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六章
第六章 文 / [英]瑞切尔•伍德 更新时间:2010-9-28
 

  震耳欲聋的音乐穿过楼梯间。我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为自己打开一条通道。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走过:他们忙着酗酒、吸毒,忙着跟随节拍,忙着一起扭动身躯。

  我在寻找蜘蛛。“周六,巴兹有个派对。”他说。那是流浪者死后第二天。我们又到了运河那里,往一个集装箱扔石子。“我肯定会参加。你也去吧,十点以后任何时间都成。南丁格尔屋,三楼。”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说得很随意,但是周六晚上的一个派对听起来很像是一次约会。让我卷入那些男女间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才刚刚开始理解有个朋友一起玩是怎么回事呢,不过那是迈向更多其他事情的一大步了。不管怎样,就算我从来没想过,潜意识中仍然觉得那怎么也得是个像样的家伙。如果我曾想过的话(其实我很少想),那至少得是个帅哥,也许并非帅到满分十分但是至少也得八分吧。而绝不是蜘蛛这样的-又高又瘦,时刻动个不停,有严重的个人卫生问题。而且没有几个星期可活了。

  我得调查调查他,弄清楚是否被学校那帮废物说中了。我要小心,而且不能让我俩看起来很傻。

  “蜘蛛?”我说,声音中带着问号。

  “怎么?”

  “在学校……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像那样打人?”

  蜘蛛皱起眉毛。“他不尊重人,杰姆。你说的,我觉得是真的。那是你的真实感受。他没有权利取笑。”

  “对,我知道,他是个浑蛋,但是那并不关你的事。你让自己出丑,也让我难堪。”

  “我不想让他就那么算了。”

  “对,但是我并不需要一个穿着闪闪发光盔甲的骑士。我能照顾好自己。”现在他露出了一点笑容。我停顿了一下。“那并不好笑。那是在火上浇油。”我轻声说道,“我一直听人议论纷纷,关于你和我的流言飞语。”

  他的目光移到自己的双手上,右手关节差不多已经愈合了。

  我双唇发干,但是我必须跟他讲清楚。“你知道并不存在什么‘你和我’,对吧,蜘蛛?”

  他抬起目光:“什么?”

  “我们并不是,像……在一起。只是朋友。”

  “那当然。只是朋友。朋友很好。”当他说话时,声音中透着闷闷不乐。那让我觉得他想的正好相反。我的内心搅动起来,诅咒起桥下的那天。人们真是太他妈难相处了。为什么我非要卷进来?

  他起身,走向我,伸出一只胳膊。我想:老天,他要拥抱我,难道他没听进去一个字?但是他的手握成拳头,轻轻捶了下我的胳膊。“听着,伙计,我了解你是怎么回事。我早告诉你我不会对你讲任何好话。现在你跟我表达得很清楚,我也再不会为你做任何事,好吧?如果有人侮辱你,我就任他们侮辱。如果你在街上遭劫了,我会继续走我的路。如果我看见你着火了,我甚至不会朝你撒泡尿。”

  我张嘴笑了,放松了一些。那样好多了,有点幽默,有点距离。并且他是对的,他开始了解我了。从未有人那样逗过我,让我微笑。在经历了所有那些之后,我推开了他,我差一点想伸出胳膊拥抱他。差一点。不过当然我没有。我们只是握拳,手关节互相碰了碰。

  “回头见,伙计。”

  “嗯,蜘蛛。”我说,“回头见。”

  “那么,周六你来吗?不是约会,傻丫头,只是晚上出来玩玩,像朋友一样。”

  “不知道,看情况吧。”

  我想了很久。从他邀请我到几天后我走上那些楼梯,差不多每分钟我都在想要不要来。我已经好几百次决定不去了。有许多理由表明那并不是个好主意:首先,我不喜欢别人,他们也不喜欢我;其次,巴兹是个出了名的神经病,不应该靠近这个危险家伙;还有,卡伦肯定不会让我那么晚出去。另一方面,以前我从来没有被邀请过参加任何派对,所以一部分的我又渴望到那里去,做个正常人。我告诉自己只去那里待一会儿,看看那是什么样子。如果我不喜欢那儿,并不非得留下。至于卡伦嘛,她不知道的事情是不会伤害到她的。

  当她在客厅看电视时,我悄悄地从厨房溜了出去,我提着自己的鞋,以免在台阶上发出声音。我走得飞快,外套的帽子盖着头。在我口袋深处,我的手感到了刀子光滑的塑料手柄。当我经过厨房时,我拿起了它。那只是用来给我自己鼓气而已-我不会使用它的,我不是一个好斗或者爱惹麻烦的人,但是如果有人来找麻烦,我想刀片的厉害也能让他们后退足够的距离来让我逃跑了。不管怎么说,知道它在那里,我才有足够的勇气走出门口,跨进黑暗之中。

  找到巴兹的地方并不难:当我顺着楼梯往上走,穿过走廊时,音乐声越来越大,嗑药嗑得神情恍惚的少年们也越来越密集。我希望能在外面楼梯平台那儿就遇见蜘蛛,但是并没有那个运气。我不得不到里边去。四周都挤满了人,看来我无法轻松地走进公寓,必须费劲挤进去。我并不认识任何人,也不喜欢与人有身体接触,这对我来说有些困难,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穿过去。还好,我的身材在我这个年纪算小的,很容易地我便慢慢穿过了人群-大家似乎都很放松。

  里面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热得要死,音乐声大得让人难以置信,人们蜂拥而至,臭气熏天的腋窝在你面前挤来挤去,浓烈的烟味、大麻味和汗臭。而且在我眼前,无时无刻不闪现出人们的数字,它们靠拢过来,让我无处可逃。

  他们说人类的寿命在延长,但是我想那不是指我们这一阶层。我们中的大多数只能活到四五十岁,相当一部分甚至都活不了那么长。我们都以这样的生活方式伤害着自己:汽车、酒精、毒品和绝望。我宁愿不知道,但那不是我能决定打开或者关掉的事情。

  刚踏进去大约三米,我就开始恐慌起来,我夹在一个T恤被汗水浸透的家伙和他的女朋友之间,周围环绕着头发定型喷雾和香水的味道。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再往里走,而我身后已无路可退。那里让人窒息,而且音乐声大得仿佛它就在我的脑袋里,想要从我的耳朵、眼睛和鼻子里喷出来一样。我感到头晕,而且当我想动动腿时,我发现其实根本用不上它们,我的身体完全被周围那些人支撑起来了。

  透过细小的缝隙,我看到了一个黄T恤背后的熟悉图案,随着音乐节拍,跟着它的主人一起上蹿下跳。蜘蛛!我深吸了口气,双脚落回地面,在人群中奋勇前进。我来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

  他侧过身,微笑着用他的长胳膊掠过我的后背,搂着我的腰。由于之前和他的那次简短谈话,我并没有拒绝,反而轻轻靠近他,他的体臭几乎讨人喜欢了。他的胳膊保护着我,给了我一个放松和呼吸的机会。

  他对我说了些什么,但是一个字我也听不见。他埋下头,大叫:“伙计,音响真不赖!拿着……”他的另一只手递来一根很粗的自制烟卷。走到那里已经让我头昏眼花了,我毫不犹豫地就接了过来。“抽吧,”他对着我的耳朵大喊,“这是好东西。”

  我看着手指间夹的烟卷儿,头上冒着蓝烟。那只是大麻,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毒品。接着我想起了妈妈,想起我发现她时,她那可笑的姿势。她就是这样开始的吗?一口无害的烟卷?我才不要重蹈覆辙,我把它递还给蜘蛛。

  “怎么了?”他问。

  “没事。只是这里有点热-我想要喝点什么。”

  “你需要把你的外套脱下来,杰姆,不然你会被熔化掉。”

  他是对的。我能感觉到汗水在往下滴。我费劲地从上面脱下它,它经过我脑袋时,我尽力让自己的胳膊肘不碰到其他人。当然,我忘了里面的刀子。它掉到地上。我屏住呼吸,猜想人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相当多的一部分人注意到了-他们只是在一旁大笑。

  “嘿,这里不需要这个,这是小偷之间的幽默吗?”有人弯下腰,从地上捡起它,并把它递还给我。

  “蜘蛛,和你在一起的这小妞是谁呀?她真厉害。”他眨巴着眼,我知道他们在嘲笑我。我15岁,大约五英尺高,对他们丝毫没有威胁。

  蜘蛛张嘴笑了:“对,她是杰姆。你可别惹她。她虽然个子娇小,但可不是好惹的。”

  我并不喜欢人们谈论我。不过我被夹在那里动弹不得,面无表情,仿佛他们谈论的是别人。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过了一会儿,一个大块头朝我们走来,和蜘蛛说了几句话。他全身上下几乎被刺青覆盖,对,我说的是覆盖。手臂、脖子、脸,到处都是。他脸上那些刺青把我吓住了,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夸张的。蜘蛛靠过来朝我喊道:“我去办点事,一会儿就回来。”

  我看着他们一起消失在后面的一间屋子,有几分钟的时间,我试图想明白一些问题。当那个刺青男走向蜘蛛时,他上下打量了我。现在他的数字就在我脑海里飘动着,我试着弄明白其中的含义-也许我并没有吸蜘蛛的烟,不过我想我呼吸进去了一些。我的脑子运转得不太正常-不是说它完全不转了,只是比平常要慢一些。20091211,那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接着我有了些头绪。今年12月11号。那就是刺青脸的死期。比蜘蛛早四天。老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蜘蛛不在身边,而且那组数字让我脑袋冒烟,我焦躁不安起来。我和蜘蛛的新朋友们在一起,但是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我闭上眼睛,装着跟随节拍舞动,心里盘算着我得困在这里多久,当他回来的时候,如果我不在了,蜘蛛是否会注意到,是否会介意。

  有样东西让我重新睁开了眼睛-某种不同于周围噪音的东西,有人推了我一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房间的那头正在升温。一群家伙,包括那个刺青男,围着一个人推推搡搡。手、肩膀、胳膊肘全都派上了用场。中间那位,比他们都高,那正是蜘蛛。他高耸在那里,不难看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在恐吓他,威胁他。当那些人像土狼一样围着他时,他双手上举,仿佛在说:兄弟们,慢着。他倒是很高,蜘蛛,但是身上一点肉都没有,看着他那瘦弱的样子,我的胃翻腾起来。他太容易被打倒了。

  几分钟后,有人从后面的屋里走了出来,眼睛被棒球帽遮着。长相很普通,但是他身上有某种东西很特别,也许是他走路的样子。并不需要别人介绍:这就是巴兹,他是这里的老大。他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都放开了蜘蛛。蜘蛛谢过那人,动作有些夸张,头点得像只哈巴狗。然后他回到了我这里。

  “来吧,杰姆,该走了。”

  他抓起我的胳膊,我并没有挣脱他,而是任他把我拉到了门口。很高兴能马上出去,一开始我就不该进来。

  “你还好吧?”我问。

  “嗯,当然。一切都好,一切都好。让我们离开这里吧。”当我们穿过人群时,他仍然在不住点头,并且喃喃自语。往外走很容易:人们闪出一条通道。角落里的那场争斗没有逃过任何人的注意,而蜘蛛参与了它。

  从巴兹那蒸笼一样的公寓出来后,夜晚的空气出乎意料地寒冷。我们默默地走下楼梯。他并没有任何要向我解释的迹象,所以最后我直接开口问他。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事。”

  “我并不蠢,蜘蛛。突然,你莫名其妙地有了一套新的音响系统,你有了大把的钱花,而且你被邀请参加巴兹的派对-几周前,他才不会出面来救你的命。刚才我看见了所有那些围着你的家伙。你到底让自己卷进了什么事情?你是不是有麻烦了?”

  “不,杰姆,没有麻烦。再说,没有什么我解决不了的。他们只是……他们只是要确定我不会把事情搞砸了。我不会搞砸的。都会没事的。我只需要把一个小包裹带到一个地方,然后带另一个包裹回去。”

  “包裹?”我的心一沉,“老天呀,蜘蛛,他们都让你干些什么?”

  “只是帮帮忙而已,没别的。”他往我后边飞快地看了一眼,然后飞奔进一家商店,朝我招手。他看起来鬼鬼祟祟,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如果我让你在这整条街上找一个要干坏事的人,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指向他。

  我挤到他旁边。他敞开外套,把他那熟悉的臭味儿送进夜晚的空气中。

  “你在干什么?”

  他脸上带着一个即将透露秘密的男人的微笑。他把手伸进口袋,拿出来一个信封。然后他朝我俯下身来,几乎是在耳语:“我这里有两千英镑。”

  我往四周看了看。附近没有人能听到我们的对话。“别瞎掰了。”我说。

  蜘蛛哼了哼:“我没胡说,是真的。两千英镑。杰姆,你看,他们相信我。他们放心把它放在我这儿。”

  “带着那么多钱,万一你被抢了或是出事了怎么办?”

  即使在黑暗中,我也能看见他那不加掩饰的笑容。“我不会有事的。我有你和你的刀片保护我呢。你可以当我的保镖。”

  “住嘴,”我说,带着它,现在我觉得自己很傻,“我只在晚上才把它带出来。我觉得不安全。”

  “伙计,我可不是在嘲笑你。那样很酷。我自己也带着一把。”

  “在没人看到前,你赶紧把那该死的信封拿开。我们走吧。”

  他把它放回口袋,我们又重新上路了。他现在开始得意洋洋,昂首阔步了,就像得到了奶油的猫。我并不想扫他的兴,但是我希望他在陷得太深之前好好考虑一下。

  “蜘蛛,他是在利用你。如果那没有什么风险,他干吗不自己干,不管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到时候被抓住的是你。难道你想进监狱吗?”

  “不会的,我会没事的。我很小心。我只干几个月,或是几年,然后我就收手。如果你的口袋里有些钱,你就可以走得很远、很远。”

  我寒心地想:你哪里也去不了,朋友。在这个鬼地方多待两周而已。那让我感到难过,非常的难过。问题是,蜘蛛和我之间,正发生着某种奇怪的事情。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不再只是个旁观者。我卷了进去。我开始希望他的数字错了,那只是我头脑里的东西,而不是真的。但是我知道那是真实的。不管是哪条路,两周后,他就玩完了。上帝帮帮我吧,我想要保护他。不仅如此,我想要拯救他。

 
上篇:第五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七章
点击人数(238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