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五章 谁在说谎(2)
第十五章 谁在说谎(2)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那个男人不停地挣扎着,嘴里也大声叫嚣道:“放手,你们休想冤枉我,那把刀不是我的。”

  走在最前面的衙役应该是他们的头儿,他不理会李志的号叫,冷声说道:“有什么话,到府衙里再说吧!把他押走。”一行人押着李志朝着刑部方向走去。

  “现在怎么办?”卓晴刚才看见,那名带头的衙役手中,握着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凶器。

  顾云轻轻一笑,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回道:“李志没有撒谎,那把刀应该不是他的,看来凶手是沉不住气了。”陷害完乾荆又嫁祸李志,如果不是凶手在故弄玄虚,就是已经有些乱了分寸!

朝着卓晴眨眨眼,顾云兴致高昂地笑道:“我们跟过去,黄金案会有大进展

哦。”顾云一脸兴奋劲。卓晴猜想,好戏应该要上场了。

  两人跟在一群衙役身后,朝着刑部而去。人去楼空,自然也不会有人发现,破屋残瓦的转角阴影处,一双阴鸷的眼冷冷地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真是有趣的游戏,猫抓老鼠,到底谁是猫,谁又是鼠呢。低低的笑声喑哑而阴冷,久久不散。

应天府衙。宽大明亮的大堂正中,巨大的案桌后是身着官服一脸严肃的单御岚,“正大光明”四字牌匾横在他头顶上,扎眼的鎏金大字闪闪发亮,映衬下显得他更加威严。两排身着深红劲装的衙役分居左右,手执长杖,架势上就很逼人。

  卓晴一手拿着验尸记录,一手拿着刚刚找到的凶器在手中对照着,尺寸大小纹理花案基本上都对得上,这枚飞刀确实与死者胸前伤口一致,但是这样就能肯定现在跪在大堂中间的男人就是凶手?卓晴怀疑,不过堂上有单御岚,有顾云,断案的事情不用她担心,她只要静观其变就好。

这个位置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李志和单御岚的表情。顾云满意地靠在大堂最旁边的柱子上,慵懒的姿态,娇小的身材并不引人注目。不过若是你与那双过于精锐的眼对视,就会立刻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我没有杀杨碌,这是一场陷害!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根本没有理由杀他。”跪在中间的李志此时似乎终于冷静了下来,面色已经没那么慌张。

  “这几年来因为嗜赌,你欠下了一大笔银子,前前后后向杨碌借的银子高达三百多两,就在三天前你又欠下万豪赌庄五十两。你去杨家,就是为了借钱,是不是?”

  威严的声音,沉稳的语调,让人有一种不自觉微颤的感觉,卓晴轻轻挑眉,公堂上的单御岚比平时更多了一份凌厉的锋芒。

  李志微微缩了缩鼻子,但是口气依旧强硬,“是又怎么样,我们是好哥们,我也不是第一次问他借钱了,难道就因为这样你就说我杀人?”

  面对李志的顽抗,单御岚显得很是从容,仍是那样平稳的语调,继续说道:“据杨氏的证词,这一次杨碌并不打算再借银两给你,还要向你追讨欠下的银子。所以你怒由心生,也为了不还欠款,在杨碌和乾荆打斗中故意用飞刀射死杨碌,将罪责推给乾荆。”

  杨氏有说过这些吗?她在讯问笔录上可是没有看见,顾云抬头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单御岚,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果然,古今中外的警察讯问的方法都是大同小异,适当的“坑蒙拐骗”会收到不错的效果。

  果然,李志先是一慌,而后立刻破口大骂,“那女人懂个屁!杨碌只是劝我不要再赌了,如果再赌,下次就不会借钱给我。我已经答应他不再赌了,他也准备了银两给我,我杀他做什么?!”

  这一招显然有些奏效,单御岚冷声低呵道:“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即使你不再赌,也依然欠杨碌三百两,这么一笔钱,你不吃不喝七八年都还不上。而他从来没有让你写过借据,杀了他就不用还钱!”

  “我根本不用杀他,杨碌不可能逼我还钱!”

  挺胸、下巴抬起、语调微扬,他在得意!顾云眼神微闪,李志果然知道些内幕,起码足够他要挟杨碌。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为什么不让你还钱,你们之间还有什么协议?还是你抓着他的什么把柄要挟他?”单御岚声音很大,显得有些激动。卓晴暗暗猜测,单御岚对于黄金案,到底知道多少?他会问这样的问题,起码证明他已经猜到了这个案子背后可能牵扯的隐情。

  李志听完单御岚的话,又下意识地抿嘴,急忙回道:“没有,我们是铁哥们,我有难他帮我一把,就是这样而已。”

  李志死不承认,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卓晴看向不远处的顾云,顾云也正看向她,指了指自己,顾云对她做了一个“我来问”的唇语,卓晴了然地点头,走到单御岚身侧,低声问道:“你官居几品?”

  单御岚一愣,公堂之上,她问这个干什么?本来可以对她视而不见的,但是她明亮的大眼中是无比认真的光芒,单御岚回道:“正二品。”

  正二品已经是与刑部尚书同品级的官员,也算大官了吧。黄金案如果只依靠她和顾云,是不可能成事的,必须找一个能够信任又有能力牵头去查这个案子的人,单御岚确实是不错的人选。

  轻轻俯下身,卓晴在单御岚耳边轻声说道:“你把衙役撤出去,我有办法让他说实话。”

  她有办法?单御岚惊讶地看向卓晴,在她眼中看到了自信的光芒,想了想,单御岚还是朗声说道:“都退下。”

  “是。”衙役都退了出去,李志眼底划过一丝恐惧和疑惑。

  单御岚等着看卓晴所谓的办法,谁知她一动不动地站在一旁,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反而是一直靠在墙角的小女孩动了动,伸了个懒腰,慢慢地走了过来。

  拿过卓晴手中的飞刀,顾云走到李志面前,晃动着手中的飞刀,笑道:“李志,经过比对,这把刀正是刺入死者胸口致他死亡的凶器。当时乾荆和杨碌打斗时你就在现场,有机会出手,死者死后你也靠近过尸体,有机会藏匿凶器。这么巧合,你还欠着杨碌一大笔银子,杀人的机会你有,杀人的动机你也有,就连凶器都刚好出现在你家。你自己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你是不是死定了?”

  一字一句仿佛是漫不经心的笑语,分析得却已经够透彻,李志本来对眼前的小姑娘还有些轻视,现在却是脸色一暗,急道:“我没有杀杨碌,这把刀真的不是我的。”

  顾云点点头,了然地回道:“我相信你,但是所有的证据现在都指向你,很显然,凶手要你做替罪羊!”

  低着头,李志的眼神左右乱飘,只听见闷闷的声音传来,“我……我是冤枉的!”

  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笑意,顾云指着单御岚,盯着已经有些慌乱的李志,说道:“我相信你是冤枉的没有用,单提刑不相信,除非你说出你和杨碌之间的秘密,证明你没有理由杀死他。”

  李志终于抬起头,却不敢与顾云对视,眼皮轻微跳动着,李志还是嘴硬地回道:“我……我们就是好朋友,没什么秘密。”

  绕着李志走了一圈,顾云故作随意地笑道:“那么你一定也不会知道,杨碌只是一个将军府中小小的中将,怎么会有这么多银两可以借给你?”

  李志身体一颤,急忙回道:“我不知道。”

  “你说谎!”在李志面前站定,顾云忽然微弯下腰,几乎是逼近到他眼前,那张一直含笑的脸倏地一沉,寒声说道,“你不仅知道,而且还认为这笔钱你也应该有一份,所以你肆无忌惮地一再向他索要!”

  “我……”

  顾云没等他反应,又再次连珠炮般猛攻道:“当年的黄金案你也参与其中了,你知道曲泽是被冤枉的,你也知道当时的幕后黑手是谁,对不对?”

  李志听完顾云的话,惊得瞠目欲裂,语不成句,她她她……怎么会知道!不可能!

  惊讶的不仅仅是李志,还有端坐在公堂之上的单御岚,这女子到底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连老天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也知晓吗?

  如愿地看到李志极度惊恐的样子,顾云再次扬起一抹笑容,挥挥手,不以为意地回道:“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我们手中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让你说,只是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而已。”

  李志这次是彻底慌了神,他没有想到,自己急于隐瞒的事情居然连一个小姑娘都知道,但是她到底知道多少?心再一次慌得不能自已,李志像是在低喃,又像是在自我安慰,“我……不能说……我说出来也一样是个死……”那个人不会放过他的!当年他知情不报,东窗事发他也绝对活不成!

  很好,他这算是变相承认了他知道黄金案的内情!不允许他细想,顾云再次下了猛药,冷声说道:“你不说,就死定了!你以为凶手会放过你吗?当年你们五个人,曲泽死了,杨碌也死了,凶手会让你活着?你现在没得选择!和我们合作,不仅能洗刷你的罪名,我们还可以保护你。不然的话,就算让你走出这个牢门,你也活不了多久。”

 李志脑海中,瞬间闪过曲泽临死前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脸,还有杨碌的血咕咕地在他脚边流淌,身体仿佛置身于冰窖中,额头上一颗颗的冷汗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手猛地搭在李志肩膀上,顾云继续在他耳边逼问道:“说出当年事情的始末,说出那个主谋的名字!说出来!”

  “我……我不能说……不能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在顾云的连番逼问下,李志已经瘫坐在地上,脸上是不需要任何解读就已经极其明显的恐惧。

  “你们不要再逼我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志几乎是六神无主地抱着头,不断地低吼,已经管不了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顾云缓缓收回手,没有再说什么,回到卓晴身边把飞刀交给卓晴,无奈地耸耸肩,他心理承受能力也忒弱了点……又或者,是幕后那个人太强?

  “来人。”单御岚低唤一声,守在外面的衙役立刻进入内堂。

  “把犯人押入大牢,严加看管。”

  “是。”瘫软的李志被拖了下去。单御岚看向顾云,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继续问?”如果继续,他或许已经透露实情。

  顾云看向卓晴,卓晴叹了口气,解释道:“他已经即将崩溃,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按照心理学的角度,这种情况下越是思考,越会让他恐慌。明天我们再加一把火,他一定说实话!”

  她算是见识了顾云讯问时的犀利了,几乎让人不能喘息!

  “单提刑,我们先告辞了,从现在起,最好加强对犯人的保护,不要让凶手有机可乘。”说完顾云拉着卓晴,两人就要走出公堂之外,单御岚忽然叫住她们,“青姑娘请留步。”

  他叫谁?卓晴和顾云对视一眼,回头看向单御岚,只见他正疾步走来,在顾云面前停下脚步,拱手问道:“单某有几个问题,还望姑娘赐教。”

  顾云大方回道:“说。”

  得到首肯,单御岚也不啰唆,问道:“你到杨家不过一刻钟,怎么知道尸体当时所在的位置?你又是怎么知道黄金案的?你手中还有什么证据和线索?”

“第一个问题,我的鼻子本身对于血液的味道特别敏感,即使清理过后,短时间内还能感觉出它的气味。还有,飞刀留下的痕迹和刀剑留下的痕迹区别之大,相信不用我说,单大人也能分别出来。而房间里,大多数飞刀留下来的痕迹不管力道和方向都基本一致,唯独一个刀痕特别不同,综合一下,很容易猜出尸体的位置。第二个问题,我们单独见过一次乾荆,黄金案是他提供的线索。第三,我手上没有关于黄金案的任何证据和线索,我刚才是……” 顾云轻轻扬眉,笑道,“瞎说的。”

  去查黄金案的敖天、夜魅还没有回来,她自然不会知道关于黄金案的事情,不过她说过,适当的谎言和恐吓对于审案来说,大有益处。

  “说完了,告辞。”一脸深思地看着一青一蓝两道身影悠然离去,单御岚没有拦住她们,她们还有什么能耐呢,他很期待。

  走出应天府衙,已经是下午了,卓晴问道:“现在去找另外两个人吗?”

  “嗯。”虽然她隐隐觉得,那两个人不是什么关键人物,但是不允许有一丝疏忽是她办案的宗旨,还是去看看吧。

  “青灵姑娘。”两人才走了几步,一道苍老的女声幽幽响起。

  两人吓了一跳,卓晴看向说话的老妇人问道:“你是谁?”

  老妇人微笑回道:“奴婢刘嬷嬷。”

  自称嬷嬷该是宫里的人,卓晴心下烦躁,不是那个皇上又找她麻烦吧!卓晴不耐烦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那嬷嬷还是保持着笑意,回道:“太后有旨,宣青灵姑娘入宫觐见。”

  太后?

  卓晴一怔,什么时候她也引起了太后的注意?一个燕弘添就够她烦的了!

  顾云盯着妇人的脸,问道:“你是太后的人?”

  “是。”看向卓晴,老妇人说道,“青姑娘请吧。”

  顾云跟在卓晴身边,却被老妇人挡了下来,她还算礼貌,语气却并不柔和,“这位小姐请留步,太后只召见青灵姑娘一人。”

  老妇人虽然脸上的笑意并不诚恳,但是说的确是实话。她应该真的是太后的人。不远处,停着一辆低调的马车,车旁边站着四名健硕的男子,看来今天卓晴不乖乖就范,他们也一定要把她带走了。

 
上篇:第十五章 谁在说谎(1)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五章 谁在说谎(3)
点击人数(4387)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