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章 宫宴风云(6)
第十章 宫宴风云(6)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单御岚相信卓晴会这么说有自己的理由,但是皇上的不悦已经摆在脸上,单御岚立刻问道:“死者既然是被针扎入后脑致死,刚才只有三王子接近过公主,你为什么说他是最没有可能作案的人?”

  掀起纱幔,卓晴拿着一个瓷盘走了出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单御岚,回道:“因为我刚才在缝合脑部伤口的时候,找到了这个。”原来她以为脑后的伤口是直接拿着针扎进去留下来的,原来并不是。

  “这是……”单御岚看向瓷盘,上面是一根比发丝略粗,大概有一寸多长的黑线,仔细辨别了很久,单御岚才迟疑地说道,“这是银针?”

  旭寻斯也好奇地看过去,这东西看上去更像是染毒的银线。

  卓晴点头问道:“你们谁有这个能耐在靠死者这么近的距离里,把如此细的银针扎进她脑后一寸的地方,又不震伤她的颅骨?”

  环视了一周,卓晴把目光停留在夙凌身上,因为这个大殿之上,应该没有人比他这个将军武功高了吧。

  单御岚将银盘送到夙凌面前,夙凌只看了一眼,眉头都没皱一下,坦诚回道:“我做不到。”

  卓晴耸耸肩,她无须解释了,连夙大将军都做不到,旭寻斯更加不可能做到。如果他是用暗器射伤公主的,他更加没有必要这么快地跑过来招人嫌疑,因为中了毒针的旭嫣云必死无疑。

  她太过自信的样子非常刺眼!燕弘添咄咄逼人地问道:“这么说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不知道。”卓晴回答得很爽快,“我能做的只是验尸,不是破案,接下来是他的工作。”她只是法医,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万能的,人家大将军都那么坦然地承认自己不行,她有什么不敢的。

  卓晴退到楼夕颜身后的长桌旁,想要坐着休息一会儿,但是一道幽怨又瘆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卓晴背脊一凉,她忘记了,身后还有个公主!

  不情愿地退回到自己的老位子,在墨白身边站定,靠着背后的柱子,卓晴自顾自地捶着腿,毫不在意大殿上一群还在茫然中的人。

  楼夕颜摇头失笑,她不知道,自己的随性在别人看来,是一种张狂吗?轻咳一声,楼夕颜淡淡笑道:“要找到凶手其实也不难,单提刑应该已经想到凶手是谁了。”这句话成功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单御岚身上。

  这人真是记仇,他不就是让他的女人出了一会风头嘛!单御岚咬牙回道:“楼相真是抬举下官了。”

  好在他心中确实有了怀疑的对象,单御岚手拿着瓷盘,一双锐利的眼扫过众人,清朗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要将这么细的银针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射向公主,凶手手中必定有暗器相辅,而且他一定还在大殿之上。”

到底是谁呢?

这是每个人心中的疑问,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像有千百只蚊子在嗡嗡乱叫。

单御岚走到胡熙昂身边,冷声问道:“公主喝的酒是没有毒的,从公主放下杯子到死亡,只有胡将军碰过酒杯。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手中的酒,为何会验出有毒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胡熙昂迎视单御岚,暴跳如雷,大骂道,“我怎么知道为何酒中会有毒,凶手既然可以隔空杀害公主,也有可能隔空下毒,造成公主是饮用了毒酒致死的假象。我不过是刚好急于知道公主的死因,去拿了那杯酒而已!这样你就判定我就是凶手?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胡将军所言有理,如此判定确实有些儿戏。”单御岚看向他的手腕,故作疑惑地问道,“那么胡将军是否能说说,你一直戴在手腕上的东西现在去了哪里呢?”

胡熙昂手上戴的手环很特别,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而在找到银丝之后,却无缘无故不见了,这不是很奇怪吗?

单御岚对胡熙昂明显地怀疑,旭寻斯已经感觉到了,但是他并没有出声。胡熙昂微微一怔,眼神一暗。

一会之后,他从腰间的荷包中,拿出一个一寸多宽,上面镶嵌着几颗名贵宝石的手环,不急不慢地回道:“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手环而已。在我们北齐,男人戴手环是财富地位的象征,三皇子手中也有一个手环,这有何奇怪,我刚才不过是将手环收入荷包中保存而已。”

  卓晴轻轻扬眉,这人不简单嘛,刚才在大殿之上,他表现得就像一个莽夫,现在看起来,倒是很冷静。

  真的是这么简单的话,他为什么要藏起来?单御岚沉声问道:“可否借我看看?”

  “拿去。”胡熙昂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单御岚,一脸的坦然与无所谓。

  拿过手环细细打量,手环很精美,内外都有一缕一缕细细密密的缝隙,手环有一点厚度,手感还颇重,用来做暗器也不是不可能。轻轻按压上面的宝石,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试图推动上面的宝石,镶嵌得也很稳固,轻抚手环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可以凸出或者凹陷的机关。

  胡熙昂冷着一张脸,叫道:“看够了吧,还给我。”

  真的不是他吗?单御岚再次陷入沉思,第二层大殿上的人并不多,能靠近酒杯的人更少,杯中也没有发现其他银线或者可疑的东西,所以胡熙昂趁着拿起酒杯的时候下毒是最有可能的。

  但是他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做暗器的呢?如果手环就是暗器,如何才能证明?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

这个手环究竟是不是凶器?!现在手环没有任何异状,要如何证明它就是暗器呢?

  单御岚手握着手环,陷入了深深的思虑之中,默不作声。胡熙昂冷眼旁观,也不说什么,只急着要回自己的手环。

  卓晴一边捶着刚才蹲得有些酸的脚,一边仿佛不经意般地与墨白聊天,只是声音有些大而已,“我记得你刚才说赤寰丝虫的毒素是穹岳国特有的,与别的毒都不一样对不对?”

  墨白隐隐感觉到卓晴已经想到了办法,应和地回道:“是。”

  卓晴耸耸肩,看着脸色已然微变的胡熙昂,说道:“既然如此,就算解不开手环中暗器,只要能证明手环上存在数量足以致命的赤寰丝虫的毒素,胡将军就需要好好解释了。”

  对啊!凶手选了如此特别的毒药是为了陷害穹岳,这样的独一无二性同时也更容易暴露自己。他只想到找暗器,其实也可以从毒物上下手!再看一眼手中的手环,单御岚眼前一亮,“来人,拿一盆清水上来。”

  “是。”

很快,宫女端上来一盆清水,单御岚把一支银针放入水中,没有任何变化。接着把手中的手环轻轻投入水中,不一会儿,手环细细密密的纹理间,慢慢渗出淡淡的红丝,很快融入水中。而水中本来银白的长针,也慢慢变成了黑色,淡淡的咸腥味与那杯有毒的酒发出的味道是一样的。

  将水盆轻推到胡熙昂面前,单御岚冷声说道:“胡将军可以解释一下,你随身佩戴的手环为何会带着赤寰丝虫的毒素,你不会是要说是酒溅上去的吧?”他不相信他会用这么拙劣的说辞来辩解。

  胡熙昂的脸色有些泛白,却未见惊慌,也不做辩解,平静地回道:“事已至此,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他承认了?但是动机是什么呢?他不会无缘无故杀一个人吧,还是本国的公主!

  显然这个问题,旭寻斯是最急于知道的,他怒视着胡熙昂,痛骂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穹岳和北齐交恶,对你有什么好处?胡老将军一生为国为民,忠烈节义,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

  “你闭嘴,你们旭家没有资格提我爹的名字!”本来还算平静理智的胡熙昂忽然像是被点爆了一般,旭寻斯的话刺痛了他心中最敏感的那根弦。胡熙昂逼向旭寻斯,高大魁梧的身材、双目刺红的怒颜,让旭寻斯惊得后退了一步。

  瞪视着旭寻斯,夹带着几分嘲讽、几分不甘,更多的是满腔的怒火与恨意,胡熙昂厉声说道:“我爹就是太迂腐,不肯与迪弩结盟,坚持要报效朝廷,坚持所谓的气节,结果呢?他力战迪弩的时候,你们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的皇室做了什么?不派援兵,克扣粮草,让他腹背受敌,最后惨死在敌军乱箭之下。这就是你所说的忠烈节义,你们这些人只知道混战,只会在宫廷里指手画脚,不顾民生疾苦,不管战士辛劳的人,根本不值得我爹效忠。”

  旭寻斯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不敢置信地问道:“所以你故意杀死七妹,破坏北齐与穹岳结盟,两国交恶,好让北齐也腹背受敌,是吗?”

  “你说得对,我就想看看你们死到临头的样子!最好也让你们尝一尝乱箭穿心的滋味!”胡熙昂几近癫狂一般地大笑起来,他充满整个身体和心灵的仇恨,让所有人都惊得不自觉倒吸了一口气。

  胡熙昂的癫狂让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燕弘添朗声叫道:“来人,把胡熙昂暂时收押。”

  “不用麻烦了。”笑声终于停歇,胡熙昂带着沙哑的嗓音,似乎有些筋疲力尽了,淡淡地叹道,“罢了,事情已经败露,我就去陪那个倔脾气的老头子好了。”

  说着,他拿起手边水盆里的银针,朝着自己的太阳穴狠狠地扎了下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高大的身影已经直直地倒在大殿之上。

  单御岚赶紧上去查看,只见他抽搐几下之后,竟也不动了,脸色发青,手脚僵硬,双眼外突。

  单御岚缓缓起身,低声回道:“他死了。”

  又死了一个?!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接风宴最后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夙凌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他是见过胡老将军的,也十分敬佩他的为人。胡熙昂不明白,或许北齐王室真的不值得效忠,但是胡老将军守护的又何止是北齐王室,更多的是北齐的百姓。

  一行三人,现在居然只剩下他自己,旭寻斯只觉得悲凉而丢脸,为自己,为北齐。深吸了一口气,旭寻斯忽然半跪下身子,低声请求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北齐的悲哀,因此造成的误会,还请穹帝海涵,容许我将二人的遗体带回北齐。”

  燕弘添轻轻扬手,并没有为难他,朗声说道:“准了。来人,送三皇子回驿馆。单卿家,这里就交给你了。”

  “是。”

  燕弘添说完便匆匆起身,大步流星地走出殿外,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卓晴一眼。卓晴松了一口气,燕弘添对她,不是,是对青枫流露出来的种种情绪,都显示着他们之间一定有一段纠葛,而她,并不想把自己陷入这样纠结的情境之中。

  卓晴再次抬眼看向不远处青灵所在的方向,却只看见三个与她一同被看管起来的太监,大殿之上早已没有了青灵的影子。

  难道是被皇后带走了?卓晴有些担心,但是转念一想,就算真是被皇后带走了,她又能怎么样呢?不自觉地,卓晴的目光转向了楼夕颜,不想正好与朝云公主含泪的眼撞个正着。她泪眼迷离中,是浓浓的情殇和淡淡的幽怨。卓晴不禁皱起了眉,她可不想做别人的假想敌,收回视线,卓晴绕过楼夕颜,向着殿外走去。

  就在卓晴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的手被人截获,微凉的触感,不用想也知道是他,未等卓晴回头,温和低吟在耳边响起,“先到马车上等我,我一会就来。”

  他话音刚落,卓晴不用回头,已经能感受到背后那焦灼的视线。

  她自己又不能出宫,不去外面等他还能去哪?他一定是故意的!好在他牵着她的手也已经松开了,卓晴懒得和他废话,省得她的解释在人家眼里成了炫耀,成了打情骂俏。

  卓晴走得潇洒,燕如萱的心却是狠狠地痛,看着楼夕颜还注视着那个女人的侧脸,燕如萱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你……喜欢她?”

  楼夕颜回过头,淡淡地回道:“时候不早了,公主早点回宫休息吧。”

  “你喜欢她?”她今天一定要知道!这么多年,她已经受够了这样不温不火的对待!

  眼底未见波澜,楼夕颜依旧是那样淡淡地说道:“臣刚才已经在大殿之上说了,她是臣的夫人。”

  燕如萱紧握着双拳,没有像往常任何一次那样选择逃避,而是带着哽咽,坚持问道:“我只问你是不是喜欢她?”她才不管什么夫人,什么名分,她只想知道,在他心里,他到底喜欢谁?

  眼前的女孩哭得梨花带雨,楼夕颜手动了一下,又缓缓落下,只简洁地回了一个字,“是。”

  是。燕如萱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他说是!他喜欢的,不是她。

  在他还没有意中人的时候,她可以欺骗自己,他还是喜欢她的,但是现在,她还能怎么骗自己!

  她应该怎么办?她喜欢他好久了,在那个落英缤纷的季节,被那抹若有似无、如羽毛般轻盈和煦的笑容所俘获。她的心,在那时起就不是她的了,她现在要怎么办?

  燕如萱神情呆滞,楼夕颜有些忧心,她是一个好女孩,却太过于脆弱,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恪守君臣礼仪,疏离淡漠,却不敢对她直言的原因。

  燕如萱忽然转身,慢慢地朝着殿外走去,如行尸走肉般失神的样子,让楼夕颜忍不住跟在她身后。

 
上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5)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 (7)
点击人数(4270)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