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四章节 真是超级大怪人
第四章节 真是超级大怪人 文 / 四夕若若 更新时间:2010-12-22
 

米虫!你这个宇宙无敌超级无比白目笨蛋三级加恶人。不要小看本小姐,总有一天我会让大家刮目相看!

 


星光的顶楼有一小片草地,上面生长着顽强而青翠的草儿,不过早已被辛勤的工作人员修理得很整洁,人坐在上面,不会感觉如坐针毡,反而感觉很舒适,很柔软。
左边有一个小房子,看上去,应该是拿来放置杂物的。
而在草地的左边是一个大大的空地,空地上还架着一个能坐进两个人的木制秋千椅子,坐在上面,闭上眼睛,迎面感受到的是顶楼凉爽的清风。
原本是一个很适合休闲的时机,可对于独自站在楼顶的祈云星可不是这样想的了。
“哎呀呀,真是郁闷,我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看着手上拿着的那几张乐谱上的符号,对于只是在上小学的时候,了解了一点五线谱知识的祈云星来说,简直就是一大大的烫手山芋。
“她简直就是故意整我的嘛!”口中忿忿地发泄完毕,又唉叹一声。祈云星心里开始埋怨起自己:人家就是要整你,你又怎么样?人家有钱有势,你祈云星一个小小的打工族,有什么资格跟人家去对抗,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小美人,一个人待在顶楼寂寞不寂寞呀。”
轻佻的口气,放荡不羁神态,一张娃娃脸。白色的卫衣上,夸张的印画的几个ENGLISH字母,一条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像为了追求极度的时尚风格,被剪了几个破破烂烂的小洞,一双黑色间隔白色的帆布鞋。头发烫得很有造型,那挑染着少许蓝色的刘海,给人的感觉像面向着大海,带来一股股怡人的凉爽。嘴角的唇线,优美而携带着炙热的诱惑。高大的身形,却很瘦,像极了漫画中美形的少年。
可是这个时尚变化得就像一阵风的世界里,这样的打扮,另类却很吸引人。
祈云星捂着心口,后怕的向后退了大大的一步,惊讶的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很明显的被他吓了一跳。
不过,惊讶之余,她不可否认,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或许是男生,他看起很年轻,跟穿着有点不合适的娃娃脸,打扮随意得甚至颓废,张狂地显示着他的自信,眼眸中洋溢青春。
“你……你是谁?”
面对忽然出现的陌生人,祈云星很警惕他的靠近,拿手中的乐谱指着他。“你要干什么?”
“呵呵……”被祈云星当成坏人的少年,不只不怒,反而很是玩味地看着她,仔细地打量着。
“我说我是为你而来,你相信不相信?”
“什么!”口气和说出来的话明明不是一样,祈云星疑惑地看着他。
少年快步走来,像一阵风吹过,还在祈云星没有反应过之际,他的身影已经来到了祈云星的身前,一个挺身,轻松地将祈云星压在了白色的墙壁上。双手灵活地禁锢住祈云星的双手,右腿和上半身故意倾斜,顺势制住祈云星不安分的扭动。
原本停在祈云星右肩上端位置上的头,移动到与祈云星对视,那双眸子里,闪烁着浓浓般的戏弄成分,修长而白皙的手指间,不安分地在祈云星的鼻尖来回打转。
第一次和异性如此接近,从那唇间传来浅淡的呼吸,祈云星感觉到自己的心几乎快要跳出胸口,面对着那超近距离的精致五官,还有他暧昧的动作,那双灵动的双手看似不经意间的捉弄,发丝无意间的扫过,让祈云星彻底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完全忘记了挣扎,只能睁大着眼睛,一副被吓呆了的模样。
“哧……你真好玩。”
少年忽然松开祈云星,心情很好地大笑起来。
得到了自由,却被男生在不告知的情况下松手而撞到墙脚的祈云星,这下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一手捂着被撞疼的腰部,一手指着面前不远处还笑得前俯后仰的男生,怒气冲冲地指责他。
“喂!你这个人有毛病是不是,我又不认识你,你忽然跑来,就对我又抱又做出怪异的举动,还害我撞到腰,你到底是谁想怎样?!难道你你很喜欢拿别人当玩具吗?!”
“你……”
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言绍胤忽然对面前这个女孩有了一种“想要了解她”的想法。
少年收敛住脸上的笑容,用一种小孩子看到心爱的玩具一般的眼神,携带一股算计的目光直射祈云星,“女人,你成功地挑起了本少爷的好奇,让我们来好好了解一下对方吧!”
看着他倒是一副“夸大为怀”的表情,祈云星顿时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骂道:“神经病。”有人想发神经,可不代表她必须陪着发疯。惹不起,我躲总行了。拿定注意,祈云星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捡起掉落地面的乐谱,转身向顶楼的门口走去。
“喂!女人!别走嘛,陪我一会儿。”
“不要……”
“别人要想见本少爷还得看本少爷心情,你干吗一副受苦的模样。”
“你……”
“不然,你陪我聊天,我让你按时间计费?放心,觉得不会让你吃亏。”
祈云星从小最看不惯这种依靠着家里有钱,就不拿穷人当然看的富家人,言绍胤这下是彻底踩到了祈云星的痛处,而且还是踩了个正着。气得祈云星把手中的乐谱全部摔到了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怒气十足地指着他吼道:“你这个宇宙无敌超级无比白目笨蛋三级加恶人,给我听清楚!本小姐虽然穷,可一直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生存着。不像你这种不事生产,只会挥霍家产而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只超级大米虫,不!对这个社会没有丝毫贡献的,简直就是国家的蛀虫!!!”
……宇宙无敌超级无比白目笨蛋三级加恶人?
……超级大米虫?
……蛀虫?
原来,自己给第一眼见到的人,竟然是这样的感觉。只是,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营造出来的表面假象吗?
可是……
为什么,为什么从面前这个女人的口中,从她口中说出那堆指责的话,却让自己有种心被掐了一把的感觉?
微酸的疼痛。
在言绍胤闪神之际,祈云星狠狠地甩开他的手臂,向通往楼下唯一的出口跑去。
“不是吧?门竟然被反锁了?!”
跑到门口,死命地摇着门阀,却得到这样的消息,祈云星不禁开始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这一天就没有发生一件好事情。
在不远处的言绍胤,看着祈云星不死心一遍一遍地摇动着门阀,并不顾形象地大声向门外求救,缓缓地朝她这边走过来,好心地提醒她。
“门应该是从里面被反锁了,按这个时候来说,大家已经下班了,恐怕只能等明天工作人员来开门了。”
“什么?你不是开玩笑吧?”
听到这话后,祈云星整张脸都垮下来了。
言绍胤投给她一个你爱信不信的表情,懒散走到那个小杂屋的旁边,靠着墙壁,席地坐下,再不理会暴跳如雷的祈云星,悠闲地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天啊,不止出不去,而且还要跟这么个危险分子在一起?
对了!她的脑海里忽然闪现一个灵光,赶紧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可看到一点信号都没有的手机,整个人又像失去了水分的植物,彻底绝望了。
已经接近6点多了,天渐渐的阴暗了下来,黄昏的光芒照射在顶楼上,照射在草坪,折射在窗户上,隐隐约约给人一种唯美动人的气息。而祈云星已经很有毅力地站在原地站了半个小时了,另外一边的言绍胤却悠哉地睡了半小时。
终于忍无可忍了,祈云星走到言绍胤的身边,小声地叫着:“喂……醒醒……”
睡着了的他,很安详。在黄昏光芒的照着下,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频率上下拍动着,像在湖上飞舞的蝴蝶,欢乐地拍打着身上的翅膀,淡蓝色的刘海随着偶尔吹来的风飘动。那精致的五官不染尘埃,仿佛天上的天使,纯洁善良。喊了一声,见他依旧丝毫不动,祈云星又好笑又好气地用手指戳了戳他的额头,朝他喊道:“米虫,大米虫,起来吃饭了。”
“搞笑能力有待加强。”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忽然睁开,一伸手,将祈云星拉到了他的身边坐下。
“干嘛?”
“是我该问你想干嘛吧,干吗叫醒我?”
言绍胤说完话,手捂着嘴闭上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睁开眼睛看向祈云星,撇着嘴,一副好像在有意质问她为什么把睡得好好的他叫醒。
被他孩子气的模样给逗笑了,又想起现在他们俩现在都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份上,祈云星不再一味警惕他,而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不少,“借电话给我,我电话打不通。”
“这里没有信号,谁的手机都一样。”那依旧不急不慢的声音,仿佛被关在这里,他大少爷一点也不着急。
“真的?”怀疑地看着他。
“不信,你自己看。”随意地将自己昂贵的新款手机交到祈云星手里,言绍胤耸耸肩膀,又闭目养神去了。
急忙地翻看着接过来的手机,却发现也和自己的手机一样没有丝毫的信号,祈云星后背靠到墙壁上,这下可像霜打的茄子——彻底焉了。


等到KING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再来接祈云星的时候,却从江雅韵那里得知,祈云星已经自己回去了的消息。百思不得其解的他,也只能皱眉不语,走出江雅韵的办公室。却正好在遇到星光的老板刘贺鸣。
“KING,跟我来办公室一下。”
“好的。”
组合的事情已经安排就绪,这时候却找不到祁云星,老板又来找他,让原本就思绪就比较混乱的KING眉头快皱成了一个川字。
东方擎不喜欢祁云星,甚至因为今天发现的事情,产生了不小的抵抗情绪。
这样的组合真的没有问题吗?
KING头疼地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再次甩了甩头,摸索着想怎么样才能将问题看得清晰一些,从其中找出能将这一切做到最好的方法,可是这一刻似乎还是琢磨不清。叹了口气,他跟东方擎认识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他发过如此大的脾气,这怕这回还真难磨合这两个人。
当他想了这么些后,再抬头,却发现原本走在前面的老板,早已不见人影了,只好加快脚步,向老板的办公室走去。

总裁办公室的大门紧闭着,难得今天办公室没有将窗帘放下,透过另一侧的透明玻璃窗,可以看到总裁室内的景象。一身白色西装的KING坐在与老板对视的沙发上,听着刚从老板嘴里说出的一个惊天消息,整个人老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什么?您说公司要推出影色的当红影星Carey和另外一个男星的组合?”
KING放下手中的茶杯,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将充满不可理解的目光投向老板,眉头微微皱起,语气急促地开始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公司现在正在进行东方擎和祁云星组合的宣传,现在这个时候加进来这么大的工程,运行上会有很大的冲突。”
“我知道。”相对于KING的激动,而身为老板的刘贺鸣却一副老僧入定的淡定,手指把玩着桌上的钢笔,轻轻一投,轻松地正中目标,投入了那个黑色的笔筒之间。
“那您……”
刘贺鸣抬手挥了一下,示意KING坐下别紧张,在KING坐下后他继续说道:“这样的做法的确会为公司的某些方面带来一些麻烦,但是我已经跟影色公司商讨过了,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手段。要知道,近年来各家娱乐公司涌起得很快,要想在这个复杂的娱乐界站立住不到的领先地位,适当的赌一把,也是值得的。”
老板说得这样明白,身为金牌经纪人的KING又怎么会不明白。
“KING,我打算将两组都由你负责,从今天开始,你不再说东方擎的专属经纪人,而是这两个组合的共同经纪人,我这样的决定希望你能明白,站在公司的立场,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徇私……”


从老板的办公司走出来,KING的心情很是沉重。
以现在的流行趋势来说,影色的Carey要踏上东方擎同等的地位,也是迟早的事情。无论是外貌、身高、学历还是在受欢迎程度,他是近两年来唯一一个几乎能和东方擎挂上等号的影星。
公司要一下子推出两个有着巨星加盟的组合,这样大的决定,想来也是通过了那群最高的领导董事会。
KING手里拿着一份资料,里面是关于Carey和另外一个男生的资料,刚才有打开稍微看了下,另外一个男生叫言邵胤,资料里对他的描述不是太多,只有一张照片,可爱的娃娃脸,比较嘻哈的穿着,碎乱的刘海,一些简单的介绍,年龄24,海归留学生,身高180CM,脾气有些任性。
不过以言邵胤的外貌和身高来说,都很符号娱乐界的要求,经过良好的包装,也不难成为娱乐界一名后起之星。
Carey和那个名叫言邵胤的男生,东方擎和祁云星,这样两个风格不同的组合,其实各有各的优势,也各有各的缺点。
KING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董事会会要求他们两个组合在公司的训练中进行PK,胜利的进军国际影坛,而输掉的……
这样的想法让KING头皮一阵发麻,如果真的是二选一的情况。只怕自己也只能随波逐流吧,毕竟刚才老板的说那句话的意思,不就是要求他只能站在公司的利益上吗?
透过干净的玻璃窗,黄昏淡淡的光芒穿透在走廊上,接近鸭蛋红的太阳已经慢慢地向山下移动了,而十八楼下的街道上,依旧是穿行不熄的车水马龙。
KING站在走廊上,扶着围栏,看着窗外的风景,用力地甩掉脑子里的猜想,大步向办公楼的电梯走去。此刻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事件要做,那就是去机场接从法国飞来的影色当红影星Carey。

 

 

天边很美,接近橘红色的太阳圆圆的,像一个在烤箱里被烤得金黄香脆的面包。原本蓝色的天空被那抹橘红色染上一抹羞涩的光辉,像古代里害羞的美丽少女,犹抱琵琶半遮面。
夏季快过去了,空气中传来秋季少许凉爽的微风,不冷不热,却恰到好处。
一丝黄昏的光线倾斜地照射在少年的面颊上,嘻哈的穿着,被微风吹乱的刘海,发呆的眼神,慵懒的气质,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嘴唇,像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喂,难道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呆一晚上?”
祁云星有气无力地靠在墙上,看着身边的言邵胤,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这家伙好像什么都不太在乎一样,刚才他们才说不到十句话,他竟然又靠着墙壁睡着了,直到太阳快下山之际,他才慢慢地睁开眼睛。
祁云星忽然发现,身后的少年长得很可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色的嘴唇,灵动得似乎能让人产出一种错误的感觉,令人产生一股想保护他的冲动。
“我叫言邵胤,你呢?”
原本眼睛一直凝视着天边的少年,忽然扭过头,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祁云星开口说话了。让原本在偷看着他东想西想的祁云星被抓住现场,整张脸都红透了,像极了树上成熟红透的苹果。
“我……我……叫……祁云星。”
“喂,女人,被本少爷帅气的脸给吸引住了吗?不会是想趁我不注意偷吻我吧?”
少年笑嘻嘻地蹲到祁云星的面前,双手一伸,像幼稚的婴孩在寻找母亲的抚慰一般。嘴角那抹甜甜的笑容,却和口中的话语,却又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受。前者带着孩子般的天真,后者却有着痞子般的戏弄。
“笨蛋。”
祁云星好笑地推开他,少年的身子竟然轻飘飘地向身后倒去。
小心……
祁云星还来不及喊出口,只见少年已经夸张地摔倒在地,垮着一张脸,撇着红润的嘴唇,用可怜兮兮的模样望着她,仿佛被抛弃的宠物一般。
“别叫我笨蛋,叫米虫都好听一些。”
听着少年孩子气的话,祁云星不禁开始怀疑,到底是他脑袋有问题,还是自己理解能力有问题?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人,有时候像痞子,有时候又像个任性的小孩。他不是有双重人格吧?
言邵胤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高大的身影移到正在发呆的祁云星面前。光线被完全挡住,祁云星也站起身来,却发现,跟叫言邵胤的少年对立地站着,身高162的她竟然还不到他的肩膀处。
“我饿了。你呢?”言邵胤一改之前的痞子模样,反倒祁云星像是他一个很熟悉的人般的口气询问。
“饿。”祁云星很坦白地说。
刚才都没有注意时间,不知不觉中太阳早已经下山了,天空的夜色越来越黯淡了,暗蓝色的天空飘荡着少许寂寞的云朵,整个画面开始渐渐接近黑幕。
“跟我来,还好我早有准备。”言邵胤说完拉着祁云星的右手,朝天台上那间小房子跑去。
利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银白色的钥匙,推开门,祁云星看着言邵胤熟门熟路地在房子找翻起东西来。
三分钟后。
房子里唯一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堆的零食,有果冻、奶茶、可乐、面包、糖果,薯片和包装好的各类熟食……
祁云星站在桌子旁边,瞪大着眼睛,看着坐在一旁椅子上大摇大摆吃着东西的言邵胤,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早就预谋。
“别,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接收到祁云星不友善的目光,言邵胤丢下手中刚咬了一半的鸡腿耸了耸肩膀,那张娃娃脸上的笑容有点无奈。他解释道:“这个天台不久前才成了我的秘密基地,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忽然闯进来,之前我一个人也被关过,所以,刚才放了不少吃的东西在这里。”
“吃东西吧,我可是百分之百的好人。”
看着言邵胤说完又聚精会神地跟那堆零食做斗争去了,祁云星无奈的笑了,心里想着:自己反正也不值几个钱,他卖了自己也没有好处,于是也加入食物消灭战争。
桌上到处都是瓜果皮和拆掉的包装纸,连地面上也难逃一劫,散落在地的瓜子壳到处都是,洋洋洒洒的像给整个地面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衣裳。
“吃饱喝足,真是舒服啊!”
言邵胤运动了下身体,双手大大地伸展开来,脸上尽只是满足。
忽然,祁云星看到少年又站了起来,转身向又向房子堆满了杂物的一角走去。蹲下身子,不知在找寻着什么。
“米虫,你在找什么?”看着他脱线的举动,祁云星很自然地将“米虫”这个称呼喊出口。
“等下,马上,就快找到了。”
那个蹲下身子找寻着东西的人,超祁云星挥了挥手,忽然一声充满了惊喜的声音涌现:“找到了!”
祁云星看着他拿出来的东西,不禁再次呆住,竟然是为数不少的烟花,有小孩子喜欢玩的价格很低廉的转转连、冲天炮,还有不少根本叫不出名字的豪华礼花。
“我们来放烟花吧!”
言邵胤那张娃娃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HAPPY的笑容。


红色,绿色,紫色,白色,黄色,蓝色,五颜六色的烟花齐齐绽放在绚丽的夜空中。
美丽的烟花为这个黑幕的夜晚带来如迷雾般妖娆,半清楚半朦胧的画面,无声无息地照亮着整个天台。
坐在天台的秋千上,祁云星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不远处那个点燃了烟花,看着烟花升上天空,玩得不亦悦乎的少年,那张带着青春滋味的脸庞上,似乎尽是少年不知愁之苦的开朗,像从来不会有着不愉快,有的只是淋漓尽致的幸福。
祁云星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好像开始对这个陌生的少年越来越感兴趣了。
“小星,快来看,压轴节目上演!”
随着言邵胤的欢快的声音,祁云星扭头的那一刻,瞳孔里出现一个红色的光芒,慢慢浑浊开来。随着少年点燃最后一个礼花棒,“刷”的响声飞上黑色天空的边际。
十一个黄色的美丽花朵随即在天边绽放,展开,弥漫,消失。在他们快要消失的那一刻,两个连在一起的红色爱心在十一朵花中间慢慢地打开,交织在一起。
“棒吧?!”
言邵胤无声无息地坐到了祁云星的身边,秋千在他的推动下,静静地摇荡起来,一上一下,而他们的眼底,火光四射。
祁云星才刚从大簇烟花带来的惊艳中清醒过来,只见言邵胤朝她狡黠一笑。忽然,他的手中的火柴跑向空中,一条连着几十个烟火棒的导火线慢慢地燃烧起来,倾刻间,在“吱吱”的燃烧声中,整个夜空,再彻底点亮了。

 

昨天的一切,恍若是做梦一般。
祁云星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跟一个陌生人,坐在秋千上幸福地看着天空,在天台放了一整晚的烟花。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的脑袋里还不时地回现起昨天的画面。
少年张扬着青春的娃娃脸,嘻哈的衣着,白色干净的帆布鞋,装可怜的样子,微笑的时候脸颊还有一个甜甜的酒窝。
“砰……”回想着昨天的事情,低着头走路的祁云星,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初秋的早晨,略带潮湿的空气,被缓慢升起的阳光给蒸发掉。
高大消瘦的身形被撞得微微摇晃着,棕色的皮质帽子被撞得飞扬在空中,金色的发丝从帽子里逃脱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一双清澈至透明的蓝色眼眸,像极了被掩埋了亿万年的海底珍珠,闪耀着幽蓝的光芒,带着两股让人捉摸不清的气息,忧郁却温暖。
刻画在脸上的五官,深邃而精致。
祁云星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外国男子,他那双白皙修长的手指正缓缓地伸向她,像对待公主一般,优雅地将她从微凉的地面,拉到了充满阳光的世界。
“sorry……I……this is……我……我完了,完了,my english不好啊……”
看着外籍男子疑惑的眼神,祁云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一大早撞到人家,而且还语言不通,人家要是抓着自己不放手,自己该怎么办?
不同于祁云星的不知所措,外籍男子却露出了温和的微笑,体贴的对一张低着头的祁云星说道。
“你还好吧?”
“你会说中文?!”
祁云星惊讶地看着他,这外籍男人不仅没有怪她,反倒询问她有没有事,看来是一个好人。思绪转了转,祁云星暗骂自己笨蛋,这都没有年头了,外国人会讲中文话有什么好稀奇的。
“请问,你知道去星光应该怎么走吗?”
“星光?你去星光干吗?你也是星光的新人?”
祁云星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面前这位优雅的外国男人。金发,碧眼,给人一股温暖的而高贵的气质。只怕如果有人给他穿上一套欧式风格的骑士装,大家都会认为他就是欧洲十八世纪的王子吧?
其实站在祁云星身边的男子,就是从法国影色公司来到星光造型公司的Carey,本该是在昨天就已经到达星光总部的他,却因为法国公司那边跟之前的经纪人有一些纠纷,所以知道今天早上才到达,可似乎祸不单行,才下飞机,他的手机和一些相关证件就被小偷给偷走了。
手机里全是跟影色和星光联系的方式,还有不少好友的电话号码,丢掉这些东西,他只好自力更生,用仅限的零钱坐公车来到市中心,正打算去找人询问之际,却和低着头在街上走的祁云星撞到了。
新人?
从法国那充满纷争的事件中逃脱过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的确是一个新人,也是第一次以Carey这个名字进入这个内地娱乐圈。不过从面前这个女生的那句“你也是星光新人”的语气中,他得到了一个对他目前很有利的消息,那就是,眼前这个女生,一定知道星光的具体地址。
“你好,我的名字是倪天扬,星光的新人。”
声音悠扬而带着磁性,恍若欧洲宫廷王子般的优雅,那双仿佛只只在钢琴上弹出优美旋律的手,已经来到了祁云星的面前。
学他的模样,祁云星也将手伸了出来,“祁云星,星光的新人。”
如果祁云星以前英语好一点,稍微关心一下除了东方擎以外的明星,看看娱乐新闻,她就会知道站在她面前这个带着优雅气质的男人是大名鼎鼎身价过亿的影色台柱Carey。可惜,第一,她英语不好;第二,她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看娱乐新闻。因为她之前的生活整天除了打工就是打工。
如此平凡却不简单的邂逅,祁云星认识了外籍帅哥倪天扬。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之后的生活,竟然也给他牵扯上了不无分开的关系。
祁云星随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说出星光的具体位置。车子缓缓地驶向星光。可是她也不知,星光正有一阵风波在等着她。

 

星光造型公司老板的办公室里,几位高层领导都神情紧张地站着,而他们面前坐着的正是他们的老板刘贺鸣,他表情严肃地质问着站在不远出的KING。
“什么?KING,你说没有接到Carey?到底怎么回事?”
  面对老板的不悦,KING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起,有条有序地开始向老板解释关于这件事情的一切:“我们已经询问过航空公司,他们说Carey并没有乘坐那次航班,然后我们立刻联系了影色公司,他们到现在还没有给出具体的消息,只是说让我们再等等,所以我们就只好先回来。”
……
办公室里面正在商讨着关于Carey的事情。

 

 
上篇:第三章节 成为签约艺人 返回目录 下篇:第五章节 逆境里也要开心
点击人数(4916)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