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十二章 险境
第十二章 险境 文 / 周业娅 更新时间:2010-10-26
 
 

回到客厅,只见何奶奶已经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穿着一套米白色的居家服。她们何家的女人好像都挺喜欢素净的色系,当然除了何青琳。满头银发在脑后梳了个髻,连额头上都梳理得整整齐齐没有一根乱发,周身不见一点拖沓,显得干净利索。

     听到脚步声,她睁开眼,见了我,笑着挪过身子拉住我的手,小影,好久都没有来看奶奶。可想死我了!快,来坐。

  我也想何奶奶,这么些日子没见,您老人家还是这么精神。我拉过唐朝对她说,何奶奶,这是我朋友唐朝。

   还没等我给唐朝介绍,他已开口,何奶奶好。

  你好,快坐快坐。她快速地打量了唐朝一眼,眼里满是赞许。显然满意唐朝的礼貌和聪明。

   趁坐下的空当,我在唐朝耳边小声说:嘴真甜。他淡淡一笑,也不反驳。

   才刚坐下,就听到青琳嘚嘚的高跟鞋声,紧接着就是她的女高音,外婆,我回来了!何妈,快给我榨一杯西瓜汁,渴死我了。这……话音未落,门已经被推开,在看到我们后立刻闭上嘴,脸刷的一下红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讪笑道:真是的,有人也不说一声。看着我出糗嘛!

  唉,小影你看,她倒好意思怪起我们来了。何奶奶对我说,继而扭头说教,看看人家小影,多学学。都教你多少次了,还是这么没规没矩,以后……

  要是嫁了,还这样,怎么了得,都说我们何家是大户人家,这样不是让人笑话我们何家没家教吗?青琳接过话头背书一样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完了扮了个鬼脸说,外婆,我吃醋,你就喜欢小影!我都要怀疑,小影才是你亲外孙女了,我肯定是你跟妈妈从黄浦江边捡来的。

  还这么鬼兮兮的,谁不知道何奶奶把你疼到骨子里了?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笑着说。这丫头,就爱撒娇。一直想不明白,那么大大咧咧的人撒起娇来可以让人一下子心软,不忍心再说重话,也许撒娇真的是上海女孩的特长。

  喂,那位是谁?青琳推了推我朝唐朝的方向努努嘴,两只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唐朝。正好唐朝听到问话也抬起头,正好被她的眼神逮个正着,脸微微发红,微微低头轻咳了两声以掩饰尴尬。

  有你这样看人的吗?他是唐朝,朝,就是朝阳的朝。我轻轻打了她一拳,回头对唐朝说,她呀,你叫她疯丫头就行,说大名怕可惜了那么好一个名字,青琳。

  青琳假装不满地推了我一把,喂喂,有你这样介绍人的吗?人家好歹也是淑女。

  唐朝你好!青琳不好意思地打着招呼,顿了顿,像是憋了好久没憋住,基本上我认为呢!还是叫你唐朝比较好,顺口!

  我很多朋友都这么叫的,随便怎么叫都可以。何青琳你好!唐朝对青琳点了点头。

   也就在青琳说自己是淑女的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一身装扮,上身是粉色的雪纺吊带衫,下身是相同面料的月白长裙,裙裾参差不齐,刚好盖过膝盖,脚下的银色高跟凉鞋也是今夏流行的长带款式,绕过小腿肚,给白皙的小腿添了几分韵致。整个人看上去性感又迷人,跟她以前比起来,简直换了个人似的。以前她总喜欢将自己打扮得像个洋娃娃,美则美,却没了女人味。

   这丫头肯定是谈恋爱了,想到她之前的举动和这身装扮大相径庭,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你笑什么?她本来就让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加上我一笑,更加窘迫,伸手就向我扑过来。挠痒痒这招她最拿手了,任你怎么躲都躲不过她的兰花指去,也是我最怕的一招。

  哎哟哎哟!我没笑什么啊……啊哈哈……我笑得喘不过气来,连声求饶,放了我,放了我,我笑是因为高兴看到你的转变嘛,确实是淑女,确实变淑女了。

  笑得那么奸猾,一定不是的。青琳嘴上这么说着,却依言放开了我。

  恋爱了?刚送你回来的那位?青琳听了我的话脸色变得极不自然,咬了咬嘴唇说:哪里?刚才是云峰送我回来的,要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让他进来了。他刚还跟我说想你,都好几天没和你见面了,每次接电话你说几句就挂了。

  哦!我最近比较忙。虽然知道青琳跟云峰只是好朋友,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特别是看到青琳的转变后。

 

     青琳回来后,我和唐朝就再没有机会去那间灵堂。陪何奶奶下了几局棋就和唐朝起身告辞。

 

   从何家出来,已是夜幕时分,我和唐朝一路无语。我无聊地踢着路边的石子:怎么办口?又不好直接问,如果把我遇到的那些事跟她们说了,不是吓得半死就当我神经病,不过我看是后者居多,要不是自己遇上这堆稀奇古怪的事,打死我都不信鬼神一说。

  唐朝沉思了许久说:不急的,要不你晚上打个电话给青琳,问问她那个秦净是谁。

  她那么大舌头,一定会跟她外婆她们说的。她们要知道我私自去她们家那个奇怪的灵堂,会怎么看我?还会以为我一直是这么一个不知礼数的女孩呢!不过何家也真是奇怪,一般祭祀谁也不会将祠堂弄得跟刚死人似的啊?

  唐朝摇头也表示不理解,你跟青琳的关系这么好,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能有什么问题?她看上去是个粗心大意的女孩,也不会笨到不知轻重吧?

  嗯,好吧!我点头,忽然想到一件事,忍不住想调侃一下唐朝,你有女朋友吗?

  啊?唐朝一窘,脸瞬间泛起红潮,目光闪烁着看了看我,支支吾吾地说:没,没有……

  喂,那你看青琳怎么样?”我以为他明白了我的意思,继续说着青琳的好话,“她虽然大大咧咧了一点,但人还是不错的,长得漂亮,家世也好。其实这样的性格挺好的,开朗,和她在一起应该很轻松愉快的,简单爱,平凡而源源不断的幸福。

  啊?得,不用你操心了。听了我的话,唐朝刚才的窘态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还狠狠地剜了我两眼。

  我被他的神态弄得有些莫名,那你刚才脸红什么?

什么时候?他皱眉想。

  就是她盯你看的时候啊。

  我晕!从来没见过女孩子像她这么直勾勾看人的,一点都不懂得含蓄。一个女孩子,就该温柔得像泓湖水,安静,莲花一样的优雅,一眼就心动,教人眼都舍不得移开。唐朝深深地望着我说,眼神里蕴藏了许多看不懂的东西。

  哈哈……他的形容听得我脸上一热,慌乱避开他的凝视,干笑了几声化解尴尬气氛。

 

   唐朝把我送到门口才走,在他转身后,昏黄的路灯从走廊里照进来,半明不暗间,那些令人害怕还有那未解开的秘密一齐冲到脑口,心像漏跳了几拍,忍不住开口叫他,唐朝,我怕!

   他回头定睛看了我一会儿,长长叹了口气,坚定地走到我身边,双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手指在我肩上犹豫地靠着,顿了顿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将我拉进怀里,轻轻说:小影,别怕!有我在什么事都不会有的!相信我,这所有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居然没有拒绝他的拥抱,轻轻靠在他怀里,是那么的安全,稳妥,又那么实在。他的话让我无比坚强,于是点头附和,嗯,一定会没事的!

   这个男人让我安心,带给我说不清的至少不该在他身上出现的复杂感觉,也许是他身上的气息以及他是唯一可以帮助我的人,是我在溺水时唯一的救生圈;又或者说,他是我与我并肩作战的盟友,跟他在一起,有一种风雨同舟的感觉。

     他是那种让人觉得,就算天塌下来都可以为你撑起的男人。这给云峰带给我的感觉完全两样,跟云峰在一起,他虽然体贴,好像都只是一些比较表面的男人风度,我也不能表现出一丝的柔弱,很多事都要自己去解决,他不会关心你心里想什么要做什么,有时让人觉得很累,很累。

    奶奶说得对,我远没有自己所表现的那么坚强。

 

   回到家我就打青琳家的电话,没想到一直都占线,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

     想起今天她说的话,就给云峰挂了个电话,也同样打不通。

     心情异常烦躁地挂了电话,放了热水洗澡,因为怕把颈间的护身符弄湿,就摘下来放在缸沿。水温温地泡得人好舒服,加上白天也太过疲倦,头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缸沿,睡意就向我袭来……

   浴室的窗帘因为夜风的狂肆不住地舞动起来,灯忽然啪的一声熄灭了,我惊恐地望着黑漆漆的四周,空旷的黑夜里,隐隐有呜咽声传来,那声音在夜里悲凉孤单,呜呜……呜呜……

  谁?听到自己声音里的颤音,如金属被摔打在地上后发出的余音。

  ————”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回头,借着月光,看到满脸惨白的骆太太坐在缸沿上对我呵呵地笑,双手抓着发梢,一派与她年龄不符的天真模样。

  啊!你!!!不要过来。拿起浴巾裹住自己,不住往后缩,后背传来墙的冰冷,分不清是冰冷难当还是害怕,我不停地打着冷战。

呜……呵呵……眼角不经意瞄到她纤长的十指上血红的蔻丹,在黑暗里血红的十指如狰狞嗜血的灵蛇,在黑暗中涌动。她只是远远对我笑,却并不靠过来。

颈后忽然吹来一股冷风,凉飕飕的。回头,发现浴缸上方的窗上露出一张满目疮痍辨不清五官的脸,那是在丽江太平间里看到的小贾!她左脸颊上创口有血不断往外冒,在脸上划过蜿蜒的长线,最后嗒的一声落在缸沿,溅起一朵血花,血好像越流越快,血花也越开越多,两朵,三朵……无数朵交汇成大大的一朵,触目惊心,血滴在缸沿的声音在午夜里格外的清脆,一声接一声,同太太幽幽的笑起一起,连绵不断。

   我惶然地抱住自己的头,死死缩在胳肢窝里低声呜咽着,强憋着想喊又喊不出的痛苦。忽然,血水滴落的声音不再响起,太太的笑声也没有了。

     她们都走了吗?试探着睁开眼,发现窗外的小贾已经不见。正疑惑着,忽然有一双冰凉的手已从颈后摸了上来,抚上我的喉咙,一点点收紧……骆太太那悲凉忧伤的哭声响了起来。

   努力地挣扎,喉咙里发出只有我能听得到的呜咽声。手想要抓开颈上的手,但那双手箍得比什么都牢实,手无依无靠地不停地在浴缸上摸索,想要寻找支撑过去的力量。忽然间抓到一团柔软,下意识地抓得紧紧的。

      在快要窒息的时候,骆太太的哭声戛然而止,接着颈上的束缚也消失了。

 

   睁开眼,脖子还隐隐作痛,喉咙里像塞着一团棉花似的难受,透不过气。

     浴巾泛在水上,右手因为使太大力握紧导致轻轻松动下手指都酸软不堪,缓缓展开手,掌心一团被水模糊了的暗红,却是唐朝给我的那个护身符。

     喘着气,脑子里空荡荡的,有种缺氧许久的茫然。重重喘着气,骤离险象环生的轻松让我微微眯着眼平复心情,眼光漫不经心地四处打量着这个平时闭着眼都能准确找出任何物品的房间。

      在浴室昏黄的灯光下,突然发现窗下的缸沿上,赫然开着一朵硕大的血花。手忙脚乱地打开莲蓬头,将水调到最大对准那地方冲了许久……

   又泡了许久,莲蓬头的水一直开着,冲着,估计都换了两三缸洗澡水时,我才敢离开浴缸起身,两腿酸软得像刚跑完马拉松一样的虚脱,颤巍巍地扶着墙回到房间,我给唐朝打了个电话,开口说话的声音都很沙哑,唐朝,我又看到她了!

  唐朝的声音带着让人窝心的焦虑,不会啊?你不是有护身符吗?这个可以暂时让你没事的。你没出什么事吧?快说。

  我洗澡担心把它弄湿了,就摘了下来放在浴缸边上,我想时间那么短应该没事的,谁知道刚一躺下就睡着了。

  谁让你摘下来的?唐朝在那边急得大吼。

  可是,里面是符纸,不摘弄湿了也会失灵的!这不是你说的吗?

  小影,总之,你现在别碰水,洗澡也可以避免弄湿它的,比如用保鲜膜包起来防水。别随便拿下来,这样很危险的。这世代累积的怨气太重了,我们稍有不慎就可能……唐朝苦口婆心地说。他一直给我的感觉都是云淡风轻不紧不慢的,很少见他这么激动。

  我安慰他说:嗯,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现在没事了!你好好休息一下。

  你快给何青琳打个电话,了解一下。

  嗯。

 

   挂了电话一看墙上的壁钟,刚好是十二点。在恐惧的梦境里挣扎那么久,居然才过去一个多小时。

     这次,青琳的电话总算通了。

  喂……谁啊?青琳在电话那头睡意蒙眬地问。

  青琳,是我,小影!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音调也高了几度,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

  青琳,我想问一下,你知道秦净是谁?

  秦净?哪个秦净?没这人!她想也没想就回答。

  就是你们家假山后那个小屋灵堂里祭的那个。

  拜托,我胆很小的,你半夜三更的给我说什么灵堂?声线又高了至少两分贝,看来她现在才彻底清醒。

  我今天不小心转到假山那里看到的,所以想问问你。你就跟我说说嘛!你知道我很好奇的!

  哦!”青琳恍然大悟,“你说的是她啊?听我外婆说好像是我舅婆吧!很年轻就死了!听说那灵堂从她死的那天起就一直是这样没有改过,跟你说呵,那里很阴的,每次我外婆叫我去上香,我都觉得阴森森的。叫我一个人去我才不敢去呢!每一次去,都感觉她不是死了几十年,像是才刚死似的。哎呀,反正那屋子好奇怪的,供奉先人牌位的祠堂远比这舒服多了。

  舅婆?你外婆有弟弟?

  是我外婆的哥哥吧!听我外婆说,我舅公娶了我舅婆没多久就死了!当时我外婆在英国留学,也不是很清楚的。

  留学?

  我外婆在国外长大的啊!因为算命的说我们何家不可能有男丁,到了我外婆这一辈,我祖奶奶生了我舅公后又养了我外婆,那可是好几辈有过的事了。我祖爷爷又高兴又担心啊,于是就请人来算命,那死算命的说我外婆命硬,带不得兄弟姐妹,还有就是我舅公生的生辰也不好,命弱不像长寿之人,我祖爷爷一听又痛又急,但也竭尽全力地想留着这颗独苗苗啊,于是便狠着心把我外婆送去英国了,也不记得那时我外婆多大,反正很小。不过到最后我舅公还是死了。听说我舅婆刚嫁过来两年都没有孩子,在我舅公死前两个月才怀孕。后来也死了。

  啊?怎么死的?在她前面说的那一堆故事里,找不出一点儿的线索。一个富人家的少奶奶,衣食无忧的能有什么怨啊?

  血崩。生孩子死的。我想起太太第一次出现在店里说的话。血崩,这点倒是挺吻合的。

  你舅公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有孩子?那孩子呢?活下来了吗?问完又觉得多余,何家统共就那么几口人,要活下来的话我早该见过了。

  果然,只听青琳说着,遗腹子,不懂啊?刚怀上,我舅公就出事了呗,直到两月后才察觉嘛。那孩子生下来半小时就死了。听说还是个儿子!估计是舅婆身体不好,生个孩子就要了她的命,那孩子也不会强壮到哪去吧,还偏偏是个男的,活下来的几率自然就更小了。她后面的两句话分明是相信自己家族的不幸宿命的意思。

  哦!可为什么她要跟我说她是太太?我有些想不明白她说这个称谓的来由。

  青琳追问,什么?什么太太?

  没什么,我自言自语呢!也不早了,你早点睡吧!

  等等,小影,我问你一个问题。她的声音一下低了许多,竟有些怯生生的调调。

  什么问题?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接着她急急地问,如果遇到爱人背叛你会怎么样?语速快得好像是害怕一中断就会问不下去一样。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你是说云峰吗?难道他出了什么状况?

  不是,不是,我打个比方。你就当是一个选择题,假设你遇到这样的事,你会怎样?青琳急忙解释,难道这丫头……喜欢上一个不能爱的人了?

能有什么办法?只有放手咯!不自禁地让这个假设放到自己身上,心情一下跌至冰点,其实说这话实在是言不由衷。如果云峰真的……我握紧了拳头,拇指将其他四个手指指尖紧紧压在掌心,小指传来针扎似的疼痛,忙松开抬手一看,前几天擦伤的伤口因用力过猛而崩裂开来,血珠从伤口处冒出来,顶在葱白的指尖,红得像那年夏天我们三个去郊外游玩时看到的石榴花。

想到这里我翻出相册,照片里的三人站在花树下,青琳穿着一套可爱的公主裙站在中间挽着我和云峰,笑得天真无邪。

我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翻看起老照片来?我自己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

 

 
上篇:第十一章 何府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三章 离心
点击人数(303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