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九章 如此倒霉
第九章 如此倒霉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夜幕降临,月上梢头,已经是亥时了。正厅里,依旧灯火通明,楼夕颜坐在主位之上,食指轻轻地敲着木椅把手,一下一下地,声音不大,但是在寂静的正厅里,却显得异常的清晰。楼夕舞微微抬头,偷偷瞄了楼夕颜一眼,哥不说话也不骂她,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喜怒。刚才的一场大雨,把她由头到脚浇了个遍,她现在又冷又饿,瑟瑟发抖。但是楼夕舞还是乖乖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她当时留书出走,也是一时意气用事,后来她也后悔了,但是总不能自己跑回来吧。她猜想景飒和哥很快就会找到她的,事实证明也的确很快,不过要是早知道这该死的天会下这么大的雨,哥会像现在一样恐怖,她死也不会跑出去了。

  “墨白。”楼夕颜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楼夕舞一跳,她再次偷瞄,发现楼夕颜根本没在看她,只是对着身边的墨白轻声说道,“去告诉天宇和青枫他们,夕舞找到了。让他们不用再找了。”

  “是。”墨白走过景飒身边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少安毋躁的眼神,就匆匆出去了。

  看楼夕舞抖得像风中的落叶,景飒本来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因为墨白那个眼神,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正厅再次回复到让人窒息的寂静。

  半个时辰之后,楼夕舞实在受不了了,要打要骂悉听尊便吧,她再也不要受这种煎熬,抬起头张口叫道:“哥……”

  可惜才说了一个字,楼夕颜忽然淡淡地扬声叫道:“来人。小姐回房休息,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踏出房门一步!”

  守在门外的侍卫进来,站在楼夕舞身后,对视了一眼,还是上前架着楼夕舞往外走去。

  “哥!你不能这样把我关起来!”楼夕舞回过神来,大声嚷嚷着,可惜从头到尾,楼夕颜连正眼也没看她一眼。

  楼夕颜始终平静,丝毫没有动怒的样子,景飒却已深知,他气得不轻。景飒上前一步,沉声说道:“主子,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与小姐无关。请您责罚属下。”

  楼夕颜轻轻抬手,阻止他要说的话,淡淡地回道:“我自有分寸,你也下去休息吧。”

  “是。”主子不想听他说话,景飒心下一沉,只能躬身离开。

  景飒僵硬地转身离开,就连背影都透露着倔强和冷硬。楼夕颜无奈地摇摇头,夕舞喜欢景飒,他早就知道,景飒对那丫头,也不是没有意思。他并非迂腐之人,若是他们真的情投意合,结为连理,也是一件美事。奈何景飒的倔脾气,坚守主仆之分,就算他亲自给他们做主,景飒也不会同意的,为了避免景飒别扭,这事一直当作没看见。偏偏夕舞这般气盛,不知何为水滴石穿,他不头疼都难。

  轻揉着太阳穴,楼夕颜起身,准备回房,却见墨白匆匆行来,脚步看起来有些急促。莫名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没等墨白开口,楼夕颜问道:“发生什么事?”

  “青枫不见了。”

  不见了?楼夕颜蓦地抬头,眼中滑过一丝波澜。

  不用楼夕颜细问,墨白已经如实回道:“找遍了整个温泉小苑,没有发现她的影子。下午的时候山庄里的人都出去找夕舞小姐了,没有人发现她是怎么不见的。”

  难道她跑了?不太可能,她没有那么笨,如果想跑,她大可以找其他机会,不应该选在这座人烟稀少的山谷,而且她这么一跑,更难见到她的姐妹了。或者是,她被人抓了?想到这里,楼夕颜脸色一暗,声音也显得有些急促,“调集带过来的所有护卫,把这座山翻一遍也要把她找出来。”

  “是。”墨白眉头不自觉地微蹙,这个青枫,似乎已经能牵动主子的心神了。

  她为什么要管楼夕舞的死活,她为什么不悠闲地待在小苑里等消息,为什么要没事找事地在小苑周边找楼夕舞,为什么老天会忽然下一场暴雨,为什么她会迷路?

  对,她迷路了,生平第一次迷路,记忆力超强的她,居然会迷路!

  卓晴在心底把自己骂了个遍,脚步却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停滞。大雨过后的山里,雨雾缭绕,身边全是高矮参差的树丛,四周黑压压的,她只能摸索着往前走。她应该还在温泉小苑这座山上,因此遇见野物的可能性不大,这里有温泉,一定会有流水,她只要找到流水,就能走出去。

  夜风凉飕飕的,她又冷又饿,在黑暗中行走了不知道多久,终于,远处淡淡火光闪动,卓晴差点想要尖叫。有火种一定就会有人!她加快了脚步,朝着火源的地方快步走去。

  越来越近,就在卓晴觉得希望就在眼前的时候,一道怒吼把她震得一动也不敢动。

  “你给老子闭嘴,再哭就宰了你!”

  卓晴浑身一僵,天!她是有多倒霉啊!好不容易看见希望,结果是绝望。

  卓晴离火光传出来的山洞很近,生怕惊动里边的人,她深吸了一口气,冷静过后,轻轻抬脚,以最轻的步伐往回走。

  才迈出几步,那声粗狂的男声骂骂咧咧道:“你们齐家真他妈的不是东西,开赌场讹老子的钱,别以为老子好欺负,也不打听打听爷是什么人!齐家若不乖乖拿钱赎你,别怪老子心狠手辣了!”

  齐家?不是这么巧吧!这个人难道是齐天宇请乾荆要抓的人?他倒是不笨,齐天宇不会想到他就藏在自己眼皮底下,再说这么茂密的丛林,藏一两个人,真是太容易了。

  一道低低的女声,带着哭腔和惊慌说道:“你不要杀我,我哥会拿钱赎我的!”

  聪明的女孩,没有暴露自己是丫环的身份,不然匪徒发怒,她小命就玩完了。卓晴再次抬脚向前走,心里暗暗祈祷自己能顺利离开。女孩的机智能让她再坚持一会儿,等她找人来救她。

卓晴自我安慰还没有结束,女孩惊恐的叫声已经响起,“你……你想干什么?走开!”

“你放心,杀是舍不得杀你的,老子只是等得不耐烦了!这么细皮嫩肉的,老子还没有尝过千小姐是什么味道呢!”

猥琐的语言让卓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

 “你伤了我,我……我哥是不会给你钱的!”女孩在做最后的努力,极力想要安抚男子。可惜男子不为所动,啐了一声,骂道:“不给?不给就让他收尸吧!”

  “求你!求你不要!”

  “救命!”

  接着就是布帛撕碎的声音、女子凄厉的哭喊声、男子肆意的笑声,一切都像一把锉刀,撕磨着卓晴的心。她脑子里闪过无数因强奸致死的女尸,手越抓越紧!该死该死该死!她心急如焚却又进退两难。如果她不顾女孩自己走了,这辈子估计她都会不安,但是如果她冲进去,结果只会更糟!

卓晴还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就听见耳边一道劲风闪过,接着就是一串动静不小的声响。定睛看去,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正一路滚向洞口,卓晴背脊一凉,她明明没有动,哪里来的石头!

  “谁?”山洞里,戒备的男声低吼道。

  卓晴心下一慌,赶紧后退,想钻进旁边的树丛里。忽然一双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将她拖到一旁,卓晴大惊,拼命地挣扎起来,此时耳边一道既陌生又熟悉的男声低低地响起,“我把他引出去,你进去救人。”

  这声音是?乾荆!卓晴不再挣扎,抓住她的手也终于松开了。卓晴赶紧回头,雨雾朦胧中,对上了一双沉若幽潭的眼。来人确实是乾荆,只是此时的他满目肃然,与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大相径庭,卓晴有一瞬间的失神。

  乾荆将她轻推到石洞侧面的山石后,向着洞口急奔而去,站在洞口外,乾荆双手叉腰,口中叫嚣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强抢民女!小爷实在看不下去,还不出来受死!”

  卓晴顿时满头黑线,明明是乌云密布、月黑风高,哪里来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果然就是她认识的那个痞子!卓晴心里嘀咕着,紧贴着石壁,小心地隐藏着自己。忽然一道流光从洞中飞出,乾荆侧身后跃,险险地躲过。银光飞舞之后竟又再次回到洞中,卓晴暗暗心惊,这是什么武器?

  “乳臭未干的小崽子,看爷爷不劈了你!”随着一声粗犷的怒吼,一个高壮的大汉出现在洞口,健硕的体格看起来有些吓人。卓晴仔细看他手中之物,发现他手臂上缠绕着几圈细细的铁链,铁链子下方还吊着一个比拳头略小的圆球,圆球表面全是密密麻麻、闪着寒光的倒钩,如果被它击中,必定血肉模糊。

卓晴屏住呼吸,更紧地蜷住身子,只听见乾荆嗤笑一声,“那就看看谁先死!”一枚飞刀朝着大汉飞去,大汉击出圆球,哐当一声,飞刀与圆球击出一丝火花。大汉也不示弱,挥舞着手中的铁链,朝乾荆脸面袭去。乾荆飞身后跃,大汉乘胜追击,兵器交接,草木晃动的声音越来越远。卓晴撩高长裙,利落地朝洞口跑进去。

山洞还挺大的,中间燃着的火堆烧得正旺,小角落里,一个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的女子蜷缩着趴在地上,惊恐地盯着她,单薄的身子不住地颤抖。

  卓晴上前一步,急道:“快起来,跟我走。”

  女子非但没有站起来,还害怕地往后缩了缩。卓晴一边拉着女子的胳膊,将她扶起来,一边解释道:“你是汝儿吧,是齐天宇让我们来救你的,别问那么多,先离开这儿再说。”

  好不容易把女子拽了起来,她却还是紧紧地靠着她不住地抖,一动不动。卓晴急了,还没说话,女子满是泪光的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她,颤声说道:“我的脚动不了。”

  动不了?卓晴轻撩起她的裙脚,火光映照下,卓晴终于看清女子右脚处居然明显地开放性骨折。

  “该死!”卓晴低咒,伤口创面非常大,小腿骨严重外露,肌肉撕裂,不及时治疗和固定,这丫头的脚废了不说,创面过大引起的感染也能要了她的小命!难怪那个男人敢把她一个人留在山洞里,他早就将她的脚折断,别说跑,她就是爬也爬不出这个山洞!

  看伤口表面的情况和女子有些麻木的表情,这个伤一定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她抱不起她,拖着她走,只怕走不远,外面又尽是野草枯枝,如果再次感染就麻烦了。卓晴迅速地判断了一下形势,扶着女子坐下,跑到火堆旁,找了两根干燥的树枝。她走回女子身侧,一边将裙摆撕成布条,一边低声说道:“你忍一忍!”

  汝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卓晴已经抓住她的小腿,手法快速而又精确地将骨头扶正。

  “啊!”骨头复位的疼痛让汝儿差点没痛晕过去,好不容易缓过来,卓晴已经用树枝固定好伤处。卓晴长长出了一口气,再次扶着她站起来,问道:“可以动了吗?”一切都是权宜之计,布条紧紧地绕着右脚,只能保证她不会二次骨折,没有消毒,感染是必然的,希望她能挺过去吧!

  轻轻动了一下右脚,还是疼,但是已经可以使上力了!汝儿紧咬下唇,用力地点头回道:“可以,我们走吧!”

  “走。”卓晴扶着汝儿往洞外走,心里暗暗赞叹,好一个坚韧聪颖的女子。

  “往哪儿走!”

  两人才走到洞口,大汉黑壮的身影已出现在洞口,带着几分洋洋得意,他大笑道:“想用调虎离山之计,你们当老子混江湖这么多年都是白混的!”

  汝儿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卓晴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她第一次这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狂乱的心跳。扶着汝儿,两人一路往后退,直到贴着冰冷的石壁,退无可退。

  火越烧越旺,卓晴的裙摆已经撕成了超短裙,里边穿的裤子也是薄如蝉翼。大汉眼神一暗,眼光在卓晴身上来回地转,“啧啧啧,老天待我不薄啊!这个女人更带劲!”

  大汉一步步逼近,就在他的手马上就要抓住卓晴的肩膀时,一记薄刃破风袭来,大汉连忙收手闪避,卓晴也乘机拖着汝儿往另一个方向跑。谁知才跑出几步,卓晴脖子上一紧,一股猛烈的力道把她往回拉扯。情急之下,卓晴只能松手,在汝儿背心处狠狠一推,将她推向洞外,被正要冲进来的乾荆接个正着。

  拖着卓晴挡在自己身前,大汉有恃无恐地叫道:“臭小子,你我近日无冤远日无仇,我也不想杀你,你若再纠缠,休怪我手下无情。”

  卓晴的脖子被大汉的铁链紧紧地拽着,几乎喘不过气了,脸色涨红。乾荆凤眸一冷,将汝儿扶到洞口,回过身,冷声回道:“我跟你的确没有仇怨,但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若是真有本事,就和我单打独斗,只会拿女人做挡箭牌,嘴上逞凶斗狠,还是不是男人!”

  “激将法对老子没用!”大汉用力拉拽铁链,卓晴呼吸一滞,喘气变得极度困难。乾荆的手瞬间握着拳,大汉知道自己抓对了人,厉声喝道:“你最好乖乖地把手上的飞刀都扔了,不然我捏断她的喉咙!”

  欲哭无泪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感受,自从到这个鬼地方之后,她就一直在走霉运,脖子屡屡受难!卓晴用尽全力保持着呼吸,原本以为乾荆又会像上次一样故作轻松地继续激怒大汉,再找时机反攻,反正他已经救出了汝儿。谁知——

哐当几声脆响,闪着银光的薄刃被一枚枚地扔在地上。卓晴瞪着乾荆,他是疯了吗?没有了飞刀,他怎么和大汉斗?他这么做,不但救不了她们,连自己也要赔上性命!还是他还有别的地方藏有飞刀?

  “腰间的飞刀也扔了,别想耍花样!”显然大汉也想到了这点,乾荆迟疑了一会儿,大汉再次勒紧铁链。卓晴疼得低咳起来。

  不要扔啊!顾不得脖子的疼痛,卓晴死死地瞪着乾荆,千万不能扔!片刻的四目相对,幽深的眼睛里,卓晴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耳边再次响起几声脆响,薄刃已经落地。

看着飞刀全部落地,大汉肆意地大笑起来,听起来很是刺耳。收回铁链,大汉将卓晴推到一边,指着乾荆笑道:“臭小子,老子送你见阎王!”

  大汉挥舞着圆球,击向乾荆,乾荆半蹲下身子,躲过圆球,一招横扫落叶,将脚边的薄刃踢了起来。

  想要兵器,没这么容易,大汉收回圆球,铁链一扫,大部分的飞刀都给扫出了洞外,只有几枚落在了乾荆手中。心知这次凶多吉少,乾荆对着卓晴叫道:“快走!”

  卓晴捂着脖子一路踉跄地爬到洞口,回头看去,为了抵挡圆球的攻势,乾荆手中的飞刀已经全部用完,接招也越来越狼狈,几次差点被圆球击中。山洞外,飞出去的薄刃闪着幽幽银光。

  灵光一闪,卓晴捡起地上数十枚飞刀,又跑回洞中,朝着乾荆的方向抛了过去,大叫道:“乾荆接着。”

  大汉万万没有想到卓晴会来这招,回过头时,如雨般的薄刃朝着他们撒过来,大汉再次挥舞铁链想要阻隔,可惜乾荆已经趁机接住了很多飞刀。

  有了兵器,在山洞里,大汉的长链显然没有乾荆的飞刀灵活,几次较量下来,他已经身中数刀。

  “臭娘们!”要不是她将飞刀抛给乾荆,他岂会受伤!大汉将怒气撒在她身上,调转方向,手中的圆球向着卓晴袭去。

  乾荆大惊,腕间发力,将手中的飞刀对准大汉的手腕掷去。飞刀力透千钧,直接刺穿手腕,没入大汉腹部,大汉吃疼,手劲已经松了,但是圆球还是朝着卓晴的脸飞了过去。

  卓晴后退了一步,撞到了石壁,退无可退,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护着脸。圆球击中身体的声音响起,卓晴却没有感觉到疼痛,放下手,就看见乾荆高大的身体挡在她的面前。

  “乾荆!”卓晴走到他身前,只见长长的铁链拖在地上,圆球不偏不倚地挂在他心脏的位置。看着圆球上锋利的倒钩,卓晴心一紧,赶紧扶着他,乾荆踉跄一步,两人一同跌坐在地上,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让卓晴的心狂乱地跳起来。

  卓晴只觉得脑子轰地一热,“你为什么……”她真的不明白,这个只见过她三次的男人为什么要为她挡这一击呢?

  为什么救她?乾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过就算是她求他,他都不会再救她了,不是吗?但是刚才他根本没有多想,身体比他反应更快地扑了过去,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看着卓晴迷茫而内疚的样子,乾荆低喘着讪笑道:“你已经……够丑了,再丑就吓死人了。”

  这个男人为什么永远都那么不正经,他没看见胸口的血正在涌出来吗?卓晴很想骂回去,但是声音却哽在喉咙里。

  看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大汉,乾荆推开卓晴,说道:“你去扶汝儿,我们快走……”

  这一推,终于让卓晴回过神来,她按住乾荆的身体让他半躺在地上,减轻圆球向下的重力。乾荆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的深处,有三个倒钩刺进左侧胸部,好在伤得不算深,没有伤及胸腔器官。但是强行拉出倒钩,不但创面很大,肌肉的过度撕裂还有可能伤及内脏器官。

  卓晴抬眼朝洞外看去,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再次响起,她轻按着,不让他起身,沉声说道:“不行,外面又下雨了,你的伤口不处理,不用半个时辰,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乾荆点了几个穴道,摇摇头,坚持要站起来,“我已经封住穴道,不会死的,我们必须走,他很危险,我现在……没有能力再保护你们。”

  封住穴道就不会死?那她直接可以失业了!卓晴不相信他的说辞,但是看向倒在地上,捂着腹部伤口,不停哀叫的大汉,卓晴也有些担心。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威胁,但是也不能排除他待会拼死一击!

  低眉思索了片刻,卓晴忽然起身,拿起地上最粗的一节木棒,走到大汉身侧。大汉惊得睁大了眼,卓晴二话不说,操起木棒,对准他颈窝后三厘米处狠狠地敲下去!这一下快、准、狠,大汉没来得及哼一下,就晕死过去了。

  卓晴蹲下身,检查了一遍,确认大汉确实晕厥,才丢掉手中的木棒。她轻拍着手上的木屑,回头看向半躺在地上,表情怪异的乾荆,悠悠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乾荆目瞪口呆,这个女人……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她当时也是出其不意地把一个比她壮两倍的大汉扔了出去,看来他是小看她了。乾荆摇头苦笑道:“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凶悍和野蛮的女人。”

  凶悍和野蛮吗?好吧,卓晴无所谓地回道:“现在你见到了。”他真是孤陋寡闻,要是有机会见到顾云,他就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凶悍和野蛮了。

  走到洞口,撑扶汝儿到火堆旁坐下,卓晴低声说道:“汝儿,你帮我把火烧旺一些。”

  汝儿用力地点点头,这位姑娘的勇气和胆识让人佩服不已。

  走了两步,卓晴又捡起地上的木棒,递给汝儿,说道:“这个拿着,他要是醒了你就再给他一棒。”她主要是怕待会她伤口处理到一半,大汉醒来就麻烦了。

  汝儿接过比她手臂还粗的棒子,看看旁边昏迷不醒的大汉,再看看卓晴冷然坚毅的脸,暗暗咽了一口口水,艰难地回道:“我……知道了。”

  心知这有些为难她了,但是现在的情况也不得不这样。卓晴走回乾荆身边,扶着他躺下,说道:“我先帮你处理伤口。”

  乾荆一把抓住卓晴正要解开他衣襟的手,一脸的怀疑,“你行不行?”

  卓晴轻轻扬眉,她可是具备外科医生资格的。而且她动的刀绝对不比任何一个外科医生少,而对人体肌肉、骨骼、脏器的研究,普通外科医生望尘莫及!这么个小手术对她来说易如反掌。

  卓晴再次将手伸过来,乾荆又叫道:“等等,帮我把腰间的药瓶拿出来。”

  在他腰间翻找了一会儿,卓晴找出一个小瓷瓶,打开木塞,一股淡淡的药味弥散开来。倾倒瓶身,但是里边空无一物,卓晴将药瓶递给他,淡淡地说道:“没了。”

  没了?乾荆哀号,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没了,难道天要绝他!

  这药的味道很熟悉。卓晴低头在腰带的暗兜里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个小布袋。小心地打开,倒出来一看,她暗暗庆幸,将手中的小药丸递给乾荆,笑道:“算你走运,还好没淋湿,吃吧。”当时他说这药是什么止血化淤、定惊养神、解毒祛风的仙丹良药!希望是真的。

  “这是?”乾荆接过来一看,这是他上次给她的药,原来她没有丢。

  卓晴拾起两把薄薄的刀刃,细看刀锋很锋利,厚薄也算合适,最终选定一把。她背对着乾荆,把刀放在火上烘烤,低低说道:“你给我好好保住这条命,你现在欠一百两了。”

  看着那道背对着他的丽影,乾荆心里暗暗地涌起一抹怪怪的感觉,他低叹一声,道:“罢了,开始吧。”

  拿着准备好的临时手术刀,卓晴走到乾荆身边,安慰道:“你忍一忍,很快。”

  “来吧!”乾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卓晴哭笑不得,这时候他还有闲心开玩笑!

  血把衣料和皮肤黏在一起,卓晴小心地撕开衣襟,借着火光,仔细研究了一下刀的位置之后,下手毫不犹豫。

  “嗯!啊!”没有麻药,硬生生地切割伤口,疼痛可想而知。虽然乾荆的耐力已经算是惊人,但是疼痛造成的肌肉自然收缩和无意识的剧烈反抗使得她不容易下刀。卓晴眉头紧蹙,她果然不适合做外科手术!相较之下她还是更喜欢尸体,因为他们绝对会乖乖地任由她为所欲为。

  准确地切开粘连的肌肉组织,只花了十来分钟,倒钩全部取出。将凶器扔到一旁,卓晴看向乾荆,他一直双拳紧握着,火光映照下,脸色暗红,汗珠一颗颗地沿着脸颊落下地面,混乱而大口地喘着气。她轻拍了一下他的脸颊,沉声说道:“乾荆,已经好了,你放松一下吧。”

  凶器虽然取出来了,但是没有消毒药品更没有缝合工具,好在与同类的手术相比,乾荆伤口的出血量少得出奇。难道武侠小说中点了某个穴道,血就能暂时止住这回事,是真的?这也太神奇了,她倒是可以好好研究研究!

  现在的问题是她要用什么给他先包扎伤口以防感染,她可不能再撕衣服了,不然她就要裸身了!

  咝——卓晴还在苦恼,一声布料撕毁的声音响起。卓晴回头,就看见汝儿抓着一大块布,递给她,说道:“给。”

  两条腿露在外边,汝儿估计很不习惯,拼命地缩着脚,但是手上的裙摆还是坚定地递给卓晴。卓晴接过布料,感激地微笑回道:“谢谢。”

  汝儿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她什么也没帮上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救她,她早就受辱了。

  卓晴接过布料,将它撕成长条,接在一起,轻扶起乾荆,迅速地包扎伤口。剧痛过后,乾荆脑子反而更加清醒,看着忙碌而熟练地给他包扎伤口的卓晴,他凤眼微眯,低喘着问道:“你……是大夫?”

  乾荆暗暗思忖起她的身份,面对鲜血和狰狞的伤口,她镇定而从容,下刀沉稳,毫不迟疑,利落的手法叫人不得不佩服。她会医术不容置疑,但是她对伤口的熟稔程度像是这样的伤已处理过千百次似的。一般的大夫最多也就是把把脉,煎点药,接触这样刀伤的机会并不多,尤其她还是千小姐。

  大夫?“算是吧。”法医也是医吧。包扎好伤口,卓晴长舒了一口气,累得瘫坐在地上,说道:“你歇一会,天亮我们就……”

  乾荆忽然凤眸一凛,脸色阴沉,抓紧她的手腕,低声说道:“有人!”

  有人?卓晴刚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绷紧,不会吧!看着一地的伤残人士,再看看自己衣不蔽体狼狈不堪,她一阵哀号,这晚上还没折腾够?一个人到底能有多倒霉?

 

 

温泉小苑正厅。

  “夕颜。”

  楼夕颜出神地看着一个方向,脸色微沉,手中的茶倾斜得几乎要洒出来。齐天宇叫了一声,他居然毫无所觉,齐天宇皱眉,再次叫道:“夕颜?”

  楼夕颜回过神,看向齐天宇,问道:“有消息了吗?”

  几时见过夕颜如此心神不宁?他是在紧张青枫?猜不透楼夕颜的心思,齐天宇也不说什么,只是摇摇头,回道:“没有,你的茶凉了。”

  楼夕颜缓缓抬手,将手中的茶放回茶几上,从容得未见一点尴尬,好像刚才他的恍惚只是齐天宇眼花而已。

  “主子。”景飒进入正厅,沉声禀道,“北齐国使节已经到了焕阳城外的十里亭,今晚在那里扎营休息。明日午时,皇上在乾阳殿接见他们,晚上设宴款待北齐使节。宫里高公公过来询问,主子身体是否好转,能否出席?”

  楼夕颜思索了一会儿,问道:“何人出使?”

  “北齐国三殿下旭寻斯,七公主旭嫣云,大将军胡樟御之长子胡熙昂。”

  三殿下、七公主、大将军长子?楼夕颜轻轻扬眉,北齐这次派来的使者,还真是诚意十足。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七公主应该就是这次的贡品了吧?传闻北齐七公主不仅长得国色天香,而且舞艺奇高,据观赏者说,已到了妙不可言、神乎其技的地步。北齐遣她前来,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只不过燕弘添会是这么容易迷惑的君主吗?楼夕颜低笑回道:“你去回高进,就说我明晚会出席。”

  “是。”景飒躬身离去。

  齐天宇看看天色,说道:“快三更了,要不你去休息一会儿。天亮先回府,晚上的宫宴你总要准备准备,青枫我会继续帮你找的。”

  楼夕颜轻轻摇头,淡淡地回道:“再等等。”

  楼夕颜端起新沏好的茶,拿着杯盖,动作悠然地轻捋茶叶,脸色如常。齐天宇暗忖,刚才的紧张,难道是他刚才真的看错了?

  “主子。”墨白脚步沉稳,跨入正厅走到楼夕颜面前,一边呈上手中的东西,一边说道,“弘山几乎翻遍了,仍然没有找到青枫。不过我们发现后山树林里有打斗过的痕迹,现在正在后山搜寻。”

  楼夕颜放下茶杯,接过墨白手中的东西,细看之下,是一枚飞刀。楼夕颜细眸微眯,“这是乾荆的兵器。”当时乾荆正拿在手中把玩,刀刃呈半月形,刀锋锐利,这么薄的飞刀十分少见,能用得了它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吧!后山之人若是乾荆,他会与谁争斗呢?青枫失踪不过三四个时辰,不在弘山,就极有可能在后山。

  楼夕颜忽然起身,齐天宇急道:“夕颜你去哪?”

  披上外袍,楼夕颜一边往外走,一边回道:“到后山看看。”

  齐天宇心下一惊,急道:“但是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你的身体……”他现在可以确定,夕颜在乎那个女人,而且是十分在乎。这个青枫到底有什么魔力,让夕颜对她如此在意?

  “我没事,待会在后山找不到她,我就直接回府了。”楼夕颜脚步如常,未见半点停滞。

  夕颜决定的事情,绝不会改,齐天宇只能无奈地回道:“好吧,我们一起去。”

  一行人出了温泉小苑,朝着后山走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就连卓晴也听到了轻微的异响。神经再一次绷紧,卓晴迅速观察了一下四周,她几乎没有发现可以隐藏的地方,就算有,也容不下三个人!现在出去,只能是自投罗网,卓晴暗叹,现在唯有祈祷来的不是恶人了!

  卓晴紧张地盯着洞口,手腕忽然一紧,低头看去,躺在地上的乾荆半撑身子,拽着她的手,说道:“扶我坐起来。”

  卓晴退到乾荆身后,双手轻推着他的肩膀,让他坐起来。乾荆拾起地上的两枚飞刀扣在指间,低声对身后的卓晴说道:“待会……要是有机会,你就跑,知道吗?”

  卓晴一怔,敛眉思索了一会儿,点头回道:“嗯。”只要有人能跑出去,就是希望!

  听了她的回答,乾荆稍稍放心了些。汝儿轻咬下唇,手瑟瑟发抖,却依旧坚定地紧握着手中的木棒,三人都是屏住呼吸,双眼死死地盯着洞口。

  几乎没有听见脚步声,不过浅浅的暗影浮现在洞口处,乾荆脸色一凛,来人武功不弱,若是真有歹意,他们谁也逃不掉。扣紧手中的薄刃,当看清来人手中长剑反射的寒光后,乾荆运足全力,朝着洞口的暗影射去。

  薄刃飞射而出,来人侧挥软剑,短兵相接,只听见叮的一声,飞刀被打飞,直直地嵌入旁边的石壁之间,露在外面的部分摇摆得发出嗡嗡的低鸣。能将如此薄的飞刀打入石壁,可见力道之大!

  卓晴和乾荆都是一惊,同时来人也进了洞中。

  看清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卓晴惊喜地叫道:“蓝眼睛!”

  呜呜呜呜,老天果然开眼了!卓晴差点痛哭流涕。

  扫了一眼洞中的情况之后,墨白微微侧身,楼夕颜清瘦的身影出现在洞口。

  火光映照下,对上那双一向温润此时却显得深沉难测的眼眸,卓晴心一跳,他怎么会来?

楼夕颜直直地走向她,卓晴站起身,问道:“你怎么会来?”他的身体不适合激烈运动,而且现在的天气这么恶劣。

  楼夕颜没有回答她,看着她一双长腿就这样露在外面,他眼神一暗。卓晴只觉得身上一暖,楼夕颜的大披风已经将她包得严严实实了,下巴也被他轻轻抬起。感受到他微凉的指尖轻轻地摩挲着她脖子上的伤痕,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缩缩脖子,尴尬地回道:“我没事,他们伤得比较重。”楼夕颜不笑的样子,她还是不太能习惯,她的心总会不安地乱跳。

  齐天宇也进了山洞,看清洞内的情况,怔道:“汝儿,你怎么也在这儿?”看清她衣不蔽体的样子,齐天宇脸色阴鸷,立刻脱下身上的长衫披在汝儿身上。

  “少爷!”几天的心惊胆战、危机重重,看见齐天宇,汝儿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

  齐天宇扶着她的肩,想将她扶起来,谁知才一用力,汝儿立刻疼得抖了起来。卓晴急道:“你小心,她的脚骨折了,最好不要走动。”

  她这一说,齐天宇才发现汝儿脚上缠着长长的布条,更加小心地将她抱起来。汝儿却不愿起身,对着卓晴问道:“姑娘,还未请教芳名?”

  “我叫……青枫。”

  “我叫斐汝,多谢青姑娘相救。”说完,斐汝就着齐天宇的搀扶,半跪在地上。

  不习惯别人对自己行跪拜这样的大礼,卓晴退后一步,指着身后的乾荆说道:“你别这样,要谢就谢他吧。”

  汝儿固执地向卓晴行了一个跪拜之礼以后,才又朝着乾荆行礼。乾荆摆摆手,手捂着伤口,嘴上大咧咧地回道:“行了行了,我知道我很厉害,你就不用谢我了,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已!”

  或许是摆脱了危机,乾荆看起来精神也好了些。卓晴看不得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双手环在胸前,斜睨着冷哼道:“举手之劳?也是,除了飞刀你估计也不会别的了!还赏金猎人呢,能活到现在真是老天保佑!”

  乾荆嘴角一僵,低呵道:“丑女人你懂什么!除了飞刀,我的轻功可是举世无双,就是师哥师姐那样的高手都不是我的对手,所以说我才是比他们厉害的赏金猎人!”

  楼夕颜眸光微闪,仍是不动声色。卓晴却没这么好修养,直接大笑道:“说了半天,就是逃跑才是你最大的本事!”

  乾荆无所谓地撇撇嘴,哼道:“是又如何?打不过自然是要跑的,跑得掉才是高手中的高手!知道我为什么选飞刀作为兵器吗?第一是因为耍起来很帅,第二是打不过比较容易跑!咝——”一边说,乾荆还忍不住要一边比划,拉扯到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

  卓晴赶紧蹲下身子,急道:“你怎么样?不要得意忘形了!”这人也真是一个奇人,所谓武林中人不都是羞于启齿自己落荒而逃吗?他倒好,说得理直气壮,不过也正因为他不图虚名,坦诚真实的性情让卓晴反倒有些佩服他了。

  捂着伤口疼得不行,乾荆瞪着卓晴,骂道:“要不是你在那儿碍手碍脚,我会这么惨?”

  看他恼羞成怒的样子,卓晴也不恼,反而低笑起来。她越是笑,乾荆瞪得越凶,他越凶,卓晴笑得越大声,两人你来我往地眼神较量,把身边的一群人都当成透明的了。齐天宇悄悄看向楼夕颜,只见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微扬的眸不自觉地眯着,而微微轻弹的食指也显示着他此时心情不佳。

  轻咳一声,齐天宇赶紧将汝儿交到旁边的护卫手中,走到乾荆身边,说道:“乾兄,我看你伤得也不轻,不如先随我回温泉小苑,我请大夫为你诊治诊治。”

  乾荆收回视线,爽快地点头回道:“也好,也好!”省了看大夫的钱。

  “来人!”齐天宇叫来两名护卫过来搀扶。

  卓晴伸了伸腰,准备跟着他们一起回温泉小苑,手腕被一双略显冰凉的手轻握着。卓晴不解地看向身边的楼夕颜,楼夕颜细心地为她拉好披风,轻声说道:“我现在要赶回相府,北齐使节提前到了穹岳,明晚的宫宴我必须出席。我想趁机把你带进去,安排你和你姐姐见面,宫宴结束之后再接你回来。你现在是要和我回去,还是想留在温泉小苑好好休息,下次再见你姐姐?”

  卓晴想了想,回道:“我和你回去。”这次机会不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安排。

  楼夕颜轻扶着卓晴往洞外走去,看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齐天宇失笑地摇摇头。夕颜这招欲擒故纵使得真是妙,以他对夕颜的了解,不管青枫愿不愿意,夕颜是一定要把她带走的,现在她不仅心甘情愿地和他走,还得谢谢他。狐狸就是狐狸。

  走到山洞口,楼夕颜要从后山直接回相府,齐天宇要往山上走直接从后门去温泉小苑,两队人马也应该分道扬镳了。

  卓晴看向乾荆,笑道:“乾荆谢谢你,自己保重。”

  乾荆点点头,大声回道:“这次欠你的人情我记下了,有机会我会还给你的。”

  到底谁欠谁的?要不是她,他也不会受伤吧。卓晴心中感激他,嘴上却故意笑道:“人情你是不欠我的,不过你还欠我一百两,好好把身体养好,早点还钱!”

  乾荆一愣之后,恨恨地叫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卓晴哭笑不得,“你还真是个钱精!” 她受不了地摇摇头,对着身边的楼夕颜轻笑道:“走吧。”还有力气和她对吼,她可以不用为他担心了。

  楼夕颜点头,想起让他头疼不已的楼夕舞,楼夕颜想了想,对齐天宇说道:“天宇,夕舞就交给你照看几天,等她反省够了,我再派人接她回去。”

  “好。”齐天宇爽快地答应下来。

  两人并肩向山下走去,卓晴问道:“夕舞找到了?”

  下山的路有些崎岖,楼夕颜扶着卓晴的肩,漫不经心地回道:“找到了。”

  山路确实难走,卓晴也不在意楼夕颜的搀扶,只是好奇地问道:“谁找到的?”

  “景飒。”

  “这么巧?”卓晴低笑,“不会是那丫头故意的吧!”

  楼夕颜轻轻扬眉,似笑非笑地问道:“那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卓晴欲哭无泪,“冤枉啊!事情是这样的……”

  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却是谁都看得清楚。收回视线,乾荆烦躁地眉头紧蹙,他在看什么?那个丑女人本来就是楼夕颜的女人!他应该关心的是齐天宇给他多少酬劳才对啊!

对对对,还是钱比较可爱!应该也有三百两吧,或者四百两?

 
上篇:第八章 温泉小苑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
点击人数(4846)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