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一章 错嫁夕颜
第十一章 错嫁夕颜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卓晴和楼夕颜并肩而行,楼夕颜一副没什么不对的样子。高进低下头,掩下眼中复杂的光芒,带着二人绕过大殿,朝后面的内殿走去。蜿蜒绕行一段之后,三人在一座比大殿略小的宫殿前停下,殿内点着烛火,殿门却是紧闭着。

  卓晴抬眼看去,却意外地看见了在大殿之上消失的青灵,她被一名侍卫看管着。两人眼神交汇了一会儿,她在青灵眼中看到了很多的疑问,但是她不能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因为她本来就不是她熟悉的妹妹。

  “皇上有旨,宣青灵入殿。”高进的声音听起来倒不像一般太监那么尖细。

  青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之后,直直地朝着虚掩的殿门走去,卓晴还在纳闷刚才那一眼中透露出的复杂意义,殿内忽然响起了一声瓷器破碎的巨响。

  她和楼夕颜站在殿外的石板路上,离得远,听不见里边说了些什么,但是这声巨响已经足够显示里边的气氛绝对凝重。

  卓晴还在为青灵担心,门倏地一下从里边打开了,青灵被高进扶了出来,身上倒是没见什么伤害,就是脸色白得吓人。高进将青灵交给看管的侍卫,朝着卓晴直直地走了过来。

  “青姑娘,请随奴才入殿。”卓晴一愣,敢情这皇上还要逐一攻破啊!

  果然如卓晴所想,楼夕颜还没开口,高进已经恭敬地说道:“楼相,皇上只宣青姑娘一人入内。”

  卓晴蹙眉,单独审问她想装傻充愣都有些困难,楼夕颜轻拍她的肩膀,柔声笑道:“去吧,我就在外面。”

  卓晴抬眼,迎上他清朗淡定的细眸,这句话再普通不过,却让她心中莫名地觉得安全,她或许应该感谢老天,让她穿越后遇上的是他吧。

  罢了罢了,谁让她用了别人的身体,有些事逃避也没有用,释然一笑,没有迟疑地,卓晴转身朝殿内走去。她走得坚定,自然没有发现,她转身之后,楼夕颜轻柔的笑冻结在唇边,微眯的眼眸让人看不清他此时在想些什么。

  卓晴跨入殿内,高进并没有一同进来,而是站在殿外,将殿门关上。卓晴继续往前走,地上散落着几片瓷器的碎片,这里虽然没有大殿宽敞,也比普通的会议室大很多。卓晴抬眼就看见了站在最中间的那个男人。他的乌金玉冠已经不知踪迹,明黄礼服也被他换下,穿上一身黑袍锦服,寒眸冷面,起伏不定的胸膛显示着他此时的情绪不太稳定。即使殿内点的蜡烛并不太明亮,他的表情看不清楚,卓晴也已然深刻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逼人的暴烈之气。

  停下脚步,卓晴不再上前,微微低着头,打算来个以不变应万变,眼不见心不烦。

  两人皆是无语,周围陷入一片死寂,只听到燕弘添略为浑浊的呼吸声。卓晴依然故我,低头不语,可惜燕弘添没有这个耐性。

  “抬起头来。”低吼声响起的同时,卓晴只觉得下巴一痛,一只大掌毫无怜惜地紧紧抓着她的下颌骨,将她的头抬起,“你以为,换一个人入宫,就可以躲开朕?三年前朕就说过,你这辈子只能是朕的女人。”

  低沉的声音并不高,却足够让听的人心悸,他眼中的炽烈与躁动震得卓晴的心神微颤。这个男人有着太强的攻击性和占有欲,虽然下巴很痛,卓晴还是沉默着,在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她最好沉默,他根本不需要太用力就能把她掐死。

  卓晴的沉默同样激怒了燕弘添,“怎么?刚才你在殿上不是能言善道、无限风光吗?现在成哑巴了?”

  卓晴能感觉到燕弘添的手随着他的怒气在缓缓收紧,想了想,卓晴谨慎地回道:“我没什么好说的,青枫入相府,不过是奉了皇上的旨意行事。”

  “好个奉旨!”卓晴话音才落,燕弘添的怒火彻底点爆,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低吼,“朕是让青枫去相府,而不是你——青灵。”

  青灵?!顾不得下巴的疼痛,卓晴惊呆了,她是青灵?不可能吧!

  卓晴脑中忽然闪过青灵复杂的眼光,不对,如果她是青灵,那刚才那个女子是青枫?

  难怪燕弘添看见她的时候那么奇怪,原来他一直都没有弄错,他要的就是青灵!

  天,她真的头晕了!不行,她要冷静!

  盯着眼前镇定而冷然的女子,燕弘添忽然冷笑起来,“三年前没看出来,你竟然也是个厉害角色,能说服自己的妹妹代你入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迷惑了夕颜,还会验尸破案,真是了不得啊。”

  深吸一口气,安定下心神,卓晴坚持道:“你认错人了,我是青枫不是青灵。”一切都是他一面之词,万一他是在试探她呢?

  她不承认是吗?好,那就不要怪他了。

  燕弘添眼中忽闪而过的冷笑与阴鸷,让卓晴心一凉,糟了,她似乎惹火他了。

  果然,燕弘添一手捏着她的下颏,一手猛地拽起她的衣襟。

  咝——胸前一凉,被抓着下巴,卓晴不能低头,但是布料破碎的声音伴随着右肩的疼痛,不用猜也知道她此时已近半裸。

  虽然她还穿着肚兜,与现代的露背装差不多,并没有多暴露,但是卓晴却感到前所未有地屈辱。冷冷地看着眼前带着几许得意的男人,卓晴寒声说道:“你还想怎么样!”如果他以为占有她,她就会乖乖成为他的女人,那么她会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

  “你这算是害羞?”目光在卓晴曼妙的身材上游走,燕弘添仿佛十分享受卓晴眼中的愤懑与屈辱。他手上放松了些许力道,缓缓滑向她的后颈,将她拉过来,一手环着她的腰肢,一手绕过后颈摩挲着她的耳垂,低沉中带着几许喑哑的低吟幽幽响起,“你注定是朕的人,用不着害羞!”

  两只有力的大手将她紧紧环在胸前,卓晴手横在中间,用尽全力将他推开,可惜她那微薄之力犹如螳臂挡车,两人的身体还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他的身体很热,手抵在他胸前,有力的心跳由掌心一波一波地袭来,卓晴能感觉到他躁动的气息。

  “你……”卓晴还想尝试着与他沟通,事实证明,发情的男人是不需要沟通的!唇上一热,燕弘添吻上了她的唇,带着他的霸道与炙热,卓晴只觉得头一懵,有一瞬间的眩晕,但是胸前的灼热让她立刻清醒过来。

  燕弘添的手也不知何时抚上了她的右胸,卓晴用力挣扎,几次之后,她终于知道自己不可能挣脱,心下一横,狠狠地咬上了他肆无忌惮的唇舌。她咬得毫不留情,燕弘添闷哼了一声,很快尝到了血腥味。

  就在卓晴打算再咬一口的时候,燕弘添放开了她,卓晴赶紧后退,在离他数米之后,再停下脚步,戒备地盯着他。终于可以好好喘气,卓晴用力地呼吸着,被他这么一折腾,她好热!

  用拇指轻轻拭去嘴角的血痕,燕弘添竟然笑了起来,“你还真够烈的。”她,和他初见的时候很不一样,不过也好,他还是比较喜欢烈一点的女人,征服起来有意思。

  眼光扫过卓晴的右肩,燕弘添眼神又是一暗,冷声说道:“现在还敢说自己不是青灵?”这几年来,他早已把她的事情查得清清楚楚,自然知道她肩膀上的字。这次,他看她还要如何抵赖!

  什么意思?他强吻她一下,就说明她是青灵了?

  燕弘添的眼死死地盯着她的右肩看,卓晴纳闷地一低头,右肩靠下接近胸部的位置隐隐出现的一个小红字把她给吓了一跳,不是被那个“灵”字吓到,而是不明白,她右胸上怎么会有字。用手摸上去,皮肤很平滑,一会之后,字越来越淡,最后消失。

  这到底是什么原理?卓晴还在震惊中,燕弘添也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她看到自己身上从小就有的记号,为何表现得如此惊讶?

  燕弘添的再次靠近,终于让卓晴回过神来,现在不是研究字的时候。卓晴退后一步,低叫道:“等等!我有话要说!”

  燕弘添倒是真的没有再上前,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卓晴脑子飞转,这个身体是青灵的,但是她确实出现在相府,怎么解释?

  灵光一闪,卓晴镇静地抬起头,一脸茫然地回道:“在来的路上,押送的官员怕我们姐妹三个不老实,每天都灌了药,大半个月都昏迷不醒神志不清。醒来以后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所有人都说我是青枫。肩膀上有字,我自己一点也不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我真的没有任何印象。”

  “失忆?”燕弘添大笑起来,“青灵啊青灵,你真当朕可以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

  现在是谁玩谁啊?她才是被摆了一道的那个人好不好!虽然扮“失忆”真的很蠢,但是除了这样,还能怎样?

  “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去查问皓月的官员。”在灌药这一点上,她可没有说谎。微低着头,卓晴尽量婉约地说道:“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但是既然我已经入了相府的门,就应该留在楼夕颜身边。”

  她就这么不想待在他身边?一切都是她计划好的吧,失忆是吗?她当真以为他查不到皓月去?天下间,没有事情能够瞒得了他!

  冷睨着眼前故作乖巧的她,他现在可以肯定,婉约一点也不适合她。一步步逼近卓晴,燕弘添冷哼道:“看来你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根本没有资格选择!你以为夕颜知道了你的身份、你的骗局,他,还会要你?!”

  这个男人软硬不吃!好吧,那她也用不着扮可怜了。抬起头,卓晴傲然回视,冷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楼夕颜在大殿之上,说我是他的——夫人!”

燕弘添的脸色倏地一暗,“朕说过,你只能是朕的女人。”

不可能!卓晴心知,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力量不可能与他抗衡,楼夕颜,对不起了。卓晴故意轻轻蹙眉,低声回道:“但是我早已经是楼夕颜的女人了。”

“你——说——什——么!”

燕弘添几乎是从牙缝中吐出来的声音让人心发寒,但是无论如何,她决不能留在皇宫里!心里有了决定,卓晴轻轻挑眉,笑道:“我入相府快半个月了,与他同吃同住,你不会以为我们都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吧。”

“你该死!”随着一声怒吼,卓晴颈上一痛,手上的力量没有丝毫怜惜,她根本无法呼吸。血液直往头顶上涌,卓晴深刻地意识到——他真的要掐死她!

“救……救命……”几乎是支离破碎的求救声,连她都听不清楚,还有谁能救她。

就在卓晴以为自己快要死的时候,那道清润的声音远远传来,“皇上,臣楼夕颜有要事启奏。”

    终于,燕弘添放开了手,卓晴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努力呼吸着。

燕弘添不再看向卓晴,转身回到殿前的长桌后坐下才朗声说道:“进来。”

楼夕颜稳步走来,看清坐在地上的卓晴被撕扯得有些残破的衣衫和脖子上明显的五指印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到燕弘添面前,行礼道:“参见皇上。”

  卓晴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许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抬眼看去,楼夕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正好挡在她身前,阻隔了燕弘添逼人的视线。

  看着楼夕颜,燕弘添的脸色有些复杂,没有了对卓晴时的暴敛,燕弘添平静地问道:“夕颜,你看见过她身上刺的字吗?”

  完了!卓晴暗叫一声!

  燕弘添这招好阴,如果楼夕颜说他没看见,那么他就会猜到她可能在说谎,她根本没有失身于楼夕颜。如果楼夕颜聪明一点,听出了弦外之音想要帮她,说看见了刺的字,这样一来,楼夕颜就是明知道她是青灵,仍然要了她,这不就是欺君!

  卓晴心里着急,脸上还不能有丝毫的表情,因为燕弘添一双黑眸正冷冷地盯着他们,两人没有眼神交流,卓晴心冷了一半。

  楼夕颜沉吟了一会儿,缓缓抬头,略带尴尬地回道:“天色太暗,臣没看清,只依稀看见胸口好像有字。”

  卓晴一怔,他居然这么回答?配上他局促的声音和表情,卓晴差点都要以为自己和他真发生过什么。

  虽然燕弘添的手背在身后,卓晴还是清楚地听到他握紧双拳,骨节抓得咯咯作响的声音!他的脸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臭,卓晴真想大笑三声,楼夕颜真是天才!

  在心里将楼夕颜好好夸奖了一番,卓晴忽然想到一个疑点,她自己都不知道身上有字,楼夕颜又怎么会知道她身上有字,还知道是在胸上?

  卓晴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燕弘添不耐地低喊道:“来人,把另外那个姓青的女人给朕丢进来。”

  青枫被侍卫粗鲁地推入殿内,几步踉跄之后,终于站稳,抬眼就看见卓晴衣衫凌乱的狼狈样,青枫眼中立刻扬起怒火。

  燕弘添似鹰般犀利的眸紧盯着青枫,问道:“你到底是谁?”

  没有迟疑地,青枫冷冷地吐出两个字,“青灵。”她不会让她纤弱的姐姐待在宫里这个人吃人的地方!

  她居然还敢说谎,不怕死的女人!燕弘添阴鸷的声音听得卓晴都不自觉地一颤,“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要说实话,还是要掉脑袋?”

  脸色依旧泛白,但是眼中没有一丝退却,青枫坚持着倔强地回道:“我就是青……”

  脖子还在火辣辣地刺痛,卓晴绝对相信,这个暴戾的男人不是在说笑,如果倔强的女子再坚持她是青灵,下一刻等待她的就是死!卓晴赶紧上前一步,打断了她的话,对着燕弘添说道:“你刚才明明已经知道我是青灵,何必还要为难她?”

  她是青灵!刚才在殿外仔细思量过今夜发生的种种,这个答案他已经猜到,楼夕颜眼神一暗,沉默地静观其变,不发一言。

  “你现在承认互换身份入宫是你的计划了?”她最好不要给他说什么失忆的说辞!

  可惜卓晴感应不到他的心声,依旧回道:“我已经解释过了,被押送的官员灌了大半个月的药,我一直都是昏迷不醒,醒来以后才发现自己有很多东西记不得了,就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他们都说我是青枫,我才会以为自己就是青枫,今天会入宫,也是因为我急于见到自己的姐妹,弄清楚我到底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话是要说给青枫和楼夕颜听的,她不是青灵,有很多事情她根本解释不了,失忆是她能利用的最好借口了。

  果然,燕弘添再次暴怒,低吼道:“不要再拿失忆来糊弄朕,失忆了你还能在大殿之上侃侃而谈验尸之道,协助破案?那要是你没失忆,还能做出什么来?”

  失忆又不是白痴!卓晴很想翻白眼,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她无辜地叹了一口气,回道:“我只是失忆,忘了很多往事,但是那些验尸的方法对我来说就像吃饭、写字一样平常,我只是记不起是谁教给我这些东西而已。”总之一切不能解释的事情,都推给失忆就对了!

  “好个失忆!” 燕弘添怒极反笑,看向青枫,冷哼道,“你是不是也要说自己失忆了?”

  “我没有失忆,我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谁。”她更清楚地记得,是谁害得他们一家家破人亡,是谁害得她们姐妹生离死别!

  她们一个失忆,一个正好冒名顶替,配合得真好!燕弘添寒声冷笑道:“继续说下去,朕倒要看看,你们还能编出什么事情来!”

  细想往事,容貌是她说要毁的,自尽也是她坚持要做的,她的倔强和自私,不但没能成就自己所谓的气节,还害了姐姐和妹妹。这一次,她要向燕弘添报复是她的事情,她一定不能让失忆的姐姐再受到伤害。

  收起言语中的戾气,青枫解释道:“我们并没有要欺骗谁。当时在破庙自尽的时候,姐姐为了抓住我和妹妹的手,站在了中间。我被押送的官员救下来时,朦胧中听见他们说我是青灵,还活着。后来就像我姐说的一样,每天都被灌了药,等我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在宫里。我以为她们都死了,自己也不想活了,昨天才会拿花瓶砸你。我之所以坚持自己是青灵,是因为皇上要的人就是青灵,我从被送入宫的那一刻开始,不管我原来是谁,现在的我就是青灵。”那个楼相看起来对姐姐还不错,姐姐和他在一起,她也安心了。

  “混账!”

  她居然还用自尽来逃避他!这一切难道真的就是所谓的阴差阳错?

  燕弘添那双鹰眸迸射出的寒光,几乎要将卓晴瞪出一个窟窿来,同时也足以证明此时的他正处在盛怒之中。大殿内,再一次陷入死寂。

  久久,沉默的楼夕颜忽然上前一步,低声说道:“皇上息怒,可否听臣说几句?”

  “说。”对楼夕颜,燕弘添一直都算是客气的。

  “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皓月的官员将她们姐妹弄错而送错了地方,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她们是谁,也已来不及换回来。臣今日要启奏之事,就是想请皇上赐婚,将送入臣府中的这个女子,赐予臣为妻。”

嘭!燕弘添的手狠狠地拍在长桌上,发出一声巨响,不只殿内的每个人听得心惊,就连守在殿外的高进都听得心颤不已。

他要娶她!

这话一出,燕弘添怒火中烧,卓晴目瞪口呆,青枫片刻失神。

“你刚才说,你要娶她为妻?”死寂的殿内,燕弘添不大的声音显得格外阴冷。卓晴和青枫对看一眼,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只有楼夕颜仍是那副恭敬而平静的态度,仿佛没有看见燕弘添怒火贲张的样子,淡定地回道:“是。”

瞪着楼夕颜,燕弘添没有了刚才的好脸色,明显气恼地说道:“楼卿家,你乃是我穹岳位居一品的当朝宰相,她一个小国进贡来的女子,根本不配成为你的妻子。若是你真的急着娶妻,朕立刻为你和朝云公主赐婚,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臣与公主之间一直恪守君臣之道,不敢有非分之想。”他会要求赐婚,第一是因为青灵,第二就是因为燕如萱了,他早日成亲,也好让她早日断了念想。

燕弘添冷哼,“朕只会为你和萱儿赐婚,至于她们两个,互换身份,欺瞒君上,还满口瞎编乱造,理应收监查办!”

“皇上明鉴,她们所言,也不一定就是谎言,只要派人前往皓月,与押送她们的官员一一求证,自然可以知道她们所说是否属实。臣与青灵朝夕相处半月,也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还望皇上明察。”

“一切等查证她们所言之后,再做定夺,先将她们关进天牢,等待查证。”查他是绝对要查的,他燕弘添容不得一丝欺瞒和戏弄,她们说的最好都是真的,不然他会让她们知道,欺骗他的后果是什么!但是在那之前,她们只能待在监牢里。

卓晴倒是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恐惧,青枫也是一脸的倔强,反倒是楼夕颜眼底划过一丝忧虑。

“臣恳请皇上准许青灵随臣回府,在相府内看管,没有查证她所言是否属实之前,臣不会让她出相府半步。”天牢那个地方,待过的人都会永生难忘,即使出来了,也不会是原来的那个人。

楼夕颜始终沉稳以对,脸上也少有波澜,但是他一再进言,燕弘添看他的眼神也变得越发冷凝。

楼夕颜今天是怎么了?虽然他的极力相护,让卓晴很感动,但是她还是不免为他担心,毕竟那个皇上看起来真的不太好惹。青枫却是对这个准姐夫异常满意,想不到看上去温温软软的男人,竟有这样的魄力,他可以让姐姐依靠!但是……她迟疑地看向高位上那个恐怖的男人,楼夕颜不会活不过今天吧。

好在她们预想中血溅当场的一幕没有发生,燕弘添冷冷地收回视线,低叫道:“高进。”

一直守在殿外,早就一身大汗的高进回道:“奴才在。”

“带她们到殿外等候,朕有话和丞相商议。”

“是。”高进赶紧打开门,将她们二人赶了出去,又急急地掩上殿门。

燕弘添朝着楼夕颜走过来,大殿之上两个男人对面而立,一个如烈日当空,霸气凛然;一个如沧海明月,静若深蓝。

  久久,燕弘添哼道:“说吧,我要听实话。”

  虽然他与夕颜从小一起长大,私交很好,但是自从他登基以来,夕颜始终坚持君臣之礼,平日也少见他对于儿女情长之事如此坚持,夕颜的种种反常,让他反而冷静了下来。

  燕弘添没有再用朕自称,楼夕颜也换了称谓,这是他们多年的默契。楼夕颜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笑叹道:“我想把她带回府上,是因为她能治好我的病。”以他对燕弘添的了解,这个原因比他说喜欢青灵,更容易达到带走她的目的。

  “什么?”燕弘添一惊,夕颜的病由来已久,多少御医都治不好的病,青灵却能治好?他心里仍是有些不信,“你说的是真的?”

  楼夕颜点头回道:“上次我发病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要不是她,那天晚上我可能就不能和你说话了。”其实那晚她也没有做什么,只是不停地叫他用力呼吸,但是为了让燕弘添相信,他只能这么说。

  “那日你房中的侍女就是她?”回想起那日与她擦肩而过的情形,燕弘添面色一冷。

“嗯。”

看向楼夕颜平静的脸,燕弘添鹰眸微眯,冷声逼问道:“你要娶她就是因为她能治好你的病?”

迟疑了一会儿,楼夕颜才回道:“也不全是。”

燕弘添轻扬剑眉,低声说道:“那就是你很喜欢她?”

楼夕颜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眉头紧蹙,没有了刚才的爽快,他沉默不语,心中的预感让他惴惴不安。果然,肩上一沉,一只大手重重地压在他肩上,耳边响起燕弘添带着几分兴奋几分调侃的笑声,“难得你说喜欢一样东西,真是有意思!”

虽然他一直想要青灵,但也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如果夕颜喜欢,送他也无妨。不过他倒很有兴趣看看,一向淡泊清冷的夕颜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殿外。将近午夜,月已迷蒙,没有了华美而喧闹的盛宴,纵然是皇宫内院,也难以抵挡夜的侵蚀。苍凉的月光,在珍贵的林木掩盖下,依然只是那斑驳的月痕。清冽的夜风有些凉了,却正好吹得人脑子清醒些。

内殿前,两个身形样貌都很相似的女子相互对视着,一人神情激动,眼中满是悲伤,一人则显得有些尴尬。

  “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看着眼前半月不见的姐姐,青枫心如刀绞,与她对视的眼清亮而冷静,她再也看不见以往淡淡的宠溺和暖暖的温情。

  “我……”卓晴张口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能化作三个字,“对不起。”占用别人的身体虽然并不是她的意愿,但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回应着青枫,卓晴心里更担心的是殿里的楼夕颜,听不见任何声音也就意味着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事,卓晴的心七上八下。

  卓晴看着守在殿门的高进,有些不解,他没有把她们交给侍卫,而是让她们站在一角等候,也因此她们才有机会说话,这是他有意之举还是无心之失?

  “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执意要自尽,也不会害得你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姐姐对她冷漠,是她自己作的孽,只是想到青灵醒过来时的茫然和无措,青枫又是一阵自责,失去记忆的她,该有多惶恐?

  卓晴回过神来,眼前的女子没有了刚才在殿上的倔强和冷傲,一味地自责让卓晴有些看不下去,她轻声安慰道:“你不要太自责,事情已经发生,重要的是我现在不是还好好地活着吗。”虽然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

  青枫依然低着头,想到她曾经做过自杀这种傻事,卓晴又提醒道:“但是自杀这种事情,千万不能再做,只有弱者才会选择逃避和屈服,你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弱者才会选择用自尽逃避,是吗?原来她一直追求的气节和傲骨,竟是懦弱的表现!

缓缓抬起头,青枫盯着内殿的方向,冷冷地回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自尽了,因为该死的,不是我们!”是在皓月害死他们爹娘的昏君,是里面那个始作俑者!

明眸中迸射出的恨意让卓晴微怔,青枫身上的戾气让她很是不安,好在只是很短的一瞬间,她又恢复如初。

“对了,你见过小妹吗?”她既然连皇宫都进得来,应该更容易见到小妹吧。

卓晴摇头,“没有。”

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忧,青枫叹道:“那个夙将军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担心小妹会被他欺负,她还那么小。”

  “放心吧,夙凌身为将军,性格上冷酷沉默一些也是正常的,虽然算不上儒将,却也不是莽夫。”大殿之上短短的相处,她倒是觉得夙凌这人还不错,既有武将的气概也不失文官的风度,一晚上话不多,却是事事留心。

  这样的男人,是不会也不屑于去为难一个女人的,当然,那个女人如果比男人还生猛,就另当别论了。

  青枫没有卓晴这般乐观,青末天性胆小,平时都是她们护着她,帮她拿主意,现在她一个人,该怎么办呢?为什么她们的命运总是被人操控!

  深吸一口气,怕大姐担心,青枫压抑下心中翻腾的怒火,尽量平静地说道:“待会若是楼相能说服皇帝把你带走,你立刻随他走,总比两个人都关进去强。还有,以后不要再进宫来看我。”

  “为什么?”她不是青灵,本来也没有打算再进宫,但是青枫刻意交代,卓晴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青枫微惊,难道姐姐看出了什么吗?她告诉自己要冷静,故意语气随意地解释道:“因为皇上对你心怀不轨,你若出去了,还是不要再来自投罗网比较好。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若是你的身体恢复了,让人给我带个口信就行。”

  不对,她眼神闪烁,表情刻意,心里一定另有打算,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卓晴只能告诫道:“青枫,做什么事切记三思而后行,冲动行事永远没有好处。”

  卓晴的敏锐和犀利,让青枫惊讶不已,这个人,真的是她姐姐吗?失忆真的会让人变化这么大吗?她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坏?

  青枫还在疑惑,殿内那道让人心惊的男声再次响起,“来人,带她们俩进来。”

  高进看向她们,两人并没有让他为难,乖乖地走向内殿。进入殿内,卓晴立刻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燕弘添面色不再暗黑,眉眼间竟然还带着一丝可疑的笑意,看她的眼神也变得越发怪异,比刚刚纯粹的占有和怒意来得更让她起鸡皮疙瘩。而楼夕颜神情依旧淡然,眉宇间满含无奈,他们刚才到底谈了什么?

  “青家姐妹,你们身份互换之事,朕查证清楚之后,自然会给你们一个定论。鉴于青灵有可能失忆,在这件事情上情有可原,朕准许楼相将你带回相府看管,真相未明之前,不得出府。”

  燕弘添居然同意她和楼夕颜回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楼夕颜做了什么,居然可以改变燕弘添的决定?

  燕弘添看向青枫,冷哼道:“至于青枫,即使真是皓月官员的错误送错了人,你神志清楚,入宫后依旧冒名顶替,已经罪犯欺君,即刻打入天牢,待事情真相查明之后,再一并定罪。”

  打入天牢!青枫似乎早有准备,深吸一口气,依旧傲人地站着,既不求饶也不哭闹。

  会叫天牢,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她与青枫虽没有姐妹之情,心里对她却也是佩服的。真的不能救她吗?卓晴思索着,楼夕颜清润的声音低低响起,“皇上英明,臣告退。”

  “嗯。”燕弘添轻轻摆手,居然真的没有为难他们。

  “走。”拉着卓晴的手,楼夕颜对她轻轻地摇摇头。卓晴了然,她不能轻举妄动。楼夕颜救出她,已是不易,回头再看一眼直直地站在大殿之上清瘦的女子,她也刚好回头。

  对着卓晴轻轻一笑,青枫决然地转过头去,不再看她,接下来的事情,她需要独自承受。

  燕弘添,你最好不要让我活着,不然——

  卓晴被楼夕颜牵着离开,脑中挥之不去的是青枫那抹如烟花一般绚丽而短暂的笑容。卓晴第一次深刻意识到,在这个异世,有太多的无能为力。

 

马车终于出了皇宫,朝着相府直奔而去,车速有些快,略显颠簸。车内,卓晴看着身旁从上马车之后就一脸深思的楼夕颜,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如果不是她,他也不用得罪燕弘添吧,毕竟那是皇上。

  卓晴低声叹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楼夕颜回过神来,看向她,轻笑道:“你都失忆了,我问你还能回答吗?”

  “我……不能。”她有太多不能向他解释的东西。楼夕颜轻轻耸肩,一副既然如此何必多问的表情,又要偏过头去,卓晴再次叫道:“楼夕颜,我有问题想问你。”

  楼夕颜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发问。

  “青枫会被关多久?按照你对燕弘添的了解,他会怎么处置她?”临走时青枫那个笑容,总让她的心惴惴不安,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不会安心。

  “来回一趟穹岳,最少半个月,如果事情查清楚就能放出来的话,半个月后可以出来。至于她会受什么处罚,我不知道。”燕弘添做事,一向凭心情,他不知道他那时的心情如何,或许青枫会死,或许会被送人,又或许继续留在宫里。

  在牢里待半个月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卓晴迟疑了很久,还是说道:“我知道这个请求有些为难你,但是我还是要说。”

  看她为难又歉疚的样子,楼夕颜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淡笑回道:“我会尽我的能力让她在天牢里过得好一些。”

  楼夕颜的体贴让她感激,“谢谢你。”

  楼夕颜轻轻摇头,回道:“我不一定能帮得上忙,毕竟她是在宫里。”

  卓晴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我谢的是你把我带出了皇宫。”面对燕弘添那样的男人,需要太多的勇气,她承认,她有些害怕。当楼夕颜牵着她的手离开的时候,她的心跳得很快,或许是因为感动,或许是因为脱离了危险,又或许是,她心动了。

  楼夕颜心事重重的样子,卓晴识趣地闭上了嘴,头靠着车窗,闭目养神,不再打扰他。

  

  绛紫色的轻纱帷幔,层叠地垂于屏风之外,夜风缓缓吹来,扬起了层层涟漪。淡淡的香烛味道在室内弥漫,敲击木鱼发出的咚咚声,在深夜里响起,格外的清晰。隐约可见帘帐内一个妇人正跪在锦布蒲团之上,一手轻敲木鱼,一手拨着手中的紫檀佛珠。

  老嬷嬷立于轻纱之前,犹豫着该不该进去,踌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敢出声,正要转身退出去,一道略显不耐的女声响起,“什么事?”

  老嬷嬷赶紧上前一步,恭敬地回道:“今日皇上与楼相起了争执。”

  妇人眼睛微闭,仿佛并不在意一般低声问道:“所为何事?”

  “为了一个女人。”

  妇人敲木鱼的手停在半空中,一直微闭的眼也缓缓睁开,她饶有兴味地问道:“谁有这么大魅力?”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一丝好奇,更多的似乎是欣喜。

  不敢有一丝迟疑,老嬷嬷将打听到的事情一一道来,“是皓月送来的女人,今晚楼相把那个女人带到了宫宴上,她出尽了风头,皇上对她动了念头。晚宴结束后,在内殿里,皇上几次发怒,听说好像是送错了人入宫,本来应该送入宫的青灵送到了楼相那里,现在宫里的这个是妹妹。”

  还有这种事?那么皇上是早已经看中青灵,所以勃然大怒,还是见色起意,借题发挥?妇人冷笑一声,果然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接着说。”

  “后来皇上与楼相密谈了小半个时辰,说什么却是不知,不过最后青灵还是被楼相带走了,她妹妹青枫被关进了天牢。”能打探到的只有这些,老嬷嬷默默地站在帘外,等着里边的人下命令。

  久久,妇人终于说话了,只是淡淡地说道:“退下吧。”老嬷嬷不敢多待,悄声退了出去。

  一会儿,咚咚的木鱼声再次响起,妇人再次闭上眼眸,只是嘴角若有似无的冷笑,与宁静的佛堂,笃定的木鱼声是那么的不般配。

 

 
上篇:第十章 宫宴风云 (7)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二章 拜访请教
点击人数(5119)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