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四
文 / 段玉文 更新时间:2010-4-28
 
    夜色笼罩着群山。远处井口工地闪耀着星星点点的灯光,灯光在这茫茫的夜色中隐隐约约,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似的。山风带着一股股的闷热向秀兰吹来。秀兰无力地靠在房门上,望着远方的工地发呆。志方晚自习去了,房间里只有星星一个人在写作业。昏黄的灯光射在秀兰身上,一个长长的身影静静地躺在散发着闷热的土地上。
    志远很晚很晚才回来。星星已经睡着了。秀兰躺在床上久久合不上眼。志远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两眼凝视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他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身边还躺着个爱妻。现实给他的挫伤太深了。他找到矿长汇报情况,不但没有得到矿长的支持,反而被矿长委婉地批评了一顿。什么干部之间要互相支持啊,不要闹意见啦,不要互相拆台啊。他闭上眼睛,仿佛四处都有一股股压力向他扑来。他感到很烦躁,在床上躺不住,正想起身下床,秀兰用手拖了他一下,轻声地说:“看你,现在越来越不会照顾自己了,几个月功夫就瘦成这个样子。”
    志远侧转身,望着黑暗中的秀兰,不无心痛地说道:“你不也是一样吗?”
    “我累点倒没什么关系,就怕你的身体受不了。我这次来就是希望你能好好注意一下身体。”
    “放心吧,我的身体好得很。只是近来多劳累了一点,瘦一点又有什么关系,瘦一点不更苗条,更标致了吗?”志远是想缓和一下这种沉闷的气氛,有意说了一句玩笑话。
    秀兰也微笑着打趣道:“更苗条,更标致,我这个老太婆可就管不住你了。”
    志远抚摸着妻子多茧的手,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歉意。要是自己没有这么一个吃得苦很能干的妻子,将不知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为了他,秀兰可算是费尽了心机,吃够了人世间的苦。强烈的歉意又给志远带来了强烈的自责。他恨自己太无能了,连个妻子都养活不了。别人家的妻子哪个吃了秀兰这么多苦?哪个又没有几套贵重像样的毛料呢子衣服?又有几个人没有戴上块象样的女式手表?可他,给了秀兰什么呢?除了吃不完的苦,受不尽的罪,还有什么呢?没有给秀兰做过一套象样的衣服,没有给她买过一块手表,甚至一餐舒心安逸的饭都没有给她吃过。当然,志远并不是没想过,他想过,但这该死的经济总是不宽裕,总是供不应求。有什么办法呢?本来他大学毕业也有个四五十块钱,再加上其他津贴和奖金,总共也会有六十多块钱一个月。但为了生个儿子,结果儿子没生到,倒违反了计划生育,被扣了一级工资。剩下五十多块钱,母亲一个月要给十块,这里一个弟弟、一个女儿,最少也要吃三十多块伙食,再加上各种各样红、白喜事的人情送礼等开消,每月的经济总是紧紧的。前年肝炎复发时欠下的债,至今还没有还清。他也曾想离开学校到井下去当个工人,现在的井下工人是赚得钱到的,最少每月也有一百多元。但组织上和秀兰都死活不同意。志远轻轻地抚摸着秀兰那柔软、秀美的乌发,充满歉意地说道:“秀兰,我真对不起你。”
  秀兰把头额轻轻地靠在志远的胸脯上,喃喃细语道:“看你,又想到哪里去了?”
  晚起的月亮轻轻地移过窗前,把一片银灰色的月光洒到了志远和秀兰的身上。寂静的山林,像条巨大的蟒蛇弯弯曲曲地躺在夜色之中。山林中不时传来几声麂子的叫声,凄恍恍地叫人听了悲伤。矿上的人都传说,麂子叫不是件好事,总有什么不幸在前头。志远是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的。但听到这凄恍恍的麂子叫声,总使他感到很不舒服。他不愿多想这些,静静地闭上眼睛。
   突然,秀兰抬起头来,推了推志远,问道:“你那‘彼劝德’问题, 研究得怎么样了?”
   志远睁开眼睛,望了望秀兰, 说道:“我的两篇论文江大正催我赶快修改好寄去。那篇<<比彼劝德假设更精密的猜测>>一文,美国加尼福尼亚大学的华根教授正在审阅,目前尚无消息。我现在只好抓紧时间修改好,争取在国内尽快发表。这样,就可以防止国外的人剽窃我的研究成果。”
   “我真希望你的论文能够尽快发表。”秀兰充满柔情,充满希望地祝福道。 她深深地知道为了攻克这道著名的世界数学难题,志远已经吃了不少苦。她真不忍心看到他那失败后的痛苦情景。
    志远深深地懂得妻子的一片心意,但科学是无情面的。即便他的论文发表了,也只不过是把这道世界难题高度地简化了而已,要攻克它,还不是那么容易,甚至可以说还渺茫得很啊!就象陈景润证明了“1+2”一样,只是在攻克哥德巴赫猜想的路上又向前进了一步而已。山,太高了;路,太陡了。志远深深感到力不从心。他多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环境,能让他安静地坐下来钻研一下这道世界名题啊!他常常在自己跳动的思想火花中,感觉到了自己似乎有这个可能攻克这道和哥德巴赫猜想齐名的世界难题。但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受到的限制也太大了。这常常使他感到苦恼,也常常使他感到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人,有理想有抱负,即是一件好事,又是一件地地道道的苦事。为了研究这道世界名题,刘志远除了吃了不少的苦,也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有的领导说他不务正业,不安心教学,一心只想成名成家,搞个人奋斗;有的刊物退稿信中说他好高鹜远,不自量力;有的人对他嗤之以鼻,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他──刘志远,就是这么倔,就是这么好强。他就不信自己会比别人差很多,他就不信天才专生在别人家。他为了堵住别人的嘴,本职工作尽量完成得出色,各种便宜好事他不沾。他虽然经济很困难,但他从不伸手向国家要救济,即使是组织上主动照顾他,要他写张申请,他也总是婉言谢绝。这倒不是因为他是个共产党员,觉悟如何如何高,主要是他要争这口气。人生的路即使他感到艰难,又使他觉得有意义。每当他在工作和学术研究上有所进步的时候,他总是有说不出来的喜悦。痛苦和幸福往往错综复杂地笼罩着他的心头。此时此刻的刘志远,正是处于这种痛苦和幸福交错辉映的境地。一边是闷心烦人、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和步履维艰的学术问题,一边却是爱妻幸福甜蜜的体贴关心。他躺在爱妻的身边,就象一艘涉过万里重洋归来的海轮静静地躺在风平浪静的港湾一样,感到无边的恬静和舒坦。秀兰身上发出的那股肉体的芳香,薰醒了志远内心深处隐秘的情欲。他情不自禁地把秀兰搂在怀里,长长的亲吻着。一阵激情过后,秀兰推开了志远,对他说:“不行,你的身体。”
    “没关系,我还想生个儿子呢!”
    “儿子,儿子!你不为自己的身体着想,难道也不怕把我累死吗?!”秀兰似乎有点不满地说道。
    听到秀兰这样说,志远也就不再吭声了。他闭着眼睛静静地睡了。
 
上篇: 返回目录 下篇:
点击人数(383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