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8.转机
8.转机 文 / 蓝白色 更新时间:2010-11-9
 
   

一切对吴桐来说,都正在慢慢画上句点。

监护权案以庭外调解告终,坊间传闻吴桐拿的赡养费数额惊人,吴桐算是终于见到一篇如实报道:的确,厉仲谋在钱财这方面历来慷慨。

却没人知道,她是拿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换取了这些。

顾思琪最终接下了TCcase,她回香港后来厉宅看望过吴桐几次。

思琪正与厉氏接洽,能不能替TC拉拢厉氏,成败在此一举。

吴桐养伤期间,和思琪交流企划案成了她打发时间的工具。

除此之外,思琪能说的话,似乎就只剩下安慰。

“离开这里也好。忘掉一切,重新开始。”

吴桐能做的,也只剩微笑 ,“我尽量……”

无能为力如果能变成绝望,那绝望最终也会变成遗忘。

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吴桐是扳着手指头倒数的。

原本还想教厉宅的保姆阿霞做些童童爱吃的,却发现与她相比,自己厨艺实在太差,阿霞做的便当精致而可口,童童每日都腻着她,要她学学阿霞做cookie

儿子不爱吃西芹和香菜,不用吴桐告知,她们都知道,只因厉仲谋也从不碰这些食物。

她这个做母亲的到底能有多失败?

除了童童睡不着时她可以搂着他讲故事、哄到他睡着外,她再没有其他是不可替代的。

可有可无,世间没有比它更残酷而讽刺的词……

吴宇的麻烦解决了,她自己的麻烦依旧。

每日只靠一条腿楼上楼下地跳,儿子看了就笑,“妈咪像极了独脚侠。”

吴桐就挑儿子最开心的时候,有意试探,“以后妈咪如果要回南京,童童是跟妈咪一起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儿子的回答自然是要跟着她一起走,可过后几天,她好几次听佣人说,童童最近总把厉仲谋问得哑口无言。

问什么?

问他什么时候娶了吴小姐,别让她回南京了……

是啊,厉仲谋怎么可能不哑口无言?他有正式女友,他还有无数花边新闻女主角。

怎么可能娶她这个如此被他厌弃的女人?

吴桐把这当笑话听,可再怎么努力都笑不出来。

这段时间,厉仲谋对她态度悄然转变,吴桐察觉得出来,不太明白原因。只能感慨孩子的影响力真的很大。

他在孩子面前,终究是要维持慈父形象,不能对她冷言冷语。

而厉仲谋和儿子的相处确实很好,好到吴桐都快要嫉妒了。

可再疼儿子,这个男人也不会因此就娶了她。

所以,虽同在一张桌上吃饭,偶尔还说上几句话,他对她有时甚至算是柔声细语,但她还没蠢到会对此抱有幻想。

可这些话要怎么跟一个孩子解释?

无爱承欢

8.转机

儿子在厉仲谋那里得不到答案,趁着睡意满满,也不避讳了,直接来问吴桐,“妈咪,你什么时候和爹地结婚?”

吴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就会抱紧童童。搂着儿子,她微笑地还挺像那么回事,可就是不说话。

起码她做不到对着孩子明亮的眼睛说违心的话。

怕内心的煎熬又加上一笔。

童童锲而不舍的精神终于吓退了吴桐。

半夜三更童童又抱着故事书来到她的房间,听她讲了两句就打断道:“妈咪,我们班的小胖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他怎么了?”

“听说他的爹地和妈咪复婚了!”

“……”

孩子水汽饱满的墨黑瞳仁,那里头闪着希冀的光。

吴桐沉默片刻,慢慢地松开了环着儿子的手臂,“妈咪有点渴,要去楼下倒杯水,童童你先睡。”

“唔……”童童抓着她睡裙裙摆不松手,“我去帮你倒。”

“你先睡,乖。”

吴桐吻了吻儿子的面颊,拖着打石膏的一条腿,艰难地下了床。

夜深人静。

所有人都睡了。

吴桐一人,紧抓着扶手,一级一级下了台阶,到厨房倒了杯水,靠着料理台,慢腾腾地喝。

一杯又一杯。

不知何时,不远处的座钟敲响了零点的钟声。

吴桐无声叹气,还剩两个月零十七天……

“这么晚了,还没睡?”

沉静如大提琴的声音悄然奏响。

吴桐动作一滞,继续。

装作没听见。

可某人不仅不走,甚至踱到一旁的吧台,拉开高脚椅坐下。

他不走?她走。可惜腿脚不便,自觉姿势滑稽,他也没偏头看,倒了杯威士忌,仰头灌下。吴桐走过他身侧。

被男人抓住了纤细的手腕。

厉仲谋扭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他最近绯闻缠身,吴桐每每翻到娱乐版,就可见厉仲谋与名媛、与主播……

肮脏的男人。

吴桐还以为自己这么想,心情就会好。

可为什么……

奋力抽回手。

脏!

彼此沉默地僵持,厉仲谋捏得她骨骼闷响,若有所思地看了她许久,蹙着的眉慢慢平顺下去,“我有话跟你说。”

平时他回厉宅,只有在用餐时间才见得到她,她这哪是来教他如何和孩子相处的?

只不过是要拖延时间。

厉仲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有个叫顾思琪的,正代表TC争取和厉氏的合作。”

“……”

“如果我没记错,顾思琪到厉宅找过你。”

吴桐闻言愕住半晌。

待她反应过来时,转瞬间又让自己陷进了一片苦涩。

他又要怀疑她什么?他对她的防备,还真是有增无减!

拼命地喝水,也冲不淡的苦涩。

手边就是威士忌酒瓶,吴桐那只自由的手不受控地端起酒瓶,往水杯里倒了些。

见她仰头灌酒,厉仲谋一怔,不知不觉间就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你没有话要跟我说?”

如果,这女人恳求他……

酒精烧过喉管,火辣辣地驱除了一切。

吴桐忍着喉间的烧灼感,仔细咀嚼他的话。

说什么?说她对厉氏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也从没想过要干涉?

他听了,莫不是又要讥笑?

“她是我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过我。不过,就算我求你别为难她,你也不会听的,不是吗?”

不用细听,也可分辨得出这女人生硬的语气中藏着嘲讽。

他们之间的相处总是这么糟糕——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厉仲谋思考不及,有些想叹气,却只是又倒了杯威士忌,一口饮尽。

吴桐转一转吃痛的手腕,站得久了腿有些麻,她越发艰难地前行,但是并不见迟疑。

她要离开这里。

厉仲谋没有阻拦。

吴桐好不容易走到楼梯下,周围空无一人,她终于可以停下来,擦擦额上的汗。

不顾脚伤的后果是,她跨上第一级台阶后就跌倒了。

独自带着童童生活了六年,吴桐还以为再没有什么坎儿是她跨不过的,却原来,一级台阶都能难倒她。

疼,疼死了!可她这时候,连再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吴桐期期艾艾地笑起来,身心苦涩。

为什么总是苦涩?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什么困难都真的能一笑而过,就好了……

身后有脚步声,并且声音正在靠近她。吴桐知道那是谁,不笑了。

厉仲谋此时已经来到她的身后。

只有吧台那儿亮着灯,厉仲谋逆光而站,光明与黑暗统统聚在这一个男人身上。

他的面目隐在黑暗中,也不知是什么表情。

他递出一只手给她。

吴桐视而不见,扶着栏杆,想方设法站起来。

结果只是更重地跌下去。

片刻后,厉仲谋朝她俯下了身。

他背后的光线因为俯身的动作滑到了吴桐的脸上,令她看清了他的表情。

厉仲谋横抱起了她——

他之前这样抱过她三次,不,加上七年前的,是四次。可每一次他的柔情之后,都有一个劫数在等着她。

不,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她永世的劫……

吴桐走神之际,厉仲谋顺势将她一双手臂拨拢到他颈项后。

他身上有着淡淡的酒气。

她在痛苦地做着内心挣扎。

一瞬间,就乱了。

抱着她上台阶,低头见她在发呆,厉仲谋顿一顿,方轻声说:“是你说的,我该设身处地为童童的母亲想想,该给一个母亲应有的尊重。”

这是在对她说,也是在对他自己说。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没错,是这样的。

吴桐相信了,虽然犹豫,但没有再吭声。

厉仲谋也相信了,紧了紧手臂,上楼去。

回到客房,童童已撑不住困意,陷入浅眠,厉仲谋放下她,却并没有离开。

这个男人的存在感很强,吴桐想尽办法忽视。她挪过去为童童掖好被角。孩子压着脸侧睡,还哼哼唧唧的,一丝口水就这么渗出了嘴角。

吴桐抽出纸巾帮孩子擦嘴,动作很轻,可还是吵醒了他。孩子的眼皮眯开了点缝隙,看了眼吴桐,童童习惯性地搂住她,在她手臂上蹭了蹭。

厉仲谋站在她们身后看了片刻。

不由自主沉沦的感觉糟透了。

厉仲谋转过身,在房间内找些别的东西来看。目光所过之处,书桌上的文件吸引了他的注意。

厉仲谋驻足片刻,翻看文件——正是TC几日前送到他手里的企划案。

这么精彩的企划,竟是出自这个女人之手……

厉仲谋放下文件,回头看一眼正照顾着孩子的吴桐。

之前小看她了。

吴桐被她盯得头皮发麻,搂紧了儿子要下“逐客令”,可他已先开口:“……孩子这几天,都睡在这里?”

这沉谧的男声打断了吴桐,也引得童童回头看。

童童这回是彻底醒了,坐起来,“爹地……”

厉仲谋像是笑了下,低头亲了亲孩子的额头,“吵醒你了。”

吴桐其实只希望他快点离开,把孩子从他的手中抱回来,塞回被单中,心不在焉地答:“他认床,新房间睡不习惯。”

刚从机场赶回,厉仲谋觉得自己有些疲累,没有再多说什么。和对待孩子一样,俯身亲了亲吴桐的额头,“你也睡吧。”

一切都那么那么自然,自然到连吴桐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关门声响起,才恍惚回忆到,刚才,他吻了她?

厉仲谋关上门,手还按着门把。

许久,僵立的身体向后倚靠,贴在了门板上:厉仲谋,你到底在做些什么?!

 

 

顾思琪代表公司谈判,过程并不愉快,双方僵持不下,她一直提议要当面与厉仲谋谈,都遭到拒绝。

可这次,竟然是厉仲谋的助理林建岳亲自把她请到了总裁室。

厉仲谋的声名如雷贯耳,行内无人不知,前些日子她常去厉宅,几次都是远远看到他。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面对这个男人,顾思琪还是怔了半晌。

他的声音勾回了顾思琪的思绪,“顾小姐?”

此女子一头干练的短发,规矩的职业套装,微微一顿,这才弯出一抹浅笑,“厉总,您好。”

她递上企划书与其他相关文件,厉仲谋只随意翻看了几页,就把文件交给了林建岳。

林建岳在老板示意下退出总裁室,把空间留给厉仲谋。

顾思琪都看得出来,厉仲谋心不在此,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请她过来?

很快,厉仲谋自行揭晓答案,“顾小姐,这份企划案很精彩,方不方便告知它是出自谁人之手?”

于顾思琪,这是一场豪赌。她思忖片刻,和盘托出,“那人厉总您也认识的。”

他没接话,静静地等她继续。

“在学生时代,她和我就做过相关课题,专门研究厉氏的营运模式。能和厉氏合作,对我们来说是多年的梦想。”

厉仲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顾思琪笑一笑,大方承认,“厉总您是我们多年来奋斗的榜样和目标。”

话至此,厉仲谋倒是得好好打量这位说话圆滑、不着痕迹的顾小姐。

和漂亮的女人谈生意,自然是赏心悦目,可惜他意不在此。

“看来那人算是顾小姐多年的好友了?”

他很会引导人说话,顾思琪不知不觉间说了很多。

嘴上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脑中回想的,却是她与吴桐大学毕业那年的暑假——

正值夏末季节,空气燥热窒闷,她陪着吴桐去深圳堕胎,印象最深的是那家小医院的吊顶风扇,吱吱呀呀地如垂死的病人。

当时的一切,顾思琪记忆犹新。

当她在手术室门外焦急等待时,惊见穿着手术服的吴桐突然夺门而出,落荒而逃;她还记得自己追上她时,吴桐靠在她怀里,泪水流进她的衣领。

那种冰凉感,顾思琪一生都不愿经历第二遍。

也因此,顾思琪曾无数次诅咒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却原来,那人是厉仲谋……

“虽然是多年好友,可我似乎从来没弄明白过她到底在想些什么。”顾思琪字斟句酌。

哪怕在这个男人脸上看到一丝动容也好,可惜他波澜不惊的模样让顾思琪失望了。

“计划书很精彩,很有见地,看得出来出自聪明人之手。”他轻描淡写地说。

顾思琪悄然握紧拳头,思忖了片刻,回道:“她虽然在感情上总是犯糊涂,但工作方面确实是很出彩。可惜,她只犯过那么一次,却因为惹了不能惹的人,一辈子都要受罪。”

顾思琪选择把话停在此时此刻。

仔细地看他的反应。

这个男人的表情变化很精彩,但也很隐秘,顾思琪悄无声息地注视着。

厉仲谋重新翻开她的计划书,“顾小姐,”声音依旧冷静自制,“企划部研究过计划书,对资金的要求很高,说实话,以TC的规模,还没有资格做厉氏的合作方。”

这张杀伐决断的嘴每说出一个字,都令顾思琪的胜算低了一分。

旁敲侧击地说了那么多,难道真的没有一点成效?

然而厉仲谋紧接着却是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

不过什么?顾思琪屏息以待。

“……有个人对合作案很感兴趣,如果你能够拉拢她参与项目,我会重新考虑。”

真是只狐狸!顾思琪心中腹诽,面上却很谨慎,“方不方便透露那一位是来自哪家公司?”

“这人你也认识——吴桐。”

顾思琪僵住。

这个男人的眸中波光潋滟,顾思琪仿佛被瞬间击中,即使……他眼中的柔光淡得几乎让人无法察觉。

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顾思琪紧握的拳头终于松开。

厉仲谋将计划书递还给顾思琪。

双方起身握手,顾思琪志得意满地离开,厉仲谋则扭头看向窗外。

阳光明媚。

令厉仲谋回神、重新看向门边的原因,是顾思琪突然顿足,回身对他说的一句话,“厉总,我的那个朋友,爱一个人爱了多年,但她一直觉得那是个错误。我现在才发现,她当初的选择也许是正确的……谢谢你。”

他那么聪明,怎会听不懂她的话?

看着这张历来波澜不惊的脸孔上现出满满的、不可控的诧异,顾思琪笑吟吟地开门,走了出去。

 

 

时间,就在人最抓不住的时刻悄然流逝。

孩子们的暑期到了,吴桐拆了石膏后第一件事就是带着童童,和张翰可一家游夏威夷。

厉仲谋突然变得好讲话,竟没有反对他们的出游,大概是忙到无暇顾及了吧,这对吴桐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这两个人一离开,原本热闹的厉宅一下子冷清下去。陡然的变化令佣人们有些不适应,厉仲谋一直以为自己习惯这样的冷清,却也待了不到两天,就搬回了铜锣湾的复式公寓。

挑灯至午夜时分是常有的事,厉仲谋连日来飞了趟美加,公司的事积了很多,他回港后便马不停蹄地工作。

已是深夜,厉仲谋自文件上移开目光,揉了揉酸涩的眉眼。看看表,11点。

夏威夷那里,现在是……

打断厉仲谋思绪的,是此时响起的手机铃声。

林建岳来的电话,提醒他要动身去机场了。

张曼迪今天回港,厉仲谋答应了要去接机,林建岳记得这事,他自己倒是忙得忘了。

时间掐得准,厉仲谋到机场不久,张曼迪就下了飞机,接了张曼迪从专用通道出来,车子悄无声息地驶回公寓。

两个人都是满面的疲惫,张曼迪偏头看着他,想说话,但忍住了。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车上没说几句,车厢内流溢着轻音乐。回到公寓,厉仲谋还有事情要忙,对张曼迪说:“你先去睡。”

张曼迪却撑着眼皮摇摇头,待在书房看他办公。

有什么在改变?对了……他离开她时,没有吻她的额头。

张曼迪看得出来他的心不在焉,可惜,和往常一样,什么都不能挑明了说。

而他,对工作绝不会心不在焉。

这个男人工作时的样子,于她,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张曼迪爱极了他这样专注的神色。

等了很久,他依旧在忙,张曼迪无所事事间,回了卧房换睡衣。

卧房有简易书架,她换好睡衣后,便走到书架前看看。

他平日里看过的书都习惯放在外层第三格。

第三格第一本,棕色封皮,张曼迪取下来,翻到第二页的时候就愣住了。

B超照。

胎儿的心率图。

……

……

张曼迪僵着脸,机械地一页页翻过,直到照片上出现那个抱着刚出世的婴儿,对着镜头微笑的女人——

张曼迪手指一颤,瞬间就咬紧了牙齿。

再往后翻,却陡然没了内容,张曼迪也有所耳闻,这个女人产后一段时间患上了抑郁症,大概是没有心思再记日记了……

后头伸过来一只手,抽走了张曼迪手中的日记。

张曼迪回头看,厉仲谋正面无表情地合上日记本,转身将日记本放回书架上。

他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波澜不兴的样子,张曼迪怎么也猜不透了,几乎要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幻觉凭空想出了那一本日记来。

张曼迪走过去,温顺地自身后拥抱他。

脸贴在他的背脊。

她知道因为她抱怨孩子的事被向佐偷拍,还拿去做了证据。他定是猜到那是她有意为之,因此生她的气。

可他并没有不要她,不是吗?

他近日绯闻多多,和那几个女子理不清的关系几次被小报拍到做了封面,可是他不是一直对外否认的吗?

不是依旧态度明确地维护她这个女友的面子的吗?

张曼迪双手环在他的腰上,感觉得到他身体一僵。她几乎要以为他要甩开她了,忙不迭抱紧,唇贴在他的肩胛,“建岳说你订了下周的机票飞夏威夷。”

他正准备拉开她的手,闻言,手指停在离她手背一寸处。

“吴小姐是不是带着童童去了夏威夷度假?”

“……”

“你是要去看……他?”

“……”

他温柔但不容人抗拒地拉开了她的手,回身看着她,“我是去看儿子,不是去看那个女人。”

张曼迪的脸转瞬间没了任何表情。

他总是教人猜不透,可这回,聪明谨慎如他,也终于说漏嘴了。

他要去看……她,却对着他自己都要欲盖弥彰。

感情真的能冲昏人的头脑?

他这么冷血的人,都……没有例外。

厉仲谋紧随的话又一次拨痛张曼迪紧绷的那根神经,“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你别等了,先睡吧。”

看着他离去,张曼迪的脸瞬间惨白。

厉仲谋回到书房,电脑还开着,他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不知过了多久,邮箱图标开始闪烁,提示进了新邮件。

厉仲谋点开来看,是儿子寄来的。

夏威夷的海风、椰树、细白沙滩,当然,童童戴着帽子站在镜头前的样子,才是重点。

厉仲谋每天都会准时收到童童的邮件,有时是照片,有时是刻录的短片,孩子晒黑了一圈,露着白牙笑。

这回的邮件多了样东西——那女人的照片。

大概是童童偷拍的,镜头有点抖,但不妨碍厉仲谋认出这个穿着比基尼、戴着遮阳帽做日光浴的女人是谁。

 

 

吴桐很久没那么放肆地玩乐过了,待在夏威夷的一个星期,儿子爱到处跑,火山、海滩、游艇潜钓……吴桐应接不暇,却是每日都有笑容挂在脸上。

童童唯一心情不好的时刻,就是有俊朗的男游客搭讪吴桐。逢此时刻,童童一定第一时间冲上前,抱着吴桐的大腿,“我是他儿子!”

偏又吓不走那些人,反而一个个都摸着童童的头发夸奖,“你的孩子很可爱。”

吴桐唯一心情不好的,就是每天儿子与厉仲谋通电话那段时间。

为免儿子拉她也听电话,吴桐这时候一般都在给孩子准备早餐,或是和思琪通电话,甚至去外边看草裙舞。

回避的姿态明显。

香港的凌晨,厉仲谋将邮件中的照片保存后,拨电话给童童。

在这个身心俱疲的时刻,心间的围城丧失了戒备。电话这一端的厉仲谋,就这么无可抗拒地问出了口:“你妈咪呢?她在忙什么?”

吴桐被提及,童童最开心,可是怎么劝,吴桐也不会过来对厉仲谋讲半句话。

童童便有些气馁,无奈地只能把吴桐的原话转告,“妈咪在和思琪阿姨讲电话,她说她没有空。”

吴桐和思琪煲了快半小时的电话粥,思琪说了许多和厉氏的合作细节,旁敲侧击地问她愿不愿意加入。

她对项目很感兴趣,可厉氏……

吴桐挂了电话,有一段时间无法回神。不禁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刚才的语气显得太过感兴趣,才让思琪动了邀她加入的念头?

童童那边还没挂电话,吴桐踟蹰着进到厨房,磨磨蹭蹭地给儿子做三明治……

还能做些什么?

吴桐正想着,童童捏着电话跑了进来,“妈咪,爹地说下周会来夏威夷!”

她听言,半天才勉强笑了一下,思忖片刻后,吴桐向儿子伸出手,“童童,让妈咪跟他说几句好吗?”

破天荒头一次呢,童童怔了怔,立即眉开眼笑地点头,忙不迭地递上电话。

吴桐拿着电话躲到阳台。

夏威夷,早晨的海风吹着慵懒的气息,扑面而来的潮气绻在鼻间。

“过得怎么样?”

厉仲谋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不甚清晰。

属于他的气息,总是在最不期然的情况下撩动她心里那根静止的弦。吴桐不禁抬手抚了抚额,不就是额角的一吻而已吗?怎么就跟烙了印似的……

真真地挥之不去。

好在还有海风的咸腥能够令她镇静,冷淡地答:“童童发过去的照片你都看到了?他玩得很开心。”

“那你呢?”

吴桐在阳台上来回地走,心烦意乱。怪自己不争气,来回踱步间,全副神思都在思考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自己过得怎么样?

很开心?

没错,很开心,在见不到他的地方,永远是那么开心……

违心的话到了嘴边,正要说出口,忽而那一端响起个女声,“Eric……”

吴桐被那女人的声音震得脑子嗡的一下,下意识就把电话给挂了。

厉仲谋听着忙音,顿了顿才抬眸看着正走近的张曼迪,她已换回出门穿的衣服,朝他笑笑,“Eric,经纪人刚才call我,有急事,我得先走。”

厉仲谋看一眼手机暗下去的屏幕,手指在重拨键上停留数秒,收回。他起身,拿起搁在椅背上的外套,“我送你。”

早晨的夏威夷,全海景的阳台上,吴桐迎着海风,吹乱了发。

怔忪间电话又开始响起,她没看号码就接了起来,冷淡而惶然,“你那么忙,就别来夏威夷了。只剩下一个多月而已,你就让我多点时间单独陪陪儿子行不行?”

“桐阿姨……”

“……”

“……”

“哦,是可可啊!”

张翰可代张太太传话,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去烤肉。吴桐收了线,回头要进屋,只见童童整张脸贴在落地玻璃窗上,笑嘻嘻地看着她。

她拉开门回到屋里,童童仰着小脸问:“爹地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吴桐把电话关机,放进荷包,抱起童童就往卧室走,“可可约我们去BBQ,快点去换衣服,别让他们久等。”

 

 

从热情似火的夏威夷回港的这一天,香港是雨天。

停机坪外,雨势瓢泼,吴桐从夏威夷带回许多东西:手工艺品、珊瑚、贝壳和童童最爱的特制食品。

唯独没有带回好心情。

大概是这鬼天气作祟,毕竟人的心情太容易受天气影响,她想。

她不愿见到厉仲谋,不希望他飞去夏威夷;不想他在儿子身边时,还要抽空接听从香港打来的女人的电话,所以她带着童童逃也似的提前回来。

可是,在枯燥的长途飞行中,她倚着座椅看着机窗外层叠的云层,脑中又不时冒出一个声音:那么久没见,厉仲谋会不会偶尔想念……

想念儿子。

吴桐的心,一片混乱。

胡思乱想过后,她总是要取笑自己。

下了机,吴桐推着行李车从安检口走出来,儿子困得不行,坐在行李车的铁兜里闭着眼。

远远看见有接机的人朝她们招手,吴桐一愣。

吴桐和行李车都停在了原地,但那人已经主动走上前。

“张小姐?”

张曼迪笑得完美无缺,“我代Eric来接童童,不会很意外吧。”

这个声音,不正是当时她在电话里听见的女人的声音吗?

吴桐尴尬地笑笑,也不知是笑给张曼迪看,还是笑给自己看。

张先生一家这时还在夏威夷度假,她带着童童提前回来,连厉仲谋都没有告知。

张曼迪某种焦躁的情绪溢于言表,吴桐不需要察言观色,都看出了蹊跷。

吴桐请司机接童童回厉宅,她看着车子驶远,直到消失不见才扭头,跟着张曼迪进了间午茶店。

透过午茶店镂空的构架,可见机场接机大厅的玻璃幕墙。幕墙被雨水冲刷得一片暗淡,张曼迪的眼中也是黯然的光。

侍应生连杯水都还没送上来,张曼迪就已经开口,“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来麻烦你。”

张曼迪说着,苦涩地笑了笑。

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她这么聪明自信的女孩子都按捺不住了。

“张小姐,有什么话,直说吧!”

吴桐打心底欣赏她,甚至可以说是羡慕。

不顾后果地跟在那样一个男人身边,需要多大的勇气?

吴桐有时甚至会有错觉,觉得张曼迪像七年前的自己。但她比吴桐幸运得多,大概也不幸得多——

因为她得到了那个男人,而吴桐没有。

张曼迪顿了顿,从包中取出近期的报纸推到吴桐的桌前。

吴桐只低头看了一眼就没再往下看了。

她和儿子度假期间,厉仲谋的花边新闻,一定比夏威夷的自然风光还要精彩。

猜都猜得到,哪还用细看?

可是这么安慰自己,却是越安慰越苦涩,吴桐敛了敛神智,“你应该去找那些女人才对,找我有什么用?”

张曼迪眉眼垂着,是忧郁的弧度,“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这个年轻女人可以为了自己爱的一个男人做很多事,包括爱这个男人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吴桐自认为七年前的自己也许还做得到,可现在呢?

她不过就是看了这几张报纸,就再度望而却步了。

真真望尘莫及。

如果这位张小姐此行的目的是要让她知难而退,那她大可以如愿。

吴桐托着下颚,顿时有些脱力,“我不是你,不能替你做决定。”

“你难道一点也不在乎这些?”

“……”

她的迟疑,张曼迪捕捉到了。

吴桐捏着报纸的手指用力到渐渐泛白,这时候突然失去了正视张曼迪的勇气,所以她选择了扭头看别处。

“只要不影响到童童,其他的我都无所谓。”

张曼迪沉默了。

“厉仲谋在外面再怎么玩都不会让儿子知道,起码在这一点上他做得不错。”

确实是这样,没错,只要他对得起儿子就足够了。她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

吴桐这么安慰张曼迪,也这么安慰自己。

她说得云淡风轻,张曼迪听了却差一点要嗤笑。

 

有个儿子的就是不一样,俨然一副正妻口吻,对其他女人不屑一顾……

吴桐不愿再谈,起身的时候看见这个年轻女人不甘却隐忍的模样,一时有些后悔把话说得这么绝。

可是又无从开口安慰,思来想去,吴桐只对她说了一句,“我再过一个月就要走了,彻底地离开,只希望张小姐你能……替我好好照顾童童。”

 

 
上篇:7.绝境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65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