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章 宫宴风云(5)
第十章 宫宴风云(5)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单御岚好奇,她究竟师承何处?看她验尸的步骤、对尸体特征的叙述以及检验的仔细程度,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优秀的仵作,甚至是他!

  燕弘添惊疑,轻纱中面对尸体冷静而专注的女子,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如水佳人吗?他真的认错人了?不,这不可能!这些年来,她的样子时常在他脑海中萦绕,他不可能认错!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是那么的陌生而又依旧魅力十足。她到底有多少面?

  比燕弘添更加疑惑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青灵。她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诗作画,一起舞文弄墨,但是她从来不知道她还会验尸,而且说得头头是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楼夕颜静静地站在帷帐外,只是他的心思并没有放在卓晴身上,而是落在了今日神色异常的燕弘添身上,在他晦暗幽深的眼中流露出了过多复杂的情绪,这让楼夕颜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关于青家姐妹,其中一定还另有隐情。

  燕如萱水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帷帐中的女子,手撕扯着裙角,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正颤抖着,只是不明白,是因为害怕还是心伤。为什么颜哥哥喜欢摆弄尸体的女人?为什么不选她?因为她不够勇敢吗?为什么……

  同样陷入沉思的,是终于放下酒杯的夙凌。这女子应该就是青枫了吧!

  有意思!一个行刺皇上,言辞犀利;一个验尸高手,冷静卓绝,想起那个只在他回府时见过一面,就抛诸脑后的青家小妹,他似乎也有了一丝丝兴趣!

  “银针。”清冷的女声再次成功地拉回了众人的思绪。

  一个宫女手捧着布包穿过纱帘,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卓晴。卓晴拿出一支长针,避开外渗的污血,轻轻地刺入,不一会儿拿出,银针已经变成了黑色。放下手中的长针,卓晴冷静分析道:“银针扎入伤口迅速变黑,毒物反应明显。根据伤口的位置和呈现的毒物特征来看,我怀疑导致死者死亡的,不是毒酒,而是后脑部的这个伤口,毒酒只是转移注意力而已。”

  旭寻斯嗤之以鼻,质问道:“只是发现一个针眼你就这样断定,未免武断?”

  什么验尸,根本就是穹岳想要推卸责任!

  脱下手中的手套,卓晴走出帷幔,迎向旭寻斯质疑的目光,朗声回道:“第一,死者身上的每一处伤口都很重要,都有可能是致命伤,尤其是中毒死亡的;第二,我并未断定死者就是这个伤口致死的,而是怀疑,所以我建议最好做进一步的尸检。”

  卓晴脸色如常,并不恼,也不妥协,不卑不亢的回答让旭寻斯一时不知如何回应,楼夕颜的女人,果然不容小觑。

  “你想要如何进一步?”一直坐在高位让人捉摸不透的燕弘添终于说话了。

  “解剖。”卓晴说得平静,很多人还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单御岚的眉头已经打了个结!低叹道:“你想剖开腹腔检查?”

  剖——开——腹——腔?这次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倒抽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旭寻斯忍无可忍地怒道:“不可能!我绝不能容忍你们这么对待我妹妹的身体!你不要得寸进尺!”

  单御岚想了想,建议道:“能不能用其他办法验证,你试试用银针刺入来检验。”

  “不行。”卓晴摇头,坚持回道,“毒性已经扩散,随着血液循环,死者死前身体的肌肉和血液中都已经带有毒性,不然也不会全身皮肤呈现淡青色。银针对毒物反应敏感度高,只要存在毒物,它就会变黑,并不能证明让死者致命的毒液到底是喝进去的酒,还是脑后的针孔。”靠几根银针就下结论,缺少严谨性!在她的职业生涯中是绝不容许发生的。

  卓晴话音才落,旭寻斯再次提出质疑,“既然现在全身都是毒,就算你做了所谓解剖,也不能证明什么!”

  “当然可以证明。”卓晴不厌其烦地细心解释道,“中蛇毒死亡的死者,一般都是心、肾急速衰竭致死。如果是口服毒药中毒身亡的死者,因为毒物从口腔进去,那么喉部、食道尤其是胃部作为毒物停留时间最久的位置会被毒液侵蚀,有明显的脏器损伤甚至会在毒液经过之处出现腐蚀烧灼痕迹。如果脑后的针孔才是致命伤的话,毒液所走的就是另外一条神经线路,胃部和食道上不会有特别明显的痕迹。解剖能一目了然地验证出,死者到底是被哪一种方法毒死的。”

  单御岚再一次惊讶于她对尸体各个脏器的了解,但是就算她说得不假,放眼整个穹岳,剖尸检验这样的方式,一年也不会发生几件,毕竟有多少个家属可以承受?果然不出他所料,旭寻斯首先发难,“无论你怎么说,我都绝对不可能让你们动我妹妹一根汗毛!”

  说着,旭寻斯就要掀开布帘走进帷帐,一只修长的手拦在他身前,旭寻斯不解地看过去,卓晴依旧脸色如常,只是声音冰冷得没有人情味可言,“三皇子,如果说令妹不是饮酒中毒,而是脑后被人扎针致死,那么第一个赶到她身边抱起她的你,就有重大的嫌疑,作为嫌疑人,你不能靠近尸体。”

  “你……你你简直可恶!!”听清卓晴的话,旭寻斯终于忍不住暴怒,伴随着激动的怒吼,旭寻斯高瘦的身影逼近卓晴,“荒谬!我怎么会害自己的亲妹妹!”

  卓晴只觉得肩上一暖,楼夕颜将她轻推到身侧,他特有的清润嗓音在耳边响起,“三皇子请冷静。”

  旭寻斯深吸了一口气,按下心中的不快,不愿与楼夕颜正面冲突,背过身去,负手而立,语气倒是无比强硬,“总之她已经死了,你们要对她做这么残忍的事情,让她受这样的屈辱,死后也不能安生,本王绝不同意!”

  气氛一度僵持,单御岚耿直的脸上,终于出现了难得的焦虑,公主到底是不是因为脑后的针孔而亡,一切都还只是她一人的猜测,不能进一步检验尸身,就得不到验证。但是三王子态度坚决,也绝不能强行解剖,毕竟死的总是一国公主,这可如何是好?

  卓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青纱帐,想到那支让人难忘的绝美舞蹈,再看看躺在冰冷的地上,已经开始渐渐变得僵硬的模糊丽影,卓晴轻推开楼夕颜护着她的手,在他不解的眼神中走向旭寻斯。

  在旭寻斯面前站定,不理会他厌恶的表情,卓晴指着帷帐,冷声说道:“令妹非正常死亡,也就是说,她是被人害死的。她死得冤枉,凶手却逍遥法外,这样的死才是她的屈辱,才会让她死不瞑目、不得安生。验尸或是解剖尸体,并不是对死者的不尊重和侮辱,反而是在帮助她,说出她想说的话,她在用她的身体告诉你,她,是怎么死的!而作为她的哥哥,你现在不是在保护她,而是在阻止她说出真相!”

  冷淡的声音并不激昂,却足够让大殿之上的每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而也正是此时,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有所谓的鬼神之说,卓晴话音刚落,一阵忽来的冷风由大殿门口一路袭来,将大殿两侧最靠近金丝长毯的一排烛火全部吹灭,唯独停放尸体的二层平台上的烛火没有熄灭,青纱帐也被风吹得剧烈地飘摇起来!

突来的状况,让不少宫女都吓得抱住了头,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皇后也吓得脸色苍白,手指不受控制地微颤着,就连那些所谓的大臣,也有不少害怕得瑟瑟发抖。

  大殿之上,人人心惊不已,卓晴脸色冷然地立在那里,其实她是在发愣,这是什么情况?她验尸这么多年,光怪陆离的事情也不是没听说过,不过她自己倒是没有经历过。她是无神论者,只相信科学、相信证据。纵然真有什么鬼魅冤魂,她不敢妄称天生正气何足畏惧,却也不怕他们现身作怪,会送到她刀下的尸体全是死因不明,他们又怎么会攻击她这个能为其申冤的人。

  冷风极短地一扫而过,大殿之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只是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平静。尤其是旭寻斯,一张俊脸微微泛白,眉头更是深深地纠缠在一起,眼睛紧盯着轻纱薄帐内的娇影,眼神复杂。

  单御岚向卓晴使了一个眼色,此时正是说服三皇子的最好时机,卓晴直接别过头不去看他。经过刚才那一场混乱,众人看她的眼神都无比怪异,卓晴聪明地不再开口,她是法医,不是神棍,该说的她都说完了。

  卓晴彻底地无视他,单御岚不得已,只能自己上前,站在旭寻斯身后,低声说道:“七公主的死,对穹岳和北齐都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查明死因还公主一个公道,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三王子请深思。”

  旭寻斯半晌沉默之后,刚才还坚决反对的态度,终于有了改变,他无力地摆摆手,叹道:“验吧。”

  卓晴翻了一个白眼,看来在古代,还是鬼神之说更加有说服力!她还真的感谢那阵莫名其妙的阴风。

  转身掀开薄纱,卓晴无比自然地吩咐着单御岚准备解剖用具,“单御岚,我需要三把大小不同的利刃、一把小剪刀、几条干净的手帕和几个瓷碗、针线和一盆清水。还有,再拿一双新手套。”这里的条件也就只能是这样了,将就吧。

  “你来验?”身后的单御岚这次是真的惊到了,能做这种切开腹腔尸检的仵作,整个穹岳不会超过十个,而她一个女子,居然也会!

  卓晴转身,她自己并不觉得解剖是多么奇怪的事情,以前每天都做好几次,自然更没有办法理解单御岚的惊讶,她轻轻耸肩,无所谓地回道:“你想亲自验也可以,我旁观。”她还没见过古人是如何解剖的,和现代解剖学差距有多大,她可以好好对比一下。

  她还要——旁观?!卓晴说得随意,却不知一群大男人听得满头黑线,现在说的是解剖尸体,就是对男人来说,都是血腥而恐怖的事情,而她一脸的兴致勃勃,此时他们共同的心声只有一个——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卓晴再一次自动无视他们,走进帷帐中又回身提醒道:“我个人建议解剖的时候最好有至亲家属和最少一名以上官位比你高的官职人员监督,以显公正。”

  她想得倒是很周到,但是整个大殿之上,官职比他高的人,能有几个,谁又愿意监管?单御岚在心里暗叹,却不曾想坐在高位上的燕弘添忽然大声说:“好!为了显示公正,朕亲自监督。”

  燕弘添话音才落,群臣皆惊,纷纷伏倒在地,齐声说道:“皇上三思!”

  皇后也终于回过神来,急道:“皇上,此等沾染血光之事,污秽之极,为了龙体,您一定要三思啊!”

  污秽之极?卓晴蹙眉,对这个皇后更厌恶几分,她最好暗自祈祷自己寿终正寝,不必经历这种“污秽之极”的解剖!

  燕弘添并没有因为皇后的劝解和群臣的跪求而有一丝的迟疑,豁然起身,颀长挺拔的身影夹带着霸道而暴戾的气息朝着卓晴直直走来。他要看看,她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高位那个威仪十足的人夹带着霸道而暴戾的气息朝着卓晴直直走来,卓晴迎着他晦暗的眼,也不再躲闪,他是冲着青枫来的吧?他要是喜欢,青家三姐妹都自个儿留着用不就完了,还要送人,现在又好像别人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什么意思?

  她居然敢瞪他!很好,三年不见,长胆子了!

  走到卓晴面前,燕弘添忽然说道:“解剖是你提出的,就由你来解剖,单卿家从旁协助。”他还想看看,这些年她还有什么长进!

  单御岚担忧地看了卓晴一眼,只见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单御岚回道:“是。”

  燕弘添和卓晴眼神较量着,楼夕颜温和的声音适时响起,“皇上,臣担心她会紧张,不知可否准许臣一同入内?”

  燕弘添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沉吟幽幽响起,“臣也未见过何为解剖验尸,也想见识见识,不知可否?”此话一出,众人再次莞尔,今天这是怎么了?连一向冷酷沉默的夙将军怎么也跟着凑热闹啊?

  被夙凌一双鹰眼冷视着,旭寻斯倍感压力,战场上的常胜将军,气势果然不凡。正想着该如何回绝,身后的胡熙昂率先开口,化解了他的尴尬,“夙将军言重了,只是公主虽已离世,毕竟还是女子,只怕不太方便吧。”

  卓晴翻了个白眼,验尸又不是展览,看什么看!指着两个一脸兴味、跃跃欲试的男人,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你们两个都不许进去,要看就在帐外看。”

  “抓紧时间开始。”说完,卓晴率先掀开纱幔,走了进去。

  单御岚轻掀纱幔,燕弘添昂步走了进去,旭寻斯随后,胡熙昂也跟着想要进去,却被单御岚拦下。胡熙昂撇撇嘴,贴着帷幔站着,隐隐还是能看见地上的尸体。

  楼夕颜看了身边的夙凌一眼,以为他会回座位上坐好。谁知他居然和自己一样,在帷帐外站定,兴致勃勃地看着里面的情况。

  看三人已经站定,卓晴一边戴好手套检查用具,一边问道:“可以开始了吧?”

  地上的尸体,僵硬地躺着,皮肤透着青黑色,眼睛外凸,完全没有了美艳可言。没有人看到这样的尸体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会觉得恐怖和狰狞,她还能一副理所当然平静如常地问话,燕弘添心里倒是有些佩服她了。

  燕弘添缓缓点头,回道:“开始吧。”

  卓晴先由死者咽喉部下刀,慢慢衍生到胸腔,出血量不是很大,但是血腥味还是瞬间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上。看着一个人的胸腔在面前剖开,旭寻斯感到一股难以压制的恶心感翻涌上来,而地上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妹妹,他几次移开视线,有些看不下去。

  卓晴自始至终都专注着手中应该做的事情,一边解剖一边条理清晰地解说着,以便记录,就好像以前做过无数次的尸检一样。

  “死者胸腔内有少量积液,颜色呈黑红色,两胸膜表面与胸壁粘连,胸腺肿胀,胸腔各脏器的位置正常。心脏明显扩张,心肌颜色暗黑,存在梗化现象,主动脉壁光滑,冠状动脉极度硬化,心内膜上有少量出血点,心肌僵硬,左右心室肌肥大。肾脏青黑色,包膜剥脱。双肺均出现萎缩,表面多处出现褐红色血点,切面颜色呈黑红色。”

  清清冷冷的女声在大殿上响起,和着血腥味是有些恐怖。没有意外地,卓晴听到了几声明显的呕吐声,很正常,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如果能做一个脊髓及细胞化验,看看滤泡及红髓的变化程度就更好了,卓晴再次感叹,没有设备真是太不方便了。卓晴腹诽着,正准备检查呼吸道,一双洁白的手套递到她的身侧,“换一双,小心血液中含毒。”

  卓晴抬眼看去,是单御岚把手套递给她,他的眼却是直直地盯着地上的尸体,眼中是卓晴熟悉的炙热。她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对于每一次学习都很亢奋,看来他解剖的机会也不会很多。

  单御岚的心跳得很快,他自己也做过不少解剖尸检,但是这次检验得如此细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她的手法和对尸身的了解程度绝对在他之上,他一定要问出,她到底师承何处!

  卓晴换上新手套,继续手上的事情,只是这次她的动作比较缓慢,每一步骤都争取让单御岚看清楚。“死者食道黏膜无腐蚀和出血现象;胃内容物稀少,黏膜少量粘连,胃壁无出血、坏死、穿孔等变化,无异常气味。”

  换了一把刀,卓晴又从颅腔侧面下刀,继续说道:“颅腔内多处血肿,以针孔部位为中心,血色浑浊,味咸腥。”

  查验基本完成,卓晴终于抬头,看向三个面色各异的男人,说道:“死者心、肺、肾脏毒素侵蚀明显,可以判定死者为中毒死亡。食道、胃部等器官未见毒物侵蚀痕迹,她喝进去的酒是无毒的。导致她死亡的原因是脑后的伤口,毒液通过针扎直接进入血液循环,短时间内造成心肌麻痹,肾脏功能衰竭而死。几位是否有异议?”

  “没有。”单御岚最先回应,燕弘添只是冷冷地点点头,对刚才她的表现他真的很震惊,三年的时间,她,真的变了。旭寻斯匆匆点头之后,再也受不了地冲了出去。

  没有异议那她就可以收工了!卓晴再次忽略他们,开始认真地缝合创面,燕弘添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出了帷帐,单御岚也紧随其后地出了帷帐。

  燕弘添回到龙椅上,皇后已经惊得紧咬双唇,气息不稳了,燕弘添眉头微蹙,低哼道:“害怕就回宫。”

  皇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哆嗦着回道:“臣妾……臣妾没事。”

  心生厌恶地移开视线,燕弘添看向下边脸色依旧苍白的旭寻斯,冷声问道:“三皇子,既然公主不是喝了我穹岳的酒中毒而死,而是被人用针扎中后脑而死,你有什么要说的?”

  经过刚才一幕,旭寻斯内心还未平复,燕弘添这一问,让他也忍不住冷声反问:“穹帝的意思,是认定小王杀了自己的妹妹?”

  “是不是三王子,当然还需继续查验,但是三王子是目前最有可能作案之人……”

  燕弘添话还没说完,帷帐内,卓晴看着自己刚刚找到的东西,带着几分惊讶几分感叹的声音幽幽说道:“他,应该是最没有可能作案的人……”

幽冷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燕弘添脸色一黑,这女人是要和他作对吗?刚才明明是她自己下的结论,现在又说旭寻斯不可能是凶手?

 
上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4)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6)
点击人数(4759)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