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 裸的不是无奈是爱情
裸的不是无奈是爱情 文 / 段东涛 更新时间:2011-3-19 14:34:43
 
2008年的6月,学文的刘小牧在复旦大学毕业了。一没社会工作经验,二没有社会关系,再加上肆虐全球的金融危机,刘小牧的第一份工作用他的话说是糟糕透了,一个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却成了一家私营企业的前台,拿着每个月1500元的工资,处理着烦琐而无聊的工作。 这份工作,刘小牧坚持了3个月,3个月后,在试用期即将满的时候,刘小牧却辞职了,她再也无法忍受老板对自己无休止的压榨:暗无天日地加班,而工资却毫无上升的希望。没过多久,刘小牧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了行政的工作,虽然和大学时期的中文专业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好歹这份工作有着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还有,再也不需要双休日额外地加班,刘小牧接受了。工作算是稳定下来了,刘小牧的妈妈便开始催促刘小牧找个男朋友,谈个恋爱,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结婚了。妈妈考虑得非常周到:恋爱谈个一两年,两年后,刘小牧26岁,正好是结婚生子的最佳时间。刘小牧也知道,26岁是女人的黄金时期,结婚、生子,恢复起来也是最快的,但是并非想什么就会有什么的,毕业半年多,除了在学校的时候交了个男朋友,毕业的时候分道扬镳,之后就再也没有男孩追求过。这也难怪,刘小牧现在的工作涉及的是婴幼儿用品,同事几乎全都是女生,即便有一两个男生,要么是已为人夫、为人父,要么就是阴阳怪气的“娘娘腔”。 妈妈看着女儿的年纪一天天增长,却还没有男朋友,就动用了家里所有的力量,七大姑八大姨,平时有来往的没来往的,都被刘小牧的妈妈拜托过。从此,刘小牧的假期被相亲占领,转战于各大茶楼、饭馆,像动物园中的动物一般被人参观,被人评头论足。 2008年11月底的那次相亲可以说让刘小牧终身难忘。媒人魏阿姨是刘小牧妈妈的好朋友,也是男生魏小豪的亲戚。她将两人约在了徐家汇的“一茶一坐”,男孩是开着奥迪A6来的,穿着也不俗:卫衣外套着一件灰色羽绒服,下着黑色牛仔裤,脚上一双VANS的板鞋,感觉很潮,让刘小牧挺有好感。魏阿姨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留下刘小牧和小豪单独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小豪先开了腔。“一家外资企业的文员。”“那一个月有多少钱?”“你就这样直截了当问我的工资,好像不太合适吧?”刘小牧听到魏小豪这样问,脸一沉,有些不高兴了,刚刚建立起来的好感也在一点点消失。“文员的话估计一个月没有多少钱吧?又辛苦,工资又不高。”魏小豪的脸上闪过不屑一顾的神态。“对了,你为什么不当老师?女生当老师多好,工作轻松,还有三个月的假期,到时候孩子生下来,连家庭教师都不用找了。”小豪兴奋地说。刘小牧听着,对魏小豪的好感已然消失殆尽。“对了,你有没有想过考公务员?我跟你说,如果想考公务员,只要成绩合格,之后的事情就全部包在我爸爸身上。”说着,小豪脸上显出不可一世的表情。而此时的刘小牧真有把桌上茶水泼向他的冲动。喝完茶,正要付钱的时候,小豪说道:“我觉得这次的消费AA制比较好,毕竟我们的关系还没有确定嘛。”刘小牧默不作声地将58元钱扔在桌上,拿起包,径直走了出去。付完钱的小豪追了出来,“要不要坐我的车,特别新,还没有几个人坐过呢。”刘小牧头也不回就走了。 回到家,刘小牧和自己的父母大吵了一架。“这是从什么地方爬出来的垃圾?”见女儿没好气,爸爸忙问刘小牧怎么回事。“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刘小牧紧接着甩出一句牢骚话。吃晚饭的时候,刘小牧将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母,父母却没有刘小牧一样的惊讶和生气:“小牧,你要记住,感情和婚姻很多时候是两回事。爱情讲究的是感觉,而婚姻讲究的是生活,实话说,没有钱一切都是零,没有物质做基础,感情根本就不会长久的呀。” 从2008年9月到2009年3月,这半年时间的节假休息日,刘小牧全部奋战在父母和亲戚为她安排的各个相亲会中,接连的“狂轰乱炸”使得刘小牧非常疲惫,要不是遇到谢军,刘小牧肯定拗不过自己的父母,也会像自己大学的同学孙菲菲那样嫁个有钱人,过所谓一辈子不愁吃穿的日子。 谢军是公司新招的员工,刘小牧的新同事,干的是网络维护的工作。刘小牧看到谢军的第一眼是在节后公司的例行早会上。谢军站起来自我介绍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刘小牧对眼前的男孩特别有好感。 在接下来的接触中,刘小牧发现,谢军是个电脑通,不管什么问题只要放在他的面前就会迎刃而解,还非常热心。那天是星期三,下午有全体成员的会议,在和同事聊天的时候,刘小牧提到了自己家里的手提电脑开不了机,同事建议问问谢军。刘小牧抱着平常的心态问谢军,希望谢军做个口头的指导。谁知谢军一口答应亲自帮刘小牧修电脑。第二天,刘小牧将机器交给了谢军,吃饭的工夫,谢军就把电脑修好了。刘小牧想请谢军吃饭表示感谢,但谢军婉言谢绝了。时间久了,刘小牧发现谢军身上还有许多令人喜欢的地方:同其他的男孩子不同,谢军不浮躁,不管遇到谁,脸上都有礼貌的微笑,做事情认真,处事也淡定从容。 逐渐对谢军有了好感的刘小牧很希望能和他交往,但是自己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正在为这事发愁的时候,老天帮了很大的忙。 4月的一个星期四,突然有件棘手的文件老板等着用,刘小牧只能留下来加班处理。网络部也因为白天大家需要使用网络,对于网络的不稳定测试只能放在晚上大家都下班之后。晚上9点,刘小牧结束工作,正要关灯下班时,隔壁的网络维护办公室里传出了声音,刘小牧过去一看,谢军也还在。“你还没有下班呢?”刘小牧问。“是啊,这就好了。”谢军说。看看自己也没有什么留下来的理由,刘小牧说了声“那我先下班了,Bye-bye”之后,转身走了。 直到走到大楼门口,刘小牧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自己没带伞,只好在公司门口盼着有出租车经过。可是茫茫夜色,没一辆空车。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雨势渐小,当刘小牧正要奔入雨中时,却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了。“你没带伞啊?”原来是谢军,依然是微笑着的脸,刘小牧心跳加速,也报以微微一笑,说:“是啊,现在雨小了些,得赶紧走,不然待会儿不知道会不会下大。”说着,脚步挪向了外面。“我有伞,借你吧。”谢军说着递过了手中的伞。“那你怎么办?”“没关系,我是男的啊,不怕淋雨。”“要不这样吧,我们一起走?”刘小牧建议道。“好呀。”说着,谢军从刘小牧手中接过伞,撑开了。“走吧。”两人并肩走着,刘小牧也不知道该跟谢军聊些什么,但是又想聊些什么来打破如此的沉默。“你家住得远吗?”谢军先开了口。“嗯,还好,地铁下来走十分钟就到了。”“还挺方便的嘛。”“是啊,呵呵。”雨势又大了起来,谢军微微地将伞移向了刘小牧,任由自己的肩膀淋着雨,看着谢军如此的行为,刘小牧的心里开出了一朵花,嘴角也不由自主地上扬了。 就在这次的“雨中漫步”之后,谢军顺理成章地成了刘小牧的男朋友。 10月的天气开始转凉,一不小心,刘小牧感冒了。生病的时候特别难受,吃不下东西,又不住地咳嗽,全身发烫,烧到了39℃。谢军一下班就跑去刘小牧住处附近的菜市场买菜,因为刘小牧的胃口不好,就买了山药煮了粥。医生配的药很苦,谢军特意帮刘小牧买了嘉应子,让小牧吃完药之后再吃。在谢军的精心照料下刘小牧的感冒好了,心里也更加暖暖的了。 刘小牧知道这样的男生不可能没有谈过恋爱,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可是为什么之前还是单身?这个问题时刻萦绕在脑中,刘小牧一定要得到答案才肯罢休。“小军。”刘小牧叫着谢军。“嗯?”谢军停下手中的活儿,看着刘小牧。“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多问几个。”谢军嘻嘻哈哈地说。“在我之前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谢军听了笑了,却没回答。“是吗?”看谢军没有回答,刘小牧又加了一句。“还好吧。”“那就没有一个适合结婚的?”刘小牧打破沙锅问到底。谢军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刘小牧,告诉她说自己之前的女朋友其实马上就要结婚了,但是因为他没房没车,又是外地人,女孩的家里不同意,所以也就分手了。“那我还得谢谢那个女孩她妈了,要不我们也没法在一起了。”刘小牧如释重负地说。 2010年元旦,在刘小牧和谢军认识了整整8个月之后,谢军正式向小牧求婚了。谢军的求婚让刘小牧回忆起这8个月的点点滴滴来,有开心的时候,也有吵架、闹别扭的时候,但是不管怎样,最后总是谢军先开口哄她。和谢军在一起的日子虽说不上是轰轰烈烈,但却是最让刘小牧安心的。看着谢军送给自己的红玫瑰,刘小牧心里异常甜蜜,在心里默认了这个未来的丈夫。不过,这毕竟不是小事,总得让父母见见吧,刘小牧计划着将谢军带回家,让他们互相认识一下。 知道刘小牧有男友,而且还打算结婚,起先爸爸妈妈都为女儿感到开心。“你和我们家小牧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刘小牧的爸爸问。“是的,叔叔。”“你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刘小牧的妈妈问。“都是普通的工人。”“哦,这样啊,”刘小牧的爸爸接过话来沉思了一下,问,“你和小牧的关系,你父母知道吗?”“他们还没有见过小牧,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很喜欢小牧的。”“那结婚的事情他们也还不知道?”“是的,叔叔。我打算过年的时候带小牧回一趟我老家。”“那现在我们就来说说最实际的问题。结婚的房子有了吗?你别误会,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希望我们的女儿可以幸福。”“叔叔,阿姨,既然今天谈开了,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我爸爸妈妈没有多少积蓄,我也不希望增加他们的负担。我工作到现在也就三年多,积蓄是有一些了,本来想付房子的首付,但是现在房价这么高,我的那些积蓄买市区内的房子是不太现实的。我和小牧商量过,我们准备先租房子住,再拼几年,在郊区买套稍微大点的,现在郊区到市区的交通也挺方便的。”听了谢军的话,刘小牧的爸爸妈妈都没吭声,只是心里盘算着:没有房子,肯定会被亲戚朋友笑话,笑话自己的女儿嫁了个穷光蛋,穷得连房子都没有。 送走谢军后,刘小牧家的家庭会议连夜召开。“我反对你嫁给这样一个穷小子,他家又是外地的。”妈妈最先发话。“他对我很好。”“再好也不能当饭吃。”“我们都有手有脚,不会饿死的。”“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呀,以后有你受罪的!”妈妈越说越生气。最后沟通的结果是:谢军最差也要给刘小牧买只5000多的结婚戒指当聘礼。 在2010年春节前,刘小牧和谢军挑了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去民政局登记领了结婚证。大年初三刘小牧的爸爸妈妈和谢军的爸爸妈妈在一起吃了顿饭,算是简单的“婚宴”。看着自己孩子的婚宴如此不像样,当老人的心里都不是滋味。谢军的父母本来要拿出自己大半辈子的积蓄再找亲戚朋友借些钱来资助儿子在上海买个房子的,但是谢军硬是没要,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结婚而使父母背上不必要的债务。刘小牧和谢军都认定,结婚是因为彼此相爱,希望自己追求来的幸福是完完全全由自己创造的。 结婚后,两个人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30多平方米的居民房,除了买来一张温暖的大床外没有添置任何新的家什,就开始了青菜萝卜的日子。谢军依然如婚前承诺的那样对刘小牧好。但是对于房子的承诺却因为一日日攀升的房价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有时候刘小牧会被过去的朋友问起:“为什么找了个没钱的,连起码的房子也没有,这在上海怎么能结婚?”但刘小牧根本不在意这些。还笑着反击说大家是80后,还要什么婚房。就要做时代最前沿的“裸婚”族,不仅有彼此的爱,还活得轻松自在。 刘小牧和谢军努力地工作着,有点感冒发烧的小病也不轻易请病假。她一下班就奔菜场,自己做饭做菜,两个人也都中断了所有出去娱乐的项目。晚饭过后,谢军继续学习充电,他准备考计算机编程,如果成为一名程序工程师的话,工资就能涨不少,这是他目前奋斗的唯一目标。刘小牧则通过原来学校团委老师的介绍找了份周末语文家教的活儿,每周六下午两个小时,每小时课时费100元。 房价一日涨过一日,自己的工资却未见上升的趋势,刘小牧也想开了,过自己的日子,一切都不能太在意。她有些调侃意味地说,社会一直在变,说不定哪一天,政策一变,房价猛跌,自己轻而易举就成了有房一族呢。
 
上篇:在英国他是爱我的 返回目录 下篇:声音
点击人数(6808)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