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 七年不痒
七年不痒 文 / 段东涛 更新时间:2011-3-19 14:33:49
 
爱情——爱情弱小者 狭义地讲,出生在20世纪80年代的小孩,最纯净的爱情经历,恐怕要被定格在高中以前,当舆论与社会现实把物质定义为成功者的唯一标杆时,大学里本该是纯洁爱情开花的场地,却也没有我们怀旧年代那样显得神圣而美好了。虽然这样说有些狭隘,可是,在80后们所处的时代背景下,却无法掩盖这一层伤痛。 这个痛,起初是阵痛,而后演变成鞭打不动的麻木。其实,这是精神几近崩溃时所导致的爱情系统的全面崩盘。这并非危言耸听。在我们走出校园后,忽然自己变得小心翼翼也忽然开始脆弱。疲于奔命挣钱吃饭,为了自己不至于沦落到“裸婚”、“蜗婚”的悲惨境地,只能奔波于劳碌的职场。那个相互吸引的感觉,也被打击得退避三舍之外。这是80后为了求得生存或者更好的生活而不得不付出的爱情代价。 “没钱就没有爱情”,这是流传于民间的一句话。在自尊心及自我价值严重受损后,演变成内心的血泪,从而放弃本该在青春年华享有的美好,继续奋战在赚钱的行列中。我们没钱却赶上了什么都要钱的时代。一不留神,我们成了金钱势力下的爱情弱小者。 在上海的一项80后婚恋观的调查中,54.9%的人表示“既要相爱,又要对方各方面条件好”。也有34.1%的人没有被金钱俘虏,理想化地表示“只要相爱,其他条件可以不考虑”。即使这34.1%的人成了爱情金钱博弈时内心强大的获胜者,也一样逃不了为改变“一无所有”而大奔特奔的“奔命”生活命运。调查中,80%的男人赞成“裸婚”,因为结婚对他们来说不过是确定能力和魅力的方式,只要女人愿嫁,目标就已达成。70%的女人反对“裸婚”,因为即使她们不需要100平方米以上的婚房、保时捷婚车队、取景欧洲的婚纱照、宴开200席,也必须得有一套哪怕足够小,但起码属于自己的婚房。 在“吃得更好”和“白头偕老”的问题上,已无法再生出一个一是一二是二的精准标准,于是,我们的爱情在掺杂了“现实意义”的水分后,变得脆弱了。我们开始不敢轻易去爱,从而“努力”到30岁,顺脚迈进剩男剩女的泱泱大军中。 有“爱情弱小者”,那势必就有“爱情强大者”。强大的一方,玩“闪婚”,挺“裸婚”,撑起“七年不痒”。 七年不痒 2008年3月,杨纳从重庆来到北京,先于她几个月到北京的是她在四川美术学院读本科时的男朋友穆磊。到北京工作,是杨纳跟穆磊在重庆时就说好的。来北京并不轻松,因为她前一年刚考上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的研究生,这就意味着从此她将过上北京、重庆两边跑的生活。但杨纳并不十分在意这些,在北京除了能更好地发展自己的事业,还有男朋友穆磊在呀。 2002年9月,20岁的杨纳考入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身高175厘米,为人处世都一副大大咧咧的男孩子样儿,但她其实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T台模特。在秀场上展现女性魅力的时候,其实杨纳特别有女人味。除此外,她还是油画系团支部的副书记,她和穆磊的缘分也是从她的这个身份开始的。 晚她一年入校的穆磊也在油画系,由于一进校穆磊就是入党积极分子,于是在系里组织的“积极分子”会议上,两个人不期而遇。虽然眼前的杨纳是一副大大咧咧的男孩子派头,但一次“领导”讲话,顿时让穆磊心里一亮,觉得这个高个子的女孩子观点尖锐、讲话头头是道。这些潜在的心理活动,杨纳并未发觉。 美院里有组织篮球比赛的传统,有男队也有女队。在杨纳入校前,油画系的女队几乎不占任何优势。由于杨纳175厘米的高度优势,油画系的学生干部们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在一次会议上提议以杨纳为主力,重新组建女队。组建女队,得有人指导训练才行,由于人高马大的穆磊高中时候就是校队的主力,教练员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他肩上。于是杨纳等女队员每天下课后在穆教练的指导下到学校操场上练投篮、抢断了。一次打完球,大家觉得打得“辛苦”,就到学校外面的火锅店吃火锅。这时穆磊特意换了个位子,挨着杨纳坐。“你今天打得不好,有待加强训练啊。”穆磊对杨纳说。杨纳根本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回说:“那就练呗。”后来又集体训练了几次,杨纳不喜欢集训时被撞来撞去,没多久就退出了女队。眼看杨纳退出女队,没了在一起的理由,穆磊又想出一个理由,一天刚下课,他逮着杨纳说:“你不是体育课也得考篮球吗?我单独陪你训练,包你考试考满分。”于是连续两个星期,只要不下雨,每天晚上他就陪着杨纳练篮球。 其实对穆磊的热心和直接表白,杨纳早就心动了。 为了多跟杨纳在一起,穆磊常跑到杨纳的班上去听课。有一次上政治课,感觉索然无味的穆磊睡着了,在将醒之际,还无所顾忌地伸懒腰,紧接着又打了个哈欠,这一连串的动作迅速秒杀了班上的回头率。周围的同学还纷纷拿杨纳开玩笑,笑说杨纳的追求者都这么有勇气。没多久,杨纳跟班上的同学一起去泸沽湖写生,两个星期,没办法再来串课看杨纳的穆磊就每天一个短信“慰问”。写生结束回校的那天,在重庆火车站,杨纳想不到迎接她的除了穆磊还有他手里的一捧让她心动的百合花。 大二暑假,是杨纳跟穆磊认识后的第一个暑假,穆磊邀请她到老家江苏连云港去玩。从没去过海边的杨纳心想可以借此机会去海边玩玩,之前她也听室友讲过去自己男朋友老家玩的经历,于是就带着美好憧憬答应了。其实在杨纳心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已经从内心认定穆磊是自己的男朋友了,她并不希望两年后随着大学生活的结束而结束与穆磊在一起的日子,多在一起一分钟也是好的。平时就喜欢搞些小花样给杨纳惊喜的穆磊,这次为了迎接杨纳,更是在房子里铺满了玫瑰花瓣。一进门,杨纳就被这满屋的玫瑰花瓣和玫瑰花香感动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想不到,这个比她小两岁的男生为了自己这么花心思,顿时她觉得幸福的时刻就是跟这个用满屋玫瑰花瓣来迎接自己的男生在一起的每一分钟。 可是,杨纳仍旧没有答应做穆磊的女朋友。 杨纳是个不希望任何人受伤的善良的女孩,她很怕答应了穆磊会伤害到另一个一直追求自己的男生,虽然她一直对另一个男生持拒绝的态度,但还是左右为难。 直到大三的一天,当另一个男生知道了杨纳借口说自己没时间而推却了他的邀约却跟穆磊在一起后,杨纳才有机会跟那位男生坦白说自己已经爱上了穆磊。 和穆磊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而充实的。杨纳依然是大大咧咧的男孩子的性格,当穆磊发现自己的女朋友还是兼职模特的时候,就不辞辛苦地鞍前马后充当摄影师,无论是参加车展当车模还是在T台上走秀,杨纳都穿得非常“职业”和“女人”,穆磊有时候心想,杨纳怎么不在平时也打扮一下呢?谁知杨纳说:“我可不想在平时也穿高跟鞋受那个罪,工作没办法,那是赚钱。”虽然杨纳没有刻意要改变些什么,但也渐渐地开始注重起自己的衣着,怎么说自己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还是稍微打扮一下给男朋友养养眼吧。 两个人在学校的专业成绩都很优秀,由于杨纳的爸爸是学校的老师,有一间20多平方米的画室,画室空着不用时就给女儿用,穆磊知道了以后也厚着脸皮把自己的画具搬进去,晚上跟杨纳一起画画。 一晃,杨纳毕业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这时候的杨纳也会不时心虚自己的这段恋情是不是也将要随着自己的大学毕业而结束。毕业展的时候,时任北京月亮河当代艺术馆馆长的著名策展人陆蓉之来四川美术学院访问,看到杨纳和穆磊的作品后,陆蓉之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于是她问杨纳和穆磊,对月亮河艺术馆招募年轻艺术家的入驻计划感不感兴趣,可以毕业了直接到北京去画画,继续创作。这个消息令两个人都感到分外惊喜。 2007年6月,在杨纳毕业一年后,穆磊也毕业了。两个人在去欧洲看威尼斯双年展、卡萨尔文献等四个国际大展后途经北京,也借此机会去了月亮河艺术馆,当即就谈定了入驻月亮河艺术工作室的事,这让杨纳终于放心了,两个人可以一起在北京继续发展了。 来北京没多久,两个人就在北京通州的工作室附近买了套60多平方米的精装公寓房,由于是大敞开的设计格局,一个人要是稍微弄出点声响,另一个人就会完全被拉扯进这个“声音格局”里。在来北京之前,杨纳一直都保持着晚上12点前睡觉、早上6点起床的作息习惯,但穆磊则习惯了熬夜,于是有一天,小战争在穆磊的又一次熬夜之后爆发了。 “我现在都被你带坏了,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我得睡了。现在是我们两个人生活,不是你一个人。”半夜两点,杨纳对着还在看电视的穆磊发起了小脾气。“好好,马上就睡。”“每次你都说‘好好’,可是还是这么晚睡。我现在白天有时候起得比你还晚了。我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是被你害的你知道吗?”轻易不发火的杨纳有点不依不饶。杨纳因为穆磊熬夜的“恶习”还曾幻想过跟穆磊分手的情景:自己一个人多好,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还不会因为熬夜生皱纹。 但杨纳心里很清楚,两个人来到北京,靠着互相的扶持和鼓励,才有了一个又一个成绩,这都令她感到欣慰和幸福。 2009年的2月14日,也是西方人的情人节,杨纳和穆磊的首个双人画展在苏黎世的一家画廊开幕了。这天,杨纳和穆磊遇见了在苏黎世50年不遇的大雪。两个人在雪地里玩起了打雪仗,杨纳高兴地对穆磊说,情人节的这场大雪来得太浪漫了。尽管画廊老板有些不安地提醒他们,瑞士人在下大雪的时候都不出门,但幸福着的年轻画家已经全然不顾有没有人来捧场了。 2010年,杨纳和穆磊在一起不知不觉已经有七年了。 一次,有个年长的大姐听杨纳说跟男朋友在一起七年了,脱口就是一句“你要注意点了”的话。杨纳始终没明白自己要注意什么,时间一晃七年,杨纳也并没有感受到常人说的所谓“七年之痒”,反而觉得两个人过得越来越像是一瓶醇酒,平静却有很足的劲。 杨纳和穆磊,一个是感性,一个是理性。性格的不同让两个人多了一分互补。画画的时候杨纳会想到一个创意就动笔开画,但穆磊却会做很多草图让其更完善;杨纳的调色板要直用到再没有地方放颜色了才会去清理,而穆磊用了三年的调色板看上去好像新的一样。画画的时候他们像小孩一样会数落对方的画,还经常给对方扮个鬼脸起个外号,让画画之外的生活充满着小小的但却又不可或缺的情趣。 恋爱七年,跟自己的朋友说起男朋友的时候,杨纳都笑呵呵地说他们除了在睡眠问题上有点分歧,其他的都懒得吵架。每次因为穆磊熬夜而发一顿脾气后,第二天一早杨纳就好像完全忘记了前一晚对穆磊的数落,照常地跟穆磊开开玩笑,叫他的外号、做个鬼脸。 有闺蜜对杨纳说,这么多年就一个男朋友太不值了,应该尝试交往不同的男朋友,然后挑一个最适合自己的才对。可杨纳却从不以为然,能遇见穆磊,她很知足。 虽然在一起七年了,杨纳和穆磊的事业在北京也有了基础,但两个人却都从未谈婚论嫁。杨纳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心想自己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结婚生子呢?她和穆磊都认为结婚并不是给爱情的一个交代,而只是对父母的一个交代,当父母一定要他们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再去领证也不晚。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在英国他是爱我的
点击人数(7429)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