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文 / 长安某 更新时间:2010-10-18
 
 

第十五章  “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二〇〇九

 

拍摄终于结束了,我去换衣间脱下礼服,换上了我自己的衣服。

出来后,我作为工作人员返回了摄影棚。

不知为何,我感到背后有一双目光在注视着我,回头望去,正迎上那双眼睛。

乔忘川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回头,掩耳盗铃地飞快调转了视线。虽然离得远,但我已经看清了。

而且,我也看清了他身后坐着的那个气质出众的女人。

 

乔忘川,我怎么没想过你会出现呢?

是,你是这个项目的大老板,你把我当猴子耍,在远处观赏我滑稽的表演,还带来了申以沫,一起分享这份快乐。

你们都笑开了怀吧?看到灰姑娘再一次被不切实际的浪漫击败,你们开心了?看到灰姑娘最终脱去华服归于平凡,你们就满足了?

如果说之前都是我的胡乱猜测的话,乔忘川的到来让我明明白白地清楚了,这所有的事都是乔忘川弄出来的。

 

虽然想不明白乔忘川这样做有何目的,但并不妨碍我的气愤。

“以沫,是你吗?你怎么会在北京?!”

萧楚的声音有些颤音,显然他也看到了远处的人,他愣了愣,然后满脸惊喜地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申以沫的脸上露出一种温馨的笑容,那样美,那样肆无忌惮地绽放着。这世上,没有女人能比她更美了。

久别的恋人重逢,就是这样吧?

这出戏码,我曾在心中勾画假想过许多次,今天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好像是演给我这个不自量力的灰姑娘看的。

亲眼目睹萧楚和申以沫重逢的场面,让我一时情绪难以自制。

我匆匆和摄影组打了个招呼,然后飞也似的离开了。

 

一路小跑,我穿过废旧的工厂区,来到北出口,正看见一辆迈巴赫招摇地停在路边,想不看见都难。

车窗摇下,乔忘川一双充满了兽性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虎视眈眈。

我没有理睬他,自顾自从车边走了过去。

身后的车开始不耐烦地按喇叭,我依旧不管不顾地闷头往前走。

 

乔忘川生气了,下了车,快步追上来。

他一把拉住我,顺势搂进怀中,低吼一声:“你想不理睬我了吗?!”

我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实在是倦了。

“左兰,你知道我生病的时候是多么地想你吗?你知道那天你来看我,我有多高兴吗?”

乔忘川的吻来得猛烈而没有征兆,他吻我的头发、我的额头、我的眉毛。

“我本以为你会再来看望我,却不想你如此狠心!”他稍稍停住,说道。

 

“那你呢?”

我抬起眼睛,看着乔忘川的黑瞳,想看进他的心底把那灵魂中的一丝丝欲望都拽出来。

“乔忘川,你认识申以沫,你还和李斯是朋友,并且千方百计地接近我,安排我的工作,改变我的生活。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目的?”

乔忘川稍稍松开了些我,用俯视的姿势说:“我的目的,你不知道?”

“知道,但不确定。”

“不确定什么?”

“我就是想听你直接对我说你的目的!”我带着挑衅对他嚷。

 

乔忘川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笑了,笑得很灿烂。

“头一次有女人用这种眼神看我,还这么大声地冲我喊。这说明我的眼光很准——你很正,是我乔忘川的最佳女人!”

他将我紧紧抱住,低头在我的耳边轻轻说:“我想追你,这就是目的。”

我不相信理由会这么简单,我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你不是已经将我还给了李斯吗……”

乔忘川瞪大了眼睛,随之叹了口气,松开了怀抱。

 

我转身走了,他没有再追上来。

乔忘川,你真是个大笨蛋,自以为是的笨蛋!

我只是想听真实的原因,即使我已经猜出来了,但是我要听乔忘川你自己说出来才算数。

 

到家的时候,苏艾已经回来了。

看她双眼哭得又红又肿却满脸笑容的模样,我知道她今天和苏珊娜一定和解了。

“亲爱的,我要和方堃结婚啦!”苏艾高兴地说。

我开心得差点叫出声来:“你们终于修成正果了!太好了太好了!”

不过苏艾告诉我的第二个消息才让我震惊。

“你知道萧楚当初为什么会那么毅然决然地飞到法国申以沫的身边吗?”

她这口气听起来这件事颇有隐情。

“意外。”苏艾说,“一场车祸引致的重伤。”

“开快车?”我问,“是什么伤?”

“不是开快车,而是一次在申以沫去法庭的路上,用自己的车去逼停一辆失控的学校大巴车……她当场就晕死过去了,大巴里的12名小孩安然无恙。”

 

苏艾说这句话的时候,手有些颤,我能感觉到她心中的不平静。

“怪不得我两次见她,她都是坐着的,难道……”

我捂住嘴巴,不敢相信像申以沫那样的女人,集美丽与智慧于一体,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捧在手心的女人,却……

苏艾点点头,继续说:“车祸后她昏迷了将近一个月,她的腿其实并无大碍,不能站立和走路是因为撞车的时候伤到了脑神经。”

我忽然重新明白了萧楚说过的话,他说:“以沫需要我。”这种需要已经超越了男女情爱。

“原本和她断绝了关系的父母亲都飞到了法国照顾她,终日以泪洗面。申以沫醒来后,发现自己再也不能走路了,以后只能靠轮椅生活,这对一向自强独立的她来说,比死亡还可怕。在那段日子里,申以沫不说话,吃得也很少,基本都靠着输液来维持生活。她唯一愿意联系的人,就只有萧楚。”

 

之后的事情我清楚,接到了申以沫电话的萧楚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陪伴她。

于是他每天都找各种理由与我吵架,仿佛我每一个动作都能引他生气。

现在想想,才知道,他是希望我恨他,恨得要忘记他,恨得主动和他分手。

只是,他没料到我爱得那么深,那么执着地陷在和他的爱情陷阱中,不得自拔。

最终他才狠心,在我为他收拾行李时,说了最绝情的话:“左兰,你忘了我吧,我从来都只是拿你当作以沫的替代品!”

现在想起,还是会痛。

 

“左兰,你还想听下去吗?”

我点点头。

“最初的一年,萧楚想遍了方法帮助申以沫康复,申以沫也积极努力,结果医疗证明申以沫也许永远站不起来了。于是,无论萧楚如何努力,申以沫都不再努力,对生活绝望了。

“大概过了两三年,申以沫的心态有所好转,她想重新找到生活的目标。因为不能动,她每天坐在电脑前,所以开了一个博客,为所有妇女做免费法律咨询和顾问,将自己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申以沫成为了法国的名人,博客点击量长居榜首,她是法国的妇女之友,她是坚强的女性代表。她知道,只有在这样的环境里才能重新找回自己。”

申以沫的形象在我心目中越发遥不可及了,我只是平凡世界的一粒沙,而她却是广阔天空的飞鸟。

“看着申以沫自信起来,萧楚本应该高兴,但是却无法不开心。在法国,萧楚一没学历二没工作经验,想找个工作非常困难。他天天在家,或者在周围散散步,周围的邻居都认识他,大家对他表面上很友好,背地里却说他是申以沫养的小白脸。”苏艾停下叹了口气。

 

“难以想象萧楚可以忍受这样的委屈。”我也为他心疼。

“是呀,这些都是谢阿姨告诉我的。她说,她当时到法国看见儿子一幅苍白瘦削的病态模样,心都碎了。谢阿姨劝萧楚回国,但他说只要能和申以沫在一起,这些都没什么好在乎的。”

听着苏艾的话,我忽然觉得是在看别人的故事,申以沫也好,萧楚也好,不属于我的人生,即使这些事曾让我背负了沉痛的伤。

“我妈妈和谢阿姨是一起去的巴黎,她看不惯萧楚年纪轻轻便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就也找他谈了一次。我妈说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到她香港的公司工作,以萧楚的形象,做个男模绰绰有余。”

我摇头,“萧楚喜欢艺术,但最排斥以此为生了。”

“是啊,他特干脆就拒绝了,他还说申以沫不能走路都开拓出一片事业的天空,他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以出卖色相为生呢?”

 

我和苏艾同时大笑,萧楚还是那个萧楚呀。

“我妈现在说起这事来还生气呢,不过萧楚是个好苗子,有潜力,而且我妈也希望他能尽早恢复情绪,所以回国后和萧楚一直保存着联系,努力劝说他。她希望萧楚明白:未来还有更有意义的事在等着他,他不能这样轻易地放弃自己。一段时间之后,萧楚发了封邮件给我妈妈,说他愿意回国做模特。”

“嗯,你和你妈果然是一家,都能说着这么有哲理和人生意义的话。”

苏艾瞪了我一眼,说:“你真以为是我妈劝动了萧楚吗?依我看啊,他是又被申以沫抛弃了,所以回来了。”

我陷入了沉思,我也认同苏艾的判断,可是,我更好奇的是,乔忘川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

 

深夜里,我久久不能入眠。有太多的往事被翻开重写,那些青春啊泪水啊,显得那么地不真实。

打开电脑,本想构架一篇给杂志的稿子,编辑都催问了几天。

但最终,还是仅仅写了两三行,就对着电脑发呆起来。

突然发现,以前我写小说时脑中全是萧楚的形象,而现在,乔忘川蛊惑的笑容不断出现在我脑中,惹得我心乱如麻。

看来又要拖几天稿了。

 

几乎彻夜未眠,索性早早地起来去上班。

结果,刚到楼下被人劫了。

乔忘川看见我,二话不说,抓住我胳膊就走。

“喂喂,疼!”

乔忘川松开了我,然后冷冷地说:“上车!”

车里空调冷飕飕的,我有些冷,用双手抱着身子,乔忘川便把空调关了,摇下车窗透气。

 

“小狐狸,你是怎么知道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话。

我意识到他是在说我俩昨天未完的那个话题,他大早晨的在我家楼下等我就为了这件事,想必昨晚也折磨了他很久。

我叹了口气:“从你在兰亭和李斯相认的时候,从你给我他的电话号码的时候,我就大概联想到了。”

“你想怎么样?”乔忘川讪讪地问。

“你想怎么样?”我反问他,这个问题明明应该我来问他才对。

“左兰,我们在一起吧。”他并不看我,似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

“乔忘川,你是说真的?”我一时难以相信。

 

“这一次的写真是我有意安排的,我想撮合你和Lethe。”乔忘川说完,用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我看了良久,才说:“最后,我发现自己是那么不甘心,那么舍不得,那么心痛!”

他深情地看着我,“没错,在最开始我别有用心,我和申以沫也确实有过一段,也是Lethe介绍你给我认识的,但是最终是我自己选择爱上了你。你知道吗?看着你和他一起拍摄,发现你看他的眼神中透着怀念,我完全受不了,我想把自己痛打一顿,为什么要把你拱手送给别人呢?”

我注视着乔忘川的眼睛,他的瞳孔比他人的要小一些,其中散发着蛊惑的光,带着层迷迷蒙蒙的雾气,分外诱人。

“左兰……我爱你,我要你!”

我有些惶然地呆住了,他是这世上第一个人对我说了“爱”的人,萧楚没有说过,那年的黎迪也只说过喜欢,只有乔忘川对我说了爱。

 

“这话听起来应该很感动,但是,乔忘川,也许我已经不知道如何爱了。”

“这世上不知道如何爱的何止你一个,左兰,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乔忘川把车子飞一般地开上了公路。

我看着乔忘川开车的侧脸,心中突然窜起一股暖意,觉得二十多年的人生终于找到了一个落脚点。

这个落脚点有些高也有些抖,但终归是美好的。

 
上篇:第十四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六章
点击人数(338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