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追妓
追妓 文 / 韩杰 更新时间:2011-1-26
 
 

他把妓女按照国籍进行排序。日本女人被公认为最温顺的女人,他想尝尝日本女人的味道。韩国女人比较倔强,不是有《我的野蛮女友》这部电影嘛,他要体验一下韩国女人的野性美。马来西亚是回教国家,禁止卖淫,那么这些妓女是哪些人呢?还有中国女人,中国太大,各地女人也不同,中国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受到西方文化的浸染,因此香港女人应该具有古典的风格;中国大陆的女人,他决定按照地域不同,一个地区选择一个代表。

这天早上,安妮刚到办公室,电话铃就响了起来。安妮拿起电话说了一声“Hello”,但是却听到挂断电话的声音。当这样的情况出现三次后,安妮决定不再接这个奇怪的电话。等黄托尼上班后,安妮就把这个“奇怪的电话”告诉托尼。

托尼问:“屏幕上没有显示电话号?”安妮答:“没有。”托尼笑着说:“那就奇怪了。”安妮凑上前去,悄悄地问:“是不是你新认识的女朋友,听到一个女生接电话就挂了?”托尼佯装恼怒地推了一下她的手,说:“去,别乱讲!”安妮自言自语道:“这么神秘的电话,会是谁呢?”托尼说:“下次有电话,我来接。”

他的话音没落,电话又响了起来。托尼走上前,拿起电话,说声“Hello”。对方问:“你是黄托尼先生吗?”托尼回答:“我是。请问你是谁?”对方说:“我是约翰·爱德华兹,想和你见个面。我知道你们侦探的规矩,不去你的办公室。你看,我们在曼哈顿中城的拉提尼餐厅见面怎么样?我请客。”托尼说声“好”后,两人确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交换手机号码。

托尼放下电话,对安妮说:“听口音,是位白人,但讲话有些支吾,像有什么秘密。”安妮笑说:“也可能是名嫖客,被妓女偷了东西,想请你把东西找回来。”托尼摆摆手,说道:“你把男人想得太坏了。”安妮反驳说:“有的男人表现太差了,不是吗?你看我们纽约州州长斯皮策,有太太有女儿,还不是经常嫖娼?”听到这里,托尼哑口无言。

托尼看着时间已近中午,离约会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赶忙换上一套西便服,打好领带,出门坐六号地铁前往中城。出了地铁,走过两个街口,来到约翰所说的餐厅。抬头看看,这个餐厅门面不大,地点也比较偏僻。走到门口,他用手机给约翰打个电话。这时,一位五十多岁的白人匆匆出来,看到托尼,连忙上来握手。接着,约翰在前,托尼随后,两人走进餐厅,到一个靠里面的桌子边坐下。

约翰身高一米七,秃顶,金发碧眼,肚腩已经下坠。他上身穿蓝花格子衬衫,下身穿一套米色西便裤,脚穿一双休闲皮鞋。从做派上看,约翰像是商人,而且相当成功。但是,自信的面容却含有焦虑的情绪。他把菜单交给托尼一份,就招手把侍者喊来,为自己要了一份三文鱼,接着托尼要了一份牛肉。一会儿,饭食送到,两人边吃边聊些闲话。

午餐吃到一半,约翰说:“我想请你找个人。你知道谁介绍我找你吗?”托尼说:“请说。”约翰说:“是马克,纽约州私人侦探协会会长。”托尼听了说道:“原来是他。纽约市的私人侦探很多,他为何介绍我呢?”约翰答:“我过去委托过纽约市最大的私人侦探公司,但是他们办不成呀。”

托尼感到奇怪,问道:“纽约市最大的侦探公司都办不成?我可能也办不成。”约翰连忙摆摆手,说:“别先拒绝,先等我把话说完。我要找的是一个华裔女性,他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无法找到。马克对我说,这事只有托尼能办到。”托尼听说后,说:“谢谢他的夸奖。你先把你的情况说说看,我看看有无希望。”

约翰开始讲述他的故事。原来,约翰是一个富翁,在纽约市许多行业都有投资,身家大约有几个亿。但不幸的是,妻子芭芭拉在几年前患上乳腺癌,检查发现时癌症已经转移,手术后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夫妻俩育有一个女儿,女儿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在波士顿找到工作,就在当地成了家。

约翰感到一个人生活相当寂寞,于是经常出入夜总会,寻求性服务。约翰考虑到自己是有身份的人,故很少去纽约市的夜总会,而是每个周末去外州娱乐。他最常去的是首都华盛顿的一家夜总会。这家夜总会提供的应召女郎年轻、漂亮,但价格昂贵,而嫖客都是像他这样的有钱人。

但是不久前,一场意外发生了。这一天,他在上班的路上,无意中瞥了一眼路边的报摊,发现《纽约时报》上刊登着州长斯皮策的照片,标题是“Spitzers hooker”(斯皮策的妓女)。他心里一惊,赶忙买了一份报纸,在地铁中翻看,竟然看到州长常去的夜总会竟是他也常去的那家夜总会,这让他的额头冒出汗来。

州长嫖娼是联邦调查局的侦探偶然发现的。原来,有人检举州长贪污,联邦调查局暗中调查,发现他是这家夜总会的常客。媒体消息灵通,把斯皮策嫖娼的事情曝光,舆论一片哗然。报纸还对斯皮策的嫖娼事件进行追踪,并把与斯皮策有过性关系的应召女郎的照片一个个刊登出来。斯皮策看到大势已去,遂提出辞职。按照纽约州法,州长离职后,职位由副州长接任。黑人兼盲人副州长帕特森接任纽约州长职务。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本来看好斯皮策,认为他将是一位竞选美国总统的理想的民主党候选人。但这一丑闻断送了斯皮策的前程,许多纽约人为此感到惋惜。

嫖娼事件曝光后,约翰称病不去上班。担心自己的事情被媒体披露出来。但是后来发现,媒体的重点是斯皮策,对其他嫖客则只字不提。一个月后,约翰才放下心来,开始正常上班。但是每到夜间一人独处时,他又感到寂寞起来。

有一天,约翰去唐人街购买礼品,准备送给外孙作为生日礼物。他沿着勿街拐到东百老汇大道上,走到布鲁克林铁桥下面时,一个路边的华裔男子将一张名片放在他的手上。他拿起一看,上面写着中文字,还有一张华裔女孩的头像。他问这个男人:“Whats this(这是什么)?”男人用生硬的英语回答:“Beautiful girl(漂亮女孩)。”说着,他左手拇指和食指围成一个圆圈,用右手食指向里点了一下。

他这才明白这是一张妓女名片,心中暗喜,但却板起面孔说:“NoI never do it(不,我从来不这样做)。”说完,他佯装急着赶路的样子,拿着名片快步折回,等走到勿街上,把名片装在兜里,随便买点礼物,就坐上地铁回到家里。他的公寓位于曼哈顿上东城,即中央公园的东边。中央公园是一个长方形的公园,位于曼哈顿岛的北方正中。公园的东西两侧分别称为上东城和上西城,上东城是纽约的富人区,这里的建筑都是老式楼房,邮区编号为10021。在纽约,这个区号就是富裕的象征。

约翰回到家里,关上大门,脱去外套,来到书房。他把名片掏出来仔细观察,看到一个漂亮的华裔美女对着他微笑,感到很新奇。现在,夜总会的妓女成为媒体追逐的目标,如惊弓之鸟,纷纷逃避;同时,嫖客们也在避风头,尽量低调。但是,这些华人妓女倒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是,他这种身份找街边妓女不免有些掉价。怎么办呢?他陷入沉思之中。

突然,一个念头涌入他的脑海。他一拍大腿,说道:何不找吴家生想想办法?吴家生是他住家附近的一家外卖中餐馆的厨师。约翰因为常去这家餐馆买晚餐,与他熟识。约翰的早餐和晚餐通常是在家里解决。约翰的早餐比较简单,包括一个热狗、一杯牛奶和一瓶橙汁,自己做一下就成了。午餐一般在公司附近饭店里解决。其公司在曼哈顿中城,周围布满餐馆,各种食品都有。但是,晚餐比较麻烦,因而他经常叫外卖,让饭店派人送到家里。最近因为心情不好,他常去附近的外卖餐馆购买晚餐。这家“北京饭店”实际上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食客都是把食物take out(带走)。这家餐馆离他的住房较近,饭菜也较适合他的口味。有时,他在下班回来的路上,就拐到北京饭店,买了饭菜回家。一回生,两回熟,不久他就和餐馆一位名字叫吴家生的华人厨师混了个脸熟。

约翰打算找吴家生了解情况。他心想,吴家生和他只是点头之交,即使办不成,也不会让人看出来目的。等到晚上八点多,他走进北京饭店,看到窗口外没有一个食客,窗口内一名华裔女孩正在打瞌睡。他说声“Hello”,女孩抬起头来,忙回答一声“Hello”,接着问他“要吃什么”,他指指墙上的照片,说:“五号。”

在美国,许多外卖中餐馆把每盘菜式的照片贴在墙上,并一一注上号码。食客只要告诉号码,厨师就知道食客要吃什么菜。五号菜式是一盘红烧鸡、一碗米饭和一杯海带丝蛋汤。照片上的说明是,这种宗棠鸡是中国晚清名臣左宗棠发明的。

餐点做好后,吴家生亲自将鸡肉、米饭和蛋汤用盘子端出来。他一见到约翰,就朝约翰点点头。约翰也向他笑笑,说:“我见到你,想起一件事,正想问你。”厨师听说,就点头让他说话。约翰说:“我是大学里的一名教授,专门研究新移民的生存问题。今天,我在唐人街买东西,收到一张名片。你能否帮我看看上面说的什么?”说完,他把名片递给吴家生。

吴家生拿到名片,拿到灯光下看了看,然后对着约翰大笑起来。约翰假装不知,问:“你笑什么?”吴家生把名片还给约翰,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女孩说:“这个名片是让你召妓的。”约翰听了后,就问:“纽约市有华人妓女吗?”吴家生听他这么一问,就来了劲,说道:“岂止是有,简直是泛滥成灾!”

约翰听后,忙问:“此话怎讲?”吴家生说道:“纽约市华人非法移民有三四十万,其中以男性为主。他们正值青壮年,独自一人在美,性生活无法解决。怎么办呢?只好找妓女解决性需求。”约翰问:“妓女都是哪些人呢?”吴家生笑了,说:“来源众多。许多华人女子本来以为美国遍地是黄金,偷渡来到美国以后,才发现钱并不好赚。为了偿还偷渡费,有些人就做这个买卖。当然,其中也有少数的留学生。”约翰听到这里,摇摇头,表示不信。吴家生说:“我估计你不会信,我一开始也不信。我就给你讲个自己经历的故事吧。”

几年前,吴家生在曼哈顿一家西餐厅做侍者。有一次,他的餐桌上来了一男一女两位食客。男的是名白人,五六十岁,很有钱的样子。女的二十多岁,很像一名华人学生,年轻漂亮,两人用英语交谈。吴家生听到他们好像是谈论昨天晚上的事情,其中包括“用力过猛”和“感到很痛”的词句。吴家生判断,这两人昨天晚上肯定做那事了。

一会儿,女生到厕所去了,旁边一位白人妇女走了过来和那位男人打招呼,两人好像很熟。她问这位男士:“这是你的新女朋友?”男人回答:“不。”妇女不解,问道:“你们昨天晚上不是在一起了吗?”男人回答:“不错。但是,她是一个hooker。”吴家生当时不知道hooker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回家一查字典,才知道是“妓女”。

约翰听到这里,点点头。他说:“我是一个研究人员,想做这方面的研究。你能够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她们吗?”吴家生想了想,说:“你等着。”说罢,他转身走进厨房里去了,而约翰看着菜式照片打发时间。

不一会儿,吴家生拿出几张报纸,对约翰说:“这是纽约出版的两份中文报纸。这份报纸上面有半版妓女的广告,那张报纸上面也有小半版的妓女广告,你可以拿回去研究研究。”约翰拿过来一看,发现全部是中文,就把报纸交给吴家生,说到:“我看不懂中文。如果你帮我翻译,我可以付你费用。”

吴家生接过报纸,说道:“我来翻译,费用就不用了。你经常来我们这里吃饭就行了。”约翰听到他这么说,连忙答应:“我会经常到你这里来吃饭。顺便问一句,我什么时候可以来拿?”吴家生看看报纸,说:“大约一个星期吧。”约翰听到这里,点点头走了。

一个星期后,约翰来到北京饭店,前台小姐看到约翰后,笑着对他说:“教授先生,这是先生给你的资料。”接着,她把一个大纸袋交给约翰。约翰说声“谢谢”,就挑了一个价格最高的海鲜菜式,付了二十二美元,买下带走了。回到家里,他把饭菜放在厨房,回到客厅,把资料从纸袋中拿出,阅读起来。

在第一张报纸分类广告版中,单个广告面积很小,排得密密麻麻。在广告前面,吴家生用圆珠笔一一标上阿拉伯数字,竟有一百一十八个妓女广告。而在第二张报纸上,妓女广告有八十七个。两者相加,纽约市竟然有近两百个妓女广告。这的确出乎他的意料。吴家生把英语译文写在另外的打印纸上,每条英语译文前面标有号码,与广告原文相对应。于是,他吃完饭,回到客厅,把广告的英语译文拿来,一个个读了起来。读着读着,他不禁对华人妓女的描述笑了起来。他感到,这些广告有以下特点。

广告中带有“妹”字的广告词很多,看得他眼花缭乱。例如:新到日本妹、日韩学妹、马来妹、中韩妹、甜妹妹、漂亮学妹、双娇妹、樱桃小妹、住家小妹、留学小妹、蜀妹、放学小妹、中韩辣妹、北方小妹、马来靓妹、日本学妹、私家靓妹、十八学生妹、清纯学妹、纯情妹、福州妹、香港妹等。

有些广告仅有名称和电话,而有的广告则有具体的描述。前者的例子有:一六八外送,日韩马来,绝对年轻,电话号码是××。后者有以下几例。一个题为“美人依旧、风情万种”的广告说:气质高雅,丰满漂亮,性感迷人,物美价廉。另一则广告题为“阳光女孩”,内容为:清甜妩媚,温馨服务,电话预约,只限一人。还有一则广告说:法盛住家,性感、肤白、漂亮、可爱。

从广告中可见,有的妓女是个体户,有的则以公司形式运作。例如,一个个体户的广告这样写着:小巧,唐人街,手机电话××。一个名为“女人花外送”的广告中这样说:中韩马各国佳丽,美国欧洲金发碧眼,二十四小时特快送府上、酒店,另请熟手接线员。由此可以看出,如果是单独作业,妓女是把嫖客带到家中。如果是公司运作,妓女由专人外送。

妓女广告卖弄自己的长相和身材,如“明星的脸孔、模特的身材”和“个子小巧”。有的广告强调肤白,如“私家美女,肤白靓丽”。有的广告表明是“性感”,如“可儿,丰满性感,热情周到”。有的广告表示“温柔”:温柔少妇,风韵丽人,热情大方和温柔亲切,温馨服务,无穷回味。有的广告则自夸“丰满”:亮晶晶,大波性感;青春无敌,性感波霸。有的广告则一网打尽,如“春姐,气质高雅,丰满性感,按摩一流,工薪价位”。看着看着,他自己不禁也兴奋起来。

还有白人姑娘在华人社区开拓市场。例如,一个广告说:金发少女,美国白人,法拉盛。另外一个广告称:洋娃娃,浓情蜜意。甚至还有男妓的广告:年轻帅哥,性感体贴,服务周到,品质优良,技术一流。

许多广告打出中国妓女的籍贯。例如,有的广告的标题就是“上海小姐”。有的广告标题是“北方佳人”。其他的广告有:苏州靓女、福州姑娘、杭州美女、香港少妇和哈尔滨女郎。他不明白:籍贯也能吸引嫖客?

他看完这二百个广告后,已经排除了一些广告。他对自己说,白人姑娘不用了,过去几年,他找的都是白人姑娘。南美姑娘也算了,她们短粗矮胖,想想就没有劲。因为他不是同性恋者,男妓不在考虑之列。现在,还剩下日本、韩国、中国内地、中国香港、马来西亚姑娘可以选择。

他把妓女按照国籍进行排序。日本女人被公认为最温顺的女人,他想尝尝日本女人的味道。韩国女人比较倔强,不是有《我的野蛮女友》这部电影嘛,他要体验一下韩国女人的野性美。马来西亚是回教国家,禁止卖淫,那么这些妓女是哪些人呢?还有中国女人,中国太大,各地女人也不同,中国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受到西方文化的浸染,因此香港女人应该具有古典的风格;中国大陆的女人,他决定按照地域不同,一个地区选择一个代表。

其次就是地点问题。目前,与妓女的交易可以在妓女家中进行,也可以请公司送到家中。但是,这两种选择都被他否定了。他考虑,如果到妓女家中,风险较大,说不定还会被打劫。但是,如果把妓女带到自己家里,也万万不可。他居住的社区传统保守,不同族裔的年轻女人来到家中肯定会引人注目。想来想去,他还是选择把妓女带到旅馆。在纽约市,中高档的旅馆很多,价钱也不贵。一次换一个地方,不会引起注意。

下一步就是怎么联系了。如果用自己的私人手机,就会给对方留下记录。如果对方知道这个电话,就有可能再打回来,引起麻烦。于是,他决定再开一个手机号码,专门用于召妓。而且,地址不用现在的住址,而改为一个邮箱。

拿到新的手机,他就给一个外送的卖淫集团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名女性。他把意图一说,对方马上明白,表示一定要按照要求把不同国籍的女人送到。一问价格,一次仅要一两百美元,最高的价格是六百美元,且妓女都年轻漂亮。他心中暗喜,从价格上看,比去华盛顿的夜总会要便宜很多。在夜总会,每次除了五千美元见面费外,他还要陪妓女看电影、下馆子,甚至购物。因此,一次没有七八千根本不够。

见过几次亚裔妓女后,他的自信心大增。他身高一米七,在白人男子中属于中等偏下。而那些白人妓女许多人高马大,几乎和他不相上下,使他无法显示男子汉的气概。同时,他的鸟儿也小,与那些白人妓女很不配套,她们常常讥笑他,称他为little guy(小家伙)。但是,这些亚裔妓女则相反,身高大都在一米五五至一米六五之间。许多人都像中学生,还略显羞涩。他的一米七的身高比她们高出一截,使他像个big man(大男人)。这让有恋童癖的他无比兴奋。因此,他几乎每周更换一个,每次都尽兴而归。

半年前,约翰对“北方佳人”广告产生兴趣。该广告称:白皙苗条,气质高雅,长发飘飘,只约有身份的人士,这分明是对一个时尚佳人的描述。于是,他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女性英语发音准确,而且温柔动听。他一问,竟然是当事人自己接电话,这让他吃了一惊。他开始对这个女子感到好奇,于是约她在曼哈顿中城一家旅馆见面。赴约当天,他穿了一套便装西服,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上流社会的绅士。他准时赶到旅馆,在预订的房间边看电视,边等待佳人的到来。晚上六时,敲门声响起后,他起身开门,看见门口站着一位二十多岁的中国女人。

他被这个女人的长相惊呆了。只见她,身材修长,留着长发,鸭蛋脸,丹凤眼,眉毛细长,鼻子小而挺,樱桃小口性感迷人。她身穿一套黑色连衣裙,下面穿一双半高跟黑色皮鞋,露出白皙的颈部、手臂和小腿。她款款走进房间,就像是一个淑女。他愣了半晌,突然醒悟过来,连忙说:“请坐。”女人在他指定的沙发上坐下,双腿并拢,笑着看着他,一点不像一个妓女。

约翰看到她注视着自己,顿时心如捣鼓,没话找话说:“怎么样,今天的天气还好吧?”女人回答:“非常好!”为了打破尴尬,他建议到餐厅吃饭。约翰和女人并排前行,女人主动伸手揽住约翰的左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让约翰竟有太太一起赴宴的感觉。

两人边吃饭边聊天,显得很投机。和其他亚裔女人相比,这个女人不仅英语好,长得漂亮,而且具有很好的教育背景,善解人意。其他女人都是尽量地向他展示赤裸裸的性感,而这个女人显示的是知识和智慧。两人一直聊到晚上十时才结束。

回到房间,约翰示意女人先洗澡,女人点头,拿着提包进到浴室,半个小时后,她穿着一身水红色的睡衣出来,更加显得身材骄人,她肩膀平,胸大,腰细,臀部宽大,就像一个模特。约翰阅人无数,从未见过这样好身材的女子。他冲进浴室,匆忙洗个澡,就披着睡衣跑出来。看到女人已经睡下,他连忙关灯,就朝着床上扑去。黑暗中,约翰摸索着女人的身体,发现女人的睡衣已经脱掉,全身一丝不挂。约翰早已兴奋起来,连忙把女人的脸往自己这边搬。女人顺从地转过身来,吻着他说:“不要急,慢慢来。”约翰听了后,更加兴奋,就急忙往女人身上爬。等到他的下体接触到女人的下部时,感到女人的下体已经湿了。约翰进进出出,正在高潮间,一股暖流从脚部往上涌,冲到中部找到出海口,然后一泻千里。约翰满足地翻身躺在床上。

这一夜,约翰兴奋几次,这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经历。他认为,这个女人给了他第二春。第二天早上分手前,约翰拿出一个信封,里面装满两千美元。除了他们讲好的一千美元外,他多给一千美元。他把信封交给女人,女人接下,随手放进自己的手袋,和他摆摆手,就款款离去。和其他妓女不同的是,这个女人并未清点约翰给他的嫖资。约翰看着女人离去,竟有一种不舍的感觉。

约翰和“北方佳人”约会后,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此后,他不再每周换一个妓女,而是每周都约这位北方佳人。曼哈顿的旅馆多,餐馆也多,他们就每周换一个旅馆,每次吃不同样式的菜肴。他们就像一对恋人一样在这些风格迥异的旅馆和餐馆中寻找快乐。

他们交谈的话题越来越广,也越来越深。有一天,约翰问她:“甜心,我现在很有钱,但是我总是感到生活不幸福。你说我有什么问题?”“北方佳人”回答:“这是因为你只有物质追求,但没有精神追求。”约翰听了一愣,说不出话来。“北方佳人”在约翰的眼里总是那么神秘莫测。约翰觉得,此人在中国一定受过大学教育,有较好的家庭背景。

约翰总想了解“北方佳人”的背景,比如她的姓名、年龄、家庭和住处。有一次,约翰说起,许多外国人来到美国后,都起了一个美国名字。这时,“北方佳人”称,她也有一个美国名字,叫“Anna”。约翰告诉她,这个Anna在美国并不流行。“北方佳人”称,这个名字翻译成中文就叫安娜,很好听,很优美。约翰以后就叫她安娜。

约翰很想知道安娜的年龄和婚姻状况。每当约翰问起这些问题时,安娜不是沉默不语,就是转移话题。每次到浴室内洗澡,安娜总是把手袋带进浴室。外出购物,安娜也是把手袋抓在手里,不离左右。仅有一次,安娜和约翰做爱后,觉得浑身是汗,就爬起来到浴室洗澡。约翰赶快把安娜的手袋打开,但内容让约翰失望。手袋里仅有一张地铁月票、一筒口红、一件三角裤头和几个避孕套。约翰想找的是安娜的驾驶执照。约翰知道,名字可以是随便起的,但是驾驶执照上的姓名是法定姓名。驾照上还有出生年月和家庭地址。更重要的是,上面还有一个驾照号码。通过这个号码,可以查到持照人的社会安全号码。通过安全号码,就可以找到安娜在美国的一切。但是,约翰没有找到。

约翰和安娜每周六定期约会,一共持续五个月。约翰感到,他对安娜产生依赖,把每周六的约会视为每周生活的一个部分,就像是每天要吃饭喝水一样。他的生活开始恢复正常,就像妻子没有去世的时候。最后,约翰产生出要娶安娜的想法。

这一天,两人缠绵过后,约翰搂着安娜说:“甜心,我很爱你,想娶你。你同意吗?”约翰满以为她会高兴,期待着她说“同意”。但是,安娜看看约翰,叹口气说:“约翰,我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咱们以后再说吧。”说完,她背过约翰,自己睡去。约翰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肩膀,不知道她究竟想什么,好久没有睡着。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三,约翰像往常一样打安娜的手机,以告知约会地点,但听到的却是“手机关机”。稍后再打这个号码,回答是“这个号码不存在”。约翰突然意识到安娜失踪了。

此后几天,约翰连续不停地拨安娜的电话,希望这个电话复活。但是,安娜就像从人间消失一样,一点音信都没有。约翰无心吃饭睡觉,也不想工作。最后,他在纽约中文报纸上刊登广告,悬赏二十万美元寻找“北方佳人”,但是无果。后来,他决定聘请侦探公司查找此人。他上网发现纽约专门找人的私人侦探公司很多,最后选择了一个最大的侦探公司。

这家侦探公司老板亲自接待约翰。约翰没有告诉侦探,要找的人是个妓女,而是说他在公共场所遇到的一位女士,两人互生好感,交往一段时间,但是对方突然消失。约翰唯一的线索是一个电话号码。侦探公司老板耸耸肩,不置可否。由于约翰愿意支付高额费用,侦探公司老板接下这个案件,决定从电话号码查起。这家侦探公司通过这个号码,找到安娜开设手机时的住址。但当侦探赶到这个住址时,安娜早已搬离那所公寓,周围人也不知其去向,线索由此中断。侦探公司只得如实相告,无法找到安娜。约翰不信安娜会从纽约消失。他从网上找到纽约州侦探协会的网站和邮箱,给协会发出求救信。

协会会长马克收到约翰的求救信,被约翰的诚意所感动。他给约翰打回电话,建议约翰委托纽约华裔侦探黄托尼来办。约翰最初表示怀疑,认为纽约最大的侦探公司都无法找到,一个小型华人侦探事务所哪能找到?马克说服约翰,“只有华人才能找到华人”。约翰这才和托尼联系。他向托尼许诺,找到人后一定重谢。

托尼听完约翰的故事,为约翰的举动感到好笑。一个白人嫖客竟然对一个华裔妓女动了真情。他估计,这名妓女突然失踪可能有不可明言的原因。当然,他没有对客户这样明说。既然客户有这样的需求,他就要满足这样的需要。他想,约翰是一名纽约白人富商,如果能把约翰这个事情办成了,这类客户就会源源不断。他决定接下这个案件。

他向约翰表示,他愿意接下这个案件,但要求约翰提供相关的信息,如该女的照片。约翰表示,他几次要求和安娜合影,但被安娜拒绝。托尼建议他和纽约一些专业画室联系,请那些画家根据约翰的描述画出安娜的头像和全身像。几天后,约翰给托尼打电话,请托尼到约翰的公司取肖像。

托尼把安娜的画像拿回事务所,请安妮和杰克一起来看。安妮一看照片,连声说:“好!”杰克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肖像,说:“太漂亮了!”因为杰克用中文说出,安妮和托尼向杰克伸出大拇指。随后,托尼叹了一口气,说:“可惜了。她是个妓女。”

安妮和杰克听后都吃了一惊。安妮指着托尼说:“你不是开玩笑吧?”见托尼点点头,安妮不再说话。杰克耸耸肩,说:“这太不可思议了!如果真是妓女,一定是受过什么精神伤害,不然怎么会去做妓女?”托尼接着说:“这很有可能。”

接着,托尼把约翰告诉他的故事简略地说了一遍。安妮说:“这个妓女一定有些来历。她的英语口音地道,说明她定在美国读过书,可能具有高学历。从身高和身材上说,此女可能是中国北方人。”杰克不解地问:“你怎么能从身高上得出她是北方人的结论呢?”安妮向他解释说:“中国北方人和美国北方人不是一个概念。中国人的地域差异明显。一般来说,北方人皮肤白,个子高。南方人皮肤黑,个子矮。”杰克点点头,然后就说:“因为你是南方人,所以个子矮。”安妮笑说:“你讲得对!”杰克又说:“那你的皮肤为什么这么白呢?”安妮回答:“我在纽约出生长大。纽约夏天这么短,我怎么会晒黑?”杰克点点头。

托尼面向杰克说:“杰克,你看这个案件如何着手?”杰克想了想,说:“前一家美国侦探公司没有找到,是因为他们对华人社区不了解。而且,他们派出白人侦探就是一个问题。华人不大可能对外人透露消息。”托尼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和安妮两人来调查,你就不必参与了。”杰克也笑了,说:“我想去看看这位美女,但是怕耽误事。我手头那件寻找杀人现场目击者的案件还未完成,我继续忙那个案件。”

托尼说:“这样也好,我先去探探路,等遇到什么困难再请我们的美女出马。”说完,托尼向安妮挤了下眼。安妮走过来,在托尼肩头捅了一拳,笑了一下,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杰克收拾桌子上的资料,把它们装进一个提包,然后出门去了。

托尼现有的资料是一个电话号码和两张人物肖像。托尼把这些资料摊开,注视着图像发呆。他在心里暗叹,安娜的确是个美女,怪不得那么多的白人患上恋黄症。按理说,约翰的情况不错,有钱,有身份,又是白人,是许多华人妇女寻找的结婚对象。为何安娜要离开呢?

托尼决定还是从电话号码着手。安娜电话号码的区号是七一八。在没有手机号码以前,纽约市有两个区号,一个是二一二,另一个是七一八。前者是纽约市曼哈顿区的号码,后者是纽约市其他四个区的号码。后来,曼哈顿又增加一个区号为六四六。手机流行后,纽约市手机的区号分别为九一七、三四七、七一八和二一二。因此,从安娜的电话号码区号上看,七一八既可能是住家号码,也可能是手机号码。

托尼用这个号码给安娜打电话,但电话无人接听。他从电话公司查询,但是没有查到这个号码,因此分析这是一个手机号码。电话持有人的姓名是莉莉吴,住在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罗斯福大道靠近派森路的一栋公寓的三楼。法拉盛被称为纽约市第二唐人街,华人居民众多。托尼决定亲自实地查访。他估计,以莉莉这样的背景,只有白领才能和她相配。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白领,穿着西服,打着领带,冒充莉莉的前男朋友。当天晚上,他来到莉莉原来的住处,按下门铃,然后站在门口等候。

一名三四十岁的华人男子前来开门。托尼说:“我要找莉莉。她过去住在这里。”该男子说:“对不起。我搬进来没有多久,不认识以前的房客。”托尼告诉他:“我是莉莉的男朋友,有急事要联系莉莉。如果有消息,请转告我。”说罢,他把自己的名片交给该男子。

托尼印有几种名片,根据不同的对象发放不同种类的名片。如果是委托人,他会把自己公司的名片拿出来。上面有公司的名称和电话,但是没有地址。如果是给信息提供者,他就把一个带有信箱的名片拿出来。他在曼哈顿一家邮局租下一个信箱,专门接收这类信件。他递给这名华人的名片就是这类名片,上面的公司是一家虚拟的公司,职务是总经理。他还有一种私人名片,上面印的是自己家中的地址和电话,只给亲戚和朋友。

托尼又敲开左边邻居的门,一位四十多岁的亚裔妇女应门。她上下打量一下托尼,用不熟练的英语问什么事。托尼自我介绍,说自己是莉莉的男朋友,并把画像拿给她看。她认出照片上的人,点点头,却无法用英语表达出来。托尼估计她会说中文,就用中文和她重说一遍。这名妇女改用中文说:“她叫莉莉,曾经在这里住过。”托尼问:“她是一个人住还是几个人合住?”这名妇女想了一下,说:“她是一个人住。”托尼觉得她的中文不太熟练,问道:“你是中国人吗?”这名妇女答:“我是中国人,但我是朝鲜族。”托尼这才想起报纸上有关朝鲜族的报道。报道称,大约两万名朝鲜族人住在法拉盛,其中大部分为非法移民。朝鲜族人已经把法拉盛称为他们的第二故乡。

一周后,托尼接到新房客的电话,告知他收到一封外州寄给莉莉吴的来信。托尼立刻赶到法拉盛取信。他拿到信打开一看,发现发信者是追债公司。追债公司在信上限令吴莉莉在三十天内交一百美元,否则会将继续寄信,并将此债务转到三大信用评分机构。

托尼知道,这是房屋管理公司下的圈套。有的房屋公司要求租客支付房客走后的房屋清扫费。但是一般租客搬走后,不会理会过去房屋公司的讨债信。房屋公司自有办法对付这类人。如果租客不理,它们就把债务转给讨债公司,讨债公司设法找到租客,要回欠债。如果租客不还,讨债公司就会不停地写信和打电话。如果租客再置之不理,讨债公司就将债务报告给三大信用评级公司。信用评级公司就会将此债务记在当事人的名下,使债务人的信用评分降低。信用分数降低后,当事人将来在美国生活,就会面临许多困难。例如,当事人需要贷款买房,银行就根据信用分数确定利率,分数低者贷款利率就会提高,当事人就会比常人支付更多的钱才能买房。因此,许多当事人为了避免今后的麻烦,只能乖乖交钱。由此看来,吴莉莉搬走后,没有给房屋管理公司留下新地址。讨债公司就按照原住址发信。托尼断定,“北方佳人”应该是吴莉莉。

 

 
上篇:仿冒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79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