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十二 无面鬼猴
十二 无面鬼猴 文 / 穿越天堂的手 更新时间:2010-11-15
 
 

“对了,柳伯伯,你有没有见过老施的一个盒子?”

“什么样的盒子?”

“我没见过……所以说不上来什么样子,不过老施跟我说他找到那么一个盒子,那个盒子很特殊,打开后里面有一样东西,这样东西让他做出了一件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所以才导致诗妹出了一些问题。”

“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

我把嘴巴凑到柳老爷子耳根上悄悄跟他说了老施打死自己女儿那件事以及诗妹的怪异表现,但马上又声明说有可能整件事都是老施在Æ­我。他听完皱起了眉头,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我的猜测,而是顾自在想着什么。见他不再说话我也只好作罢。

这时候有人跑过来说今天的晚饭不用啃干粮了,他们逮到野味了给大伙加点儿荤。我鼻子一闻,就闻到了烤肉的香味,想起已经­好长时间没吃到热乎乎的肉食了,赶忙扯着那人问在哪儿呢,阿华踹我的屁股骂了一句馋鬼,我也懒得回应,跟着来的那人就往飘香的地方走去。

到了我们第三个营地,也就是最前面那个营地,红红的篝火已经升起来了,十几个人蹲坐着围成一圈,全都把眼睛盯紧了篝火上一大块又红又黑的东西。我走过去一看,没看出那是什么动物,不过个儿还不小,应该和成年的家猪差不多。这东西已经被扒了皮、削了四条腿架在火上烤,正滋滋地冒着油。有人撒了些盐和胡椒,还淋上了烧酒,烤出来的香味那叫一个诱人啊。

我跟着蹲了过去,问身旁的人这是啥动物,看样子不像野猪啊。那人说其实抓它的人也不知道是啥动物,看着长得肥,就忍不住给逮来了。我说没听到枪声啊,它个头也不小,怎么抓到的?那人反问抓它用得着枪么?你也不看看我们是干啥的。几个人围过去,空手就给摁住了,这家伙个头挺大,但力气却小得很,脑袋上来那么一下就不动弹了。我们三下五除二卸掉毛皮,去了内脏就烤起来了,还别说光闻闻香味都能饱了。

正说着就听有人喊了一声:“熟了!”众人摩拳擦掌,纷纷掏出吃饭的家伙,就跟饿了三年的灾民抢食似的。我一看这阵势,也马上摸出刚带过来的军刀,只等着他们几个将那烤肉从篝火上抬下来。

可还没等烤肉放到地上,众人就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一时半会儿挤不进去,只能在外面捅着前面人的胳膊大嚷着:“让让!我也尝一块嘛!”不过被我捅的那人根本不理我,一个劲地用刀扒拉­着肉往嘴里塞,嘶哈嘶哈的声音此起彼伏,听得我直流口水干瞪眼。

“你们在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

就跟集体做坏事被老师当场抓住似的,众人一起回头,就看到柳老爷子黑着脸站在那儿,他手里还提着一张兽皮,显然就是从被吃的这个家伙身上扒下来的。

有人马上剔下一块上好的后腿肉,端着盘子递到老爷子面前,没想到老爷子手一挥,就把盘子给打翻在地。看来老爷子生气了,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有几个嘴上还挂着半块黑红的肉,样子很尴尬。

老爷子也不等他们发愣,走过去就从他们嘴里把肉给拽了下来,狠狠地丢在地上,厉声说道:“刚才吃进去的都给我吐出来!嚼烂咽下肚子的也要吐出来!吐不出来就马上去给我拉出来!”

老爷子声音不大,但那股威严劲就跟将军下命令似的,容不得一点儿反驳。有几个人马上就去一旁抠喉咙了,也有人小声嘀咕着:不就是吃个野味嘛,用得着这样么……

哪想到老爷子耳朵奇好,当即就冲过去给了那嘀咕的家伙一脑壳子,又对着众人扬了扬手中的兽皮说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都摇了摇头。

“不知道你们还吃?吃!吃!吃!干脆自个吃枪子算了!”

老爷子说话很激动,众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东西肯定是不能吃了。几个先前还有点儿反抗情绪的立马就开始死命往喉咙里抠,仿佛集体中毒似的,呕吐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安静的山谷里回荡。

 看大伙吐得差不多了,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把刚才吐出来的东西挖个坑埋了,越深越好,还有那些没吃完的肉、掏出的内脏以及流下来的血全都给埋了,一点儿都别落下。”

众人虽然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迫于他的威严还是开始挖坑埋东西。

直到最后一锹带血的泥土也埋了下去,老爷子才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说:“去把刚才搭的帐篷都给我拆了,全部集中到这里,再挤也都给我弄到一块儿,所有人不要离开这个营地。今晚必须安排人守夜,两人一班,每班两小时,阿龙、阿明你们两个第一班!­”

老爷子把守夜的细节安排全都交代了一遍,又看向我说道:“元庆,你跟我睡一个帐篷吧,赶快去把帐篷拆了来这里。”

看每个人都开始行动了,我嘴里应着老爷子的话,心里却一个劲想这老爷子干吗提出要和我一个帐篷,难道他对阿华不放心?

柳老爷子睡相很好,既不翻身也不打呼,就那么无声无息地平躺着。要知道这里虽然烧成了平地,但是小石子遍地都是,硌得我全身没一个地方是舒服的,只能不停地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而旁边的柳老爷子那么安静,就跟死了似的,可能他这样的人在野外早已经­睡习惯了,对于这种事情根本不在乎。

既然睡不着,索性我就开始听外面的动静,那两个守夜的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小声交谈着,似乎是在说那不知名的野兽的事情。

两人说的是粤语,还好我看的港台剧较多,都能大致听懂,以下是原­话,括号里是我翻译的。

一人:你话我地好好食紧,点解佢唔俾我地食啫?仲咁嬲?

(你说咱们吃得好好的,老爷子干吗不让咱们吃了?还发那么大的火?)

另一人:我想个D嘢唔好食啩。

(那肯定是那东西不能吃呗。)

一人:点解唔食得?由细到大我仲没食过咁好味地肉,实在系人间极品,而且又冇毒,你话点就唔食得?仲冚不啷埋晒佢,几阴功!

(怎么就不能吃了?我还从来没吃过味道那么鲜美的肉,简直是人间极品,而且又没毒,你说咋就不能吃了?还全给埋了,多糟蹋啊!­)

另一人:哎……­我点知喔,不过佢总有佢个理由嘎,听佢冇错,你仲唔会怀疑佢既判断力啩?

(咳……­我咋晓得,不过老爷子总有他自己的理由,听他的也总没错,你不会怀疑老爷子的判断力吧?)

一人:呵呵,点会啫,我就系有少少唔甘心,果D肉塞晒。

(呵呵,那咋能啊,我就是有那么点儿不甘心,那肉真是太可惜了……­)

说完肉的事,两人又扯了点儿别的,从对话中听出来他们似乎也不清楚此行的目的,但猜测是和以前一样过来摸宝的,又提到很久没开工了,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之类,所以对于这次摸宝非常期待。我也曾无意中听说过他们这个行业的特殊性,那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我心想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外面守夜的人已经换了岗,我开了手机(因为烤过火,干了就能开起来),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别的帐篷里传来呼噜声,看来大家累了,睡得也香甜,唯独我怎么也睡不着,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迷迷糊糊中,外面突然安静了下来,呼噜声没了,守夜人轻轻走动的脚步声也不见了,甚至之前夜虫鸣叫的声音都消失了。我下意识往旁边摸去,竟然摸了个空,柳老爷子不见了!

他是什么时候出的帐篷?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安静?我小心翼翼地拉­开帐篷拉­链,掀起一角朝外张望着。

月光如水般洒在地面上,整个山谷里影影绰绰的,那堆篝火已经熄灭了,只剩下几根忽明忽暗的木炭,在夜风中闪着红光。我把头探了出去,左右张望,没有守夜的人。难道他们都去睡觉了?可好像不对啊,四周寂静得让我发毛,旁边那些帐篷也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这种感觉就像……­就像我身边所有人突然消失了一样!

这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索性爬出帐篷,走到阿华的帐篷前,想确定一下是不是人都不见了。可我的手刚触到帐篷的拉­链,就感到里面动了一下。这一动就说明里面有人,我稍微放下心来,悄悄喊了声阿华哥,里面又动了几下,但是没人回应我。我就想真奇了怪了,既然我喊你,你在里面动了,怎么又不应我?

我又紧接着喊了好几声,里面还是没有回应,也不动了。我的心就又提了起来,我喊声虽然不大,但也不至于吵不醒人啊,阿华他们这种人是不可能睡那么死的,既然听到了,为什么不回应我?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阿华他们不在里面!但刚才里面确实动了好几下,又是Ë­在里面呢?

这样想着,我脑门上的冷汗就冒了出来,再看看四周,其余帐篷也都没有动静,这种诡异的状况不断击打着我的神经,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拉­开了阿华的帐篷,就看到一个瘦小的身体正蹲坐在那里,背对着我。

我脑袋顿时嗡的一声,他奶奶的这是什么东西?它的大小就跟八九岁的小孩一般,但头上的毛发很长,散乱地披挂下来,就那么背对着我,一动不动。我大叫一声就去摸身后的军刀,可还没摸到,那东西就伸出了奇长的手臂,刷地一下就朝我面门抓过来,我下意识就抬手护住脸部,没想到那手臂并没有直抓过来,而是推了我一把,迅速蹿了出去。

看那身形和动作,我第一感觉是猴子,八成是到营地里来偷东西的,这还了得,我转身就想追。可一转身,我就傻眼了。整个营地一下子挤满了和刚才一样的猴子,几十只,不,可能有上百只。诡异的是没有一只是正面对着我的,清一色都背朝着我,它们或蹲或坐或站,那奇长的手臂还伸到背后做着各种奇怪的手势,仿佛在交流着什么。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猴群,我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地想摸回帐篷里面去,生怕它们一起转过身来。可是不对劲啊,它们的手势很明显是在朝着我指指点点,有几只猴子手上竟然举起了东西,似乎是一些细长的管子,光线太暗,我看不太真切。

但是它们那个姿势……刹那间我明白了,它们根本不是背对着我,而是正面朝着我!他奶奶的这究竟是什么猴子?长这副模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次要被猴子给逮住了,想起以前在动物园围观猴子,现在轮到自己被猴子捉了去围观,心里那个郁闷啊。

忽然有一只猴子怪叫了一声,我Ñ­着声音望去,发现那怪叫的猴子正蹲在地上刨着什么,而那地方就是之前埋兽肉的地方。

我看到那只猴子刨出了一些内脏,叽里呱啦地叫起来,其他猴子也跟着叫了起来,又纷纷把“背面”转向了我,一点点围了上来,还有几只猴子将手上的管子抬到了嘴巴处,将管口对着我。我瞬间明白了,那管子是它们的武器,就跟电视里见到的那种会吹毒针的非洲原始部落一样!

我靠,这要是被吹了一针那还不彻底死翘翘?当下我就双手举过头顶表示投降,只是不知道这群东西懂不懂……­

看来它们还是有点儿懂的,只抬起管子并没有吹,走在前面的几只已经将我团团围住,旁边的几只也都纷纷围了过来。它们的个头真的很小,但手臂挺长,几只胆大的开始扯我身上的东西,我的军刀、钥匙和手机等全都被搜了去。有一只相对较大的猴子拿着手机左右翻看,并没有像一般动物那样放到嘴巴里去啃,而是用细长的指头在手机上乱按着,很快手机就亮了起来。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那手机设了锁定键,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开起来的,这猴子随便弄了几下就能开起来,这是什么状况?我靠,这些猴子不是一般的聪明啊,不仅懂得制作武器,还懂得如何使用像手机这样的现代化通讯设备!

正愣神的当儿,一只更大的猴子,似乎是猴群的领袖,近距离凑近了我的脸,这下我能看清楚这种猴子的面目了。

它没有脸!它没有脸!

他的面部就跟人的后脑勺一样,被披散下来的毛发完全盖住,根本看不到眼睛和鼻子!有一股奇特的臭味散发出来,直冲鼻孔。

“阿嚏!”我实在忍不住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打了出来,那猴子冷不丁被我喷了满“脸”口水,随即就退了开去。

该死的,这时候竟然控制不住自己打喷嚏,完了完了,这下我彻底绝望了,两腿一软,差点儿就要跪下来。

它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用手往“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摆到应该是鼻子的位置,嗅了一会,就朝周围的猴子怪叫一声,随即就有十几只猴子扒住了我的手和脚,将我四仰八叉抬了起来。我整个人失去了重心,又不敢乱动,心想这可怎么办,柳老爷子他们那么一大帮人怎么就忽然不见了,难道是逃跑了?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也太不讲义气了,Å­火从我心底升腾上来,我开始咒骂这群乌龟王八蛋。

此刻,我倒不恨这些猴子,因为之前听到他们刨出兽肉时愤怒­的吼叫,我明白了那个不知名的野兽很可能是属于它们的,而柳老爷子的人把它吃了,难怪它们会寻到营地里来。只是不知道究竟会把我怎么样,也许拿我来顶替那只野兽也说不定,问题是那只野兽跟它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猴群簇拥着我,挤作一团,叽里呱啦地往营地外面走。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猛地从旁边蹿出来,我还没看清楚就感觉自己被整个凌空提了起来。底下那些猴子显然没想到我能从上空飞走,一时没抓住,纷纷跳起来扯我的衣服,由于我飞起的速度太快,它们没一个能拽住,我就硬生生地凌空朝一旁飞了出去,嘭的一声摔出老远。等我抬起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那些猴子竟然没有追过来,而是全都挤到了一块,再定睛一瞧,柳老爷子手下的那帮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跳出来了,十几个汉子此刻正拽着什么东西不断围着那群猴子跑,看得我眼花缭乱。他们在搞什么名堂?跟猴子跳舞么?

“没事吧?”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回头一看,却是阿华。他递过来一只手,我没接,自个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没好气地说道:“你们这是拿我当诱饵呢吧?”

“哪能啊,老爷子喊了你半天都不醒,一个劲在那里说胡话,我们就想算了,反正你也派不上用场,见到这种场面说不定还会吓昏过去,所以就没弄醒你。可没想到你自己醒了,正好,把这群猴子给集中了一下,方便我们逮它们。”阿华笑嘻嘻地说道。

我这才发现那些猴子已经­被网了起来。那网很大,拉了好几层,将它们紧紧捆成一团,有几个伙计还拿着绳子不停往上面缠,其余人则掏出了枪,虎视眈眈地盯着。

“全都在这里了么?有没有漏掉的?”柳老爷子站在一旁,嘴里还叼着那根古旧烟斗。

“我数过了,三十九只,没漏网的,都捆上了。”那个全身都是肌肉疙瘩的阿龙回道。

“好,阿木和阿兴你们两个看着,两小时后换班,就按照之前安排的来轮换,其余人抓紧时间休息!”老爷子的话就跟命令似的,所有人又都重新钻进了帐篷。我一时惊魂未定,傻站在那里继续看那群猴子,阿华踹了我的屁股一脚,骂道:“看什么看?快去睡觉!”

“我的手机被抢走了……”我嗫嚅着。

“日!你小子事情还真多,不过你看捆成那样,我也没办法了,再说不就是个破手机嘛,在这里不管用,别想了,快去睡觉吧……­”

我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阿华哥,这些到底是啥玩意啊?”

“无面鬼猴。”

“无面鬼猴?难怪看起来都没有脸……它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的营地?”

“因为我们吃了它们驯养的动物。”

“什么?它们驯养的动物?就之前那只跟野猪一样的东西?”

“废话!”

“靠,连猴子也懂得养猪了?他奶奶的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猴子!”

“别说你奶奶,就是你自己没听说过的东西也多了去了……­”

怎么也想不到这群猴子竟然能够进化到这个地步,先前使用武器以及打开手机已经­够让我震惊了,现在阿华又告诉我它们竟然懂得驯养动物,这种社会性的现象跟人类有什么区别?我看着这些被困在网里的猴子,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悲哀。

同样是灵长类动物,这些无面鬼猴却由于进化得无法达到人类的文明程度,而被抓了起来。文明的巨大落差,导致了这种无奈和悲哀。

无面鬼猴那被称为“脸”的地方没有任何表情,想必它们愤怒到了极点,怎么也想不通我们这帮和它们长得差不多的动物,不仅夺走了它们的食物,还将它们网了起来,这种侵略和羞辱是多么严重,它们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也许族群里还有只年轻漂亮的母猴正在翘首期盼自己回去?

等等,我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多浪漫主义的想法?不就是几只猴子么?说到底它们仍然是野生动物,跟我们完全不一样啊……­难道是因为它们之前并没有贸然地攻击我?有一种念头忽然就冒上来:到底是我们更文明还是它们更文明?

阿华又踹了我一脚,我才回过神来,最后看了它们一眼,却发现它们也都齐刷刷地“面”朝着我,虽然没有表情,却并不乱叫,只是那么安静地“看”着我,就仿佛一个个八九岁的可怜小孩看着我一样,那种“眼神”勾起了我内心强烈的心酸感。

我受不了这种“眼神”,掉头钻进了帐篷。柳老爷子还没睡,正盘腿坐着,看我进来,就说道:“元庆啊,刚才吓到了没?”

我摇摇头,问道:“柳伯伯,我看它们性情好像挺温和的,也不会伤害人,干吗要把它们网起来呢?”

“你听说过山魈吗?”柳老爷子说话似乎总喜欢以问句开头。

我心想又是魈,之前碰到雾魈,现在老爷子又提到山魈,这云南难道遍地都是魈不成?不过我没说出来,只是点点头。

老爷子继续说道:“这无面鬼猴其实就是山魈的一种,它们的习性很特殊,刚才阿华也跟你讲过了,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它们并非你想的那么单纯。”

老爷子顿了一顿,看我似懂非懂,又继续说道:“你知道它们之前为什么没有伤害你,只是抓了你?还有你想过没有它们抓你去是干什么?”

我摇了摇头,心想难道它们那样做的目的还很复杂?

“我先问你,假如一只狮子被人抓住了,关在笼子里,它会有什么反应?”老爷子继续问题攻势。

“那……­一开始肯定会咆哮,撕咬笼子吧……­”

“假如你被一个人关在笼子里,并用枪指着脑袋,你会咆哮和撕咬那人么?”

“当然不会,我没那么傻,我肯定会乖乖地按拿枪那人的意思做……­”

“那你看看现在那些无面鬼猴是什么表现?”

柳老爷子这么一问,我就突然意识到,它们被抓后的反应竟然和人一样!我马上问道:“这么说它们之前不伤害我,并不是因为它们不想伤害我了?”

老爷子点点头:“它们不伤害你是因为你对它们构不成任何威胁,它们在你出帐篷的时候就已经判断出来了,然后观察了你一会儿,觉得你可以替代先前那只痔被驯养起来,所以才会想要把你抬回去。”

“我靠!什么?它们想要驯养我?还有那个……那个您说的什么痔?什么东西?”

“彘!这种动物是无面鬼猴驯养的,就跟我们人养的猪一样,埋在那里的那头就是了。”柳老爷子解释道。

对于这个彘我似懂非懂,不过一想起刚才那群猴子是想要抓了我当彘养,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看来这种没有脸的东西一点都不可怜,全他妈是装的!

“不好!”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大叫了一声。

“咋了?”老爷子显然也被我吓了一跳。

“刚才我的军刀被它们搜走了!”

“操!你不早讲!”老爷子还没等我说完就冲出了帐篷,我也跟着冲了出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看守那群无面鬼猴的阿木和阿兴已经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而那张大网上已经­开了口子,一只身材较胖的无面鬼猴正在往外钻。

柳老爷子吹了一声口哨,所有帐篷都动了起来,第一个冲出来的是凌剑飞,他看了老爷子一眼,拔腿就奔了出去,这时候其余人也端着枪冲出了帐篷,一下子就把那群还没逃跑的无面鬼猴给包了起来,那只胖一点儿的一看形势不对,索性又钻了回去,一言不发地“望”着我们。

“老爷子,跑了好几只,现在怎么办?”有人在旁边问道。

“阿飞已经追出去了,等他回来再说,你们先守住这里,别再让任何一只猴子跑掉!”

嘭!老爷子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巨大的枪声在近处炸响,震得我耳朵生疼。循着声音望去,我看到一个伙计的散弹枪口正冒着烟,而枪所指的地方,一只无面鬼猴已经被炸开了花,白花花的脑浆和鲜红的碎肉散得满地都是,网里的其他无面鬼猴这下完全安静下来了,齐刷刷地“望”着那只被崩成碎块的同伴。

“啪!”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声,那开枪的伙计捂着脸想要大骂,却看见柳老爷子已经­闪到了跟前。原­来是老爷子抽了他一耳光,他把几欲脱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谁让你开的枪?你兔崽子两只耳朵中间是空的?左进右出,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了?”柳老爷子突然就发起火来。

“我……­它……­它想用毒针吹我……­”那伙计语无伦次地辩解到。

“毒!毒你个死兔崽子!那是麻醉针!”

老爷子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左右踱着步,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对着所有人说道:“把它们全都弄死,我们连夜就走!”

“柳伯伯!”虽然我知道了这些无面鬼猴绝非善类,但老爷子说全部给宰了,也着实让人吃惊,忍不住就喊了出来,“我们……没必要这么做吧?”

“没必要?你以为无面鬼猴就这么不堪一击?你以为我把它们网起来是多此一举?你以为我之前让兄弟们别伤着它们是因为什么?元庆,我告诉你,你根本就没见过这种猴子的真面目,你根本就不晓得这些猴子在大山里为什么是食物链的顶端,为什么连老虎见到它们都得绕道走,为什么我们这么多端着枪的人都得乖乖地避着!”

老爷子一口气把话说完,火气未消,我根本不敢再多问,马上就去收拾装备,而其他人也纷纷行动了起来,有人开始往无面鬼猴身上倒汽油。

“老爷子,确定都给宰了?”那人已经点燃了打火机,只等柳老爷子发话。

面对这么多活生生的智慧生物,我看到柳老爷子还是犹豫了一下,就在这时候,又有一声大叫从不远处传来:“快跑!”很快就看到凌剑飞几乎是踩着草尖跑了过来,而他身后的林子里,所有的树木全都窸窸窣窣地抖动起来,就像风一样向这边快速蔓延过来。

“跑啊!猴子军队来了!”有人跟着喊了一声,营地里马上炸开了锅,所有人都顾不得那些帐篷了,卷起自己的背包就开始狂奔,乱得不成样子,柳老爷子气得直跺脚,朝天开了一枪,跑出去的几个才停下来。

“阿飞、阿龙跟我留下来,阿华你带着其他人跑,跑得越快越好!”老爷子下了命令,就往猴群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不想被猴子撕了的都别乱跑!跟着我走,别掉队!” 阿华喊完后就拽了我一把,他知道我负重跑不快,索性将我的背包也扛了去,叫我别回头,只管跟着他往前跑。

我从来没经历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跟着阿华跑出了没多远,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看到营地上已¾­起了大火,火光映着密密麻麻的猴群,一些猴子似乎停下来开始救火,而另一些猴子则怪叫着往这边追过来。不过追在前面的几只很快就倒下了,我没有再回头看,心想肯定是老爷子他们在那里的缘故。

阿华负了两份重量,吭哧吭哧地往前跑,我由于轻装上路,跑得还算快,紧紧跟在他后面,后面还有几个伙计,不过已经不足十人了,我忽然想起中了麻醉针的那两人,不知道柳老爷子有没有办法把他们带回来,不过面对数量那么多的猴子,想必自保都有点儿难度,更别说背着两大男人跑路了。

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先前的营地了,视线范围内也没看到有猴子追上来。我胸腔里开始烧了起来,以这种速度跑下去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前面就是­怒江,过了江­就安全了,所有人快跟上!”阿华冲后面吼道,此刻他也是气喘吁吁。

怒江?原­来我们已经­到怒江­了,来不及多想,我咬着牙死命地跟上他的脚步,很快就有轰隆隆的水声从前方传来,所有人都顾不得疲倦,全都加快了脚步,因为紧紧跟在屁股后面的就是那些没有脸的恐怖猴子。我们杀了他们的同伴,要想不被报复,就只有死命地往前跑。

脚下的小道急转了个弯,阿华突然停了下来,我一时刹不住脚,将他扑倒在地。我爬起来一看,才发现前面已经没有路了,黑漆漆空荡荡的一片,而水声则从空荡荡的下方传上来,我甚至能闻到水腥味。

“阿华哥,没有路了,怎么办?”夜色浓重,月光照出了江­中升腾上来的雾气,看不到对岸,不知道哪里有桥,山谷通往对­面的道路就这么一个豁口,前面和左右两边全是峭壁,这下我傻眼了,怎么过去呢?

嗖!一根什么东西突然划过耳际,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身旁一个伙计喉咙里发出“哦”的一声,就瘫软了下去。我回头一看,心就提了起来,不远处的树枝上,几只无面鬼猴正端着吹管朝这边高声怪叫着追了过来。

前横绝路,后有追兵,绝望的感觉笼罩着我们每一个人,有几个伙计已经­开始骂娘了,还有几个干脆端出了枪,摆出了拼命的架势,大吼着:“猴崽子们,放马过来吧!爷爷我在这里等你们!”

“接着!”阿华甩过来一个东西,一接手就觉得很沉,我还以为是枪,心想这下子连自己都得端着枪跟猴子拼命了,没想到阿华又急急地吼道:“阿乐带头,所有人上溜索!我给你们做掩护,快!快!”

他这么一喊,我才发现手中是个铁制滑轮,而悬崖边上已经有人攀了上去。我抬头看去,发现头顶上有一根手臂粗的管子,直直地通向浓雾与黑暗之中,应该是连接到江­对岸的。那个叫阿乐的小伙子几下就攀了上去,将铁滑轮往管子上一扣,嗖的一下就滑入了雾气之中,而其他人也紧跟着上去了。

阿华摸出两把散弹枪,又朝我屁股上踹了一脚,大骂一声“快上啊!又愣着等猴子来给你挠痒痒呢?”说完就杀气腾腾地折了回去。

另一个伙计托了我一把,我也顺利上到了溜索上,扣好铁滑轮,再回头望了一眼,阿华正端着两把散弹枪,左右开弓­,将追上来的猴子全部轰飞,那背影……

我看了看眼前浓重的雾气,脚下深不见底的悬崖,死命抓住铁滑轮,眼睛一闭,就滑了出去。

这里要介绍下这种江上溜索。自古以来,怒江­大峡谷一带交通就不便利,这里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岩羊无路走,猴子也发愁。因为怒江两岸大多是陡峭悬崖,危岩耸立,而江水则异常湍急,所以很难在江面上架桥,想用船渡河也是危险万分,如此险要的地理环境才造就了溜索这种工具,而溜索的发明者就是当地的怒族人。他们用竹篾扭成手腕粗细的大索,然后横架于江­河之上,固定在两岸的大树、木桩或石崖上,要过河的时候就用自制的溜板或者滑轮在竹索上面滑过去。当然后来普遍采用钢缆做溜索,因为竹索长年累月使用容易损坏,特别是长时间的摩擦和承重之下,竹索的使用寿命很短,而钢缆就可以一直使用,很久都不会损坏。

但我们现在使用的这根恰恰是竹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架起来的,我刚上去的时候没注意,等滑到中间的时候就听到细微的咯吱咯吱声响起来,江面上并没有风,我却摇晃得厉害。要是在以前,我光是想想自己挂在摇晃的、随时都可能崩断的绳索上,下面是滔滔江水,就已经­不寒而栗了,但此刻置身于这样的境地,恐惧感竟然消失了,我的两只手臂几乎失去了感觉,机械性地扣在­环之上,风声、水声在耳旁呼啸而过,我整个人快速地向对岸滑去。

 
上篇:十一 香格里拉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207)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