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古装言情 > > 第十九章 伤心欲绝
第十九章 伤心欲绝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0-10-11
 
 

夜,如墨,月,似钩。

  一个女子披散着长发,半趴在窗棂上,手里捏着一张纸片,眼睛直直地盯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只可惜眼神空洞,一副神游的样子。

  楼夕颜在她身边站了好一会儿,她仍在神游太虚中。他想,要是他不出声,估计她今晚都不会发现,他已经回来了。

  轻拍她的肩膀,怕忽然出声吓到她,楼夕颜柔声问道:“看什么这么入神?”

  果然,即使楼夕颜已经尽量放低声音,卓晴还是怔了一下,才抬头看向身侧的楼夕颜,疑惑地问道:“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他下午不是说会很晚才回来吗?

  “早?”楼夕颜细眸微扬,看了一眼窗外漆黑寂静的湖面,她居然嫌他回得早?看来他要加油让她更想念他才行。

  卓晴看向窗外,才惊觉天居然已经黑了,她以为只在窗台上趴了一会儿而已,想不到已经这么晚了。卓晴有些尴尬,干笑着别开头,不去看楼夕颜有些郁闷的脸。

她今晚有些怪怪的,楼夕颜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还是有什么心事?” 

卓晴敷衍地摇摇头,晃晃手中的纸条,回道:“没有,今天青末拿了一张纸给我,说是杨碌死前一直小心珍藏的东西,或许和黄金案有联系。我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来,想太久了,有些困而已。”

  楼夕颜笑道:“能让我看看吗?”

  单御岚已上表奏请,要求重审此案,继续追寻黄金的下落,皇上当下就应允了,毕竟是一百万两黄金!只是这黄金案,必定与朝中重臣有关,只怕演变到后面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将手中的纸条递给楼夕颜,卓晴满怀期望地问道:“你说会不会是什么暗语?或者说是什么密码?你对奇门术数有没有研究?”

  楼夕颜失笑,“我对奇门术数并不精通。”虽然他很享受她崇拜的眼神,可惜,他是真的不懂奇门之术,摊开纸条,只见上面都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几个字,怪不得她一头雾水,他也看不明白。

  看了好一会儿,楼夕颜也没法参透,他将纸条还给卓晴,轻笑提醒道:“你想过没有,杨碌只是一个将军府中将,再普通不过的武夫!他留下来的东西会与奇门术数、暗语密码有关吗?”

  卓晴打了一个响指,笑道:“也对,我怎么没有想到!或许是我们把事情复杂化了,其实他想表达的就是最表面的东西!”

  楼夕颜赞同地点点头,但是卓晴忽然脸又是一沉,苦恼地哀叹,“但是最表面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心疼她愁容满面的样子,楼夕颜牵着她的手,将她拉起来,安慰道:“好了,你都想了一天了,别想了,早点休息吧。说不定明天灵光一闪,就想到了。”

  卓晴翻了一个白眼,哪那么容易灵光一闪,不过她好像真的有些困了,将纸条塞进腰带夹缝的地方,卓晴大方回道:“好吧,睡觉。”

  越过屏风走进里屋,卓晴忽然发现,楼夕颜的大床旁边安置了一张小床,只是大床的一半,卓晴奇道:“房间里怎么会多了一张床?”她下午的时候还没有发现啊。

  楼夕颜彻底服了她,“你现在知道,刚才自己想得多入迷了吧。”

  刚搬进来的?天,她居然失神到这种地步!卓晴死也不会承认,赶紧转移话题,“你的床已经很大了,为什么还要弄一张床进来?”

  问完之后,她又觉得自己很蠢。果然,楼夕颜带着几分无奈、几分调情、几分调侃地笑道:“你睡大床,我睡小床,我怕再和你同床共枕,会等不到新婚之夜,就把你……”

  言未尽,意思已经很明了,他其实也是在为自己着想,和心爱的女子夜夜共枕,却只能看着,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折磨,他担心他的自制力最终会抵挡不过诱惑!

  卓晴好笑,她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作为现代人,和相爱的人在婚前发生关系,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她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迎视楼夕颜迷人的凤眸,卓晴低笑道:“又没有人要你等。”

  楼夕颜身体一僵,显然他也明白这是卓晴的邀请,烛光下,她的身材曼妙,眼神似火,楼夕颜用力地咽了一口口水,踉跄地回退一步,急道:“不早了,睡吧。晚安。”

  说完他极快地躺上了旁边的小床。

  卓晴愣愣地站在那里,一时间哭笑不得,搞什么……她送上门,他还不要?这不是伤她自尊嘛!还是说,他需要来点刺激的?楼夕颜越是君子,倒让她越是想和他发生点什么,反正他们彼此相爱,又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发生关系是正常的吧。心理建设了好一会,她决定——勾引楼夕颜!

  但是说得容易,她要怎么做呢?没有什么经验,卓晴一边回忆了一下比较经典的影视剧,一边走到楼夕颜的小床前。她先把头发稍微拨乱了一些,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一咬牙,把最外面的轻纱外衫解开,丢在地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中衣,再脱就是肚兜了。深吸了一口气,卓晴柔声叫道:“夕颜……”

  “嗯?”轻哼了一声,楼夕颜并没有回身,仍是背对着她。

  卓晴再接再厉,尽量柔媚地叫道:“夕颜……”

  终于,楼夕颜无奈地转过身来,刚才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动静,他猜想这丫头一定又在搞什么鬼。谁知回头就看见卓晴身上仅穿着一件薄薄的中衣,月光映照、烛火妖娆下,她的身材曲线毕露,如瀑般的发丝被她撩拨得微乱,随着轻轻的夜风飘摇,青丝和月色相互缠绕。楼夕颜呼吸为之一凛,她还睁着一双明眸,直勾勾地看着他,闪耀着撩人的光芒。

  楼夕颜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着,哀叹道:“晴儿……不要这样看着我。”他的自制力真的没有她想象中的好!

  效果似乎不错,卓晴暗喜,继续呢喃道:“颜……”

  该死,她叫得他骨头都快酥了,楼夕颜眼神一暗,过低的声音听起来竟有些沙哑,“晴儿,你在玩火!”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看来勾引也不是很难嘛,她更加大胆地将身体再贴近楼夕颜,手绕上他的脖子。

  “夕……”卓晴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经被楼夕颜顺势一搂,两人双双倒向床榻。楼夕颜的手还环在她的腰上,一向微凉的手掌此时居然烫得惊人,透过薄薄的布料,将热力毫无保留地传递过来。

  楼夕颜狭长的眼轻眯着,带着迷离的魅力,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卓晴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得好快,灼热的体温让卓晴的脸渐渐染上红晕。

  她还没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做,唇上一麻,楼夕颜强势地吻上了她的唇。灼热的温度伴随着他的气息袭来,卓晴微微颤抖,楼夕颜更紧地抱住她,一直以来温柔的吻此时显然被情欲感染得异常的火热。轻吻一路划过脖子来到耳后,他轻咬着卓晴的耳垂,低低的声音如醇美的烈酒,醉人而迷惑地响起,“我要你。”

  温热的气息,酥麻的低喃,让卓晴再一次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没有说话,皓腕绕上楼夕颜的脖子,将自己更深地送入他怀中。

  楼夕颜得到鼓励,火热的唇舌越发向下,手也钻入衣摆。

  “楼相!楼相!”

  一道局促的敲门声赫然响起,两人皆是一惊,楼夕颜不舍地将已经抚上温软纤腰的手收了回来,拉过旁边的丝被,盖在卓晴身上。楼夕颜努力平息躁动狂乱的呼吸,冷哼道:“谁!”

  门外传来女子带着哭腔的声音,“奴婢小怜,公主她……”

  楼夕颜心下一惊,急道:“公主如何?”她不会又做傻事吧!

  “公主做了一个噩梦,被吓醒了,一直默默地流泪。公主身子弱,可经不起这样折腾,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奴婢万死也担当不起啊,请楼相过去看看吧。”

  她火急火燎地冲过来哭诉,就是因为她家公主做了一个噩梦?卓晴猛地翻了一个白眼。楼夕颜虽然没有说什么,脸色明显又黑了几分。

  “墨白。”楼夕颜低叫,没有听见回应,他再次叫道,“墨白。”

  “是。”终于,门外传来墨白冷冷的声音。

  刚才他在门外听到一些动静,所以就走到院门处守着,却忘了摘星阁与揽月楼是相通的!

  楼夕颜冷声说道:“宣御医。”

  “是。”

  墨白走了,女子还杵在门外,楼夕颜不耐烦地说道:“你先回去照顾公主吧。”

  小怜没有看见楼夕颜满含怒意的脸,还不怕死地继续絮叨,“楼相您不过去吗?公主一直在叫您的名字,若是她再次想不开……”

  “滚!本相自有安排,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疑?”

  门外的小怜被吓得够呛,仓皇回道:“奴婢告退。”一路小跑地离开揽月楼。

  卓晴一愣,她第一次听到夕颜这样说话。俊颜因为情欲的作用还有些潮红,常年勾起的嘴角,此时仿佛冻结了一般,冷冷地轻抿,那温柔的眼也没有了以往的平静,充满了烦躁。卓晴失笑,这就是所谓的欲求不满吗?

  卓晴不知道燕如萱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是,还真是及时。坐直身子,从背后环上楼夕颜的腰,卓晴低声叹道:“等下御医来了,你去看看吧。万一她再自杀一次,你就麻烦了。”

  不是她大方,实在是对方的身份高贵,她可不想楼夕颜因此惹上麻烦。

  楼夕颜回过身,脸还是一样的暗黑,语气却很是轻柔,扶着她躺下,为她盖好被子,说道:“你先睡吧,我很快回来。”

  卓晴无奈地点点头。

  “等等。”楼夕颜才站起来,卓晴忽然坐直身子,一把拉住他的手把他拉下来,楼夕颜不解,但是还是顺势坐了下来。卓晴手环住他的脖子,躬身向前,扑倒在他怀里,唇吻上了他的脖子。

  楼夕颜闷哼了一声,揽住怀中香软的娇躯。一会儿之后卓晴坐直身子,满意地看见楼夕颜脖子上被她吻出了几个显眼的小草莓,心情颇好地松开手,对着楼夕颜摆摆手,说道:“好了,你可以去了。”

  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看她一脸狡黠的样子,楼夕颜已经猜到她干了什么,他宠溺地摇摇头,走出了揽月楼。这丫头,他明天还要上朝呢!

  卓晴无力地瘫在床上,盯着轻纱摇曳的帷幔郁闷,她的第一次勾引居然失败了!虽然主要原因不在她,但是也怪她“业务不熟”。

  下次,下次等她做好准备,一定让他狂喷鼻血,天塌下来也不管!不然对不起青灵这34D的身材!

  楼夕颜并没有自己去摘星阁,而是和御医一同前往。来到门外,他请安道:“臣参见公主。”

  一听到楼夕颜的声音,原来还躺在床上垂泪的燕如萱立刻坐起身子,急道:“颜哥哥,你快进来。”他真的来了,说明他还是关心她的!

  屋里点着几盏烛台,光线有些昏暗。楼夕颜和御医走进屋内,楼夕颜只在屏风外站着,对御医说道:“给公主把把脉。”

  御医躬身朝楼夕颜行了一个礼,才进内室。轻纱帷幔后是一张失望的脸,颜哥哥没有进来。

  “公主,臣冒犯了。”

  燕如萱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御医查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起身。

  楼夕颜在屏风外问道:“怎么样?”

  御医一路退到屏风外,才回道:“公主血气不足,忧思多虑,郁结于心,故才会梦魔丛生。楼相不用担心,待老臣为公主开几付药,静心调养,身体就会慢慢康复的。”

  “你去煎药吧。”楼夕颜终于放心了一些,上午看她瘦弱的样子,他也为她担心。

  “是。”御医退了出去,房间里除了宫女小怜,就是他和燕如萱,楼夕颜在屏风外微微躬身,说道:“时候不早了,公主早点休息,臣告退了。”

  他话音才落,只听见一声低叫,“颜哥哥,不要走!”

  素白的身影慌乱地掀开帷帐,鞋也不穿,一路踉跄地朝着他跑过来。

  燕如萱身体本来就弱,加上心里着急,就在快要跑到楼夕颜面前的时候,她脚下一软,差点摔倒。楼夕颜不得已,只好顺势扶住她的手臂,稳住她的身体,“公主小心!”

  待她站稳,楼夕颜正要收回手,却被燕如萱紧紧地抓住。

  原本就小的脸,现在消瘦得还没有手掌大,眼睛哭得全是红血丝,燕如萱满怀情意地看着他,却意外地在他脖子上发现几处明显的红痕。

  燕如萱心上又是一痛,这种红痕她知道,她在皇嫂和其他嫔妃身上也见过,当时她缠着皇嫂告诉她,皇嫂说完之后,她又觉得好害羞。但是皇嫂说,这种红痕都是男人留给女人的,颜哥哥脖子上为什么也会有?想到那个女人与颜哥哥住在一起,燕如萱不自觉地轻轻咬唇。

  深吸一口气,燕如萱鼓起勇气说道:“萱儿真的好怕,颜哥哥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燕如萱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两行清泪从迷蒙的眼中一滴滴地落到他的手腕上,瘦弱的身体,只怕他一用力她就会摔倒在地,楼夕颜轻叹一声,“好。”

  一听他同意了,燕如萱狂喜,不过很快,她雀跃的心却又因他的下一句话再次被冻结。

  “我在门外守着,等你睡着了我再走。”他的声音依旧轻柔,表达的意思却是那么残酷。心情的大喜大悲,让燕如萱的情绪彻底失控,紧拽着他的手,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燕如萱哭叫道:“你为什么不肯为我留下?难道留住你真的那么难?你就这么想回到她的身边?!”

  楼夕颜吃疼,只是轻轻蹙眉,并没有推开她,劝道:“公主……”

  谁想到只是一个称呼,再次将燕如萱激怒,“不要叫我公主,小时候你都叫我萱儿,为什么现在你要和我分得这么清楚?”他不知道,他每叫她一声“公主”,她就觉得他离自己更远了几分!

  轻柔却坚定地移开她的手,楼夕颜后退一步,沉声回道:“君是君,臣是臣,这是臣应该遵守的礼仪。”他就是不想让她有太多的误会才刻意疏远,可惜,她没能明白他的用心。

  “谎话!我明明听你叫过皇兄的名字,为什么独独和我要遵循礼仪?”楼夕颜的疏远和冷漠终于让精神状态本来就已经不好的燕如萱彻底崩溃,“我喜欢你,你真的没有感觉吗?还是你有感觉,却还是要伤我的心?”

  燕如萱泪湿的眼中尽是狂乱,楼夕颜明了,此时和她说什么,她都不会听得进去,她不过是在宣泄心中压抑的情感而已。

  “你说话啊!”楼夕颜选择沉默,本来是不想再激怒她,让她慢慢冷静下来,可惜一向端庄文雅的燕如萱早就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在她眼里,楼夕颜的沉默是对她的不耐。而此时,他脖子上刺眼的红印就如同一根根细针,狠狠地刺进她的心里。

  “我就真的不如她吗?她到底哪点好?她可以给你的,我也可以!”燕如萱紧咬着红唇,在楼夕颜和小怜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的外衫已经被她一把拉开,顺势滑落在地,粉色的肚兜能遮住的风光实在少之又少,光洁的肩背因为暴露在空气中而瑟瑟发抖。

  楼夕颜大惊,赶紧转过身,站到屏风后,看向一旁还在发呆的宫女,楼夕颜呵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扶公主到床上休息。”

  小怜终于回过神来,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地披在已经哭成泪人的燕如萱身上,公主怎么这么糊涂啊!她贵为公主,若是这样传扬出去,楼相又坚决不娶,她的名节可就全毁了啊!

  楼夕颜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在他的印象里,燕如萱端庄文静,知礼守礼,内向羞怯,她怎会做出这么大胆出格的事情!

  “臣先告退了。”楼夕颜跨步离开,这时候他绝不适合再待在屋里!

  “站住!你今天走出这扇门,一定会后悔的!”燕如萱大喝一声,楼夕颜刚才的反应深深刺伤了她,羞辱感让她有些语无伦次,她只知道,她不让他走!

  楼夕颜脚下一顿,终是停下了脚步,只是颀长的背影却透露着一股让人不能无视的冷意,他生气了!燕如萱心慌了,怕了,她吸着鼻子,抹掉脸庞上的泪痕,讨好地说道:“颜哥哥,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只要你肯留下来,我什么都听你的。”

  “留下来又能怎么样呢?我是不会娶你的。”冷漠的声音淡淡地回答,燕如萱的心再一次紧缩。她深吸一口气,压下难耐的痛楚,问道:“为什么?”她不明白,自己那么差吗?她多年来的追逐和爱慕就丝毫不能打动他?

  不等楼夕颜回答,燕如萱就又仿佛自言自语般喃喃说道:“嫁给你,是我从小的梦想。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你帮我拿回二哥抢走的手绢,你细心、体贴、温柔,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喜欢你。为了让自己配得上你,我不敢有一天怠慢,为的就是有一天能成为你的妻子。你为什么就不肯看我一眼!!为什么……”

  原来是这样吗?楼夕颜暗叹,若是让他更早一点知道她爱慕的原因,或许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了吧。楼夕颜低声回道:“其实当年,我并非是想为你拿手绢,是因为头一天与二皇子有些争执,看不惯他洋洋得意的样子才出手的。这么多年来,在我心里,你就和夕舞一样是我的妹妹,我对你没有男女间的爱。”

  虽然真相会让她痛苦,但是如果能让她醒悟过来,也未尝不可一试。

  “妹妹……”陪伴了她十年,每次在梦中回忆都能让她幸福得笑醒过来的初遇,竟然只是他为了气二哥而做的一场戏吗?

  妹妹?只是妹妹! 

呵呵呵呵……燕如萱忽然跌坐在地上,脸上是若有似无的笑,眼里却流淌着难以自持的泪。

  “公主!”小怜赶紧扶着她的肩膀,却根本扶不住她虚弱的身子,两人一起跌坐一团。

  燕如萱眼中的绝望与悲哀让楼夕颜的心也随之疼痛起来,他真的把她当作妹妹一般疼爱,今天会是这样的结果,或许更多地,应该怪他没能早一点下狠心!

  不敢在此时上前扶她,楼夕颜只能低声劝道:“早点休息,或许明天一觉醒来,你就会发现,其实你并没有那么需要我。”

   “好好照顾公主。”楼夕颜对着地上的小怜说了一句话,举步离开。

  怀里的公主已经不再哭泣,冰凉的身体瑟瑟发抖,眼神空洞得可怕。

  公主为他做了多少,她最明白。可以因为和他说了一句话,或者他的一个笑容就开心好几天;可以为了他的喜好,练琴练到十指都起满水泡,练字练到手都拿不了东西。今天,她却将公主伤成这样!

  小怜瞪着楼夕颜离去的方向,眼中划过一抹阴鸷,这个男子冷血无情,他根本配不上公主,他该死!

 

 
上篇:第十八章 琴师沐风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9711)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