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七章:藏传佛经(2)
第七章:藏传佛经(2) 文 / 诸葛宇聪 更新时间:2010-10-18
 

叶凡又想起那位朝鲜劳工临死前的恐惧表情,究竟是什么让他感到恐惧呢?另外一枚戒指为什么会在朴志军死后神秘失踪了呢?它究竟去了哪里?在两起死亡案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教授的学生扎西曾在古格遗址的秘道中发现了与戒指上相同的六个文字和一串数字,那么,古格王朝与戒指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呢?

 

朱骏拍了拍他的肩膀,关心地问道:“叶凡,想什么呢?”

 

叶凡回过神来,苦笑了一声,道:“我总觉得这枚戒指有些诡异。”

 

朱骏看了一眼戒指,道:“无论它有多么诡异,我们终究会查出整个事件的真相。”

 

朱骏看了一眼腕表,指针指示下午四点三十分,他又望了望窗外,虽然雪下的很大,视线很差,但天空依旧很亮,他疑惑地道:“奇怪了,现在四点半了,天还没有黑。”

 

教授道:“藏区与锦城的时差应该在两个小时左右,所以这里太阳落山要稍晚一些。”

 

朱骏尴尬地笑了笑,又问道:“多长时间我们才能抵达札达县境内?

 

教授道:“很难说,西藏特殊的地理环境,随时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这要看我们的运气了。”

 

由于风雪的缘故,路面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视线也非常模糊,为了行车安全,龙桑只好降低车速。

 

“我是不是晕车了,为什么头晕得厉害?”叶凡忽然感到头有些晕。

 

“不是晕车,很可能是急性高原反应。”龙桑顿了一下,继续道:“初到藏区的人,都会有或轻或重的高原反应,从你目前的症状看,应该不算严重,吃些药就会好的。”

 

“为什么我们没有这种症状呢?”朱骏对教授问道。

 

教授回答道:“也许是你身体素质好,降低了高原反应出现的可能,而我在藏区生活过六年,对这里的环境很适应,但叶凡从未到过藏区,平时又缺乏锻炼,所以更容易出现高原反应。”

 

朱骏点点头,正当他准备再教授询问一些关于西藏出行的常识时,却听到龙桑高声喊道:“你们快看,前面有一辆车滑到山谷里了。”

 

朱骏透过挡风玻璃,发现远处有一辆白色面包车侧倒在山谷中,职业赋予的本能让他感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于是,他对龙桑道:“快停车,我下去看看。”

 

沿着面包车碾过的痕迹,朱骏第一个冲了下去,他跑到车前,由于车体侧倒着,茶色的挡风玻璃上也挂满了霜雪,他无法看到车内的情况,便高声喊道:“车主你受伤了吗?”

 

龙桑和叶凡相继赶来,当叶凡听到朱骏的喊声后,也高声呼喊起来。龙桑打断他们,对朱骏道:“也许这辆车滑下山坡很久了,车主早已离开了。”

 

朱骏仔细地环视了一圈,道:“这辆面包车出事的时间不会超过二十分钟,车主一定还在车内。”他抖掉身上的雪,继续道:“你们看,这么大的雪,二十分钟内足以将车辙掩盖,现在车辙虽有些模糊,但仍然可以分辨。如果车主离开了,也应该会留下脚印,而车周围除了我们的脚印外,再没有任何印记了。”

 

龙桑敬佩地点点头,道:“那我们快救人吧!”他脱掉外衣,快步走到车前,做好掀车的动作,只听见‘嘎嘎……’一连串的声音,一吨多重的面包车居然缓缓地动了起来。叶凡和朱骏吃惊地望着龙桑那健壮如牦牛一般的身体,不由得自叹不如。

 

龙桑用尽了全力,额头青筋根根凸显,特别是疤痕处的青筋更加明显,他一边用力向上掀,一边高声吼道:“快,快来帮忙!”

 

朱骏和叶凡冲了过去,随着车胎着地的一声巨响,三个人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龙桑顾不得擦汗,用力拉开了车门,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他屏住了呼吸,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靠在副驾驶的位置,脸上布满了殷红的血迹,一双眼睛已被挖去,眼眶上沾满了黑色的粘稠物,嘴里塞着一个血红的麻布团子,颈部有一条深深地刀痕,仍有血液缓缓渗出。

 

哇哇……,龙桑听到叶凡呕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也从未见过如此恶心景象,胃部开始不停地翻滚起来,那些没有完全消化的食物沿着食管迅速上移,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了下去。

 

这时,教授从走了过来,搀扶着他问道:“你怎么吐了?”

 

叶凡又吐了几大口,缓缓站起身,惊恐地指着面包车,有气无力地道:“教授,是……是在八角街遇到的那个黑衣男子,他……他死得很惨。”

 

教授走到面包车前,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他强忍内心的惊恐, 对龙桑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被谁杀死的?”

 

龙桑狠狠地道:“一定是黑道上的人干的,他们太残忍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黑衣男子的尸体继续道:“我分析,黑道上的人抓到他后,在身上搜不到经书,一定会严刑逼问,那两颗挖掉的眼珠就是最好的证物。”

 

教授脸上掠过一丝恐惧,紧张道:“这么说,我们有可能已经暴露了。”

 

龙桑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道:“在拉萨市区的时候,他们就派车跟踪了我们,多亏朱警官及时发现,我们才能逃脱,也许那时他们还不确定我们手中是否有经书,但此刻,他们一定知道经书就在我们手中。”

 

朱骏是一名警官,他清楚自己有义务保护好凶杀现场,等待警局的支援,不过,他更清楚自己有更加重要的人物在身,于是对龙桑问道:“这里属于拉萨管辖吗?”

 

“这里已经不属于拉萨管辖,我们已经到了日喀则地区,距离日喀则市还有十五公里左右。”龙桑望着远处连绵陡峭的山峦,道:“朱警官,我们天黑之前必须到达日喀则市,否则非常危险。

 

朱骏点点头,道:“我不懂藏语,你打电话报警吧,说明案件发生的地点和现场状况。”

 

叶凡头晕目眩,身体疲惫到了极点,他甚至无法正常站立,只好靠在面包车上。朱骏走过来,拍了拍肩膀,道:“叶记者,我背你回车里吧!”

 

叶凡不想让朱骏背,但致命的高原反应让他使不出一点力气,还有刚才那恶心的一幕,他已将身体内残存的最后一点能量吐了出去,叶凡苦笑着点点头,让朱骏将他背回了车里。过了一会儿,龙桑回到车里,他向朱骏点点头,示意已经报警了,可以继续前进了。

 

龙桑启动汽车,乘着雪色缓缓前行。

 

叶凡太疲惫了,他靠在朱骏的肩膀上,眼皮就像是挂着铅块一般沉重,很快就昏昏欲睡了。

 

龙桑对朱骏刚才的判断非常敬佩,幸亏他发现黑衣男子死于车中,这样,他们就可以做好充足的准备去应对黑道的追击,不过,他心中仍有一个疑问:“朱警官,你刚才说面包车周围没有任何印记?那凶手杀人后是如何离开现场的呢?难道他们插着翅膀飞出去的吗?”

 

朱骏道:“凶手根本就不曾到过山谷中。”

 

龙桑摸了摸额头的疤痕,恍然大悟道:“面包车滑入山谷前黑衣男子就已经被杀死了,凶手启动汽车后又跳下了汽车,让面包车自行滑到了山谷里?”

 

“对。”朱骏看了一眼靠在身边疲惫不堪的叶凡,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他身上,对教授道:“叶记者的高原反应太强了,我怕他身体吃不消。”

 

教授叹了一口气,道:“是呀!他病情很重,必须立刻就医。”

 

龙桑道:“很快就到日喀则市了,我们先送他去医院。”他顿了一下,继续道:“在八角街的时候,黑道的人曾跟踪过我们,开这辆车去札达很容易暴露,到日喀则后,我找朋友换辆车。”

 

就在这时,三辆警车鸣着警笛从他们身边驶过。朱骏望着驶过的警车,对龙桑道:“藏区的警察出警速度很快嘛!”

 

龙桑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汽车驶入日喀则市,西藏的第二大城镇,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日喀则的藏族人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这片土地上。时代的发展改变着日喀则人的传统观念,但他们依然保留着沿袭千年的生活方式。

 

龙桑一边开车,一边向他们介绍西藏神秘的文化:“神灵在我们藏族人的生活中具有主宰地位,千百年来,我们始终认为树木、花草、动物、河流、山川等世间万物皆有灵,人就更离不开各类神灵的保护。既然神灵鬼怪无处不在,无时不有,那么在人与它们的沟通中,就需要媒介,从而把人们的敬重、祈求和愿望传递出去。在西藏,这个媒介就是法师。”

 

龙桑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叶凡,继续道:“我朋友叫次成格列,是一位著名的法师。他为人决断疑难,驱赶邪魔,治疗疾病,能在神人之间进行沟通,在日喀则地区颇具声望。”

 

朱骏疑惑地问道:“龙桑,你不会是想让法师给他看病吧?”

 

龙桑点点头,自豪地道:“我的这位朋友非常了不起,他一定会治好叶凡的病。”

 

朱骏还想继续争论,但却发现教授似乎对这件事儿也很支持。朱骏只好笑了笑道:“既然教授不反对,我也无话好说。”

 

汽车驶到次成的住处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是一个座落在城边的大房子,房子周围被高高的石头墙包围成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的正面是一扇木质大门,门梁上雕刻着五颜六色的图案,洋溢着幸福、吉祥、热烈的气氛。龙桑从车上下来,用力地叩响木门,高声喊道:“次成法师,我是龙桑,快开门。”

 

稍许,院子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铁门打开了,一个身材略胖,一身黄衣藏装的中年男子面带笑容地走了出来。

 

龙桑向次成法师简短地介绍了远道而来的朱骏和耿教授,然后立刻把叶凡的病情告诉了他。次成检查后,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虑,对龙桑道:“他病情很重,快背他到屋里。”

 

次成法师的院子很大,北面有一座二层楼房,西侧是车库。龙桑对这里很熟悉,他背着叶凡健步如飞地向二层楼房走去。次成给叶凡找了二楼一间宽敞的卧室,仔细查看过他的病情后,给他服下三粒黑色的药丸。

 

次成看着昏昏欲睡的叶凡,皱着眉头对龙桑道:“幽魂附着了他的身体,必须尽快给他作法事,驱除幽魂,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朱骏有些不悦,他知道叶凡患的是高原反应,但次成却说他幽魂附体,这不是迷信思想吗?他想与次成争辩一番,但却被耿教授拦住了。

 

龙桑并没有注意到朱骏的情绪变化,他焦急地对次成道:“那还等什么,快给我远道而来的朋友治疗啊!”

 

次成法师摸了摸叶凡滚烫的额头,道:“我给他服了三粒藏药,可以暂时缓解痛苦。”次成继续道:“我去准备做法事用的器具,你们也离开房间让他单独休息一会儿吧!”

 

朱骏准备阻止次成法师荒诞的作法,但看到教授完全信任的表情时,他也不好在说什么。教授拍了拍朱骏的肩膀,小声道:“西藏有太多神秘的东西,相信我,叶凡不会有事的。”

 

教授等人走后,卧室内只剩下叶凡一个人。房间内异常安静,窗外射进微弱的光线,他那张苍白的脸依稀可辨。

 

叶凡翻动了一下身体,眼睛虽然闭着,意识也处于恍惚中,但他的鼻翼却轻轻地抽动了一下,蓦地,一股诡异的幽香钻进鼻孔,从咽喉直涌入腹腔里。这个香味很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闻到过。诡异的幽香味唤醒了他的味觉,同时也唤醒了他沉睡的大脑。

 

叶凡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这是一个昏暗而陌生的房间,但却出现了熟悉的香味,这个香味……他身体剧烈地抖动着,瞪大了双眼,借着昏暗的光线,他看到一个白衣女子的背影静静地站在窗前,乌黑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白衣包裹着的妖娆身体散发着神秘的诱惑。但此刻,叶凡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惊恐。

 

“你……你是谁?”叶凡终于无法控制内心的恐惧,颤抖着声音喊了出来。

 

白衣女子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静静地站在窗边。

 

昏暗的房间内死一般的沉寂!

 

叶凡能感觉到心脏在猛烈地跳动着,仿佛身体内全部的血液都融汇到了心脏里,一股股强大的血压从心脏传出,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他拼尽全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内心的恐惧,从床上下来,缓缓地向白衣女子走去……

 

次成法师准备好了各种法器,将酥油和糌粑混合在一起弄成许多怪异的形状,然后端着这些法器来到了叶凡房间的门前。教授他们也紧跟在次成身后,希望能目睹次成法师作法的神奇一幕。

 

当次成法师推开了门,屋内的一幕令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叶凡站在窗边,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汗水,眼睛盯着手指上的戒指,喃喃自语。

 

朱骏觉得叶凡的举动十分怪异,他准备上前询问,但却被教授拦住了。教授轻声道:“别急,再观察一下。”

 

叶凡就像没看到他们似的,依旧静静地站在窗边喃喃自语,过了一会儿,他从手上摘下戒指,缓缓地走向墙边,用那枚蓝色的戒指,在墙上书写起来。

 

当他写完第一个字的时候,教授和朱骏同时想到了死去的教授和朝鲜劳工朴志军,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朱骏迅速冲了上去,拉住叶凡高声吼道:“叶凡,你在做什么?”

 

叶凡转过身,用哀怨的眼神盯着朱骏。

 

次成法师迅速打开了卧室的灯,洁白的光射在叶凡苍白的脸上,就在这一瞬间,叶凡身体瘫软地向后倒去。

 

朱骏立刻扶着他躺在床上,他又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龙桑看着憔悴不堪的汉族朋友,心中非常难过,催促次成立刻治疗。

 

次成法师将一尊小佛像、几盏酥油灯、贡品等摆放在一张色彩鲜艳的供桌上,又在屋内检查了一圈,就盘腿坐在供桌附近,一边轻声念叨着经文,一边敲响锣鼓,怒目金刚护法神和几位活佛的照片从中间的房梁上俯视着盘腿而坐的次成法师……

 

大约一个小时后,次成法师站起来,将几个红色的东西递给龙桑和朱骏道:“你们把这些‘鲁’放到房顶上。”

 

朱骏跟着龙桑走到屋外,指着手中红色的东西问道:“龙桑大哥,这是什么?又为什么要将它们放到屋顶呢?”

 

龙桑道:“这些叫‘鲁’,次成法师将附着在叶凡身上的幽魂赶到了‘鲁’上,再把它们放在高高的屋顶上幽魂就会远离叶凡。”

 

朱骏点点头,他根本就不相信次成法师驱魔一说,但他希望叶凡真的能奇迹般恢复过来。当朱骏和龙桑回到屋内的时候,次成已经离开了,教授站在墙吧边盯着叶凡一个小时前写下的一个文字。朱骏走到教授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如果我们不阻止,他会不会把那六个文字都写在墙上,然后就……”

 

教授身体轻微抖动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道:“幸亏我们发现的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朱骏道:“叶凡刚才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你注意到了吗?”

 

教授点头道:“希望他平安无事。”教授走到叶凡床边坐下,抚摸着他憔悴的脸,心中默默祝福道:“孩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次日清晨,雪停了,太阳从喜马拉雅山脉升起,照耀在西藏这片圣洁的土地上。西藏的平均海拔在四千米左右,昼夜温差很大,太阳出来后温度有了明显上升,暴露在阳光下的积雪开始融化。

 

清晨温暖的阳光射进卧室,照在叶凡那张俊朗而略带憔悴的脸上。他缓缓睁开双眼,环视着整个屋子,一件件式样布局合理,图案千姿百态,色彩鲜艳明快的藏桌、藏柜,以及雕花的门楼窗梁映入眼帘,他立刻被这些雕花镂卉、富丽堂皇的藏式家具深深地吸引住。

 

教授非常担心叶凡的病情,几乎彻夜难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他房间查看一下。清晨,教授再次推开房门,发现叶凡已经起床,借着窗外的光线,看到他脸色已经基本恢复。

 

“教授,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叶凡站起身,对教授问道。

 

教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走过去盯着他仔细看了一会儿,道:“这是龙桑的朋友家。”

 

叶凡觉得教授的眼神怪怪的,于是道:“为什么这样看我?”

 

“没……没什么。”教授知道叶凡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犹豫了一下,道:“你还记得昨天发生的事吗?”

 

叶凡皱着眉头想了想,干呕了一声,道:“我记得面包车上那个黑衣男子,被挖去了眼珠,死的很惨……”

 

“后来呢?你还记得吗?”

 

叶凡摇摇头,喃喃道:“后来……我被朱骏背上了车,再后来……”叶凡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双手抓着头发,颤抖着声音道:“我……我做了一个噩梦。”

 

教授脸色变了一下,道:“能说说你梦中的情景吗?”

 

“我……我梦到了一个妖娆如仙女一般的白衣背影,我情不自禁地走到她身后,就在我试图和她交流时,我听到了一阵奇怪的音乐,不……不是音乐,而是幽灵般的哭声……”叶凡紧张得抓紧了教授的胳膊。

 

教授安慰了他几句,继续道:“后来你又看到了什么?”

 

叶凡小心翼翼地在房间内环视了一圈,最后视线停在教授的脸上,道:“后来……我听到了战马嘶叫和兵器撞击的声音,紧接着,凄惨的呻吟声将我包围起来……我看到了血腥的一幕,在一座古老的城堡前,无数士兵和百姓倒在了血泊中,他们的头全部被割去,只留下僵硬沾满血迹的尸体。就在我完全被恐惧包围时,我又看到数百名骑兵在追赶一辆贵族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位高贵的白衣女子和衣装奇特的青年男子,但我却看不清他们的容貌。”

 

教授追问道:“接下来呢?”

 

叶凡抹了一把脸,道:“没有了,再后来我就醒了。”

 

教授心道:“看来,他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

 

朱骏、龙桑和次成法师走进房间,看到叶凡已经苏醒,他们都非常高兴,朱骏由衷地对次成法师产生了尊敬,也不由得对西藏神秘文化产生了崇拜之情。

 

教授看了一眼对面墙的那个字,心道:“为什么叶凡记不得自己昨晚写下了这个字呢?难道他是被某种神秘力量的操控下写的这个字吗?那个神秘力量究竟是什么?”

 

“教授,你在看什么?”叶凡问道。

 

教授犹豫了一下,然后指着墙上的文字,道:“这是你昨晚写的字,还记得吗?”

 

叶凡惊诧地盯着教授,稍许,他将视线定格在文字上,疑惑道:“这……这真是我写的吗?怎么和死亡现场的字一模一样?”

 

教授知道叶凡大病初愈,不应该受到过多的刺激,安慰道:“你太累了,每天都想着尽快找出破译古怪的文字和数字,而且你昨晚又发高烧,所以导致出现了梦游症状。放松点,别想那么多。”

 

教授虽然这样说,但他心里却很明白,著名的心理分析师佛洛依德曾说过,人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潜意识里的神秘能量会控制大脑,支配身体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控制叶凡潜意识的神秘能量究竟是什么呢?

 

次成法师走过来,递给叶凡一个开光的护身符,道:“把它带在身上,会保佑你平安无事的。”

 

吃过早饭,告别了次成法师,龙桑他们一行四人开着次成的宝马越野车向札达县城驶去。

 

临行前,次成法师还送给了叶凡一瓶藏药,并嘱咐他,一旦再出现高原反应,就立刻服用一粒,这样能缓解症状,减轻痛苦。但叶凡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好多了,浑身充满了力气,甚至比以往的精神状态都要好。

 

汽车驶到年楚河大桥上,前方出现了一串串五彩缤纷的小旗,它们或横或竖,或因势插挂,随风张扬、猎猎飘动。龙桑突然停住汽车,道:“下车,我们去祭山神。”话音刚落,龙桑率先推开车门。

 

朱骏和叶凡同时看向教授。教授神秘地笑了笑,一边推开车门,一边道:“路过山口和桥梁祭神灵,是藏族人旅途中必须要做的事情。当长途跋涉的藏族人每翻过一座大山和桥梁时,都会下车,振奋地高呼吉祥颂词,向空中抛撒一种印有宝马驮经的五彩小纸片,藏族人称‘风马’,藏语称‘隆达’,并偎桑致意,以示向山神、天神、水神的敬畏和祭祀。”

 

他们紧跟着龙桑,走到五彩旗边。教授指着五彩旗,轻声对叶凡和朱骏道:“这上面印有一身驮三宝的骏马、陀罗尼咒语、观音六字神咒、佛教经文箴言及各种图纹佛像,它们会保佑过往的行人一路平安。”

 

龙桑系好经幡,默默祈祷了一会儿,然后塞给他们一些印有经文和图案的小纸片,严肃地道:“把它们抛到空中,风就会将我们的祈愿带给山神,保佑我们一路平安、吉祥顺利。”

 

他们学着龙桑的样子,将手中五彩缤纷的纸片抛向了空中。祭祀山神结束了,龙桑启动汽车,在山神的庇佑下,向终点札达出发了。

 

叶凡望着身后迎风招展的经幡和漫天飞舞的‘隆达’,它们像道道彩虹装点着圣洁的雪域高原,像片片五彩雪花撒播着藏族特有的精神风韵。叶凡心中暗道:“希望神灵保佑我们尽快到达札达县城,找出那个神秘的寄信人,找到下半部分日记,从而破解死亡密码。”

 

 
上篇:第七章:藏传佛经(1)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896)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