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十一 香格里拉
十一 香格里拉 文 / 穿越天堂的手 更新时间:2010-11-15
 
 

我在车上窝了一晚上,全身酸麻得不行,只想找张大床舒展地躺下来,然而等我下了车后马上就断了这个念头,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村庄。我还特意数了一下,能称为房子的人工建筑总共是十三个,当然不包括搭起来的草棚子。

阿华找了个地方把车给停了,我跟着他们走进了村子。

从来时路上的山头看的时候,整个村落都显得非常原­始而质朴,完全看不到一丝现代文明的影子。那些散落在山坳平地上的木质结构房屋,自然地与四周山林融为一体,让人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但是这种感觉马上就被破坏了。在进村小道上的第一个木屋处,一块有着异常鲜艳色彩的牌子让我哭笑不得,那上面“coca-cola”的字样简直让人大跌眼镜。讽刺的是此刻我口渴难耐,可口可乐这东西对我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当即就冲过去想买一听。到了木屋前我才发现这是个小卖部,喊了半天终于出来一个十岁大的小女孩,她不说话,站在柜台后面一脸认真地看着我的脸。

我说买瓶可乐,她伸出十个手指对我比划,我心想难道是个哑巴?这么小的女孩就成哑巴了,真可惜啊。但一瓶可乐要十块钱,小小年纪就懂得宰人了,实在不是件好事。不过这个价钱也不是不能接受,而且看在她不会说话的分上,我就当是救济吧。我摸出十块钱递给她,没想到她看了看那十块钱,还给我,又举起十个手指比划了一下。我很纳闷,问小女孩难道不是十块钱?小女孩摇摇头。我想难道给多了?于是摸出一块钱硬币,正要递给她,却被阿华一把扯了去,骂道:“能馋死你啊?一百块一瓶的可乐你也买?”

这下我傻眼了,靠,他奶奶的一瓶可乐要一百块,都说大山里民风淳朴,这个还真是淳朴到一定境界了。你瞧,多省事啊,直接就一百块了,不带找的。

我再次看了看那个小女孩,马上就觉得她一点儿也不可怜了,按照这个价格卖出去,一天卖两瓶赚的都比我挣的多了。阿华也不等我发愣,扭头就走,我只好赶紧跟了上去。

我们一路走进去,看到人很少,可能都出去干活了,只剩下几个老人和小孩坐在屋前。他们的装束比较奇特,看到我们过来并不觉得好奇,不打听也不询问,我猜测可能是经常有驴友到这里来,而且这么小的村庄都有小卖部,看来这里也不是完全与世隔绝。

“阿华哥,我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些人都穿得那么奇怪?少数民族?”一路上都很安静,我的好奇心禁不住又开始泛滥。

“嗯,是少数民族,叫怒族,愤怒­的怒­,所以收起你的好奇心,少说话少打听。”

我只好“哦”了一声,继续跟着走。我不知道阿华带着我到这个所谓的第一站到底是干吗来的,难道不是整顿和休息一下么?

很快我就发现这个村庄并非我在山头上看到的那么小,房子也远远不止十三个。我真正进来后才发现另有乾坤,原来绝大多数的房子都被郁郁葱葱的植物掩盖了,从外面看是绝对看不到的。一路跟着阿华他们绕来绕去,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一直绕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在一幢特别大的木质建筑前停了下来。有几个人站在门口,从穿着上看肯定不是当地村民,看到我们过来,纷纷打招呼,有几个还咧开嘴哈哈笑起来,仿佛我们的到来让他们相当开心。

 

凌剑飞径直走进了那幢大房子,我正在犹豫要不要跟着进去,就看到他又随着一个年纪和老施差不多的老头走了出来。那老头一眼就看到了我,马上走了过来,皱着眉头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的眼神有点儿冷,就跟一旁的凌剑飞差不多,但不至于让人厌恶。我被他看得不自在,咳了一声说:“这位老爷子,您看我做啥?”

“谁把你的头包成这个样子的?”老头语出惊人,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头因为受伤还被包着,但是包就包着了,这老头干吗一上来就问我这问题,难道我的头包得有问题?顺手就去摸那绷带,没啥问题啊,我看看老头,老头指着旁边的一摊水,说你自己去照照看。我这一照差点儿吓一跳,马上就明白了小卖部里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头看,还有为什么这帮人看到我们过来开心得跟过年似的!­

阿华这个缺心眼的竟然把我包得像个大白兔!

这次见面让我对这老头有了些好感,很快就没有了陌生的感觉,当然也有可能是这老头在神情举止方面跟老施比较相似的缘故。

接下来正如我猜测的那样,老头这帮人在村子里逗留是在等我们三个,但是我想不通的是光他们这帮人就有十来个,全是筋骨强壮的汉子,这么多人聚到这里干什么?看这排场,绝对不像只是和我一起去找老施的。

老头招呼我进屋吃了点儿热的东西,都是当地的特色食物,但我也吃不出什么名堂。吃喝完,所有人都换上了迷彩服,阿华也递给我一套,料子很扎实,鞋子也是军用靴。这种靴子我在淘宝上看过,做工相当考究,当然价格也不菲,所以不穿白不穿,阿华之前说过要走三天路,现在有了这些装备,至少路上会好受很多。

我被分到一个半身高的背包,里面装满了干粮、淡­水,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基本都是野外用得到的。背包有点儿分量,挂在身上走路怪累得慌的,但是其他人的背包个个都比我大。我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过了一下手,那份量绝对不是我能经­得起的,我身上这个肯定是最轻的,所以也就没敢抱怨,默默地跟在阿华后面,正式开始徒步行走。

虽然我不知道跟着他们走究竟能不能见到老施,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因为老施那么一个电话就跋山涉水去见他。但此刻,一种期待与兴奋的感觉遍布全身,就跟即将面临一次独特而难忘的旅程一样,而且这趟旅程从头到尾不用我操心,有这么多厉害的人物在这里,路上根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即使最终没有见到老施和诗妹,也是值得的。

但我很快发现,即使旅游,这样超负荷的背包和行进速度也是相当吃力的。这帮人的体力让我望尘莫及,特别是那老头,完全就是健步如飞,我想,如果老施在这里,估计也和这老头差不多吧。

阿华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着天,顺便在路难走的时候拉我一把,从他嘴里我了解到这老头和他的队伍也是老施请过来的。老施和老头年轻的时候是至交,这次老施在云南这边出了些事情,老头便带了一队人赶过来,那阿飞——凌剑飞就是他的关门弟子。

我又问他这老头怎么称呼,阿华将嘴巴附到我耳边,悄声地说了四个字“鬼手阿六”,马上又补充说道,你不能用这个称呼叫他。我就问他我该叫什么。

“他姓柳,你称呼他柳老爷子就成。虽说他是九尸爷的至交,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不好说,所以你多少还是留个心眼,明白吗?”阿华后面说的这句话声音很轻,但我还是听到了,不禁暗暗吃惊,心想阿华真是有心机的人,即使是老朋友也要处处提防,这道上实在太累了。

虽然很吃力,但我还是咬牙坚持跟着队伍走到了天黑。柳老爷子让大家停下来,准备扎营休息。这一路上几乎看不到开阔的平地,除了脚下这条一人宽的山道,四处都是茂盛的植物和山体的斜坡,所以扎营也成了大问题。帐篷没法搭在凹凸不平的斜坡上,把植物砍掉吧,下面又是湿漉漉的一片,而且砍掉的那些植物尖桩很容易就把帐篷给扎破了,即使不扎破也没办法睡上去,肯定得搁得生疼。

最后实在没办法,有人就用酒精点了一把火,总算烧出一小块空地,但空地还是太小,边上都是山体斜坡或者岩石,最多搭两个帐篷,其他人照这个方法,也各自找了地方开始点火烧空地。就这样一路上每隔百来步烧出一片空地,总共烧了五片,每片上面搭两三个帐篷。我和阿华自然是挤在一个帐篷里,而我们边上的那个是柳老爷子独自使用的,因为他就在边上,所以搭好帐篷后,我就趁机向他打听老施的一些事情。

“那个……柳老爷子,有些问题想跟您请教下……”看到他正在整理装备,我轻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也不看我,顾自将一个模样奇特的手工帆布包塞进帐篷,回过头正色道:“啥柳老爷子,给你叫得生疏了,以后叫我柳伯伯就成!”

我赶紧点头补叫了一声,他嘿嘿一笑,说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你那丈人施老头现在到底在哪里?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点点头,这确实是我最想问的问题,但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拉­着我坐了下来,又从旁边袋子里掏出一根古朴精致的烟斗,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悠悠地问道:“你听说过香格里拉吗?”

 “香格里拉­?当然听说过啊!”从这叼着烟斗的老头嘴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词,我着实有点儿吃惊,因为我知道他说的肯定不是香格里拉­饭店。

“知道香格里拉在哪里吗?”

在我的印象中,香格里拉­应该是个不存在的地方,就跟陶渊明笔下的那个世外桃源一般,没有人会知道确切的位置。更准确地说它只是个概念化的东西,是藏在都市人心中的一种向往,一种对纯洁、至美境界的假想。现在这老头煞有其事地问我香格里拉­在什么地方,我只好摇摇头。

柳老爷子深深吸了一口烟,吐了个烟圈,天边残留的一抹亮色,将这袅袅上升的烟圈照得分外漂亮。

“香格里拉你都不知道在哪里?我看你这个大学是白读了。”阿华见我们在交谈,忙完自己的事情后忽然就插了进来。

我斜了他一眼,问道:“这么说你知道了?”

“呵呵,不就是迪庆嘛!我们现在就已经算是处在香格里拉­里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嘴里也叼上了烟。

“这里就是香格里拉?迪庆又是什么地方?”

“云南跟西藏还有四川三省交界的地方,可能你没什么概念,不过我跟你说个地名,虎跳峡,知道吧?”

我点点头,听他继续讲:“这虎跳峡就属于香格里拉­的一个景点,门票还不便宜呢,另外还有几个景点你应该也听过,梅里雪山、雨崩村,知道不?”

这两个我倒是有那么一点儿印象,但是基本没什么概念。

“他奶奶的,照你这么说,香格里拉现在已经变成热门的旅游景点啦?”初听到阿华将香格里拉这个虚幻的概念引入真实存在的现实,我总感觉有点儿不是滋味,也有那么点儿不相信,于是看向柳老爷子,却发现柳老爷子笑得有点儿神秘,他将烟斗在膝盖上磕了几下,才又开口了。

他这一开口就讲了很长时间,可以看得出来他和老施一样是个博学多才的老头,只是他描绘的语言很精简,不及老施讲得生动有趣。我整理了一下,大致是这样的:

“香格里拉­”这个词本是藏语,意思为“心中的日月”。这个词在一九三三年以前根本没有多少人知晓,人们也不会来关注这么一个藏族方言中的词汇,直到有个名为詹姆斯·希尔顿的美国人出了一本书后,才开始风靡全世界,这本书被译作《消失的地平线》。在书中,希尔顿描绘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

那是一个与世隔绝之地,从地理位置上判断应该属于藏区,书中的主人公在阴错阳差下进入了这个地方。他发现了很多奇特的现象,比如时间在那里流逝得异常缓慢,人们拥有异于常人的超长寿命,在四面雪山环绕的峡谷谷底有一座巨大的金矿。在香格里拉,儒教、道教、佛教等各个教派的人都和谐相处,人们之间几乎看不到纷争,到处充满祥和融洽的气氛……

显然,《消失的地平线》这本书创造了一个人类理想的世界,香格里拉神秘而充满诱惑,它就像东方人所说的世外桃源、西方人所称的伊甸园一样。此书问世以来,人们便根据书中的叙述,寻找香格里拉的确切位置,但几十年过去了,毫无结果。直到六十四年后,也就是一九九七年,云南省政府突然向全世界公开宣称,香格里拉就在云南迪庆,而且从语言、地理位置、社会环境等各个方面进行了论证,人们也逐渐赞同了这种说法。

所以,香格里拉­看似已经­被找到了。

但是,人们没有注意到的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个是那座巨大的金矿,还有一个是时间流逝缓慢的问题。

迪庆这么大一个地方,而金矿所在位置就算再大也不可能大到一个自治州,况且还有人们和谐相处不存在纷争的描写,谁­敢打包票一个自治州里不会发生吵嘴怄气的事件?没有杀人放火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香格里拉­在迪庆境内也许没错,但香格里拉并不是整个迪庆,而是一个更小的地方,顶多有一个山坳或者村落那么大。云南省政府抛出这么大一个地名,显然没有真正解决香格里拉­在哪里这个问题,但他们还是抛出了这么结论,为什么?

一、迪庆这个地方本来是很穷的,一旦打出香格里拉­的名头,那么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就会蜂拥而至,经济想要不发展起来都很难。

二、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寻找中国香格里拉所在的位置,为什么要寻找?金矿难道不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长寿难道不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一旦找到了,为了利益产生的争斗就在所难免,那么这算不算一个隐患?中国政府不可能会忽视这个隐患的存在,因此需要给出一个能让世人放下心中执念的说法。

那么中国人自己究竟有没有发现香格里拉的确切位置呢?我们不知道,但抛出的这个结论还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层面的一些原因呢?

比如想掩盖一些已经发现的事实?比如这个事实是那么令人震惊,以至于发现者没有能力去操控它,因此他们需要将这个事实封锁起来,掩盖起来,保护起来?

所以香格里拉究竟在什么位置,里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惊世之谜,我们目前为止并不了解。也许世界上曾经­有那么几个人进入了那片圣地,知道了里面真正的秘密,但绝对不会是今天政府以及媒体所宣传的那个说法:“香格里拉就在迪庆。”

我们再来看看詹姆斯·希尔顿这个人。有关他生平事迹记载的资料并不多,而且还有个荒唐的错误,那就是,他并非现在大多数资料上所说的美国佬,他的真正国籍其实是英国,确切的出生地是英格兰兰开夏郡的莱伊,出生日期为一九零零年九月九日。他曾经就读于剑桥大学,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因癌症死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他的生命很短暂,写过几部小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并没有到达过远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云南,也就是说他原­本对香格里拉­没有任何概念。但他为什么会在那个年代突然就出了这么一本小说,而且对香格里拉­描绘得如此细致,以至于今天的云南省政府竟能找到一些与这本书中描述得相似的地方呢?

是什么给希尔顿带来了描写一个远在天边的陌生地方的灵感?我们可以假设他在写那本书之前接触过某个人,而他所接触的这个人才是真正到过香格里拉­的人,这个人把自己的经历转述给了希尔顿,希尔顿才写出了这么一部轰动整个西方世界的小说。

推断这个真正到过香格里拉­的人物的存在,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印度国家旅游局曾经宣布:位于印控克什米尔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巴尔莱斯坦镇,恰是世人苦苦寻找的“香格里拉”,印度政府的这一宣布让小小的镇子在三十年间获得了总计7亿美元的旅游收入!还有尼泊尔等国家,也将木斯塘这样的地方推了出来,以“香格里拉”的名义对外开放……

但是希尔顿曾¾­强调过,“香格里拉”位于喜马拉­雅山东南麓的藏区,他何以如此确定这个位置?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因为有人告诉他“香格里拉­”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向他透露了具体地点!

所以希尔顿很可能是最后一个知晓香格里拉具体位置的人,但他并没有向外界透露出来,也没有亲自前往寻找那片圣地。那么,告诉他的那个人很有可能说过,香格里拉是一个无法靠人力到达的地方,只有受到神的指引的人才有机会临近它。只能由上帝来选择适合进入其中的人,因此希尔顿的这个秘密已经随着他的死亡被埋葬了半个多世纪,人们要揭开这个秘密绝不可能简单地将某个现有地名与香格里拉­之间化­上等号。

听完柳老爷子的讲述,我的好奇心与探秘的欲望瞬间被勾了起来,心想难道老施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真正所在?他为什么要找呢?难道是为了那座巨大的金矿?不可能啊,他已经有那么多钱了,还找金矿干吗?难道是为了长寿?虽说这有点儿可能,但没必要一把火烧了老宅,急匆匆地跑过来,而且还打电话让我连夜赶过来,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他不清楚?对于他们这些道上人的事情我根本就是个白痴,而且跟在他们后面完全就是给整个队伍拖后腿的,要我这样的人赶过来又有什么用?完全没道理啊!

还有他那天跟我说的诗妹奇怪的变化,以及那个盒子里的东西,跟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询问柳老爷子,希望他能告诉我此行的目的。

“他女儿。”柳老爷子说话还是那么简洁。

“诗妹?老施寻找香格里拉是为了诗妹?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会一下子变得那么奇怪?”

但柳老爷子也不了解情况,他不知道具体的Ô­因,也不知道诗妹最近有什么样的变化,只知道老施是为了诗妹才来到这儿,并且联系上了几十年不见的老朋友,找了一大批人过来帮忙。

这下我就更迷惑了。老施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难道诗妹的身上存在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盒子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与香格里拉有怎样的关系?

 
上篇:十 雾魈 返回目录 下篇:十二 无面鬼猴
点击人数(3025)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