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五章 提刑大人
第五章 提刑大人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昨晚?”吴志刚一双本就不大的小眼睛怒目圆睁,狠狠地瞪着站在一旁局促不安的王丙升骂道,“你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死亡的时间都说不清楚,你还做什么仵作!”

  “尸体……”王丙升连声音都有些发颤,小心翼翼地看了卓晴一眼,见她默不作声,才小声地回道,“尸体出现这种火灼斑纹,并且开始僵硬,说明死者刚死不久。”

  卓晴缓缓抬头,王丙升立刻不敢再说下去。刚才看了死者背后的伤痕他真的无地自容,都是太过自信,他才会忽略这么重要的一点,这个古怪的少年说他也算没有说错,他的确有愧。

  王丙升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什么,卓晴冷声说道:“你过来。”

  他想干什么?王丙升一怔,考虑着要不要上前。

  看他还是一脸防备地杵在那里,卓晴不耐烦地喝道:“过来!”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还能吃了他!

  王丙升咽了咽口水,还是缓步走到卓晴身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一大把年纪了,面对这么个包得密不透风的少年,总觉得心虚不已。

  楼夕颜手背在身后,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脸上不变的是温文儒雅的浅笑,只不过他注视着卓晴的眼睛异常的明亮。

  在死者脚部的位置蹲下身子,卓晴平静地解释起来,“这种死后出现的斑纹,叫做尸斑。一般情况下,死后两小时……”不对,这里计时单位是什么?

  应该是时辰吧?真是麻烦,暗暗换算了一下,卓晴才又继续说道:“一到两个时辰开始出现,三到四个时辰达到明显可见。这时候按压尸斑会褪色或消失,松开手尸斑又重现。死亡后六个时辰,尸斑连成一片,颜色加深,此时按压尸斑已经不能完全消失,只是稍许褪色,停止按压后尸斑恢复原色也慢。十二个时辰之后,用手指压迫尸斑不再改变颜色,也不再消失。”

  王丙升听得很认真,只是眉头却是越皱越深。

  不相信?卓晴指着尸斑,说道:“你,按一下。”

  王丙升点点头,他也一心想要求证。食指用了些力道按在尸斑上,松开后斑纹是有些褪色,一会之后慢慢恢复了原色。

  按照他刚才的说法,死者确实死了有六个时辰了。吴志刚急道:“王丙升,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李鸣的嫌疑就是最大的了!

  “这……”王丙升有些迟疑,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年,还是如实回禀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尸体在一到两个时辰会出现斑纹,死亡时间越久,斑纹越深,至于他所说的,我真的不清楚。”

  说来惭愧,他确实不知道能从这些斑纹上看出如此准确的死亡时间。如果是一开始,他一定直接否定少年的话,但是刚才一路听下来,少年言之凿凿,他实在不敢妄下论断。

  王丙升一句不知道,让吴志刚大为恼火,叫道:“那本官怎么知道,他说的是实情还是信口雌黄?”

  轻咳一声,斜睨着卓晴,吴志刚大声问道:“你如何能证明自己说的是事实?”他一开始就觉得这少年古怪,但是看在楼相的面子上,他也不好发作。

  很好,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能!

  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她要怎么去证明她所说的有科学根据?难道她要说自己是某某大法医学硕士,青年主检法医,发表过多篇学术论文……还是现场来一场生物解剖课,估计那个林夫人会扑上来撕了她!

  卓晴自嘲地轻拍脑袋,她跟着这些个古人凑什么热闹?背靠着冰冷的牢房石壁,无所谓地回道:“我说的是事实,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用你们能理解的方式去证明。”

 “那就是说,你还是不能证明!”吴志刚刚想发难,转念一想这少年与楼相之间好像颇有渊源,小心驶得万年船,转身对着楼夕颜一揖,轻声问道,“楼相您看?”

  他相信少年说的都是事实,那他必定是有名师指点的,他的师傅,也必定是有名望之人。只要报出他师傅的名字就能证明他说的是否是实情,他不肯说,只能有一个原因,不愿意暴露身份!

  他不知道自己越是这样保密,越是让人想要窥视吗?好在他不着急!楼夕颜轻扬唇角,刚要开口,一道清冽却又带着坚毅的声音忽然响起,“他说的确是实情。”

  所有人都朝着声音的来处看去,卓晴轻轻抬起一点帽檐,只见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站在牢房外,似乎来了很久。他看起来很高,和楼夕颜差不多,不过楼夕颜显得更加清瘦。他的长相没有楼夕颜俊朗,但是却有一双深邃坚定的眼睛,不像楼夕颜,那双永远带笑的细眸总让人摸不清他在想什么。这人身着简便的深蓝长袍,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像是从什么地方匆匆赶过来的,虽然不算狼狈,却也不免有些仓促。不像楼夕颜,老是一副从容不迫、衣着光鲜的样子!而且……

  等等,她为什么老是拿楼夕颜来作比较?她是疯了吧!

  卓晴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失常,吴志刚和其他衙役齐声叫道:“提刑司大人!”

  提刑司?卓晴扬眉,对他更感兴趣了,学法医学的人不会不知道宋慈,这人与宋慈一样的官职,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宋慈的本事!

  朝着众人微微抬手,单御岚对着楼夕颜轻轻一揖,微低的声音不失恭敬却也只是淡淡地说道:“楼相。”

  楼夕颜上前一步,微扬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揶揄,笑道:“单提刑来得正是时候。”不早不晚啊!

  单御岚不为所动,一板一眼地回道:“这本是下官应尽之责,劳烦丞相,实属不该。”

  楼夕颜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不轻不重地笑对,“单提刑言重了,你我皆是为了朝廷效力。”

  这就是传说中的官场虚迎?卓晴无聊地想打呵欠。正当她肆无忌惮地打着呵欠,单御岚已经走进牢门,向她直逼而来,“你所说的确是事实,而且一字不差。你叫什么名字?何方人士?师承何处?”

  其实早在少年斥责王丙升之前他已经来了,之所以一直默不作声,就是想知道,少年对于验尸了解到底有多少,他倒是没有让他失望。少年对尸斑的了解,比普通仵作要透彻得多,单御岚知道自己问得唐突,但是他心中急切想要知道这个灰袍少年的身份,尤其是他的师傅,怎样能教导出这样的弟子。

  卓晴嘴角僵在那里,这人问话好不客气!卓晴讪讪地放下掩唇的手,冰冷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意兴阑珊,回道:“提刑司大人,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我不是你的下人,更不是犯人。你有权利向我提问,要不要回答你,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单御岚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有一瞬间的失神。楼夕颜嘴角的笑意则是越发浓郁,看来随心所欲、肆无忌惮是他的性格,这么算起来,他昨晚对他已经是客气了呢!

  “放肆!”生怕单御岚动怒,吴志刚急忙呵斥,“提刑司大人问话,你胆敢不回?”

  卓晴双手环胸,倒也不怒,反而调侃般笑道:“我在和提刑司大人对话,你胆敢插嘴?”

  “你——”这简直就是反了!吴志刚气得口鼻生烟,面色潮红,胸口剧烈起伏着,手指着卓晴抖个不停,“你”字说了半天也没蹦出下句话来。

  卓晴有些错愕,他不要紧吧,自己好像没说什么啊!不会脑溢血吧?古人的抗击打能力未免弱了点!

  卓晴真担心他昏厥过去,好在两个衙役押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打破了一室的尴尬。

  “大人,李鸣带到。”

  对于卓晴的失礼,单提刑隐忍不发。楼相好整以暇,吴志刚被气个半死无处发泄,此时怒意翻腾,只能对着李鸣一阵狂吼,“李鸣,林博康昨夜被人杀害,而你正是昨夜唯一见过林博康的人,你当时看到什么,人是不是你杀的?”

  李鸣赶紧跪下,低着头,声音虽有些颤抖,思路却十分清晰,“大人冤枉啊!小人是林家的管事,老爷在牢里待了好几个月,受了不少苦,我只是来给老爷送衣服的,当时老爷心情很不好,小人不敢多待,只开解了两句,就将衣服留下离开了。小人只在牢房里停留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当时天下了很大的雨,牢房外的树都吹断了,小人还帮衙役大哥搬树。”

  这个李鸣的身材比死者略壮实一些,基本能将人勒晕再悬挂到房梁之上,按照死亡时间来看,李鸣嫌疑也最大,只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推理案情一向是顾云的强项,她只管验尸。卓晴悄悄回退几步,退到牢门外,懒懒地倚着石壁,哈欠连连,后面应该没她什么事了。

  “你说,你是来送衣服的,那么林博康是否在你面前换了新衣新鞋?”

  李鸣稍稍抬头看了一眼一身简单装束的单御岚,又低下头,轻声回道:“没有。”

  声音平缓,却带着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单御岚继续问道:“你除了送衣服给他,还帮他做了什么?”

  这次李鸣没有思索很久,回道:“小人只是将衣服交给老爷,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单御岚忽然走进牢门内,走向右侧的床沿。简陋的木板上,铺着凌乱的稻草。单御岚抬手,轻轻拿起几缕床边的稻草,一个模糊的脚印赫然出现,“死者床沿上,有一个沾满泥巴的脚印,但是,死者穿的是一双新鞋。就算是旧鞋,死者在牢房里几个月少有出去,也不会这么脏,昨夜正好有一场大雨,那个时间段只有你进过死者的牢房,这个鞋印就是你在悬挂尸体的时候留下的,是不是?”

  卓晴微微眯眼看去,脚印有些看不清,在稻草交错间,就更难发现了,单御岚一直都只是在牢门外吧,居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好细心敏锐的人啊!

  李鸣浑身一震,语焉不详,“不不……”

  吴志刚不耐地叫道:“脱下他的鞋验证一下!”

  两名衙役立刻领命,快速地脱下李鸣的鞋子,一番比对之后,回道:“大人,李鸣的鞋子和这个鞋印正好吻合。”

  得到验证,吴志刚气焰更是嚣张起来,“真的是你!李鸣,你好大的胆子!”

  卓晴嗤之以鼻,这顶多只能证明李鸣当时踩过这块木板而已,不过是个辅证,也不能因此为他定罪吧!

  李鸣早已经抖得像风中残叶,立刻匍匐在地上,求饶道:“大人,小人只是一时失手,不是有意要加害老爷的!”

  他认罪了?卓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也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楼夕颜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不过很快消失。

  “你前后进出监牢不过一炷香的时候,杀人、换衣、伪造自缢现场,面面俱到,还敢说自己是一时失手!除非,你还隐瞒了什么,说!” 单御岚略微高昂的声音,坚毅的眼神,一身的正气,不说李鸣吓得瑟瑟发抖,就是卓晴都被震得晃神。

  李鸣眼神飘忽,惊恐万分,却只是不停地求饶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如果李鸣真的已经做了这么周密的计划杀人,可见是个冷静也冷血的人,现在怎么会这样慌乱?他是林家的管家,和林博康应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杀人动机是什么?

  “李鸣!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夫君生前对你不薄了!”夫人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懑,她怎么也没想到,杀死夫君的居然是跟随他们多年的管家!

  村民们也都恨不得打死这个忘恩负义之徒,监牢里一时有些混乱。单御岚当机立断,朗声说道:“将此人收监!待本官查验林博康案卷宗,再做审理!是非曲直,自有论断。”

  “是。”衙役们立刻将李鸣押入旁边的监牢。夫人和村民们也被衙役带出监牢。

  楼夕颜轻轻拍手,唇角依旧飞扬,笑道:“满朝文武都说单提刑听讼清明,断案决事果断。今日一见,果然是不负盛名。”

  “楼相过奖了。”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楼夕颜习以为常,两人并肩走出牢门。

  吴斯看见楼夕颜走出来,马上迎上去,感激万分地说道:“丞相大人,多谢您给我们做主,您放心,我们劫了姑娘是我们不对,但是绝对没有为难姑娘,姑娘她是好人,还帮着我们写状子,刚才又给恩公验尸,姑娘……”

  “等等!”楼夕颜常年含笑的脸一僵,“你说刚才验尸那少年就是青枫?”

  青枫?那个少年原来竟是个女子?单御岚看向楼夕颜,只见他满脸皆是惊愕,这个青枫还真不简单,能让楼相露出懊恼之色的人,可不多!

  什么青枫?不是叫卓晴吗?吴斯一脸茫然,下意识地抬头寻找卓晴,只是监牢里哪里还有她的影子。“咦?人呢?”

 
上篇:第四章 畏罪自杀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入住相府
点击人数(4768)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