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Chapter5 蓝色•四年前
Chapter5 蓝色•四年前 文 / 卢丽莉 更新时间:2010-9-25
 
Chapter 05蓝色四年前

希伯来《圣经》里有一句话:

It says whoever saves one life saves

the world.

它说,

拯救一个人,

就是拯救了整个世界。

 

闪光灯刺眼地不停亮着,几十个标着各家报纸电视台标志的麦克风争先恐后地往前递着,数十台摄像机的镜头放远又拉近,定格在少女的脸上。

一个接一个来不及回答的发问如同过境的蝗虫般汹涌而来。

“请问你对政府这一行动有什么看法?!”

“现在仅在大街上游行的人数目测已经过十万,各种相关团体更是成百上千计,无论政府的行动成功与否,相信都会引起巨大的骚乱甚至暴动,而作为公众票选的最受支持的‘网站反对派’代表人,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一下的吗?!”

“你知道网站的创建人是谁吗?”

“有什么内幕吗?!”

“请发表一下意见!”

“请对大家说句话!”

如果这一天你打开电视,每一个电视台都在同步播放着同一件事,有一些镜头对准街道,多的是拉着横幅喊着口号的人群,有一些甚至穿着统一的团服,其气势不亚于红衫军游行。有一些对着悄无声息的机关大楼,只有一圈手持防暴盾牌的警察与示威的民众僵持着。有一些对着一连串令人心寒发抖的文字、漂浮在黑色河流之上的一幅幅截图,无论你是从未听说过还是在哪一次闲聊中听闻过,甚至是曾经,或是现在正在参与着的人,在这一天都会无可避免地要直视这一个存在。

一只修长的手拿起了一个电视遥控器,漫不经心地按下了一个键。

电视上,镜头从某个记者招待会的会场上方的横幅移到拥挤着发问的人群再移到主持人脸上。

“……据统计,本国人口的死亡原因中自杀已经位列第五位。其中在15岁到34岁的人群中,自杀是排在第一位的死因……仅被公布的数字,现在世界上每年已平均有60万到70万人自杀,上千万人自杀未遂,其中本国占去近四分之一,自杀人数居世界第一……”

虽然是白天,但房间内却是一片黑暗。

“……截至昨晚23:42,该网站发布的帖子已突破四万,而回复的帖子更是数以亿计,政府已经对此网站进行立案调查,并警告那些试图通过该网站来刺激骚乱、散布谣言的人们,尤其是该网站的创建人,将采取法律手段……”

“这个网站的存在本身简直不可理喻!除了关闭网站之外,一定要把那些不安好心的人绳之以法、处以极刑!”

“有人提出网站本身并没有错,只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可是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使网站变成了一个妖化了的存在……”

“网站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里面详尽的自杀报告、扭曲的心理状态以及黑色的思想诱使了自杀的模仿性现象出现,越来越多的……”

“……我想知道那些千方百计要去访问这个网站的人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那些东西都是假的啦!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自杀啦!肯定是炒作啦!”

“……啊,我不是很相信,我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呀。”

“……哦!我也有进去过,那里面的故事编得不错呀。”

“……我百分之二百支持政府的做法!”

“……怎样都好,反正不关我事。”

“……必须要清除!”

随着遥控器的切换,电视上再次出现了那个记者招待会的会场,镜头稳稳地对着一个少女的脸庞。

“……四年来努力不懈地拯救帮助了近二百名在网站上发布‘自杀宣言’的人,最近还被票选为‘网站反对派’的代表人,这名被众多网友称呼为‘天使女孩’的少女宋佳岛在今天下午忽然召开记者招待会,这位一直极少在公众面前露面的‘天使女孩’,是为了声援市政府昨天发布的‘行动声明’吗?在直播期间,已有许多网友在论坛上纷纷发表了猜测的帖子……”

“请发表一下意见!”

“……有什么看法?”

“请问你召开招待会的目的是?”

“你的立场是什么?”

“请你说句话!”

几十个标着各家媒体标志的麦克风对着她,面对着汹涌而来的疑问声,在招待会开始了近十分钟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女说出了第一句话,“如果……”

会场内霎时变得鸦雀无声,发问的人不再发问了,连闪光灯也不再闪了,大家都屏息静气地等待她即将说出来的话。

少女宋佳岛神色平静地看着众多媒体。

“如果政府认为自杀宣言网站的创建人有罪的话,那么我也是同罪。”

没有人说话。

会场里静得只听得到秒针转动的滴答声。

佳岛静静地看着前方,在她的眼里没有了麦克风,没有了镜头,没有了带着各种各样表情的人们,她的眼里只有一片温暖的光,以及在光里朝着她微笑的少年。

——从那一天开始,我的时间就停止了。

——直到今天。

——息宴。

——已经可以了吗?

——属于我的时间,已经可以开始转动了吗?

 

『蓝色四年前』

发帖人:suicide862 发帖时间:513 23:26

【主题】喜欢

……

我不知道,只是喜欢一个人而已,为什么……会这么辛苦呢?!

1.

希伯来《圣经》里有一句话:“It says whoever saves one life saves the world.

它说,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了整个世界。

但是这句话跟佳岛没有关系。

电话里传来“喂”的一声,然后就是一下沉闷的撞击声,手机可能是掉到哪里摔坏了,传来一阵“吱吱”的声音,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再拨过去的时候,已经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心里想着可能是已经登机了,虽然时间上来说有点儿早,但也许是自己记错时间了,那么就晚上等他到了目的地再打电话给他吧。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接到游息宴的父亲游健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事情了。在走廊里静静地听着游健低声地说着息宴的坠楼经过,说到一半他说不下去了,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捂着脸低下了头。

走廊里很静,连脚步声都没有。凌晨两点多钟接到电话的时候,甚至觉得是谁的一个恶作剧。

因为性格的缘故时常被爱玩的人作为恶作剧的对象,也是因为性格的缘故每一次别人的恶作剧都会毫不怀疑地当真,如果别人说“跟你同桌的某某被外星人拐走啦,所以不能来上学了”的话,一定会回答说“是吗,真不幸”,或者“某某跳楼死了所以晚修取消了”,就会说“啊……好可怜”。

是吗,真不幸。

啊……好可怜。

说是有点儿傻吧,其实也有残忍的成分。

为什么没有怀疑过那些并不真实的话其实有可能是恶作剧呢?因为就算它不是恶作剧也没有关系。因为从来没有希望过那些悲哀的事情,它不是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

人要有希望,才会有所祈求。没有希望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也没有关系。

虽然从来没有细想过,但自己其实是一个冷漠的人吧。

所以才会遭到报应吗?

“那我进去看一下他……”

一直没有再说话的游健默默地点了点头,佳岛慢慢转过身,犹豫了一下才打开加护病房的门。

游息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除了身上插着许多管子之外,他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和他累极了睡在自己床上时的样子一模一样,佳岛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很软,很舒服。

有人说头发软的人其实都是温柔的人。

佳岛每次摸他的头发的时候都会这么想,嗯,息宴虽然表面上是个坏人,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想着想着就傻笑起来,手下的力道就乱了,一般这个时候,息宴都会皱一下眉然后翻个身,有时还会醒过来,每次都把佳岛吓一大跳。

想到这里,佳岛吓了一跳似的抽回了手,低下头紧紧张张地等着息宴有点儿冰冷的声音问自己“你干吗”。

但是没有。

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随时都会醒来的样子。

“医生说要有会变成永久性植物人的准备……”

2.

回到家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原本以为父母已经去上班了,没想到刚把钥匙掏出来门却急急忙忙地开了,面前是父母布满焦灼的脸。

“你去哪里了?半夜三更突然走出去,我们听到关门声出来就看不到你了,到现在才回来……”母亲的眼睛有点儿肿,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哭过。

“我们还以为你跟哪儿来的臭小子私奔了,就扔下父母不要这个家了!”父亲生气地说,估计为了解释她半夜无缘无故跑了出去作了不少推测。

“他……进医院了。”佳岛说完朝他们笑了下,“我先回房了。”

“……等一下!”听到她说的话就愣住了的父母,是母亲首先回过神来,“……严重吗?”脸上是担忧的表情。

佳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还没醒。”

父母面面相觑地看着对方,本来是怕女儿交了坏朋友学坏而极力反对着的,刚才也是以为女儿真的变坏了跟人走了而又伤心又生气的,现在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心里反而产生了歉疚的心情。

“那……我们先去上班,下班之后再去医院探望一下那孩子吧……学校那边就请一天假吧……”

佳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然后就回房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母亲走进房来叫自己出去吃饭,说吃完饭一起去医院探望一下“那孩子”。

“他叫游息宴。”见父母一副想象不出来的样子,佳岛就找了张纸写了下来。

一笔一画地落下去。

“游息宴。”母亲念出来,“挺好听的名字。”

吃完饭就坐车去医院,并不是太远的医院,坐出租十几分钟就能到,到了医院之后佳岛先进房去看游息宴,两边的家长在门外不知道说什么,大抵是安慰然后谢谢然后再关怀之类的话,说到最后游健不知道为什么哭了起来,“我好后悔以前没有好好对他”是唯一能听清的一句话,因为重复了很多次,佳岛微微抬起头,看见一个原本很高大硬朗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悲伤地低着头流泪的父亲。

大概悲伤也是会传染的,从医院出来之后父母一直没有说话,就算想说什么也只是叹一口气,又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

反而佳岛没有太大的感觉,下车之前还微笑地跟司机说了句“谢谢”。

回到家之后佳岛就回房收拾书包准备明天上学,过了一阵母亲敲门进来,担忧地望了佳岛一会儿。

“佳佳……”母亲叫着她的小名,“是真的……喜欢他吗?”

“嗯。”佳岛微笑着说。

“……你们老师说他是一个很坏的学生,我还以为……他是一个挺不错的孩子嘛,早知道其实妈妈跟爸爸都不会反对的,你不会怪我们吧?”

 “不会的。”佳岛继续笑着。

“……”母亲沉默了很久,眼眶突然红了起来,“佳佳……你想哭就哭吧,不要这样忍着。”

“嗯?”佳岛愣了愣,“我没有想哭呀。”

“佳佳……你一直都是很乖的孩子,学习生活什么的都不用我们操心,现在连伤心也是……为了不让我们操心还在逞强,其实不用这样的,伤心的话哭出来……”

“妈,你说什么啊?”佳岛笑了,“我真的没有伤心啊。”

“因为……又不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为什么要伤心?为什么要难过?为什么要哭呢?

因为……又不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息宴,为什么他们一副认定你再也醒不过来的样子?

真是一帮奇怪的大人。

你肯定只是睡着了,很快就会醒过来,笑我胆小到差点儿吓哭。

肯定是这样的。

3.

时间过去了两个星期。

息宴已经从医院病房转回自家,连同着一大堆奇怪的仪器维持着依旧沉睡的生命。

佳岛每天都会去上学,认真学习,完成作业,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放学之后会搭车去息宴家里跟他说话、写作业,有时做到太晚,就直接趴在床边睡着。到周末的时候更是一整天待在房间里,放点儿音乐,说个故事,并且帮他翻翻身什么的。久而久之,专门请来照顾他的护工在看到她来的时候都会自觉地偷懒休息去了。

佳岛的故事念到一半,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维修店里的人打来的电话。

“喂,小姐你的手机修好啦,什么时候有空来拿?”

“……哦,我等下就过去,你们大概几点关门?”

9点前啦。”

“好的。”

挂掉电话,天已经开始黑了,她打开了灯,看着在灯下静静躺着的游息宴。

“好啦,等一下回来再继续念啦。”

路灯一个个亮起来。

第一次进到息宴房间,风从白色的窗帘里吹进来,一张大概睡得下四个人的大床,电脑斜斜摆在桌子上,地上放着一个正在收拾着的旅行箱,里面摆了几件衣服、几本书,还有一些简单的洗漱工具,一个不是很大的衣柜,里面也放得很空,是一个不太喜欢打扮的人,只有一些基本的简单的款式。大概是有用人打扫的缘故,房间里很干净,几乎能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佳岛走近一点儿,看到桌面上摆着一部手机。

“他掉下去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手机,来调查的警察说,大概是接电话的时

候……”

“是什么时候的事?”

佳岛拿走桌面上的手机,屏幕已经碎了,里面充斥着黑蓝色的液体。

“哦,这个牌子的手机是出了名的抗摔的呀,竟然摔碎了屏幕,肯定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了吧?”

“能修好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那麻烦你了。”

从维修店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走在城市普通的夜色里,就算这个时间也还是有人拦住路人派一些没有营养的传单。专卖店里折射在玻璃饰品上的灯光,里面的镜子把你照得美轮美奂,像施了法术的魔法城堡一样,突然变成了公主跟王子,只是一走出来魔法就要失效,外面全是平庸的镜子。十字路口依然有很多人在车子过去的缝隙间直接走过去,把红灯当成虚设,好像只有置身于车流中仍然面不改色地过马路才是见怪不怪的酷角色。

佳岛站在斑马线的另一端低着头看着手机里的短信。

“你在哪里?” “在干什么?” “晚上去找你。” “我在楼下。” “白

痴。”“睡了?”“好。”“嗯。”……

一条条发给自己的短信,简单的音节好像还带有他的气息,太过怀念了,以至于错过了好几次红绿灯的转换。

看完发件箱就退出来看收件箱,好多封都是自己发过去的短信,有点儿傻气的言语,像“你现在看到的天空是蓝色的吗?”之类的,一条一条短信翻下去,时间就好像倒流了一样,回到了那段短暂的时光,每一天都在考虑着要怎么回一条简单的短信,却总是没有办法好好地回过去一些精彩而有意义的内容,还好对方并不在意,依旧会很温柔地回一句,“嗯,蓝色的。”内心被一种叫做幸福的液体,甜腻地、令人颤抖地、不安地、害怕地、高兴地、时刻都想要微笑地,又像踩在云端一样摇晃着地、满满地包围着。

便以为去到了永远。

手指突然停了下来。

绿灯闪烁着转向红灯,读秒器一秒一秒逼近零,发出“叮叮叮叮”的声音。

我们总是相信着巧合。一个人刚巧遇到生命的另一半。一个人在跟女友求婚的时候刚巧被雷电劈死。

因为巧合每一天都在发生,偶然每一天都在发生,因为永恒不变的,只有改变,因为最不意外的,只有意外。

比起相信一个必然,谁都更愿意相信一个偶然。

并不是必然会失败的,只是偶然。并不是必然会变成这种人,而是偶然。你并不是必然要离开我的,只是偶然。

谁都希望有力量操纵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被命运操纵。

不想知道,因为真相实在太可怕了。

手机屏幕上亮着平凡无奇的白光。

一条短信,在息宴坠楼的四天前发过来。

随意的、玩笑似的邀请,熟悉的、几乎能背出来的字母组合。

“群发邮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网站!大胆的你一定要去看下,不然会后悔到死后肠子也是青色的哟!PS.:网站地址是……一定要在23:0024:00登录哦!”

4.

以前的佳岛不会想很多事情,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普通地活下去,连性格也很普通,也没想过普通的人生有什么不好。就像某本书里讲的一样,普通地活下去也很重要。

世界上本来就是普通人居多,不可能每个人都与众不同,闪闪发亮,而做出令人注目的或夸张或特别或伟大的事情的人,也肯定是万里选一,或者脑袋的构造与常人不同,总之,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佳岛并不认为自己能做任何与“与众不同”有关系甚至只是沾个边的事情。

所以在那些想法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她并不觉得这其实是一个一般人都不会去想的想法。

也许就跟真正想要自杀的人,永远不会站在车来车往的大桥上三个小时死不下来结果只导致交通堵塞或者明明会游泳却专门跑去跳河的道理一样。

真正会做善事的做到把身家性命都捐了进去的人绝对不会是在媒体上叫嚣得最大声的那一个。真正关心你的那个人可能并不是那个老是对你很好很和善的人而是那个时不时会朝你凶的人。

真正的绝望跟真正的善良都是眼睛看不到的。

游息宴在模糊昏暗的光里伸过手去,在接触到皮肤之后默然顿了一下,收回手去,然后声音从斜上方轻轻响起来,“哭了?”

大荧幕变换着光线,照得脸上一时亮一时暗,在佳岛的眼里变成了模糊的光圈,身边偶然响起一两声惊叫声,但都听不到,只有荧屏里忧伤般的恐怖音乐,跟嘴里尝到的咸涩的味道。

哭了吗?

那一阵子颇为盛行的、几乎一把名字说出来就能把人吓到的片子。

“《午夜凶铃》?那个恐怖到听说有人被吓死的片子吗?”

“是啊,超级恐怖的!”

“听说看了就会撞鬼……”

“还有鬼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啦……”

“没这么邪吧?啊!你不要在后面吓人啦!”

自认为胆大的人纷纷去电影院里看,以证明自己确实大胆。平常一直跟游息宴混在一起的朋友自然不会错过这些又安全又刺激的事情,花了两个晚上来蠢蠢欲动,第三晚就逃掉晚修要去电影院看。一行人浩浩荡荡就要出发,游息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缩在一边明显被这个话题吓得害怕得不得了的佳岛。

“一起?”面无表情地提出邀请。

“……”想也没想就拼命摇头。

“你害怕?”觉得好笑似的扬起嘴角。

“嗯……”真是怕得连回家的路也不敢走了……

“其实不可怕的。”息宴看着佳岛的眼睛说,“……如果用心去看的话。”

不知道是因为他说出来的话都特别有信服力,还是单纯地因为自己容易被煽动动摇,佳岛也跟着买了张票进了电影院。

那天并不是节假日,但电影院里却座无虚席,甚至还排了二十几分钟的队才买到票,只能用“热门”来形容。

从小都很少看鬼片,因为鬼片对胆小的佳岛来说其影响几乎是一辈子的,比如自从看到浴室上方出现长发的女鬼之后,就不敢闭着眼睛在洗手盆前洗脸,每一次都用毛巾洗,洗的时候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就算是偶尔被朋友强迫一起去看鬼片,也一定是全程闭着眼睛并且抱着枕头被子的。

所以像现在睁大着眼睛去看一部鬼片只能用撞邪来形容。

因为他说这部恐怖到可以吓死人的片子“其实不可怕的”,因为他这么说了,结果是自己在下半场哭了。

一个在怨念中死去多年的女人,一口阴森湿冷的井,十只没有指甲的手指,一张苍白的没有眼瞳的脸……

“贞子……好可怜……”佳岛哭着说。

——你想想,当母亲在自己面前突然跳进三原山的火山口时,做女儿的会有什么感觉?

——山村贞子被丢到井底的时候还活着,她静静地看着井口,一边承受着不断从井口掉下来的石块,一边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她也曾经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的超能力,试图做一个平常人。她也曾经全心全意地爱过一个人……

片子里充满了怨念、赌咒、复仇。佳岛默默地看着,从一开始的害怕看到悲伤,她看着贞子一步一步走过来,看着她带着仇恨走进这莽莽尘世,对无辜的世人进行疯狂的复仇。也看着她深情地对远山说“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看着她呆呆地望着那个女生说“为什么只有你可以得到幸福呢”,看着远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靠在贞子的膝上,他举起手想去碰她的脸颊,心里想着“她有没有死都无所谓了”。原来从一开始,贞子就是这样一个脆弱得让人伤心的女孩,她也曾经有过这样天真而平凡的祈愿,只是这一切都被丢进了深深的井底。她的复仇,她加在世人身上的伤害,都是她无法如愿的悲伤。

她只是再也走不出这口井。她只是再也无法得到幸福。

可是……

看鬼片会看到去可怜那只鬼,为此而悲伤到哭出来……已经不是撞邪能够形容的撞邪了吧?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少年低声地说,“因为你就是那种会把别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的……善良的人。”

佳岛看着躺在床上的游息宴,他闭着眼睛,胸膛缓慢地起伏着,插在鼻子里的透明管子里出现又消失的白雾是仍然生存着的证明。

夜已经深了,房间里很黑,却没有开灯,只有旁边的电脑屏幕里亮着微弱的光。佳岛转过脸去继续移动着鼠标。

这里面的大部分帖子她都看过,除了每天晚上新增的帖子。但她并不是来看帖子的,而是看每篇帖子下回数众多的回帖。几乎每一篇帖子里都会有这样一篇回帖,在他坠楼前四天的那个夜晚开始出现,同样的内容,每一晚都会发在每一篇新增的或是旧的帖子下面。每一天回帖的时间很有限,两个帖子之间的回复需要间隔60秒,但是他做到了,把回帖发在了几乎每一篇帖子下面。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黑暗的事情,也许有悲伤,也许有痛苦,但只要等待的话,只要等待,等一个人从温暖的天空上方朝你伸出手,幸福就会来临。”

“所以先别死,活一活试试看。”

“请你加油。”

佳岛表情空洞地滚动着滑标。

一个回帖,发表在主题为“累”的帖子里,主帖里最后的署名是“薇薇”。

回帖的发表日期是游息宴准备搭机离开的前一天晚上。

“对不起,薇薇。”

一根弦绷断了。飞快地划穿了黑夜。

——因为你就是那种会把别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的善良的人。

——世界上总是有悲伤的人……

——我呢,有好多事情还是没有搞清楚。

——息宴有过喜欢的人吗?

——嗯,可是她死了。

——能够活着的话,谁也不会想死吧。

有无数次这么想过,有无数次告诉自己并没有这么想过。

为什么在掉下来的时候不抓住栏杆?为什么在掉下来的时候身体不往后倾?为什么只是些微的平衡失调却不去挽回?息宴的话一定可以的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掉下来的时候连一声尖叫都没有?为什么仿佛是心甘情愿地去死?

无数次告诉自己并没有这么想过。

他自杀的可能性。

——对不起,薇薇。

——每一天晚上都会梦见你。

——想着,如果当时能向你伸出援手,带你离开那个地方,你是不是就……不用死了呢?

为什么会后悔?

为什么会内疚?

为什么会把本不属于自己的罪责加在自己身上?

“因为你也是那种会把别人的痛苦当成自己的痛苦的人啊……”

佳岛静静地看着他。

“很痛苦吗?可以施以援手的时候却没有这么做。等到事后才来后悔,人也总是这样啊……

“可是我无法容忍的是,你的善良会成为你死的原因。

“想再次拯救谁的话,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做到不是吗?

“所以……跟你作一个约定好吗?

“如果……我能让二百个想死的人不去死的话,你就……

“回来找我……好吗?”

一根弦绷断了。飞快地划穿了黑夜。

不知道从哪里下起的雨。雨声大得到处都是。

夜晚11点整。

佳岛打开了一个网站。

两分钟之后,出现了第一个帖子。

佳岛飞快地在回帖栏里打下一行字,然后按下发表。

“你好,我叫佳岛,也许我不知道你的痛苦,也许我不能了解你的悲伤,但是我真心地想帮助你……”

黑夜如同慢慢下沉的深海。靠近海面的地方,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

——从那一天开始,属于我的时间,就停止了。
 
上篇:Chapter4 蓝色•序(下)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956)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