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二章chapter2
第二章chapter2 文 / 哥特左右 更新时间:2010-12-17
 
第二章chapter2
  chapter2

  2003年秋季,我考入中部的P市,进行我的大学求学生涯。但暑假以及其之前发生的事,我都一直不解。而那时我注意更多的是后来发生的很多事,它们来得让我措不及防。所以我只能暂且告诉你一些我在S市经历的事情。

  “非典”正在空气里,在人与人之间肆虐,干扰人们的正常生活。无论学生、青年、教师还是从未接触过英文的老人孩子都能说出SARS这个英文单词。人们开始节制出行,一些单位甚至直接进入长假阶段,很多学校便是如此。医学一时也无良好对策,国家也只能作出严格检查、免费治疗、鼓舞宣传等各种举措安稳人心。纵然如此,很多人还是在这其中死去。

  北京的疫情较为严重。从媒体上可以看到或者听闻,驻北京的很多国外大使馆都在呼吁自己的同胞回国,不免有些国家实行强制措施。我也不知他们是出于对我国政府的不信任,还是对本国同胞的关怀之情。我的一个朋友也在这时死去。他与我一同参加高考,之后去了河北的一个亲戚家、回来之后,政府和医生对其身体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正常。但在一周后,他却安静地死去。

  “非典”带来的不只是死亡,更多也更为严重的是恐慌。事实即是如此。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与我的这个死去的朋友接触过的人,都被政府和医护人员采取隔离措施。我因与他有过一次短暂的见面,也被送到医院隔离。在隔离的两周内,没有人会担心吃饭、睡觉等问题,这些都有人给解决,甚至不必担心打扫卫生、收拾房间之事。执行者考虑到里面的生活是枯燥的,被隔离者允许带上一些容易打发时间的东西进去,我便带了几本书,一部手机,还带着一台收放两用的录音机。

  带上这么大块的录音机确是有些招摇。我把它带进去,一方面是为了听音乐磁带,另外它可以满足收听广播的需求。每个人都有单个的房间,这是一般病人不能享有的。我的在外面的朋友还给发来短信说,医院病房都不够用的。不过我也因听音乐时声音过大,遭到隔壁房间中年男子的投诉。他明确地向管理人员说:“这个年轻人太吵了。”

  我便关小了声音,不料还是听到他向管理人员抗议说:“我要换房间。”在我的印象里,管理人员出现在我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是一直带着口罩的。就连我看到的大街上稀少的人流中,他们也都是带着口罩的。

  女管理人员是一名实习医生,她来到我的房间。我坐在床头看着她。还没等她说话,我便把磁带取出,扔在桌子上。她看着我微笑了一下,走开了。

  我把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磁带拿在手里,来回翻看,更觉不解。我听的并非吵杂的音乐,也不那么大声,怎么还是会影响到他,且单单只是他。不过次日,那个女实习医生走进我的房间后,我也就不再感到疑惑。

  “给你这个。”她把一台MP3递给我。“这样不会吵到别人。”

  她说这句话的含义,我自然明白。我也在准备时设想带一台MP3进来,而为什么会带收录式的录音机,她是不会知道的了。我没有去解释自己不带MP3进来的原因,听着她说话。我也不避讳,调大声音,正是为了驱走某种压抑。这种压抑,也许由这种非典带来,毕竟由于它我才不得不处于这么一个地方。让一个年轻人去享受清静,听起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我也只能是变得更加躁动。我也不是能够在年轻时就能钓到鱼的人。

  “那个人刚失去妻子。”

  “死在SARS中?”

  她点点头,然后说:“这下你应该明白了吧?”

  “嗯。不过我倒没有去放多么吵杂的音乐。”

  “你想过你听的都是什么吗?”

  “昨天你进来之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这就对了,那么忧伤的曲调,他会更加觉得揪心。”

  “这倒是的。”

  “那就带上这个吧。”她把耳机伸在手里。

  “会的。”

  我正要去问,这里面都是有些什么歌曲。她走到门口,转过身说:“有一个文件夹全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

  “谢谢。”

  “我也喜欢他的音乐。”

  她走了出去,我便如往常一样继续留在这间房子里。并不限制走动,但只限于所在房间的门口和窗前。“为了他人的健康。”我们得到这样的回答,或者说,没有人去追问,每个人都在遵守着这个规定。

  她再次来到我的房间,是在两天之后。这两天之内,我也看到过她的身影。一次是我躺在床头望着门外,四周一片安静,但不是死寂的那种,我们会得到定期的体温测量与问候。另一次是我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世界,她正要从医院门口进到这里。我第一次看到她穿便装,也即是在这个时刻。她摘掉口罩。

  “一直在听?”

  “是的,也无事可做。”

  “其实,大可不必那么消极。”

  “如你说来,我看起来相当悲痛?”

  她被我的这句自嘲的话引得发出笑声。

  “倒不是。”

  “不害怕吗?”

  “你吗?”她迟疑一下,用手指向我,又指向左右两边,“你们?”

  “是的。我们是特殊病人,不怕被传染吗?”

  “只是疑似,我也被隔离过,就在不久前。”

  “当真?”

  “是的。所以我才会劝说你不要消极。”

  “原来是这样。”我又一边点头。“你是怎么度过呢?”

  “如你一样,听理查德的音乐。也难得清闲自在,不用去想外面的事,读了许多书。开始带进去的几本还不够看,还让人送了两次。”

  “我也带了几本进来。不过没有兴致,几乎没有翻过。”

  “其实我们,也就是这里的医生,和你们是一样的。”

  我看着她,听她说完接下来的话。

  “因为他们也一直困在这里。”

  她轻抿着嘴唇,露出微笑。我与她不同,放松地笑出了声音。没有人吵闹,没有喧哗,我的笑声显得格外清晰。

  我以为隔壁的中年男子会再次呼喊管理人员,但却没有。她也许与我有同样的担心,便走出了房间,顷刻间又走了回来。

  “请坐。”我还没有招呼她坐下。此刻伸手示意她坐在椅子上。

  “谢谢。除了例行检查外,我们是不允许动病人的东西的。”

  “包括这张椅子?”

  “这张椅子在我们的服务范围之内。不过严格地说,我们不能接触疑似病人的东西。如果你们当中有病发者,与她接触过医护人员也将进入这样的一间病房。”

  我也就不再招呼她坐下。不过此刻她依靠在了我的床边。

  “什么时候开始听理查德的?”

  “卫校时候。还没告诉你,我过去的学校就在这附近。”

  “是吗?我也刚从附近的高中毕业。”

  卫校紧邻着医院。我刚毕业的高中与它只有百米之远,各居马路的一边。

  “这么说来,我们的遇见有些晚。”

  “呵呵。”她莞尔一笑。

  “那么,你已经不在这里读书了?”

  “南京一所大学的医学院,已经读了一年。”

  “怎么会在这里?”我不免有些好奇,又带有疑问。

  “志愿者。”她指着袖标。

  “很多人都躲着这样的事,你却主动请缨。

  “你知道的,现在正是高峰期。学校已经停了课。我回来之后,便报名到了这里。”

  “某种意义上,你很勇敢。”

  “谢谢你的夸奖。那么最喜欢理查德那一支曲子呢?”

  “倒没有最喜欢哪一支。《梦中的婚礼》在电影中的放映效果很好。”

  “是的,我也有听过。”

  我们接着聊了一些话,具体的内容我已经记不太清楚。她的话语总是围绕一个中心,我与她说话时,也注意到自己不会脱离谈话的中心。开始时我对这个颇为留意。正如今天我还记得她是给我谈的理查德克莱德曼与那个失去妻子的男子。而后来又与我不再或者很少去听理查德的音乐有关,我记不清她都跟我谈论了哪些曲子。谈话的内容使得她更像是倾吐、诉说,介于牢骚与抱怨之间,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的谈话是出自各自的意愿。她的“中心”意思大概是在说,音乐使得她开始去洞察生活,且愈加用内心去生活。

  “就是会突然自己不经意的一个观察,能够使得内心舒服,是不是有些奇怪?”我在思考着她的话。她再次离开房间。某个房间在喊叫管理人员,我腾出对她话语思考的一个缝隙去闻听,这个声音不是从隔壁发出。最后,目光注视在桌上的一本书上。我不知她回来会是何时,也就拿起那本书,翻至标记的那一页,继续看起来。外面依旧是一片安静。
 
上篇:chapter1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79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