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五章节 逆境里也要开心
第五章节 逆境里也要开心 文 / 四夕若若 更新时间:2010-12-22
 

大米虫,真的很谢谢你帮助我。可是如果我害你一起被炒鱿鱼,你还会不会把我当朋友呢?


     从出租车上下来开始到现在,祁云星一直低着头,脑袋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发一言地走在前面,倪天扬一直很安静地跟随着她,一前一后地走着。
     她忽然停下来,转身,“砰”,两具身体再次相撞。
“疼……”
     祁云星摸摸撞到倪天扬胸口上的鼻子,有些发酸。抬起头,却见倪天扬白净的脸颊上带着一抹忍笑的红晕。
     祁云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干脆装鸵鸟,手指不停地拽着衣角,转过身,加快脚步向不远处星光的大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心里很丢脸地喊着:真是丢脸啊!半小时之内,竟然撞了两次,而且还是同一个人。
而倪天扬却被她的暗地里的小动作给逗笑了,心想,她真是可爱的女生呢。
   “就到了,这里就是星……”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祁云星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转过头来,跟倪天扬说话,却见身后的倪天扬一脸急切的模样向她招手,“看前面,小心。”
前面?看什么?
祁云星扭头朝前面一看,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砰……”
一瞬间,她的脸蛋再次和什么东西亲密接触了。这是她第三次撞到东西了,而且还是狠狠地撞上,现在她的脸只觉得又疼又麻,只好在原地蹲下身,鼻子越发酸辣起来,泪腺也似乎被刺激了,湿润的液体哗啦啦地从眼眶里涌现到面颊上。
祁云星捂着被撞疼的鼻子,抬头看了一眼那始作俑者。
一男一女,两道惊叫声,同时响起。
   “小野猫?”
   “讨厌鬼!”
东方擎不知不觉把自己心里对祁云星的感觉喊了出来,这是源于祁云星曾经像只野猫一般狠狠地跳到他的身上,咬他的肩膀。
而祁云星却是潜意识地喊出了“讨厌鬼”这个称呼。
两个冤家,竟然再次相遇了。
   “没事吧?”
倪天扬快步走到祁云星的身边,小心翼翼地伸手将她蹲在原地的她拉起来,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丝毫不介意祁云星脸上交织的泪水和鼻涕会不会弄脏自己的手帕,反倒是温柔地帮她擦掉面上的泪水和鼻涕,像被带心爱人一般的宠爱。
   “谢谢。”
   祁云星小声地道谢,不好意思地从他手里拿过手帕,低下头自己擦拭起来。
让祁云星开始想不明白的是,明明大大咧咧的自己,为什么总在这个陌生的外籍男子面前害羞呢?是因为他过于温柔的动作?还是他类似于王子般的高贵让自己自卑?
“Carey?倪天扬,你怎么在这里?”
东方擎微带惊讶地看着为祁云星擦去泪水的男子,他不正是公司正在奋力找寻的影色公司的Carey而也恰好正是他好友的倪天扬吗?他怎么会和祁云星在一起?
“东方擎。”
没有想到能这么快见到多年不见的好友,倪天扬脸上也挂上了重逢的喜悦。走上前去,友好地给了东方擎一个热情的拥抱。
     “你啊,几年不见,这个喜欢抱人的缺点还没有改变。”
东方擎无奈地笑笑,不习惯于他人过于亲热,更别说是被抱住了。如果现在抱住他的是其他人,以东方擎的个性来说。早已经被他踹到不知道地球哪个角落去了,可偏偏这个人是几年不见的好友。
“你们……”
祁云星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美男子,他竟然敢抱住东方擎。而东方擎不止没有推开他,而且还一副“任君享受”的表情,天上下红雨了吗?
情况不明之下,三人在大门口就这样僵持住了。
   “咳咳……”刚从老板办公室出来,打算再跑一趟机场的KING,从电梯里走出来,才到门口就看到他手下首席艺人竟然跟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忍不住出手制止。
祁云星和东方擎同时开口。
“KING。”
“KING 哥。”
    接收到不友善的目光,倪天扬放开东方擎,目光转向站在祁云星和东方擎中间的男子。
从好友和祁云星对他的态度来看,想来,他就是星光公司有名的金牌经纪人——KING了。
友善地露出温和的笑容,再次浮现于倪天扬的面容上,他将右手伸向KING,动作优雅,声音中带着少许的歉意:“KING,你好,我是来自影色的Carey,中文名字倪天扬。”

 


经过这么一个乌龙事件,法国影色公司的Carey最后还是顺利地到达了星光造型公司。
星光为了更好地培养艺人,更为了这次能进军国际娱乐界而一炮走红,公司竟然为两组人马找好了一处远离城市的海边别墅居住,时间长达四个月。
     在KING 的办公室里,他正在向坐在独立沙发上的三人交代公司的安排。此刻,一个反抗的声音却响起了。
“KING哥,难道一定要住在那里吗?”
虽然海边别墅真的好吸引人,但是祁云星还是放心不下母亲,让母亲一个人呆在家里,她会很担心的。
“公司这样安排有他的道理,你们的成败,几乎代表着星光公司能不能跨入国际的领先地位。你们要努力适应组合里的同伴,相信对方,住在一起能培养你们之前的信任感。”
在跟祁云星签约之前,KING也调查过祁云星的家庭情况,她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母亲,想来,她会这样的询问,也是怕母亲独自一人孤单。但是身为公司职员,还是必须以公司的利益为主,他只能将利害关系交代清楚。
“为期四个月,希望你们能站在公司的立场,我不允许你们任何一人闹出什么无法收拾的场面。毕竟是公司签了合同,如果违反合同声明,那么将赔上的将是高达7百万金额的违约金。”
    祁云星放弃争取回家的权利,乖乖地坐回自己的位置。KING哥已经将话说得那么白,如果违约,将是7百万的赔款,这绝对不是自己能赔偿得起的,只能选择走一步是一步了。
幸好自己把那签约的10万块当生活费给了妈妈,四个月的生活绝对不是问题。
   “我能问下,我的那位搭档是谁吗?”刚才KING宣布东方擎和祁云星是一组,倪天扬不禁好奇自己的搭档是谁。
   “他已经快你们一步去了海边别墅,我原本也打算昨天送你们去那里。”KING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发现倪天扬和祁云星两人均不见了的情况,他们早已经安排好了。
“不好意思啦,KING哥。”
“KING,抱歉。”
祁云星同倪天扬同时向KING道歉,四人不禁相视一笑。
  
  
  
祁云星跟妈妈交代好一切,带来一些换洗的衣物,更是拜托了季雪彤那群死党有空之余帮她照顾妈妈之后,这才放心地跟随着KING、东方擎还有倪天扬三人踏上了海边别墅的路途,正式开展了她星光艺人的成长道路。
坐在舒适的车子里,KING正在看着公司里的文件,祁云星叽叽喳喳的扯着好脾气的倪天扬聊个没完没了,最沉寂的就属东方擎了,他一直侧着头看着窗外,眼神深邃,似永无边际的海。
“呵呵……小星,你真可爱。”
听着祁云星说着她小时候的“丰功伟绩”,比如小时候吃冰棒不小心砸到人,和邻居家的小孩子打架,坐在学校里不听老师的话被罚站,等等……让原本的优雅王子倪天扬一次次发出爆笑声。祁云星有时候会想,明明只是很平常人生活上的事情,为什么倪天扬会觉得那么新鲜有趣?
“天扬从小生活在法国,跟我们接受的教育不同。”
一直没有出声的东方擎,忽然出声化解了祁云星心里的疑惑。
“到了。”
车子忽然停了下来,KING率先从前车厢跟随司机走下车去,东方擎也利索地打开车门,自行走下车子,随后倪天扬快祁云星一步下车,体贴地为她打开另一侧的车门,将她扶下车,并将她手里的行李包转移到自己的手里。
受宠若惊的祁云星尴尬地低下头,她还是不太习惯倪天扬的热情,他像一面镜子,一面是优雅的王子,另外一面带着法国人特有的奔放热情。之前在得知三人在一起工作时,他就高兴地拥抱住了祁云星和东方擎,到现在祁云星心里对他的拥抱还有点后怕。
而KING和东方擎却觉得根本没有什么,说这只是很平常的礼仪,谁叫法国是个超级浪漫的国家呢?据说在那个国家,如果有人在马路中间接吻,连行驶的车辆也得停下来,等他们分开三分钟后,才能发动车子。
对于这个说法,祁云星还是抱着不太相信的看法。她认为,要是每天都有人在街道上接吻,那么法国的线路不是要全线瘫痪?
光是这个事件,就让优雅的倪天扬王子爆笑了老半天。
跟随着KING平稳的步伐,祁云星慢慢地打量起别墅周围的环境来。
一个很独立的房子,外围有着欧洲风格隔离开来的白色木兰,里面是大片的草地,红色的碎砖块拼凑的小路一直延伸到房门口。
大门口的周围种了不少鲜艳的小花朵,红色,黄色,蓝色,三色的花朵,加上绿叶的陪衬,像极了童话里,爱丽丝漫游仙境里的可爱小房子。
房子外面的布局,也倾向于欧式田园风格,很大的别墅,由几个房子组合起来,在向阳的一个房子墙壁上,爬山虎爬满了整个墙壁,绿油油的叶子,仿佛还夹带着夏天炙热的微风。
走进大房子里面,祁云星发现,第一个大厅多用天然木、石、藤、竹等材质,感觉很不错,应该是蛮好打理的模样。
正当KING带着三人熟悉环境之际,一个很happy的声音忽然响起。
“小妞……
白色的身影,从两楼楼梯处快速地奔下,目标祁云星,扑倒她的身上,然后抱住她,满脸讨好的笑容。
碎乱的刘海,嘴角带着孩子般任性的笑容,眼神时而友善,时而邪气。
少年温暖的怀抱,给予的温度,手指尖传送来的质感。
祁云星神情呆滞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自己被一个穿着一件胸前印这大大笑脸的白色T恤,宽大牛仔裤的少年给轻易地抱在怀里。
而他,竟然就是昨晚跟自己一起被关在天台,名为言邵胤的少年。
“米虫,你怎么会在这里?!”
惊讶之余,祁云星连忙推开将自己抱住怀里的少年,再次把那个给他起的外号叫了出来。
“不要嘛,小妞你干吗那么吝啬,抱下都不行。”
“你又不是外国人。干嘛要什么抱来抱去的!”
“就要抱,就要抱。”
“就不要,就不要!”
这两人像对着干,祁云星这边是左跳右跳,就是不让言邵胤靠近自己。而抱不到人的言邵胤这边,只能对祁云星垮着那张卡哇伊的娃娃脸,露出小鹿般可怜兮兮的眼神。
现场再次暴走,寒风肆意地吹着,KING,东方擎,倪天扬三人头顶三条黑线,均以不解的目光看着拉拉扯扯的两人。

 

除了言邵胤,在大厅里的众人齐齐将锐利的目光,投向正在悠闲喝茶的KING,害KING被茶水呛到,猛烈地咳嗽起来。
“什么?言邵胤也是星光的艺人?更是倪天扬的搭档?”
 “我还以为是大美女呢。”幽灵般飘过,祁云星讪讪地点评。
“原来是个小孩子,公司真是越来越会资源利用了。”最没口德的是东方擎。
“呵呵,希望合作愉快。”
最想得开的属倪天扬,金发碧眼的优雅王子,随遇而安得很,嘴角依旧上扬着温暖的弧度。
“喂,难道人家不是美人吗?”言邵胤抛给祁云星一个媚眼,继续纠正东方擎的错误,“我,言邵胤已经满了24了,所以,别叫我小孩子。”无辜地耸耸肩,谁要他一张娃娃脸,就是让人看不出来真实的年龄。
“啥?!”
“什么?!”
“哦。”
他竟然成了四人中年龄最大的那个,简直不可思议。
祁云星吓得跳了起来,而东方擎也露出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相对而言倪天扬表情就比较淡然,看不出来他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此刻终于顺利咳嗽完毕的KING抹了把汗,开口说话了,澄清了在场所有人的疑惑:“他的确是24岁,资料上写着。”
“让我死了吧!简直就是天山童姥……”
祁云星带着哀嚎,说完颓废地倒向沙发。
“邪门。”
东方擎瘪了下嘴巴,扭头看向另外一边,不想承认自己看人错误。
“哦。”
优雅王子倪天扬平淡地点点头,似乎想告诉大家,他了解了真相。
同时面对四个怪胎,KING又开始觉得自己快提早老化了,捂了捂正抽搐的脑袋,向他们宣布到:“周一到周五是公司里给你们安排的工作时间,其他周六到周日,你们可以自行安排,不过最好活动范围只在这房子的周围,要特别小心狗仔队。”
“好了,反正房间很多,你们自行安排吧,我先回去了,公司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后天周一,公司会派人来接你们。”
KING说完,拿起随身携带的资料包,喊上随行来的公司专属司机,就大步向大门口走去,留下其余四人,在大厅里,玩大眼瞪小眼。

 

祁云星身上披着一件大浴巾,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膀上,左手上拿着一条粉红色的毛巾一边擦拭未干的发丝,一边慢慢地从浴室里走出来,走到靠近墙壁的衣柜。随意地打开面前的第一个衣柜,看到束行的衣柜里,竟然都是清一色淡色系的睡衣。有白色的,粉红色的,粉蓝色的,粉紫色各式各样的睡衣。被柜子里的睡衣给震惊后,祁云星又陆续地打开了其余几个柜子,大到外套,打底衫,牛仔裤,等外面穿着的衣物,小至衣服上的小配件,都应有尽有。
“哇塞!如果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造型公司,连生活起居都照顾得这么完善。”
祁云星突然感觉到自己简直像在做梦,好像成为了童话里的公主,有着漂亮的衣服,悠闲的生活。
“不知道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身边不远处那张白色舒服的大床,祁云星忽然想起了独自在家里的母亲,内心涌起了一股想念和不放心的情感,不知道母亲在家里怎么样,不知道母亲会不会感到孤单,不知道……
因为工作必须保密的原因离开了母亲的身边,对于母亲的生活状况,更是只能通过好友季雪彤和小夏她们的口中才能得知。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祁云星从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心:“妈妈,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努力站到这个舞台的山顶,俯看最美丽的风景。为你创造更好的环境,带给你一个平静幸福的生活。”
砰砰砰……
门外忽然想起敲门的声音。
“谁?”
从柜子里随意拿了件白色的睡衣套在身上,祁云星连忙跑去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而那个人,竟然是东方擎。
他上身是一件贴身的黑色面料的运动衫,看上去手感很顺滑,下身也是同款的黑色的运动裤,胯骨上的部位映画着一个复古的V字图腾。背部半靠在门廊边的他,修长的身影,正低着头,不厚不薄的嘴唇闪着红润的光,高挺的鼻梁,额头的刘海遮挡住了平日眼神里的凌厉,此刻的他,周身被走廊上淡淡的蓝色灯光笼罩着,投射出一股淡淡忧郁的气质,像极了童话里忧郁的王子。
很显然,他也是刚不久才洗过澡,头发未干,额头前凌乱的刘海上还挂着零零碎碎的小水珠。
看惯了在平日里电视里光彩夺目的他,祁云星却觉得此刻居家休闲打扮的他,更是带给自己内心另外一股悸动。居然害自己连心率都忽然急促起来,呼吸加快,脸上的皮肤也开始红,热起来。
祁云星的目光久久难以从东方擎身上收回,当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时,她只得狼狈地逃开。
“你……找我有事情?”
东方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祁云星,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没有看明白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孩。有时候,她野气,有时候,她含蓄。甚至更有时候,她总是做出一些让其他人莫名其妙的事情,可是她身上好像有一种潜在的动力,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她总是能一如既往的向前。
就如同她才进星光就被江雅韵刁难这件事情,她也能独自一个人忍受下来。不向其他的艺人,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内抱怨给自己的专属经纪人。
“那个……你找我有事吗?”眼见东方擎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味的打量自己,却丝毫没有打算出声的意愿,祁云星忍不住出声打断他徘徊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没事,我走了。”
东方擎忽然感觉自己的行为让他很尴尬,甚至有点过于无厘头。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半夜三更不睡觉,跑来祁云星的房间外面,甚至还敲门叫她出来,可是当自己看到她以后,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好像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原因来到这里一样。
这样的举动,是他从来没有做出过的,可是明天却莫名其妙的做了,连他自己都彻底诧异了,却始终找不出答案,只得加快脚步离开这个让他迷惑的地方。
看着东方擎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急冲冲离开的背影,祁云星被他弄得晕头转向,完全琢磨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情。
夜色渐渐地爬上月梢头,窗外的灌木树被风吹得发出“刷刷刷”的响声,草丛里的昆虫像忽然在夜色的照耀下复苏,像一个训练有素的交响乐队,开始演奏夜色的双重交响曲。时高时低,低沉高亢。
在这个广阔的被黑暗淹没的天空里,宣扬着爱情的生物们,在微凉的夜色里,像舞台上最耀眼的星星,在演唱着这样的语句:睁开眼,?我的天空一片星海,?还以为,?这里就是爱你的未来,为什么,黑暗之中充满期待,?却传来更多沉默的无奈,?忘不了,?爱只剩下手心里的温度,才知道,幸福只是短暂的幻影,我走在迷雾花园里,寻找爱走过的记忆……
     ?
    
    
     短暂的一晚上休息后,第二日周三早上,祁云星和三位男生乘坐着星光造型公司的车子,前往星光大楼,正式的投入了忙碌的工作里。
     刚到星光办公大楼,四人就接到LING哥的紧急指派令。有了如下安排:因为东方擎,倪天扬现已经是当红的影星,所以直接跳过一些训练,公司对他们有另外的安排。而祁云星和言邵胤,第一站就被分配到了江雅韵的手上,指导他们舞台上的基本的形体。
匆匆和东方擎,倪天扬分开后,在另外一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祁云星和言绍胤乘坐电梯,向9楼的形体教室走去。一路上,两人偷偷在私底下不禁开始窃窃私语。
     “喂,米虫,我跟你说哦!那个教导我们的老师,是个很严厉的女人,等下你可要机灵点。”
     因为之前受到过徐雅韵的刻意刁难,祁云星可是对那女人抱有一种“惹不起躲得起”的心态,不想言绍胤无缘无故也被她刁难,于是出言好心的提醒他。
     “她之前刁难过你。”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简直一语道破天机。祁云星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瞪大眼睛夸张地看着他,吃惊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啊?”疑惑地看着他,这米虫难道他有读心术吗?不然怎么会这么准?
     言绍胤耸耸肩一副悠哉的神态,不在意的摆摆手说到:“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超级怕她。”
     “有那么明显吗?”
     “YES。”
     面对言绍胤很肯定的语气,祁云星的脸和肩膀一下子都跨了下来,像幽魂一样苦闷的低下头,有股想撞墙的冲动,苦恼看看自己,又看看言绍胤,“我们还是离远点好,不然搞不好你也会被我拖累。”
     “切,胆小怕事,这可不像我印象里的你啊。”对于祁云星躲闪的态度,言绍胤可是很不认同,他用食指在祁云星的头顶用力地敲击了一下,疼得祁云星齿牙咧嘴地喊疼。
     “米虫,你想死是吧!干嘛那么用力打我?”一把掐住言绍胤的脖子,祁云星恶狠狠地瞪他,仿佛气得当场想把他成吞活剥一般。
     “对,就是这个气势,保持就好。”言绍胤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脖子还在祁云星的手里,反倒一派轻松,眸子里充满了笑意,指导着祁云星要怎么怎么样。
     “白痴,真不敢相信你有24了,要不是看到你的身份证,还真以为你是骗人的。”祁云星口里虽然这样碎碎念着,可心里还是感激言绍胤,知道他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自己能不要那么紧张。
     徐雅韵今天穿的是一件only的黑白格子衬衣,下身是一条贴身的黑色西装裤,将她身体优美的线条完全显示出来,她站在舞蹈室门前,冷眼不悦地看着面前正在打打闹闹的两人。
     “在公司里,希望你们好歹也注意下自己的行为。”
     祁云星在她凌厉的目光下,连忙松开了言绍胤。垂在身子边的双手,简直不知道要往哪里摆才好,尴尬地想要解释着什么:“这个,我们……刚才……刚才……只是我们,在闹着玩。”
     “闹着玩?”
     徐雅韵的声音微微升高了一些,目光转向了祁云星身边的言绍胤身上,仔细地打量他起来,“真希望,你不只有一张帅气的脸蛋。要是头脑也跟某些人一样无知,只怕想要在星光站住脚,比登天还难。不过,毕竟是跟白痴在一起的人,我对你还真不能要求太高,对吧?”
     徐雅韵手放在嘴边露出嘲讽的轻笑声,让祁云星简直快要被气到爆了。这个女人,骂她也就够了。竟然还要连带骂她的朋友,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这下子,祁云星完全忘记自己见面对徐雅韵时的恐惧感,握紧拳头就想上前跟徐雅韵好好理论一番,却半路被言绍胤给拉了回来。
     言绍胤像思考一般,并没有反驳徐雅韵的话语,反倒是笑得悠哉地看拍了拍祁云星的肩膀说到:“某些人也比冷冰冰的老处女好吧?要知道以现在的社会来说,要知道整天面对一个只知道工作的冷冰冰的女人,真无趣啊!只怕是个男人都望而却步吧?”说到这里,他的话停止了下来,转过头向一旁的徐雅韵类似询问般的口气继续说到:“徐老师,您说对吧?”说完,还投给徐雅韵一个无辜的笑脸,简直把她气得够呛。
     一边嘲讽徐雅韵是老女人,一般又说她无趣,冷冰冰没有人男人爱。
     祁云星看着言绍胤这样不着痕迹却光明正大的损人,简直快佩服到五体投地,真爽,出了口恶气。
     “你们……”
     刚想要发作的徐雅韵,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却被一旁久久未出生的工作人员给打断。
     “徐制作,KING哥交代下来,希望你能好好教导他们,而不是请你将个人情绪带工作岗位上来。”
     “我……我知道了。”也不知道那位工作人员到底是什么身份,只见他只是稍稍说了一句话,徐雅韵张狂的态度明显的收敛了起来,不再说什么,而是率先走进了舞蹈室里。
     看着徐雅韵进入舞蹈室,祁云星连忙拉住言绍胤也想往舞蹈室里冲去,却被刚才那个工作人员给叫住。
     “如果徐雅韵再有意刁难你们,你们可以告诉我或者KING都行,我叫JOKER。”
     那人说完话礼貌地朝两人笑了笑,祁云星这时才看清楚他的来头,,三十岁上下,国字脸,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身高1米7几的模样,给人感觉还蛮不错。
     “我们也进去。”言绍胤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JOKER,然后扯着祁云星就往舞蹈室走去。
     在JOKER嘴角浮现出笑容的弧度那一刻,沿途还能听到祁云星因为无法挣脱言绍胤的束缚下发出的叫喊声,“喂,干嘛啊!我们还没有谢谢人家帮我们解围呢。”

 
上篇:第四章节 真是超级大怪人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节 我能告白吗
点击人数(494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