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少年文学 > > 第八章 显微镜生物之旅
第八章 显微镜生物之旅 文 / 杰奎琳•凯利/艾斯苔尔 更新时间:2010-11-12
 
 

地壳是一个广袤的博物馆……

在发生了多愁善感的古德克小姐事件之后,全家好几个星期都陷入慌乱之中,原因就是哈里失恋后十分哀痛。我守住了自己的誓言,没有去干涉别人。不过几天以后,爷爷在图书馆跟哈里谈话的时候,我还是趴在锁孔那儿偷听了他们的对话。对话涉及自然选择的法则,大自然总是如此炮制的,不过对人类却并不总是如此。谈话过后,哈里好了一点儿,不过要回到他原来的状态恐怕还要好一阵子。我想知道哈里会不会有点儿怪爷爷,是爷爷给古德克小姐看他的昆虫展览才把事情搞砸的。要是她真的因为这个原因离开哈里,那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对惹人厌的古德克小姐的离去,妈妈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妈妈对爷爷的好意通常不会作出明确的感激或者赞赏的回应,她只是更加关心他的一日三餐,确保他能吃好,虽然我觉得爷爷根本就没注意到。

哈里原谅了我。毕竟,我并不是他和古德克小姐决裂的主要原因。我拿出了我最好的教养,极力抑制厌恶的情绪。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并非我的错。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认为她那晚逃离我家是得体的表现。我是他一直以来的最爱,他的小乖乖,从婴儿期开始就是。我也松了一口气,我发现自己又回归小乖乖的身份了。

 

夏日流逝。有时候爸爸会向爷爷请教农场或者棉花市场的相关问题。爸爸发现,让爷爷把注意力从对自然界的研究转到贸易上来十分困难。爷爷开创了我们的家族生意,而且很成功,不过现在他却毫不关心了。对于我爸妈不能理解爷爷是不会再回到他的旧世界中去的,我觉得挺奇怪。自从他告诉我他的蝙蝠,我就知道了。

“我没有多少日子了,”我们在图书馆的时候爷爷对我说,“为什么我要把所剩无几的时光花在排水系统和到期未付的账目上面?我必须节约着使用,明智地安排每一个小时。我很惋惜要到五十岁才领悟这个道理。卡波妮娅,你可以早点儿作出明智的安排,合理地分配你的时间。”

“没问题,爷爷。”我说,“我尽最大努力。”这里没有给客人预备椅子,我坐在歪歪斜斜的脚凳上,打量着一个骆驼的马鞍。它跟我见过的其他马鞍都不一样,味道很好玩,上面覆盖着许多像吉娃娃的毛发一样的浅棕色毛,我猜这个是真的。对观察爷爷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厌烦过:他从战场上带回来的黄铜显微镜;宽大浅浅的抽屉里装着脱水的一排排蜥蜴、蜘蛛、蜻蜓;一座装饰华丽的布谷鸟钟表,每过一刻钟就用滑稽的嗓音报时;一个很有现代感的蓝色蔷薇花饰,上面有一行字“最好的商品,芬特雷斯集市,1877年”;从国家地理协会寄过来的厚重的带着奶油味的羊毛纸信封,上面还有红色的海豹蜡;一个木刻的美人鱼雕像托着一个烟斗支架;还有那个大张着嘴的熊皮(好多次我把脚放在熊嘴里)。在架子上上锁的展柜里有一个粗糙的填满东西的犰狳标本,是我见过的最糟的标本。为什么他要留着这个玩意儿呢,其他的标本都很完美。

“爷爷,”我说,“为什么您要留着这个犰狳?我打赌您买得起更好的。”

“是的,我买得起,不过我留着它是为了保留一段回忆。这是我自己做的第一个哺乳动物的标本。我通过函授课程学习的,当时别人劝我不要学这些。如果某条小路让你感兴趣,我建议你一定要去走走。有些艺术是不能只从阅读小册子得来的。”

“我可不想学怎么做标本。”我拨弄着架子上的化石和老旧的骨头。

“我能理解。”爷爷说,“那味道足以使大部分新手望而却步了。不过我的下一个犰狳标本就好多了,我把它寄给了一个伟大的男人,我非常尊敬他。”

我正在给一块三叶虫化石称重,只分出一半心思听爷爷说话。我被化石迷住了,原来只是柔软的海洋动物的躯体,如今却化身为石脊。

“他作了一项关于南美犰狳的研究,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有一个南美动物标本。在送给他犰狳以后,我又做了一个美洲野猫标本,花了很长时间,我发现面部特征做起来很困难。我试着重塑野猫在荒野时咆哮的模样。不过可怜的猫最后看起来像在闹别扭一样。”

我手里的这块化石经历了多少百万年呢?它曾经在什么古老的海洋里遨游呢?我从来没有见过海,我只能想象海浪、微风,还有海水。

“不管怎么说,作为回礼,那位令人尊敬的先生寄给我一份瓶兽,就在架子上,犰狳旁边。那是我最好的收藏。”

“什么东西?”我看着三叶虫说。

“就是在那边架子上的瓶兽。”

我看着那个装在大玻璃瓶里的怪物,它有一双奇特的眼睛,许多复杂的肢体。

“这是乌贼,他从好望角海岬收集到的。”

“谁啊?”

“我们叫他达尔先生。”

“我们?”我不敢相信,“他寄给你的?”

“是啊。他一直和世界各地的生物学家广泛通信,并且和我们交换了很多标本。”

“爷爷,你在开玩笑吧。”

“卡波妮娅,我从来不开玩笑。这点,你母亲和我曾经达成一个重要的共识:使用俚语是词汇贫乏的表现。”

我不能相信。我们不仅仅有他的书,居然还有一个他亲自收集来的怪物藏品。我盯着那个东西,想分辨出它的胳膊和腿。

“那是什么?”

“你觉得那是什么?”

我做了一个愤怒的表情,“您这么说很像每次我不知道怎么拼写的时候,妈妈叫我去查字典一样。”

“很好。我们的另一个共识。”

我靠近瓶子,去读挂在瓶颈上的小字。上面的文字拼写是老式的,而且已经退色。我认不出来,但知道这个是达尔先生亲手用他的钢笔写出来的,我很兴奋。

“我能把它从瓶子里拿出来吗?很难看清楚,在瓶子里扁扁的。”

“它泡在酒里已经七十年了。我觉得要是我们移动它,说不定它会碎掉。”

我盯着它看。土地?海洋?空气?虽然它有很多胳膊,但是看上去跟橡胶似的一点儿也不结实,只能游泳了。那么是海洋了。虽然它们不是鱼鳍。嗯,是个问题。我没看到腮。又一个问题。眼睛大得像茶碟。为什么它们需要这么大的眼睛?答案:为了能在黑暗里看见。它肯定生活在光很少的地方,也就是深海里。

我说:“它有点儿像鱼,应该生活在靠近海底的地方。不过它跟我见过的所有的鱼类都不像。我不知道它怎么移动,或者怎么呼吸。”

“你说得都很正确。让你推测这些不太公平,因为,就像你说的,在这里已经变形了。这是墨鱼。乌贼目,乌贼属的一种。它靠它肚皮上的漏斗管喷水的反作用力移动。它的漏斗管也藏着腮,就靠腮呼吸。当它遇到掠食者的时候,就喷出一阵黑雾迷惑敌人,自己逃跑。我们用它内部的甲骨做研磨器。有些鸟的主人用甲骨磨鸟嘴,让它们更锋利。”

这个东西让我着迷。这是世上最怪的生物。我伸出一根手指摸摸冰凉的瓶子。

 

后来有一次,哈里正在看书,我跟他说起我见到的这个让人着迷的瓶兽。他惊恐地抬起头,对我说:“你待在图书馆?”

“是啊,”我补充说,“爷爷邀请我的。”

“好吧。你注意到瓶子里的船了吗?那是图书馆里最有意思的玩意儿了,虽然我没机会好好地全都看过来。那是几年前他又捐款又拿水泵机给义务防火队才得来的。我真希望他把船留给我。”他好奇地看着我,“你花了好多时间跟爷爷在一块儿。”

“只是偶尔。”

“你跟一个老人都聊什么呢?”

我小心起来。哈里倒还好,但要是那些小弟弟们知道原来爷爷是个大宝藏,知道那些神秘的事情,比如印度战争、大型食肉动物、热气球,我就不能独占爷爷了。

“嗯,只是随便聊聊。”我脸红了。我讨厌对哈里隐瞒。他继续去看书了,我亲亲他的脸颊。他心不在焉地拍拍我的头发。“你还是我的小乖乖,对吗?”

“没错,”我表态说,“我一直都是啊。”

我没有留意家里其他人也注意到我跟爷爷消磨时光的事情,直到吉姆·鲍伊问我:“为什么你跟爷爷一块儿玩的时间比跟我一块儿玩还多呀,凯莉?”

“没有啊,J.B.。我跟你一块儿玩的时间很长呀。还有,爷爷跟我不是在玩。我们在做和科学有关的事呢。”我说,觉得自己说话有点儿自大。

“那是什么?”

“就是研究你周围的世界,想弄明白它是怎么运转的。”

“我也能做这个吗?”

“当你到我这么大的时候,说不定行呢。”

J.B.想了想,然后说:“我不想。爷爷很吓人,凯莉。他几乎不笑。他的味道很滑稽。”

这倒是真的。爷爷身上有混在一起的羊毛、烟草、樟脑球和薄荷糖的味道。有时候还有威士忌的味儿。

J.B.继续说:“他也不快活。我的朋友弗雷迪有个喜气洋洋的姥爷。我们的姥爷在哪儿啊?我们不是应该既有爷爷又有姥爷吗?弗雷迪就两个都有,我们怎么没有?”

“你出生之前姥爷就去世了。他得了斑疹伤寒。”

“噢,”他又想了想,“我们还能再有一个吗?”

“不行,J.B.。他是你妈妈的爸爸,他得伤寒去世了。”J.B.看起来有点儿困惑,他的妈妈以前也曾经是个小孩。

“为什么我们不能再有一个?”

“很难跟你解释,J.B.,以后你就明白了。”

“好吧。”

我耐心解释给他听,没有像苏尔·罗斯一样发脾气,他每次都能接受我的解释。他举起胳膊,要亲我。

“谁是你最亲的姐姐呀?”我问。

“你呀,凯莉。”他咯咯笑着说。

“噢,J.B.。”我闻闻他光滑的头发,被他的甜蜜融化了。

“怎么啦?”

“没事。我会多抽出时间陪你玩的,好吗?”我很认真地说。

“好。”

这段奇妙的日子里我做了好多事情啊,在河里漂浮,凝望天空,我对蚂蚱的发现像雷电一样击中了我。与此同时,我还变成了一个探险家,我的第一个发现就是我们家族的另一个古怪的成员,他住在走廊另一侧的尽头。我其他的兄弟们都没有发现他的好处。

 

“你去吗?卡波妮娅?”爷爷问。

“当然,爷爷!”我从走廊冲到图书馆,胳膊上挎着一个鱼篮。鱼篮很旧,用柳条编成,上面还残留着可疑的气味。现在里面装满了东西,有我的笔记本、收集瓶、芝士三明治、一瓶柠檬汽水、一份用蜡纸包好的山核桃。

“我觉得今天会用到显微镜。”他边说边把它在盒子里固定好,放在粗帆布包里。“这个很旧了,不过镜头视野范围还是很广阔的,还算不错。我期待你们学校有更新的。”

显微镜是稀罕和有用的东西。我们学校里没有。我敢打赌,从奥斯汀到圣安东尼奥,只有爷爷有显微镜。

“我们学校没有,爷爷。”

他停顿了一下,说:“是吗?我对现代教育体系一窍不通。”

“我也不懂。我们学习缝纫、编织,还有刺绣。仪态课上,我们要在头上顶着一本书绕着屋子走。”

爷爷说:“我认为阅读才是更有效的吸收方式。”我哈哈大笑。我得告诉卢拉这个玩笑。

“我们今天要研究什么啊?”

“池塘里的水藻。列文虎克是第一个发现的。他本是一个羊毛商人。”他微笑着说,“所以,你看,业余爱好有时候也会很有创造力。他发现的世界是不可想象的。啊,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看见水藻的感觉,就像你透过镜片掉进了另一个世界。你带笔记本了吗?到时候有你记的。”

“得令。”

我们朝河边走去。在路上,我们惊起一群鹿,它们横冲直闯,没两秒钟就消失了。这件事会引发爷爷说的食物链上的动物的一系列后续反应。

我们来到一个浅浅的看不见东西的水湾,边上长满了稠密的绿色苔藓一样的生物。空气冰冷,湾里不流动的积水散发着一股烂泥和腐败的味道。受惊的蝌蚪弯弯曲曲地逃离我们的阴影;一些大型生物溅起水花向上游游过去,没准儿是水獭,或者是水老鼠。一对燕子滑过水面,浸到水面几英寸处捉昆虫吃。

我们放下书包,爷爷取出显微镜,把天鹅绒盒里的筒身和镜片也拿了出来。他教我如何把各个部分组装起来。“这里,你来试试看。”他说。一件黄铜的圆柱体落在我手上,又重又凉。这份信任感很珍贵。然后他把盒子放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再把显微镜安放在顶端。

“现在,”他说着给我两片薄薄的玻璃片,“选择你的水滴吧。”

“任何水滴吗?”我问。

“任何一滴。”

“这里有那么多呢。”

他笑了,“你会看到很有趣的东西,绿色的河生植物在水滴里生长。”

我弯曲手指,把指尖伸进河里蘸了一下,把水滴在一片玻璃片上。爷爷嘱咐我把另一片盖在上面。

“现在把玻璃片放在台子上。”他说,“对。下一个有意思的步骤是旋转这个反射镜,让它以一个最佳角度捕捉太阳光线。你就有了足够的亮度照亮它,这样你就能看到更多细节。”

我笨拙地转着反射镜,把眼睛凑到筒身前,觉着要有十分重要的东西出现了。可是我只看到一片白雾。真是失望。

“嗯,爷爷……啥都没有啊。”

“把注意力放在调节钮上,这里,”他扳着我的手,“慢慢地调节。不,不要看上面,你转的时候要看玻璃片。”

这个实验真不舒服。

“有没有足够的光线?”他说,“别忘了你的反射镜。”

然后,它出现了。一个爆炸般的、神奇的、充满了蠕动生物的世界一下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从阳光下分裂出来。

“啊呀!”我大叫一声,跳后一步,差点儿把显微镜弄倒。“哇哇哇哇!”我把显微镜固定住,望着爷爷。

“我看你是经历了第一次显微镜生物之旅了,”他笑着说,“柏拉图说所有科学的开始都伴随着震惊。”

“我的老天啊!”我边说边继续观察。一行行的微小绒毛快速游过,另外一些有鞭毛的生物鞭打着游过去,一些长得像中世纪狼牙棒一样的有倒刺的生物滚动着游来游去,一些朦胧的生物鬼魅一样掠过,它们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这是一个混乱、狂野……是我见过最让人吃惊的东西。

“这就是我在里面游泳的地方吗?”我说,真巴不得自己不知道。“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我们的发现。你可以对其中的一些作个速写,这样我们晚些时候查资料就可以知道是什么了。”

“速写?它们游得太快了。”

“事实上,的确是个挑战。这是铅笔。”

我一边观察一边素描,力图做到最好。过了一会儿,我注意到有些生物开始重复出现,这样我的绘画更容易了一些。爷爷哼着维瓦尔第的曲子懒散地在附近挥动他的网子。我咬着铅笔,对我的绘画皱着眉头,画面很不优美,充斥着滴状斑点。

“我很抱歉,这个不怎么样。”我把画纸递给爷爷。

“从艺术角度看,对你工作的评价只能是画得比较正确。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更重要的是:这些表现形式是否足以让我们跟图书馆的图集里的样本比对成功。如果是,那么你的工作就是值得认可的。”

“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被认可了,不过我觉得自己不能在这个水湾里游泳了。”

“这些生物是全然无害的,卡波妮娅。跟你相比,它们不知道有多少代是在这条河里悠然度过的。另外,你可以这么想来安慰自己,你在这里游泳会让河水流动,这些生物可能并不喜欢在流动的水里生活。”

“好吧。”

丛林沙沙作响,爸爸的狗阿贾克斯小步快跑过来,很高兴自己发现了我们。它很可能刚刚离开它的配偶马蒂尔达—盖茨先生的青色猎犬,它独一无二的约德尔唱法响彻整个镇子。它挨个儿用鼻子碰碰我们,向我们问好,然后跳进浅水里。一个拳头大小的乌龟从一块朽木上掉下来,阿贾克斯在乌龟后面笨拙地追着它。阿贾克斯很喜欢追逐乌龟等小型河生生物,不过我从来没见它捉住过一只。它算是鸟类研究的专家。这次让我吃惊,它把整个头都伸进了河里,再次露头的时候嘴巴里叼着一只乌龟。

“阿贾克斯,你在干什么啊?快放下来。”

它腾跳退后,乐滋滋的,把乌龟放在我们脚下的水里,然后坐下来眼巴巴地看着我。

“它觉得自己做了分内事,”爷爷说,“你最好表扬它,否则你父亲的训练就会泡汤了。”

“噢,阿贾克斯,好孩子。”我拍拍它,“我们要拿你抓到的乌龟怎么办呢?特拉维斯已经有一个了,我怀疑妈妈是否还能容忍另一个。我们还是应该放了它,爷爷,你抓着它的项圈。”

“我带它走到河堤那边,”爷爷说,“它不应该看你放生,不然它就会对它的工作产生疑问了,并且会失去勇气。”他领着阿贾克斯走开,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以后,我放了乌龟。它为什么会被一个个子大大的陆地生物抓住呢?它老了?它病了?它显然没什么毛病,就像河里其他的乌龟一样,可能只是因为它很笨。说不定它死了更好,以免生出更多笨宝宝。不过太晚了,我现在要对它的安全负责。想着它能否生存,我把它放回水里,一眨眼它就消失了。

“没问题的,”我大叫,“你可以让它走。”

我在他们后面爬上河堤,阿贾克斯在前头跟我会合,闻闻我的味道,那是它刚抓到的乌龟的味道。“它已经走啦。”我说,给它看我空空如也的手。“看见了没有?”我发誓它能听懂我的话,它的耳朵耷拉下来,失望地离开了。

“它已经走啦,阿贾克斯,对不起。过来,好狗狗。”我抚摸着它,然后打它身体的一侧,它喜欢这样。虽然我知道这样一来,今天剩下的时间里我都会臭得跟个野狗似的。“真是好孩子。你是个好孩子。”它很开心,原谅了我,跟着我一块儿去追赶爷爷。

阿贾克斯发现了一个大洞穴。看起来闻起来都像是獾的洞,在我们这一带獾是很少见的。它很滑稽地把鼻子深深地伸了进去,兴奋地闻个没完。

“你看见什么了?”我大声地喊爷爷,他正端详着一株矮小的不起眼的植物。“过来,阿贾克斯!”我拖着它的项圈,远离洞穴里那个性情急躁的住客。

“野豌豆。”爷爷说,“看起来像毛野豌豆,不过也许是一种基因突变。看,它的叶子顶部很奇怪。”他掐下几个叶柄递给我,“我们保存这些。”

一种无聊的植物,不过我还是把它放进瓶子里,在标签上标上“野豌豆”。

他说:“我还找到一条灯蛾毛虫。你养过吗?”他举着一根树枝,上面爬着一只我从来没见过的巨大多毛的毛毛虫,有两英寸长(或者,更准确的,五厘米长。爷爷告诉过我真正的科学家会使用大陆制式,以后这种方法也会在美国广泛使用的)。毛毛虫身上覆盖着浓密的绒毛,看上去就跟猫皮一样诱人,不过我可不会去招惹它。别人一直告诫我毛毛虫会蜇人。我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要是挨蜇的话,会是有点儿疼还是很疼。

“它是哪个种类的呢?”我问。

“我还不能确定,肉眼看有好几种都符合,要到成虫期它长出羽翼才能知道。”

“那么要是被蜇会怎么样?”

他说:“我认为你触摸它就会有结论。这引发了一个有趣的观点:以科学的名义你会走多远?这点是你需要多加考虑的。”

好吧,没准儿。或者我可以给一个小男孩一便士让他去摸摸。不过我想起来为了善后我要在妈妈那里付出的代价,明智地认为不值。

“我们把它带回家吧,我来养。我可以叫它彼得。”

“卡波妮娅,你会发现给你的实验对象取名字是个坏主意。”

“为什么?”我说。我把彼得倒进最大的带着金属螺盖的罐子里,大约有一夸脱大小,盖子上有个孔洞。

“过度照料会使客观观察变质。”

“我不太明白,爷爷。”

他的注意力被某些动物的踪迹吸引过去。“狐狸,”他喃喃自语说,“还带着一对小崽,看看这个。非常鼓舞人心。我看土狼已经抓到它们仨了。”

我们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萨姆·休斯敦和拉马尔,他们带回一条硕大无比的鲶鱼,足有四十五磅重。它嘴边的触须像铅笔那么粗。从上面看样子很吓人。这么大的鱼很难钩起来,所以我的兄弟们没有称重。最大的挑战是怎么拖回家,而且不碰到鱼鳍上有毒的部分。

那天我们的晚餐吃了一大块鱼肉,用玉米卷卷着油炸的,它的白肉吃起来还是有点儿泥腥,不过没人介意这个。我不想吃,连看都不想看。它都有J.B.那么大了。我可以把胳膊伸进它的嘴巴里,我每天都在河里游泳。我描绘着一幅画面,它拖着我把我拖到河底,禁锢我很久,或者足够久的时间,这取决于你是从我的角度去看还是从鱼的角度去看。我的家人后来发现我,我的头发就像悲惨的奥菲利娅一样在水中摇曳。或者他们找到我足够多的残骸举行葬礼,说不定他们只能找到我的连衣裙。有没有一个棺木和葬礼是为了连衣裙准备的?可能没有吧。或者一只胳膊?杰克逊将军的胳膊有没有举行过葬礼仪式?那么,头呢?我看一个头说不定就有了。

想着这些,我决定不再想下去了,对这件事我想得很多了。虽然如此,在吃了它以后,下次我下河的时候,就会想到利维斯坦站在河那边的尽头等着捞我的残骸,而显微镜下的生物在另一边四处游荡。真是糟糕,有时候一点儿知识也能毁了一天,至少让阳光黯淡了那么一点儿。

 

 
上篇:第七章 哈里有了女朋友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89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