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二章 怪梦
第二章 怪梦 文 / 周业娅 更新时间:2010-10-25
 
 

在路口跟小林道别后,我把MP3的耳塞塞进双耳。

     蔡依林轻快悦耳的歌声瞬时灌满耳朵。我总喜欢把音量开大到极限,这样就听不到外界的一丝杂音,如置身现场音乐会一样。听音乐,特别是听小蔡这一类歌手的,声音轻了,那韵儿就淡了。我踩着《海盗》的节拍蹦跳着前行,我的性格也有活跃抑或是渴望活跃的细胞。从小母亲就教我中规中矩的礼仪,从小到大,都是长辈们教育自己孩子的典型,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也多想能像他们一样不拘小节,随心所欲地展现自己,这条马路一到晚上八点就人烟稀少,算是我的私家地图。

     我想此时的动作一定非常的滑稽,你可以想象,一个脚踏细跟皮鞋的女子成疯癫状前行,会是什么样的场景?虽然我听音乐有些怪异的举动,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绝对不会像某一大群人那样跟着旋律唱出来。以前我也会唱出来的,自从有次在公交车上听了一次如猪嚎般的现场模仿秀后,才明白那是多么的恶形恶状,何止是强奸听觉,简直就是轮奸!自此,听音乐绝不让自己的声带失控制造噪音。这样的夜里,路边的梧桐正好遮住我的疯癫状,也就不用担心自己的丑态被多少人窥见。

我正听得灵魂都快随着音乐升腾的时候,肩一沉,已感觉一块冰凉的东西搭了上来,冷气透过细滑的绸缎渗进骨子里。我几乎要跳起来,惊恐万状地回头,左耳的右塞因为扭头的姿势从耳洞里掉了出来,在胸前晃荡着,扯着右耳的耳塞,在耳朵里一顿一顿,像是以前住民房时摇井水用的木桶,只差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面前站着一个女子,挽得高高的髻发,脸颊娟秀,裸露在风中的双臂圆润白皙,沿着手臂,我看到我肩上的冰冷来自于——她的右手。她嘴角挂着笑,双眸似两颗被浸在水里熟透的紫葡萄,笑起来时水波微漾,分外迷人,咦,不就是刚才去我店里让我补旗袍的女人吗?我松了口气,左手使劲地拍着胸口平复惊魂未定的情绪,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对了,刚忘了问太太怎么称呼?我这才想起来刚才没有问她姓名,以我的小心谨慎,极少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的,不禁有些赧然,怕给客人留下粗心大意的坏印象。

“哦,我夫家姓骆,骆驼的骆。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吓着你了。我在路边叫了你好几声你没听见?她拘谨地笑起来,右手抽离我的肩头,抚着鬓角以掩饰心底的不安,脸上有十七八岁少女才有的羞涩。

看见她那副歉意的模样反倒觉得是自己大惊小怪了,指了指胸前的MP3,便安抚她说:骆太太,没关系的,我这人有时会夸张一点。也不怎么吓的,这条路我早就走熟了。要怪就得怪我自己把MP3的音乐开得太大了。

“李小姐可真会安慰人。

“呃……一时语塞,我并不善言辞,恭维客套之类的话更是说不出口。只好学她的动作把肩上的头发往后拢了拢问,好晚了,骆太太还不回去啊?

“我等车。她探了身子往路口张望。

“等车?这里不是站台啊?话一出来,就懊恼起来,痛恨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嘴比脑子转得快。一般这么贵气的少妇,多半都是阔少夫人,怎么可能去挤公交车?

“我老公会派司机来接我。李小姐家住哪里?要不一会顺路送你回家。

“谢谢骆太太,我家就在前面不远。本来想请你上去喝杯咖啡,既然骆太太等人,那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了。

“好的,李小姐再见。

“骆太太再见。



旗袍店离家也不过半小时的路程,走完马路,拐个弯向前五十米就是我住的辰泰新苑。刚跨进小区的时候,心里忽然感觉怪怪的,莫名其妙地回过头望向来时路。二十米远处已不见了那位骆太太的踪迹。刚才跟她说话时我就关了音乐,在这么短的距离里居然没听到有车辆刹车停靠的声音,怎么转眼就没有影儿了?揉了揉眼睛,前面还是一片冷清无人迹。正迷惑,门口的保安老陈跟我打招呼:小影,下班了啊?

“是呢!陈阿叔今天值晚班啊?

“嗯,小影,你刚在前面干吗啊?大老远就见你站那里半天,我当有什么事呢。要你再不过来,我还打算过去看看。

“哪儿?我心一惊,小区的保安值班室正对我过来的马路,现在是晚上,能看清我也就二十米左右,再远要看清也难。而刚刚我正在跟骆太太说话,老陈不可能只看到我而看不到骆太太。

“就是那边不远,就那丛刺玫瑰那儿。

我一惊,老陈没有看到骆太太?她穿的是白衣,如果看到了我不可能看不到她。转念又安慰自己,那位骆太太比我略矮了五公分,也许是我挡住了老陈的视线。又也许是老陈眼睛不好使了。我打了个马虎眼,跟老陈告别后,把MP3收进包里。生怕再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

“奶奶,我回来了。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和出门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和奶奶打招呼。

“快去洗澡,浑身汗腻腻的,难闻死了。奶奶有一定程度的洁癖,每次我出门回家必须洗澡,哪怕时间差距只有半个小时。朋友们都知道,所以大多都不喜欢来我家,因为每回她总会在一旁指挥,这样坐不行,那样坐不对的。就连我有时也受不了她的约束,更别说是朋友了,所以家里通常都只有我们俩人,冷冷清清的。仔细算起来,奶奶的洁癖是从祖父失踪后才慢慢开始有的。

等洗好澡出来,奶奶已经点好了一炷香递给我。奶奶信佛,家里供着一尊菩萨,说是去邪保平安。还要求我每天回家必须上一炷香,而她本人更是一日三餐一次不落。所以我家的客厅四季总弥漫着一股檀香味。上完香后陪奶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想起今天遇见的那件传奇旗袍,心里痒,想问又不敢问,最后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我挪了挪身子向奶奶身边靠了靠。

    奶奶,现在流行复古风,来店里订旗袍的,新款式都看不上。我装着漫不经心地问,用眼角打量奶奶的反应。

    那你就照以前的样儿给她们做。奶奶显然已有些困了,不住地打着哈欠。

“奶奶,你说爷爷真没见过那件旗袍吗?我怕奶奶就要睡了,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就问了出来。

“哪件啊?

“就是秦淮灯影清旗袍啊!

“又跟我提那东西,我不是说不准你提的吗!奶奶脸一沉,拉开我搂住她腰的手,坐到沙发的另一端,阴沉着脸。奶奶只有非常生气的时候才不理会我,我吐了吐舌头,暗骂自己莽撞。

“好了,好了,我不再提了好吧?奶奶,不许再生气了呵!会长皱纹的,老了就不漂亮了。我要先睡了哦!我明天还要早起呢。我从沙发上又爬过去死皮赖脸地搂住她,嘴凑到她脸颊边亲了她一下,她挺得笔直的腰总算软和了些,她是最疼我的人,跟我怄气,只要我一撒娇她准会消气。

“死丫头,又来打趣我这个老不死的。快去睡吧!记得把窗关好。她疼爱地用食指戳了戳我的额头。看到她的脸晴转多云,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奶奶平日不说什么,但心底还是排斥听到任何有关爷爷的事。我心里有再多的好奇,也只好咽回肚里。

“知道了。关上卧室的门,一下子蹦到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真是怀念你的温暖啊!

软软的被窝真舒服啊,客厅的檀香从门缝里钻进来,似乎带着佛的气息,让人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为什么我在哭?喉间一抽一抽的,心里却没有悲伤,眼泪止都止不住?边哭边四下张望,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一袭血红的衣衫。再打量房间,已不是我熟悉的小窝。窗棂是木制的,月光透进来,只见窗上贴了个大大的双“喜”。站起身,发现桌上摊放着一件旗袍,七分的袖子,花边镶滚,胸襟处手绣一朵绦色郁金香,袖口橘红片金窄边,旗袍最上面的纽扣上嵌着一粒小珍珠,格外的精致。那珍珠也就小指盖那么大小,成色晕黄。

     咦,这不是骆太太让我补的那件“秦淮灯影清旗袍”么?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遇到总算有这么一点熟悉的事物,心总算稍微平静了点。

“吱……那扇木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女,梳着民国时期的辫子,衣裤的颜色也如我身上的一样血红。她见了我说:小姐,你快梳妆。天就快亮了。

“我不!我大喊,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这是在哪里?难道,难道我一觉睡进了时光隧道吗?可我没这里的钱,还有,奶奶一个人谁照顾她?

“小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是命!那丫头眼圈一红,就落下泪来。我更加莫名其妙。这是哪里?为什么我那么陌生?可是空气里流动着熟悉而悲伤的气息,又因何而来?

她开始给我梳头,一边梳一边还念叨,一梳梳到底……

“停,我不要你给我梳头,你给我出去。这情景太恐怖了,她的眼泪像是在宣告着什么悲剧,让人心痛得不可遏制,我推开她站起身来。

“小姐,再过一会儿陈家的花轿就快来了,你不可能不出嫁。这是我们女儿家的命,不可能违背的。这门亲事打小就定下来,我看你还是收心吧!你跟柳少爷是不可能的,再说他又那么穷,能给你好日子过吗?

那丫环想要拉住我,我甩开她的手提起裙摆奔了出去。只是没有主意地奔跑。冥冥中似有什么牵引着我的人,我的心,甚至连我的眼泪也被控制着,麻木地流淌着,不知为何悲伤。

穿过树林,前面是一条宽阔的河,河两岸灯火通明,渔船无数,天的边际,微微泛着灰白——就快天亮了。但这又是哪里?我喘着气,身后那黑漆漆的树林已有星火游移,隐隐传来喊声阵阵,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在我发愣的时候,一帮人已到了跟前,一位老者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用手指着我颤声说:你这个不孝女,你要我们陈家的颜面何存?他刚说完,反手就给我一耳光,把我打摔在地,疼痛从脸颊上开始蔓延,我瞪了眼正想回骂他。

“不,我不嫁他!你一辈子只要面子,你把面子嫁给他好了!一个声音从我身边传出,侧目一看,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少女,眉清目秀,身上穿着我刚才的嫁衣。低头一看,我身上穿的却是自己的睡衣。

“你、你、你!!!那老者气得说不出话来,抬手又给了她一巴掌。

“我死也不会嫁给他!那少女转身就往河里跳了下去,我伸手想要拉住她,我看到我的手从她的衣角里穿过,怎么也抓不住。我一骇,只见她已从河岸上坠了下去。两岸的渔火似乎都暗了下来,岸上一下子鸦雀无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老者一下子委顿在地。

河面上溅起水花打在我的脸上,她转眼就沉到了水下,她身上嫁衣下摆在水面上飘了几下,倏地不见。我哭着大叫,不要……



“小影,小影。怎么了?做噩梦了?是奶奶的声音,我睁开眼,发现奶奶坐在床头,用湿毛巾给我擦着额头上的汗。

一时间还没从梦境里回过神来,我涩声说:奶奶,没事的!只是一个梦。心突突地跳着,冷汗不停地冒,我便起身到卫生间去洗脸,心一直跳个不停。

     回卧室时经过客厅,闻到檀香,看到那尊观音两边做成烛状的灯,心瞬时平静下来,这时才明白奶奶为什么会信佛,原来有信仰有时就是一种寄托,可以为我们带走一些东西。

     只见香炉里的香已快燃尽,于是,我又从香龛里拿出三根重新燃上。

     香烟缭绕,梦境里的恐怖已如抽丝般一点点剥离。

 
上篇:第一章 遇见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幻境
点击人数(224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