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Part Three 爱情有很多种可能
Part Three 爱情有很多种可能 文 / 蒹葭苍苍 更新时间:2010-10-28
 
 

随着槐树街发生的巨大变化,随着林奶奶的老去,但生活,从来都不会按着我的预期,朝前推进。

 

林巧巧所说的,姜家和林家的仇恨,也渐渐累积到一定程度,蓄势待发。

姜饼店对面的百货公司,已变成休闲茶楼。隔壁的杂货店,已变成童装店。街尾的老旅馆拆了,一家闻名的蛋糕连锁店租了下来,很快就夺取了附近的蛋糕市场。

林巧巧家的蛋糕店生意一天天坏下去,在这个冬天,倒闭了。林奶奶受到打击,她精神很差,她再没有了以往满大街追骂林巧巧的力气,走路也没有了噔噔噔的声音,她明显老了。她常常走到姜饼店来,骂骂咧咧,唠唠叨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奶奶抢了她的幸福,抢了她的秘方。奶奶从来都避开,从不与她争执。但隐藏的恩怨,早已遮挡不住。

奶奶不得不告诉了我们关于两家的陈年往事。

我这才知道,原来,姜饼店一直顽强生存,靠的不只是历史和口碑,还有一个秘方。

姜饼娃娃,分为花饼、果饼和草饼。这几种里面呢,又可以变换出很多花样。只是常常做的也就那么几种。比如蔷薇饼,姜花饼,桔梗饼,艾草饼,姜糖饼,豆沙饼,果仁饼。

这些饼,每一种的饼馅都不同,而不同的饼馅,包裹它们的饼面也不同。而饼馅和饼面,它们的配方,都是秘密。

顾客买到饼,能吃得出来是什么馅,知道是什么花,什么果,什么草。却不知道这花这草这果,它们采摘烘晒的时节甚至时辰,都有讲究。比如,蔷薇花都要在清明这天摘,什么时候摘,得看那天是出日头,还是下雨,出日头就清晨摘,下雨就黄昏摘。其他的花果,也都有类似的讲究。

而饼面,都是混合面粉做的,这里面有什么粉?小麦粉,大麦粉,玉米粉,豆面粉,荞麦粉,该怎么搭配,比例多少,都要根据饼馅而定,不同的花果,口感甜度香气不同,包裹它们的面粉都要不同搭配。

还有烘烤的温度和时间,不同的饼,烤箱的温度和时间都不同。

这些都是有秘方的,秘方是很多口诀,也有注释,但要活学活用,想要记牢靠,理解透,可得花上好几年呢。按这样做出来的姜饼,味道永远都保持一致,那么忠诚,不会让人失望。

 

秘方是姜家爷爷和林家爷爷一起研制的。他们都在点心铺子当学徒,是同吃同睡的好兄弟,就起早摸黑地摸索,试验,花了好些年,才研制成功。

后来,两人成家,决定合开饼店,因为姜爷爷年长,所以,饼就用了他的姓命名,叫姜饼。秘方是写在本子上的,饼馅的秘方一张,饼面的秘方一张。为了公平,姜家爷爷保管饼面秘方,林家爷爷保管饼馅秘方,两兄弟还发誓,秘方不外传。就算对家人,也只给家人看自己保管的那一张,另一张秘方,就算死了,就带进土里。这样做,是为了两家人能一直合力开饼店,能一直同心协力好下去。

奶奶说:“饼店开了8年多。忽然,政策变了,饼店不许私人开了,要跟供销社合营。这时,我女儿7岁,儿子,也就是大姜的爸爸,才刚出生。生活很拮据。如果合营,大姜的爷爷转到供销社领工资,工资很难养活全家人,所以决定回乡下种地,这样我也有地,还能拿工分。但林奶奶有工作,又只有一个孩子,所以林爷爷转到供销社。那年头风声紧,秘方交给供销社吧,舍不得,不交吧,又怕抄查。他爷爷就和我商量,不如把饼面秘方也给林家吧,是交是留,由他们决定。大姜他爷爷说,林兄弟讲义气,日后有机会再开饼店,他不会忘记我的。

“可就在把饼面秘方抄给林家那天,整个姜饼店都被大火烧光了。

“是半夜起的火,什么都来不及抢,我和他爷爷只顾着抱孩子逃命。我们跑出来时,林家爷爷正冲进东厢房,因为他爷爷是在东厢房把秘方交给他的,他就藏在那房里。他救秘方去了。可东厢房最早起火,钻进去才几分钟,房顶就塌了。”

我们听了,欷歔感叹,都问:“那怎么秘方还在呢?”

奶奶说:“秘方没被烧掉。那场火,就是林奶奶自己放的,她想烧了东厢房,让我们以为秘方也被烧了,从此断了再开饼店的心。可她没想到,半夜会起那么大的风,她也没敢跟林爷爷讲她的阴谋计划,他知道了一定会阻止她,所以是林奶奶让林爷爷丧了命。”

我们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火是林奶奶放的啊?”

奶奶说:“我7岁的女儿,半夜起夜,看到林奶奶拿着煤油灯,点燃了一捆稻草,她不知道她是想放火。林奶奶跑得匆忙,身上掉了东西也没察觉,被女儿捡到了。小女孩贪心,觉得好看,想要,就窝在了怀里,没敢对我讲。后来失火了,她受了一场惊,生病时我发现那东西,问她从哪里来的,她才说出来。”

“是什么东西啊,奶奶?”我问。

奶奶说:“是一个玉佩,秘方就被林奶奶藏在玉佩里了。她这个人啊,就是太贪心,想独吞秘方。还有,可能,她也一直很恨我吧。”

“为什么恨你啊?”

奶奶笑了笑,眉间有些欣然,说:“大姜爷爷和林爷爷做学徒时,饼铺对面是一家医馆,她是老中医的女儿。她一直喜欢大姜爷爷。谁知道,大姜爷爷,却看上了我。”

我们欷歔一番,也笑了。

可从林奶奶和林巧巧那里,我已知道,这些陈年往事,远不是一笑便可了之。究竟是什么能令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仇恨,从少年延续至老年,并且还要遗传给下一代?除了争夺爱情,争夺幸福,也没有别的解释。

可爱情不是1+1等于2这么死板,爱情可以有很多可能,奇迹,意外,甚至暧昧,迂回。或者,奶奶与林奶奶争夺爱情时,奶奶采取了某些并不光彩的手段,也未可知。

 

日子流水一般淌过,水流在湍急的拐弯处冲起层层旋涡和泡沫,像年少的我们的心情。

林巧巧与大姜恋爱着,看上去像是很投入的模样。可大姜性情乖僻,对林巧巧一时热情似火,一时又冷淡如冰。他完全按自己的需要来操控这场爱情游戏。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和家庭,造就了他今天如此自私自大的性格?

我很好奇,很想知道。

我总以为,大姜的本性里,善的那一面,并没有被湮灭,只是暂时被蒙蔽,看不到罢了。我想拯救他,帮他把善的一面展示出来。我天真且自以为是地认为,我可以做到。

暑假到了,林巧巧被艺术团选上,跟团去外地演出了。

可大姜还是每天晚上都不在家。他干什么去了呢?我偷偷跟踪他。

他跟女孩子约会去了。有时和某一个女孩,有时和三五个女孩,有时一群同学,有男有女。他们去逛街,唱歌,玩跳舞机,打游戏机,玩桌球。看得出来,那些女孩都对大姜亲切黏糊,而大姜也是一副来者不拒的样子,看起来关系暧昧。

我想起苏朵,大姜这样的行为,算得上是真心只爱她一个吗?

我想起林巧巧,心里感到恶意的快感,假如她看到这一切,她会怎么想?即便是游戏,也要遵守些游戏规则吧?

半个月后,林巧巧回来了。

她回来的时候,正是黄昏,她拖着行李箱,夕阳把她的影子映得长长的,有些疲惫,有些孤单。行李还没放下,她就到姜饼店来。她说:“给你们都带了礼物。”

她说得轻松自然,身份俨然是大姜的女朋友,几乎把她和小姜那两年忘得一干二净,像是从不曾有过。

     大姜收到的礼物是一个橡皮泥娃娃,长得跟大姜一模一样,身上还穿着大姜常穿的条纹T恤。林巧巧说:“这是我在当地的一个小店里请人捏的,我只告诉了他你的相貌,他就捏了个八九分像,厉害吧。”

我闭上眼睛,回想大姜的相貌,真奇怪,鼻子,眼睛,嘴唇,脸形,不清晰,不分明,它只是一片模糊。我睁开眼睛,盯着大姜的脸,想,我怎么会想不起来呢。而林巧巧,她怎么就能记得那么清楚?

我的礼物是一套木头彩绘娃娃,一套十个,尺寸一个比一个小,小的装进大的肚子里,大的又装进更大的肚子里,最后都装进去,只看见一个大的娃娃。林巧巧说:“这叫俄罗斯套娃,看着蛮有意思的。”

她摸了摸娃娃说:“我自己也留了一套,我觉得这很像我们的生活,在你以为什么也没有的时候,总会发现,原来,里面还藏有惊喜。而当你以为一切都好起来时,说不定,还有小人。呵呵。”

这番言论,是专门说给我听的。

小姜的礼物是一只口琴,柳木口琴。柳木口琴这种东西,琴行就有卖的,想买随时可以买,她何苦千里迢迢带一支回来,正经八百地送给小姜?何况,小姜他也不会吹口琴。

小姜还根本没从失恋中解脱出来,他握住口琴,放在嘴边,吹出几个单调的杂音,有些失落地说:“可惜我不会吹,一点音乐细胞都没有。”

林巧巧笑了笑:“这支口琴我试吹过,音色很好,很难得的,你就留着吧。”

小姜显然很珍惜这份礼物,但更显然的是,他更羡慕大姜的礼物。小姜握住口琴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大姜却放下橡皮泥娃娃,和林巧巧说说笑笑出门去了。

我回到房间,站在临街的窗口看他们,他们并排走在街上,路灯的光昏黄微弱,映着他们的脸,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们拉着手走到水果店门口时,当然,水果店已经打烊了,林巧巧侧过身子,对大姜说了句什么,大姜停了下来。林巧巧走近两步,停在他面前,大姜环抱了林巧巧。

他们开始亲吻。

 

口琴的到来加重了小姜的失恋。他无法理解,林巧巧为什么要送口琴给他。既然送口琴,说明还想着他,既然想着他,为什么又和大姜在一起?而大姜,为什么又不能真心待她?这样算是快乐幸福吗?这样下去,只会更加痛苦。想来想去,杞人忧天,他脑海里一团乱麻。然后他对我说,蓝蓝,我好难受。

我能说什么呢。我不能够像我难过时他安慰我一样,对他说出类似6岁时的稚嫩诺言,说你长大了,我就嫁给你。

小姜,他终于被林巧巧的爱情击败了,或者说,他被林巧巧与大姜的恋爱姿态,击败了。他像是患了病,无精打采,不在状态。内心的痛苦透过血管,在他的皮肤上漫延,他实在找不到解脱的方式,于是他每天去游泳。

不是去游泳馆,而是去槐树街后面山上的一座大水库。

大水库是解放后修建的,后来又废弃不用,自来水公司不在那里采水,附近的人们就把水库放水口常年开着,水哗哗流出,一直流到山脚下,混合着山上的泉水,在山脚下形成了一条小溪,小溪就在槐树街背后。槐树街几乎家家户户都打了古井,预防停水,井里的水,就是来自小溪。

“不许去水库游泳!去了我肯定打断你的腿!”槐树街的每一个家长都会这样对孩子说。水库偏僻,水深不可测,四周还长着灌木和树林,很少有大人会去那里,除了夏天贪玩游泳的孩子。而每年夏天,都会有小孩因去水库游泳而淹死其中。

其危险性不言而喻。何况小姜现在是这样的状态。

小姜不听劝阻,还让我对奶奶也隐瞒着。我很担心他,有时就跟着他去。他在游泳的时候,我就坐在树荫里,采野草野花玩,运气好的时候,也能找到刺莓之类的野果,还有一回,我们捡到一只小小的野鸭子。

小姜喜欢潜水,常常从这一边沉下去,然后从很远的地方冒出来。有一次,他跳进水里,就沉了下去,像一块石头沉入水底,水面刹那一片平静。我看着平静的水面,期待着他从某个地方,突然冒出来。

可水面依旧一片平静。

时间混合着阳光慢慢划过水面,水面波光闪闪。

我急了,喊他:“小姜!小姜!”依旧没有动静。他不止一次逗我玩,只要我一着急,一喊,他就立刻会冒出来。可这次,我喊了好多声,都没有回应。我哭了,沿着河岸跑起来,边跑边喊,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我是不是要失去他了?我不能失去他!

忽然,在我的脚下,一个脑袋像蘑菇冒出泥土一般,“嗖”地冒出水面来,他一把抹掉脸上的水,双臂支撑在岸上,探出半个身子,看着我,笑。

要是往常,我一定会被吓到,会尖叫。但这次,我没有。我的心里,“骨碌”一下,也像是有一颗湿漉漉的小蘑菇冒了出来。

小姜不笑了,他把头趴在草地上,轻声说:“沉在水底的感觉真好,什么都不存在了,真想就那样一直下去。我其实只是想想,没真想把自己淹死。可我今天太留恋那样的感觉了,等我想浮上来时,就真的使不上劲了,呛了好几口水,怎么挣扎都柔软无力,我还真想放弃算了。”

说着,他咳嗽一阵,伸出手,摸摸我的脚踝,说:“可我听到你在喊我,听到你在哭,我知道你担心我了,你伤心了,我一咬牙,一鼓劲,浮了上来。”

我坐下来,索性真的大哭起来。小姜爬上岸来,坐在我身边,像小时候我哭泣时一样,轻轻拍我的背,安慰我。

风吹起来,凉爽而温柔,我恍惚有一瞬间的错觉,我们俩,又回到6岁那样的时光。

我清楚地知道,不管我对小姜的喜欢是不是爱,有一点可以确定,我害怕失去他,我不能失去他。

他对我,很珍贵。

 

是林巧巧,她差点让我失去小姜。

林巧巧把心思专注在跳舞上,训练更专业也更辛苦,她很少有时间和大姜腻在一起了。而大姜,正好利用空闲时间和别的女孩瞎混。

一个周末,林巧巧去训练。她刚走不久,一个女孩就到姜饼店来。她握着一副网球拍,来叫大姜去打网球。大姜换好鞋子,推出车子,骑上去,女孩跳上后座,搂住大姜的腰。

林巧巧忽然从那头过来。见此情景,她愣了愣,我以为,按她的脾气,她定会拽下那个女孩,照准她脸上就是“啪”的一巴掌,还会对她说“大姜是我的男朋友,你最好离他远点”!

可她没有,她在原地站了几秒钟,然后走过来,挡住大姜的去路,直接对后座的女孩视而不见。她亲密又欢喜地,握住大姜的手说:“不是说好了吗?今晚我们四个,你我,小姜和蓝蓝一起去看电影。看,票我都买好啦!”说着她像变魔术似的,果然从口袋里掏出四张电影票来。

她完全当女孩是透明,是空气。

女孩气歪了脸,她夺过大姜手里的球拍,蹬上车子,箭一般射出去了。

大姜没有去追,像是女孩不曾来过一般。小姜推说要看柜台,不跟他们去。我很想去,可我去了也许只会更难过。我也说不去。

大姜便走进屋说:“两人去看没意思,我也不去。”

林巧巧就站在屋檐下。我冷笑着:“你可真是沉得住气呀。”

她也冷笑:“你不也一样吗?”

我哼了一声。

林巧巧说:“你比我还痛苦难过吧?我知道大姜不爱我,但别以为我就有多在乎!”

我蔑视她:“那你图什么?”

她踮起脚尖,旋转了360度,仰起脸说:“为了让你难过呀!我知道你喜欢他!可他,爱的人,也不是你!”

我被她激怒了,我大声吼道:“小姜也很难过!也是因为你!”

林巧巧也急了,她大声吼:“不是因为我,是因为命运!每个人都有他的命运!我也没有办法!我爱过他了,他对我的爱,才刚爆芽,我对他的爱,却已经花开花落!我不欠他的!”

停了停,她又说道:“现在就算痛苦了?你们还什么都没有失去呢。真正的复仇才刚刚开始,你就招架不住了?招架不住你就离开姜家啊。只要你是姜家的人,你就要被姜家种下的罪孽报应!命运使我沦为林家的复仇之箭,被我奶奶打磨多年,如今箭已在弦上,我不得不发。”

她舒缓了神情,吐了口气,说:“坐以待毙吧,姜蓝蓝。”

我不慌不忙,思考着她的话,在脑海里组织语言。随后,我拉过一把椅子,喝了口水,润润喉咙,才不疾不徐地说道:“林巧巧,这么多年来,发动进攻的都是你,看起来主动权都掌握在你手里,我只是被你控制牵引,被动招架,我显得很懦弱,无能。可其实,我在防守。和进攻一样,防守也是策略。你是索取者,侵略者,你想要的东西,始终在我手里,只要我坚定不离,严防死守,无论你用多少阴谋诡计,明枪暗箭,都是无用功。”

林巧巧呆住。

我又说:“我知道你奶奶养兵千日是为了什么,姜饼秘方是吗?饼店是吗?要我们家破人亡是吗?告诉你,我不会妥协,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如果你要强占,我就和你拼到底!”

林巧巧更加惊骇地呆住。

我舒口气,放松神经,说:“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不强求,你应该看开些,豁达些。不要让自己青春的生命,沦为陈年旧怨的祭品!不值得。绝对不值得。”

跟她论战,大多数时候,是她赢。但是,到了关键时刻,我想,我也要赢个一回两回。不然她还真的以为自己所向披靡,独孤求败了。

 

防守太久,我觉得有些乏味,我决定反击一下,换换心情。

我联想看过的小说和电视,想了很多种反击的方法,比如揍她一顿,比如买一条蛇放在她的课桌里,再比如找几个女生一起羞辱她,可都被我否定了。

也许,我是真的恨她了,也许,因为这是我对她的第一次主动反击,所以,一定要成功,要猛,狠,准,一击即中。我不惜花时间思索和等待。

新年到,机会来了。

天寒地冻的冬天,林巧巧穿着薄薄的芭蕾舞裙,在辛苦地练习。经过艺术中心的推荐,还有她自己的努力,电视台的新年晚会,她争取到了一个节目,5分钟的独舞。

我们省的电视台,是所有地方台中收视率最高的,因为总体风格是青春活泼,时尚快乐。晚会现场直播,全国观众都看得到。这样的机会,意义何等重大,可想而知。

她辛苦,紧张,全力以赴。

为了这次演出,她还特别定制了新的芭蕾舞裙。

她告诉了所有她认识的人,或者说她告诉的那个姿态更像是邀请,她说:“记得收看新年晚会哦,我有节目!选最受欢迎节目的时候,请投我一票哦!谢谢啦!”

她是那么高调,张扬,以至整个槐树街,我们学校,大姜他们学校,全都知道了。

终于等到演出的那个晚上。我反击的武器,是一瓶从文具店新买的碳素墨水。

电视台演播厅的后台,不像艺术中心的后台那么容易进,有保安保守。那是一个年轻的帅哥。我用了一个甜甜的微笑,和一支口香糖,麻痹了他,我说:“我有个好朋友在里面,我进去找她,马上就出来。”

我混进去,林巧巧和化妆师正在忙碌。她闪闪发亮的芭蕾舞裙就摆在椅子上。离她的演出时间还有半小时。

我对后台的勤杂工大婶说:“麻烦你,去叫一下正在化妆的那个女孩,说有朋友找她。”

大婶进去,我闪过一旁,看林巧巧出去后,我跑进化妆间,把手里满满一瓶子碳素墨水,像画家作泼墨山水画一样,全泼在了那条漂亮的裙子上。

电视台离槐树街或是艺术中心都很远,根本来不及再回去拿别的裙子了。而且林巧巧身材小巧玲珑,别的芭蕾裙很难合她的身。

我跑出来,站到冰凉的夜色中,满心畅快地想象着林巧巧此时的恼怒和绝望。

我回到演出现场,本来该林巧巧的节目了,可她没能上场,换成了一个没有名气的相声演员在那里说单口相声。

 

几天后,林巧巧碰到我,她冷静地问:“姜蓝蓝,是你干的吗?那瓶墨水。”

我说:“没错,正是我。”

林巧巧的情绪立刻变得激动,我还从未见她如此歇斯底里,她吼道:“你知道不知道我是怎么争取到那个机会的!你知不知道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我千辛万苦,等来这一晚,却被你给毁了!你知不知道,这个机会对我多重要!我可能一炮而红,可能一夜成名,可是,都被你毁了!”

她越说越失控,她朝我扑来,挥起巴掌,企图朝我扇过来,我捉住她的手,使劲捉住。她跳舞要保持身材,身体发育期也拼命节食,所以细胳膊细腿,手也柔软无力。而我,比她高了一个头,壮了一个码。

我说:“你就忘了吗?你说过的,这是命运!每个人都有他的命运!”

林巧巧使劲挣脱,呜呜地哭了,她朦胧别没肺的泪眼里满是仇恨在燃烧,她狠狠地说:“姜蓝蓝,你给我记住了!你给我的,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长久以来,都是她主动挑衅,她习惯了这样的主动,如今,我才不过主动一次,她就暴跳如雷,几乎疯魔。

林巧巧失去了珍贵的机会,对解除小姜的痛苦,其实没有任何帮助。

我只是觉得解气。有时候,我们争的,不过就是一口气。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小姜。他只是问:“不是说新年晚会有林巧巧吗,怎么没看到?”

大姜也不知道,实际上,他也不关心。他越来越表现出一种趋势,那就是,他的人,活在这里,活在槐树街,活在此时此刻;但他的心,却在远方,在我所不知道的某处,在那个我从未谋面的叫做苏朵的女孩身上。

他爱她,肯定的。

但是,他不能再爱她,似乎是这样。

林巧巧说要加倍奉还我,我相信她会,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方式又是如此可怕。

天气转暖,林巧巧穿上了薄薄的呢裙子。一天放学后,她对我说:“姜蓝蓝,请你今天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问:“去哪里?”

她说:“你直接说吧,你敢不敢去?”

我说:“有什么不敢。去就去。”

我们骑着自行车,一前一后出了校门,刚走到门外,大姜迎面而来。他应该是来找林巧巧的。他叫住我们,问:“去哪里?”林巧巧说:“姜蓝蓝和我有事,你先回吧。”

大姜看了我一眼,我心里有些忐忑。我预感,林巧巧,她是有预谋地要报复我了。可我不能在此刻逃脱,就算我今天逃脱了,也难逃明天。她不会轻易罢休的。

林巧巧带我钻进一条小巷子,小巷子破旧,古老,房子都已破败,无人居住,墙上都画着大大的“拆”字。

一进巷子,林巧巧便立刻转身,飞速离去。

而我,被3个男孩,堵在巷子里。从他们的穿着和模样上判断,他们是痞子。其中一个瘦瘦的男孩对我说:“对不起,美女,今天要得罪你了。”

他说着,把我从车上拉了下来。

我浑身一僵,说:“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他开始动手动脚:“只想看看,像这么漂亮的脸蛋,会有什么样的身体。”

我大声尖叫,万分恐惧:“不!”

 

巷子很窄,他们挡住了我前面的路,我丢了车子,想往后跑,却被他们抓住。我往后一看,却看见另一个男孩,使劲拽住刚刚离去的林巧巧,她的脸上,也满是惊恐。他往这边拖,说:“一个美女哪里够!不如把这个也一起带上!兄弟你说怎么样?”

瘦瘦个子说:“不太地道吧,我们收了她的钱,是要教训这妞儿的呀!”

那个男孩把林巧巧往我身旁一推,说:“哪有这么多讲究!一不做二不休!这才是做大事的范儿!你看看这两个妞,那个美得像仙女,这个美得像妖精,白捡的便宜!”

4个男孩把我们围住,像是猎人围狩小兽。

围观片刻,他们围拢来,两人拽一人,往一扇敞开的破门里拖。林巧巧虽然惊恐,但还是愤怒,她大骂:“我给了你们钱!说好了的!你们不能这么做!你们都是畜生!禽兽!不得好死!”

一个男孩拽掉了她的裙子,正撕扯她的紧身裤,另一个人从背后抱住她,她一张嘴,狠狠咬住箍在她胸前的手臂,松开嘴时,满嘴是血。那人痛得松开手,用另一只手,一个巴掌扇过去,林巧巧倒在地上。

我被瘦瘦的男孩摁倒,他用膝盖死死压住我,我拼命挣扎,挥舞双手,我的旁边正好有一截砖头,我捡起来,用力敲在他的后脑勺上。另一个男孩马上狠狠地踢了我一脚,踢在肚子上。

我高声呼救,可这废弃小巷,哪有人?

我极力挣扎,可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几乎绝望。

就在这时,有人冲进来大声说:“我打了110了!警察马上就到!”

4个男孩立刻放开我们,拔腿飞速逃跑。

来的人是大姜。林巧巧从地上坐起来,喊他:“大姜!”

大姜却朝我跑过来,他扶起我,抱住我说:“妹妹不要怕!”他扶我站起来,一只手扶住我的肩膀,安慰我,“妹妹不要怕,没事了。”

他一直扶着我,直到走出巷子口,走到热闹的大街上。冬天的夕阳正好洒落,笼罩着我们,这一刻,劫后余生。

 

大姜带我们坐进出租车,对司机说,槐树街。听到这三个字,我心安了。心情稍微平静,我才想起林巧巧,她就坐在我旁边,神情落寞,形象狼狈,嘴角还有血迹。

她望着我,嘴角动了动,轻声说:“我只是想让他们吓唬吓唬你,并没有叫他们伤害你。并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坏,我不是存心……”

我说:“你更没想到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吧。”

她似乎想说什么,我冷冷地制止了她。我说:“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能够逃脱,已经是万幸。”

我还说:“我也不怪你,这种恶毒的事,正好符合你的性格,你做出来一点也不奇怪。从此以后,我会对你多加提防的。”

林巧巧转头对大姜说:“真的,你要相信我,他们收钱时就答应我的,只是吓唬吓唬姜蓝蓝,不会真的做什么的。”

大姜说:“我相信你。但这已经很可怕了,你长得像苏朵,可她不会这样做,连想都不会这样想。”

林巧巧喊司机:“停车!”

司机停了车,林巧巧下车,对大姜冷冷地说:“你不过是在游戏,而我明知是游戏,却还陪你游戏,也许我真的是为了要姜蓝蓝难过,但是,我却还是付出了时间与精力!付出了青春!现在我告诉你,我累了,我不陪你了,再见。”

林巧巧走向街的另一边。车子继续往前奔驰。大姜望着车窗外,轻声叫了一句“苏朵”。

我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快点回到槐树街,回到姜饼店,见到奶奶和小姜。

我还要吃一个姜饼,让姜饼的香甜和温暖,驱走我身上的恐惧和愤怒。

回到姜饼店,小姜正好站在门口,见我这番模样,大步走过来,问:“你怎么了?”

我什么也没有说,趴在他的肩头,呜呜地哭了。

直到此刻,闻到小姜身上的气味,听到小姜的声音,我才确信,我平安了。

很奇怪,我一直向往的怀抱,不是大姜的吗?他赶来救了我,为什么在他的怀里,我却没这种彻底的安心呢?

 
上篇:Part Two 如影随形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03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