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八章 温泉小苑
第八章 温泉小苑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是我给她的胆子。”低沉轻柔的声音低低响起,薛娴心原来还张牙舞爪的脸瞬间堆满笑容,转身迎了上去,满脸的心痛,万分体贴地说道:“夕颜啊,你怎么起来了?病才好些,吹了风受寒了可怎么是好。”

  卓晴目瞪口呆,这女人不去演戏太可惜了,刚才还嚣张跋扈到目中无人,现在又温顺婉约得堪比慈母。这变脸的功夫她算是见识到了。

  楼夕颜习以为常,淡淡地回道:“我好多了,以后我的药,都交给青枫好了。”说着,他看向卓晴,朝着她缓缓伸出手。

干什么?卓晴站着不动,楼夕颜也不说话,只是微笑而宠溺地看着她。卓晴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他这是什么表情!她要是不走过去,倒显得她不识好歹罪大恶极了,问题是,他和她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楼夕颜很有耐心,旁边的人也怔怔地盯着卓晴看,卓晴在心里又把骂人的词汇温习了个遍,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发现,她的修养太好了!深吸一口气,算了,看在他现在是病人的分儿上,卓晴不情愿地走了过去。

楼夕颜轻揽着卓晴的肩,他显然偏袒卓晴的行为,薛娴心看在眼里,她也不是傻子,她将药放在石桌上,笑叹道:“好好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二娘还不都是为了你好。”

  楼夕颜轻轻点头,回道:“家里还有很多事要你操心,你去忙吧。”

  薛娴心点点头,顺势笑道:“那……也好,不过这药你一定要趁热喝。” 薛娴心带着一群丫头婆子快步离开,脸上的笑意早已不在。她小看这个青枫了,才短短一天,青枫居然就得到夕颜的宠爱,这绝对是个狠角色,她要好好想想。

  齐天宇双手环胸,低笑着调侃道:“我还当你病得多重呢,一大早就往你这儿赶,我看你倒是享受得很。”美女相伴,他哪里像是有病的样子!

  楼夕颜轻轻抬眼,漫不经心地回道:“你来探病不是也没闲着。”

  嗯?齐天宇轻轻挑眉,夕颜这话听起来,好像有些酸哦。

  忽视齐天宇探究的眼神,楼夕颜问道:“我记得你家在城郊有一座别院有温泉?”

  他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齐天宇回道:“对,现在是春天,泡温泉还是很舒服的。”

  “我想去那里养病,不知道方不方便?”话是对着齐天宇说的,但是楼夕颜却是温柔浅笑地看着卓晴。

  他这是什么眼神,卓晴没来由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推开他的手,退后一步。这个男人有时温柔有时诡秘,永远也搞不懂他想干什么,不过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绝对危险!

  “哦!可以啊。”齐天宇一愣,以前请他去他都不去,今年是怎么了?难道是有美人相伴,也想要享受一回鸳鸯浴?

  想到楼夕颜有可能患的是哮喘病,卓晴低声说道:“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泡温泉。”

  楼夕颜不解地看向她,卓晴刚要开口,一朵艳丽的木棉花翩然掉落,卓晴眼神微闪,随即又笑道:“不过去山明水秀的地方休养一下也好。”出去避开木棉飘絮的时节对他的病也有好处。

  卓晴答应了,看出她刚才的闪烁不定,楼夕颜也不深究,对着景飒说道:“景飒你去准备一下。”

  “是。”

  看到景飒离去的背影,原来还默不作声的楼夕舞忽然叫道:“我也要去。”

  楼夕颜蹙眉,刚要开口,卓晴眼中闪过一抹了然,笑道:“让她陪陪我吧,不然我一个人会很无聊。”

  卓晴说完,楼夕颜看了夕舞一眼,居然没再说什么。

  夕颜对这位青枫小姐很重视呢,齐天宇故意凑上前去,不怕死地讪笑道:“青小姐绝对不会无聊的,还有我啊!”

  卓晴由上到下,再由下到上地冷眼打量了齐天宇一圈,随即扬起一抹假笑,回道:“我说的是女人,很抱歉你隐藏得太好,我一时没看出来。”

  楼夕颜大笑,她说话真够呛,看来她对他,果然算是口下留情了。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齐天宇不解,大大的不解,他什么时候这么讨人厌了?

“没有。”他在牛家庄的时候处处拿话激她,怎么会是误会!不过卓晴是不会告诉他的,她耸耸肩,轻轻勾起唇角,一脸嫌弃地回道:“只不过看见蟑螂谁都会忍不住踩一下。”

蟑螂……揽月楼里再次爆发出一阵狂笑声。

 

马车晃来晃去,卓晴都快睡着了,她现在无比怀念汽车,同样是四个轮,速度实在差太远了,他们中午就出门了,现在都晃到黄昏了,还没到!她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半眯着眼,看着身边的楼夕舞轻轻掀开布帘,半趴在窗棂上,痴痴地盯着前方。卓晴斜过身子,朝着那道缝隙看去,果然如她所料地看见了驾马走在最前面的那抹高大冷傲的背影。

  “喜欢他就告诉他,用不着这么偷偷摸摸的。”

  身后慵懒的女声吓了楼夕舞一大跳,她匆匆放下窗帘,转过身就看见卓晴似笑非笑地斜睨着她,她面色微窘,不自在地低叫道:“你……你胡说什么?”她刚刚明明不是睡了吗?什么时候又醒过来了?楼夕舞暗骂自己看得太入神了。

  “原来我说错了?”卓晴坐直身子,轻轻挑起窗帘,不理会身后的楼夕舞,故意托着腮帮,盯着景飒的背影,悠悠叹道,“好吧,景飒这块冰倒是越看越顺眼了,你不喜欢,那我倒是不介意……”

  卓晴手腕一痛,还没有说完,已经被楼夕舞拽过身来,楼夕舞气急败坏地吼道:“你想怎么样?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哥的人!”

  啧啧啧,这丫头醋劲还真不小。收起慵懒的笑容,卓晴甩开楼夕舞的手,冷笑回道:“你又不喜欢他,管太多了吧?”

“我……”对上卓晴挑衅的眼,楼夕舞一咬牙,回道,“我警告你,我就是喜欢他,他是我的,谁也别想抢!”

卓晴满目挑衅,又漫不经心地讪笑道:“这是你一厢情愿吧,你又没和他说,或许人家不喜欢你也说不定。连表白都不敢,还逞什么能!”

  楼夕舞不甘心被看扁,双拳紧握,一赌气,叫道:“我今晚就去说!”

  “好!我等着看。”卓晴狡黠地一笑。对付这种小丫头,还是激将法有效,今晚有好戏看了。

  卓晴心情愉悦地靠着马车闭目养神,此时她一定没想到,晚上确实有好戏看,只不过有一部分,是关于她的。

耳边是风吹动树木叶片沙沙摩挲的声音,流水时断时续地轻吟,空气里也弥漫着微湿的林木气息,淡淡的水雾袅袅环绕,很舒服。春季草木勃发,到处都是嫩绿新芽,卓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里还真是个好地方,清静雅致的小木屋,简单又淳朴,独立小院也布置得颇有些特色,完全的实木搭建,没有一砖一瓦,是她喜欢的风格。

  听说每座小院后面的小路都直接通往一汪温泉,卓晴有些心动,到这个鬼时代有一段日子了,她还没有好好享受过。她扯下挂在床帏边上的一块素白长巾挂在脖子上,好笑地看着走进这座小屋就没有停过脚步,走来走去的楼夕舞。

  不就是表白嘛,用不着这么紧张吧?卓晴推开后院的门,一边往后走,一边悠悠地笑道:“我现在去泡温泉,等我回来的时候,要是你还没有表白成功,那就轮到我喽。”

  楼夕舞猛地抬起头,盯着卓晴的背影,几乎是尖叫道:“你想都别想!”

  卓晴转过身,挑衅的眼神扫过楼夕舞涨红的脸,傲慢地回道:“那就看你的了。”有时候适当的激励比鼓励有效。享受着背后可以杀人的炙热目光,卓晴轻轻扬起唇角,心情愉悦地沿着小路走去。

  曲曲折折的青石板小路,旁边是高高矮矮的花木环绕,夕阳的暖光撒了一地,湿润的水汽和着花香袭来。卓晴脚步轻盈,绕过几处山石,一池子温泉就出现在眼前,山石矮丛包围中的温泉既清幽又私密,卓晴很满意。池子的四周用石块围着,池水并不深,如一轮圆月。圆月池子从中间被小石块的临水矮丛一分为二,变成两个半月形的小池,既是一个整体,又不能看清对面,构思巧妙。卓晴脱下本就单薄的长裙,把白绢当成浴巾围在身上,用脚试了试水温,刚好合适,看了看四周,她最后还是没有褪下白绢,直接走下温泉。

  温暖的水流轻抚着身体,细细的水雾围绕身侧,花香环绕,鸟语轻吟,夕阳似火,在这里长舒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嗯!果然很舒服。”一道慵懒又低沉的男声忽然响起,近得仿佛就在耳边。

 “谁?”卓晴倏地睁开眼睛,惊慌又戒备地扫视四周。潺潺泉水,苍苍乔木,身边除了她没有别人啊。卓晴皱眉,难道她疲劳过度,出现幻觉?

  正当卓晴纳闷的时候,男声再次悠悠响起,“早知道我应该每年都来这儿休养几天。”

  这个声音……卓晴咬牙切齿,“楼——夕——颜!”

  “这么巧。”故作惊讶的声音正是从那道隔开圆月池子的山石后面传出来的。

  楼夕颜居然在另一边泡温泉?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还是说他早就来了,那她刚才换衣服的时候……

楼夕颜清冽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放心,非礼窥视、乘人之危这种事情,我楼夕颜是不会做的。”

  卓晴背靠着山石,想了想,楼夕颜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最重要的是这道间隔的山石那么低,泡在池水里的时候他们互相都是看不见对方的,如果她这时候站起来穿衣服,才会被他看个彻底呢!再说她身上还裹着白绢,也不算全裸,在日本男女混泡的温泉她都去过了,现在怕什么!

  泡了一会儿,对面只传来哗哗的水流声,楼夕颜没有再说话,卓晴低声说道:“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泡温泉,很容易发病的,还是早点回去的好。”他最好快点离开,她也好起来,泡太久,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过了许久,就在卓晴几乎以为他已经走了的时候,楼夕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

  原来他还在,卓晴用白绢包裹着上身,微微坐起来一些,漫不经心地回道:“应该是哮喘吧,一种呼吸系统的疾病。”看发病情况很像,没有具体检查,不能确定。

  楼夕颜其实并没有泡温泉,只是坐在岸边的石块上,脚泡在池水里。听到卓晴的话,他还在轻轻撩拨池水的手停了一会儿,状似随意地问道:“你会治?”

  “不会,听说过,知道些预防措施。”她学的是法医。

  楼夕颜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只是快得难以捕捉,他继续轻拨着池水,轻笑道:“青儿还真是见多识广。”

  卓晴一愣,怪叫道:“你叫我什么?”青儿?我还白素贞呢!

  “你不喜欢?” 楼夕颜故作思考了一会儿,轻唤道,“那叫……枫儿好了。”

  枫儿?她快疯了!古人是不是名字后面不加个“儿”字不会说话啊!“叫我青枫!”卓晴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吼道。

  楼夕颜满意地扬起一抹笑容,情绪激动,很好!“枫儿从皓月到穹岳,还习惯吗?听说枫儿诗词歌赋,曲艺歌舞样样精通,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下人去准备。”

  卓晴在这边翻了个白眼,诗词歌赋她一无所知,曲艺歌舞样样不通,楼夕颜显然没有把她的嘶吼当一回事,她也不客气地回道:“人言不可尽信,我还听人人称道楼相温文尔雅,正直刚毅,是个谦谦君子。现在看来,倒更像无赖。”

  无赖?楼夕颜轻轻挑眉,一抹狡黠的笑划过眼底,好吧,那他就让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无赖。

  卓晴等着楼夕颜反驳,谁知对面忽然没了声音,连水声也听不见了。呜!一道压抑的闷声忽然响起,接着是一阵水花四溅的声音。

  怎么回事?卓晴贴着山石仔细聆听,对面传来低低的喘息声,和着涓涓泉水的声音,卓晴听不真切,迟疑地低叫道:“楼夕颜?”

  “我……没事……”断断续续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但是话语间的艰难卓晴还是听出来了,这声音能叫没事?“楼夕颜,你怎么了?”不会是哮喘病犯了吧?

“楼夕颜!楼夕颜你说话啊!”卓晴叫了几声,对面回应她的是越来越浑浊的喘息声,身边暖暖流淌着的水流也让卓晴更加担忧。想起他昨晚发病的样子,卓晴急了,大叫道:“蓝眼睛!蓝眼睛你在吗?”

“墨白!墨白!”温泉池里只有她的叫声在回响,她期待的回应没有出现。对面沉重的喘息声也越发急促。

“该死!”平常他都在楼夕颜身边转悠,真正需要他的时候,死哪去了!她顾不了这么多,扶着山石,想走到岸边穿上衣服过去看看,才走了几步,卓晴眯眼看去——她的衣服呢?她明明脱在入口那块大石头上,怎么不见了!

“啊!”一道痛苦的低呼之后,是水花四溅的声音。

  难道他溺水了?!本来就不能呼吸,再溺水……一咬牙,卓晴将湿漉漉的白绢围在身上,站起身,稍稍踮起脚尖。卓晴看清了对面的池子里,楼夕颜半个身子已经浸入水里,一手捂着前胸,一手抓着岸边的石块。因为呼吸困难,他的肩膀正剧烈地起伏着,他几乎是半趴在水池边,卓晴看不见他的脸,但是可以看出他呼吸很困难。

“楼夕颜!”卓晴大叫一声。楼夕颜也没有回应,抓着石块的手反而慢慢松开了。卓晴大惊,管不了自己只裹着一块浸湿的白绢,快步跨出温泉,越过旁边的小石块,朝着楼夕颜跑了过去。

扶着楼夕颜的肩,看清他仿佛快要昏厥的样子,卓晴吓了一跳,轻拍着他的脸,急道:“起来,你快起来!”

卓晴浑身湿漉漉的,围在身上的白绢被水浸湿之后,紧紧地贴在皮肤上。白绢环绕下的身体曲线毕露,玲珑有致,楼夕颜只看了一眼,已经气血翻腾。

“来人啊!”他太重了,根本扶不起来。怎么办?楼夕颜一直向水中滑下去,卓晴只能跳下池子,双手抱着他的胸口往上推,继续大声呼救,“有没有人,快来人啊!”

如果这时候卓晴仔细观察楼夕颜,自然可以看出他的脸色并不苍白,呼吸急而不乱。但是因为昨晚看见过他发病的样子,现在他大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面,卓晴只想着把他拉上来,也就没有注意他潮红的脸色了。

  卓晴紧紧地抱着他,她的发丝湿湿地缠绕着他的肩膀,两人几乎是贴在一起,胸前的柔软不时地磨蹭着他。楼夕颜呼吸一凛,身体也显得有些僵硬,这次他的呼吸是真的浑浊而混乱。

  他的身体怎么这么烫!卓晴深怕他因为紧张而忘了呼吸,一边奋力地把他拖上岸,一边安抚地说道:“楼夕颜,你不要紧张,保持用力呼吸。”

  老天!她再这样磨蹭他,他就快不能呼吸了!

  “有没有人——”

  卓晴的半个身子都没在温热的泉水里,一直用力地拖着楼夕颜往上拽,她的脸上、颈脖上已经满是汗珠,右边胸部的皮肤也微微地开始泛红。楼夕颜眼神微闪,喘息着略低下头,微眯的细眸紧紧地盯着那块细腻的肌肤。红痕过后,皮肤上如血丝般的红线慢慢浮现,越来越明显,若隐若现间一个字隐隐出现……还没看清是什么字,楼夕颜敏锐地感觉到草木晃动,一道极快的蓝影朝这边飞跃而来。他眼神一暗,一手环着卓晴的腰,一手用力掀起放在一旁的暗紫披风,披风扬起落下,正好盖住了卓晴玲珑的曲线,同时也盖住了胸前越发清晰的字。

  卓晴努力地将楼夕颜往岸上推,忽然楼夕颜原来很沉重的身体居然随着她的力道往岸上倒去,两人一起趴在岸边的碎石上。虽然他们的脚还在水里,但大半个身子总算出来了,卓晴身上一暖,一件暗紫色的披风落在了她的身上。

  卓晴正在纳闷,怎么会有一件披风掉落在她身上,背后已经响起轻轻的脚步声,卓晴惊讶地回头看去。

  看清来人的面容,卓晴低叫道:“是你?”那个害她受伤的“钱精”!披风是他给她披上的吗?

  看清卓晴的脸,乾荆也是一愣,“是你?”他刚才是听见有人大叫就过来看看,原来是她!

  她身后一道冰冷的视线从他出现开始就死死地盯着他,乾荆眯眼看去,一个长相俊逸的男子正冷冷地看着他,狭长的眸闪着幽深的寒光。乾荆轻轻挑眉,看来他是打扰了别人的好事了。温泉池里,两人衣衫尽湿,相拥着倒在一旁,真是活色生香。乾荆啧啧笑道:“真是香艳啊!”

  香艳个鬼!乾荆开口就没个好话,卓晴瞪着他低骂道:“废话什么!他旧病复发,你快过来帮忙。”

  旧病复发?我看是色心又起吧!乾荆双手环胸,斜睨着半倒在地上的男人,痞痞地回道:“你想我怎么帮?”

  “还能怎么帮?把他扶起来。”

  扶他?这男人眼神清明,刚才看他的时候,眼中闪过的阴鸷他看得清清楚楚,哪里像是重病的样子,根本就是想占她便宜嘛!

  乾荆盯着楼夕颜半天不动,卓晴受不了地低叫道:“你快点啊!”

  乾荆挥挥手,嘴角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回道:“你让开,别碍手碍脚的。”

  卓晴撇撇嘴,也没说什么,裹紧披风,退到一边,反正她也没有力气了。

  扶他是吧,他这就扶……乾荆伸出手,紧紧钳住楼夕颜的手臂,他本来打算使力将他丢上岸的。但是正当乾荆发力的时候,看起来瘦弱的楼夕颜忽然反手扣住他的手腕,力道之大出乎乾荆的意料,抬眼看去,正好与那双幽深的眸撞个正着。

  楼夕颜借着乾荆的力道向后一跃,两人一同退到了岸边。这一拉一拽之间,是两个男人角力与眼神的较量,暗潮汹涌,可惜卓晴看不见,她只看见楼夕颜被乾荆“扶”上了岸。

  在楼夕颜身边蹲下,卓晴问道:“你怎么样?”

  楼夕颜轻喘着,轻轻摇头。

  乾荆暗骂,这男人还真会装,他刚才扣住他手腕的时候,可是脸不红气不喘啊!

  楼夕颜浑身湿透,卓晴转头看向一旁冷眼旁观的乾荆,忽然低声说道:“你,把衣服脱下来!”

  脱……乾荆退后一步,低叫道:“我为什么要脱衣服?”

  卓晴不耐烦地急道:“废话怎么这么多,快点!”

  看她身上只披着一件紫色披风,披风也已经被水溅湿,轻贴在她身上,濡湿的长发还滴滴答答地淌着水滴,半跪在地上的身影显得单薄而瘦弱。乾荆心里不知怎么的一软,还是脱下了身上的外衫,扔给卓晴。

  接过他的衣服,卓晴却不是自己穿上,而是披在楼夕颜身上。刚从温泉池里站起来,夜色渐浓,风也慢慢大了起来,他要是受凉,必定会引起更严重的呼吸系统病变。卓晴完全是站在医生的角度思考问题,所以觉得把衣服给楼夕颜再正常不过,乾荆却不明白卓晴的想法,只觉得她简直就是个白痴!自己衣不蔽体,还把衣服给那个明显不怀好意的男人,他真是疯了才把衣服脱下来给她!

  帮楼夕颜把衣服披好,卓晴终于松了一口气,问道:“你好一点了吗?!”

  不仅乾荆为卓晴的举动恼火,楼夕颜也没想到她会把衣服披在自己身上,心中的某一处划过一丝异样,暖暖的。楼夕颜一恍惚,直到耳边听见卓晴低声地询问,他才回过神来,轻声回道:“嗯。”

  “我去叫人。”卓晴起身,手腕却被一双大手握住。

  “先把衣服穿好。”楼夕颜细心地帮她把披风系好,才轻轻松开手。

  卓晴有些微懵,老实说,楼夕颜温柔的样子,真的会让人心跳加速,不过……他可恶的样子也同样让人血气狂飙!抓住披风,卓晴赶紧起身,沿着小路,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卓晴离开后,温泉池边陷入了诡异的宁静。久久,乾荆凤眸微眯,不屑地哼道:“用这种手段骗女人,不觉得自己很卑鄙?”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原来也是个无耻龌龊之徒。

  楼夕颜脸上笑意依旧,但是丝毫感受不到善意,他冷声嗤笑道:“我夫人之间的情趣,还轮不到外人来管!”他刚才最好什么都没看见,不然……

  夫人?那个丑女人是他夫人!乾荆忽然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他为什么要管她的事情,她被谁骗又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是发了什么疯,还是倒了什么霉!心里越想越不舒服,面对楼夕颜的冷视,他也不客气地瞪回去。

  夜色朦胧,水雾旖旎的泉水边,一站一卧,一冷傲一烦躁的两个男人相互敌视着。

 

温泉小苑正厅。

月光妩媚而多情,夜风阵阵袭人,花香沁人心脾,草木苍翠迷蒙,潺潺流水,袅袅青烟。正厅里茶香四溢,烛火通明,一切的一切都很是美好,只是气氛有些焦灼,有些尴尬,有些诡异……

楼夕颜和卓晴都已经换下湿衣,楼夕颜坐在主座,手里端着一杯清茶,唇角依旧轻扬,微眯的眼眸盯着手中浮浮沉沉的茶叶,默不作声,却是看不出是喜是怒。乾荆半靠着门廊,手上翻转着薄如蝉翼的飞刀,满脸的无聊和不耐。墨白立在楼夕颜身侧,一双湛蓝的眼戒备地盯着乾荆手中的利刃。卓晴则是坐在最旁边的座位上,一手拿着糕点,一手端着清茶,吃得津津有味,喝得自得其乐,彻底无视屋里一群暗自较劲的男人。

齐天宇咽了咽口水,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觉得不说点什么好像更加尴尬,他好歹是主人。轻咳一声,起身走到正厅中间,看向楼夕颜,笑道:“这位是楼夕颜。”不方便直说夕颜的身份,他迟疑了一会,继续说道:“是……我的好朋友。”

  再看向乾荆,齐天宇想了想,最后含糊地说道:“这位是乾荆,也是我的好朋友。”

楼夕颜微微抬头,扬起一抹淡笑,沉声说道:“刚才多谢乾公子相助。”

他是楼夕颜?那个以优雅亲民闻名六国的男人?乾荆暗骂,这个男人也太假了,刚才在温泉边他可不是这样一副嘴脸。乾荆敷衍地一拱手,讽刺道:“不敢当!楼相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那个丑女人跟着他,被骗死也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他俩有什么仇怨?齐天宇莫名其妙,却也没有笨到直接问出来,赶紧指向旁若无人吃得开心的卓晴,笑道:“这位是皓月国的青枫小姐。”

  “青家三姝之一?”乾荆倏地站直身子,死死地盯着卓晴,好一会儿,才一脸绝望地叹道,“啧啧啧,传闻果然不能尽信,哦!不是,是绝不能相信!”他听无数人说过青家三姐妹是如何的国色天香,如何的清雅脱俗,如何的温柔婉约,他还曾经想过要到皓月一睹芳容,现在看来,还好没去!

  乾荆轻轻反手,手中的利刃已经不知藏匿何处,他摸摸鼻子,说道:“我还是走吧。”不然还不知道再冒出个什么人来呢!江湖险恶啊!

  乾荆才跨出门,齐天宇急了,赶紧追上去,“等等,乾兄别急着走啊!那个事情不是还没谈好吗?”

  乾荆停了一下,摆摆手,不耐烦地回道:“行了行了,你求我办的事我会给你办好的。至于价钱,按照行价算就是了,我又不会讹你。”

  想想也是,齐天宇点点头,“那也行!”

  天宇很少这么着急,楼夕颜眉头轻蹙,起身问道:“天宇,什么难事怎么不告诉我?早说我就不来打扰了。”

  “不不,夕颜,其实没什么大事!”看楼夕颜起身,齐天宇也急了,怕他误会是什么急事,齐天宇干脆直接说道,“好了,事情是这样的。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人,在我家赌场豪赌了三天,输了几万两,硬说是赌场出千,要我把钱退给他,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闹了一场之后,他居然潜入家中,估计是想劫走天心威胁我,结果劫走了天心的贴身丫环汝儿。都两天了,天心天天和我闹,闹得整个家不得安宁,我就想找乾兄帮我找到那个歹人,把汝儿救出来,省得天心烦我。”

  有这种事?楼夕颜敛眉问道:“报官了吗?”

  “报了,你身体不好,又身居要职事务繁多,这种小事就不去麻烦你了。”他本来是想和楼夕颜说的,还在考虑要不要去就听说他老毛病又犯了,他怎么好再去烦他!

  “府衙有消息吗?”估计是没有,不然天宇也不会找人帮忙。

  果然,齐天宇烦躁地回道:“一点消息也没有。”

  本来已经要走的乾荆听到这里,轻哼一声,得意洋洋地回道:“不是什么事官府都办得成的,不然还求我干什么。”

  楼夕颜轻轻挑眉,再次看向门外的男子。齐家主营赌场,在京城连他们都要求助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而且他和青枫似乎是旧识。

  既然乾荆看起来并不避讳自己的身份,楼夕颜也很有兴趣的样子,齐天宇朗声笑道:“乾兄是穹岳最具盛名的赏金猎人,很多官府抓不到的人,都是乾兄缉拿归案的。他在找人和缉拿凶犯这方面,很是厉害。”

  赏金猎人!穹岳的确有不少赏金猎人,但是能称得上盛名的,只有两个——“夜魅”和“敖天”,没听说过乾荆,还是他就是“夜魅”或者“敖天”?

  楼夕颜暗自思量着,一道清亮的女声不轻不重地嗤笑道:“确实很厉害,抓个犯人都能让他跑了,厉害啊!”卓晴拍拍手上的糕点屑,满脸的不以为然。

  乾荆本来还得意洋洋的脸一下僵住了,他瞪着卓晴,怒道:“女人,你不要太嚣张,还钱!”

  卓晴好笑,“你还真是钱精,想钱想疯了吧!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还是你老年痴呆症发作?”

  老年痴呆症是什么?!不过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事,乾荆再次跨进正厅,斜睨了楼夕颜一眼,又对着卓晴骂道:“上次你受伤,我给你的药值五十两!五十两!把药钱还来,你是丞相的女人,五十两还拿得出吧!”

  “我什么时候是他的……”卓晴还没说完,楼夕颜清冽的声音悠然响起,“多谢乾公子当时出手相助,这些银子就当是药费。”楼夕颜话音才落,墨白已经拿着一叠银票走到乾荆面前。乾荆抬眼看去,好大的手笔,这一叠最少有个二百两!

  乾荆还没伸手去接,一只白皙的手已然将墨白手中的那叠银票抽走了!

  有钱没地方花给她不就好了,何必浪费!卓晴当着乾荆的面,把钱折好,收入袖中,才冷笑道:“你敢和我提受伤的事情,那我就好好给你算一算。”

  卓晴轻轻抬头,脖子上的刀痕若隐若现,一字一句朗声说道:“你抓犯人把我弄伤了,到现在伤口还在疼,对我的身体和心理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还有可能留下后遗症,因此你应该支付我因这次伤害所产生的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等等,鉴于你事后有补救的意识,我就收你一百两吧。扣除你所谓的药钱,你再给我五十两,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卓晴在乾荆面前站定,利落地伸出手,吐出几个字,“五十两!还钱!”

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乾荆有点懵了,不过一听五十两,他立刻醒了过来,叫道:“五十两,你敲诈啊!”

卓晴闲闲地回道:“一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破药丸,你要五十两,到底是谁敲诈?”

“什么破药丸,那是怪医兮木的药,五十两还是便宜你了!”果然和女人是有理说不清!乾荆烦躁地摆摆手,狠狠回道:“算了算了,我懒得和你这种无知妇孺啰唆。”

无知妇孺?很好,卓晴轻轻牵动嘴角,扬起一抹假到不能再假的笑容,冷笑道:“好,就算你那破药值五十两,那你也还欠我五十两,还钱!”

“你!”他都不和她计较了,她还不依不饶了!乾荆瞪大眼睛,气得声音都有些抖了,“算我倒霉!女人,别让我再见到你!”下次她就是求他,跪下来求他,他也不会再救她的!

  乾荆低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正厅。卓晴双手环胸,看着那道落荒而逃的背影,嚣张地大笑道:“下次记得把钱还上!”

  魔音绕耳,乾荆低咒,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他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丑女人!

  看着卓晴大笑的背影,楼夕颜眼神一暗,她与乾荆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在他面前,虽然百般嚣张,尖牙利嘴,但是却少了平日里的冷静、高傲和拒人于千里之外。

  乾荆?他记住了。

 

 “走开,我不吃!”尖叫声之后,是碗碟滑落的声音。

送饭菜的小丫头瑟瑟发抖地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卓晴对她摆摆手,让她离开。她扫了一眼满地狼藉、饭菜横飞的小屋,双手环胸,冷冷地回道:“如果你想饿死自己好让你的景哥哥内疚心疼,那你还要再努力一点。别光不吃东西,最好水也不要喝了,坚持个五六天,你就离死不远了。”

  楼夕舞砸了一堆东西,一边喘着气,一边骂道:“你这个坏女人,就算没有我,他也不会喜欢你的!”

  不错,一天没吃饭,她还有力气骂人!

  卓晴绕过一地的残骸,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不屑一顾地回道:“你眼中的宝贝,在别人眼里不过就是一根草而已。你是楼家的千金,他敢拒绝你,给你难堪,你大可以把他整得死去活来嘛。你是主他是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这儿发脾气,什么出息!”

  “够了够了!”楼夕舞歇斯底里地继续哭着尖叫,“什么主啊仆啊的,我从来没有当他是仆人!他就是用这个借口搪塞我。”

  卓晴用手轻轻按住耳朵,受不了地低吼道:“或许他就是碍于身份,不敢接受你,你可以试试他对你的真心啊!在这儿瞎叫唤什么!”

  “怎么试?”楼夕舞不叫了,哭了一晚上,肿得跟核桃一样大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卓晴看。

  卓晴翻了一个白眼,整个一自来水管,眼泪也太收放自如了吧!想了想,卓晴随便回道:“平常多观察他是否紧张你,在意你,尤其是你有危险或者是头疼脑热的时候,所谓危难之中见真情。”

  楼夕舞听完,头也耷拉下来了,有气无力地呢喃道:“就算知道他喜欢我又能怎么样?他就是块大石头,认定和我身份不配,我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承认喜欢我的!”

  这倒也是,以她对景飒为数不多的了解也能看出来,他绝对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想了想,卓晴无所谓地笑道:“必要的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也是可以的。”

  生米……楼夕舞的脸刷的一下从脖子红到额头,一双明眸怔怔地瞪着卓晴,仿佛她是怪物一样,伶俐的唇舌也打起结来,“你胡说什么啊!胡说胡说!简直,简直不知羞耻!”

  这样就叫不知羞耻了?她觉得自己用词已经够文雅了。楼夕舞的脸红得就快烧起来,恨不得把她瞪出一个窟窿来才好。卓晴干脆起身退出门外,受不了地回道:“好,我不知羞耻,那你慢慢哭吧,记得不要喝水,你把自己哭死就天下太平了!”

  “青枫,你滚!”哐当一声,一个瓷杯朝着卓晴扔了过来,碎了一地。还好她闪得快,不然不见血也要破点皮。

这就是所谓的豪门千金?小姐脾气倒是不小。卓晴摇摇头,决定找齐天宇要求换一个院落,她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

  走走停停地逛了一圈,她才发现,这个温泉小苑还蛮大的,精致而优美。尤其是眼前这个院落,流水潺潺,一簇簇淡淡的粉色杜鹃,看起来娇柔而多情。轻抚着娇羞的花瓣,眯眼看去,前面好像就是楼夕颜的院落了吧,不知道他的哮喘病好些了没有。

卓晴还在想着,楼夕颜特有的清冽而低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来了。”

她刚一想到他,他就出现了,卓晴有些尴尬地起身,笑道:“你身体好一点了吗?”

  “好多了。”暖阳下缓步行来的楼夕颜,长衫微扬,眼眸含笑,有些慵懒的感觉,走到卓晴面前,楼夕颜轻笑问道,“来找我有事?”

  有事吗?算吧,卓晴点点头,说道:“我不是想催你,但是我想尽快见到我的姐妹。我……很想念她。”她和顾云是一同看到那个怪异的八卦盘之后晕倒的,按理说,她一定也到了这个世界,她们分开大半个月了。她真的想快点确认,青家姐妹中到底有没有顾云,如果没有,她要怎么寻找她呢?她们都换了样貌,无疑大海捞针!

  昨天虽然没有看清她胸前的字是不是“枫”字,但是楼夕颜心里已经相信她就是青枫了,毕竟天下间会因为体温升高,胸部出现刺字的人,也没有几个。想起她昨天急着救治他的样子,楼夕颜心里一暖,沉声回道:“我会想办法的,我与夙将军分管文官武将,平日里交往并不多,我先想办法让你见见你的姐姐吧。”

  “也好。”见到一个是一个吧,或许那个姐姐就是顾云也说不定,忽然想起穹岳皇帝那双鹰一般的眼眸,卓晴又有些担心起来。那个皇帝绝对不是好惹的人物,顾云一旦发起火来,绝对是个火暴娘子。

  卓晴心里暗自思量着,她今天穿了一身鹅黄裙装,长长的发丝还是草草地结成长辫。她静静地立在杜鹃花丛中,轻盈秀美,眉宇间带着一点清冷,一丝愁绪,这样的她异常美丽。

  卓晴回过神来,感觉到楼夕颜的目光过于炙热,两人四目相对,有些尴尬。想到房间里还在大发脾气的楼夕舞,卓晴问道:“景飒这么年轻就做了相府的总管,他是从小就跟着你的吗?”

  楼夕颜一愣,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问起景飒,但还是淡笑回道:“是,他的父亲原来就是我们家的管家。”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楼夕舞和景飒有可能是青梅竹马,那么楼夕颜知不知道楼夕舞暗恋景飒,或者说景飒也喜欢楼夕舞?有些好奇,反正闲来无事,卓晴笑道:“那你知不知道他是否有了意中人?”

  楼夕颜心中闪过一丝不悦,笑容不变,语调显然微扬,“枫儿对他很感兴趣?”

  卓晴眉头再一次皱在了一起,声音也冷到冰点,“我们打个商量,你能不能不要叫我枫儿!”

  楼夕颜低笑,一副不解的样子,回道:“你不喜欢这个名字?我觉得很好听。”

  我觉得很难听!卓晴正要和楼夕颜严肃而深入地讨论一下这个关系重大的问题,景飒黑壮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院内,声音还带着不寻常的急促,“主子,小姐留书出走了。”虽然他尽力掩饰,楼夕颜和卓晴都看出他眼中掩藏不住的慌乱。

  不是吧!卓晴瞠目结舌,问道:“留书出走?她写了什么?”

  景飒脸色一凛,最后还是从袖间拿出一张小纸条。卓晴赶紧接过纸条,上面只写了几个字——我走了,你见不到我就不用怕我烦你了,以后我都不会烦你了!

天!她刚才只是随便说说,她不会真的要把自己置身于什么危险中,让景飒担心她紧张她吧!这丫头想什么呢!

  卓晴把纸条塞给楼夕颜,叹道:“你妹妹是个烈性子,我们还是分头去找吧。”不然也不知道她会弄出什么事来。

  楼夕颜只扫了一眼手中的纸条就抓在手里,平静地对卓晴说道:“你留在小苑里找一找,夕舞有可能只是躲起来吓吓我们,我和天宇安派人到附近找找。”

  看景飒紧张的样子,绝对是已经将这座宅子找过一遍才来禀报的。楼夕舞不可能还在温泉小苑,卓晴知道楼夕颜是不想她跟出去,她也就顺势回道:“好,你们去吧。”

  楼夕颜带着景飒匆忙离开。卓晴低眉思索,楼夕舞到底会去哪里呢?

 
上篇:第七章 身染怪病 返回目录 下篇:第九章 如此倒霉
点击人数(4981)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