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三章 错乱的偶遇
第三章 错乱的偶遇 文 / 池小凡 更新时间:2010-10-27
 
 

和精灵对话之后,通往练功区的路就自动出现了,走出草原,凌静羽来到一个山谷,里面有许多各种各样的小怪,在贝贝的提醒下,她并没有深入,也不急着找东西,而是留在谷口打小怪练级。

把所有的钱用来买了药水,一边狂捏,一边到处躲着小怪的攻击,虽然很累,但看着等级的提升,心里还是很有满足感的。

半个小时之后,她终于升了两级,生命值也增加了不少,这下就算被那个自大狂砍一剑也不会挂了。等她变强之后,一定要好好报复回来。

谷口的风景很是不错,背后是一望无垠的草原,面前却是嶙峋的怪石,曲折的山路,还有火红的枫树,以及满地的落叶,这些景致又全都倒映在谷中一个小小的湖里,在现实世界里已经很少看到这样充满自然气息的景色了。

这里地方不大,景色好怪又多,如果……不是那个大少爷也在的话,她的心情一定会很好的……

“你可别挂了啊,经验会狂掉的哦,虽然跟我没有关系,不过请你千万不要拖我的后腿啊。”

叶隐瞪她一眼,嘴边挂着一抹讥笑,却什么也没有说,他动作快,行动也迅速,很快就打到了需要收集的火焰草。

对比之下,凌静羽从气势上就输了一大截。

“你不是说了要离我远一点的吗?”

“是你故意跟踪本少爷到这里的吧?”叶隐无情地甩了她一个白眼。

“我……我才没有呢!”她是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路痴,怕迷路所以一直悄悄跟在他后头的!“练级的地方又不是只有这里,你不会让开,进去打吗?”

“你凭什么?竟然要本少爷让你?”叶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好……那我进去打,你可千万不准再跟来了!”凌静羽气乎乎地拿着法杖就往山谷深处走。

为了不输给那个混蛋,她可不能再悠闲地欣赏风景了,叶隐现在可以打15级的怪,她一定去找更高等级的怪才行!谁怕谁啊!

凌静羽故意在叶隐的注视之下,大摆大摇、气定神闲地来到里层练级区,很快,她就锁定了一种树皮小怪,问了贝贝,那是十四级的怪,物理防御高,但魔法防御却很低,而且它只能近身才能攻击,天生就是被法师虐的命嘛。

果然,一个疾风箭甩过去,树皮怪的头顶就出现了-32的数字,凌静羽兴奋极了,看它那个黑乎乎的样子,或许会爆黑晶石也说不一定呢?

哼哼……终于是她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她毫不心疼的捏碎了红、蓝两色药水,法术一次次放出,无数支无形利箭不断刺在它的身上,眼看就要成功了。

-30

突然之间,她脚上一疼,同时看到自己的头顶上出现了这样的数字。

不会吧?

那只树皮怪明明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啊,不是只有近身才能攻击的吗?这个念头在她脑中飞快地闪过,然后,她转过身去刚好看到了叶隐正拿着木剑指向自己……

“你太无耻了!”她大叫,可恶,她被偷袭了!

“我不是……”叶隐本能的解释着,然而一瞬之后,他却沉下脸来,皱紧眉头看向自己的双手,透亮的红眸里露出一份像是无法相信的惊愕。

凌静羽更是又愤怒又鄙视,还以为他只是有点自大而已,结果……结果竟然会这么无耻,竟然阴险到这种地步。眼看她快要成功了,所以竟然暗地使坏,从背后偷袭她!

“本少爷砍你又怎么样。”他站直身子,板起脸来倔强地抿着唇。

她气得也不管别的了,挥起法杖就将法术向他甩去,火色的火焰一点不落全打在他身上,这是刚学会的法术,是最让人感觉疼痛的一种。

“气死我了,我鄙视你……啊!”

-28

又被攻击了……

为什么啊?她这下子彻底呆了,叶隐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根本没有攻击自己啊。

直到这时,她才低下头去看,在自己脚边,一只黑乎乎的小怪不知什么时候溜到了过来,趁她气疯了头之际,又咬了她一口。

难道说,刚才他其实……

一个念头在脑中飞快闪过,耀眼的白光已经笼罩了她,已经完全看不见叶隐的脸了,然而却隐隐可以感觉到那双红眸正定定瞧着自己。

凌静羽又一次回到了复活点,正打算赶回去,却刚好在这个时候,被凌筱雅叫下了线。

 

“怎么这样……”凌静羽愤愤地取下头盔,独自坐在房间里敲桌子发火。

挂了一次又一次的,实在太丢脸了……而且,似乎还误会了叶隐……刚才,难道他其实是想帮她的吗?那为什么不解释呢?

啊啊!真是让人烦躁,这样的话,不是就欠他人情了吗?她才不想呢!

“静羽,晚饭来了。”凌筱雅推开门,手里拿着一盒披萨走进来,嘴里还咬着一块,含糊不清地说道,“刚才爸爸打电话回来,说这次的工作要很久,他们还要一个月才回来呢。”

“哦,是吗。”她不想被凌筱雅这个笨蛋看出内心的郁闷,于是装得若无其事,“我知道了。

她们的父母是民俗学家,常年都在世界各地出差,有时也会住在少数民族的村落里,连电话都打不通,所以,长久以来她们倒也了习惯了独立生活。

“嘿嘿,你选的什么职业啊,可惜现在还不能离开新人区,不然我们就一起练哦。”一提到游戏,凌筱雅就呵呵傻笑起来,“我是精灵族的祭司,你呢?”

“你为什么会选祭司?”她有些意外地打量着一脸兴奋的凌筱雅,“听起来就不厉害,像被保护的那一类。”

“呵呵,我也觉得不够厉害呢,在游戏里练了6个小时,结果只到11级,你呢?”凌筱雅抓了抓自己那头凌乱的发,好奇地盯着她。

“啊?”不会吧?比她强那么多!

“你一定比我厉害好多吧?”凌筱雅用崇拜的目光看她。

“咳咳,这个、还好吧……”无数条黑线从凌静羽的头顶上缓缓滑落……被人在游戏里连挂三次,狂掉经验之后说不定连1级都没有……这么悲惨的事实,叫她怎么说得出口……

匆匆解决晚饭,凌筱雅马上又一头扑进了游戏世界,而凌静羽也打开电脑,在幻想岛的论坛上看了一些消息和资料,同时不断恶补游戏知识。

游戏和现实中的时间比较是21,也就是现实中1个小时,在游戏中就是2个小时。这样一来,一天就变成48个小时了,还真的很奇妙呢。

明明在游戏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时间还是和平常一样啊。

而她也是直到这时才发现原来晶石是很难找的东西,游戏的商店里,一颗要卖1个金币!

1个金币是什么概念呢?1个金币可以换100个银币,1个银币又可以换100铜币……这么一想,她不禁想迎风吐血,快死了,下午打了好半天也只得到可怜的几十个铜币而已!而她还要找几百颗晶石!

凌静羽顿时无力地趴在电脑前,老天,她还是放弃吧……

反正,什么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这种事,只是一时无聊所以想去游戏里找帅哥,至于那股熟悉的感觉……也许只是因为他长得跟什么人相似,所以会有这样的错觉……

现在光是完成任务就已经困难万分了,到时还要满世界地找他,越想越觉得头大。

她叹着气,把电脑旁的相框拿在手里,仔细看着那个蓝发少年的身影。

还是放弃吗?

把角色删掉,然后把这个VIPID卡拿到网上卖掉,说不定能卖不少钱呢,到时就发了,她可以用这些钱买很多喜欢的东西……

正盘算着,突然叶隐的那张脸就闯进她的脑中,她顿时像被虫子咬了一般迅速从椅子上弹起身子!

对了,如果她现在放弃的话,任务就只能让那个可恶的自大男一个人去完成了,到时候,他一定会讽刺她拖后腿,以为是她怕了,然后在背后狠狠地嘲笑她……这样一来,不就等于输给他了吗?

想到这里,她毫不犹豫地戴上了游戏头盔,也暗自下定了决心。

“帅哥,我一定会来找你的!”反正中途放弃也不是她的作风,她一定要跟自大的大少爷死嗑到底!

 

再次进入游戏是出现在复活点,凌静羽把打怪得来的那几十个可怜的铜币拿去向精灵买了药水,趁机盯着美人直流口水。

幻想岛的NPC都这样漂亮么?长得就好像SD娃娃一样。虽然明白世上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漫画式的容貌,但每次看到,都还是会被吸引,就算一点也不真实,可完全不妨碍她好好地欣赏。

东西买完了,精灵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还赠送了三个墨绿色的晶石给她。

“啊——”她叫出贝贝一看,这不是她正要找的绿晶石吗?

“因为你的身份特别,所以我每天会送你三个,晶石可以暂时提升各种状态,请好好地使用吧。”精灵的微笑和声音如春风一样温和动人。

身份特别?凌静羽想了下才反应过来,她的IDVIP,所以系统会有一些福利。凌筱雅带回来两张ID卡,一张是她“排队”买到的限量ID,另一张是打死她也不肯说从哪来的、来历不明的VIP,也就是凌静羽现在用的这个。

“精灵,你可以再给我几个吗?”凌静羽贪婪地说着,还把晶石拿在手上对着太阳照来照去,真想立刻拿给叶隐看,好炫耀一番。

“每天只能送三个,你明天再来吧。”精灵摇摇头。

“真的不行吗?”

“每天只能送三个,你明天再来吧。”

然后不管她怎么说,费尽口舌,精灵始终都只会重复回答同样的一句话,果然NPC就是NPC……电脑还是不能像真人一样嘛。

她忽然想起,刚才来的时候也看到精灵好像给了叶隐什么东西,似乎是魔牙呢。

魔牙也是他们任务中需要寻找的东西,昨天去官方网站上看到,这种东西在其他大陆不难找,但在黄金大陆却极罕见,非常难找。而精灵却一下子拿了好几个给叶隐……难道他和她一样,用的是VIPID,所以身份特别吗?

应该不会吧……

她下意识摇了摇头,VIP哪有那么容易得到,一张普通的ID卡外面都炒到天价了。

不过话说回来,筱雅又是怎么得到这么珍贵的ID的?问她也什么都不肯说。

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她已经来到练级区。

不出意料地发现叶隐那小子也在,正在那里打硬甲兽,两人僵硬地对视一眼,又同时极为不屑地转过身去。

游戏中现在也正是晚上,耀眼的明月镶嵌在深蓝的夜幕之中。凌静羽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星星,整个天空都闪着那如碎钻般的光芒,尽管是晚上,可光线却一点也不黯淡,和白天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是那光亮却柔和得多。

这么大的山谷只有两个人,感觉还真是奢侈呢,周围的一切都是这么美丽与宁静。

……甚至太宁静了些。

顺利地打怪,顺利地升级,几个小时很快过去,她叫出贝贝一看,虽然等级升了,但饥饿度与疲劳累都已经濒临危险的地位了,于是只好停下来。

偷偷瞄叶隐一眼,见他又是一个火焰草到手。为什么他的运气这么好?凌静羽不服气地想着,就是不想输给他,于是又咬着牙支撑了一会,结果没过多久突然眼前一黑,突然就失去了意识。

……怎么回事?

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安全区域里。

巨大的光轮漂浮在空中,一圈圈把她围起来,那圣洁的光保护着她,不会受到任何怪物的袭击。

“我刚才怎么了?”她把贝贝叫了出来,突然就晕倒,难道又被暗算了?难道又是叶隐那个家伙……他有这么卑鄙吗?

“主人,你刚才的饥饿度和疲劳度太高,进入了晕迷状态。”贝贝一本正经地回答。

凌静羽听了,顿时满脸通红。“你的意思是……我刚才是饿晕了?”

而且,还又一次在叶隐的面前像尸体一样笔直地躺下了……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自从认识叶隐之后,就一直在丢脸……

“是你把我搬到这里来的吗?”她觉得懊恼,但又松了口气,练功区那么多怪,要是晕在那里,马上就会被成群的怪物咬回复活点,没想到系统还有点用处啊。

“怎么可能?”然而贝贝却睁大了那双铜铃般的眼,“我做不到的啦,而且你根本也没有叫我出来啊。”  

那是谁?凌静羽顿时呆了。

对了,一定是她晕倒之后迷迷糊糊梦游过来的……她拍着脸,努力想让自己冷静,没错,一定是这样。

叶隐……是不会那么好心的!

等状态恢复,她抱着一肚子的疑问回到练功区,叶隐还在那里打怪练级,看也没看她一眼,他的招式已越发熟练,技能发动时,剑身总是光芒四射的,像一簇簇烟火似的,非常绚丽好看。

会不会是他搬她去安全区域的?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这里除了他和她之外,也没有别人了……这样一来,不就又欠了他一次人情……欠得越来越多……想到这里,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喂……”凌静羽硬着头皮走过去,“那个,我有事想问你……”

“什么事?”叶隐转过头来,金色的发丝随着这个动作晃动了一下,发梢在夜晚的柔和光芒下牵起几丝银线,他眉尖轻挑,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那个……刚才是你搬我去安全区的吗?”算了,还要先忍忍吧。

“除了本少爷还有谁?”他毫不客气地甩她一个白眼,“躺在那里太碍眼,我只是把你扔到看不见的地方。”

“你……”这个可恶的自大大少爷,她都低下头好好跟他说话了,为什么他的态度还是这么恶劣,她把拳头握得死紧,“那昨天呢?你为什么站在我身后,是想帮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提起这件事,叶隐那双耀眼的红眸之中顿时升起一股怒火。

“……谁要帮你,少作多情!本少爷只是在打怪!”他突然大声起来,并说着别过脸去,他耳根发热,心里更是升腾起一股无名业火,“本少爷只是看你不顺眼,只是想从背后偷袭给你一剑而已,够了吗?还有问题吗?没有就赶紧让开!”

“没有了,我明白了,你全身上下100%都是任性+混蛋,0.1%的好心都没有!”凌静羽仿佛听见了理智的弦断裂的声音,气得差点烧坏脑子!“不用你说,我也会滚的!”她说着转身就往山谷另一边跑,眼不见为净,免得被他活活气死。

 

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好几天,每天一有空,她们就会出现在《幻想岛》中。

凌筱雅已经是35级的祭师,和别人一起组了个小队,准备出海去青铜之界的海上,说是要去找幻想岛(NEVER LAND),幻想岛是随机在游戏里出现的一个幻境,不但地图上看不到,而且会随着刷新,不断出现在不同的样方,然后又消失,如果找到那里,就可以触发一些有趣的任务,据说目前还没有玩家找到过呢。

怪不得总有人说,在虚拟的世界中,总是会出现和本人截然相反的性格。凌筱雅简直就这种说法的最佳写照,在学校里那么不喜欢说话,总是独自发呆傻笑,一个朋友都没有,然而一旦来到虚拟的世界里,她顿时判若两人,如鱼得水般,性格也变得开朗许多。

真想叹气,凌静羽和她的情况真是完成相反。

她向来人缘很好,可偏偏就是和叶隐相处不来,一碰上不是吵就是互甩白眼,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凌静羽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发起呆来。

她一向认为,暴雨和烈日都是突来的灾难,她就像个慌乱的避雨的行人,在被热得晕死之前躲进了这家店内。尽管都9月了,外面还是好热好热,白花花的阳光非常刺眼,这个城市仿佛陷入了灼热的火炉之中一般,再过一秒就要被烤化了。

“冰冻的芒果酸奶,是你点的吗?”

“……嗯。”

“静羽,你要跟我们一起出海吗?”

“……现在还不能。”

“你还没有离开新人区吗?你到底在做什么啊?”凌筱雅递上饮料,双手抱着托盘,好奇不已地看着她。还是和平常一样,一头杂乱的头发遮住半张脸,可是今天,她头上戴了巨大的黑色帽子,身上穿的也是一件黑色魔法袍,加上她苍白的脸与诡异的气场,真是再适合不过的打扮了,可是……这是什么,COSPLAY吗?

“……我才想问你呢,你到底在干什么?”凌静羽手支着脸,无力地转过头问道。

“我、当然是在打工啦。”筱雅很是心虚地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为了在网上买游戏道具,她就是省吃俭用天天吃泡面也不够钱,所以只好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来这个咖啡店打工。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COSPLAY咖啡店啊……”刚才被太阳晒花了眼,凌静羽现在才开始向四处打量,样子跟其他店没什么不同,环境挺不错,但服务生的打扮都很奇怪。诡异的女巫就不说了,还有穿着大红紧身衣的超人……化着浓妆的麦当劳大叔……拿着绿色大葱的女仆伪娘……

……我好像来到一个奇怪的异世界了,她头晕地想。

“嗯……嗯嗯……”正想着,凌筱雅已经开始了,她面向后座,食指顶在太阳穴,目光认真凝视着邻座一个小女孩,嘴里还含糊不清地为自己配上了声效,“嗯嗯……”

“哇!好可怕!”小女孩哭了出来,“妈妈,快点回来,这里有好可怕的人……哇……”

“笨蛋!你这个电波女,又在干嘛?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吗?她也太可怜了。”凌静羽巨汗淋漓,从后面用力打筱雅的头。

“是那个坏孩子,说我像巫婆……”凌筱雅捂着被打到地方,像做了坏事被人发现的小学生一样垂头站着,委屈地解释道。

凌静羽推开碍事的她,小声安慰着哭泣的小女孩,还用面纸给她擦掉眼泪,一边哄,一边无奈地看向凌筱雅,“笨蛋!真是笨蛋!快去做事啦,你不是在打工吗?客人都来了。”

“啊?啊!知道了……”凌筱雅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跑过去忙了,买到想要的游戏道具之前,是千万不能被炒掉的!因为这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

然而,有时越想表现好,结果往往就相反。由于太过紧张,她脚下一滑,一杯滚汤的咖啡从手中飞了出去,当头淋在客人大叔脸上!客人大叔生气了,对着她大吼,她低下头一个劲开始道歉,急得拿起抹布就往人家头上擦,客人大叔这下更是怒不可遏,站起来就要走,筱雅追过去,拉着人家的手死活不放。

“别走,你不能走……我会被解雇的……会被骂的……”她像只八爪鱼一样缠在客人身上。

“放开我!”客人大叔用尽力气也不能甩脱她,这下反而被她给吓到了,“放手!你干什么啊?这是黑店吗?”

两个人拉来扯去,凌筱雅吃力地抱着人家手臂不放,直到力气用尽被摔了出去!

她重重撞上吧台,撞坏的冰淇淋粘在头发上,咖啡豆劈里叭啦洒了一地,漂亮的瓷杯砸得粉碎……顿时乱七八糟一片狼藉,刚想站起来,脚裸一阵剧疼,像是被扭到了,疼得她眼泪都快掉出来了,爬起来走到门口,却因为走路不稳而摔倒,砰、砰、砰,额头连续撞在台阶上,最后狼狈地趴在路边。

这一系列的事就发现在一瞬间,连路过的人都看呆了。

疼!好疼!——凌筱雅迷糊地想着。

额头连续撞在台阶上,不知道起了几个大包,火辣辣的疼,疼到头晕眼花。

“别走……”但她还是用力拉着客人不放,尽管头发蓬乱,满脸灰尘,额上冒起大包,帽子早就不翼而飞,可她还是抓着客人不放,“呜呜……你不能走……”如果得罪客人,那就会被解雇,被解雇了,就没有薪水,没有钱的话她就买不了千羽衣了……一想到那个心仪已久的东西,她就仿佛看到了一道光芒从头顶普照,连疼痛都不翼而飞了。为了游戏,她豁出去了!

于是路过的行人看到这样一个小女生的惨状,纷纷用愤怒的目光瞪视着那个客人!

“你是疯子吗?我怕你了,你要多少钱,我给你,饶我了吧,我只有这么多了……”客人无奈之下颤抖着拿出了钱包。

 

那是什么?

不远处,一辆气派的黑色加长房车从路边飞快驶过,车内后座,英俊的少年拨开额前的发丝,狭长双眼轻轻眯起,敏锐地从车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色中,发现了什么。

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巧合……

他眉头微皱,像在犹豫着什么,最后终于出声:“理仁,停车。”

“少爷,有什么事吗?”长得一张娃娃脸,神情却十分老成的管家回过头,恭敬地问道。

“不要问那么多。”

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司机打开车门,仆人和保镖一字排开,为少年撑开一柄太阳伞。

他面无表情地看向路口一家咖啡店,理仁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发现在咖啡店的门口有一个打扮奇怪的女生与一个愤怒的中年大叔正纠缠着……当理仁看清女生的样子,不由露出又是惊讶又是会意的复杂神色。

“……竟然真的是她!”叶隐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本来以为只是错觉的,昨天才和她——这个叫八夜的白痴女——在游戏里咬牙切齿互看不顺眼,今天竟然就在大街上遇上她……这个世界也太小了,为什么会这样巧?他是撞了什么邪,不管走到哪都躲不掉这个邪神?

还有,他知道那个家伙是个怪人,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穿着这种奇装异服在大街上拉着一个大叔不放手!——她不觉得丢人吗?真是没有一点羞耻心的女人!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了。

理仁看他的脸色阴沉不定、乌云密布,于是小心对他说着,“少爷,那个是……”

“什么?!”叶隐心情变得很差,语气当然也不会很好。

那位小姐……好像哭了呢,是不是被人欺负了?”理仁小心翼翼道。

“哼,怎么可能,这个世上谁能欺负她啊?她不欺负别人就已经不错……”叶隐的话还未说完就突地停止了,因为他竟然真的在那张脸上看到了泪水……

不是真的吧?一定是有什么阴谋,一定是故意装的……

那张可恶的脸,明明只是一个平民,却总是跟他作对,总是一副胸有成竹谁也不怕的样子。可现在……竟然会没出息到被一个无能又丑陋、猥琐又肥胖、肮脏又白痴的大叔给弄哭了?

他觉得不能接受。

“少爷?”理仁的声音将他唤回神。

“哼,我看她到底搞什么鬼。”叶隐说着,让理仁与仆人们都留下,独自向咖啡店走去。

 

“我真的只有这么多,你放了我吧!”咖啡店门口,那位客人大叔懊悔得想要撞墙,直到现在他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群众那愤怒的目光已经快把他烧死了。

“你……还没付账……呢……”凌筱雅蓬乱的头发上沾着冰淇淋,脸上的灰尘让她看来脏兮兮的,因为脚被扭伤了,所以站也站不稳,这个惨状看来,活像受了多大的虐待似的,她惊恐地张大双眼,“你不能不付钱就走……我会丢掉工作的……”

“原来是这个,你干嘛不早说……”客人说着露出了安心的神情,他还以为这是什么奇怪的店不让人走呢!原来竟然是忘记了付钱,“吓死我了——”

话未说完,客人只觉得脸上一阵剧痛,一股强烈的力道擦破空气狠狠击在左脸上,“砰!——”

他的身体飞了起来,并且在半空进行了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扭转,最后以头朝下的姿势,狠狠摔在地上。

“怎么回事?”叶隐甩了甩发疼的拳头,快速走到凌筱雅的面前,语带嘲讽地冷哼一声,“你不是很神气吗?怎么会被那种垃圾弄得这么狼狈!”

说她狼狈已经是客气了,融化的冰淇淋从她头上滴落下来,凌乱的发丝下是一张异常苍白的脸,脸颊上还挂着泪水,那乌黑的双眸因为泪水而格外的湿润,睫毛轻轻眨了眨,然后视线对上了他。

“……你!”当凌筱雅看清他的脸时,她的表情惊恐极了!她张大嘴,好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来,“你、你……是……”

梦幻一般英俊的脸,睫毛轻轻覆盖在那狭长的眼睛上,发梢上每一点碎光都带着华丽的光圈,好亮……好闪……让她眼睛都快花了,脑子也跟着缺氧起来。

“喂!不准露出那副蠢样!”叶隐揪着她的衣服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用力摇晃着。

“啊……”凌筱雅发出短暂的尖叫声,像缺氧的鱼一般张开嘴,当叶隐的脸向她靠近时,更是紧张得快要窒息了。

看来不像是装的,叶隐松开手,原本就不爽的神情更是突然充满暴戾的气息。

“他对你做了什么?”他动作粗暴地推开凌筱雅,抬腿就是一脚向刚才那个客人肚子上踢去!

“啊!——”男人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一个拳头砸向他的脸,他似乎惊讶于自己流出来的鼻血,一瞬间竟然忘记疼痛。叶隐没给他喘气的机会,又是一脚踢去!他这次只能发出一记闷哼,打断的牙齿混着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不止凌筱雅,连理仁也顿时露出害怕的神色。

“不……不要……误会了……”凌筱雅突然扑过去,紧紧抱着他的手臂,“我……是我不好……

“你吃错药了是不是?”叶隐不耐烦地推开她,很不爽她这副懦弱的鬼样子,“到底怎么回事,给本少爷说清楚!”

“对不起……”可为什么不问清楚就打人呢?当然这个疑问凌筱雅没胆说出来,唯有愣愣地站着,心脏突然咚咚狂跳,“那个……他没有对我怎么样……是我……不好……”

不敢正视他的眼睛,仿佛多看一秒心脏就会从胸口蹦出来,她努力地解释着,努力地,不让自己因为紧张过度而掉头就逃。

“……无聊!”叶隐转过身去,刚走出一步,又像想起什么补上一句,“你怎么样都跟本少爷没关系!我是来看笑话的!”

“我……”凌筱雅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明明是救了她,为什么又要说这样的话……

“理仁!走了!”叶隐头也不回地走了,仆人们连忙过来给他打伞。车子很快开走,来得突然,走得也像风逝般没留下痕迹,仿佛一开始就不曾在这里停留过一般,围观的人都还目瞪口呆,那辆黑色房车已经消失在这条街上。

凌筱雅终于大口地喘起气来,差点就要窒息了……为什么呢?她这是怎么回事?

“筱雅!”凌静羽直到这时才终于安抚好那个被吓哭的小女孩,跑出店外,正好看到她捂着胸口一脸痴呆地看着街头某个方面,在她身旁,那位不幸的客人被揍得鼻青脸肿,抬起死鱼般的眼睛无语问苍天。

“啊啊啊——看你干的好事!”店长也刚好赶到,一看到店内店外的惨状就抱头大叫起来,“这下怎么办?”

“怎么回事?!”凌静羽拉住那个客人的衣服,用力将他拖起来,还好,只是皮外伤……就是鼻血流了很多太破坏美观……不过,这不是筱雅可以做到的吧?她才没那个魄力把人打成这样呢,所以凌静羽颇为冷静地问他,“喂,是谁打了你?”

“呜呜……我不知道……”大叔哭丧着脸。

“……那那个人为什么要打你?”

“呜呜……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啊……”他伤心地捧着脸哭起来,平白被人泼了咖啡还被痛打,他怎么这倒霉啊?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凌静羽无语地放弃他,回头过去拍了拍凌筱雅的脸,,“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筱雅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回神,然而的样子还是傻傻的,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潮,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个……那个人……他……”

“好了,你浑身脏死了,先回家洗澡!”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凌静羽不禁在心里担心起来,不会是摔跤时撞头撞傻了吧?上天,她还能更傻一点吗?

然而,凌静羽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不出一个小时,凌筱雅忽然就又开心起来,洗完澡,她任由湿答答的头发滴水,打开电脑继续找打工,还傻笑着把手里的钱数了一遍,甚至哼起超难听的歌,那走音到另一个世界的歌声简直是对身边人的一种折磨。

“你别唱了行不行?”凌静羽捂着耳朵从浴室里跑出来。

“静羽,我发现你真的好厉害哦。”她乐陶陶地捧着脸,一脸崇拜地看着凌静羽,“有时候,觉得你才比较像姐姐呢。”

“你现在才知道?因为你从7岁开始,IQ就完全没有增长过,于是不幸的我总是要照顾你!”凌静羽没好气地说着。

虽然她比筱雅要晚出生一个小时,可筱雅从小就迷糊又爱惹祸,生气也不敢说出来,只会躲在角落里发射“脑电波”,所以总是被那些坏孩子欺负,从小到大静羽都要保护着她,照顾着她,就算只离开一会儿,也不禁担心她会不会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除了外貌,其他所有部分都是这样天差地别呢?

像今天,闹出这种乱子,被炒掉是当然的,别说薪水,店长还要筱雅赔偿损失,多亏了静羽在场,她气定神闲地对店长说,“雇用这个笨蛋的人是你,你也必须要对她的行为负责!这本来就是你的失职,筱雅不过犯了一点小错,还被无礼的客人误伤,没让你们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就算便宜你们了!”一通话把店长说得哑口无言,而薪水也顺利地拿到了手……

“呵呵……”

“别傻笑,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凌静羽抱着双手坐在椅子上,表情一本正经,这个姿势让她那可爱的脸蛋也充满了压迫感,“你今天那个脸色灰白的样子,知道我看了多担心吗?”

筱雅垂下头,似乎在做着内心的挣扎,然而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她很用力地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还是不想说?”凌静羽十分不客气地跷起二郎腿,而筱雅则像犯人一样在地板上坐着。

“嗯。”筱雅又点头。

“……还真是少见,太可疑了。”凌静羽小声道,不,应该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凌筱雅,从买游戏ID那天开始就怪怪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真的不愿意说?”她抬高音量。

“嗯!”这次,筱雅把头都快点到胸口上来了。

“是吗,那好,把你上个月瞒着我贪污的生活费交出来吧。”凌静羽向她伸出手,粉唇勾起一抹奸诈的笑意,“上个月,爸爸不是给了两次生活费吗?另一笔钱被你悄悄拿去买游戏装备了吧!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哦。”

“那……那个……为什么你会知道?!”筱雅顿时面如土色,垂下头小声道,“钱……已经花掉了,拿不回来了啦。”

“哦,是吗。”凌静羽舒服地靠在椅子上,神情愉快地喝着水果茶,“那把你的私房钱拿出来补上,也行啊。”

“我?我我我……哪里有什么私房钱啊?”凌筱雅浑身颤抖不已。

“没有?那冰箱最底层那个空的牛奶盒子里是什么?”

“啊……那个……是我三个月没吃早饭好不容易留下来准备买游戏道具的,呜呜呜……我真的好想买那个……”

“还有厕所马桶盖背后那个小信封里装的是啥?”

“那个……也是我两个月啃面包才省下来准备买游戏道具的,呜呜呜……我真的没钱啊……”她说得声泪俱下。

“真的没钱?我就只好把这个东西卖了。”凌静羽无情地晃了晃手中那两张幻想岛的游戏ID卡,迅速拍好照片,接好数据线,然后传到网店里。

幻想岛果然是当今最热门最受关注的一款游戏,虽然用过的ID卡暂时不能重建角色,但毕竟是限量ID,于是图片刚在网上贴出十分钟,就已经迅速有买家来预订了。

眼看她真的要卖,鼠标已经移动到“确定交易”的地方晃来晃去时,凌筱雅心脏都快吓得停止跳动了。

“别……别……不要啊,我说……我全部都说。”凌筱雅险些被她吓破了胆,扑上来抱住她的腿,全身抖得如同筛子似的,眼泪汪汪的双眸透出恳求的神色,她可怜巴巴地恳求道,“静羽女王!静羽女神!你千万不能这么做!”

“那你说吧。”凌静羽关掉网页,微笑地抬起一道眉毛。

凌筱雅坐在地板上,脸颊上浮起两垛绯红,极不自在地捏着自己的手指。

“……有一个人。”憋了好半天,她才终于憋出这么一句。

凌静羽差点为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摔倒在地,“然后呢?”

“我……有点怕他,可是……又很想见到他……”凌筱雅六神无主地盯着自己的脚,声音小得堪比蚊子叫,似乎每多说一个字出来,就要耗去十倍的力气,“怎么说呢……那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突然出现……帮了我……所以,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哦,我明白了,你恋爱了?”凌静羽实在受不了她的啰唆,直接一句正切中心。

“怎么可能!?”像一个惊雷打在头顶上,凌筱雅浑身一缩,尖叫起来。

“……怎么不可能,你喜欢上那个人了。”凌静羽语气坚定,平静分析道,“要不然,怎么会想见他呢?你怕他,是因为一看到他,你就会觉得紧张,今天他突然出现,帮了你,让你更加确定你喜欢他,就是这样。”

“我、我我……不确定。”被稀里糊涂下了总结,她只是下意识连连摇头,可摇了半天头都晕了,却还是想不到一句可以反驳的话。

“你害怕什么啊。”看她的样子,凌静羽突然笑了出来,双手拍在她的肩膀上,真是没想到啊,她竟然也有喜欢的人了……还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会迷迷糊糊在网游中过去呢,女生一旦恋爱,那么也会变得正常点吧,“他是谁啊?我认识吗?一定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在什么学校……全部都不知道。”凌筱雅脸红得快喷血,声音也气若游丝了。

“我明白了,那个人也在幻想岛里对不对?所以你也去游戏里找他。”凌静羽笑眯眯地肯定道,“不过,既然在同一个城市,还不如去网上搜索、或是去每个学校门口轮流蹲点更有效率,我是因为没有办法,只是在杂志上看到照片,连他在哪里都不清楚,所以才会到游戏里找的。”

“啊?静羽,你、你也……”凌筱雅迟钝地反应过来,顿时大惊失色。

“呵呵呵。反正无聊嘛,学校里又全是丑男……凌静羽把摆在电脑旁的相框放到她手上,得意地说,“就是他,上次给你看过的,长得很帅吧?”

“嗯……”凌筱雅模糊地应着,相框里的照片,她一直没有仔细去注意,那个男生确实很帅、很好看,即使不能看清楚完整的脸,但反而多了一份神秘的气息,正是静羽喜欢的类型。

只是,为什么觉得他的样子有些熟悉?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以前好像见过他似的,可又想不起来是谁,所以才问了你,而你也说不认识,看来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或者说,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凌静羽继续说道,她们从小就一直在一起,她见过的,凌筱雅也应该知道才对吧。

既然连凌筱雅也没印象,那也许真是错觉。

然而,听完她的话,筱雅的脸上倏地失去所有血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如果她之前遇见到叶隐时的样子叫惊恐,那么此时,就是很多倍的,万分惊恐。

相框从她手中滑落摔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会……”她无意识地喃喃说着,有种冰冷的感觉包围过来,冷得连牙齿都开始打战。

“筱雅?”

“只、只是巧合……一定只是……”

“筱雅!”凌静羽用力摇醒了她,“你在说什么,难道你认识他?”

“不!”筱雅用尽了力气,惊慌地喊道,“不是!我认错了!”

凌静羽当然是不信的,她神色疑狐地看着她那仓惶的模样,想了想,也跟着惊叫出来,“难道……你喜欢的人也是他吗?不行!不行!是我先喜欢上的,不能让给你!”

“不是那个意思……不是的!只是……我认错人了……真的!”

“是吗?”凌静羽看着筱雅的眼睛,筱雅却有些狼狈地避开她的目光,凌静羽追过去,双手捧起她的脸,认真地说,“筱雅,就算我们喜欢同一个人,我也是不会让给你的,而你,也不要让给我!明白吗?”

“真的……不是那个……”凌筱雅唯有闭上眼睛,她浑身颤抖得厉害,如同被噩梦缠上一般,冷汗很快从额头渗出,“我不骗你,绝对不骗你……真的……不是他。”

“筱雅……”凌静羽蹙起眉来。

看来真的不是简单的事情,她虽然胆小,但还没有被吓成这样的。到底是怎么了?她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没事。

“别问了……静羽,求求你……”筱雅捂着耳朵爬到床上,缩着身子连头一起藏在被子里,“不要问了……”

“筱雅,你冷静点!”凌静羽想将她从被子底下扒出来,“你越是这样,我越不安心啊,你明白吗?”

“不要问了……不要问了!”她的声音像是噩梦中的呓语,重复说着同样的句子,“求求你……静羽……真的没有什么!不要再问了!”

凌静羽有些愕然,第一次对她感到策手无束。

不是错觉,他果然不是陌生人……

她终于可以解释那份强烈的熟悉感是来自哪里了,只是,为什么却一点也想不起这个人呢?

“静羽!不要再想这个了!”凌筱雅突然又从被子里钻出来,激动得双手乱挥,“不要想了……是我认错!我认错了!”

凌静羽仍然在记忆中搜肠刮肚寻找着蓝发少年的身影,对她的喊声惘若未闻。

“静羽!”

“我知道了,虽然只是一点。”凌静羽转过身子,咬着唇,看向她,洁白的牙齿在粉唇上留下一排整齐的印子,神情透出一丝沉重,“你瞒着我的,还有别的事,对不对?”

“不……”筱雅害怕地抓着头发,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我认错了人……只是认错了人……和你无关的,真的,和你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

凌静羽欲言又止,不忍见筱雅这样害怕、浑身发抖的模样,像是自己把她逼入绝境了。明明只是问她一个问题,又没做坏事,却有一种很深的罪恶感……

“算啦,我不问了,帅哥到处都是,你紧张什么啊!”为了让她放松,凌静羽拍了拍她,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

“真的?”筱雅抬起脸来,用不敢相信又期待的眼神望来,“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才怪,越是强调和她无关,那就一定有关。但她并没有表露在脸上,而是将相框中地照片取出来,若无其事地随手扔在一旁,“就算真的和这个帅哥发生过什么事,你也不用害怕了,即使和我有关,也一定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不然我不可能不记得。”

“嗯……”凌筱雅紧绷的身体似乎有一些放松。

“既然我都忘记了,那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然怎么会没一点印象呢。”

记忆力再差的人,也不会忘记重要的事情。

可凌筱雅听了这句话,目光再次惊慌起来,她遏力想要隐藏,于是将脸深深埋入枕头,而她表情那一瞬间的变化,却一点不漏地看在凌静羽的眼里。

 

 
上篇:第二章 暴力+自恋=大美男?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75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