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四章:被困在网中
第四章:被困在网中 文 / 湖淡 更新时间:2011-2-24
 
我们就像迷失的羔羊,找不到方向。
 
“林少爷!你开慢一点儿!小心啊!”
酒吧的老板和客人都跟了出来,老板是怎么都拉不住一去不回头的林亚斯,今晚好处是捞到了不少,可他就这么走了,难免还是舍不得。
刚刚睡到一半,突然手机响了,他听到里面周小豆微弱的呼喊声。
“林亚斯,救我……救我。”
什么都想起来了,他怎么头脑发热让水寒去教训小豆了。什么都不管了,他希望自己是超人,能飞到周小豆身边,他踩足了油门,把ferrari当McLaren开。
风,吹乱了他的发型。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害怕什么?
怕失去她。
“小豆!” 
 
他踢开了门,疯子一样在屋子里乱翻,但是什么都没有找到,突然脚上一热,他踢开了一床被子,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旁边有一个水晶烟缸,上面都是血。
不光是他一个,地上,还躺着好几个不知死活的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林亚斯拨通了电话。
“喂,我是二少爷,找十几个人过来一下,秦玄家的度假酒店。”他吩咐了长久没有理睬过的保镖们,让他们把现场处理好,因为现在情况很乱,连周小豆都不知所终。
用了不到三分钟时间,待命的保镖们就到了现场,分散开,有秩序地执行任务。他奔走在旅馆的每个角落,寻找周小豆的影子,他拨通了周小豆的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小豆!”
一楼大厅,没有。
“小豆!你在哪里!听到就回一下声!”
二楼餐厅,没有。
“小豆!你别吓我啦!你快出来!”
三楼……继续没有。
“周小豆!你个挨千刀的!再不出来我就……周小豆!”
四楼,没有。
“周小豆,求求你别玩了,出来……出来吧。”
五楼,没有。
“小豆……小豆……你听到没有?!” 
六楼,七楼,八楼,都没有,他快绝望了,什么样的猜测都涌现在他的脑子里,周小豆的笑脸,变成了血肉模糊的形象。
“小豆……对不起……”
沙沙……
什么声音?
沙沙……沙沙……
林亚斯摸出自己一直没有挂掉的手机,通话对象显示着“周小豆”。他激动地接起电话,可是对方却没有声音。
“小豆?你在哪里?说话啊。”
他很急,这回,他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心急如焚了。
“雪……好多……雪……”
“周小豆,你是不是傻了?我问你在哪里啊!喂?喂?!”
 
电话断了,可能是周小豆的手机没电了,林亚斯恨不得现在一个脑袋变两个大,他多希望自己是柯南,大呼小叫着“真相只有一个”然后秒杀答案。可他不是啊,他只是林浩然的儿子,那个除了市场经济学之外其他一事无成的老爸怎么可能生出一个柯南儿子呢?
应该怎么办?叫人来把整栋大楼地毯式的搜索一次吗?但是,没有那时间,现在他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寻找……
“小豆,别怕,你不会死的。”不自觉的,林亚斯想起了抱着她的那一晚,她柔弱得就像一个时刻需要保护的孩子一般。
“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那是水寒戏谑的声音。
怎么……可能吧……
他已经发现自己无法反驳了。
现在他只能期望自己快些找到周小豆,只要她没事,就算再躺个几十次医务室也没什么关系……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在没有想到办法之前,林亚斯疯跑着,踹开一间间房子的门,但是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
“究竟……在哪里!”林亚斯大口地喘息着。
他几乎已经快精疲力竭了,但是他仍旧固执地支撑着身体,奋力地跑着。
“没有……
“没有……
“这里也有没有!”
可恶!究竟跑到哪里去了!真的被人抓走了吗?
他突然有种悲凉的感觉,会不会就这么永远见不到小豆了,再也不会被她打进医务室了,再见不会有人喂他吃水果了,会不会她就这么……
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绝对不!
林亚斯不再想下去,他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寻找上,但是体力终究是会有极限的。
哐啷,他一个踉跄摔倒在楼梯上,脸被埋进了雪里。
“好冷……”他下意识地叫道。
等一下……雪……这是一个封闭的大厦。
能接触到雪的,只有楼顶。
“小豆别怕,林柯南来救你了!”
顺着逃生梯爬到楼顶,他看到皑皑的白雪,还有……
 
周小豆躺在冰冷的雪上面,好像已经没有了人的温度,浑身都是伤痕,只穿一件薄薄的单衣,地上血迹斑斑不堪入目。
“小豆!”
林亚斯脱下大衣帮她裹上,拼命为她搓手,哈着热气。渐渐地,她的意识回来了,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林亚斯,快要哭出来一样。
“亚斯……”
她的声音很小,就像在电话里听到的一样。
“别说话了,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
 
林亚斯抱着她,开车到了林氏旗下的一家宾馆,这样就可以不用登记直接入住了。他不想让小豆回那个血淋淋的房间,地上那些横七竖八的人,连他自己想起来都会后怕。一打开房门,林亚斯就把她抱进浴缸,放了一大盆的水。
“别动!”林亚斯抓住她的脚踝,企图帮她清洗伤口。
“别!我自己来!”小豆抵抗着,但是由于药物的力量让她无法用力,她最后一点儿力气已经用在逃出来上面了,现在的她风吹都会倒。
“你都这样了,还逞什么强,我帮你……”林亚斯坚持帮她清理,她已经因为疲倦一头扎进水里。
“喂喂!”他怎么叫也无济于事,只能看着小豆傻傻的睡脸,“周小豆,我再也不和你吵架了,我错了,对不起。”
 
林亚斯像个偷吃糖果被捉的孩子,认真地道歉,但是这句“对不起”已经来得太迟了。周小豆已经陷入熟睡,他看到浴缸里都是血渍,她是个女孩子,他们怎么能打她?他心疼地把周小豆抱起来,止血。
这一晚,到底折腾了些什么……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千古罪人。周小豆熟睡的脸,特平静,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着不同往常的表情。他不由自主地吻了那个人的眉心,在旁边的床上睡下了。
今晚的一切,就当做是一场梦好了。而事实上那晚,他确实做梦了,又是那个和周小豆长很像的女孩子。她站在冰雪中,温暖地笑着,像个公主。她的脚下,开满了水晶的莲花,身后是烟雾缭绕的城池,挂满冰晶。
女孩子的声音很缥缈,回荡在幽暗的空间里,听得林亚斯莫名其妙,想问的时候女孩子已经不见了,只有一道光残留在漆黑的天空,莲花、城池、冰晶都不见了。
林亚斯从床上爬起来,对于那个奇怪的梦他并不想发表任何观点,不就是一个梦吗?作为男人他要顾大局,小事情就忽略吧。他为周小豆盖好被子,一看时间,早晨七点整,给那些留守的保镖们打了电话。
外面的天空是青色的,气压很低,就像这件事情一样,变得越来越奇怪。
 
“二少爷,那些人都没事了,等您吩咐。”
“好。”
林亚斯看了看熟睡的周小豆,觉得胸闷,回想昨天的事情,满地的血腥让他还心有余悸。她是出于自卫把那些人打伤的吗?如果是周小豆,那么下手还算是轻的了,但是,水寒又去了哪里?跑了吗?
“好疼!”
周小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林亚斯冲到她身边坐下来,抓住她的手问:“怎么样?”可是周小豆只是皱着眉头,不说话。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掀开了洁白的被子,想抱她去看医生,但是她推开了林亚斯,觉得很不自然。
“你又闹什么别扭。”说完这句话,林亚斯知道自己错了,他对她的态度永远那么傲慢,可是他是林亚斯,要怎么样才能不傲慢。
“你别怕。”
他赶紧拨通私人医生的电话,然后帮她擦汗、换衣服。
医生来了,他一直拉着周小豆的手,告诉她没事的。
“这位小姐有非常厉害的贫血。”医生说,“似乎还在一直献血,这样对身体很不好啊!”
“你献血?”
小豆不答。
“调养几个礼拜就好了,不过,不能再继续献血啦。”医生说完走了。
林亚斯和周小豆互相看着,似乎有些事情就要浮出水面,周小豆低下头。
 
“林亚斯你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秦玄突然出现在门口,气喘吁吁的,没了风度,现在在他眼前的,是奄奄一息的周小豆和一脸痞子样的林亚斯。
“小豆,你没事吧?林亚斯,解释!”眼看秦玄就要扑过来,林亚斯想,他该和他对干吗?思考了一下,不好,这人也是剑道部的。
“学长,住手!”
周小豆一句“学长”,秦玄马上就流露出他的铁汉柔情,飞扑到周小豆身上,声泪俱下。
“小豆,你哪里受伤了?怎么这么多血?”秦玄一脸紧张地问。
“难产,大出血,五千毫升。”林亚斯插嘴,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禽兽闭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你才禽兽!你好意思说我?是谁带她去献血了,你不知道她贫血吗?”林亚斯终于也爆发了。
“对不起啊,小豆,昨天芊芊病情好一点儿了,你可以暂时不用辛苦了。我出去了一趟,谁知道就出了这事。”
芊芊?!小豆的姐姐,真正的黑桃皇后?!难道小豆一直都在给黑桃皇后输血?林亚斯的大脑飞快地思考着。那如果是这样,这就代表端木芊芊就在附近吗,还是说就在这所学校里?
林亚斯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渐渐接近整个事件的终结了,他马上就可以解放了。想到这里原本有些兴奋的心情,却开始变得低沉。
 
“林亚斯,我没事的,你回去练舞吧。”
周小豆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像蚊子似的。听得林亚斯想笑,周小豆啊,周小豆,你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居然还要他林亚斯去跳舞。
“跳什么跳,不跳了,我跑去当舞男,秦玄家岂不是没饭吃了。”林亚斯说完,找了沙发坐下来,冷冷地看着秦玄拉着周小豆的手迟迟不肯放开,好像周小豆欠了他很多钱一样。
“学长,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周小豆问。
“没什么,小豆你快休息吧,没事的。”他摸着周小豆的头,让她快点儿睡。林亚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看到这样的画面就自动移开了视线,他想,他只是感到相当的别扭。
真别扭,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呢?恋人?还是普通的学长学妹?……这世界上哪来普通的学长学妹啊,林亚斯你真像个蠢货。
林亚斯挥挥手,试图挥散脑中的图像。
他又偷瞄了一眼秦玄,这个世界,女人说有事,那肯定是没事。相对的,男人说没事,那肯定是有事。
只是他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劲爆。
 
“水寒失踪了。”
秦玄低下头,刺骨的寒风吹得林亚斯瑟瑟发抖,一种阴郁的气氛把周围包裹起来。十分钟之前周小豆睡着了,秦玄把林亚斯拉到阳台,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早上林家的人来找我,说我家酒店顶楼发出了求救信号,我就一早赶回来了。一到酒店就听说昨晚有个人半夜三更在喊小豆的名字,我吓坏了,还以为出事了。”
“顶楼?”林亚斯条件反射地反问道。
昨晚在楼顶只看到了周小豆一个人,他没有往林家发送求救信号,那会是谁发送的?现在看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水寒,但是,这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你们也真是,我一早去你们的房间,只看见一堆保镖坐在那儿,真以为出事情了,你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幸好那帮小子动作够利索,否则秦玄看到的就是更血腥的一幕了。林亚斯看了秦玄一眼,这人好像要打算打破沙锅问到底啊。
“我查了来访纪录,昨晚你们房间有几个访客,出什么事了?”
看来他知道得还不少,不过,不能让秦玄知道是他把钥匙交给水寒的,更不能让他知道周小豆人在天台出现过,他本能这么想,却没考虑到后果。
“我昨晚在外面……把钥匙丢了。”
听到这里,秦玄露出了杀人的表情。
“你没搞错吧?你的意思是,你的钥匙被人拿走了,然后那帮子人去找小豆?!”越说越气,秦玄拉起林亚斯的衣领,往死里摇,“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承认错误,你摇死我也没办法啊!”
“你知道个屁!”
“我警告你,说话有素质一点儿,我忍你很久了。”林亚斯拉拉衣领,差点儿忘记了自己还有一票强有力的保镖。
果然威胁是有用的,秦玄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放松,倒在了顶楼的墙上。
“你也是为了芊芊吧。”
 
林亚斯感觉自己的下巴掉到了地上,脑子一片空白。秦玄说起芊芊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纠结了一下,林亚斯隐隐觉得事情好像并不是打架那么简单,曾经应该有一些残忍的事情发生在了周小豆的身上。
“芊芊一旦病危,只有靠小豆的血才能维持她的生命,所以她从小就被当做男孩子一样锻炼。”
“你们把她当做后备血库,她到底是不是端木家的小孩啊?待遇也差太远了。”林亚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两手已经握拳,青筋暴起。
秦玄叹了一口气,回想起过去的那些,让他双眼充血。
“你们真狠。”林亚斯已经不能冷静。
“换成你呢?你会选黑桃皇后还是小豆?”
“关我什么事。”
“别装啦,我听说昨晚有人在整栋楼大呼小叫,还差点儿哭了。”
“你才哭了!谁给我造的谣!”
“别装了,你喜欢小豆吧。”
秦玄不屑地看着林亚斯,看得林亚斯恨不得立刻消失,刚才的愤怒也消散殆尽,他有种被人当场捉奸的感觉。
怎么这年头谁都说他喜欢周小豆,他林亚斯什么身份,堂堂林氏集团二少,林浩然的宝贝儿子,英雄出少年,仪表堂堂又风流倜傥,他怎么会喜欢周小豆?!
小豆,听名字就俗。
小豆,不美丽却暴力。
小豆……
“可惜……从一开始,”秦玄显得有点落寞,“她的爱情就被过滤掉了。”
“什么意思?”这话听起来很微妙,林亚斯彻底迷糊了。
“就是她不会喜欢你。”
“我才不会喜欢她!还有你,也不准喜欢端木芊芊,因为她会是我大嫂。”这句话还是比较有杀伤力的,秦玄呆了一下,然后他一笑了之,消失在了楼道。
林亚斯对那句话很介意,什么叫她不会喜欢他,他林亚斯一表人才,潇洒多金,如果他是周小豆早就爱上自己了……好了好了,他照照镜子,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那帮图谋不轨的男人落在了他的手上,怎么对付他们,确实是一个问题。林亚斯摘下了墨镜,用他那张可以令潘安跳楼的脸,瞧了一遍眼前伤痕累累的男人们。他们被十几个黑衣人绑着,明明应该害怕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位传说中幕后黑手二少爷,反而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少爷,他们已经受伤了,老爷知道的话……”
其中一个肌肉男走出来,露出难看的脸色。
“好!不想再受伤的话,就把事实说出来。”
林亚斯挥舞着铁棍,貌似小流氓。
“二少爷,我们已经说了三百遍了啊……”
“我——要——听——事——实!”林亚斯说得很慢,一个字比一个慢,这是他不知从什么地方学来的,据说可以从心灵上给对方施加压力。
不过,似乎是失败了。
 
第三百零一遍,他们每一个人的口供都是一样,说是听从水寒的吩咐,把周小豆抓走,但是他们抓住了她就全部莫名其妙地晕了过去,醒来就发觉被一群人绑了起来。至于水寒的理由,他们表示都只是拿钱做事,什么都不知道。
周小豆的说法是,那晚有一群男人进来,给她扎了针,接下来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连她怎么会在楼顶,为什么会在那里都不记得了。
水寒为什么要抓走周小豆?又为什么会在楼顶?是谁保护了小豆吗?
 
一切都变成了一个诡异的谜团,这时候电话响起,是林沧海打来的。
“亚斯,你找到端木家的人了?”
“是的……”
“谢谢你,亚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林沧海有点着急,林客现在已经完成了九十九项测试,而且长辈缺乏耐心,对游戏规则进行了修改,说必须在明年圣诞节之前完成婚礼。
还没说完,对方传来嘟嘟的清脆声音,是有人干扰他和林沧海的交流,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们可爱的四弟的杰作。
这算是什么长辈啊,想抱孙子就直说啊,搞得人心惶惶的。
于是他们不再去上舞蹈班了,其一是因为寒假快结束了,其二则是怕引起什么风波。水寒的失踪在家族中还是选择了保密,在秦玄的压力下,整件事情的舆论都是低空飞过,很快成为了过去。
有多低?低到周小豆都不知道有个叫水寒的人。
 
知道开学意味着什么知道吗?
作业,考试。当然还有那可恶的校园艳星大比拼。
司徒漠因为出色的外表被聘为此次校园歌手大赛的形象指导老师,他在讲台上口沫横飞,让人不禁佩服他的瞎掰能力。居然还有大片群众热爱他的演说,立刻成为他的Fans。他从容地笑着,给无数同学留下了完美的印象。
而私底下,他拉着周小豆和林亚斯两个到了隔壁的化妆室,认真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眼睛。
“千万记得别把自己当人看。”
“啊?”
“你,还有你,你们就大量地散布费洛蒙,凭你们的美色加老师我的调教,那些评委,还不是手到擒来。”
“老师,我们这是选校园歌手,不是公关技能大赛!”林亚斯无奈地说,但是司徒漠完全不理会他,开始了战略部署。
“我分析过了,这所学校是由百分之十单身、百分之三十你们的Fans、百分之六十见一个爱一个的同学构成的。最容易攻陷的是那百分之三十,你们两个在他们心目中已经有了很高的声誉,只要不出意外他们一定会把票给你们。剩下百分之六十,你们只要发挥魅力就可以了。”
 
虽然做好了完美的准备,但是很不幸,司徒漠的爱将林亚斯居然在刚上台的时候就摔了一跤,还是完全没有风度的那种。回想当时,司徒漠死的心都有,在几个辅导员面前,他可是丢尽了面子。
“林亚斯,我看你就是败絮其中!”司徒漠说完,头都不回地走了,林亚斯站在原地,什么表情都没有,好像这都是他计划中的事情一样。
“摔跤都这么帅,怪不得小豆这么喜欢你。”
声音很陌生,又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林亚斯突然觉得很有压迫感,什么东西正在挤压着他的胸腔,所有记忆都变成了鲜明的光,血淋淋地腐蚀着他活蹦乱跳的心脏。
转过身,一个长发少女正向他微笑,那是一种很甜,很甜的笑。
“你是谁?”林亚斯问道。
少女摇了摇头拒绝回答。
“奇怪的人……”林亚斯自言自语地说道,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林亚斯突然叫道,“端木芊芊!你是端木芊芊对不对?”
但是少女没有回答,仍旧似是而非地笑着。
 
那晚一年九班闹翻了天,因为陈多多、林亚斯和周小豆都进了复赛。连林亚斯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因为长得实在让人不能抗拒,表演又烂到非人的程度,所以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话题人物。
“来来来,你们把自己的要求写下来,谁拿第一,我就打开谁的字条,决不食言!”
司徒漠有点醉了,兴高采烈地拿笔让他们写,周小豆和林亚斯也不好推辞,写好了折起来塞到司徒漠的口袋里。
“好好好!现在我们谁都不偷看!哈哈,继续喝!”
司徒漠拍拍口袋,又提起一瓶酒。
“好棒啊,今天小豆的分数是全场最高的,来亲一个!”
楼雨说着就要去亲小豆,小豆醉醺醺的,也主动对上了嘴。
“给我停!”
林亚斯突然将他们拦了下来,心情不爽,直接把周小豆拉到了外面。里面的同学们又开始了幸福的讨论,一个寒假没的八卦,这回可得好好补补。
楼雨确实一脸挫败,原本因为就可以亲上自己的女神了。
 
就在同学们沉迷于八卦的时候,林亚斯已经把周小豆拖到了校园最死角。不知不觉间,居然来到了最有名的校园圣地——亲热天堂。
“这个,好多情侣啊,那个,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啊!”周小豆有点尴尬,
突然,林亚斯热情地封上了她的嘴,他的舌头像灵活的泥鳅一样在她口腔内挑逗每一寸神经。
其实,周小豆按着他的肩膀,只要一动,他的肩胛骨很容易壮烈牺牲,其实,周小豆就打算那么按下去了,其实,她还是就这么让他白白吻了五分钟。
“亚斯,不要。”
“不要什么?我说要就要!”
“亚斯你怎么了?你怎么耍流氓,不要,不要!”她反抗着,不可思议地看着林亚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酒后乱性?
“啊!小豆……对不起,我做了什么啊!”
“你走开!”
周小豆把林亚斯往边上一踢,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刚刚吓死她了,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呢,谁知道雷声大雨点小,只是在自己身上乱蹭了一把,撒娇而已。
“喂,问你件事。”
“你说。”
“你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周小豆没有说话,站起来拍拍屁股,打算走人。可是林亚斯不想这么放人,他拽过周小豆纤细的手腕,一定要她回答。
“林亚斯,你干吗突然对我的私人问题感兴趣,这样很怪。”
“不怪,你必须回答。”他才不相信秦玄的话,一定要亲自求证。
他却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周小豆甩开他的手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于是周小豆不出意外地跑了。
其实,周同学,你想甩开林亚斯的手比吃饭还容易,为什么还要这么用力呢?林亚斯痛苦地坐在草地上,握住自己刚刚被甩到了水管上、几乎折断的手臂。那晚医务室里因为林亚斯的归来,又一次热闹起来。
 
校园歌手比赛继续如火如荼,复赛非常残酷,但周小豆还是以第一的成绩,进入了决赛,同时多多的表现也不错,成为了唯一没有身材优势的决赛参赛者,而林亚斯,说来可笑,这次他唱得五音不全,居然因为一条断臂而得到了大量的同情分。
人算,总是不如天算。
知道这个消息的林亚斯郁闷得快死去,他真的不想做什么校园歌手,丢人。这时候秦玄出现在他面前。
“给,你要的带子。”秦玄喝着咖啡,把一卷黑色录像带放到林亚斯的手上。
林亚斯很认真地扭动着操控的旋钮,画面一张一张过去,他好像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
秦玄今天休息打算去找小豆,谁知道林亚斯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还一脸正经地要看出事那晚的电梯监控录像。
突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按住了暂停键。
“你看!”
林亚斯抢过了咖啡,把秦玄的头按到屏幕前。
“看到啦,水寒啊,后面的带子就全部坏了。”
秦玄觉得乏味,在旁边找了张凳子开始看报纸。
 
过了很久,那几张画面动了又停,停了又动,最后,林亚斯微妙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非常诡异。
“秦玄,我和你坦白件事。”还没等秦玄说好,林亚斯就自顾自地往下讲,“其实那晚,是我把钥匙给的水寒。”
“你说什么?”
秦玄失控地跑到他前面,拳头已经停在半空。
“你等我讲完。”林亚斯甩开他的手,表情之严肃,让秦玄不能反抗,林亚斯把录像调到另一个画面,继续说,“那晚小豆说有一群人企图绑架她,但你看这些人,我到的时候,这些人就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后来我问小豆,具体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那晚,你知道我在哪里发现她的吗?”
“哪里?”
“楼顶!”
“你是说……小豆知道水寒的下落?!”秦玄也和他想到了一块儿。
“但是,有很多事情我想不通。”林亚斯玩着遥控器,自己也开始心神不宁,“那群人说,他们只是按照水寒的吩咐进去那间屋子,然后就被人莫名其妙打昏了。”
“你IQ负的啊?这些屁话都信!”
“但是水寒为什么要和他们分开走,一起行动不方便吗?就算是为了避嫌,他为什么要把小豆带到楼顶?还有,我的人在整理那屋子的时候,很明确地告诉我,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水寒要对付小豆,是太容易的事情。”
就是有另一群人带走了水寒,而小豆很有可能与此有关。
 
林亚斯沉默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这么多,可是这些疑点是他不得不去注意的,他也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像一条狗,到处探查别人的蛛丝马迹。应该怀疑吗?周小豆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人,应该相信吗?他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周小豆。
秦玄生气地离开了,留下林亚斯一个人,默默地看着那卷带子。冥冥中,他知道这所有事情都脱不了关联的人就是她——端木芊芊,林亚斯不想再坐以待毙。
端木芊芊!一定要找到她!之前那一面,林亚斯知道,那就是端木芊芊。
“少爷,有人找你?”一直守在门外的保镖走了进来。
“谁?”对于突然来找他的人,林亚斯表现得相当紧张。
他有种预感……
然后应验了。
“端木大小姐想要见你。”一个穿着管家衣服的老者走了进来。
 
洁白的病房,重重隔离开来,一扇门接着一扇门,就算是细菌感染也不需要这么隆重吧。林亚斯在仪器中间迷失了自己。等他察觉,端木芊芊已经坐在冗长的餐桌前,对着他微笑了。
“你得了什么病?”林亚斯在端木芊芊旁边坐了下来,但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端木芊芊没有回答他。
“你不是应该还有别的问题想问我?”她问,“或者,你想直接把我带去林沧海那里吗?”
“不是。”林亚斯表现得相当平静,“反正你不想走也没人带得走你。”
“你很有趣,不过我想先说明,你可不能带走索雅。”她为难地歪着头,像个五岁的小孩。林亚斯知道这个女孩的意思,她得了娇贵的病,离开了小豆,端木芊芊自然活不下去。端木芊芊没有延续这个话题,她看着林亚斯生闷气的样子觉得很开心。
“水寒的事情,是不是你的杰作?”他几乎已经确定了答案,此刻他要得到的就是一句YES而已。
端木芊芊笑了笑:“你说那个想要抓索雅去黑市上贩卖的蠢货吗?”
“你什么意思?”这个回答让林亚斯有些不明所以,突然觉得事情变得有些奇怪了。
这个时候,桌子的另一头,一个陌生的白衣少年朝着端木芊芊招了招手,他们互相微笑了一下,然后她走了,回去她的病房。
“黑桃皇后!”他用力地拍了下桌子,大声吼道,“周小豆到底是什么人?”
端木芊芊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许久,她终于缓缓地道出了一句。
“索雅可不是普通人哦。”
这一切就好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所有人都困在里面。
 
 
上篇:第三章:为了谁?为了什么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26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