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33
33 文 / (英)麦利欧·瑞汀 更新时间:2010-9-28
 
 

“我们要到哪儿去?”

“去箱子里说的地方。”

阿历克西坐在后座上,他向前倾斜身子拍拍萨比尔的肩膀,说:“你是在告诉她,对吧?约拉,你现在觉得你的盟兄弟怎么样?如果那个疯子把他杀了,没准他能留给你一大笔钱呢。亚当,你有很多钱吧?”

“我现在身上没钱。”

“可是你以前很有钱吧?是在美国吗?你能给我们弄到绿卡吗?”

“我能给你的眼睛来上一拳,送你个黑眼圈。”

“嘿,你听见了吗?真有意思,我向他要绿卡,他要给我一个黑眼圈。这家伙一定是个柏柏尔人居住在北非的土著人。此处暗指野蛮人。——译者注。”

“有人跟踪我们吗?”

“没有,没有,我看着呢。我一直注意看着,后面没人。”

“真不明白。”

“也许他没发现你的汽车,男孩们把车藏得很隐蔽。加杰人,你欠我一个人情。他们打算把车拆了卖零件,但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保护好车,你愿意付钱。”

“我愿意?”

“是啊,反正等你死的时候你也得给他们留下钱。”阿历克西突然站高一些,说:“嘿,加杰人,在那辆车后面停下,就是小路旁边停着的那辆车。”

“为什么?”

“你照我说的做就是了。”

萨比尔开着车穿过路肩,停在小路旁边。

阿历克西下了车,在四周逡巡着,扬头向侧面看看。“真不错,这里没人,他们走了。”

“你不会是想偷车吧?”

阿历克西做了一个厌恶的表情,他坐下来开始拧汽车的牌照。

 

*

 

“他停车了。”

“别跟他的车并行,继续开车,超过他。如果你看到了停着的另一辆车,就记下来,我们就叫后援来。”

“你为什么不直接逮捕萨比尔,那样案子不就结了吗?”

“吉卜赛人可不像你想的那么愚蠢,他们没杀萨比尔肯定是有原因的。”卡尔克飞快看了一眼路边,“你能不能看见他们在小路下面干什么?”

“他们,他们有三个人。”马克隆清清嗓子,有点不确定地说,“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会换一个车牌,以防万一。”

卡尔克微笑着说:“马克隆,你总能不断给我惊喜。”

 

*

 

“你换车牌想干什么?他们一回来就会发现车牌换了。”

“不会。”阿历克西微笑着说,“他们不会细心看这些,不会发现。等他们注意到车牌换了,早就过了好几天。等警察拿着枪向他冲过去以后,他才能发现我们换了他的车牌;或者他在超市停车场丢车的时候才能发现。”

萨比尔耸耸肩,说:“听起来你好像干过这种事。”

“你是什么意思?我就像神甫一样清白。”

约拉在路上第一次显得很振作,她说:“我明白,我哥哥知道第一份遗嘱。我妈妈溺爱他,什么事都告诉他,什么东西都给他。但是我哥哥怎么能知道箱子底下是什么呢?他根本不识字。”

“他一定是找了营地里面识字的人,因为他在广告里面用了跟纸上一样的一些词。”

约拉看着阿历克西,问:“他会找谁呢?”

阿历克西耸耸肩,说:“吕卡识字。他肯为巴贝勒做任何事,只要能得到一笔钱就行。他也很狡猾,这件事更像是他策划的,然后指使巴贝勒代替他去做事。”

约拉吸了一口气:“可恶的吕卡,如果真是他干的,我一定要给他下符咒。”

“符咒?”萨比尔回头看着约拉,“你说什么呢?符咒?”

阿历克西笑着说:“这女孩会下符咒,是个女巫,她妈妈是女巫,她外婆也是,所以没有人愿意娶她。男人觉得如果打她一顿,她一定会给男人下咒,要么就使他们倒霉。”

“她应该那么做。”

“你是什么意思?男人有时候就得打女人,要不怎么能让她守规矩?女人不挨打,就会像你们法国女人一样,胆大包天。不,亚当,如果她能幸运地嫁出去,你就要跟她丈夫谈,告诉他怎么管教女人,他要让她怀孕,那才是最好的事。如果她能生几个小孩,就不会招她丈夫心烦。”

约拉用拇指叩着门牙,神态轻松,好像别人从她身上拿掉了一块多余的软骨,让她终于得舒一口气似的。她说:“阿历克西,你呢?你怎么没结婚?我告诉你原因吧,因为你的睾丸分成了两半,一半朝西,找那些法国女人去了,另一半还留在这里呢。”

萨比尔迷惑不解地摇摇头。他们都笑着,好像这种打趣很惬意似的。萨比尔心里揣测着,这种玩笑并没有使他们两个人心生嫌隙,反而更亲近了。他突然觉得很妒忌,希望自己也能加入到这种心无芥蒂的关系中去。他说:“你们讨论完了吧?我想跟你们说说箱子里面写着什么字,那都是灼上去的字。”

他们两个一齐转向萨比尔,好像萨比尔突然要给他们讲一个睡前故事。

“写的是中世纪法国,是个谜语,就跟那份遗嘱一样。”

“谜语?你的意思是这样吗?‘我有个妹妹,她没有腿也会走路,没有嘴也会吹口哨,你猜猜她是谁?’”

萨比尔习惯了吉卜赛人没有逻辑的说话方式。刚开始,这种思维上的不连贯干扰了他的理性思维,他曾努力地回到自己的逻辑中去。可是现在他微笑着屈服了:“好,我认输。”

约拉从身后捶打着他的座位,说:“傻瓜,谜底是风。你以为是什么?”她和阿历克西爆发出一阵大笑。

萨比尔微笑着说:“现在想不想听听我发现了什么?然后咱们等着瞧,看看你解谜是不是像出谜语那么擅长。”

“好吧,说出来听听。”

“最初的法语是这么写的:

Hébergé par les trois mariés

Celle d’Egypte la dernière fit

La vierge noire au camaro duro

Tient le secret de mes vers à ses pieds’

刚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觉得是下面的意思:

‘三个已婚之人保护着她,

这埃及女人是最后一个。

黑色的圣处女躺在硬床上,

在她的脚边藏着我那诗歌的秘密。”

“这没什么意义。”

“你竟然说对了,它没什么意义。这些文字并不是诺查丹玛斯惯有的风格,它一开头就不押韵,也不是预言的口吻。这明显是一种指引,也许是地图,指引着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三个已婚的人是谁?”

“我没有半点概念。”

“那么,黑色的圣处女是什么意思?”

“这就好懂一些,我觉得关键就在这里。camaro duro并不真正是硬床的意思。它是那种让人猜测必定有什么含义的字句,可实际上毫无意义。没错,cama在西班牙语里是床,duro的意思是坚硬的。提到黑色的圣处女,我觉得它才是真正的关键。它是换音词。”

“它是什么?”

“是换音词。一两个词中隐藏着另一个词,通过打乱原来词的字母顺序就能得到另一个词。在camaro duro中隐藏的词分明是罗卡马杜尔,就是罗卡马杜尔,是位于洛特(Lot)峡谷的著名朝圣地,据说它是圣地亚哥朝圣之旅的真正发源地。那里有一个著名的黑色圣处女,女人们世世代代一直到那儿去祈求生育。甚至有人说圣女是半男半女的身体,一半是玛丽,一半是罗兰。因为那圣处女的地室附近有块岩石,岩石高处有个阴户形状的缝隙;罗兰骑士的剑至今还留在那个缝隙里,那把剑形似男人的生殖器。她就生活在诺查丹玛斯的时代里,这800年里,我想她从没换过地方。”

“我们就是要去那里吗?”

萨比尔看着两个同伴,说:“我们对此没得选择。”

 

 
上篇:32 返回目录 下篇:34
点击人数(2592)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