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章 宫宴风云(3)
第十章 宫宴风云(3)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卓晴失望地收回视线,女子也惊觉自己太过失态,低下了头,不过微微起伏的肩膀,还是能看出她的心情是如何的激动。

  三人一口饮尽杯中美酒,北齐三皇子旭寻斯恭敬笑道:“果然是好酒!香浓醇厚,入口绵滑。此次代表北齐前来朝拜,得以见识穹岳的强大和泱泱大国风范,我等心悦诚服,希望能借此机会,表达我国对穹岳的臣服之心。”

  燕弘添缓缓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嘴上也热情地回道:“北齐乃穹岳邻国,两国互通使节,多加往来确是一件好事。三皇子既然到了穹岳,不妨游历一番,穹岳还是有些美景的。”

  燕弘添根本不接他的话茬,旭寻斯心里已然明了,他对结盟表现得并不热衷,顺着他的话,旭寻斯笑道:“多谢穹帝美意,穹岳幅员辽阔,山川秀美,自然是美不胜收。这次前来,七妹也特意准备了一支水袖舞,祝穹岳昌盛,愿两国结为万世友邦。”

 “哦?”这么快就用美人计了?燕弘添寒眸轻扬,大笑道,“一直听闻七公主舞技卓绝,朕今日倒要好好欣赏欣赏。”

“嫣云献丑了。”女子落落大方,优雅起身走向中间的金丝长毯,迎视着燕弘添,但是她并没有开始跳,她居然……轻拉衣带!卓晴错愕,这位公主也太大胆了吧?当着众人宽衣解带……她跳的不会是脱衣舞吧?

如果是脱衣舞,她倒是很有兴趣看看,卓晴兴致勃勃地盯着金丝地毯上,缓缓脱下腰带,正在拉着自己外袍的美女。随着她的动作,华丽的外衣悄然滑落,露出里边艳红色的半透明丝裙,轻薄的布料不仅飘逸妖娆,更是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在众人眼前。

  女子大方地走到最中央,清亮的声音带着笑意,说道:“乐师,请奏礼乐一曲,只需钟鼓之声,其他的乐器免奏。”

  向着燕弘添行了一个礼,女子从袖间取出一抹艳红丝带抓在手中,展开大约有八九米长吧,但是丝带极薄。

  卓晴有些好奇,丝带越薄,想要挥舞起来就越难,这女子看上去弱质纤纤,能挥舞得了吗?

  卓晴还在想着,随着乐师的一记重锤,女子一个轻跃,手中的绸带仿佛有生命一般,倏地飞舞而起,迎合着节拍,明媚灵动如猫一般的媚眼不时飘向燕弘添。扭动着曼妙的腰肢,如蛇一般娇软,手中的长丝带随着鼓点轻盈舞动,尤其是她每一次的跳跃旋转,都是踩着鼓点的,仅是单一的钟鼓之声,她就已经能将这支舞发挥到如此境界,不但不显得单调,反而增色不少。

  四周惊慕的叹息声此起彼伏,卓晴不得不说,她眼前一亮,此女绝对是人间极品。将妖娆的身段和钟鼓的强硬很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每听见一阵钟响,那抹嫣红的丝缎似乎也同时纠缠上了你的心,轻轻地、痒痒地,不说男人会看得血脉贲张,连她都有些呼吸困难。

  卓晴看向前方的楼夕颜,只能看见他清瘦的背影,看不清表情。对面的夙凌依旧是一张不驯的冷脸,冷傲的眼只盯着手中的美酒,似乎它比任何美人都更迷人。

  再看向高位上的燕弘添,他倒是紧盯着美人不放,可惜眼中流淌的不过是男人见到猎物的一种玩味的兴趣,也是,作为礼物的女人他还会少吗?卓晴暗叹,真是可惜了这样的大美人了。

  最后一个鼓点刚落,女子忽然砰的一声,直直地趴倒在地,大殿上,众人皆是屏住呼吸,盯着地上那抹丽影。

  不对劲,她刚才的舞蹈灵动之极,这最后的结束造型也未免有失水准!卓晴站直身子,清眸微眯,暗暗观察着女子的一举一动,过了很久,女子都没有起身,大臣中传来细细碎碎的议论声。

  旭嫣云久久不动,旭寻斯终于忍不住起身上前,在她身边低唤道:“七妹?”

  旭嫣云没有任何回应,旭寻斯将她轻轻扶起,她仍是软软地躺在他怀里,旭寻斯眉头紧蹙,轻拍着她的脸颊。正想要叫她,却见旭嫣云忽然抽搐了起来,手脚僵硬,脸色也由原来的潮红转为淡淡的青紫色,接着是明显的呼吸困难,旭寻斯也慌了手脚,急道:“七妹你怎么了?”

  旭嫣云没能回应他,眼睛倏地圆睁,原来灵动的眼眸中失了娇媚,满是血丝,充满着恐惧且明显外突。僵硬的手死死地抓住自己的咽喉,双脚无意识地挣扎着。

  卓晴心惊,她是原来就有隐疾吗?这样子不像是什么病症发作,倒像是——中毒。

  “七妹!”

  终于,旭嫣云不动了,双目圆睁地瞪着前方。一切发生得太快,大殿上的众人无从反应。

  “御医,给七公主诊治。”燕弘添微冷的声音沉沉地响起,脸上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是。”两个御医赶紧跑过去。其中一个抚上旭嫣云的脉搏,原来平静的脸忽然变得凝重起来,仔细诊脉了很久,终于松开手,对着身后的另一名御医低喃了几句,那御医立刻诊脉,许久之后,两人对看一眼,皆不敢言。

  看他们的表情,旭寻斯已经感觉到不对劲,急道:“她怎么了?”

  “七公主她……”两人咽了咽口水,冷汗直流。

  “说!”燕弘添低吼一声,两名御医立刻扑倒在地,战战兢兢地回道:“已经气绝身亡了。”

大殿之上一片哗然。

“混账!”燕弘添怒得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子,旭寻斯似乎还未能冷静下来,盯着御医,逼问道:“这不可能,七妹自小习舞,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忽然就气绝身亡了呢?”

  御医头也不敢抬,久久才颤抖着回道:“七公主是……身中剧毒而亡。”

中毒而亡?抽气声再次响起,只是谁也不敢说话,毕竟一国公主在大殿之上中毒而死,这实在是……

旭寻斯抬眼看了一眼燕弘添,掩上眸光,沉声回道:“这应该……更加不可能吧。”

燕弘添眼中闪过一丝微怒,冷声问道:“七公主所中何毒?”

“这……”

燕弘添不耐地冷视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人影,寒声低呵道:“吞吞吐吐做什么,说。”真是一群废物!他堂堂大国,难道还要在外人面前丢脸不成?

两人对看一眼,却是都不敢回话,只能更深地匍匐在地上,头上的汗珠一颗颗直往下冒,这毒他们是万万不敢说啊!

楼夕颜与对面的夙凌对视一眼,各自离开视线,皆是静观其变。因为此时,身为提点刑狱司的单御岚已经起身,走向倒地的七公主。

御医吓得不能言语,群臣缄默,燕弘添正要发怒,单御岚清朗而平稳的声音适时响起,“公主死前四肢抽搐,牙关紧咬,气闭紧窒,脸色呈暗青紫色。死后双目凸出,四肢僵冷,应该是中了蛇毒而死。而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毒发的蛇毒,只有赤寰丝虫而已。”

果然是中毒,看过死者表现出来的状态,卓晴也是这么判定的,不过有一点她想不明白,毒液致死的案例很多,但是像七公主这样发作这么快的很少见,还是她在来之前,就已经中了蛇毒?也不可能,她上来跳舞的时候,完全没有异状。

  卓晴陷入思索中,群臣中间却在单御岚说出“赤寰丝虫”几个字的时候,再一次骚动起来。卓晴暗思赤寰丝虫是什么毒物?

  “单提刑,北齐公主在我穹岳大殿身亡,兹事体大不容轻议!此案交由你全力彻查,一定要找出公主真正的死因和凶手。”因为单御岚报出的蛇毒,燕弘添的声音虽然依旧保持着一国之君的威仪,脸色却也是瞬间一暗。

  半跪在地,单御岚大声回道:“臣领旨。”

  一直将尸身紧紧抱在怀中的旭寻斯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理智,年轻的脸上,是身为一国王子应该有的气概与尊严。他抬头直视高位之上的燕弘添,冷声说道:“若没有记错,赤寰丝虫乃穹岳特有之毒物,七妹如今惨死在穹岳大殿之上,北齐斗胆,请穹帝给我们一个说法。单提刑亲自审理此案,旭寻斯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希望单提刑能当着我的面审理。”

  “准!”事已至此,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毕竟再怎么说,公主死在殿上,已是事实。

  “大殿之上,何来毒蛇?公主刚才还好好的,就只喝过一杯酒,莫不是这酒有毒!”粗犷的声音在这样空旷的大殿里响起,居然也能震得人耳朵疼,可见这声音之大。

  众人朝着说话的人看去,是北齐另一使节,大将军胡樟御之长子胡熙昂。他的身形和他的声音一样粗犷,他手里正拿着公主饮用过的酒壶,相较于旭寻斯的克制,他脸上的怒气毫不掩饰。

  单御岚向他走去,拿下他手中的酒壶,对着身边的侍从低语几句之后,侍从匆匆跑开。

  卓晴用肩膀轻撞身边的墨白,低问道:“赤寰丝虫是什么东西?”

  墨白本来不想理她,但是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眼含精光,紧盯着地上女子的尸体,和平时的她有些不同,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压低声音回道:“赤寰丝虫是穹岳西北特有的一种毒蛇,因为它的体形小,比手指还细一些,身长不足两尺,所以当地人称呼它为虫。这种蛇生活在暗沟石缝,极湿极寒之地,只有夜间才会出没,常年不见阳光,通体赤红,毒性极强,被它咬伤即刻毙命。即使只是碰到或者是误食它的毒液,也一样必死无疑。”

  碰到也必死无疑?卓晴一惊,看向墨白,急道:“手上没有伤口,碰到它的毒液也会中毒。”

  墨白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点点头。

  好厉害的毒液,一般蛇毒就是神经毒素或者血液循环毒素,再厉害的就是两种都含有而已,但是碰到皮肤上都会中毒的毒素,难道还有腐蚀渗透性?卓晴暗暗可惜,这个时代没有设备作毒物检验,不然她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不知道单御岚是不是有什么奇招,卓晴抬头看向对面的单御岚。

  侍从拿来一个白色的瓷碟,还有一支大约有十多厘米长的银针。

  只见他将壶中的酒倒在碟子上,本来应该是纯净的酒泛着淡淡的红色,在青桐杯子里是看不出来的。将手中的银针放在碟子上,被酒淹没的银针立刻变成了乌黑色,单御岚拿出银针,用白布擦拭之后,银针依旧乌黑。

  卓晴微微皱眉,可以肯定的是,这毒里含有很重的硫化物,银针才会变成黑色,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成分呢!卓晴继续看下去,可惜单御岚没有再下一步的动作。

  胡熙昂早已经不耐烦了,急道:“酒中是否有毒?”

  收起银针,单御岚不做任何辩解,如实说道:“银针乌黑,酒色微红,味带咸腥,酒中的确含有赤寰丝虫之毒。”

  卓晴再次看向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提刑司,好奇特的一个人,赤寰丝虫明明就是穹岳特有的毒物,他为何还能答得如此坦然,没看见那两个御医,现在还抖着呢!他是真的如此耿直不阿,还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自认能化解这次的危机?

  一听单御岚肯定了酒中有毒,胡熙昂暴怒的低吼再次响起,“那一定是有人在酒里下毒!你们把人交出来!”

  胡熙昂如此放肆,燕弘添大可以将他关押,但是这时候这么做,岂不更加有辱国风,欺凌小国,传扬出去,他还如何面对其他国家!燕弘添的脸色越来越暗,犹如暴风雨的前奏,大殿再一次陷入寂静。

  一道清亮柔和的女声柔然响起,化解了一丝丝凝重得让人窒息的气氛,“宫宴之上,酒水居然被人下毒,是本宫的失职。吴总管,把碰过公主那壶酒的奴才都给本宫押上来。”

  这样的场合,本来皇后是不应该说话的,但是作为一国之母,又是发生在宫闱里的事情,她说几句话也没什么,她的出现也正好缓和了一下气氛。

  “是。”看了一眼皇上的表情,没有阻止,吴荣立刻转身离开。

  卓晴暗叫一声糟,青灵正是为公主斟酒的人啊!

  果然,几个侍卫押着三个奴才到殿前,青灵也被押着推倒跪在地上,三个奴才早就吓得不成样子,趴在地上不住地喊着:“皇后娘饶命啊,奴才们只是负责分酒入壶,并不知道哪一壶酒是给公主的,就算给奴才一百个胆子,奴才也不敢下毒啊!!”

  相较于三个奴才狗腿的求饶样,青灵直直地跪着,一句话也不说,面无表情尽是冷然。

  皇后微眯着眼,看向青灵,冷声说道:“青灵,你是皓月送入宫中的女人,现在被贬为宫女,是不是心生怨恨,毒害北齐公主,或者是皓月国主指使你下毒谋害北齐公主,挑拨穹岳与北齐的关系?”

  青灵依旧低着头,只冷冷地吐出三个字,“我没有。”

  “昨夜你就试图行刺皇上,还敢说没有歹意?本宫给你一次机会,你做了什么,如实招认,本宫免你受皮肉之苦!”

  她一直以为她的姐妹已经死了,她一个人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死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但是今天她见到了她的姐妹,她决不能让皇后把罪名推到她身上,不然一定会害了她们,也害了皓月无辜的百姓!

  久久,青灵终于缓缓抬起头,看向高高在上,故作怜悯实则虚假得让人恶心的女人,带着一丝冷笑,大声地回道:“昨夜我只是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花瓶,割伤了皇上,没有尽到服侍之责,皇上大怒,将我贬为宫女。而今日我会站在这里给北齐公主斟酒,完全是皇后娘娘的旨意,事前我并不知情,如果说毒是我下的,那也是皇后娘娘安排的。”

  “放肆!”皇后脸色大变,原来还算亲和的声音此时也异常的刺耳,“牙尖嘴利满口胡言,看来不用刑你是不会说实话了!”

  皇后话音才落,站在身侧的侍卫已经冲了上去,将青灵死死地按在地上。

  卓晴心一紧,刚才还为青灵机智的回答喝彩,现在又为她担心起来。看向燕弘添,他依旧面无表情,没有对青灵表现出一点点的怜悯,也是,皇后这一招也算帮了他一个大忙。青灵是皓月人,如果一切能推到青灵身上,就太完美了,一切也就与穹岳无关了!北齐要找人算账,也只能找皓月!

  但是她能让他们就这样把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她,看着她受刑?

  不能!

  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心里响着,或许是血缘的呼唤,或许是卓晴自己的良知不允许,总之,卓晴知道,她不能袖手旁观。

两个高壮的侍卫粗鲁地将青灵按倒在地,细长的胳膊几乎要给折断,青灵紧咬牙关,瘦弱的身子缩成很小的一圈,却不肯求饶一声,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冷冷地叫道:“我没有下毒。”

  她不能,也不会承认,就算把她的胳膊扭断,她也不会承认!

  疼痛让她本就白皙的脸更加苍白,菱唇被她紧咬得已经充血。

  看着地上倔强屈辱又隐忍坚毅的女子,卓晴眼中划过一抹心疼,只是她的脚才移动一步,身边看起来彻底忽视她的墨白却是比她更快,拦在了她的身前。

  卓晴脚步一滞,向左边移了一些,墨白仿佛背后长眼睛一样,极快地移动身影,再次拦住了她的去路。几次之后,卓晴也有些恼,正要用手推开墨白,却见一直坐在位置上稳如泰山的楼夕颜忽然回过头来。

  对上他幽深沉静的眼,越过墨白的肩膀,楼夕颜的眼深深地看着她,头不着痕迹地轻摇了一下。卓晴在那双细眸里,看到了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因为这种力量,卓晴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再次缓缓地靠向身后的石柱。她的心此时有些茫然和疑惑,她居然因为一个眼神,就相信他会为她处理好这件事。

  燕如萱一直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裙角,她没有想到,会看见这样的一幕,刚才还活生生的人,忽然就死在自己面前。她真的很慌,很想尖叫,但是因为有他在身边,即使身体还在不受控制地抖着,燕如萱的心却没有太多的恐惧。

  但是颜哥哥在看什么呢?而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又把头转了回来。燕如萱抬眼看去,只看见楼哥哥的贴身侍卫而已,赶紧又低下头去,她不敢看大殿上双眼圆睁的尸体,太可怕了!

  这边眼神交汇,暗波涌动,那边已经是怒火滔天。明明就是卑贱的婢子,还一副清高刚烈的样子,皇后低哼一声,喝道:“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来人!”

  三个太监模样的男人立刻上前听命,卓晴心又是一凛,好在楼夕颜没有让她失望,清瘦的身影缓缓站起,低吟般的清音不急不慢地响起,“皇后娘娘息怒,不要为了一个宫女动气。不如把人一并交给单提刑,让他来审理,也免得您再动气伤身。”

  就差一点,就能好好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女人,皇后的脸色明显地一暗,满朝文武,唯独两个人不能得罪,一个是楼夕颜,一个是夙凌!楼夕颜说话了,她不得不卖这个面子,暗暗咬牙,还是优雅地点点头,回道:“还是楼相想得周到,那这些人就交给单提刑吧。”

  楼夕颜安然落座,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单御岚只能上前一步,抱拳回道:“微臣一定全力查实此案。”楼相不愧是楼相,最后是顺理成章地把这个烂摊子丢给他了!“来人,先将他们押到一旁。”

  青灵被拉了起来,和几个太监一起,推到大殿旁,青灵终于有机会看清楚楼夕颜的样子,果然丰神俊朗,气宇轩昂。青灵终于欣慰地一笑,她跟着他,应该是不会受苦的吧!

  单御岚不提审犯人,却是直直地走向还躺在旭寻斯怀里的七公主身前,微微躬身,行以一礼,低声说道:“七公主,得罪了。”

  按住单御岚伸过来的手,旭寻斯呵道:“你要干什么?”

  收回手,单御岚解释道:“七公主中毒而亡,应该尽早检验尸身,以便保留早期证据。”

  一向斯文的旭寻斯似乎也怒了起来,“是你说七妹是中毒而亡,酒中也证实有毒,你还想要如何检验?”

  “三王子放心,单某做的只是普通的尸身检查,对尸身表现的状态,尸身是否还有其他伤口等等做一个记载,以备察案之用,不会伤及公主的尸身。若是三王子不放心,可以旁观。”

  青灵暂时没有危险,卓晴也将视线转向了这边。单御岚说得没错,这种中毒案件,越早检测尸身,变化就越小,而且不管是什么案子,做好尸检都非常重要。

  卓晴对单御岚赞许有加,可惜有人却是脸色黑得吓人,“这么说你要脱衣检查?”

  单御岚一派正气,毫不扭捏造作地回道:“是的。”

  “不行!”旭寻斯低吼!他轻轻放下七公主的尸身,解下自己的外袍,盖在衣着单薄的尸身上,起身走到大殿正中,越过单御岚,对着燕弘添朗声说道:“我北齐虽然是小国,但是七妹怎么说也是我国最尊贵的公主,我绝对不能允许一个男人对她的尸身上下其手,她若死后有知,也会觉得屈辱!”

  燕弘添脸色一直晦暗,阴晴不定,并不表态,单御岚再次上前,诚恳解释道:“三王子,公主的尸身必须查验,为了能早日找到毒杀公主的凶手,请三王子见谅。”

  “谁敢碰公主!”一个飞身上前,胡熙昂挡在七公主尸身前,他本来就是武将,极怒之下,管不得那么许多,直接吼道,“公主明明就是在大殿之上被人蓄意毒害,酒中也查出毒物,你们不去查凶手,反倒想来侮辱公主尸身,你们穹岳不要欺人太甚!”

  “那么三王子想如何处理?”

  旭寻斯终于回过身,正对着他,正色回道:“单提刑可以和衣查验,看完之后,我要将七妹运送回国。无论如何,你一个大男人,决不能为七妹裸身检验!”

  大殿上的气氛极其凝重,如果胡熙昂身上佩有兵器,估计他也已经亮了出来。

  总不能强行验尸吧?但是不验尸,如何能断案?单御岚陷入了深思,忽然他眼中闪出一抹异彩,再次抬起头来时,单御岚满目清朗,问道:“男子不行,女子总可以碰了吧?”

  “女子?”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谁听过女子验尸?卓晴心中立刻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楼夕颜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异样。

 
上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2)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4)
点击人数(4645)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