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八章
第八章 文 / [英]瑞切尔•伍德 更新时间:2010-9-28
 

  我在地板上醒来,四周是被弄坏的东西,我的东西。我睡着前的最后想法仍在我的脑海里徘徊。我已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除了他们正在计划的事情,他们还能对我做些什么呢?

  我看了一下表,虽然表面裂了,但表针仍然在走,差二十分七点。我动了动麻木的腿,站了起来,从地板上走过。然后走到外面,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我直接就着纸盒喝了一大口果汁,往烤面包机里放了一些面包。当它们烤好后,我往上面涂了厚厚的一层花生酱,然后走了出去,边走边吃。

  周围没什么人,尽管嗡嗡的背景声仍然在耳边回响。伦敦总有那样的声音。我闯到某人的大门口,抓起一瓶牛奶,总得有东西帮我把吐司咽下去。

  我觉得好多了,很久没有这样了。我知道他们一会儿就会抓住我-对我说教,把我关起来,遣送我到别的地方。不过这一刻,我是自由的。

  我带着我那瓶牛奶来到运河那里,坐在和蜘蛛第一次谈话的那块枕木上喝着牛奶休息。阳光开始渗出天边。当它扩散时,一切都是灰色的:建筑物、墙壁、水面和天空。如果现在你把这幅场景照成一张彩色照片,它看起来和一张黑白的毫无区别。它和我的心情很吻合-我平静而缄默,活在当下,就那么待着。

  当我喝完牛奶时,或者说几乎喝完它时,我把瓶子放到运河堤岸的边上,抓起一把石子儿。我瞄准瓶子,一个接一个地扔出去。一些飞过瓶子,你能听见它们掉进水里-咚!当它们击中目标时,瓶子颤抖了,仿佛害怕从边上掉下去,但是它并没有掉下去。我穿着运动鞋,拖着脚跟寻找更大的石头。我找到了一些,全神贯注地扔它们。第一颗没打中,扑通一声掉进运河里。第二颗正好击中瓶颈,让它翻过河堤边缘,就像那样,嘣地击中水面。我站起来,往水面看过去。瓶子往一侧翻动着,残余的牛奶溢了出来,它朝着泰晤士河的方向,往右边缓缓地移动着。我想:我应该在里面放张纸条。不知为何,那让我心里痒痒的,想到在法国或者荷兰的某个小孩,走进海里捞出我的瓶子,拉出里面我的纸条:“滚吧!来自英格兰的祝福。”

  瓶子现在离我有二十米远了。我有点想跟着它,看看我们最终会到哪里。但是在那些人抓到我前,我不想那样度过我最后几小时的自由时光。我想去跟我的朋友说再见,所以我掉头踏上通往商店的小路,朝蜘蛛家走去。刚七点半,那里仍然静悄悄的。我走到大门口,手在门铃上方犹豫着。也许我看起来会有些绝望和可怜,就这样出现,这么早。我轻轻地敲了敲门,以防万一。门从我的手边移开,一股烟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瓦尔正在厨房里,坐在她的位子上。一只手拿着杯茶,另一只夹着根烟。老天,这个女人就睡这儿吗?

  “怎么样,亲爱的?”她说,好像她知道我要来似的,“进来吧。”我朝屋里走了过去。“你真是一只早起的鸟儿。有麻烦啦?”我点了点头。“壶里还有些茶。亲爱的,到水池里拿个杯子,然后过来坐下吧。”

  当蜘蛛在九点左右出现时,他看到的我们是这样的:我和瓦尔并肩坐在早餐台前,喝着第二壶茶,一堆烟灰在我们中间的茶碟里。他摇摇晃晃地走进厨房,穿着一条运动裤和一件有污点的旧T恤衫,眼睛眯着,仿佛睡了一百年似的。在一天最好的时候,他看起来却糟透了,不仅如此,他更像是被人痛扁了一顿,然后狠狠地扔出去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看到不是只有他奶奶一个人坐在那里,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

  “杰姆过来找你。她遇到了点麻烦,对吧?”

  他看着我,我说道:“我麻烦大了,蜘蛛,他们又要把我带走了。”由于某种原因,当我看着他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在微微颤抖。我迅速扭开头,觉得自己傻傻的。接着,老天保佑,他说了最应该说的话。

  他哼了一下说:“嗯,杰姆。我们出去玩上一天吧。我身上有些钱。”他说那句话时,瓦尔抬起眼睛打量着他的脸。“他们会在这附近找你的。我们进城去吧。”他开始踮起脚尖跳来跳去,那熟悉的能量在他身体里活跃起来。“好吧,我们走!给我倒杯茶,奶奶。我去把我的鞋穿上。”

  “我觉得你还有时间去洗个澡,找些干净衣服,特里。走廊那儿有许多干净的东西。”

  蜘蛛脸上露出不耐烦和不屑的神情。

  “我很好,奶奶。不用唠叨了。”

  “你并不好,你身上的味道让我们都无法呼吸了,你这臭气熏天的家伙!”她说道,点燃了另一根香烟。

  她转向我:“男孩呀,你能把他怎么样呢?”尽管他表示抗议,他还是离开了房间。当他回来的时候,已经穿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干净的T恤衫了。不过他不可能洗了澡,没那么快。他大口灌下自己的茶,然后弯下腰亲吻了瓦尔。

  “我想我应该劝你们去学校,淘气的孩子,但是知道你俩都被停了课。”她眨了一下她那炯炯有神的淡褐色眼睛,“你们出去好好玩一天吧。如果有人来这儿,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她看着我,没有微笑,但有种内在的温暖,我能感觉到。我想:你真走运,蜘蛛,有这样一个奶奶。如果我的生活中有一个她这样的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们经过前厅时,他抓起他的连帽上衣,大声叫道:“拜拜,奶奶,回头见。”然后我们离开了。

  一切都苏醒了,开始运转起来,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早些时候,我感觉这座城市是我的,我拥有这片安详和宁静,只有我。但是现在我和蜘蛛就像一座城市里百万蚂蚁中的两只,没有其他。太阳也出来了。它跳进冬天里那些耀眼、新鲜的日子中最平常的一天。

  “今天不用非得走路,我们可以坐地铁,也可以打车,如果你想的话-我的钱应该差不多够了。”

  “你身上有多少钱,蜘蛛?”

  “六十英镑-都是我的。”他咧嘴笑了,“但是晚上我得回来,有些事情要做。不过整个白天都是我们的。”他说,伸出他的胳膊晃来晃去,“你想去哪儿?”

  “我不知道。牛津街?”

  “好的。”他昂首挺胸,把一只手伸到我面前,好像是在为我带路。然后用最大声、最愚蠢的、有钱人的腔调说:“去逛会儿商店,夫人,您意下如何?”

  人们开始往我们这边看。

  “闭嘴,蜘蛛!”听到我的呵斥,他看起来有点沮丧,“哎呀,你这个没种的家伙,那听起来很酷。让我们继续吧。”我开始朝地铁跑去,很快他就出现在我身旁,在我们跑向售票大厅的比赛里,那两条长腿很容易地赢了我。

  “伙计,那简直是打劫,对,就是。得花十六块才能上那儿。”他伸出胳膊指向伦敦之眼(1998年建于伦敦的世界最大的摩天轮-译者注),愤怒穿过他的身体流向指尖。在牛津街,我们把大部分钱花在了愚蠢的太阳镜、帽子和巨无霸上。在伦敦,六十块坚持不了多久。

  人们开始盯着他看。我想当你还没习惯他之前,他看起来是这样的:一个身高六点四英尺的黑人,在大街上咆哮。排队的人齐刷刷地注视着他,仿佛他是个歌舞演员-在那里是为了娱乐大众。我想:一会儿他们该朝他扔硬币了。他们中的一些人,用胳膊肘互相碰对方,嘴角冒出些话来,嘲笑、鄙视,就像乔丹对我那样。

  “别说了,”我说,试图改变这种局面,“其实我并不想到那个愚蠢的东西上去。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但是他并不罢休:“这座城里的每样东西都是在骗游客们的钱。那我们呢?当地人呢,不也花着十六英镑去坐和游乐园木马一样傻的东西?”他的一些听众开始紧张起来,慢慢地挪到离他稍远的地方,交换着担心的眼神。现在我很高兴看到他们的反应。他让他们产生了不安。

  我的眼睛扫过排队的人-是的,他们开始显得不自然了。两个日本游客,穿着一样的蓝色带帽夹克,戴着羊毛帽子和手套,朝我们的方向扫视。他们看过来,再转开,就那么一刹那的时间,不过我看到了他们的数字。我像被电击中一样摇晃了一下。它们是一样的。真奇怪,我想,一样的死期-怎么有些奇怪呢?然后确切的数字跳了出来,像直击到我脑袋上的一拳:20091208。那是今天!我的老天……我又看向他们,但是他们已经受够了蜘蛛的古怪行为:他们现在背对我们,也许正希望我们离开。我一定是弄错了,我想。我得确认一下。我开始朝长队走去,想绕到另一边,再看他们一眼。蜘蛛甚至没注意到我离开了,我仍能听见他在那边赌咒,沉迷于自己的愤怒之中。

  队列排得很紧。一位穿着连身衣,背上背个帆布背包的女士和一位穿着厚厚的斜纹软呢外套的老太太之间有一点空隙,我朝那里走了过去。

  “劳驾,过一下。”我边说边朝那位女士走去。其实我用不着说什么,她已经在往后退了。“谢啦。”我穿过的时候说道。她露出浅浅的微笑,抱紧她的包。当我们的目光短暂交汇时,我看到了她脸上的担心。我也看到了她的数字,我停下脚步,死死地盯着她,无法自控:20091208。

  这不是真的。那意味着什么?汗水从我的皮肤里冒了出来,我全身都在冒汗。我站在那儿,脚在那里生了根,死死盯住她。

  老太太深吸了口气。她的瞳孔里充满了恐惧。

  “我没有多少钱。”她飞快地说,声音微颤。她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包,指关节都变白了。

  “什么?”我说。

  “我没有多少钱。但这些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一直存着我的养老金。”

  事情很清楚了:这个老妇人以为我要抢劫她。“不,”我说,往后退了一步,“不,我不想要你的钱。不是那样的,对不起。”

  我碰到了前面那个家伙,他一转身,他那该死的背包撞到了我的背。老天,我要挨打了,我想。我开始朝蜘蛛的方向撤退。

  “对不起,朋友。”我说,迅速低下头,手插进口袋里,“我不是有意的。”

  “没关系。我不介意。”他蹩脚的英语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从我的帽子下面往外瞟。奇怪,他看起来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和我一样。深色的头发湿湿地贴在头皮上。“一切正常。”他说,然后点头,希望得到我的赞同。

  “当然,一切正常。”我重复道,惊讶于自己仍能像个正常的人类那样说话。但在我内心,我真实的声音在尖叫-刺骨的惊恐撕裂着我。你看,他也是:20091208。他的数字。

  某件事将在这些人身上发生。

  今天。

  这里。

  我转身跌跌撞撞地跑回蜘蛛那里,他仍在无休止地抱怨着。

  “蜘蛛,我们得走了。”他并没理会我,只沉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我抓起他的袖子:“求你了,伙计,听我的,我们必须离开这里。”难道他听不到我声音里的恐惧?难道他感觉不到我的手在他的胳膊上颤抖。

  “我哪儿也不去。我和这地方还没完呢。”

  “不,蜘蛛,已经完了。它无关紧要。我们只是需要离开这里。”

  每站在那里讲一秒钟的话都离即将发生的事情近了一秒,而那件事将让这里的人都死翘翘。我的心在胸膛里咚咚跳着,仿佛要从肋骨架里跳出来一样。

  “我得去和这里管事儿的人谈谈,不管他是谁。必须有人告诉他们,让他们明白。像这样欺诈人太恶心了。我们不应该再忍受了,我们……”

  他根本没有在听。丝毫没有办法让他听进去。

  “已经受够了这个国家这样糟糕的事情。我们都被像二等公民一样对待,我们-”

  我想都没想就抬手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我打得确实很重。啪!他停止了牢骚,惊呆了。接着他用手捂住脸。

  “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我需要你听我讲话。我们得离开这里。求你了,求你带我离开这里吧。蜘蛛,快点。”我抓住他的另一只手,使劲拉他,最后他终于动了。我开始跑起来,有点费力地拉着他,然后他终于也跑了起来。他来劲了,挣脱我的手,飞快地跑到了我前面,那双长腿大步流星地跑动着,胳膊甩来甩去。跑了有五十米,他停下来等我。然后我们一起并肩走,沿着恩布班蒙特区,走上了哈格佛桥。我们慢慢地走到桥中央,然后停下来,回头看向我们刚才待的地方。一切仍像刚才一样,毫无异样。

  “怎么啦,杰姆?怎么回事?”

  “没事。只是你让大家生气,就那样。下一件事情就是有人会打电话给警察。”那有可能是真的,难道不是吗?但是尽管我那么说,我也知道那听起来不靠谱,骗不了蜘蛛。

  “不,不是那样的。看看你,肯定有什么不对头。伙计,你看起来就像具僵尸。比平时还苍白。你怎么了?”

  我站在那里,朝泰晤士河望去,这只是这个城市普通的一天。我突然觉得自己在犯傻。甚至对我自己来说,那些闪过我脑海的字眼听起来根本不像真的-数字、死期、灾难……听起来很可笑,一个愚蠢的臆想。也许那只是我自己的意识和我玩的一个扭曲的游戏。

  “没事,蜘蛛。在那里我感觉很糟,突然觉得恐慌。我现在好了-嗯,没有完全好,不过好多了。”我试图把话题转向他,“很抱歉我打了你。”我把手放到他脸上,在那里停留了几秒钟,“疼吗?”

  他自嘲地笑了笑,“仍有些刺痛,我从没想过你会那样打我。”他哼了一下,摇了摇头。“该死的迈克·泰森遇到你都会有麻烦。”

  “对不起。”我又说了一次。

  “不用担心。”他说,仍在微笑。我们就在那里,靠着栏杆,望着河面。然后我们听到了一声巨响,伦敦之眼在我们面前爆炸了。

 
上篇:第七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九章
点击人数(220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