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六章节 我能告白吗
第六章节 我能告白吗 文 / 四夕若若 更新时间:2010-12-22
 

我要成为星空最耀眼的星星,让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为什么你要说喜欢我?为什么你要为我付出这么多?我要怎么样才能弥补你受的伤害?
    
    
    
     一个类似盒子般的房子有四面白色的墙壁,墙壁有三个面都被巨大的落地镜子覆盖,在房子里舞蹈,在这三面镜子里均能看到自己的身影。而另外一面墙壁是由一面巨大的透明玻璃做成,从外面能看清楚舞蹈室里的任何一切。
     祁云星发现自从刚才那个JOKER警告过徐雅韵后,她就没有再怎么刁难自己了。而另外一边跟自己一起进来的言绍胤,简直就是为了舞蹈而生,不管多么难的动作,只要看过大屏幕上的影视,再加上徐雅韵稍微一点指导下,立马就能运用自如。
     再看看自己,她只能略带颓废地叹息一口气,坐到一旁的地上发起呆来,真的有点挫败的感觉了。明明看着屏幕里的动作不是太难,可是为什么一用到自己身上,就感觉那么别扭,简直一个上下半身严重不协调一般,就是无法掌握那些基本动作。
     徐雅韵刚宣布休息并离开了舞蹈室的时候,在一旁休息的言绍胤马上发现了祁云星的不对劲,移动到她的身边,一屁股大大咧咧地坐下,嬉皮笑脸地逗着她。
     “怎么啦?小妞,怎么像片发焉的白菜叶子,要不要我给你补补课啊?”
     “干嘛,什么叫发焉的白菜叶子,真是个讨厌的形容。”
     祁云星白了他一眼,整个头都快被她埋入双腿之间了,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而一旁的言绍胤却忽然站起身来,一个弯腰伸出右手,硬生生将原本坐在地面的祁云星也给扯了起来,右手挽住了她的腰部,一个快速的旋转动作,左手打开了原本已经停止放音乐的播放器。
     一瞬间,昏暗的房子里灯光闪亮着明媚的光芒,一闪一闪犹如天空中的星星,在调皮地眨动眼睛。
     美妙的音乐声旋律悠扬,翩翩起舞的身影交织在一起,在言绍胤熟练的带动下,祁云星原本僵硬甚至不协调的动作,也渐渐的改善起来。
     从播放器里传出来的古典悠扬的伴奏带,到温暖的情人曲子到节奏剧烈的DJ歌曲,歌声不停地播放着。那两个原本陌生的心灵像重新认识了一遍,彼此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对方,像生怕会遗忘那瞳孔中的模样,一遍一遍,一次一次,在舞曲中飞舞着,仿佛化身为舞蹈中的精灵,只为舞蹈而生。
     忽然音乐嘎然而止,五彩旋转的灯光也停止了。徐雅韵修长美妙的身子靠在门口,右手放在播放器的停止按钮上,眼神里略带一丝怪异的神情,紧紧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音乐忽然的停止,祁云星也像从梦中醒来一般,看着站在门口脸色有点怪异的徐雅韵,又看了看自己,却发现自己竟然还被言绍胤紧紧地抱在怀里,情急之下连忙焦急地从言绍胤怀里挣脱出来。
     “你们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徐雅韵冷漠地丢出这句话,转身离开,可是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她的目光在祁云星身上徘徊了一会,目光里面慢慢沉淀着一种仇视的成分。
     “哦,那回家吃饭吧。”言绍胤无所谓地耸耸肩膀,随后朝祁云星肩膀上拍了拍,模样跟平常一样说笑一般。
     “恩,吃饭,吃饭。”祁云星尴尬到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目光久久地盯着地面,只感觉一股热气直接朝脸面上涌来。
     言绍胤故意拉近自己与祁云星之间的距离,亲昵地低下头去看她不好意思的模样,那张脸已经羞到通红,简直像只红透的成熟的苹果,让他感觉很可爱。而此刻,另外两个高大的身影静静地站在舞蹈室外,透过那面透明的玻璃窗,看着玻璃窗的里面那两个身影站得何其之近,仿佛像是情人般在窃窃私语。
     透过那扇玻璃门,东方擎的眼神紧紧徘徊在那房子里的祁云星红透的脸颊上,绯红的颜色多么绚丽。脑海里一次次闪过关于她的画面,野蛮地扑过来咬人的模样,像只小野猫。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无奈的尴尬笑着抓抓头发,又像只被圈养起来的笨笨的家猫。可是不管哪个模样,从她的身体里却总是能散发一种杂草般坚强的光芒,经久不息。
     被自己脑海里冒出来的一大堆思绪给吓了一跳,东方擎开始迷惘,完全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无端这么在乎一个人,为什么总是克制不了自己的眼神,总会想要往有她的地方去徘徊。
     而另外一边的倪天扬看着舞蹈室里的一幕,他的面部表情也稍微有少许改变,原本总是挂在嘴角的一抹迷人的微笑也渐渐收敛,那双清澈的蓝色眸子开始沉淀不清。
    
    
    
    
     白色墙面的壁纸上画着精致的牡丹花,一朵一朵绚丽地打开花骨朵儿绽放着。地面上覆盖的是光滑却不冰凉的木质地板,稍微比梧桐树干要深的颜色,给人一种清新的感受。
     洗完澡除去了一天的疲倦,悠闲地躺在舒服的白色蕾丝花边大床上,祁云星刚开始还在床上蠕动了两下,之后就只是睁大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没有再动弹,远远地看上去像一只没有生命的美丽的SD娃娃。
     看了一眼床旁书桌上的时钟,七点半。是吃饭的时候了,她一下子从床上一个鲤鱼翻身跃下床去,在还穿着睡衣的身上随意地披上一件外套,就走出房门向楼下走去。
     厨房里一尘不染,看样子应该是没有人在这里做过饭,祁云星带着很好的心情随意地翻动了一下厨房里的冰箱。发现KING哥做事真的很有远见,蔬菜肉类瓜果简直是应有尽有,看来可以大展身手来做一顿好吃的了。
     淘米,用电饭煲煮饭。拿出一些自己需要的材料,清洗完毕用菜刀利索地切好摆放在砧板上。打开厨房的无油烟电磁炉调好炒菜的温度,手握住锅铲陆续将板子上的材料放入锅内,反复不停地翻炒起来。
     醋溜茄子,米豆腐炒肉末,清蒸鲤鱼,红辣椒炒肉,牛肉土豆丝,小白菜外加一个蛋汤。六盘菜一上桌子,电饭煲里的饭也熟了,迎面而来的饭菜香味开始吸引人的食欲。
     “哇,好香。我的胃宝宝开始蠢蠢欲动了。”
     言绍胤伸着手臂吐着舌头,将两个眼睛瞪得圆圆地看着祁云星刚摆放在桌上的饭菜,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
     看着言绍胤搞笑的模样,祁云星被逗得发出“刺刺”的笑声,伸手拍掉言绍胤那双向饭菜进军的“爪子”,指挥地说道:“洗手,拿筷子,坐好,我现在去叫另外两个人下来吃饭。”
     “好吧。”
     一副乖宝宝模样听话地点点头,言绍胤向厨房冲去。一边洗手一边还不忘向走上二楼的祁云星喊道:“你叫他们快点下来啊,不然只剩下残羹剩渣,我可不负责。”
     “真是被你打败。”祁云星摸着额头无奈地笑笑,还真有点受不了这家伙的无厘头。
     走到东方擎的房门外,祁云星刚礼貌地敲了敲门,却发现门竟然自己打开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推开了房门朝里面走去。
     黑白相间的风格,白色的沙发,白色的墙面,白色的窗台,白色舒服的大床。黑色的被单,黑色的书桌,黑色的电脑,黑色寂寞的不知名的盆栽。
     仿佛置身于黑白的世界,天使与恶魔的空间,哪里只纯粹地为了正义和邪恶的存在。黑色的夜空,白色的星辰,两个不同的世界却由一个相互交融的线头给联系着。
     第一次见到这种格局的房间,一瞬间让人有身处于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感受。祁云星狠狠地吓了一跳,差点把自己进来的目的都给忘记了。刚转身想去寻找某个身影时,却狠狠地撞进了一个高大而温暖的怀抱。
     “你来做什么?”
     冷漠的声音里稍稍透露着一丝的惊讶,连东方擎也不知道为何,面对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祁云星,他并没有向之前被别人进入时产生一种隐私被窥探的想法,反倒觉得有一丝丝的欣喜。
     “我……我……我……”
     突如其来地撞进人家怀里,像做贼一样地进入别人的房间,还被当场抓个正着,祁云星就是有理也说不清楚,急得连要挣脱他的怀抱都忘记了,就在他的怀里焦急的一副不清不楚地解释着。
     “我……不是……不……我是来叫你吃饭的。”
     看着这只原本像野猫一般凶悍的女人,在自己怀里像只做错了事情害怕主任惩罚的小猫咪一般睁着大大灵动的眼珠子,一心想要让自己相信她的模样。东方擎发现自己的心情无缘无故的变得很好,甚至连嘴角也扬起小小的弧度。
     “对,我是来叫你吃饭的,是我做的。”
     祁云星难得终于找出了勇气,一口气将心里憋着的话语全部说了出口。她的心里甚至有一丝丝的期待,期待东方擎会不会愿意下楼去吃,她亲手做的饭菜。
     在听到祁云星那句“是我做的”的时候,东方擎发现自己心里隐隐涌现一股期待的心情,可是刚要说什么却在听到祁云星再次开口的话时,而止住。
     “你先下去吃吧,我还要去叫倪天扬,再跟言绍胤说一句,叫他别把所有的菜都给扫荡了。”鼓起勇气说完最后一句话,祁云星再也也不敢抬头看东方擎的表情,而是以飞快的速度冲去了这个让她紧张得快要窒息的房间。
     “这个女人。”
     东方擎看着祁云星像见到鬼一般冲出去的模样,无奈地摇摇头笑了。自从那天看到言绍胤在舞蹈室里靠祁云星那么近,对她做出亲密的举动时,他内心产生了一股怪异而苦涩的感受。到现在几乎已经能肯定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无厘头的女人,可是照目前这个情况看来,要是自己真像她表白了,只怕她会吓得跑得更加远。
     目前还是维持现状好了,东方擎想着现在大家心思都几乎放在星光这次的组合上面,至于他们之间感觉的发展,还是等一段时间再看看怎么把关系挑明吧。
     不过,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东方擎向来不是会拱手让人的。
    
    
     莽莽撞撞的从东方擎房间里跑出来,祁云星身子靠在墙壁上直喘气,捂着心口老半天才恍过神来。
     刚才,就在刚才,她竟然撞进了东方擎的怀里。简直是让人不敢相信,她也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能和自己喜欢的偶像这么亲密的接触,身体靠得那么近,仿佛连对方的气息,心口的跳动,絮乱的脉搏,那一种一种的不寻常简直像灵魂被撞出了体外。
     “星,你没事吧?”
     突如其来的一道优雅的声音从周围响起,祁云星惊吓地抬起头来,见到自己原本要去找的倪天扬竟然已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甚至在距离最近很近的位置,那淡蓝色深邃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担忧地望着自己。
     “没事,没事。”尴尬地站在原地笑着朝他摇摇手臂,祁云星还是不太习惯外国人的热情,就像倪天扬对她一样,一定要叫自己“星”这个称呼。暧昧得有类似情人撒娇的感觉,很怪异,也很不自然。
     面对祁云星的尴尬,倪天扬却一派自然地露出一个王子般唯美的笑容。自顾自的牵过她的小手包绕在自己大掌之间,并带着她往楼下走去。温柔的动作,从指尖流动的温度,温暖的体温渐渐温和她因为惊吓而失去的温度。
     “你是来叫我去吃饭的吧,而且还是你亲手下的厨。”
     倪天扬很肯定的口气,让原本想挣脱他手掌的祁云星再次惊讶了一把。
     “你怎么知道的?”祁云星继而转动了一下灵动的大眼睛,又惊讶地猜测到:“难道你会未卜先知?”
     “呵呵,你真可爱。”
     倪天扬难得被一个小小的表情给逗乐,祁云星眨巴着那双灵动的双眼。透过走廊灯光的反射,竟然让他有一种看到绿宝石的错觉,流动玛瑙般光滑晕润的光芒,像及了一只只调皮而可爱的小猫咪,不停地用爪子把玩着面前的小线球,在捕捉着那深藏在迷题里的答案。
     倪天扬不吝啬的表扬,让祁云星有一丝的不好意思,瞬间一抹绯红已然挂上了脸颊。对于倪天扬的感觉,祁云星觉得他很像一个大哥哥。总会在自己不小心做错事,或者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从旁边提醒着解释着。
     而在她的生活圈子里一般很少有男生这样表扬她,倪天扬显而易见,就是第一个。
     “是上楼的时候言绍胤叫住了我,说你上楼叫我们吃饭去了。我怕你到了我房间空跑一趟,于是上来找你。”
     “哦哦,这样哦。”
     祁云星低着头,嘴里嘟嘟嚷嚷得说着些什么,却仍旧不太敢抬头与倪天扬对视。只得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向楼梯下走去,却不想在二楼下楼处正巧遇上了也要下楼的东方擎。
     倪天扬率先向东方擎打起招呼,“HI,晚上好。”那俊逸深邃的容貌上带着轻松自定的笑容,温暖的手掌却依旧紧紧地包绕着祁云星小小的手掌,灵活的用力不让她有挣脱出来的机会。
     面对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东方擎,祁云星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只是眨巴着那双大眼睛有点像受惊吓模样的表情看着他,口型好像在说“你”。
     “一起去吃饭吧。”
     东方擎很快收敛起眼里的那一丝丝不悦,目光中祁云星和倪天扬之间徘徊了只有一两秒钟,又换上平时一般的态度,说完话就率先走下楼。
     “对,对,吃饭,快去吃饭,不然饭菜凉了就不好了。”
     听到东方擎的话,祁云星像猛然回神一般,笑得尴尬的把自己的手从倪天扬的手里挣扎出来,没有再去看倪天扬和东方擎任何人一眼,踩着拖鞋带来的“噼里啪啦”般风风火火的响声,抛下两人向楼下跑去。
     当祁云星顺利的逃掉,走廊上就只剩下东方擎和倪天扬相互对立着,两人的眼神无形中迸裂的火花更加浓烈了,在东方擎朝楼梯口走去之际,倪天扬忽然开口说到:“我以为你不会喜欢她。”口气听上去有着少许的玩味,和一丝的侵略性。
     “Carey。”东方擎并没有转过身来,那低沉且轻的声音在两人间慢慢地流传,“喜欢不喜欢她那是我的事情,至少她是喜欢我的,不是吗?”带着胜利的笑容和一丝挑衅的神态,东方擎悠闲地走下楼去。
     “东方擎,你难道真以为什么事都在你计划中吗?”
     站在原地的倪天扬嘴角牵动出一个优雅且美丽的弧度,慢慢的形成一个笑容,中指默默的在拂动了下额前的刘海,面容上难得露出一抹好战的表情。
     夜色更加深,像一张白纸上滴过的墨点,慢慢混开染透了整张白纸。
    
    
    
     经过几天的急训练习和指导后和紧张又复杂的学习过程。今天King哥竟将言绍胤,祁云星,倪天扬,东方擎四人集合在了一起。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终于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海边,进行外景拍摄。
     一路上,大家精神都蛮不错,特别是坐在后排言绍胤身边的祁云星。无比兴奋地打开窗户,眨巴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随着车子飞快地行驶而流逝的风景。“快看,海边,海边耶!海水好蓝哦!”看到远处蔚蓝的蓝水,祁云星一激动,忘记自己还在车子上,高兴地跳起来,一不小心撞到了头。
     见到此场景,言绍胤发出忍俊不禁的笑声,而东方擎和倪天扬也同时嘴角微微上扬,而另外一边,为了拍摄指导需要而坐在车上陪行的徐雅韵,却忍不住发出冷哼,“真是个乡巴佬,大惊小怪。”
     感觉众人目光齐齐“刷”来到自己身上的那一刻,祁云星脸立马红透,不好意思吐吐舌头,乖乖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发出小声的嘀咕,“人家我是真的没有看到过海嘛。”
     “哼,真不知道公司怎么会选上这么个乡巴佬。”像好不容易找到把柄一般,徐雅韵再次对祁云星发出耻笑声,车子里再次开始乱哄哄起来。
     “King哥,停车。”东方擎突如其来的一声喊,车子马上停了下来,前排的King哥连忙转过身来看向东方擎询问,“怎么了?”
     东方擎目光有如一道寒冰直射向坐车子另外一边的徐雅韵,口气不佳地说道:“如果某人还要像只疯狗一般乱吼,我不介意亲手把她丢下车。”
     “你……骂我是狗?!东方擎……”
     徐雅韵气得火冒三丈,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看着东方擎,手的方向却指向祁云星,“你竟然为了她骂我?!”
     眼见场景越来越不受控制,很可能有暴走。King哥实在看不下去了,而且他知道,东方擎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于是,King哥连忙从前排的驾驶室里走到后面来,扯住徐雅韵,朝她使眼色,“徐特助,请你注意下自己的身份,别做出一些有失身份的事情来,坐回去。”
     在King的冷眼之下,徐雅韵像被一盆冷水浇醒,深知得罪了东方擎可不是对自己有益的事情,慢慢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便安分的不再开口。
     此刻,在一旁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的祁云星内里可是一阵翻腾,她根本没有想到东方擎竟然会为自己出头。而且还出口骂了徐雅韵,她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还在想不清楚为什么东方擎会这么做。
     看着祁云星脸色变了又变,像霓虹灯一般,坐在她身边的言绍胤的目光来回在东方擎身上飘荡,像在思考着什么。
     而坐在东方擎身边的倪天扬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很平常地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很显然,东方擎是在保护祁云星,他或许是真的喜欢上祁云星了吧。而另外一边,倪天扬灵活的转动眼珠,看了看一脸迷惘的祁云星,只怕她是一点都不知晓东方擎的心意吧。
     一下子寂静了下来,大家好像都开始思考起自己内心的疑惑来。而车子,依旧继续向海边的目标地形式而去。
    
    
    
     在阳光明媚的海滩上,一抹抹透着温暖的光束散在沙粒之上。
     祁云星穿着白色帆布鞋,淡绿色的条纹衫,跟天空相近的淡蓝色的牛仔裤。握住东方擎的手,红彤彤的脸上时不时转过头,看着牵住自己的男生,嘴角带着幸福般甜甜的笑容渐渐扩大。
     简单的白色衬衫,银色四叶草吊坠,卡其色的裤子,白色球鞋上带着少许的沙粒。此刻的东方擎,像一个天真的白衣少年,牵着身边的女孩,悠闲的在阳光,海滩,之间幸福的漫步。
     “卡……
     导演一声卡,一下子整个唯美的场面顿时消失。祁云星一个大跳步,离开挣脱东方擎原本牵住自己的手,顶着一张红得快发烧的脸蛋直冲向言绍胤,夸张的大声喊到:“快给我水。”
     “有那么夸张吗?都紧张成这样啦?”真不敢相信,坐在一旁的大遮阳伞下的言绍胤口中发出“啧啧”的感叹声,目不转睛地盯着从这个短片开始拍起,到现在。看看这张桌子上,七八个空矿泉水瓶子,可全是他面前这个叫做祁云星的女生制造出来的景象。
     “人家……人家第一次拍东西,紧张嘛!”瞪了一眼在旁边碎碎念的言绍胤,祁云星又摸摸自己的脸蛋,又猛地灌了一口水。
     天啊!简直快热到暴躁了。
     其实让她如此紧张有两个原因:第一个,这的确是她第一次拍东西。第二个,也是让她最最紧张的一点,她竟然跟东方擎这么亲密的牵着手,漫步在沙滩。要是以前的她,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远处的导演忽然朝这边大声喊道:“言绍胤,Carey,下一个镜头。主题阳光,海水,沙滩。动作,神态表情,你们自行做主吧。”
     “哦,知道了。”点点头,言绍胤伸手拍拍还在猛灌水的祁云星,对她交代道:“你在这坐着慢慢喝,别到处乱跑,拍完我们就过来。”
     在阳光温暖的沐浴下,蓝天和大海边,言绍胤和倪天扬自信的在摆出各式各样的姿势和表情,仿佛天生就是上帝的宠儿,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美丽的发光体。
     一举一动,全被摄影机记载着。左边的倪天扬,米白色的短袖风衣,大大的V字领口将骨干的锁骨凸显,下身略带深蓝的牛仔长裤,整个人影子在阳光下静静的拉长,嘴角微微上扬带着温暖的笑,如同十八世纪欧洲风格壁画中的王子缓缓地走出图画,带着人犹如身处于画中。
     右边的言绍胤不同于倪天扬的温和,简直是另外一派对立的姿态。淡蓝色宽大的圆领卫衣,下身深蓝色休闲裤,加上一双白色双边勾勒着黑色蔷薇花的球鞋,脸上显露的是高傲犹如鹰群中最孤傲的雄鹰,眼神里的犀利,嘴角邪气的笑容。
     “哇哇,没想到,这两家伙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啊!”坐在巨大太阳伞搭建的棚子下,祁云星抱着空矿泉水瓶子,眼睛紧紧盯着倪天扬和言绍胤面部表情和动作,看着他们一次次被导演称赞,心里很是羡慕,再次忍不住感叹:“他们的演技简直太好了!”
     沿着海水泛起光电的方向看去,东方擎独自一个人面对大海凝视着对岸,眼神灰暗不明,眉头微微皱起,嘴角隐隐能看到一丝上翘,却不是自然的微笑,倒像自嘲的感觉。
     自嘲?祁云星想不明白,像他这样的超级大巨星,还是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自嘲吗?忽然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她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真正见到东方擎的场景。那个时候她的身边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那个女人后来还叫来一个长得不错的男人,他们那天好像是在闹分手,难道东方擎现在是在想她?
     一丝难过紧紧抓住祁云星的心扉,让她竟有一股感觉好像喘不过气来。那个女人是那样美丽优雅,而自己,根本连她一丁点都比不上吧。
     “心里有事情吗?”拍完片子的倪天扬走到祁云星的面前,本想跟她说点什么,却发现她心神不宁早已魂飞天外,忍不住出声打断她的思绪:“需要帮忙吗?”
     “啊?!”祁云星连忙抬头,就看到一张俊美的容貌离自己的脸很近很近,脸“刷”的一下又红透了,转过头,完全不好意思看倪天扬,“我……我没有什么事情。”说完,就起身快速朝海滩的另外一边跑了过去。
     “雅韵,看着小星一点,上头那边原本有个观望海角,是能直接坐缆车下山观望夜色下的海滩景色。原本是给游客观望对岸的,最近缆车出了点问题停用了,千万不要让她过去了。”King哥帮的导演忙不过来,看着朝远处跑去的祁云星不放心的对徐雅韵嘱咐着。
     “哦。”徐雅韵不太情愿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然后放下手中的活,朝祁云星跑去的方面慢慢的走去。
     导演这边是越拍越有感觉,发现倪天扬,言绍胤,东方擎三个人在一起是一副特别的画面,当场就想到用他们三人的海报用作公司下一季度男装秀的主打封面,于是乎为了这个大导演的一个安排,大家又开始像陀螺一样快速地转动起来,直到天快黑了,才终于搞定;了一切。
     终于把今天的事情完美搞定,King哥心情大好的对所以工作人员说到:“ok,收工,大家回到车上去吧,等下我们去温泉旅馆好好轻松一下。”
     “oh~year~”一下子无数声的欢呼声在海滩上响起。
忽然一个声音在欢呼声里特别的突出,“你们有没有看到祁云星?”King哥看到一旁的言绍胤略带焦急的四处问着工作人员,心理一股不好的预感慢慢涌起,连忙朝身边不远处正打算上车的徐雅韵问道:“雅韵,小星呢?我不是叫你看着她吗?”
“我没有看到她,我以为她已经回来了。”徐雅韵并不是这么在乎地说到,却引起了东方擎,言绍胤,King哥三人不悦的眼神。
月色越来越黯淡了,一轮明月渐渐升上海滩上黑幕的天空,一丝冷风缓缓地吹来,带来少许凉意,海滩上的沙子被月光照亮得仿佛是海底的珍珠,闪耀着点点的光芒,一束束光芒在海面上摇椅着,好似上等的丝绸在风中吹得飞舞起来。
“快给我去找人,可能出事了。”言绍胤这么一喊,可让东方擎,倪天扬,King哥心里更加没有底了,祁云星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丫头,很多时候算得上迷糊,但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玩失踪,只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东方擎目光冰冷地凝视着徐雅韵,原本不冷不热的个性却发出怒气十足的吼声:“如果她出了点什么事情,我绝对不放过你。”说完凌厉地瞪了徐雅韵一眼,跑去找人了。
倪天扬冷静地看着越来越黯淡的夜色,维持理智的对一旁正在教训徐雅韵的King哥分析道:“King哥,我们分散开来找人把,有什么事情手机联系,半个小时后找不到人,再回到原地集合。”
“ok。”
King哥朝倪天扬点点头,朝周围的工作人员大声吩咐道:“大家都去找人把,不管找没找到,半个小时后回来原地集合。”
听到King哥的命令,一下子工作人员都放下了手里的工具,连在研究画面的导演和摄影师也都加入了寻人过程中。


正当King哥他们那边在努力寻人之际,祁云星正可怜兮兮地坐在一个绿色缆车内丝毫不敢动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连人带缆车齐齐掉下山崖下的海里。再加上缆车的门是从外面锁起来的,从里面怎么也打不开,于是造成了她被关了足足有三个小时了。
从刚才被倪天扬那一对视后,满脸红到不好意思的她头也不抬地跑开了,却稀里糊涂地跑到了一个宽大的山崖边。正巧山崖边有一个大大的观望缆车,正巧看上去满新。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打开了缆车门,走进去,坐在窗户边观看起周围的景色来。
山崖下就是广阔的大海,缆车外是明朗的天空,从缆车内向下望去,仿佛海水和天空成了快被一条丝线分割开来的两块丝绸。
突然一丝发条断裂的声音响起,缆车竟然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吓得祁云星抱住头部大声地叫喊起来。
“腾……腾……腾……”
三声后,缆车移行了一两米后忽然不动了,耳朵边没有了声响,祁云星这才敢慢慢睁开眼睛观看周围的情况。缆车停止住半空中不动了,缆车上下两条绳索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虽然缆车停止了,可是目前的情况也能将祁云星吓得够呛了,车门竟然打不开,而且车子现在的位置在半空中,前不着地后不着坡。
“老天爷,你不会这么玩我把?”祁云星哭丧着整张脸,朝四周东张西望希望能找到个人来救自己,可除了周围山间和车子地下的翻腾不止的海水,是丝毫一个人影也不见。
顿在车子座位上的一角上,祁云星脑子里乱成一团,“对了!手机!手机!”
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快速地翻着身上的口袋,将手机找了出来,却发现一格信号都没有。当下她就更加抓狂起来,扯着嗓子就开始朝车外大喊:“天啊,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啊!King哥……言绍胤……倪天扬……东方擎……救命啊……”
喊了一会发现没有反应,却发现车子真的被什么东西给卡了,而且还卡得严严实实,在车内走跟在陆地的地面上走一样,车子没有再移动,而是稳当地停住了。
得知自己目前还不会随车子一起掉入海里,祁云星紧张的心情稍稍放下了少许,在车子里踱来踱去,一会扯上嗓子吼两声,一会又仔细地研究着这辆缆车,忙个不亦乐乎。
随着天空渐渐阴暗下来,海上升起一轮洁白的明月,祁云星的心情又低沉下去。都过来几个小时了,竟然都没有人发现她不见了,也真不知道是嘲笑自己人品不好呢,还是自己在那个群体里真算上可有可无的人了,所以根本没有人发现她不见了。
     百无聊赖之下,祁云星竟坐在缆车内。看着窗户外的月色,静静的弥漫起伤心的情绪。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跟父母在一起时候的欢乐,朋友之间吵闹却开心的一切。一直抿着的嘴动了动,唱起了歌曲:“
如果时间停止,你会发现月光美得倾城
如果微笑发放,你会发现空气弥漫幸福

幸福真的很难懂,总是把握不住
当我紧紧握住你的手,明明感到手中的温度
却看不懂你眼神中当时的迷惘……


感觉到一丝冰冷的寒气渐渐侵袭着自己的身体,东方擎却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口里依旧一声声地朝周围喊着:“祁云星,你在哪里?”现在他唯一在乎的就是祁云星到底在哪里。她有没有事情,她会不会感觉到寒冷,她现在是不是很害怕。
从估计祁云星可能出事的那一刻,东方擎就觉得自己的心像迸裂了一大块。自己的忍耐力一直都是很强大,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害怕过什么。就连在失去崔芸熙的时候,他也没有因为找不到祁云星而涌起如此挫败的感觉。
突然,King哥曾经说过的一段话,像电光火石般在他脑海里想起。
“雅韵,看着小星一点,上头那边原本有个观望海角,是能直接坐缆车下山观望夜色下的海滩景色。原本是给游客观望对岸的,最近缆车出了点问题停用了,千万不要让她过去了。”
“难道是那里?!”抱着一丝的希望,东方擎加快了脚步,几乎是用飞奔的速度朝山崖上跑去。


 

 
上篇:第五章节 逆境里也要开心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28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