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七章 太后逼婚(3)
第十七章 太后逼婚(3)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一个小国女子,能与公主不分大小,她已算是做了最大的退步了,要是楼夕颜还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她了!

  由“夕颜”到“你”再到“楼相”,西太后的耐心看来几乎用尽,而楼夕颜胸口的窒闷也越发明显,暗暗调息很久,楼夕颜还是说不出话来。

  “楼相不说话,哀家就当你同意了。”明知楼夕颜想要反驳,西太后还是一意孤行,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不能再失去一个女儿,绝对不能!

  楼夕颜微喘着,能够感觉胸口的疼痛,他没有心思再周旋下去,直言道:“臣与公主之间只有君臣之义,并无男女之爱,只怕不能很好地照顾公主,耽误了公主的终身幸福。太后美意,臣实在不敢承受。”

  “你——”他居然公然拒绝这门亲事,西太后牙根轻咬,正要发怒,一直冷面不语的燕弘添忽然开口了,“萱儿的身体还没有复原,关于婚事以后再议。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夕颜很不对劲,若是平常他应对这样的事情应该是游刃有余才对,今天却显得有些急躁,他额间的薄汗、过于低沉的嗓音,都透露着他在忍受着痛苦,他的病不会又复发了吧!

  皇上果然还是站在楼夕颜那边,萱儿可是他的亲妹妹!眼见着楼夕颜转身就要走,西太后眼神一暗,忽然说道:“皇上,宫里人多口杂,这次的事情,还不知道要被说成什么样。萱儿这孩子又太过敏感,宫里实在不利于萱儿养病,依哀家看,楼相府上清幽雅致,很适合养病,不如就让萱儿到楼相府中静养吧。”

  听罢,楼夕颜抬起的脚瞬间僵住,急道:“臣以为不妥。”

  西太后一向和善的脸,早已变得冷凝,轻哼道:“怎么,萱儿贵为一国公主,到你府上休养不会也不配吧!”

  “臣不敢。只是这样有损公主清誉,楼家还有另一处别院,很适合休养,公主可以前往。”若是让公主到府中休养,且不说他不能向灵儿交代,就怕到时西太后反说公主在相府时日已久,又损名节,强迫他负责,那时就不知道如何推托了!

  他越是不让萱儿去,她就越是要让她去,最好再来个生米煮成熟饭!西太后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一反刚才的冷凝,低笑道:“这些夕颜就无须担忧了,相府又不是只有楼相一人居住,夕舞和萱儿年龄相当,让萱儿有个伴也好;再则,你说与公主没有男女之爱,那就趁着这段日子好好培养培养,若还是不能让你们心心相印,哀家也不会再勉强你了。”

  说完,西太后还特意看向一旁的燕弘添,问道:“皇上以为如何?”

  燕弘添思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无视楼夕颜冷冽的眸光,沉声说道:“准。”

  夕颜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臣子,也是最好的对手。他可没有忘记,儿时,夕颜的母亲去世后,夕颜曾经和他说过,他答应了他母亲只与爱的女子成亲,一生只有一个妻子。他一直以为夕颜是随便说说,今日看来似乎不是。他还想看看,在这件事上,他到底能坚持多久!

  萱儿是他一直疼爱的妹妹,刚才看她一脸苍白地躺在床上,他也很心痛,他还是希望夕颜能喜欢上萱儿,成为他的妹婿,只是以他对夕颜的了解,只怕是难了。

  西太后心下一喜,说道:“明日一早,哀家亲自送公主入相府,天色也晚了,楼相回去休息吧。”她就不相信,她的女儿会比不上那个容貌尽毁的女子,就算她真的比不上,她也会让她如愿的。

  “臣告退。”一切已成定局,楼夕颜知道自己已经无从反对。冷冷地留下一句话,楼夕颜清瘦的背影迅速消失在他们眼前。

  燕弘添眼中划过一抹流光,夕颜生气了。有意思。

  

  今夜的月光似乎不太明亮,湖泊看上去黑压压的,没有了白天的湛蓝纯净,这样的辽阔反而让人看着有些害怕。揽月楼前的水域,荷叶已经很是茂密,荷花还只是小小的花苞,夜里看不见它们娇美的样子,只听得风穿过莲叶间沙沙作响。

  夜风轻抚,荷叶旖旎,卓晴趴在石桌上,有些微醺,脑子还很清醒,眼睛却不愿意睁开。

  耳边一直回响着楼穆海那句话——你会害了他。

  她或许真的会害了他吧。但是要问她,会不会放手,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回道——No

  她鄙视一切不做出努力就放弃的行为。

  “我不是让你先睡吗?”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的低吟轻轻响起。卓晴倏地睁开眼睛,看见楼夕颜正站在身侧,手自然地掠起她身后的发丝,在指尖把玩。好像他现在格外喜欢这样的游戏,只要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一定会摩挲她的发丝。

  卓晴站起身,抽回自己的发丝,握着他的手,回道:“我不困,你的脸色很差,到屋里再说吧。”他现在的样子,疲惫得让人心疼。

  楼夕颜任由她牵着,两人回到内室。

  把他拉到床沿,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卓晴轻声说道:“你回来我就放心啦,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忽然腰间一紧,她又被楼夕颜圈入怀里。她站着,楼夕颜坐着,这个角度看他,脸型更加完美,也越发俊朗,修长的手轻扶着她的腰,卓晴又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你不想知道,太后宣我入宫说了什么吗?”微扬着眼,注视着她明亮的眸。他想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卓晴坦诚地点头,回道:“想。但是在我心中你的身体更重要。”他不知道自己的脸白得几乎透明吗?或许她应该找点时间研究研究中医,说不定能整出个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

  他很喜欢她的坦诚与真实,所以他也不想欺骗她,楼夕颜思索了一会儿,简洁地说道:“朝云公主因我而做傻事,太后要求我娶公主为妻。”

  卓晴轻轻挑眉,这基本在她预料之内。

  卓晴没有说什么,楼夕颜赶紧继续说道:“我拒绝了。”

  卓晴只是点点头,表示她知道了,楼夕颜搞不清楚她是喜是怒,但是还是要继续说下去,“太后有旨,让公主到相府休养身体,皇上已经准了,这个我没法拒绝。”

  卓晴再次点头,问道:“说完了?”

  “嗯。”楼夕颜缓缓点头,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卓晴还是看出了他有一点点紧张。

  轻拍了一下他俊美的脸,卓晴依旧是微笑着说道:“早点休息。”

  她话音还没落,环着她腰间的手再次收紧,楼夕颜难得地瞪着她。

  卓晴好笑,原来他也有不能掌控心慌意乱的时候啊。将手环住楼夕颜的脖子,明眸对上他浩如烟海般深沉的眼,卓晴低声说道:“我没有生气,我知道你为了我们的未来已经很尽力了,她要来就让她来好了。我不是菟丝花,不需要依附高大的乔木才能生存,也不需要躲在你身后,让你为我遮风避雨,我要和你站在一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灵儿。”他选择告诉她,就有准备接受她任何的反应,她生气也是正常的。今晚他虽然已经很疲惫,但是他也做好了用心安抚她的准备,而他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回答他。

  我要和你站在一起。

  将头轻轻靠在她身上,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楼夕颜说不清楚自己此时的心情,只是手越发地收紧,将她紧紧地环在怀里。这个女子,将会是陪伴他走完一生的人,他永远都不会放手。

  他的头正好在她胸部的位置,卓晴觉得有点别扭,扭动了两下,他的手收得更紧,脸轻贴在她胸前轻轻摩挲,卓晴百年难得一见地红了脸。

  他嘴里叫的并不是她的名字,这让她有些不舒服。她可不希望,每次他们亲热的时候,他嘴里叫的永远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想了想,卓晴轻声说道:“叫我晴吧,我的小名。”

  楼夕颜微微抬头,问道:“你的记忆恢复了?”

  糟了,怎么忘了失忆这回事,她果然不适合说谎。卓晴摇摇头,赶紧说道:“没有,是青末告诉我的。我对晴这个名字很熟悉,也很喜欢。”

  楼夕颜点头回道:“好吧,晴儿。”

  “……”卓晴无语,没有“儿”字会死啊。

  卓晴聪明地不和他理论,再次尝试挪动身体,尴尬地说道:“很晚了,你的身体才刚好些,睡吧,我先走了。”

  她脸色微红急于逃脱的样子,倒让楼夕颜心情大好。眸中划过一丝狡黠,再次抬起时,却是一脸可怜,楼夕颜低喃道:“你不怕我晚上忽然病发?”

  他怎么可以用这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她,不行,她不能心软,他是狐狸。深吸一口气,卓晴别开眼,回道:“你身边有墨白。”

  “他今晚请假。”楼夕颜说得一脸真诚,卓晴猛地翻白眼,墨白从来都和他形影不离,他现在正在生病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请假!这个借口真够烂的!

  站在门外的墨白满头黑线,觉得自己很多余,主人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让他今晚上消失?

  看他脸色苍白,手却还稳稳地放在她腰上,卓晴低笑,“那你想怎么样?”

  “留下来陪我。”楼夕颜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冒失,提这样的要求确实有些过分。

  这句话的意思,不会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不能怪她,作为现代女性,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不言而喻。

  卓晴怔怔地盯着他,楼夕颜轻叹一声,说道:“你放心,我只是想你陪在我身边而已。成亲之夜以前,我不会对你做出逾矩的事情。”

  “你确定?”卓晴扬眉。

  楼夕颜正色回道:“我保证。”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同时也松开了手。

  卓晴哀号,她怕她不能保证!

  深吸了一口气,卓晴脱掉鞋,直接跨上床,在床的内侧躺好,看着还坐在床边的楼夕颜,卓晴说道:“睡吧。”

  楼夕颜终于回过神来,怔怔地躺下,卓晴背过身去,幽幽地说了句:“晚安。”就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侧卧的睡姿将她曼妙婀娜的身材表现得更加诱人,如海藻般柔美的长发披散在身侧,淡淡的馨香萦绕鼻尖,楼夕颜只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回应,“晚……安……”

  这真是自作孽……他今晚还能睡得着吗?

  

  刑部大牢。暗黑的监牢里,只有走道上有几个烧得啪啪作响的火把。微红的光线下,两个女子一坐一站,冷视着对方。

  “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顾云看着监牢里一脸平静的女子。她在两人交手之时,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我有话单独和你说”,所以她来了。

  曲心背靠着石壁,轻哼道:“你放心,我不是要让你为我求情。我做过什么,自己很清楚,杀人偿命,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我不甘心,我哥哥是被冤枉的,我想请求你们,帮我找出幕后的真凶。”

  “你可以放心,这件事已经死了这么多人,我一定不会让幕后主使逍遥法外的。”虽然这个案子的杀人凶手已经找到,但是她也不会就此打住的。

  盯着顾云坚毅的眼看了好一会儿,曲心从黑色劲装的里兜中,翻出一张折得非常整齐的纸条递给顾云。

  顾云接过,问道:“这是什么?”

  曲心解释道:“我随时都可以杀了杨碌,但是却选择嫁给他,就是为了要找出他身后的主使者。但是这些年来,除了李志,他没有和任何可疑人物接触,而他最宝贝的就是这张纸。”

  顾云打开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但是全部都是“左左右右、前前后后”几个字,反反复复,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类似摩尔密码一样的信号暗语,还是需要结合例如五行八卦、玄妙术数才能解开?

  “一年前我已经发现了这张纸,但是想了一年,还是没能明白上面的意思。我想,你或许能够参透。”她研究了这么久也没有用,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眼前这个聪明而敏锐的女子身上了。

  顾云看得一头雾水,她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或许可以问问卓晴,她妈妈是国学教授,说不定她能明白。

  “你走吧。”

  顾云抬起头,就见曲心已经背对着她躺在石床上,一副不愿与她多谈的样子。

  顾云也没有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没有人可以安慰她,她能做的就是尽快破这个案子。

 
上篇:第十七章 太后逼婚(2)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七章 太后逼婚(4)
点击人数(5144)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