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章 宫宴风云
第十章 宫宴风云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月华初上,阳光未散尽温暖,皓月已绽放出柔情。入夜的焕阳城,褪去了白天的喧嚣和繁杂,依旧显现着它作为穹岳第一城的底蕴和特有的王者气息。通往皇城的路上,辇轿、马车络绎不绝,可见今晚的宫宴是如何的盛大了。

官道上马车很多,但是其中一辆车却显得异样惹眼,精纺绸缎交织着金线制作而成的暗红色车身,两旁绣着金丝流云图样,四匹毛色均匀的骏马拉着的车辕,都泛着金光。然而华丽并非它引人注目的原因,而是每一辆经过它身侧的马车、辇轿都不自觉地放慢速度,没有敢与它并肩而行的,只因为这辆马车的主人,正是当今穹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楼夕颜。

“你确定这样可以?”瞪着半靠车身闭目养神的楼夕颜,卓晴别扭地拉了拉头上怪怪的帽子。传说这身土灰色的袍子是最低品级的太监穿的衣服,难看倒是其次,主要是这个大帽子压着她很不舒服。不过有一点好,就是她的脸几乎都被帽檐给遮住了,看不清长相。

  楼夕颜失笑,缓缓睁开眼,拉下卓晴胡乱拉扯的手,笑道:“放心,进了宫之后,我让宫里的小太监带你去你姐姐的园子。今天这样的场合,你姐姐应该不会出席,你们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聊,等宫宴结束了,我再派人去接你。”

  他今天打扮得很正式,浅蓝滚边长袍,对襟绣银丝水波的男装配上紫金发冠,把他本就俊朗的五官、优雅的气质烘托得淋漓尽致,只是眉宇间还是不时流露出淡淡的疲惫。卓晴诚恳地说道:“楼夕颜,谢谢你。”青枫的身份不过就是一件礼物,他却为她如此费心,卓晴为这个男人的气度折服。

  不过感动只维持了零点一秒,因为下一刻,楼夕颜扣着她的手指,轻笑道:“如果枫儿肯叫我夕颜的话,我会比听见谢谢这两个字开心。”

  这算是调戏?卓晴暗骂,挣脱他的手,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她像拍小狗一般轻拍楼夕颜的脸颊,啧啧笑道:“小颜颜乖哦,不要得寸进尺!”要比令人恶心的称呼,她也不落人后。

  小颜颜?楼夕颜的脸瞬间石化。

  看着对面笑得东倒西歪的肆意女子,嘴角带着几许他自己也没有留意到的宠溺,楼夕颜轻轻摇头。这世上,或许也只有她敢这样拿他的名字开玩笑吧。

  “主子,到宫门了。”墨白低沉的声音从车外传来。

  “嗯。”楼夕颜淡淡回应着,对着卓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卓晴压下肆意的笑,了然地点点头。

  宫门守卫自然也认得楼相的马车,不敢怠慢,马车只在宫门口停了一下,便向着宫内缓缓行去。

  进了宫墙,外面显得很是安静,可以听出马车旁不时有人走过,只是声音都极轻,卓晴可以明显感觉到气氛的转变,压抑而沉重。生活在这样的宫闱之中,绝对不是一件易事,她希望待会见到的人是顾云,却又同时希望不是她。

  卓晴沉默着,马车走了一段路之后,缓缓停了下来。

  墨白的声音再次响起,“主子,小六子到了。”

  楼夕颜轻掀布帘,率先下了马车,卓晴也跟在他的身后,撩起衣摆,直接跳下车来。楼夕颜好笑地摇摇头,她真的是青家的小姐吗?他真没见过哪个大家闺秀是这样的行径。

楼夕颜下了车,一道灰色的身影从旁边的树丛中躬身走了出来,略显尖细的声音轻声请安道:“小的见过楼相。”

天色太暗,他一直半躬身,卓晴看不出他的长相,不过看身形听声音,也不过是十来岁的样子。

楼夕颜牵着卓晴上前,低声交代那人道:“小六子,你马上带她去青灵的院落,在外面守着,宫宴结束之后,带她到北宫门。”

  “楼相……”小六子匍匐在地上,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楼夕颜眸光微闪,已经猜到事情有变,将卓晴的手握在掌心,楼夕颜才问道:“发生什么事?”

  跪在地上,小六子颤声回道:“青美人昨夜侍寝,触怒龙颜,已经被贬为宫女,傍晚的时候,被内务府的人带走了。”

  原来青灵已经册封为美人,但是侍寝之夜怎么能触怒龙颜,想到顾云的身手和火暴的脾气,卓晴背脊一凉,急道:“她现在在哪?”

  小六子微微抬了点头,只看到这少年的手被楼相紧紧地拽在手中,就已经知道此人也是得罪不得的人,赶紧低下头,惶恐回道:“小人不知,小人真的不知。”

  楼夕颜轻轻摆手,平静地说道:“你下去吧,让方总管查一查,青灵现在怎么样了,人在哪里。”

  “小的立刻就去。”小六子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走了。

  楼夕颜看向身侧的卓晴,只见她眉头深锁,误以为她是担心姐姐,于是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慰道:“别担心,明天之前一定有你姐姐的消息。”

  卓晴除了点头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说楼夕颜都找不到人,她就更不可能找到了。卓晴低头看看自己这身奇怪的打扮,苦笑道:“现在怎么办?”

  楼夕颜细眸轻扬,低笑道:“我带你见识见识穹岳的皇家宫宴,如何?”青灵找不到,他也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宫里,带在身边是最好的办法了。

  “啊?”卓晴错愕,对于所谓的宴会,她一向没什么兴趣。

  可惜楼夕颜并不是真的要问她的意见,只见他扫了一眼身边的相府侍卫,对着最为瘦弱的侍卫说道:“把衣服脱下来。”

  “是。”那侍卫连想也不想,动作麻利地把身上的外袍扒了下来,恭敬地递过来。

  将衣服塞到卓晴手里,楼夕颜牵着她到马车旁,笑道:“去把衣服换上。”

  卓晴无奈地爬进马车,身在宫里,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就去见识见识所谓的皇家宴席吧。胡乱地把衣服套在身上,脱掉压得她喘不过气的帽子,卓晴再次爬出马车。

  衣服在她身上显得有点大,楼夕颜拉过她的衣袖,自然地帮她把袖子卷起来。墨白幽蓝的眼中划过一丝异样,只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卓晴长发本来就盘成髻,现在拿掉了帽子,再配上一身湛蓝长衫,看起来更像是俊秀少年。楼夕颜满意地将她带在身侧,轻笑道:“你待会只要乖乖跟在我身边,少抬头就行。”她那双眼睛,过于清澈,过于明晰,不是奴才会有的眼睛,只要她不与人对视就行。

  卓晴哀号,低喃道:“我……尽量。”想起刚才小六子的样子,卓晴自认一辈子也学不来的,只有……尽量吧。

  “走吧。”相较于卓晴的沮丧,楼夕颜显得颇为自在。领着卓晴朝着大殿的方向走去,只是他这时也不会想到,今夜会是这么的不平静。

 

乾阳殿外。

  卓晴低着头,跟在楼夕颜身侧,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听见前方热闹纷杂的声音传来,卓晴抬头看去,不远处宫灯缭绕,烛火通明,一座华美雄伟的大殿横在眼前。这座宫殿占地面积很大,感觉要比北京故宫的建筑更加雄伟,或者说,看故宫时是一种参观的心态,时过境迁,已经体会不到那种皇家气势了。现在看着眼前的宫殿,宫女、太监、侍卫、大臣每个人都那么真实,卓晴莫名地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楼夕颜轻握卓晴的手,低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卓晴摇摇头,叹道:“没有,有些累。”回想游历故宫时的自己,再看看现在的自己,人生的际遇竟可以离奇到这种地步!

  看她的情绪忽然低落,眼中流露出疲惫,楼夕颜柔声说道:“很快,一会宴会过半,我们就走。”

  楼夕颜的温柔安慰,让卓晴莞尔,她不是一向随遇而安的吗?已成既定事实的事情,还感伤什么呢?暗暗吸了一口气,卓晴轻松迈开步子,一边走一边回道:“我没事,走吧,你放心,我会记住低头的。”

  楼夕颜失笑,他真不应该让她扮侍从,因为没有一个侍从会走在主人前面!她,永远也学不会如何做奴才,他,也不需要她会。

  两人一路走过去,大殿前面已经聚集了不少早来的臣子。众人相互寒暄着,看见楼夕颜过来,立刻让出一条道,纷纷拱手以礼,楼夕颜一一点头回礼,朝着殿门走去。卓晴一直微低着头,无聊地向前走着,不一会,一双纯黑色的靴子停在眼前。

  “夙将军。”楼夕颜特有的低沉嗓音带着笑意响起。

  “楼相。”冷凝的低音让人没来由地一颤。

  “夙将军北巡归来可谓劳苦功高。”楼夕颜与这双黑靴子的主人闲聊着,卓晴低垂着快要闭上的眼睛倏地睁开,夙将军?那个拥有青家三小姐的男人?卓晴忍不住轻轻抬头,想要仔细看看这个传说中的纵横六国的威武将军!

  这个男人长得倒算不上俊美,体格非常壮硕高大,竟是比楼夕颜还要高出半个头。古铜色的皮肤,如缎的黑发狂肆地半束于脑后,既不戴发冠,也不佩长簪,剑眉星目,刀削石刻般的脸庞无一不彰显其不羁的性格。身着暗灰色长袍,身上全无配饰,与宫宴上精心装扮的各位大人相比,他简单得不像是来赴宴的。只不过世上总有些人,即使没有华服映衬,依旧让人不敢忽视,那种久经沙场、血雨腥风冲刷出来的英武桀骜,是如何也掩盖不住的。

  夙凌刚毅的脸上,没有过多表情,只是随意地回道:“楼相客气了,夙某分内之事。”只是说着话,他忽然敏锐地看向卓晴,卓晴惊得赶紧低下头,完了,她已经很低调地看了,这样也会被发现?

  身前响起楼夕颜如常的低笑,“夙将军请。”

  触目所及之处,只有楼夕颜和他的侍卫而已。夙凌冷冷地收回视线,心中的异样依旧不散,刚才他明明感受到一抹窥视的眼光,可惜让他躲掉了。

  “请。”随同楼夕颜一起,两人踏入殿内。

  还好楼夕颜及时挡住她,卓晴暗暗舒了一口气。好凌厉的眼,好迫人的气势,如果顾云是青家三小姐,遇上这个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人心颤的男人,结果……老天保佑吧!

  楼夕颜和夙凌相继进入殿内,文武百官也跟在他们身后走了进去。进了殿内,卓晴倒真是大开眼界了,宽敞的宫殿差不多有足球场这么大,全是木质结构,每一根梁柱直径最少也超过一米吧。殿内分做三层,大殿中间,一条十米宽的金丝长绒地毯由殿门口直接铺设到最高层,炫金的色彩比普通的红地毯不知要华贵大气多少倍。

  最高一层上,鎏金座椅,龙头镶嵌,一看就知道是皇帝坐的地方;第二层上摆着十张紫檀木精雕而成的长桌,楼夕颜和夙凌都走上了第二层,两人分坐左右最靠近龙椅的位置,光看这座次的安排,就知道地位的高低了;第三层大概还有百余个桌位,不过坐在最后的人,估计连皇上长什么样都看不到吧。

整个乾阳殿内外,宫女、太监忙碌地穿梭着,两个宫女打扮的女子一前一后地躲在殿外的大石柱后面,不时地朝里面张望,行径着实鬼祟。

“公主,这个场合我们去不合适吧,您还打扮成这个样子,要是皇上怪罪下来……”朝云公主贴身侍女小怜苦着一张脸,看着打扮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公主,心里七上八下的。从下午到现在,她说得嘴都干了,公主根本不理她,这可怎么是好?

燕如萱眼光只盯着那道消失在大殿门口的颀长身影,不在意地回道:“宫宴这么多人,皇兄根本不会注意到我。”

她就知道公主会这样说,随着公主的眼光看去,不用猜也知道会看见谁,小怜眼前一亮,小声说道:“公主,不如让奴婢守在殿外,宫宴结束楼相一出来,奴婢立刻请他到清萱宫,您就不要进去了!”公主来不就是为了丞相大人嘛,只要能说服这位小祖宗,她干什么都行!

毫不掩饰眼中的愁绪,燕如萱喃喃回道:“他要是肯去,早就去了。”他已经很久不曾踏入清萱殿了,她有时真的好想问他,为什么?他真的那么讨厌她吗?但是每每对上他清冽的眼,她又问不出口,就怕他的回答,是她不能承受的。

  小怜紧紧地拉着她的衣角,燕如萱不耐地说道:“行了,你要是怕,就回宫吧。”

  听出公主的恼意,小怜赶紧低叫道:“公主说的哪里话,公主去哪奴婢就去哪!”她是公主的贴身侍女,主子若是有什么差错,她这个贴身侍女难道会躲得过吗?

  燕如萱欣慰地点点头,抓着小怜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那好,现在就进去。”她需要一个人给她壮壮胆子!

  小怜心里哀号一声,但是也没有办法,只有随着公主一同走进那人声鼎沸的乾阳殿!

 
上篇:第九章 如此倒霉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2)
点击人数(4454)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