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三章 初见夕颜
第三章 初见夕颜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简陋的茅屋,四面透风,摇晃的桌椅不时还会发出吱吱的声音,一盏小小的油灯放在桌子上,摇摆的小火苗还不如月光明亮。一碗白粥,一小碟腌萝卜,一个狼吞虎咽的身影,还有一群瞠目结舌的村民。

 “小卓姑娘!”吴斯看了一眼再次见底的大碗,咽了咽口水,小心地问道,“还要一碗吗?”

 卓晴放下碗,冷声回道:“叫我卓晴,还有我吃饱了。”

 “哦。”吴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终于吃饱了,不过一锅粥也见底了!不是说大家闺秀都是细嚼慢咽,饮食考究的吗?他们该不会是真的绑错人了吧?这也是全村人的心声!

 他们的眼睛就快瞪出来了,不用看卓晴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已经三四天没吃东西了,可没兴趣装矜持。

 村民们只敢在心里嘀咕,可没人敢说话,这位姑娘一身冷意,尤其是她的眼神,像箭似的扎人,他们都不敢盯着她看了。不怕死的小五子挨过去,又不敢靠得太近,蹲在旁边讨好地问道:“还好你早就装扮成村民的样子,不然一定会被他们发现了。但是你怎么知道相府会来人?”

 拉了拉身上宽大的粗布麻衣,卓晴没好气地骂道:“来的不是官兵而是家仆,你们应该感谢自己走运,选对了人。”看来这个楼相倒是个明辨是非、体恤百姓的主,不然派兵将他们全抓起来,还怕他们中没有人招吗!

 碰了一鼻子灰,小五子撇撇嘴,还是要凑过去,问道:“那你说楼相真的会来吗?”

 卓晴勾起一抹淡淡的笑,从容回道:“他一定会来的。”

 为她嘴角那抹几乎称不上笑的轻扬,小五子有些恍惚,看久了,她好像真的挺好看的。

 卓晴话音未落,又是一道急促兴奋的男声从村口一路喊过来,“吴哥!吴哥!”好不容易冲进屋里,刘羽满头大汗,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张脸憋成了暗红色,话都说不上来。吴斯急忙拍着后背给他顺气,问道:“什么事把你急得这样?”

 刘羽指着外面,激动地叫道:“楼……楼相来了!”

 吴斯瞪大了眼,抓着刘羽的衣领,急道:“真的?在哪?”

 兴奋的刘羽也不在乎自己被提着衣领,大叫道:“真的真的,就在村口。”

 一片寂静过后,小屋里爆发出欢悦的喊叫声。

 “楼相真的来了!”吴斯不敢置信地嘟囔着,他回过神来,立刻大声招呼道,“快快快,快出去迎接!” 吴斯急冲冲地走到门边,忽然想起什么,又冲进屋里胡乱地翻找着,嘴里急道,“状子!状子呢?”

 卓晴稳稳地坐在长凳上,冷眼看着他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晃晃手中的状子,不耐烦地说道:“在这儿。”

 吴斯冲过来将状子小心地握在手里,高兴地笑道:“卓晴,你和我们一起去村口吧。楼相都来了,等我们诉说了冤情,你也好跟他回去了。”

 “不行!”卓晴急道。

 “为什么?”吴斯不解,她本来就是楼相的人,现在可以回去了,怎么一脸不愿?

 因为她是卓晴,她不是礼物,更不是什么人的附属品!当然这些不用和他们解释,卓晴眸光一转,难得温和地回道:“我和他回去了,他不给你们申冤怎么办?你们去吧,我留在这里。”等他们都走了,她再偷偷逃走!

 “这不行。”吴斯急忙摇头,“你是千小姐,把你劫来已经是让你受苦了,你还帮我们写状子,想着帮咱们申冤,咱不能再委屈你了。你和楼相回去吧,我相信,楼相既然来了,一定会为民做主的!”

 这小姐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心地还真好,可不能耽误了人家,一个姑娘家,如果被掳走几天,可是要坏名节的!

 “对!卓姑娘,你回去吧。”

 “是啊!别被我们耽误了。”

 一声声朴实的劝慰倒让卓晴心里过意不去了,她一走了之,这些村民怎么办?

 不忍心让村民受牵连,更不愿被人当成礼物,卓晴进退两难,偏偏那个丞相已经到了村口了,不得已,她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她双手环在胸前,一脸正色,故意问道:“你们到底想不想为林博康申冤?”

 “当然想!”这还用说?

 很好!卓晴微微昂头,沉静的目光缓缓扫过屋里的每一个人,坚定地说道:“想就听我的!我自然有办法让楼相不得不为你们申冤。待会儿我随你们一起去,在林博康的案子完结之前,你们决不能让楼相知道我的身份。现在我就是你们村的村民,叫卓晴,记住了吗?”

 村民们面面相觑,大多数人还是不明白,但是每次面对那双沉静冰冷的眼,他们就莫名地不能抗拒,最后只能傻傻地点头回道:“记住了!”

 “走吧。”暗暗松了一口气,卓晴抓起挂在墙上的一顶破布帽子,扣在自己头上,确定高耸的发髻被遮得严实,卓晴才走出破屋,随着村民一起,走向早已聚集了不少人的村口。

 希望那个什么楼相不要太难缠才好!一行人急急忙忙地冲到村口,卓晴没有走得太前,位置刚好,既可以看清前面的情况,又淹没在众人之中。

 眯眼看去,卓晴不禁在心底吹了一声暗哨,原本以为,好歹是丞相出府,见的还是一群鲁莽村夫,这排场一定不小,不带个上百护卫,也要来几十精兵吧!谁曾想,会是这般光景。

 

村口的大榕树下,与数百村民对面而立的,是两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一个皮肤黝黑,几乎融入月色之中,满脸寒霜如一块万年坚冰;另一个肤白似雪,一双蓝瞳犹若深海,魅眼惑人。却是同样的目光凌厉,气势逼人。夜色下,这一黑一白的两人并肩而立,莫名的有些瘆人。

他们身侧,一个华服男子百无聊赖地倚在榕树旁,长相俊朗,动作随性不羁,颇有几分雅痞的气质。

卓晴游走的目光在看到树下长身而立的男子后,竟是移不开眼!

月华下,男子一袭绛紫长衫,衣襟上绣了几缕简单的金丝水波暗纹,发丝用玉扣简单地束着,未戴发冠,尽管如此亦无损他的风雅尊贵。狭长的眼,微微上扬,配上嘴角暖暖的笑,举手投足间无不优雅,确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四个字形容,赏心悦目。但是卓晴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尤其是他的眼睛,深沉幽静,似乎可以看透一切,隐隐中透着一点……

 一点什么呢?卓晴微眯着眼,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男子忽然眸光一转,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卓晴心惊,赶紧低下头,把破帽拉下来一些,挡住大半张脸,才终于舒了一口气,好敏锐的人!

 楼夕颜貌似随意地扫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难道刚才被窥视的感觉是他的错觉,又或者是那个人隐藏得太好?如果是,他倒是不枉此行。

 楼夕颜心情颇好,扬起一抹温暖的笑,上前一步迎向对面急匆匆跑过来,又惶恐地盯着他手足无措的村民。

 楼夕颜缓步走近,村民们才反应过来,连忙跪拜道:“拜见丞相大人!”卓晴没有下跪的习惯,不得已也只能顺势半蹲下身子。

 “都起来吧。”楼夕颜微微抬手,轻笑问道,“你们请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请?卓晴轻轻挑眉,这样还能算是请,好个大家风范啊!清润悦耳的声音,略带低沉,和他给人的感觉很配。又拉了拉帽子,卓晴忍不住再次抬头,看向前方笑得如沐春风的男子。

 丞相果然如传说中的温文尔雅,爱民如子啊!村民们大受鼓舞,齐声叫道:“丞相大人,求您为我们申冤啊!”

 喊冤声此起彼伏,齐天宇受不了地掏掏耳朵,凉凉地说道:“申冤应该去官府吧,你们掳人在先,威胁朝廷命官在后,是想进班房?”他本来以为有什么好戏看的,早知道这么无聊,他就不来了。

 齐天宇话音未落,吴斯急忙起身,卓晴想拉住他,可惜他动作之快,卓晴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吴斯在楼夕颜面前狠狠地连磕了三个响头,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丞相大人,草民愚钝,走到这一步,实在是万不得已。府衙我们已经去过无数次,衙役说案子已经判了,还把我们轰了出来。找提刑大人申冤,大人又不在京城,想找您说理,但是丞相府又岂是平民百姓可以随便进的?我们实在是……”其中的辛酸,吴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下去,只得一个劲儿地磕头。

 咚咚的声音听得卓晴心惊,他以为他的头是铁做的!卓晴拍了旁边的小五子一下,低声说道:“喊冤!”

 “什么?”小五子一头雾水。

笨!用力拧了他的胳膊,卓晴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喊——冤——”

 小五子终于回过神来,大叫道:“冤枉啊!”她手劲好大,疼死了!

 几乎是凄厉的喊声也震醒了一群发懵的村民,纷纷跟着喊起冤来。

 “丞相大人,冤枉啊——”

 “丞相大人,为我们申冤哪——”

 楼夕颜暗藏锋芒的眼扫过一张张朴实激愤的脸,这些人看起来,确实是有冤情要诉,于是上前一步,扶起还在不停磕头的吴斯,说道:“你们有什么冤情不妨直说。”

 吴斯慌乱地爬起来,不敢让楼夕颜搀扶,在身上摸索了好一会儿,才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万分谨慎地送上,“这是状子。”

 还写了状子!楼夕颜微笑接过,缓缓展开。一会儿之后,他笑意不变,随意地问道:“这状子,是谁写的?”

 齐天宇起身,好奇地拿过状子。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和夕颜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他口气越是随意,笑容越是温柔的时候,说明他越是在意,越是可疑!

 完了!卓晴低咒。千万不要回头,不要看我,不要回头!卓晴在心里默念了无数次,可惜老天爷没有听见她的祈祷,村民们齐刷刷地回头,无一例外地盯着她看。

 该死!真是一群白痴,没有脑子!

 卓晴把她二十几年生命里能想到的骂人词汇一次骂了个遍,还是不得不缓缓起身,因为那抹“温柔”的视线已经紧紧地锁住了她。

楼夕颜随着众人的视线看去,一个单薄的身影低着头,半蹲在地上。久久,那人才慢慢站起来,一顶大帽子把他的脸遮去大半,看不清样貌,宽大的粗布麻衣披在他身上,显得那么瘦小,看身形,像个少年,不过楼夕颜可不这么想。

 看那人沉默不语,楼夕颜饶有兴味地问道:“状子是你写的?”

 卓晴低着头,压低声音,有气无力地回道:“是。”她很想回答不是,但是她身后跪着一群白痴,只会给她捅娄子,她第一次如此“痛恨”单纯善良的劳动人民。

 齐天宇把卓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轻晃着手中的状子,故意对着楼夕颜大声叹道:“用词倒还算简明犀利,就是这字太丑了。”

 卓晴依旧低着头,一声不吭。她从来都没说过自己的字漂亮,想激她,还差了点。

 卓晴打定主意装傻充愣,楼夕颜也不着急,看向旁边的吴斯,问道:“你们不是他的家人,也和案子没什么关联,为什么要替他喊冤,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含冤莫白?”

 吴斯不敢直视楼夕颜的眼,把心里演练过无数次的话,一股脑儿地倒出来,“丞相大人,林博康是我们整个村子的恩公啊!牛家庄只有三口水井,人、牲口、地里的粮食都靠那点水,天公不作美的时候,经常旱得颗粒无收。这些年来都是恩公接济我们粮食,冬天还送棉被,不是一天两天,是十年,整整十年啊!这样的大善人,怎么可能会以次充好,偷换军粮?恩公不是这种人,他一定是被冤枉的啊!丞相大人明察!”

 原来是偷换军粮那个案子,早在半个月以前,刑部已经判决,人证物证,认罪书俱在,楼夕颜不解,“府衙既已经判决此案,林博康也在认罪书上画了押,你们伸什么冤?或是你们有什么证据在手?”

 “我们……”他们哪有什么证据,只是坚持一个信念而已。生怕楼相不相信,吴斯再一次哐当跪地。

 “恩公不会做这种事的!大人明察!”一个大男人,一边哽咽一边磕头,他身后的村民也跟着伏下身子磕头,咚咚的声音,听得卓晴火气直往上冒,果然是一群猪,该说的不说,就知道磕头!卓晴一把抓住吴斯的肩头,冷声道:“够了。”

 卓晴越过众人,与楼夕颜对面而立,寒声说道:“据林博康的妻子说,结案之后她探视林博康时,林博康仍然坚持自己是被冤枉的,试问一个已经认罪的人怎么还会喊冤?此案并非公开审理,我们有理由怀疑,林博康受到刑讯逼供,被迫或是在昏迷状态下按了指纹。”

 “刑讯逼供?”这个词有意思,虽然仍看不见他的样子,但是清晰冷静的声音,临危不乱的气度,让楼夕颜感觉这人绝非普通村民。他一步步逼近卓晴,追问道:“你这么说,是有证据?”

 好强的压迫感!他的声音明明很轻,笑容很淡,但是每次与那道温柔的视线相对,总能让卓晴莫名地紧张。

 顾云常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刚好她也认同!她从来没有后退的习惯,这次也一样。卓晴微微仰头,傲然反问道:“是不是刑讯逼供,查验他身上是否有伤自然一清二楚了。林博康坚称冤枉,而有人显然急于了结此案。敢问丞相,若当真是刑讯逼供又当如何?”

 楼夕颜没想到,他居然不退缩!帽檐下,一双清澈的眼坚定地与他对视。

 对,是清澈!他有多少年没有看见过这样坦荡的眼神了。在官场待久了,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生活,他几乎忘记了这种坦荡。心中一暖,为了这难得的清澈,楼夕颜沉声回道:“若真如你所言,当然要重审。”

 太好了!卓晴乘胜追击,故意大声问道:“为了公平起见,丞相必定是要公开重审此案吧?”

 公开重审?他在逼他!这时候他若是不同意公开审理倒显得有失公正了!

 很好!楼夕颜轻笑点头,大方回道:“本相正有此意,公开审理此案甚好!”

等的就是这句话。

卓晴愉悦的心情在听见下一句之后被打入深渊里。“只不过……”楼夕颜故意拉长声音,逼近卓晴,字字清晰,异常缓慢地说道,“根据穹岳立律,若是没有证据证明犯人的清白,或是重审之后,仍然判定原罪,提出重审者,皆获侵辱公堂之罪,轻则杖刑一百,重则服役三年!”

  什么?有这种事!这是什么制度,提起上诉居然还有可, 能获罪?为什么没人告诉她?她发誓,她在那个什么丞相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戏谑,虽然一闪而过,但绝对是!

  卓晴刚要开口,吴斯一听楼相愿意重审此案,立刻欢欣鼓舞,大声回道:“我等相信恩公是无辜的,愿意担罪!”

  你愿意我不愿意!别说林博康不一定是清白的,就是他真的清白,证据呢?卓晴恨不得狠狠给吴斯一脚!

  她快被气个半死,楼夕颜却在此时兴致盎然地笑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人很有意思,正直聪明,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懂,楼夕颜一直暗暗观察他与村民间的暗潮汹涌,对他可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一口气憋着无处发泄,卓晴冷冷地回道:“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这是礼貌。”

  是吗?楼夕颜淡笑回道:“楼夕颜。”

  “夕颜?”卓晴低喃,一双明眸在楼夕颜脸上来回游走。

  卓晴表情怪异,齐天宇隐隐觉得会有好戏看,双手环胸,笑道:“小子,你有意见?”

  卓晴无所谓地摇头,爽快回道:“没有。”

  就这样?正当齐天宇失望的时候,卓晴不高不低,不轻不重地叹道:“想不到一个大男人会取个女人的名字。”

  卓晴的“自言自语”效果惊人,几百号人聚集的村口瞬间寂静无声。村民一脸惊恐,景飒、墨白眉头紧蹙,齐天宇呆若木鸡,虽然他也觉得夕颜的名字很……但是也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讨论啊!

  这小子——有种!

  齐天宇发誓,他刚才看见一向以温文尔雅,微笑亲和闻名六国的楼丞相第一次嘴角的笑僵硬得像是在抽搐。

  有人要倒霉了!

楼夕颜默不作声,众人也不知如何反应,几百人占据的村口寂静无声,总觉得有些怪异,空气仿佛都变得闷闷的。卓晴斜睨了楼夕颜一眼,他还是笑着,狭长的眼睛微微上扬,无比“关爱”地凝视着她,可惜卓晴怎么看都不觉得温和,反而有一种浑身发麻的感觉。

  他一个丞相,“传说”温润如玉气度不凡,应该没这么小气吧?!拉拉帽檐,卓晴悄然后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谁知她的脚才刚刚移动一下,忽然一声惊雷随着耀眼的闪电直劈而下,原本还徐徐春风,瞬间狂乱大作,吹得草木纷飞。卓晴吓了一跳,仰头看天,只见墨黑的天际已是风起云涌。卓晴傻眼,“不是吧!”她没说什么大逆不道、天理不容的话,至于这么电闪雷鸣、狂风助阵吗?

  几声惊雷之后,是一场瓢泼大雨。

  “下雨啦!”突来的暴雨让众人措手不及,乱作一团。卓晴赶紧乘乱后退,手上忽然一痛,她的手腕被一只干净修长的大手紧紧地抓住,卓晴抬眼看去,是楼夕颜!暴雨下,每个人都是一身狼狈,唯独他仍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隔着厚厚的雨雾,他的样子几乎看不清楚,但是卓晴依然能感受到来自那双细眸的逼视。

  雨越来越大,吴斯大声叫道:“丞相大人,这边请,到祠堂躲躲雨吧!”

  楼夕颜微笑点头,拉着卓晴往村口旁边祠堂走去。卓晴用力挣扎几下之后就放弃了,看他斯文瘦弱的样子,手劲居然这么大,除非她不要这只手,不然是别想跑了。楼夕颜回头看了一眼只挣扎了一会就默默跟在他身后的少年,嘴角不自觉地轻轻扬起。

  所谓祠堂,也就是一间大泥巴房,几张供桌,还有些烧尽的香烛,四壁残破不堪,雨水还不时从破瓦间滴落。本来就不大的地方,再涌进来一群人,显得异常拥挤。好在楼夕颜的两个“黑白无常”侍卫站在那儿,村民也不敢挤过来,他们得以在供桌旁的一角休息。

  卓晴的手一直被人抓着,很不习惯,她受不了地晃晃手臂,不耐烦地说道:“丞相大人,你可以放手了吧?”本来正准备放手的楼夕颜听到他嫌弃的声音,反而更加用力地握紧他的手腕,声音一如往常地温和,“问了别人的名字,自己却不报上名来,似乎也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

  咝——好痛!这人太阴险了,她的手要断了。卓晴倔强地咬紧牙关,不吭声,也不回答。

  感受到掌心中的手腕不住地颤抖,楼夕颜松了手劲,这少年的手也太细了,他还真怕不小心就把他的手折断了。放开他的手,楼夕颜淡淡地问道:“你的名字?”

  清冷的声音低低地响起,沉若低弦。卓晴轻轻抬头看向楼夕颜,近看他的五官更加俊美,此时的他没有笑,少了笑容的映衬,那狭长的眸,隐隐地透着一股恣肆的魅力。卓晴看得出神,忽然发现楼夕颜的眼中划过一抹淡淡的惊异。

  她的脸!卓晴赶紧低下头,楼夕颜却擒着她的下巴,缓缓地将她的脸转过来,一道闪电适时闪过,白光下,两道深深的疤痕赫然覆在素净的脸颊上,几乎看不出容颜。

  楼夕颜眼神微闪,是谁会下此等狠手,在一个少年脸上留下这样狰狞的痕迹?

  卓晴不能低下头,只有按住头上的破帽,把另一边完好的脸紧紧遮住,抬脚朝着楼夕颜的脚狠狠地踩了下去!

  “哼!”楼夕颜闷哼一声,稍一闪神,卓晴赶紧趁机拍开他的手,退后好几步。

  离他远一些,压迫感终于小了一点,卓晴抓着帽子把脸遮好,故作惊讶地说道:“踩到你了?不好意思丞相大人,天太黑,没看见。”此时她真是无比怀念她的三寸高跟鞋。

  没看见?他还可以再假一点!

  想到他脸上的伤,楼夕颜伸出的手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下来。

  楼夕颜不再上前,卓晴终于松了一口气,却听见齐天宇正在逼问吴斯,“你们要见丞相,现在人都已经来了,抢走的小美人也应该交出来了吧!”

  吴斯抓抓头,一脸的不知所措。卓姑娘说不能说,那现在要怎么办?

  “人呢?”看准吴斯老实巴交的性格,齐天宇逼问道,“你们不是把她杀了吧?”

  吴斯连连摇头,急道:“没没没……绝对没有!”

  “卖了?”

  吴斯大声叫道:“怎么可能!”

  “那人呢?”

  人?村民们再一次在祠堂里寻找那抹身影。

  又来了!卓晴低咒。

  嘭——只听到一声巨响,卓晴狠狠地拍了供桌一下,本来就破烂的供桌左右摇晃了几下之后居然轰然倒塌!村民们全都惊恐地盯着卓晴,楼夕颜轻轻挑眉,他又想耍什么花样?

  很好,现在所有人都看着她,楼夕颜应该不会发现,这些白痴村民刚才要找的人就是她了吧!目的是达到了,但是……痛死她啦。

  卓晴缓缓收回手,背到身后轻轻揉搓,深吸一口气,朗声回道:“她活得好好的,丞相大人可以放心,我们会代您悉心照顾她。案子公开审理之后,丞相自然就可以见到她了。”

  “意思是说,案子不公开重审,我们就见不到小美人了?!”扫了一眼地上支离破碎的木块,齐天宇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啧啧笑道,“丞相大人,人家恐吓你呢。”

  这个人是谁?唯恐天下不乱。卓晴暗暗咬牙,冷声回道:“这位公子错怪我了,恐吓这种没有实际效果的事情我是从来不做的。”

  好大的口气啊!齐天宇吹起一声长哨,这小子果然有意思。他故作惊恐地摇摇头,夸张地叫道:“你不是恐吓,那就是要威胁喽?胁迫朝廷命官,罪很重的!”

  “你!”卓晴气结。

  楼夕颜忽然大笑起来,沉声说道:“明日午时,本相会在应天府衙审阅此案卷宗,询问案情,特准牛家庄派十人前去旁听。本案是否重审,待本相查过卷宗,见了犯人之后再行定夺!”

  “多谢丞相大人!”村民一听这个好消息,立刻跪下谢恩,只有卓晴一人若有所思地盯着楼夕颜,这个男人做事,似乎总让人摸不着头脑。

  看看外面雨势渐小,楼夕颜不再多言,准备离开。齐天宇追上楼夕颜,皱眉问道:“小美人你真的不要了?”

  眼光扫过卓晴,楼夕颜无所谓地笑道:“就让他替我照顾着吧。”

  卓晴不由浑身一僵,他的笑容总让人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走到祠堂门口,楼夕颜又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卓晴,说道:“你,明天必须出现。”

  “为什么?”关她什么事?

  “你不出现,他们也不用来了。”抛下一句话后,楼夕颜一行人迅速消失在细雨里。

  “喂——”卓晴无语,这是谁恐吓谁啊!

 
上篇:第二章 错身入嫁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畏罪自杀
点击人数(5372)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