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 被现实击碎的而立之年
被现实击碎的而立之年 文 / 段东涛 更新时间:2011-3-19 14:39:20
 
梦想——在现实中缺失的梦 对80后来说,而立之年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心理冲击。我们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青春年少,也不再无忧无虑,家庭的责任、生活的烦恼、工作的艰辛,一齐压在一个即将“三十而立”的年岁上。 把视野转向物质的层面,看见的是这个社会变化进程中大家面临的共同现实。 小时候80后被灌输了“中国地大物博领土960万平方公里”,长大了却发现自己买不起一平方米容身之处。 到了结婚的年纪突然发现,十几年前那群扎着马尾被童话书里公主和王子的故事感动得死去活来的纯真女孩子,突然变得史无前例地物质:没房不嫁。 曾几何时,我们被讲台上的老师逐一点名讲述自己的梦想,我们那时虽然不谙世事,却回答得十分响亮,讲台上老师的表情,现在想来却无法记起是高兴还是无奈了。 青春最鼎盛的时候,80后为了一张大学入场券而通宵奋斗。而当拿到毕业文凭的时候才发现它有时抵不上一张饭票。 我们会忽然问自己,梦想还在吗?很多人也说,80后的梦想已经被现实摧毁了。但答案大多是,还在。 可是更多的答案则是,赚钱即梦想。一句“赚钱”令整个80后蒙上一层伤感的“杯具”色彩。当梦想遇到现实,你有没有放下或者拿起。我们为那些具有“偏执狂”的人感到庆幸,因为他们所处的现实跟我们一样,但却赢得了梦想。不怕艰苦,就怕那点偏执的个性被现实无情腐蚀。 当梦想被击碎的时候,我们可以抱怨残酷竞争下社会的残酷和无奈,可是,我们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埋怨梦想的丧失是别人的错。 在物质至上大行其道的社会风气下,当你已不能轻易地看见曾有的梦想时,那只能怪你的内心还不够强大,虽然你也想要梦想,虽然你活得不容易。 现实注定了内心弱小者的梦想,在他们接触社会的那一刻,就已开始了缺失。 被现实击碎的而立之年 程东,1980年出生在安徽合肥的一个普通工薪家庭,2010年30岁之前,他感到了无比的恐慌和失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有梦想,也不知道自己一路走来,是对是错。要是从大学毕业那会儿再选择走一遍的话,他可能还会一如之前的选择,真是奇怪,真有纠结! 在中专毕业后,程东并没有去找工作,而是选择复读再考学。从小喜欢画画的程东中专学的是室内设计,但对这个偏理性的专业兴趣不大。当年有一个相声让程东记忆深刻,是说梦想的,“我小时候的梦想是齐白石”这句相声里的话,常常会触动程东的内心。中专毕业后,同学们也都陆续地参加工作了,有的去了公交公司,有的去了设计公司,有的去了大卖场,有的进了电视台,也有的准备进复读班,然后考大学。喜欢画画的程东也加入了专门为考艺术的学生开设的复读班。第一年,专业没过,看着张的榜上竟然有完全没基础的同学,并且还是前三名的时候,程东想骂什么也没用了,没关系,那就明年再考。第二年,程东收到了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等院校的专业合格通知书,有着“齐白石情结”的程东由于文化课成绩一般,填报志愿时,把文化课成绩要求相对低的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填在了第一志愿的位置。当电话里传来“录取院校,上海师范大学”时,程东还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于是又拨打了一遍高考声讯电话,这才放心。复读了两年,终于有了结果,这令程东全家都像过年一样高兴。 在学校的四年,程东除了画画,也不务正业地成了一家娱乐杂志的特约记者,写稿子赚稿费,跟明星的经纪人熟络后还偶尔接明星的活儿赚个中介费,这让程东俨然成了同学中的有钱人。程东知道,四年里,耗了不少时间在娱记的工作上,画画虽然是自己的专业,自己也被专业老师和同学夸赞艺术上的天赋不浅,可是为了生活得更好一点,娱记的工作他无法放下。 程东的家境属于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工薪家庭,父母在同一家工厂上班,由于工厂效益不好,好几年开不出工资。干钳工的父亲就在家附近的一家私人小厂子做活儿,母亲则为别人干点零活儿,还一度做过几个月的家政,在一个老工程师家做钟点工。母亲从没有因为这个而喊过累,反而因为做着挣钱的活儿而觉得很高兴。父亲也常跟大院的同事笑说“给儿子挣学费啊”。母亲内退后,父亲仍旧在那家小工厂做钳工。程东的学费每年就是一万块,这对程东的家庭来说负担很重,虽然两个姑姑在开学前给了程东4000块做贴补,但加上生活费,买书买画画的纸张材料,等等,一年下来紧巴巴。开始的时候,程东花完了家里给的当月500块的生活费,眼看着还有几天父母才会打钱过来,他只好借了同学50块来维持后面几天的饭钱。生活的窘境令程东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自从在大一下学期开始帮一家外地的娱乐杂志做驻上海的特约记者后,程东钱包不那么羞涩了,发了稿费还经常请同学们吃饭,过起“有钱人”生活的程东对这样的生活也开始有了依赖。有了采访任务,程东还常翘课去采访,甚至全国各地跑,跟明星们搭上关系的程东被美术学院的同学们视作“名人”,纷传02级国画班有个记者,整天跟明星吃吃喝喝,等等。程东全然不顾自己是不是什么名人,照样过着采访、拿红包、领稿费的娱记生活。一次采访台湾的一名演员陈怡蓉,程东更是把她叫来学校拍外景,碰到认识的同学,程东总被赞一句“你太牛逼”了,这让程东飘飘然。名利场边缘的程东,过早地进入“见钱眼开”、“见名就上”的圈子,同时不知不觉让自己也卷入了一场心灵大战。这对于程东,是纠结的。 心灵之于艺术,是精神至上的,是美的,程东认同这样的观点。画画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平静的,这让程东非常享受,因为他有娱记的社会身份,对于这份平静,程东的体会就更深刻了。他也常跟朋友同学聊艺术,但大家更愿意听的是哪个明星要来上海了、哪个明星是不是已经结婚了之类八卦新闻,有猛料的时候,程东也不吝惜自己的那点道听途说的内容,一口气“叭叭叭”地说个不停。这个娱记的身份,似乎可以让他多少出点风头,当然,更多的是能赚生活费,在大三大四每年一万元的学费,都是程东自己挣的,这让从小生活在普通工薪家庭的程东突然也体会到有钱不是件坏事。他的电话比任何人都多,同学们都称他是全校最忙的学生。 大三的时候,程东跟全班同学去贵州凯里写生三个星期,在凯里苗寨,程东终于又做回了普通的大学生,没有催稿、没有采访、没有八卦,就只一门心思地专心画画写生。大山环抱、绿水青田令所有同学们兴奋不已,这在城市是没有过的。晚上夜空满天的繁星,甚至还能看到清晰的银河,在田间走着小路,微风吹过,头上是密集的在城市里根本无法想象的星星。程东感动了,这一晚,他平静而又发自内心地感到自己能画画是多么幸福的事。 一天晚上同学们和带队老师一起去寨子看当天作为节日庆祝活动的苗族铜鼓舞,来到山脚下,同学们去山下的小卖部问路,小卖部的年轻人边说边给村长打了个电话。走在半山腰,突然听到山寨的喇叭里传出“各家各户准备好,有上海来的朋友要看铜鼓舞,大家七点半到场地集合”。通知一遍又一遍。没多久,村长派人迎下山来,让大家先到村长家休息片刻,等待村民集合。村民的朴素和真诚把程东和同行的同学老师都打动了,舞会上大家跟着铜鼓舞的队伍一起跳舞,尽兴而归。这一夜,程东在写生本上写下了“想不到现在还有这样朴实而真诚的人们生活在山间”的话,以及“那清晰可见的银河也让人感到了生命的存在”。 三个星期的写生很快过去了,程东画了很多速写,内心感到平静、享受,娱记的工作,早已被他抛到了九霄之外。可是回到上海后,他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忙碌、烦躁。碰到不顺心的事,经常会大喊大叫,好在周围都是相熟的同学,大家也跟着程东一起大喊大叫地闹腾。 由于大学四年多数时间都给了娱记,虽然赚到了生活费,但却少了许多画画的时间。程东的绘画天分不低,四岁的时候就能用粉笔在家里的水泥地上把书上的插图描摹得八九不离十,左邻右舍常夸奖他是小画家。他小时候还常把自己画的画贴在墙上,大院的小伙伴有时候会突然来访,对程东的爸爸说:“我是来看画展的。”程东和父母都笑着请小伙伴们进门看画展。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父母就认定自己的儿子能有出息,当大画家。就算家里再拮据,也送程东去少年宫学画画。上中专的时候,父亲还托朋友在当地找了一位有名望的老画家教程东国画。当时中专的校长还当众说,程东十年就能在画画上有成就。 如今12年过去了,那位校长的话却未能应验,程东虽然还在画,但没有好的成绩。 2006年程东大学毕业,很顺利就到了一家唱片公司上班,月薪4000,这在同学中,算是高工资了。由于上大学比同龄人晚,4000块钱在同龄人中其实仍是中低的收入,程东就此开始打两份工,一份是唱片公司的工作,还有一份就是那份娱记的活儿。一个月下来,忙碌的程东也能拿到6000多块钱,有时候接个外活儿,一个月赚一万也有过。一度忙于赚钱的程东,画画的天分却无意间丢弃在了生活之外,但程东不甘心,因为他实在是热爱绘画的。在速写本上,他用业余时间画了很多有想法的草图,他总想着“这个周末就要把草图画出来”,但周末采访的活儿不期而至,创作成了一个传说。 大学同学也拿他开玩笑,说他是娱记中画画最好的,画画的里面最会采访的,虽是句玩笑话,但却令程东的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画画科班出身,却成了同学中公认的业余画家了。可是对于干活儿赚钱,程东也无法割舍,他想着自己能多赚点钱,给父母在老家买个宽敞些的房子,可是到后来,由于房价海浪式地上涨,程东无奈地对房子却步了。 2007年,由于唱片公司的工作不忙,他用业余时间跟朋友一起策划了一个当代艺术展,当然在展览中也有他的四张都市水墨。他把展览的名字定为“STOP30秒”,期望能在艺术中得到片刻的慰藉,能远离都市的“狂暴”。展览是成功的,他卖出了一张画,被人收藏让程东喜出望外,说明他的画是有市场的,当然也是被人认可的,那张画得有点凡•高感觉的水墨画,竟卖了4000块钱,这能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又这样过了一年,程东的唱片公司突然被香港总部关闭了,忽然之间,香港来的同事告诉他,他和他上海的同事已经失业了,因为香港总公司决定关闭上海办事处。突然成了待业青年的程东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转身到画画上来,而是一边做娱记的事,一边急切地寻找下一份固定的工作。他并不缺生活费,但他就是没有安全感,就是要急切地寻找一份工作,他才觉得安心。 一份杂志编辑的工作又让程东做了大半年,杂志由于销量直线下降而被迫停刊,第二次失业的程东开始一边在网上投简历一边开始把精力投入到画画上来。边面试边画画,还有娱记的工作暂时做着,这一次,程东不像第一次失业时着急了,但他仍想尽快寻得一份像样点的工作。 失业期间,每次给家里打电话,程东都说自己过得很好,工作很忙。老妈听了有时候也会提醒他“画画可别扔下”,他也应允地回答“不会的”。 2009年2月,程东刚从老家过完年回到上海,就接到了当年美术考前班同学胡涛的电话。胡涛从乌克兰留学归来来上海旅游,想和程东见见面,毕竟从胡涛去了乌克兰他们就没再见过面。陪着胡涛去了一次多伦路后,他们决定乘火车去绍兴。去之前程东特意带了速写本,想方便时画几张,在绍兴的小酒吧程东和胡涛海阔天空地聊,胡涛聊他在乌克兰的经历,程东就聊他在上海这几年的事。还特地去了兰亭以及山里的徐渭墓园,这一次,又让程东的情感得到了慰藉。 回到上海的程东跟同住在一起的同学谈起这次绍兴之行,兴奋异常,同学说:“你是该去外面散散心了,你太浮躁了,别老是想着赚钱,你得想着让自己静下来。”这一次,程东暗自决定,首要是画画,找工作倒在其次,现在已经有20万元存款的程东,第一次把找工作的步伐放慢了些。可是没几天,他就接到了之前在唱片公司的经理的电话,让他去一家网游公司做市场主管,月薪6500元,程东又想也没想地答应了。忙碌的生活又开始了,住在南站附近的程东每天要花一个半小时赶往在张江的公司,来回路上就要耗费三个多小时,回到家身心疲惫的程东有时候连画案都懒得碰一下,尽管他心里还是牵挂。 “你是能画好的,为什么不画画呢?非要挣那几个臭钱吗?”大学同学来看,对程东说。“嗯,我是得画了。”程东嘴上应和着说。但用非常有限的业余时间画画,无论是对技法还是对要表达的观念的锻炼都是远远不够的,可是已经依赖上物质的程东却无法戒掉“多挣一毛是一毛”的世俗物质观。 不幸的是,半年后,网游公司由于经营不善,也宣布关门,程东从此被同学戴上了“去哪儿哪儿倒”的帽子。既然如此,那就画画吧,程东想,这或许是天意,老天也让他画画。 又过了半年,2010年年初,程东放弃了生活了七年多的上海,带着部分家当北上到了北京,在朋友的介绍下进了一家影视公司工作。他特地把用了多年的画笔打包同书、衣服等一起运到北京。 去北京之前,大学的几个同学为程东举行了小型的欢送会,同学们都对他说“到北京一定要发大财”。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次从上海来北京是对还是错,但却清楚他来北京不是为了追求梦想,而只是一个饭碗,这个饭碗在当下社会的物质环境中是第一重要的,没有超然信念的人,无法视而不见。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干一件喜欢的事,很痛快
点击人数(7004)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