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第四章 蝰蛇之神
第四章 蝰蛇之神 文 / 九方楼兰 更新时间:2011-1-26
 
 

康巴斯转动方向舵轮,汽船在罗盘的指示下继续行驶,米丽亚坐在船舷边,用望远镜观测河面上的动静。这时已是八点钟,天完全黑下来了,河面一片寂静,柯林紧张地说:康巴斯,你是不是说过在这河上有海盗出没?

是有海盗,但我想他们也不是每晚都出来吧?而且还被我们碰到,我们的运气那么差吗?哈哈哈!

米丽亚边看边说:河面上很安静,什么船都没有,康巴斯说得对,海盗就算出动也不一定遇到我们,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用最快速度到达河对岸。

康巴斯笑着说:我坚信有米丽亚在,我们的运气会好的!

刚说完,从东北方的河面上隐隐传来一阵引擎声,三人同时一惊,康巴斯接过米丽亚手中的望远镜循声望去,夜色黑沉,河面上什么也看不见。柯林紧张地问:这么晚了,还会有货船航行吗?

米丽亚和康巴斯对视一眼,都没作声,只用望远镜密切注视着远方河面的动向。十分钟后,远远可见东北方有一艘船的影子,康巴斯举着望远镜说:那不是三帆船,也许只是一艘载着违禁品的货船,这样我们就可以放心了。

你能肯定吗?那些海盗拥有的都是三帆船?柯林有点不放心。

是的,绝大多数都是。康巴斯道,随后他又笑了,其实两年前我也想偷运点军火赚些钱,可惜第一次出海就被政府军剿获,要不是米丽亚帮我疏通关系,也许今天我还蹲在巴瓜格兰德的监狱里看星星呢!

米丽亚摸着肩膀上小猴子的后背,笑着说:如果你真做了那种生意,我也就不会再理你了。

康巴斯擦了擦汗,道:幸亏那时我被政府军剿获,否则就会失去米丽亚了!

就在这时,一束白光远远射来,三人放眼望去,只见从东北方那艘船上有探照灯光照过来。两船距离较远,光线到达这里时已经很弱,但那船上探照灯的光点仍然很明显,显然已经注意到康巴斯的船。

康巴斯显得有点紧张:货船上一般不会有探照灯,这可有点不正常!

米丽亚抢过望远镜仔细观看,约六百米处河面上有一艘长型机动汽船,此时正缓缓调转船头,在探照灯光束的指引下,向康巴斯这边全速驶来。

是海盗!米丽亚将望远镜扔给康巴斯,扭头跑向船舱,吓得小猴子跳到甲板上,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

柯林头皮都要竖起来了:真是海盗吗?

康巴斯更紧张,弯腰抱起小猴说:我也不确定,但海盗的船上都有探照灯,而且他们也真朝我们过来了,对方的船快,我们无法躲避,快去拿武器!

这时米丽亚已经把黑色旅行袋拎了出来,康巴斯将三支AKS-74U冲锋枪取出,每人分了一支,说道:海盗每次出动至少会有六七人,我们不能硬碰,先坐在船舷边,把冲锋枪垫在身下,见机行事!随后他又把那几支M6904手枪和军用匕首分别交给三人插在腰间,并用衬衣盖住,康巴斯从船舱里找出一件带帽子的外套给米丽亚穿上,再让她把帽子套在头上,低头坐在船舱里,另外两人坐在船舷外边,表面上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却十分紧张。

机船声渐渐近了,探照灯的光亮也越来越亮,将整个汽船照得通亮。三人心“怦怦”乱跳,柯林用手挡着刺眼的强光望去,见驶过来的是一艘黑色无帆机动船,船头立着卤素探照灯,船越开越近,隐约可见船头还架着一挺重机枪,几个人影在船上来回走动,指指点点中夹杂着谈话声。

康巴斯低声咒骂:确实是海盗!这些该下地狱的家伙!

柯林从没遇到过海盗,紧张害怕之余,不免想抬头看看真实的海盗究竟长什么样。康巴斯立刻低声道:不要抬头!别看他们的眼睛,海盗最讨厌被掠者与自己对视,他们认为那是在向其挑衅,会立即杀了你!

柯林连忙垂下头,康巴斯也一动不动,双手紧紧抱着小猴子,那猴子似乎也看出什么紧张气氛,睁着圆圆的小眼睛,表情惊恐地四处张望。

黑色无帆船终于驶到康巴斯的船舱左侧,在船头控制探照灯的一名矮胖海盗将灯亮度降低,从船头照到船尾,仔细搜索这艘船上的每一件东西,一个强壮海盗把着重机枪,警觉地注视着船上的动静,船侧还站着一名身穿花衬衫、头包黑巾的高个子。这人又瘦又黑,满脸横肉,手腕上戴着一块明晃晃的劳力士金表,肩挎AK47突击步枪,皮带中还插着手枪,神色傲慢之极。

那矮胖海盗把探照灯打在康巴斯身上,强烈的灯光晃得他立刻低头用手遮挡,另一名海盗大声道:熄掉引擎,快点!

康巴斯不敢违抗,站起来到船头将发动机关掉,又乖乖回来坐下。胖海盗又大声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去哪里、干什么去?

我……我叫康巴斯,在本地集市里做些小生意,今天表弟来看望我,我现在是把他送回家去的。康巴斯战战兢兢地回答。

康巴斯?船上两名海盗互相看了看,都摇摇头,没听说过,哪个是你表弟?哪里人?让他站起来!

康巴斯对柯林悄悄点了点头,柯林慢慢站起来。康巴斯赔着笑说:我表弟是阿莱尔塔人,他……

矮胖海盗打断了他的话:让他自己说,你给我闭上嘴!

柯林连忙道:我叫费尔南多,是阿莱尔塔人,今天中午来看我表哥,下午他用船送我回河岸。

那戴金表的高个海盗好像是这些人中的首领,他看了看柯林,眼睛里闪着凶光,问:你们为什么晚上过河?快说!

我们本来是下午三点出发的,可半路汽缸被烧坏,修好引擎后天就黑了,所以才这么晚。柯林知道慌乱是没用的,于是只好实话实说,同时尽量把语气放卑微些,生怕惹恼了对方。

戴金表的海盗眼力非常好,他看到在船舷中的阴影似乎还有一个人,于是用手指道: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躲起来?

康巴斯连忙说:哦,他是……他是我表弟的邻居,年纪还小,今年刚刚二十岁,本来是到这边逛集市的,有点害怕,所以我让他在船舱里坐着。

让他出来!戴金表的海盗言语非常冷酷,丝毫不给人留求情的余地。

看在上帝的分上,他还只是个孩子……

另一名脸上有刀疤的强壮海盗端起手中冲锋枪对准康巴斯:闭嘴,否则打烂你的脑袋!叫他走出来!

米丽亚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好慢慢站起来,从船舱里走出。她穿着紧身牛仔裤,大腿和臀部的线条都明显能看出是女性。那刀疤脸立刻脸上放光,高声叫起来:是个女人,是个女人!

他这么一喊,五六名海盗都来了精神,海盗头子眼露异光,大声道:你敢撒谎?不说是你弟弟吗?

刀疤脸立刻纵身跳到对面船的甲板上,大步来到米丽亚身边一把扯掉帽子,见居然是个印第安美女,顿时呆住了。那矮胖子立刻将探照灯打在米丽亚身上,叫道:弗罗伦斯,快把她弄过来,我好几个月没碰女人了!

海盗头子用枪指着米丽亚:你,到船上来!

柯林和康巴斯同时一惊,康巴斯连忙哀求道:我们船上的财物全给你们,放过她吧!

海盗头子举枪对准康巴斯胸膛,慢慢说:别逼我把你打死!说完一挥手,那刀疤脸立刻拉着米丽亚就往自己的船上带。

康巴斯和柯林对视一眼,同时慢慢坐回座位。他们俩很清楚,跟这些海盗求情是没半点用处的,他们后背的毛毯下各藏着一把冲锋枪。米丽亚用力挣扎,大声喊叫:你们放开我,放开我!米丽亚脚下打滑,啪地摔了个仰面朝天,样子非常滑稽,几名海盗被逗得哈哈大笑着。康巴斯知道米丽亚是在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他冲柯林悄悄使了个眼色,把手伸到后背去摸枪。

柯林会意,也悄悄伸手将冲锋枪抓在手里,心怦怦狂跳看着康巴斯。突然,康巴斯地端枪在手,哒哒哒!俄制AKS-74U冲锋枪喷出火舌,一连串子弹打得那刀疤脸猝不及防,身体乱扭着栽在甲板上。

见康巴斯动了手,柯林也没犹豫,他马上抄起枪,目标是海盗船上那名握着重机枪的海盗,如果对方用重武器开火,自己这边的火力根本无法对付,所以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消灭他。那海盗做梦也没想到这船上的人居然有枪,他想调转机枪但已经来不及,身中数枪痉挛着倒下。柯林迅速平移枪口,又是一连串子弹打碎探照灯,同时将控制探照灯的胖海盗直接从船上打进河里。

那海盗头子毕竟反应过人一等,立刻端起AK47准备还击,米丽亚坐在地上从后腰摸出手枪,砰砰两枪打在海盗头子后背处,海盗头子扭着身体,手中的枪胡乱开火,一串点射打在康巴斯胸前,康巴斯闷哼一声,抛掉枪躺在甲板上。

那小猴子见主人被海盗头子打倒,立刻尖叫着跳到海盗身上乱抓乱咬,但海盗头子早已毙命身亡。

剩余一名海盗藏在船舱侧面,手持AK47连续开火还击,柯林被火力压制抬不起头来,子弹也没了,他扔掉冲锋枪掏出手枪,举过头顶砰砰几枪盲射,但只打灭了对面船舱顶的马灯。那海盗死了所有同伴,顿时红了眼,大叫着冲出船舷,边胡乱扫射边纵身跳跃。身体还在半空中时,就被米丽亚两枪打中腹部,那海盗身体由空中栽到甲板上,痛苦地在地上呻吟着,柯林立刻跑过去连开数枪,将那名海盗彻底打死。

这场战斗只持续了二十秒左右,空气中还飘着枪口逸出的硝烟,五名海盗却都已毙命。柯林双手握枪,仔细在两船之间查看是否还有没死透的海盗,米丽亚跑到康巴斯身边,只见康巴斯躺在甲板上不住抽搐,胸口开花,血不停地从枪眼中汩汩流出。

康巴斯,康巴斯!米丽亚含着眼泪抱起康巴斯大声呼唤,康巴斯边咳嗽边从嘴里吐出血沫,费力地挤出一丝笑脸来。这时,那小猴子不知从哪里跑出来,跳到康巴斯身上用力拉拽他的胳膊,似乎也知道康巴斯命在垂危,康巴斯伸手抚摸小猴子的脑袋,眼中流露出无限怜惜。

柯林在船舱里翻出药箱,取出止血绷带和药棉跑到康巴斯面前,准备给他包扎伤口。康巴斯颤抖着伸出沾满鲜血的手,紧紧抓住柯林手腕,流着泪喘息道:不……不要浪费时间了,这是上天要夺走我的生命……你、你一定要照顾好米丽亚,她……她是个好女人,别再让她孤单……别再让她……受苦……

话未说完,康巴斯就圆睁着眼睛不动了,米丽亚放声痛哭,柯林也难过得泪流满面,他慢慢合上康巴斯的眼皮,猛捶甲板骂道:这群畜生不如的海盗!

米丽亚哭了一阵被柯林劝住,他怕再遇到海盗的同伙,于是将海盗尸体全都扔进河里,再发动引擎,按照罗盘的指示继续向北驶去。

一路上米丽亚呆坐在甲板,看着康巴斯渐渐冰冷的尸体,神情恍惚,小猴蹲在康巴斯身边一动也不动,似乎也呆住了。柯林从船舱里拿出毛毯盖在尸体上,然后坐在米丽亚身边抱着她。米丽亚靠在他怀里,双眼无神地呆呆看着前方漆黑的夜空和河面。柯林劝道:你也别太难过了,康巴斯是个好人,他救了我们俩的命,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他。

他是因我而死的第十二个人。米丽亚喃喃道。

柯林吃了一惊:因你而死的第十二个人?他们……他们都是怎么死的?

都是因为我,米丽亚说,我为了找黄金城的线索四处冒险,而全族的人都在保护我,他们知道我是族长的女儿,不惜牺牲自己保全我的生命。这给了我很大压力,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很没用,如果不是他们,我早就死过十几次了。

柯林长叹口气,侧头看了看旁边甲板上浑身是血的康巴斯,说:这些人用鲜血换来你的安全,所以你就更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然他们的血就白流了。

米丽亚含泪点点头,两人默默不语。

半个多小时后,船终于到达乌鲁班巴河北岸,米丽亚将两把M6904手枪和几只弹夹收在身上,说:我们没法带走康巴斯的尸体,只能把他留在船上,明天一早会有人报警,康巴斯的家就住在附近,他的家人会来处理后事。

柯林见那小猴子仍然守在康巴斯尸体边,于是走过去弯下腰想把它抱起来,不想这猴子龇起白森森的两排猴牙,伸爪去要挠柯林的脸,吓得柯林连忙后退几步。米丽亚说:它是康巴斯从狼嘴里救出来的,死也不会离开康巴斯,我们不要管了,走吧。

柯林叹息道:畜生尚且知道守主报恩,人却不如畜生!

米丽亚道:这世界就是这样。

夜已深了,前面是一片稀疏的村落,暮色中可见大片蜿蜒起伏的山峦就在村落以北。米丽亚指着那片山峦说:这就是安第斯山北坡,我们要翻过这片山谷到达科迪勒拉山脉左山麓,从那里寻找线索,找到太阳神庙。

柯林将绳索、罗盘、毛毯和食品等物都装进黑色旅行袋,两人不敢在村中过夜,怕有人路过河岸看到康巴斯的尸体说不清楚,于是悄悄穿过村子,翻出两道山梁,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中以毛毯为盖,挨过了这个夜晚。

第二天刚蒙蒙亮,米丽亚就醒了,她叫醒柯林,然后来到灌木丛中摘下树叶,将叶片上沾着的露水仰头慢慢倒进嘴里。柯林收拾着毛毯,不解地问:我们有军用水壶,你不必喝它!

露水是从天神餐桌酒杯中流出的美酒,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比任何神药都有效。米丽亚边喝露水边回答。柯林做了个不屑的表情,继续收拾旅行袋。两人胡乱吃了些面包填饱肚子,走出树林向北而行。

路上并不孤单,经常会遇到在山间采集药草或砍柴的附近村民,米丽亚双眼如鹰,仔细辨认每一个路人,看是否有可疑人物夹杂其中。走了半天,村民越来越少,其中很多人看到他们俩径直朝北面走去,都用疑惑的眼神回头看他们,似乎在看两个怪物,这令柯林浑身不自在,想问米丽亚,却见她目光坚毅,就没敢张口。

继续走了一会儿,有些村民见他们径直向北走,都吓得远远避开,好像在躲瘟疫和蝗虫,几名正在种菜的男女村民一边看着他俩,一边紧张地互相说着什么,随后收起锄头和竹筐急匆匆离开,柯林更加疑惑,同时心中泛起不祥之感,顿时想起了在船上时康巴斯所说的那些话。

直到下午一点多钟,路上几乎看不到任何村民。柯林也累得两眼发花,越走四周绿色越少,到后来完全看不到植物,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山石和被太阳晒得发烫的石头,空气似乎都被烤焦了。放眼望去,贴近地面处的空气蒸腾,石头也变了形,地面全是沙土,让人感觉似乎到了中东的沙漠。

太阳在头顶毒辣地晒着,柯林手遮凉棚,感到头一阵阵发晕,喉咙也直冒烟,他取出军用水壶拧开盖子,喝了两小口水又放回去。米丽亚告诉他不要多喝,只能小口啜饮,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节省水源,两人找了一块背阴的大石头坐下休息,米丽亚拿出一张纸展开,慢慢念道:

“太阳流下的汗水滴落在神河怀抱,因提神将它赐给自己的儿子,玛诺阿王乃是神使,他会把这神圣之物交于太阳之子,后者将用因提手中的圣枪指出黄金通道。黄金圣枪安放于安第斯巨神的左腿中,在弯月以西、雄鹰脊背之上就是太阳之子的休息地,如果你能在九月某天的最后一刻捆住太阳,就能拥有被圣洁处女们守护着的圣枪,带走她们的黄金灵魂,才可接近太阳之子。”

柯林啃着已经发干的面包问:你在念什么?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是羊皮卷地图上的铭文,那天在月亮神庙我为你翻译过的,这段铭文很重要,我们能否找到圣枪,关键就在这段文字中。

柯林接过纸片看了几遍,摇摇头道:我怎么一句也看不懂?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米丽亚说:汗水是指黄金,在印加传说中,黄金就是太阳流出的汗水,神河指亚马逊河,因提神就是太阳神,同时也是创世神维拉科查的儿子,印加帝国的守护神。太阳神的儿子就是印加皇帝,也就是说,只有南美的印加皇帝才有资格拥有和使用黄金。

那玛诺阿王是谁?哦……我记得你对我说过,似乎也是一个国王,他把黄金运给印加帝国的国王,对吧?

米丽亚笑了:你还记得,是的,那个黄金谷就在玛诺阿国境内。而玛诺阿国一直是印加帝国的附属国,所以从黄金谷中出产的黄金就全部被运到印加帝国了,所以铭文中将玛诺阿国王称为神使,就是这个意思。

那接下来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太阳神手中的圣枪就是我们要找的黄金枪了,黄金通道就是通向黄金山谷的路,至于安第斯巨神的左腿……我还没弄明白,也许到了山脚就有灵感。休息够了吗?我们出发吧,天黑之前一定要翻过科迪勒拉山。

柯林很有些不高兴:米丽亚,自从我认识了你,就很少在屋子里睡过,不是睡在树林中,就是汽车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晚又要在山石中睡觉了,是吗?

米丽亚走过来,笑着搂住他的脖子:亲爱的柯,我知道你受了不少苦,就算是为了我好吗?等我们找到黄金谷的那一天,我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好吗?

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那是什么?国王,还是世界首富?柯林很是好奇,笑着问。

现在先不告诉你——”米丽亚甜甜笑着,突然她双眼放光,闪电般探出手迅速向柯林脑后抓去,柯林吓了一跳,刚要问话,却见米丽亚右手握着一条和石头同样颜色的蛇,这蛇扁头吐信,身体不停扭来扭去。柯林吓得汗毛倒竖,连忙掏出手枪对准蛇头:米丽亚别动,让我打死它!

米丽亚却把手臂一缩,将蛇远远扔到石头缝处,那蛇似乎无意伤人,灰溜溜地迅速爬走了。柯林长出口气,问:我知道了,那肯定是一条无毒蛇。

这是剧毒的蝰蛇,无论人或猎豹,咬中即死。米丽亚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掌上的黏液,平静地说。

柯林大惊: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打死它?刚才它差点咬死我!

米丽亚笑了:它并不是想要咬你,否则你已经没命了,它只是从石头底下钻出来寻找水源的,你没看到它蛇头凹陷,恐怕至少两天没有水喝了。

柯林有点生气:你怎么知道它不是两天没吃饭了,正要拿我做午餐?

我在南美野外生活了二十几年,这块大陆上的任何动物我都非常熟悉,你不相信我吗?米丽亚仍然在微笑。

柯林无言以对,气鼓鼓地提起地上的黑色旅行袋,有气无力地向前走去,米丽亚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在后面跟上。

转眼到了四点多,气温变得凉爽了些,柯林累得有点脱水,他说:照这样走下去,到不了明天……明天早上,我就得渴死了!这附近怎么半……半棵草也没有?就像被火烧过似的。

你真聪明,这里被当地人称作火烧谷,几百年来寸草不生,就算你把大批植物移到这里也照样死去,就像被火烧过一样。

什么?柯林又惊又觉得有趣,还真让我猜中了!那为什么偏偏这里寸草不生,是和土壤有关系吗?

米丽亚接过柯林手中的旅行袋:很多科学家都来这里考察过,但没什么结果,当地传说是蝰蛇之神将毒液洒在这片土地上,所以植物才无法生存,附近居民几百年来绝不敢涉足此地,都像躲瘟疫似的远远避开。正说着,从地里钻出一只黑色蝎子,在沙地上远远爬走,留下一串浅浅的足印。

柯林指着蝎子说:你看,这里没有植物却有蝎子,足以证明这里的土壤有毒,蝎子是不怕毒的,所以才能存活而其他动物不能。

米丽亚点点头,笑道:有道理,看来你和我在一起时间久了,人也变聪明了。

柯林哼了声,有些害怕地说:怪不得这附近根本没人,而且那些村民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这附近有很多蝰蛇吗?

如果我们没走错的话,过了火烧谷再往北,就是传说中的蝰蛇神殿,那可不是个好玩的地方。米丽亚冷笑道,声音里带着一丝异样。

看着她的表情,柯林感觉米丽亚似乎有点与平常不同,他忙问:这名字听上去就有点可怕,你去过吗?是个什么地方?

米丽亚摇摇头:那里是蛇神控制的领域,也是当地人眼中的禁地,被诅咒过的地方。以前康巴斯曾经给我讲过,说在两百多年前那里有个山谷,谷里有无数条蝰蛇,它们都被一个叫做蝰蛇之神的魔鬼所控制,凡是靠近蛇谷的人都只进不出,永远也找不到踪迹,几百年来只有精神错乱者才会向那里走,就算想自杀的人,也不会选择到那里去。但那里是通过安第斯山北脚的必经之处,所以我们必须要去,当然什么蛇神只是个传说,也许只是一些蝰蛇的聚集地而已,康巴斯给我们的装备中有驱蛇药,你不用担心,印第安的真神一定会保佑我们。她虔诚地将右手平伸放在额头,再贴于胸前。

自从柯林认识米丽亚以来,从没见她害怕过什么,除了老鼠,而现在的米丽亚虽然一直在安慰柯林,但她自己显然已经流露出惧怕之色,柯林不由得心生畏惧,有些踟蹰不前。米丽亚看看柯林的模样,扑嗤一声笑了,她从旅行袋里翻出一个小玻璃瓶,打开橡胶瓶塞,从里面倒出一些散发着刺鼻药味的半透明黏液,先抹在自己额头、手臂和小腿处,再给柯林也同样涂上,柯林捂着鼻子,差点被药味熏倒。

天色渐渐昏黄,两人取出旅行袋里的手电筒别在皮带中,以备急用。走着走着,忽然柯林用手指着前方的峡谷说:你看,那是什么?

米丽亚顺方向看去,只见前方是一大片陡峭如削的石壁,中间是一条宽不足二十米的峡谷,峡谷口两侧各立着一尊石雕像,雕像是个蛇头豹身的怪物,头又圆又长,圆眼环瞪,张口吐出长长的蛇信,身体四肢跪坐在石座上,前腿立起,似乎随时要择人而噬。

这两尊石像破旧不堪,不知在这里立了几百年。两人来到峡谷口,柯林看着那怪物嘴里吐出的蛇信,不由得感到浑身发冷,道:这石像也是那个蝰蛇之神建立的吗?难道真有蛇神存在?

不是,这是当年信奉蛇神的村民修建的,目的是告诫陌生人这里就是蛇谷,蝰蛇之神的魔鬼领地。你看,峡谷对面就是安第斯山北脚——”

刚说到这里,忽然她浑身一震,失声叫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柯林正仔细眺望着峡谷正前方远处的两个山尖,被米丽亚吓了一跳,忙问:明白什么了?

你看那两座山峰!米丽亚手指前方,情绪非常激动,那是安第斯山北簏的两座山峰,分别叫格鲁峰和亚林峰,当地人形容它是大山之神的双腿,而羊皮卷中的铭文也提到过黄金圣枪在安第斯巨神的左腿中,当然说的就是这两座山峰的左峰,也就是格鲁峰了!

柯林非常高兴,但立刻又有些担心:可我们必须要经过这道蛇神的峡谷,有没有别的路可走?

如果有别的路,还用得着冒险到这里来?米丽亚哼了声。柯林十分沮丧:这么说我们又要冒险进去了?看来有九条命也不够用!

米丽亚从旅行袋里取出两只手枪弹夹,边向里压满子弹,边毫不在意地说:我已经和死神交手数次,如果他不想让我生存,就算喝水也会呛死,所以我不在乎。

柯林斜目看着她,心中有些愤怒之意。米丽亚刚压好子弹,看到柯林的表情顿时明白了,她笑着拉过柯林的手:亲爱的柯,我知道你在怪我,其实这都是命运之神的安排,我们都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互相帮助脱离险境,你说是吗?

柯林不再说话,从她手里拿过一只弹夹插在皮带中,再把手枪上膛别在腰间,抽出强光手电,左手提起旅行袋。两人都默不作声,并肩走进峡谷中。

峡谷里同样寸草不生,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岩石,两侧峭壁林立,估计连猴子也爬不上去。米丽亚道:我们必须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走出峡谷,否则到了夜晚我们就成了半个瞎子,而蛇夜间嗅觉最强,那样可就真没救了!

正说着,忽然柯林举手电向左侧照去:你看那里!

左面的一个碎石堆中插着一根标枪,标枪上挂着一具男性死尸,尸体早已被炎热的气温风干,只有焦黄的皮肤贴在骨骼上,但仍然可辨尸身穿着的红色衣袍和黑色牛皮靴。干尸头部眼眶深陷,嘴巴大张,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状极恐怖,头上戴着羽毛装饰,脖子上系着一串又尖细的野狼牙齿。

米丽亚只看了一眼,就立刻道:这是莫希干族战士!她抽出匕首划开尸身上的红袍,用强光手电仔细在干尸胸前照着,隐约可见一只淡青色的巨鹰图案。柯林惊道:是雄鹰战士吗?

米丽亚笑了:不是所有带鹰形刺青都是雄鹰战士,他只是普通的印第安战士,你看他脚下!柯林低头,见干尸脚下扔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柄斧,他弯腰想捡起来细看,被米丽亚阻止:别碰任何东西!这里的东西都有蛇毒,什么都不要碰……

柯林吓得立刻缩回手。米丽亚从后腰抽出军用匕首,将吊着干尸的绳索割断,干尸软软堆滑下去,只剩一堆衣袍包裹着的枯尸。看着干尸,米丽亚自言自语:什么人将标枪插在这里?又把莫希干族战士的尸身挂于此处?难道这就是所说的蛇神的报复……

又是蛇神!那究竟是什么,魔鬼吗?柯林声音直发颤。

不知道,米丽亚抽出手枪,警觉地说,看来这里的主人并不好客,我们要多加小心,你在我后面走,小心注意背后的动静。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约有五六百米,途中发现上百具挂在标枪上的干尸,有印第安战士、普通土著村民,也有白人的尸体,从衣着来看,多半是从欧洲远途而来的白人探险者,结果却在这里送了命。除了这些干尸,峡谷中到处散落着骨骸,有人的,也有各种动物的,但人类居多,骨头颜色不一,有深灰色、土黄色和白色,表明他们的死亡时间从几百年到几年前不等。谷中腥臭弥漫、令人欲呕,要不是柯林身上涂着刺鼻的驱蛇药,恐怕早就把胆汁都吐出来了,这时他才觉得这驱蛇药的味道简直赛过龙涎香。

柯林看得触目惊心,甚至连呼吸都忘了,额头也冒了汗,喉咙一阵阵发干,他拽过背着的军用水壶,拧开盖子咕嘟嘟灌了好几大口,这才稍微平静下来。

突然峡谷中从身后方向刮过一阵大风,米丽亚连忙道:快贴在石壁上,找岩石做掩护!柯林依言而做,大风刮过后,米丽亚慢慢起身:我们处在低风口,身上的气味会被风带走,蛇的嗅觉极灵,它们会闻到新鲜人类的味道。

柯林吓得话都不会说了,就在这时,听见前方隐约传来低低的哭泣声。两人均吓了一跳,互相对视着,柯林小声道:不是我听错了吧?这种恐怖的地方怎么会……

米丽亚长年在南美丛林中生活,耳音锻炼得极其灵敏,她侧耳倾听,半晌后低声说:是人类的哭泣声,快把手电关掉,不要发出响动,悄悄摸过去看看!

两人贴着石壁慢慢前行,走了约六十多米,看到前方一根标枪上挂着干尸,旁边五米左右蹲着个人,从背影看似乎还是个少年,身体瘦弱,此时还在不停地抽泣,周围立着几十条粗壮的蝰蛇,全都昂头立身,向那少年不停地吞吐血红色的蛇信。

不好,那少年有难!柯林低声道。米丽亚抬手示意他别出声,两人慢慢逼近,同时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几十条蛇把少年围在当中,那少年似乎被吓呆了,也不知道躲避,只是蹲着哭泣。忽然有一条花纹蝰蛇猛抬头向少年咬去,柯林地叫出声来,那少年连忙回头,看, 到柯林和米丽亚两人,少年脸上又惊又喜,满是泪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眼神中充满渴望。

柯林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少年似乎没听懂,也不回答。米丽亚又改用印第安土著语问: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那少年慢慢站起来后退两步,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他身体赤裸,只在下身围着一小块麻布,全身皮肤都是黑黝黝的,而且瘦骨嶙峋,锁骨高高突起,好像几年没吃过饱饭。群蛇见少年站起,围得更近了,少年且躲且退,但前后都有蛇,根本无路可逃。

米丽亚从旅行袋中取出一根照明燃烧弹,用力拉掉弹头上的铝盖,嚓——嗤!照明弹前端喷出火花,她顺势一扔,把照明弹准确地扔到少年身前。顿时浓烟四起,动物大多怕烟和火,蛇类更甚,几十条蝰蛇纷纷躲避开来,生怕被烟熏着。那少年呆立不动,柯林气得跑上去拽他的胳膊,米丽亚刚要阻拦,那少年伸出右臂抓住柯林左手,已经跟着柯林跑了过来。

米丽亚三人退出几十米远,见蛇群只远远游动,并没有跟来,这才松了口气。他让柯林放开少年的手,转头继续用土著语问那少年:你现在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少年惊魂未定,眼睛在两人脸上看了看,半天才说:我叫阿基斯罗多,莫希干族人,来找我的父亲。

他说的居然是拉丁语,令米丽亚和柯林很意外,他们原以为这少年并不懂西班牙语。你父亲怎么会在这里?这个蛇谷不是当地人眼中的禁地吗?柯林疑惑发问。

少年指着刚才那杆标枪上挂着的尸体,浑身发抖地说:那就是我父亲,他把自己困在这蛇谷中,我想救他,想帮他摆脱痛苦,后来我做到了,可自己也没法出去。

米丽亚目光如炬,上前两步盯着少年: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父亲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来蛇谷?快说实话!

柯林有些不高兴:米丽亚,这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你不会把语气放轻松些吗?我们不能把所有人都当成你姐姐吉丽亚那种人吧?

米丽亚浑身一震,想要说什么却没张口,只低低叹了口气。柯林对少年说:你父亲为什么来这种地方,不知道这里是蝰蛇之神的领地吗?

少年摇了摇头:我没看到这谷里有别人。

米丽亚看着那具挂在标枪上的干尸,那尸体身上穿着破烂不堪的灰袍,似乎并不是印第安战士,她想凑近看看,少年却尖声道:别!别过去,那尸体上有蛇毒,碰到就会下地狱!米丽亚连忙站住。柯林说:那你快出谷吧,这一路上过来还算安全,只要你不继续往前走,就不会有危险。

少年脸上露出笑容,握住柯林的手臂,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柯林想了想,说:我们是从乌鲁班巴河南岸来的,要去格鲁峰探险,所以必须经过这里。

少年指着前方说:前面有个岔路,可以直接通往我的家,我可以带你们走,有条小路能绕过蛇谷,通向格鲁峰脚下。

是吗?柯林喜出望外,那太好了,快带我们去吧!说完拉着少年就走。

米丽亚高声喝道:等等!少年和柯林都站住,疑惑地看着她。米丽亚沉声道:我在秘鲁生活了二十多年,怎么从没听当地人说起蛇谷还有岔路?

少年笑了:我在这里生活了二百多年,难道你比我更熟悉这里吗?

柯林被逗笑了:米丽亚,这少年毕竟是附近的正宗土著居民,肯定比你更熟悉地形,你就别再疑神疑鬼,快走吧,你看天马上就要黑了。

果然,抬头望去太阳早已西斜,暮色渐深,周围的景物也开始辨认不清。米丽亚想了想,也没别的办法,于是和柯林一前一后,夹着少年沿蛇谷慢慢前行。

路过那具挂在标枪上的少年父亲干尸时,米丽亚假装蹲下来系鞋带,顺便偷偷伸手撩起尸体的袍子,心中暗暗吃了一惊。但她立刻又恢复了神色,装成什么事都没有,慢吞吞地跟着少年向前走去。

走了不到一百米,三人便碰到几十条各种颜色和花纹的蝰蛇,柯林和少年都吓坏了,可是很奇怪,那些蛇只在石壁对面左右扭动爬行,却不进攻三人,米丽亚说:看来我们身上的驱蛇药起了作用,可怜的康巴斯……

正说着,少年高声叫着:就在那里,你们看!几人放眼望去,果然山谷左前方有个小小的岔口,三人来到岔路口前,见这条小路碎石凌乱、左歪右扭,似乎是在匆忙中开拓出来的路。

踏进小路,走了两百余米,忽然迎面闻到一股淡淡的腥臭味,米丽亚捂鼻停住脚步:这是什么味道?前面肯定有蛇!

前面有很多蛇,不过都是死的,我家有里很多驱蛇的灵药,那些蛇只要靠近就会死,所以我才敢在这里住。少年说道。

柯林很惊讶:你为什么把家安在蛇谷附近?

少年边走边嘿嘿地笑:这些蛇都是宝贝,它们的毒液很值钱,难道你不知道吗?

米丽亚点点头:你说得很对,蝰蛇的毒液每公斤就值十公斤黄金,可我想知道你的驱蛇灵药是什么?

这是我的秘密,至少比你身上的雄黄、蒜液和狼毒血有效。少年笑着说。

米丽亚很是吃惊,没想到这少年居然只凭气味就能说出他们身上驱蛇药的主要成分,不由得对这少年的身份更加迷惑。

又行了不到百米,两人忽然发现前面居然是死路,谷尽头只有一个由岩石砌成的简陋房子。

这就是你的家?可路又在哪儿呢?柯林问。

路就在这里呀!少年向前走了几步,坐在石头房子前的一个石凳上,笑嘻嘻地说,你们的脚下就是路,难道没发现?

柯林再笨也发现了这少年有古怪,他沉着脸问:小孩,别耍花样了,快说,路在哪里?

少年渐渐收起笑容,说:我并没开玩笑,路就在这里,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米丽亚冷静地问:你故意把我们引到你的领地,不会是想吃我们的肉吧?蝰蛇之神!

此言一出,柯林大惊失色:什么?蝰……蝰蛇之神?他就是……

哈哈哈哈!还是女人心细,这么快就知道我是蝰蛇之神。少年发出一阵与年龄极不相称的老成的狂笑。柯林连忙扔下旅行袋,掏出手枪对准少年,忽然觉得右半边身体又麻又酥,啪——手枪掉落地上,人也半跪在地,挣扎了几下,居然没爬起来。

米丽亚一惊,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那少年趁抓着柯林右臂的机会下了蛇毒,令柯林肌肉麻痹。她冷冷看着少年,说:其实我只是猜测,没想到居然猜对了,你还骗我说那干尸是你的父亲,那具干尸我仔细查看过,至少死了几百年了,怎么会是你的父亲?

少年冷笑道:什么蝰蛇之神,不过是那些愚昧无知的村民送给我的绰号罢了!不过我并没有骗你,那干尸确实是我父亲,当然他死在这谷中有两百三十年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个专门炼制蛇毒的巫师,知道这条山谷盛产蝰蛇,于是偷偷用蝰蛇毒液混合水浇在火烧谷的土壤中,使方圆几十公里寸草不生,让当地人误以为是蝰蛇之神显灵,也就没人敢闯进来了,他就带着我和母亲长年住在这荒无人烟的蛇谷中,整天只有大大小小的蝰蛇为伴。他炼制了无数种毒液,为了检验毒液的毒性,他把无意闯入蛇谷的所有人都活活毒死,并且挂在标枪上,造成蛇神发怒的假象。

你父亲是怎么死的?而且你……难道你活了两百多年未死?柯林跪在地上,艰难地说出两句话。

少年点点头,慢慢站起来挥挥右手,道:进入蛇谷的人越来越少,他找不到活人做实验,居然把毒用在我母亲身上!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她浑身皮肉都烂掉,最后只剩下一副骨架,两百年了,我居然还记得……

米丽亚问道:然后你就杀了你父亲,对吧?

少年又点了点头,柯林更加吃惊。,少年笑着说:你真聪明,又猜对了。他还想用我做活标本,在我身上扎了五种毒液,那年我才十三岁,我害怕极了,怕也像母亲那样死去,于是当晚我趁他熟睡时,随便偷出五种毒液,用针扎进他体内。他整整号叫了十天十夜才死去,但我觉得他死得并不痛苦,至少比我母亲死得舒服。

两百多年过去,这些事你记得还这么清楚,看来记忆力不错!这也是蛇毒的功效吧?米丽亚讥讽道。

当然不是,少年又笑了,突然从小路外爬进几百条蝰蛇,这些蛇大小不一,全都昂首吐信,虎视眈眈地盯着米丽亚和跪在地上的柯林,随时准备进攻。

米丽亚扶起柯林,说:打起精神,快站起来!

柯林只觉得双腿像被人抽干了血液似的,根本用不上力,他喘气如牛,脸憋得通红,却仍然无法站立。

那少年不慌不忙,继续说道:我把父亲的尸体挂在标枪上,好天天看着他。几年过去,我发现自己一点也没长高、长大,开始还以为营养不良,于是我经常在深夜溜出去,到村子里偷些羊回来吃。十年过去了我还是这样,完全没有长大,那时我才知道是蛇毒在我身上起了作用,我永远也不会长大,自然也不衰老,只要不出意外,我就能永生不死。我把记得的所有事情都用石头刻在石壁上,以防止自己忘记,每隔十年我就会去读一遍。即使这样,两百多年后,我仍然经常感觉那些事似乎只是一场噩梦。

少年说着无意间扬起左手,立刻有十几条蛇应声而上,显然是极听他的话。只听少年又道:而且我还会熟练地用毒杀人,虽然如此,可惜的是我只能保持十三岁的模样,论力气无法和成年人对抗,不免会吃亏。于是我只能留在这蛇谷里继续研究蛇毒,看是否有某种毒液能让我继续生长,如果长时间没有外人闯进谷来,我就会深夜溜出谷去,抓些倒霉的人回来做实验。

听完少年的讲述,米丽亚叹了口气:原来两百年来传说中的蝰蛇之神居然是个外貌只有十三岁、却已经活了两百多年的老头!这世界真是太有趣了。不过我有个疑问:虽然你可以永生,但身体也能抵抗子弹吗?说完她迅速掏出手枪,对准少年的头部,快把解毒药拿出来,不然我打烂你的脑袋!

少年瞪了她半晌,忽然爆发出一阵狂笑,米丽亚扳开手枪机头:再笑我就打死你!

你真漂亮,你叫什么名字?其实我有点喜欢你。少年笑着说。

砰!子弹贴着少年头顶飞过,将石壁打出一个小洞,碎屑乱飞。快说!不然一下枪就不会再偏了!米丽亚冷眉说道。

少年无奈地摇摇头,仰头朝米丽亚头顶处笑着说:那古,晚餐时间到了。

米丽亚下意识抬头一看,顿时吓得浑身如坠冰窖。

 
上篇:第三章 库斯科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91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