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五章
第五章 文 / [英]瑞切尔•伍德 更新时间:2010-9-28
 

  纳特班里的学生仍对打架那事儿纠缠不清。我不得不独自面对他们,因为蜘蛛被停学三周。最后大家发现他再也没回学校。不知他是否知道,他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不仅是乔丹的黑眼圈和破嘴唇。学校里流言四起,说他被警察问话,有各种各样的版本,还有当他回学校时,乔丹会怎样收拾他。不过目前,他们乐此不疲地拿我开涮。

  “你男朋友不在,你还待在这儿干吗呢?没人维护你的尊严啦。”

  “杰姆和蜘蛛坐在树上,亲-嘴-儿。”

  我大声让他们滚开,但是丝毫不起作用。他们就像一群见到骨头的狗。

  我忍耐了几天,终于再也受不了了。于是我像往常一样去上学,途中拐到那些商店的后面,然后走到公园,或者去运河那里独自闲逛。用不着同情我,我以前就是这样的。我住过的每个地方,上过的每家学校,都一样。你能忍受到一定程度,然后你再也受不了了,你需要摆脱它。很多孩子都有那样的感觉,但是我的感觉尤其强烈。学校把你和许多人困在一起,就像一大群养鸡场里的母鸡。我不太喜欢和其他人在一起。如果只有我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要简单得多。

  那些天,我特意巧妙地避开了蜘蛛。我看到他几次,不过我确定他没看见我。学校里发生的那件事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他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那样闯进来,把我们两人推进一场闹剧?当我回想它时,我感到有点悲伤。有那么几个星期,我有了一个朋友,差不多算是朋友吧。不过就像其他所有事情一样,它越来越复杂,必须要停下来。乔丹的那次意外让我明白了什么事-它让我看清了我早已知道的一个事实:蜘蛛是个麻烦,我所不需要的那种麻烦。尽管如此,还是有些想他。

  我无法把他挡在我的生活之外,就像紧跟着你的一股臭味,粘在你鞋上的一点口香糖。挣不脱,甩不掉。不久后,蜘蛛又出现了。

  那个星期三我暂时把其他事情搁到一边。我无意识地盯着某个人,一个老懒鬼。我十分钟前刚碰见他,他向我讨钱,然后我就在街上跟着他。现在他在路另一边的垃圾桶里翻来翻去。我靠着墙,看着他,这时一股熟悉的酸味儿扑鼻而来,并且有人在我耳旁说:“你干吗呢?”

  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个老家伙身上,所以我并没有朝旁边看,只是对他说:“蜘蛛,今天几号了?”就像我们只是在五分钟前遇到对方。

  “不知道,二十五号?”

  那个老家伙从垃圾桶里捡出个东西,那是半个还带着包装纸的汉堡。他的眼睛飞快地扫过四周,看看有没有人会跟他抢。我们的眼睛对视了一下。它又来了,他的数字:20091125。

  他把那块汉堡夹在腋下,叉着手,然后沿街往下走。我开始跟着他走。

  “你要去哪儿?”蜘蛛叫道,很迷茫。

  “我想走这条路。”

  他追上我。“为了什么呢?”

  我停下来,看着那个老人摇摇晃晃地穿过人群。我压低声音说道:“我想跟着那个家伙,穿着套头衫的那个老头儿。”

  “你要干什么?我们用不着去打劫谁,杰姆,我有钱。”他拍了拍他的口袋,“如果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不,我并不想打劫他,只是跟着他,就像我们是侦探一样。”我飞快地说道,试图开始这个游戏。

  他脸上的表情在说“你疯了”,不过他只是毫不在意地耸耸肩,说:“好吧。”于是我们继续朝前走,当老头在我们前面的路口转弯时,我们加快步子跟了过去。他走上一条辅路,那里没有多少人。当他转头看见我们时,我们离他不足十米。他知道我看见他从垃圾桶里拣出汉堡,他看起来很震惊和不安,他把头转了回去,开始小跑起来。

  “我们被发现了,伙计,”蜘蛛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想看看老头将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我不想吓着这个老家伙,尤其是在他的最后一天。

  “我们慢慢来。他正朝公园走去,对吧?我们先让他进去,然后我们也进去。要烟吗?”

  我们点了烟,然后朝公园慢慢地走去。在远远的街道那头,老头子正独自飞快地走着。他已经走到了辅路尽头,前面是主路,而公园就在主路另一边。他瞧了瞧他的胳膊。不错,汉堡还在那儿。然后他越过自己的肩膀朝后看。尽管我们隔得很远,我知道他仍能看见我们,他不安起来。我正要跟蜘蛛说算了吧,只见老头一边往回看,一边踏上主路。

  随着一声恐怖的“砰”,一辆车正好撞上了他。他先是摔到汽车的前车盖上,然后飞了起来。那情景就像电视上那些关于道路安全的广告,但是他们用的是假人,而这是真的-一个真正的身体,四肢疯狂地摇摆,头先是往前摆,然后往后摆,最后落在地上。

  我们看着发生的一切,在那里呆站了几秒钟。人们在尖叫,开始围拢在四周。蜘蛛朝他们跑去。“走吧,让我们看看他怎么样。”我后退了几步。我看不下去了。如果他现在没死,他很快也会死的,反正是在午夜之前。今天就是他的死期。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蜘蛛已经跑到了路那头,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我也朝那边走去,跟在他后面。只听见附近的一个人正在尖叫,声音很尖,一声接着一声。她朋友把她扶走了。透过人群间的缝隙,我能看见尸体。一堆凌乱的旧衣服,里面裹着些东西。不是一个人,不再是了。无论他曾经是什么,他已经走了。去了一个人们最终要去的地方,我母亲那里。天堂?我认为对我母亲来说,更有可能是地狱。或者哪里都没去。完全消失了。

  我碰了下蜘蛛的胳膊。“我们走吧。”他挤出人群。我们朝他家走去。

  蜘蛛沮丧地摇着他的头。“伙计,我们吓着他了。他吓坏了。”

  “我知道。”我飞快地说。他说出了萦绕在我心中的想法:都是因为我们。我把他追到了那条路上。如果不是我,他会坐在那个公园里,吃他那块脏汉堡。也许那是置他于死地的原因,被一口肉和面包给噎着了。也许他会心脏病发作。我试着保持这样的想法,但是那个想法却不断回来:也许今天本不是他的最后一天。也许碰到我才让今天成了他的最后一天。

  不知不觉地,我们已经到了蜘蛛家。我在门口停了下来。“我想我还是回卡伦家吧,”我说,“我需要些空间让我的脑袋清醒清醒。”

  “不,伙计,进来坐会儿吧。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肯定不想自己待着。”

  我还有一个犹豫的理由,那双能看到我秘密的淡褐色眼睛。

  正好,瓦尔坐在厨房里她的位子上。蜘蛛弯下身亲了她。

  “回来得真早,对吧?”她问道,瞟了一眼厨房的钟。

  “什么?一点半。你知道我被休学了,奶奶。你怎么啦-发神经?至于杰姆嘛,她……自学。”他咧嘴而笑,瓦尔也跟着他笑起来。她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么,你们两人准备坐下来,看会儿书喽?”她的目光转向我-直接,明了,让你无处可逃。

  “事实上,我们需要放松一下。刚刚看见一个老家伙被车撞了。”

  她放下烟。

  “他没事吧?”

  “不,死了。当场就死了,在公园附近的那条路上。我们都看见了。”蜘蛛的声音有些颤抖,不再是那个强硬的男孩了。

  瓦尔从她的位子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到水壶那里。

  “是吗?到这儿来,坐下。我给你俩泡点茶。上等的甜茶,你们需要这个。该死的交通事故,对吧?现在你连条该死的马路都穿不过去,是吧?”

  她忙着泡茶的空儿,我们瘫倒在长沙发上。然后她端来三个杯子和一碟饼干。她把碟子放在中间的大坐垫上,而她自己坐到扶手椅上,边说边喘气:“这些椅子对我的背不好。来吧,喝茶。”

  我啜了口热茶,而蜘蛛和他奶奶把饼干蘸着茶吃,咕咚咕咚地大口喝茶。

  “你们路过那里,然后看到了发生的一切,是吗?”

  我和蜘蛛对视了一下。不必担心,我们俩都不希望她知道那个老家伙的最后几分钟是在害怕被我们抢劫中度过的。

  “对,就是那样。”

  “很震惊,对吗?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个路口等着你的是什么。”

  蜘蛛起身去卫生间,留下我和他奶奶单独待在一起。她坐在椅子上往前靠了靠。“你还好吧,杰姆?吓着你了吧,这种事情,让人心里不舒服吧?”

  我点了点头,说:“对。”

  “以前看到过尸体?或者这是第一次?”老天,她的神情看起来非常认真。

  我应该直接告诉她我不想谈论这个。但她似乎有种强烈的气场-让你难以抗拒。

  “我妈妈……”我飞快地说。她的嘴张成了一个O形,而且她点着头,像她早就知道一样。我喜欢那样-我喜欢她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的样子。我开始大谈曾经的往事有多糟糕,她只是点头,而我继续。“我发现了她。就那样,她死在了床上。吸毒过量。她并不想那样,我是说我觉得不是,只是倒霉而已。”

  她又点了下头。“倒霉。就像我的西里尔。41岁突然死了。心脏病发作,上帝保佑他。之前谁也不知道有问题。没有征兆,什么都没有。那个就是他,看,壁炉架上。”

  我朝炉火上方的木架上看去。就在那里,在陶瓷狗和黄铜烛台之间,有一张被框起的照片,那种在摄影室里拍的很时髦的照片。黑白的,只摄下了他的头和肩膀。一个英俊的男人,眼睛炯炯有神。那只是相框里的一张小纸片,但它有种抓住你的魔力,让你不由自主也想对它微笑。

  “把它拿过来吧,亲爱的,去吧。”我不情愿地走到壁炉跟前,并且感到她一直在看着我。“来吧,把它拿起来。”我把手伸向相框。“不,不是照片,杰姆,”她尖声说道,“骨灰,在那个盒子里,瞧。”

  我的天……没错,照片立在一个坚硬的木盒子旁。我犹豫了。“没事儿,它又不会咬你。”

  我把一些装饰品移到一边,然后举起了那个盒子。它出人意料地沉重-厚厚的、光滑的木头,最上面有一块小金属片:西里尔·道森,死于1992年1月12日,41岁。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沙发凳上,紧挨着碟子。瓦尔靠过去,轻轻抚摸着它的盖子。

  “大家都说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太可惜,但是他的一生很精彩,一个年轻男人的一生。他没有这些-”她把手放到背后休息,“各种疼痛,动作迟缓,每个部位都在衰老。不,他从未虚度年华,像头狮子一样生活,然后像道光一样释放,就像那样-”她打了个响指。“那并不是件糟糕的事。”她把手放回盒子上,拇指按着金属片。“只是你太想他们了。那些走了的人,你想念他们。”

  蜘蛛一直靠在门廊那里,他走过来伸出手臂搂着奶奶。“你就是这样安慰杰姆的?愚蠢的老母牛。”

  “嘿,你少来这一套。”她抬起手准备打他。他在被打到前抓住了她的手,并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当他放开她的手时,她脸上闪过一秒挚爱的神情。“他是一个不错的家伙,杰姆。不错的家伙。把你爷爷放回去吧,孩子。”

  “瓦尔,”我脱口而出,“他-西里尔-的光环是什么样的?”

  她的脸上先是掠过惊讶的表情,然后微笑起来,露出一口歪歪扭扭却完好无缺的黄牙。“你看,我自己也想知道。但是,亲爱的,我是在他死后才开始看到它们的。我想悲痛打开了我精神上的那一面。以前我从未看到过它们。”

  然后,快如闪电,她用低沉而亲切的声音说:“杰姆,你能看到什么?”我缩进沙发里。她又说:“我知道你能。我们是一样的,杰姆。我们了解失去某人是什么感觉。”

  她让我丧失了戒备。我真想告诉她。我想一把抓住她骨瘦如柴的双手,感觉她的力量。我知道她会相信我。我能分享这个秘密,丢掉一些它带给我的孤独。我在边缘徘徊-她把我拉向她。那即将发生……“奶奶,如果你这样对待我带来的客人,我将没有任何朋友。看在上帝的分上,别烦她了。”蜘蛛的声音像剑一样切断了我们之间的能量连线。我松了口气,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伙计,我想给你看我的新音响系统。来吧,它会把你震上天。”蜘蛛兴奋地说。我跟着他朝他卧室走去。

  当我跨出客厅踏入走廊时,我朝后瞟了一眼。瓦尔还在看着我,甚至当她在烟盒里摸索时仍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然后,她点燃了一根香烟。

 
上篇:第四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点击人数(241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