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十章 寻踪
第十章 寻踪 文 / 周业娅 更新时间:2010-10-26
 
 

是的,确实是那件“秦淮灯影清旗袍”,它以一种舒展的姿态躺在那里,像在讽刺着我。我捏紧手里的护身符,眼都不敢眨一下,只怕它会忽然飞起来,或是幻化出骆太太及死去的小贾与蔚彬。我与它,以一种怪异的方式就这么对峙着。我希望它忽然间消失,像它的出现一样诡谲,愿所有的一切全都只是梦境。

     想到蔚彬,不禁想到梦里那双卡在脖子上冰凉的手来自谁?茫然不知所措,睡衣湿嗒嗒地贴在身上,风从没有关死的窗户里钻进来,吹得人背脊发凉,我很想去换一件衣服,动了一下,却发现腿软得像面条似的,木木的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同时,心里忐忑不安,生怕梦境里的一切随时都会出现在现实里。

手机里又重唱起周杰伦的《东风破》,我缓过一口气,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唐朝打过来的电话,喂,唐朝吗?

“嗯,小影,你没事吧?

“你怎么知道我有事?难道会有感应?如果真有,那为什么云峰不会感应到?心里感动安慰又有些落寞,又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的神经质。

“我睡到半夜心烦躁得慌,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头针扎似的痛了几下,一向没有这样的毛病。也没多想,直觉也许是你有事,就打电话过来。打了三遍还没有人接,你要再不接我都打算报警查你家地址冲过来了。

    听了他的话,有一瞬间的恍惚及感动。

 

“为什么能感应到的只是你。我呢喃着。

“什么?你说什么?唐朝在那边问。

     梦里的一切,也许唐朝可以帮我解开谜团:

“唐朝,我梦到了爷爷,还有骆太太,小贾和蔚彬。更可怕的是,那件旗袍回来了!我梦到有人掐我的脖子,醒来时脖子还隐隐作痛。

“啊?回来了?你确定是吗?会不会看错?唐朝问。

“不会,是真的。它这会儿就躺在地上呢。在丽江我明明把它丢到河里的,在蔚彬出事前我也有看到过它。蔚彬明明说是他挂在衣架上的,可我们回去又没有了,现在,它真的又回来了!我盯着那件旗袍,真的想如唐朝所说的只是看错,可为什么蔚彬死后怎么找都找不着呢?现在在朦胧的灯光下,它那么的清晰,墨绿的色泽,七分袖,特别是领口的珍珠,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颜色的珍珠,千真万确——就是它!

“小影,你别怕,有我在。为什么你会做梦?我给你的护身符呢?有这个,脏东西就不敢靠近你的。

我摊开心手的护身符,浅红的绸面已经被汗浸成深红,图形分明,两截断开的线荡在空中,不禁怀疑,这个小小的东西真的可以帮助我?

“不知道怎么搞的,护身符的绳子断了!我醒来的时候落在床头。

“难怪了,护身符离身就不灵了。线怎么会断?平时都很牢的。小影,你先把线接起来戴好,等天亮了你来我店里。

我依言把断开的护身符打一个活结挂在脖子上。

“唐朝,我没事了,你先休息吧!我都有些惊诧自己的镇静,其实静下来的时候我一直都不敢去深想这些事,生怕摧毁自己心中好容易伪装起来的坚强。现在的镇静,可能是因为被它数番惊吓后产生的免疫力。

“小影,真的没事了?你也别想太多,把灯开着就没事,你先休息一会。明天我会想办法的!唐朝的声线里充满了安慰。他真是个很细心且热情的人,这么懂得关心人。

“嗯,你也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帮我出主意。我故作轻快地说。

 

挂了电话,我靠在床头怎么都不能入眠。我想可能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睡着,便起床把躺在地上的旗袍拾起来,摊在书桌上。

     我的每一个动作都很轻,生怕惊醒了它。在轻触它光滑的缎面时,那带着淡淡凉意的丝滑触感让人头皮发麻。

     联想到梦里的一切,想睡又不敢睡,最后斜倚在床头,望着它直到天微微泛白。在天快大亮的时候终于抵不过睡意,朦胧地睡去。



“哐当!一声巨响把我惊醒,鲤鱼打挺地坐起来,心想会不会是那件恼人的旗袍又出了什么状况,望向书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那件旗袍还在。我这一刻是希望它在,因为有唐朝,他就像一个令人安心的护身符,也许他可以帮我解开一切。它在最多有点发憷,但总比时不时冒出来要好得多。

定得心来,就去寻找刚才响声的源头,只见奶奶僵在门口,双手还保持着端碗的姿态。顺着她的目光,发现她正死死盯着书桌上的那件旗袍。

“奶奶——”

地上打翻的粥还冒着热气,有不少溅到她裸在拖鞋外的脚趾上。我蹲下身把她脚趾上的粥擦净,粥还有些烫人,我边吹边擦。等擦干净后发现,奶奶的几个脚趾已经起了水泡。我把她扶到客厅的沙发上,边找药水边责怪,奶奶,你也太不小心了,那么烫的粥,你叫我起来吃就好了!看都烫成什么样了。

奶奶没有搭腔,木然地坐在那里。我从橱窗里找到治烫伤的正红花油,用棉棒沾了小心翼翼地擦在烫伤处,边擦边吹气,痛吗?痛吗?

“影影,你不是说已经把它扔了吗?奶奶总算开口了。一开口就问关于那件旗袍的事。

“奶奶,是我记错了!扔掉的不是这件旗袍,是以前我仿的一件,可能是当时太慌张了没留意。昨天晚上还是翻蔚彬包里的东西翻出来的。她恍惚的模样让我心痛,不忍她再担心,就对她撒了个谎。

“影影,别骗奶奶。奶奶望着我,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像是要把我看穿。

我低下头继续给她擦药,我骗你做什么?我这不好好的吗?奶奶,安家答应让蔚彬回李家了。昨天我也见了,他们也怪可怜的,两度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送了几度?

“奶奶,你不是还有我吗?我把药收起来,坐在奶奶身边,轻轻搂着她安慰着。

“嗯,奶奶还有你。她的脸总算有了些生气,见她不再追问那件旗袍,我暗自松了口气。

“奶奶,我今天会出去一趟。我一个朋友懂灵异,也许他能帮到我们!奶奶,你放心,我会没事的。

“云峰知道这些事吗?她问。她知道我跟云峰在一起的不易之处,这点无疑是季家最忌讳的死穴。

躲开她的目光,低声说:奶奶,我发现我跟云峰越走越远。也许是因为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吧!再说,我也不希望他卷进来。越少的人卷进来就会越好。

“小影,云峰是个好孩子。你就是太犟!又太过坚强独立。其实你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刚强,只是云峰居然看不懂。

“奶奶,我都明白的,我很爱他!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样清楚地表达,有时也不敢,不得不说那些在身边发生的不幸例子会让人裹足不前……

“影影,奶奶年纪也大了,哪天走都不知道,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一直都觉得云峰不是特别适合你,你需要一个年纪大些会疼人的男人来照顾你。云峰跟你年纪相仿,又有些家底,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虽然平时也还算绅士体贴,要是做老公的话,总还是有些让人不放心。

“好了,奶奶。我们不说这些了好吗?我爱云峰,同样也爱她。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方否认对方。

“好好,不说就不说。儿女都是花喜鹊,更别说孙女了。你再去盛点粥喝。奶奶自己收拾药盒,把我往外推。

“奶奶又取笑我!罚你今天可不许再出门了。乖乖在家给我躺着。

“唉!现在孙女管起奶奶来了。

“谁让你自己不小心?





等到下午三点左右,我才去唐朝的店里,临走时,我把那件旗袍放进包里一并带去。

    走到门口,不经意回头,看到奶奶满脸慌乱地站在那里。我正欲开口,她忙转过身背对着我,因为急着要出去,也没再多问,只是心里有些疑惑。

     到唐朝店里,他正在泡茶,这次泡的是花叶茶。在缭绕的茶香里,已经闻到了薄荷叶清凉的味道。他眼睛微微有些浮肿,可见挂了电话后他也没有睡安稳。

“来了?坐。见到我,他拿出茶盅倒茶给我,喝一杯,宁神醒脑的。

“我已经闻到了薄荷的味道。接过喝下,茶还有些烫,稍稍影响了薄荷叶的清凉。

“你喝太急了,说明你的心不够静。他自己也端了一杯茶,轻轻地吹了一会儿,等不再有热气冒出,他才一口饮尽。

“我觉得你还应该开一家心理诊所。我笑,跟他相处,让人觉得莫名的心安,虽然我们不是很熟悉。可他的气息,他举手投足的清闲,以及他风趣而不失风度的言谈,比这花叶茶更能让人心静。

“呵呵……要真开了,准有人投诉我招摇撞骗。不准你就是第一个。他笑,嘴角刻出一道深深的笑纹。

“有这可能。在金钱的利诱下。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地跟他调侃。

“那你先别,我们五五分成算了,绝对比你举报拿的米多。他放下茶盅,从茶橱里拿出一个玻璃球,奇怪的是里面有一根银针随着他的动作而轻颤着,轴心呈黑色,玻璃球中间被什么分割成两半,两边交接处形成一个道家常见的图案。

“现在你的心情放松了吧?我们该切入主题了。他把那个玻璃球放到我手里,看着我问,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个男人很细心体贴,如果云峰也是这样,奶奶应该就打满分了。

“当然——”和他相处让人轻松,连平时寡言少语的我都幽默风趣得多,不知道。

“哈哈!看不出你也有幽默细胞。这是测踪仪,我师父做的,他对它做过法事,它专门用来测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的踪迹。很灵!

我一惊,测脏东西的踪迹?

“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我们现在最先要找到的是那位骆太太,这样才能找出根源。然后再想解决的办法。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件旗袍曾被封过,不祥之物被封过再现世怨气才会更重。我们暂以这个理由为骆太太报复的根源吧。

“可是,我们怎么能找到她?

“旗袍带来了吗?他又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录音机。

“带来了。我把旗袍从包里递给他。

他起身拿了一个小小的香炉,点上三支香,把旗袍放在香前,再把录音机打开,调成录音状态,然后把右手食指放唇上示意我噤声。

等香燃尽,他把那录音机关掉,收起旗袍,拿起玻璃球念念叨叨些什么。

“知道我刚才在做什么吗?他收起玻璃球问我。见我摇头他接着说,录音。

“录音?

“是的,录了她专属的声音,这个测踪仪就会跟踪她的声音的方向带我们去找到她。

“可是,还有小贾,蔚彬,甚至是第一个死的人!那我们要查到什么时候?

“你第一个看到的是谁?她找你,一定与你有些关联,至于之前的那些人,最多只是怨气,能伤人的却是你第一个见到的人。小贾是做了你的替身,而蔚彬又是被小贾喊走的。他们都不会伤害你。

“可是,昨晚我梦到他们了,他们还对我扔旗袍。

“只是连带出现,他们与这旗袍的渊源并不重。只是受了牵制,所以才会出现,他们只是幻影,并不会伤人。也许他们会因为某些特别的原因才能成为个体,但是,小贾与蔚彬都死了,他们还有什么怨恨你的?特别是蔚彬,就算会伤人,像你说他从小对你那么好,绝对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如果会伤你,那么,他以往对你的好都只是假象。他说得郑重其事。

“现在我们来听。他把玻璃球放在录音机边,按下了播放钮。

“滋滋……滋滋……录音机里传出一阵卡带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接着又传出咯咯咯阴森的笑声。就像我昨天梦里听到的笑声。

唐朝手碰了碰我的胳膊肘,指了指玻璃球,我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发现玻璃球里的指尖开始随着声音转动起来,转了几圈后,指到西南方时轻颤不已,但不再转动。

“好了,找到了!唐朝关掉录音机,拿着玻璃球看到指针的方向又皱起了眉头,咦,不对啊!西南方应该没有墓地。怎么会是这样?

“啊?我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师父说测踪仪绝对不会出错的。如果三天后指针的方向不变,那么我们就可以顺着方向去找,一般来说,阴气最盛的地方就是墓地了,现在指在西南方,记忆里那边好像没有墓地才对。也许现在还没有找对吧,等三天后看结果再下定论了。

 
上篇:第九章 重现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一章 何府
点击人数(244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