归。悼公大怒,问于诸大夫曰:“郑人反覆,兵至则从,兵撤复叛,今欲得其坚附,当用何策?”荀罂献计曰:“晋所以不能收郑者,以楚人争之甚力也。今欲收郑,必先敝楚,欲敝楚,必用‘以逸待劳’之策。”悼公曰:“何谓‘以逸待劳’之策?”荀罂对曰:“兵不可以数动,数动则疲;诸侯不可以屡勤,屡勤则怨。内疲而外怨,以此御楚,臣未见其胜也。臣请举四军之众,分而为三,将各国亦分派配搭。每次只用一军,更番出入,楚进则我退,楚退则我复进;以我之一军,牵楚之全军。彼求战不得,求息又不得;我无暴骨之凶,彼有道涂之苦。我能亟往,彼不能亟来。如是而楚可疲,郑可固也。”悼公曰:“此计甚善!”即命荀罂治兵于曲梁,三分四军,定更番之制。 荀罂登坛出令,第一军,上军元帅荀偃,副将韩起,鲁、曹、邾三国以兵从,中军副将范匄接应;第二军,下军元帅栾黡,副将士鲂,齐、滕、薛三国以兵从,中军上大夫魏颉接应;第三军,新军元帅赵武,副将魏相,宋、卫、莒三国以兵从,中军下大夫荀会接应。荀罂传令:第一次上军出征,第二次下军出征,第三次新军出征。中军兵将,分配接应,周而复始。但取盟约归报,便算有功,更不许与楚兵交战。 ——知己知彼,运筹帷幄;以逸待劳,销蚀楚国。   荀罂定分军之令,方欲伐郑。廷臣传报:“宋国有文书到来。”悼公取览,乃是楚、郑二国相比,屡屡兴兵,侵掠宋境,以逼阳为东道,以此告急。上军元帅荀偃请曰:“楚得陈、郑而复侵宋,意在与晋争伯也。逼阳为楚伐宋之道,若兴师先向逼阳,可一鼓而下。乃发第一军往攻逼阳,鲁、曹、邾三国皆以兵从。荀罂限下七日攻城之令,有进无退,昼夜不息,力取逼阳。 是冬,第二军伐郑,屯于牛首,复添虎牢之戍。适郑人尉止作乱,杀公子騑、公孙发、公子辄于西宫之朝。騑之子公孙夏字子西,发之子公孙侨字子产,各帅家甲攻贼,贼败走北宫。公孙虿亦率众来助,遂尽诛尉止之党,立公子嘉为上卿。栾黡请曰:“郑方有乱,必不能战,急攻之可拔也。”荀罂曰:“乘乱不义。”命缓其攻。公子嘉使人行成,荀罂许之。比及楚公子贞来救郑,则晋师已尽退矣。郑复与楚盟。 ——“晋悼公三驾服楚”,此乃“三驾”之一:“乘乱不义”,施以仁德。   明年夏,晋悼公以郑人未服,复以第三军伐郑。宋向戍之兵,先至东门,卫上卿孙林父帅师同郳人屯于北鄙,晋新军元帅赵武等,营于西郊之外,荀罂帅大军自北林而西,扬兵于郑之南门。约会各路军马,同日围郑。郑君臣大惧,又遣使行成。荀罂又许之,乃退师于宋地。郑简公亲至亳城之北,大犒诸军,与荀罂等歃血为盟,晋、宋各军方散。 ——“晋悼公三驾服楚”,此乃“三驾”之二:虚张声势,围而不攻。 楚共王大怒,使公子贞往秦借兵,约共伐郑。共王亲帅大军,望荥阳进发,曰:“此番不灭郑,誓不班师!” 郑简公自亳城北盟晋而归,逆知楚军旦暮必至,大集群臣计议。诸大夫皆曰:“方今晋势强盛,楚不如也。但晋兵来甚缓,去甚速,两国未尝见个雌雄,所以交争不息。若晋肯致死于我,楚力不逮,必将避之,从此可专事于晋矣。”公孙舍之献策曰:“欲晋致死于我,莫如怒之。欲激晋之怒,莫如伐宋。宋与晋最睦,我朝伐宋,晋夕伐我。晋能骤来,楚必不能。我乃得有词于楚也。”诸大夫皆曰:“此计甚善!”正计议间,谍人探得楚国借兵于秦的消息来报。公孙舍之喜曰:“此天使我事晋也!”众人不解其意。舍之曰:“秦、楚交伐,郑必重困。乘其未入境,当往迎之,因导之使同伐宋国。一则免楚之患,二则激晋之来,岂非一举两得?”   郑简公从其谋,即命公孙舍之乘单车星夜南驰。渡了颍水,行不一舍,正遇楚军,公孙舍之下车拜伏于马首之前。楚共王厉色问曰:“郑反覆无信,寡人正来问罪,汝来却是何意?”舍之奏曰:“寡君怀大王之德,畏大王之威,所愿终身宇下,岂敢离遏?无奈晋人暴虐,与宋合兵,侵扰无已。寡君惧社稷颠覆,不能事君,姑与之和,以退其师。晋师既退,仍是大王贡献之邑也。恐大王未鉴敝邑之诚,特遣下臣奉迎,布其心腹。大王若能问罪于宋,寡君愿执鞭为前部,稍效犬马,以明誓不相背之意。”共王回嗔作喜曰:“汝君若从寡人伐宋,寡人又何说乎?”舍之又奏曰:“下臣束装之日,寡君已悉索敝赋,俟大王于东鄙,不敢后也。”共王悦其言,同公孙舍之东行。及有莘之野,郑简公帅师来会,遂同伐宋国,大掠而还。   宋平公遣向戍如晋,诉告楚、郑连兵之事。悼公果然大怒,即日便欲兴师。此番双轮该第一军出征了。荀罂进曰:“楚之借师于秦者,正以连年奔走道路,不胜其劳也。我一岁而再伐,楚其能复来乎?此番得郑必矣。当示以强盛之形,坚其归志。”悼公曰:“善。”乃大合宋、鲁、卫、齐、曹、莒、邾、滕、薛、杞、小邾各国,一齐至郑,观兵于郑之东门,一路俘获甚众。 ——“晋悼公三驾服楚”,此师乃“三驾”之三:大军压境,强势震慑。 郑简公谓公孙舍之曰:“子欲激晋之怒,使之速来。今果至矣,为之奈何?”舍之对曰:“臣请一面求成于晋,一面使人请救于楚。楚兵若能亟来,必当交战,吾择其胜者而从之。若楚不能至,吾受晋盟,因以重赂结晋,晋必庇我,又何楚之足患乎?”简公以为然。乃使大夫伯骈行成于晋;使公孙良霄、太宰石耎如楚告曰:“晋师又至郑矣,从者十一国,兵势甚盛,郑亡已在旦夕。君王若能以兵威慑晋,孤之愿也。不然,孤惧社稷不保,不得不即安于晋,惟君王怜之,恕之!”楚共王大怒,召公子贞问计。公子贞曰:“我兵乍归,喘息未定,岂能复发?姑让郑于晋,后取之,何患无日!”共王余怒未平,乃囚良霄石耎于军府,不放归国。 ——楚国终于力不能支,让霸于晋。 晋楚争霸,双方实力相当,互有胜负,相持不下。但洞悉战争规则者,却能于其间发现彼此优劣之势。 战争是军力的比拼,力强者胜,力弱者败。晋军元帅荀罂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削弱敌方的实力,那么就打破了势均力敌的局面,胜负之势可定。施行“三军之法”,以晋之一军,牵动楚国全军;轮番更换,以逸待劳。楚国求战不得,求息不能,频于应付,心力俱疲;这就从军力上拖垮楚国,实现了不战而自胜、郑国不攻而自归的目的。 “以逸待劳”打的是军力支撑战,是釜底抽薪;疲劳敌军体力,动摇敌方意志,去其“势”,使其力不能支。敌势弱,我自然强;彼消此长,胜券在握,故《孙子·军争》篇有言:“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
 
上篇:武略篇之三:城濮大战 楚元帅激将邀敌 返回目录 下篇:武略篇之五:因势利导 马陵道庞涓殒命
点击人数(3396)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